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泽保彦《死了七次的男人》

14、跳脱时空螺旋之时

作者:西泽保彦  来源:西泽保彦全集 

  我很快地恢复意识后,对友理小姐说明了我的“体质”以及“时空黑洞”的特性和周期。然后说明渊上家新年会后的事件原委。从第一轮到最后一轮,我和犯人们在台面下的“攻防战”,或者是与外公所作秘密约定等策略。到目前为止,不论是多亲近的人,我都未曾坦白过的事情,只要与事件有关,我全都钜细靡遗地向友理小姐说明。
  才说到一半,我就后悔了。这很糟糕吧!我一本正经说著旁人眼中异想天开的事,友理小姐应该会认为我疯了,认为我是个分不清现实与幻想的危险人物,然后对我敬而远之,我因而焦躁了起来。不过,我在理性上虽然不知如何是好,但实际上却不管三七二十一,舌头停不下来。最后还是将事件始末都给说明完毕。
  “——当然,这就是事件的全部经过。”我注意到友理小姐目不转睛地凝视著我,慌慌张张地补上这一句。“对了,请把这些全都当成我的幻想,当成无聊的胡说八道。请你这么认为,或是当成我日后要写的科幻小说内容。”
  “可是……”友理小姐眨了眨眼,探出身子凝视著我。“在餐厅里,槌矢先生对我说的话,和你方才说的内容完全相同。他的确对我说过,如果他成为EDGE-UP的继承人,就娶我为妻。所以,即使你说那只是单纯的空想,我也无法相信。”
  如此说来,在最后一轮,也就是“决定版”中,在早餐时间,槌矢先生也在餐桌上,的确对友理小姐提出了如同求婚般的“落选”对策,自信满满地认为自己必定会被选任为继承人。殊不知,就在几小时后,瑠奈姊姊和富士高哥哥就会被爷爷指定成继承人。“我只要躲在暗处,偷听你们两人的对话,不就可以知道了?这不能当成我掌握了时空黑洞的证据吧!”
  “的确如此,你说的那些话,确实是很愚蠢。如果是别人说出这些话,我一定会当成是胡言乱语而拒绝相信。不过……”友理小姐直到刚才都脸部僵硬,毫无表情可言,此刻却忽然露出微笑。“当然,我的意思也不是说完全是久太郎的缘故,所以我就决定相信。因为是特定的某个人说的,不管内容多么不合逻辑,都无条件全部相信,我认为那是再愚蠢也不过的事。不过,听完你方才说的话之后,我自己也回想起一些事,所以我才会认为,或许久太郎所说的话,能以逻辑来证明。”
  “以逻辑证明?”我瞬间的第一反应,是友理小姐在对我开玩笑。我心想,她是否将我说明的内容,当作是荒诞无稽的玩笑,然后,准备以她过人的智慧,重新整理我说过的话,转换成更夸张的玩笑话来回应我。“那么,你要怎么证明我陷入了时空黑洞的反覆现象之中?”
  “首先,我们按照先后顺序整理下来,并且修正久太郎误解的地方。新年会的经过,你刚才已经描述得很详细,问题在那之后的一月二日。久太郎与会长一起在阁楼喝酒后,到了那天傍晚,就被塞进哥哥的车子后座,然后回到自己家去了。不对,是‘应该’回到家了。不过,在隔天早上醒来的时候,人却不在自己家里,而是在渊上家的阁楼房里。久太郎自然会认定掉进了时空黑洞,也就是一月二日的反覆现象又开始了。然而,这却是个天大的误会。”
  “误会?”
  “久太郎在一月二日那天并没有离开渊上家。”
  “可……”相较于方才友理小姐突然听见时空黑洞的神情,我现在的表情更加瞠目结舌。“可是我确实坐进了哥哥的车里。”
  “没错,你确实坐了过去。而且也真的打算回去了,就只差了一步而已。不过,车子实际出发时的状况,你还记得吗?”
