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多情环 正文

第七章 暗杀
 
2019-07-27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天香堂是个很大的庄院,一重重的院落,也不知有多少重。
  葛新住的地方是第六重院子,窄门前果然种着棵白杨树。
  门是开着的,里面寂无人声,葛新仿佛已睡得很沉,他看来的确总是很疲倦。
  萧少英背负着双手,慢慢地走出这重院子,一个人恭恭敬敬地跟在他身后。
  “你就叫葛成?”
  “是。”
  你跟葛新认得已多久?”
  “快三年了。”
  “你们就住在一个院子里?”
  “是。”
  “你觉得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好像是个怪人,平常很少跟我们说话。”
  “也不跟你们喝酒?”
  “他不喝酒,吃喝嫖赌这些事,他从来连沾都不沾。”
  葛成不但有问必答,而且态度很恭谨,答得很详细。
  因为这是老爷子的命令。
  ——带着萧堂主到处去看看,从今天起,你就是萧堂主的长随跟班。
  萧少英对这个人觉得很满意,他喜欢听话的人。
  “你喝不喝酒?”
  “我别的嗜好都没有,就只喜欢喝点酒。”葛成嗫嚅着,终于还是说了实话。
  萧少英更满意——酒鬼岂非总喜欢酒鬼的?
  第七重院落里繁花如锦,屋檐下的鸟笼里,一对绿鹦鹉正在“吱吱喳喳”地叫。
  “谁住在这院子里?”
  “是郭姑娘姐妹,还有六个小丫头。”
  “老爷子常到这里来?”
  “老爷子并不常来,郭姑娘却常到老爷子那里去!”
  萧少英笑了,又问:“郭姑娘已来了多久?”
  “好像还不到两年。”
  “她妹妹呢?”
  “郭姑娘来了七八个月后,才把二姑娘接来的。”
  “二姑娘是不是也常到老爷子屋里去?”
  葛成立刻摇头:“二姑娘是个规矩人,平常总是足不出户,从来也没有人看见她走出过这个院子。”
  萧少英又笑了。
  后面的一重院子里,浓荫满院,仿佛比郭玉娘住的地方还幽静。
  有风吹过,风中传来一阵阵药香。
  “这院子里住的是谁?”
  “这是孙堂主养病的地方。”
  “孙堂主?孙宾?”
  葛成点了点头,叹息着道:“以前的四位分堂主,现在就只剩下孙堂主一位。”
  “他受的伤很重?”
  叶葛成又点点头:“他老人家受的是内伤,虽然换了七八个大夫,每天都得喝七八剂药,可是直到今天,还是连一点起色都没有,连站都没法子站起来。”
  萧少英沉吟着,道:“我久闻他是个英雄,既然来了就得去拜访拜访他。”
  葛成想阻拦,却又忍住。
  对他说来,现在萧少英的话也已是命令,命令只能服从。
  他们刚走进院子,树后忽然有人影一闪。
  是个很苗条的人影,穿的仿佛是件鹅黄的春衫。
  萧少英居然好像没看见。
  葛成却看见了,摇着头说道:“这丫头年纪其实也不小了,却还是像个孩子似的,总是不敢见人。”
  萧少英淡淡地问道:“这丫头是谁?”
  葛成道:“一定是翠娥,郭姑娘使唤的丫头们,全都是大大方方的,只有她最害羞。”
  萧少英道:“她也是郭姑娘的丫头?”
  葛成道:“是的。”
  他好像怕萧少英误会,立刻又解释道:“孙堂主喝的药水,一向都是由郭姑娘的丫头们照顾的。”
  萧少英道:“哦?”
  葛成道:“因为他们都是由郭姑娘亲手训练出来的,做事最小心,照顾人也最周到。”
  萧少英笑了笑道:“只可惜孙堂主病得不轻,否则他一定还有很多别的事可以让她们照顾。”

×      ×      ×

  孙宾病得果然不轻。
  屋子里潮湿而阴暗,浓荫遮住了阳光,门窗也总是关着的。
  “孙堂主不能见风。”
  药香很浓。
  “孙堂主每天都要用七八剂药。”
  现在正是盛暑。
  这位昔年曾以一条亮银盘龙棍横扫河西七霸的铁汉,如今竟像是个老太婆般躺在床上,身上居然还盖着棉被。
  他非但一点也不嫌热,而且好像还觉得很冷,整个人都蜷在棉被里。
  有人推门走了进来,他既没有翻身,也没有开口。
  “翠娥刚走,孙堂主想必刚喝了药,已睡着了。”
  葛成又在解释:“每次用过药之后,他都要小睡一阵子的。”
  萧少英迟疑着,终于悄悄退出去,轻轻掩上了门:“我改天再来。”
  可是他并没有立刻离开,站在门口,又停留了半晌,仿佛在听。
  他并没有听见甚么。
  屋子里很安静,连一点声音都没有。
  “是谁在敲钟?”
  “是后面的厨房里。”
  “现在已到了晚饭的时候了?”
  “我们晚饭总是吃得早,因为天不亮就得起床了。”
  “你赶紧去吃饭吧。”
  萧少英挥手道:“天大的事,也没有吃饭重要。”
  “那么你老人家……。”
  “我并不老,”萧少英微笑道:“我自己还走得动。”

  

  夕阳满天,晚霞红如火。
  院子里静无人声,萧少英背负着双手,慢慢地走到树后。
  一棵三五个人都抱不拢的大榕树。
  那个穿着鹅黄春衫,燕子般轻盈的人影,早已不见了。
  可是萧少英却一直没有看见有人走出这院子。
  他绕着这棵大树走了一圈,嘴角带着微笑,笑得很奇怪。
  就在这时,短墙外突然有人影一闪,一蓬银光,暴雨般打向他的背。
  他背后并没有长着眼睛,幸好他还有耳朵,而且耳朵很灵。
  风声骤响,他的人已窜起。
  “叮”的一响,十七八根银针钉在树干上,他的人却已掠出短墙。
  墙外的院子里,繁花如锦,在夕阳下看来更灿烂辉煌。
  刚才的人影却已不见了。

×      ×      ×

  花丛间有三五精舍,檐下的黄铜乌笼里,突然响起了一声轻唤:“有客,有客……”
  好一对多嘴的绿鹦鹉。
  萧少英只有走过去。
  还没有走到门口,已有个大眼睛、长辫子的绿衫少女迎了出来,手叉着腰,瞪着他问:“你找谁?”
  萧少英笑了笑,道:“我不是来找人的。”
  小姑娘的样子更凶:“既然不找人,鬼鬼祟祟的来干什么?”
  萧少英道:“只不过随便来看看。”
  “你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就因为我知道,所以我才来。”
  小姑娘用一双大眼睛上上下下地看着他:“你是什么人?你姓什么?”
  “我姓萧。”
  小姑娘忽然不凶了,眨着眼笑道:“原来你就是萧公子,你一定是来找我们二姑娘的?”
  萧少英只有承认:“二姑娘在不在?”
  小姑娘吃吃地笑道:“她当然不在,连饭都没吃,她就到萧公子屋里去了。”
  萧少英正想走,这小姑娘忽然又道:“我叫翠娥,萧公子若有什么事吩咐,只管叫人来找我,我不但会炒菜,还会温酒。”

×      ×      ×

  她叫翠娥。
  她穿的是身翠绿衣服。
  她并不害羞。
  那个不好意思见人的黄衫少女又是谁呢?
  葛成是在说谎,还是根本没看清楚?

相关热词搜索:多情环

上一篇:第六章 密室秘谈
下一篇:第八章 厮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