首页 > 古龙全集 多情环 正文

第三章 杀人的人
 
2019-07-27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萧少英又醉了。
  这次他醉在“老虎楼”,就像是个死人般倒在柜台旁。
  一个人醉了后,好像总是会变得比平时重三倍。
  有经验的人都知道,要抬起个已烂醉如泥的醉汉,绝不是件容易事。
  尤其是萧少英,老虎楼已出动了三个伙计,却连搬都搬不动他。
  “这个人简直比石头还重。”
  坐在柜台里的老板娘早看得不耐烦了,忍不住冷笑道:“这小子已醉得像是堆烂泥,你们难道连堆烂泥都没有法子对付吗?”
  伙计们一个个全都垂下头,不敢开腔。
  萧少英却突然张开了一只眼睛,瞪着老板娘,笑嘻嘻道:“你错了。”
  老板娘沉下了脸。
  她生气的时候,看来还是很媚,尤其是一双眼睛,更可以迷死人。
  附近八百里的人都知道,老虎楼的老板娘,是个可以迷死人的女人。
  只可惜谁也没有胆子到这里来让她迷一迷。
  这地方叫老虎楼,就因为有条母老虎。
  母老虎就是这个迷人的老板娘,据说连老板都已被她连皮带骨的吞了下去。
  萧少英眯着眼笑道:“你看来一点也不老,更不像老虎,我也不是烂泥。”
  他好像还生怕别人听不懂,又解释着,说道:“形容一个人烂醉如泥,这一个泥字,说的并不是烂泥。”
  老板娘居然笑了笑,笑的时候更加迷人:“不是烂泥是什么呢?”
  萧少英道:“是一种小虫,没有骨头的小虫,这种小虫就叫做泥。”
  老板娘笑道:“看不出你倒还蛮有学问的。”
  萧少英也笑了:“我本来就是个很有学问的人,而且少年英俊,喜欢我的女人,从这里排队一直可以排到马路上去。”
  老板娘突又沉下脸,道:“那么你就赶快给我滚到马路上去,不管你是烂泥也好,是小虫也好,都得赶快滚!”
  萧少英却还是笑嘻嘻地道:“只可惜小虫也不会滚,烂泥也不会滚。”
  老板娘冷笑道:“你是不是想找死?”
  萧少英立刻摇头说道:“不想。”
  老板娘道:“你知不知道我是什么人?”
  萧少英道:“就因为我知道,所以我才来的。”
  老板娘怒道:“你究竟想来干什么?”
  萧少英道:“想来找你陪我睡觉。”
  老板娘的脸色变了,伙计们的脸色也变了。
  这小子看来真有点活得不耐烦的样子,居然敢到老虎头上来拔毛。
  老板娘突然一拍桌子,喝道:“给我打,重重地打!”
  “打”字说出口,楼上的客人已溜了一大半,七八个伙计却全都围了上来。
  也不知是谁提起个板凳,就往萧少英脑袋上砸了下去。
  “哎哟”一声,萧少英的脑袋还是好好的,板凳却已四分五裂。
  伙计们一惊、一怔,又怒吼着扑上去。
  只听“劈劈啪啪”一阵响,扑上去的伙计,全都已踉跄退下,两边脸都已打得又红又肿。
  萧少英却还是嬉皮笑脸地躺在地上,看着老板娘,道:“我说过,我只不过想来找你陪我睡觉,并不是来挨揍的。”
  老板娘狠狠地盯着他,忽然又笑了。
  这次她笑得更甜、更迷人,柔声道:“你老远的赶来,真的就是为了找我?……”
  萧少英立刻点头道:“绝不假。”
  老板娘媚笑道:“看来你倒是个有心人。”
  萧少英道:“不但有心,而且还有情有义。”
  “你贵姓?”
  “姓萧,吹萧引凤的萧。”
  老板娘吃吃的笑道:“可惜我不是凤凰,只不过是条母老虎。”
  萧少英也吃吃的笑道:“可是在我眼里看来,你这条母老虎简直比三百只凤凰加起来还要美得多。”
  老板娘笑道:“原来你不但有学问,还很会说话的。”
  萧少英眯着眼,道:“我还有很多别的好处,你慢慢就会知道的。”
  老板娘看着他,眼波更迷人,忽然道:“再摆酒来,我要陪萧公子喝几杯。”