  “不……这么说来,我当时只意识到自己烂醉如泥地坐进车子之后,便昏昏沉沉地睡著了。”
  “是吧,实际上也是如此,久太郎你睡著了。然后你哥哥开著车,眼看就要出发时,却被会长给叫住了。”
  “爷爷?”
  “对”
  “为什么?”
  “他说,如果你们多住一天,隔天下午就发表谁是被选定的继承人。”
  “咦……?”当下对我造成巨大冲击的,是自己一直以来坚信的事实,在瞬间崩溃瓦解。顿时有种脚下的坚固地面完全陷落下去的错觉……隔天下午,公布谁是被选定的继承人,这些琐细却又强烈的疑问,如荆棘般拖扯著我记忆的一隅。的确,外公不会在死前公布遗嘱内容,至少他在新年会上已经讲得十分清楚。这件事若是突然变更,也必定是在我中途离开新年会的十一点以后。而且,我在别馆偷听到的瑠奈姊姊与富士高哥哥的对话当中,大哥也说了今天发表的这件事。“今天”……这当然是指一月二日。即使如此,在同一个一月二日的傍晚,外公拦住了我们的车子,说了——“隔天下午”……公布……吗?
  “他一这么说,绝对会让每个人都非常在意。渐渐地,所有人都决定再住一晚。不过,现在回想起来,真正的理由是会长还没写下新的遗嘱。以一般角度来看,即使大家都不在,会长依然可以写下遗嘱。不过,正如董事长对久太郎说明的一样,由于会长有些痴呆的症状,如果不将全部的继承候选人都集合在自己家里,这种颜色是谁,那种颜色又是谁,他完全无法具体记住。由于新年会的时候,所有亲人都聚集在一起,因此在每年新年会的当晚写遗嘱,也成了惯例。如果大家都不在,会长便无法安心抽选继承人。然而,在一月一日晚上,却因找不到红色色纸,也就是代表久太郎的颜色,所以会长无法进行抽选。到了一月二日,宗像先生虽然来了,遗嘱却还没有完成。不过,会长打从一开始就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在那天完成。所以,纵使色纸的颜色没有备齐,他还是硬要宗像先生做些无关紧要的资料整理工作,让他继续待在渊上家等待。打算等到那天傍晚,也就是久太郎你们要离去之前,把遗嘱完成,然后交给宗像先生。”
  “不过……”我回想起在阁楼与外公喝酒的对话,“爷爷似乎没说过一定要在那天完成,他好像是对我说,索性放弃写遗嘱,改天再写。”
  “我想,那是会长在喝酒的时候,有了久太郎这个酒伴,就开心大喝起来。我想是会长觉得自己喝太多,或许当天已经没办法完成遗嘱,才语带保留地这么说吧!”
  “结果就是……在新年会过后的一月二日,爷爷也没完成遗嘱罗!”
  “是的。结局就是,宗像先生依然两手空空回去了。我想,宗像先生回去这件事,也代表会长放弃当天完成,决定改天再完成遗嘱。不过,他可能是看到久太郎你们要回家,才又突然改变心意决定要大家再住一晚,然后尽速将新的遗嘱完成。”
  “因此他才拦住我们的车子?”
  “对,他以公布继承人作为诱因,那是大家最在意的事。下车后,睡著的你就被移到了阁楼房,然后再帮你把便服换成运动服。虽然我这么说,但我并非亲眼见到,而是事后才听说这件事的。”
  “于是……”那种总算知道真相的真实感,让我哑然无言。无法相信自己的误会,会如此幼稚笨拙而又滑稽。“在我醒来的隔天,我直觉认定那是一月二日的第二轮。可是,那其实已经是一月三日了。”
  “就是这么回事。而且,假如隔天就是正常的一月四日,久太郎应该也会立刻察觉自己弄错了吧!但不巧是在一月三日这天落入时空黑洞,而开始出现反覆现象,因此更让久太郎彻底地误认,产生反覆现象的是一月二日。”
  “但实际上,产生时空反覆现象的,却是方才说过的一月三日,也就是一月二日的隔天。换句话说,我在主观上认定,那一日已经是产生反覆现象之后的第二轮,在下楼到主屋的厨房附近之后,听见了爷爷正与阿姨及居子太太交谈,而踉前一天的对话相比,几乎是一模一样。如果那是一月三日的事,为何爷爷两天早上的对话会几乎完全相同?”
  “那大概是……”友理小姐像是难以启齿似地,声音顿了一下,不过,立刻又恢复成平时的冷静语气。“会长的症状碰巧发作了。”
  “爷爷的症状?啊……”她所指出的仅是简单的事实,但是为何我却想不到?这让我感到不可思议。“是……这样啊!”
  “是的,在新年会晚上没办法写遗嘱,然后一月二日也没能完成。这对会长的意识产生了微妙的影响。于是,他在一月二日与一月三日的早上,都对董事长及居子太太交代相同的事,连自己也没感觉到对白与前一天相同,而理所当然地,深知会长症状的董事长与居子太太,一定也假装成不知情,配合著会长说话吧!”
  我不由得回想起,在第七轮的时候,胡留乃阿姨曾经问我,是否听见了他们在主屋讨论折纸的对话,我不小心说出自己听过了好几次。那时阿姨的表情有些僵硬。我当时所想到的,自然是时空反覆现象,而反射性地说溜了嘴;但对阿姨而言,这代表她曾经配合外公进行了好几次相同的对话。
  “可是……可是,虽然一月二日的时候,爷爷曾经阻止过我们,但他真的打算在隔天,也就是一月三日公布遗嘱内容吗?”我又回想起胡留乃阿姨与居子太太在餐厅进行的交谈内容。阿姨那时曾问,爷爷是否认真地想在今天发表遗嘱内容,居子太太则回答,不能说他完全没那个意思,不过大概又会延期吧!还有日记,有关那些日记的事。在书房所看见的一月三日(那也不是爷爷搞错,而是正确的日期)的记事,上面写著,大家都特地住下来了(多住了一晚),但决定将遗嘱延到一月四日之后再写。也就是说,在一月三日凌晨,外公早已放弃完成遗嘱。这也是很正常吧!因为缺了抽选所需的色纸,到一月三日为止,所谓的店,也就是文具行,都是暂停营业的。“若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要写,当然也不可能会公布啊!明知如此,爷爷又为何特地拦住已经坐在车内的我们,要我们多住一晚呢?”
  “或许会长想尽早对原本由自己决定的事死心吧!”友理小姐歪著头思索,她的纤纤手指轻抵着太阳穴,一副陷入沉思的模样。友理小姐这样的举动,散发出不常在她身上见到的烂漫气质。“他大概曾下定决心,即使少了红色色纸,也依旧要进行抽选。不过,若是颜色没有全部备齐,他就无法平。动静气,当然也就难以进行了。不过,久太郎不也这么说过吗?瑠奈小姐与富士高先生的提案,也就是两人尽快结婚并且继承渊上家这件事,会长对着这两人说了什么?我记得,他说正等著有人来提出这种建议吧?他曾经这么说过吧?”