×      ×      ×

  酒是好酒,人是美人。
  萧少英本来就已醉了,现在更连想清醒一点点都不行。
  老板娘已替他斟满了一大碗,微笑道:“我看得出萧公子是英雄,英雄喝酒是绝不会用小酒杯的,我先敬你三大碗。”
  “莫说三大碗,就算三百碗,我也喝了。”
  萧少英捧起了碗,忽又皱起眉,压低声音,道:“这酒里有没有蒙汗药?”
  老板娘抛了个媚眼,笑道:“这里又不是专卖人肉包子的十字坡,酒里怎么会有蒙汗药?”
  萧少英大笑,道:“对,这酒里当然不会有蒙汗药,何况既然是老板娘亲手倒的酒,就算是毒药,我也照喝不误。”
  他果然仰起脖子,“咕嘟咕嘟”的,一下子就把一大碗酒全都倒下了肚,又伸出手,摸着老板娘的手,眯着眼道:“好白的手,却不知香不香?”
  老板娘银铃般笑道:“你闻闻看,香不香?”
  她居然真的把一双又白又嫩的手,送到萧少英鼻子上。
  萧少英捧起这双手,就像是条嗅到了鱼腥的馋猫,左嗅右嗅,嗅了又嗅,忽然大笑了两声,一个筋斗倒在地上,“砰”的一声,竟是头先着地。
  老板娘皱眉道:“萧公子,你怎么又醉了?”
  萧少英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这次才真的完全像死人一样。
  老板娘忽然冷笑道:“放着阳关大道你不走,却偏偏要往鬼门关里来闯。”
  她又沉下脸,一拍桌子:“拖下去打,打不死算他造化,打死了也活该。”
  伙计们已开始准备动手,突听一个人冷冷道:“打不得。”

×      ×      ×

  客人居然还没有走光。
  角落里的位子上,还有个灰衣人坐在那里自斟自饮,喝的却不是酒,也不是茶。
  他喝的居然是白开水。
  到酒楼上来喝白开水的人倒不多,他的人看来也像是白开水一样,平平凡凡,淡而无味,脸上也连一点表情都没有。
  老板娘盯了他两眼,厉声道:“你是他的什么人?”
  灰衣人道:“我根本不认得他。”
  老板娘道:“既然不认得,为什么要来管他的闲事?”
  灰衣人道:“因为我也活得不耐烦了。”
  他说话的声音也同样单调平淡,就好像和尚在念经,替死人超度亡魂念的那种经。
  老板娘冷冷道:“莫非你也是想来找我陪你睡觉的?”
  灰衣人道:“不是。”
  老板娘冷笑道:“那么你就是来找死……”
  灰衣人道:“也不是找死,是找死人。”
  老板娘说道:“这里没有死人。”
  灰衣人道:“有。”
  老板娘忍不住问道:“在哪里?”
  灰衣人道:“我数到三,你们若还不滚下楼去,就立刻全都要变成死人!”
  老板娘的脸色又变了。
  灰衣人已放下杯子,冷冷地看着她。
  他脸上还是完全没有表情,没有表情却往往就是种最可怕的表情。
  老板娘看着他,心里竟不由自主觉得有点发冷。
  她见过的英雄不知道有多少,见过的杀人凶手也不知有多少,但却从来没有能让她觉得害怕。
  她实在看不透这个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看不透的人,通常也就是最可怕的人。
  老板娘倒抽了口凉气,已听见这人冷冷的说出了第二个字。
  “二!”
  胆小的伙计,已忍不住想溜了,老板娘眼睛里却突然发出了光。
  一个轻衫少年已从外面绕过去,绕到灰衣人的身后,手里的刀也在发着光。
  这少年正是老板娘的“小老板”,能做老板娘的入幕之宾并不容易。
  他不但嘴甜,而且刀快。
  老板娘笑了,微笑着向这灰衣人抛了个媚笑,吃吃地笑着道:“你不想要我陪你睡觉,却想找死,难道我长得很难看?”
  她长得当然不难看,她只希望这灰衣人能看着她,好让那少年一刀砍下他脑袋来。
  灰衣人果然在看着她。
  刀光一闪,轻衫少年的刀已劈下。
  果然是快刀!
  灰衣人没有回头,没有闪避,突然反手一个肘拳撞出去。
  楼上每个人立刻全都听见一阵骨头碎裂的声音。
  轻衫少年的刀明明已快劈在灰衣人的脖子上,只可惜刀锋还没有够着部位,他自己的人已被撞得飞了出去,“砰”的一声,撞在墙上,再倒下,软成了一滩泥。
  不是那种没有骨头的小虫,是泥。
  小虫是活的,泥才是死的。
  灰衣人还是冷冷地看着老板娘。
  他这反手一撞,既不好看,也没有任何巧妙变化。
  他的招式只有一种用处。
  ——是杀人!
  “三”字已经快说出来了,老板娘也已笑不出,咬着牙道:“你知不知道这是谁的地方?”
  灰衣人道:“是你的地方。”
  老板娘道:“但你却还是要我走。”
  灰衣人道:“不错。”
  老板娘跺了跺脚,道:“好,走就走!”
  她的确想走了,谁知就在这时,桌子底下忽然有人道:“走不得。”