  “所以,外公真的是这么期待吗?所以才会有那些后续的发展。”
  “或者,只是很单纯的……”友理小姐对我投以俏皮的目光。‘“会长或许想与亲人们多聚在一起,哪怕只有多一天也好。”
  曾经运用心机深沉的计谋,将爸爸和姨丈逼至失业境地的外公,对于亲人们,真的抱持这种值得赞赏的心情吗?我霎时微微颤了一下。不过,在见到友理小姐脸上的笑靥时,出乎意料地,我竟然觉得事情或许真是这样。在外公上了年纪之后,慢慢地变得无法控制自己的肉体与精神,这种不耐烦,让他变得自私而多疑;不过在此同时,心中的孤独感也与日俱增。用计陷害爸爸与姨丈这件事,若是以正面的态度来解释,或许并非出自对女儿们的厌恶,而是最初就以雇用女婿们到自己公司任职为目的。透过自身的亲人巩固主要经营权,让“家族”之间的羁绊能够加深,他心里或许怀抱着这种憧憬。从客观来看,这并非一种爱,而是自私任性的依赖。不仅仅只有外公,也有不少人怀抱著矛盾的心态,在无意识的状态下伤害对方,却又同时向对方索求温暖。
  不,现在不是推测外公心理的时候,还有其他更重要的事必须思考。
  时空黑洞的第一轮,并非一月二日,而是一月三日——对我而言,那是我原本不愿接受的真相,但在彻底明白事实之后,发现许多事反倒变得合理了。首先是外公死亡的事件。第一轮应该不会发生的事,为何会在第二轮突然发生?因为我没陪外公喝酒,才导致新的因果产生的想法,虽然勉强可以作为这个疑问的解释,但仍留下了难以解释的谜。
  不过,我从头到尾都将实际上的一月三日,误认为是一月二日的第二轮,其实也不是件非常不可思议的事。外公在一月三日的时候,独自在阁楼房喝酒,根本不是预定之外的事。我一直以为,因为自己刻意避开陪外公喝酒,才导致“时程”错乱。本来应该要两个人一起喝酒,却变成了外公独自喝酒。但实际上,外公独自喝酒这件事,原本就是按照一月三日的“时程”行动。恐怕,外公在前一日,也就是一月二日,与我一起躲著喝酒之后,就变得欲罢不能了。彻底爱上了阁楼这个“藏身处”。
  当我拦住留亲姊姊和富士高哥哥这对恋人之后,随后杀出了舞姊姊这个伏兵。在挡住了舞姊姊之后,又出现了世史夫哥哥这个程咬金。我所采用的策略,理所当然地,无法阻止“历任犯人”将外公的辞死伪装成杀人事件。外公的摔死,牵扯到继承人的问题,才会被伪装成杀人事件,这是第一轮(并非一月二日,而是一月三日)的“时程”。为了尽可能地与第一轮的时程相同,时空黑洞的抑止力才持续作用著。事实的真相便是如此。
  在外公的尸体被发现后,警察将关系人都集合到会客室里,我当时心里有种不协调感,原来是弄错正确日期的缘故。现在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没见到宗像先生,或者先前常感到不对劲的原因。我在当时没见到宗橡律师,自然是很正常的事。那是因为宗像先生是在一月二日造访渊上评。而那时已是一月三日。
  如此说来,瑠奈姊姊得知遗嘱尚未完成这件事的时点,是在一月二日下午。她并非趁机偷翻了外公的日记,而是我与爷爷在阁楼里喝酒时,偷听了我们的对话才得知的。
  大概是瑠奈姊姊偶然瞥见外公与我朝著主屋的方向走去,让她速到了偷听的契机。这么说来,那时曾感觉服前有道黄色人影飘过去,而黄色正是瑠奈姊姊的运动服颜色。外公原本是为了避开胡留乃阿姨,才刻意压低声音说话,而让瑠奈姊姊误以为我们打算说些有趣的秘密,因而引发了她的兴趣,她这才偷偷尾随我们来到阁楼附近。
  于是,瑠奈姊姊得知了遗嘱尚未完成的事实,她也确实听见在新遗嘱完成之前,旧的遗嘱不会失效的交谈内容(当然,她向舞姊姊或世史夫哥哥等人报告的内容中,应该也包含了这件事)。正因如此,在外公摔死的现场,她才会立刻联想到去年遗嘱将会生效的事实。
  当我在别馆听见瑠奈姊姊告诉富士高哥哥这件事时,还惊讶于她取得情报的迅速程度。但实际上,在别馆时已是一月三日,所以反倒是慢了才对。
  她提供世史夫哥哥和舞姊姊们情报的时间,可能是在一月二日夜晚。大概是当我烂醉如泥而昏睡的时候,想饮酒作乐的人又聚了起来,另开了一场酒宴。(我一度误以为,舞姊姊是在新年会续摊时得知这项情报的)。那时富土高哥哥恰好没有出席,所以才会晚了一天知情。
  瑠奈姊姊掉了耳环的时点,也是在一月二日下午。她在偷听我与外公对话时,因为我突然走出阁楼,她才慌张地下楼躲起来,应该就是在那时不小心让耳环掉落在楼梯上吧!在逻辑上,将瑠奈姊姊遗落耳环的时间限定在一日晚上十一点到二日凌晨三点之间,虽然并未出错,但在大前提上却出了问题,也就是我将一月二日这天,误认为是时空反覆现象出现的日子,因此必定推论出错误的结果。如果出现时空反覆现象的日子是一月三日,那么一切就变得合理了。当时曾思考过瑠奈姊姊半夜到阁楼找我的可能性,如今回想起来,根本就毫无道理可言。
  每一轮在早上遇见我的人,全都非常担心我的宿醉,如今理由也很清楚了。我从不认为自己在新年会上喝太多,甚至到众人都担心的程度,其实,众人所担心的,是我在一月二日的烂醉。因为那天我陪外公喝酒,在上车时我整个人烂醉如泥,简直像是没有骨头的软体动物,所以才让众人那么担心。因此,曾在新年会上劝酒的胡留乃阿姨,说她非得要骂的人,并非是包含自己在内的不特定多数人,她指的是外公。
  在第八轮里,我在走廊上之所以没遇见应该碰到的友理小姐,也不是因为错过了时段。而是因为,遇见友理小姐是一月二日的事,而进入第八轮的并不是一月二日,而是一月三日。所以,外公在餐厅邀请我喝酒时,台词也有些不同,自然也是天经地义。这一切,都要归咎于我误会第一轮的日期是一月二日,与实际时间差了一天。
  “还有一个原因让久太郎产生误会,那就是我们身上的衣服。如果会长设强迫我们换穿运动服,每个人在一月二日与一月三日,不是都会换穿不同的服装吗?尤其是女性,例如瑠奈小姐等等,都很注重打扮,别说是隔一天,即使在同一天里做多次不同的打扮,也不足为奇。若是时空反覆现象开始,大家不就都穿著完全不同的衣服吗?这一点久太郎应该也能一眼看出吧!”
  “原……”我被论证得有条不紊的友理小姐给说服了,感觉她在不久之后,对于整个时空黑洞的理论系统,会比我有更深入的了解。“原来如此。”
  “会长的心清起伏、痴呆症状,再加上我们身上穿的运动服,所有的偶然因素全都重叠在一起,这才让久太郎误解得更深。”
  “我明白了,嗯……我明白了。”就在友理小姐逐一验证我心中的疑点,当我快要全盘接受她的说法时,我想到了一个让我大惑不解的地方。“虽然明白了,但是……”
  “但是?”