×      ×      ×

  桌子底下只有一个人。
  一个本来已绝对连动都不能动的人,可是现在这个人却慢吞吞地站了起来。
  老板娘又怔住。
  她实在想不通,她在酒里下的那种迷药,本来是最有效的一种。
  萧少英用两只手抱着头,喃喃道:“好厉害的蒙汗药,好像比我上次在十字坡吃的那种还凶,害得我差点就醒不过来了。”
  他忽然向老板娘笑了笑,又道:“这种药你还有没有?”
  老板娘脸色已发青,道:“你……你还想要?”
  萧少英点头道:“我最喜欢喝里面加了蒙汗药的酒,你还有多少,我全要。”
  老板娘突然转身,想逃下楼去。
  只可惜她身子刚转过,萧少英已笑嘻嘻地站在她面前,道:“我说过你走不得的。”
  老板娘吃吃道:“为……为什么?”
  萧少英道:“你还没有陪我睡觉,怎么能走。”
  老板娘瞪着他,一双眼睛又渐渐地眯了起来,嘴角又渐渐露出了迷人的微笑,柔声道:“楼下就有床,我们一起走。”
  萧少英大笑,忽然出手,一把挟住了她的腰,把她整个人都揪了起来。
  可是他并没有下楼,反而走到那灰衣人面前。
  灰衣人冷冷地看着他,脸上依然全无表情。
  萧少英也看了他几眼,道:“你好像真的不认得我。”
  灰衣人道:“嗯!”
  萧少英道:“可是别人要打死我的时候,你却救了我。”
  灰衣人道:“嗯!”
  萧少英笑道:“我本该谢谢你的,可是我知道你这种人一定不喜欢听谢字。”
  灰衣人道:“嗯!”
  萧少英看着他杯子里的白水,道:“你从来不喝酒?”
  灰衣人道:“有时也喝。”
  萧少英道:“什么时候你才喝?”
  灰衣人答道:“有朋友的时候。”
  萧少英问道:“现在你喝不喝?”
  灰衣人道:“喝。”
  萧少英又大笑,忽然大笑着将老板娘远远抛了出去,就好像摔掉了只破麻袋。
  灰衣人道:“你不要这女人陪你睡觉了?”
  萧少英大笑道:“有了朋友,我命都可以不要,还要女人干什么?”

相关热词搜索:多情环

上一篇:第二章 暴雨荒冢
下一篇:第四章 盘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