  “时空反覆现象,应该会重复上八次,加上原始的第一轮,全部会有九轮。如果我误认一月二日是时空反覆现象的第二轮,而实际时间却是一月三日,那么,应该还有一轮没经历到。也就是说……”自己说得有点复杂,觉得头脑也混乱了起来,于是我又迅速整理起顺序。“……我仔细算过了,按照第二轮、第三轮、第四轮的顺序,“昨天”刚好是第九轮,也就是最后一轮。没错,我绝对没数错,请你相信我的判断力,我曾经历过好几次的反覆现象,所以绝对不会数错。”
  “这样啊。”友理小姐望着我,像是对我说著犯不着那么严肃,不停露出抚慰我的温柔笑容。“你说的没错,在逻辑上,这件事更证明了久太郎没有说谎。”
  “耶?你说什么?嗯……现在的情形已经够混乱了,可以别让我变得更混乱吗?嗯,那个……如果,如果我将实际的一月三日误以为是一月二日的第二轮,那么,在误认的最后一轮结束后,一定会因为‘反覆现象’的再度出现而错愕不已。不是这样吗?因为出现了一次的误差。从我的主观来看,就像是‘反覆’竟然多发生了一次。然后……然后就会注意到,自己原来弄错了时空黑洞的实际起始时间,理论上应该会变成这样,不是吗?我应该会发现自己弄错了。”
  “你说的完全没错。”
  “况且……”友理小姐脸上的表情,却毫无动摇的迹象,这让我感到局促不安。“如果我弄错了起始时间,我今早应该在爷爷家里醒来。既然算错了,‘今天’才是真正的最后一轮。可是,我今早的确是在自己家里醒来,然后友理小姐也打了电话,然后现在一起用餐了。这样子的话……,时空反覆现象不就已经结束了?”
  “对,时空反覆现象已经结束了。久太郎,你现在之所以感到困惑,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难道是因为……这是自你有生以来,反覆现象的总次数首次出现从九轮减到八轮?也就是说,你觉得自己的‘体质’出现了变化?你怀疑可能是这样,是吗?”
  “嗯……”对,一脸呆滞的我立刻就同意了这个假设。“我只想得到这种可能性。”
  “这当然并非不可能。对我们而言,时空黑洞是未知且不可思议的现象。既然它的原理或法则,还不能说已经分析清楚,因此就无法断言你所说的可能性,绝对不可能出现。但我的想法却与你不同。”对我而言,我觉得过程不重要,反而急欲得知结论是什么。对于这样的我,友理小姐却像是劝戒般,温柔地凝视着我的双眼。“还有更完整合理的解释,可以不必减少时空反覆的总次数。”
  “咦?你说什么?”
  “你还是不明白吗?”
  “我不明白,难道友理小姐知道?”
  “听完你的描述之后,我想出了一种可能性。但是要我精确地去证明问题的性质,我想自己也没有办法。如果问我,那是不是你单纯的想像?我也只能回答说,正是如此。不过,我认为自己的想法应该是正确的。”
  “即使是想像也无所谓,请你务必告诉我。”
  “当然,只是我有一个条件。我可以说吗?”
  “当然可以,清说。”
  “刚到这里来的时候,我曾经对你说过,我完全误会了久太郎的年龄。虽然你也许会认为我在说假话,但在你曾对我说的话真的实现以前,我心中已经默默认定,即使不等待也是可以的。”
  友理小姐所说“你曾对我说的话”——是指在一月二日下午,我在走廊上对她说过的话。我花了相当长的时间才想到这件事,长到想把自己的屁股给踢飞出去。当时,我认为我和她的那段对话,最后会因“重设”而消失,直到现在,我还是这么认为。结果并非如此,那些对话似乎仍然存在。
  “嗯……那么,你拒绝槌矢先生时,你所说的那个人,是……”
  “我心里喜欢的男性?当然是久太郎啊!”她似乎觉得有点好笑,咯咯地笑了起来。“人的命运难以预测啊!如果,在一月二日的那个时点,你没对我这么说,我想,当槌矢先生说要娶我为妻时,我或许会心动。也不是说绝对是那样,只是感觉有那种可能性。在一月三日那天,久太郎所说的话,已经塞满我的思绪,等到槌矢先生对我告白时,我只感到奇怪,而不把他当一回事。”
  “真……”我完全没想到其他的反应。“真是千钧一发!”
  “那么,就进入今天原本要谈的主题吧!刚才说过,我可以不用等待,毕竟那是我可以自由决定的。反正,我原本认为,明年久太郎就会大学毕业了。但是,久太郎还是高一学生,所以又是另外一回事,应该要以课业为优先。我曾经想过,自己必须等几年,想著想著,突然间就失去自信,我最少也要等上六、七年吧!我能等这么久吗?那时我都已经三十多岁了。而且,如果你上了大学,那里多的是年轻女孩,久太郎的心意或许会改变。所以,我才想来和你讨论,你对这件事到底有多认真?结果,你却突然提到时空反覆现象的科幻话题。一开始,我还在猜想,你是不是想将先前的那件事当成没发生一样,拐弯抹角地说著想分手的话。”
  “说什么分手的话啊?”我有点愣住了。“我们什么都还没开始,不是吗?”
  “女人是那种只要从男人那里听到的话,都会想像在自己身上的动物喔!尤其是与爱情有关的事。不过,仔细想想,像久太郎这么率直的人,应该不会说那种拐弯抹角的话。我就想,你一开始说的那些话应该是认真的。不过,我如此深信的原因,不仅仅只有这样,最主要的理由是,久太郎表现得非常困惑。”
  “非常困惑?”
  “你对于今天为何是一月四日感到非常困惑吧?这个事实本身,正可以逻辑推理的方式,证明时空反覆现象确实发生过。那是因为,如果久太郎所说的反覆现象是在吹牛,那么就表示,久太郎确实知道一月三日这一天,是存在于前天与今天之间的。然而,对久太郎来说,那现象却未实际发生在自己身上,如果要巧妙地虚构所有事件,而让一月三日消失不见,太过细腻的描述,反而会形成破绽。不对,应该说,你脑海里面原本就没有这种想法。你只需将时空反覆现象的系统,按照顺序—一说明,然后接著结束。没必要刻意表现得让我觉得你发现差错,然后觉得困惑不已。”
  这个论证哪里是按照逻辑推论出来的?虽然这么说对友理小姐有些抱歉,但我也必须率直地提出我的质疑。她以我表现得很困惑作为推论的前提,虽然是一种诡辩,但大致上可以成立。但是,如果我的困惑不过是演技,不是很快就会出现破绽吗?为了让虚构事件的设定像真的事实一样,刻意将矛盾的地方混入叙述,这可是常见的诈欺手法。
  “虽然开场白有点长,但我现在要说出条件了。为什么一月三日会消失了?告诉你答案的交换条件是……久太郎……”
  “是?”
  “你可以相信我吗?我相信你所说的全部,但是这个事实,你真的可以相信吗?虽然不太合逻辑,但因为是你说的,即使半信半疑,也姑且听听看。我的态度没有模棱两可,也没有说谎,我是真正打从心底相信你所说的话。你能信任我吗?因为我相信你,所以我能够解开你心中的疑惑。但你能相信我吗?”
  她说出一些非逻辑的话,不过在这个时候,一切都无所谓了。因为我的内心感到喜悦,在这分喜悦之中,包含了一件事实。我害怕她会将时空反覆现象当成姑且听之的玩笑,而且也看开了。但友理小姐彻底看穿了我的心,深知我的恐惧何在,我对此十分感动。她果然是我心目中的理想女性。不!她的聪慧与美丽,都远远超出我的想像。
  “事情很单纯。”友理小姐见我缓缓点头之后,心满意足地往后靠著椅子。“你一直认定出现时空黑洞的时间是一月二日,而且反覆现象也终告结束,觉得一月三日已经到来。然而,实际上,时间已经过了一月三日,而直接来到一月四日。那是因为,实际出现反覆现象的日子,是一月三日。因此,在主观上,起始日就产生了一轮的误差。如果是在乎日,自己认为已经是最后一轮了,结果发现隔天才是真正的最后一轮,你绝对会大吃一惊。尽管如此,反覆现象依然合乎逻辑地,按照以往的规律结束了。但在这一次,明明在起始日就出现了误差,为什么还会结束呢?答案不是别的,是久太郎——忽略了其中一轮。”
  “不,请等一下。刚才我已经说过了,我绝对没有数错。”
  “嗯,你并没有数错,久太郎也仔细计算过了。原因在于……其中一轮你没办法数到。”
  “没办法……数到?”
  “只有在那一轮,别说无法数到了,久太郎什么事都没办法做。”
  “什么事都没办法做……那是为什么?”
  “那是因为,在那一轮,久太郎死掉了。”
  “咦?”在无意识的状态下,我双手握拳,紧靠在两边的耳朵上,做出了十分古怪的姿势。虽然隔壁桌的客人似乎笑出声来,但不是该在乎这种事的时候。“什么?咦?你、你说什么?”
  “久太郎死掉了。”
  “我死掉了!你说我死了?那个……那种事……我现在不是活得好好的,那个……我还活著不是吗?”
  “你对著我提出质疑,还真是让我感到困扰!我认为,不论发生了什么事,只要在反覆现象的那段期间里,也会因为‘重设’而恢复原状吧?会长在漫长的一月三日里,不是死过好几次,但现在还依然活著,这不是同理可证吗?”
  “可、可是,可是我到底是在什么时候,什么时候死的?”
  “提示在第七轮里,你在那一轮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第七轮?嗯,那个……你是说,我为了限制所有人的行动,拜托胡留乃阿姨准备酒宴那一次。我认为全部的人都集合在客厅,绝对不会出问题而感到心安后,外公就发生意外了。”我的声音无意识地嘶哑了起来。“从主屋的楼梯上……跌了下去。”
  “没错。”友理小姐用力点点头。“那件发生在久太郎身上的事,也几乎和这件事完全相同。久太郎主观上认定的一月二日的第三轮,正确日期是一月三日的第二轮,也就是犯人是舞小姐那次。在那一轮‘重设’之后,久太郎就在阁楼醒了过来,而在半梦半醒之间,迷惑著是否要去确认耳环已掉落在楼梯上。”她连这么细微的部分都说明这么清楚,让我感到十分敬佩。“但结果是睡意战胜意志,久太郎就这样睡著了。不过,这是久太郎主观上的认定。实际上,却是久太郎为了找寻耳环走下楼梯,但是因为还没完全清醒,不小心踩到了耳环。久太郎就从楼梯摔落下去,头部受到剧烈撞击而死。虽然我不会有那一轮的记忆……没有记忆真是幸运。可是,如果久太郎的尸体出现在我的眼前,我、我应该会因为太过震撼而发狂吧,在大家的面前丑态毕露……”
  那时,友理小姐隐约润湿了双眼。我凝视著那对眼眸,回忆起那个夜里所作的“梦”。千真万确……对,确实是从高处摔落的梦。
  “总之,久太郎就这样死了。但过了不久,午夜零时过后,时空再度‘重设’,久太郎也再次从阁楼苏醒过来。然后,就误以为那一轮是前前一轮的接续。你说自己睡得迷糊了,觉得自己曾经离开被窝,而走到楼梯,但其实你是在作梦。”我当时以为,因为作了从高处摔落的恶梦,剧烈的撞击感,让自己从睡梦中苏醒过来,结果,那并不是梦。“你说过,那时是睡意战胜了意志力,所以才昏昏沉沉睡著了。但真实的情况是,你在前一轮死掉了。因为你完全没察觉这件事,所以从客观面来看,久太郎才出现了空白的是不是这么一回事?但事到如今,也已经无法证明了吧!”——
  时间经过解析
  客观的时间经过┃小说主角主观上的时间经过
  二日┃二日(第一轮)
  三日(第一轮)┃二日(第二轮)
  三日(第二轮)┃二日(第三轮)
  三日(第三轮)┃在这一天主角死去了一整天
  三日(第四轮)┃二日(第四轮)
  三日(第五轮)┃二日(第五轮)
  三日(第六轮)┃二日(第六轮)
  三日(第七轮)┃二日(第七轮)
  三日(第八轮)┃二日(第八轮)
  三日(第九轮)┃二日(第九轮)
  一月四日┃一月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