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刚昌《名侦探柯南》

黑暗组织反击事件

作者:青山刚昌  来源:青山刚昌全集  点击: 

  窥视的双眼
  经过一番的努力循线追踪,柯南与小哀终於追查到黑衣男子的组织所在地,并且成功
  地取得APTX4869,制造出解药;柯南与小哀吃下解药後,纷纷变回原来的新一和志保.最後
  他们俩就在警方的协助之下,成功第逮捕了组织的成员但是,日子真的就此平静下
  来了吗?这天一大早,小兰就到新一家去,找他一起去上学——上学途中——
  小兰(笑):「真是太好了!新一你可终於回来了」
  新一:「这样啊?如果我不回来的话呢?」
  小兰(脸红):「那我会算了啦!」
  新一以温柔的眼神、口吻对小兰说:
  「放心吧!我这次绝对不会随便跑掉了再让你如此担心了」
  说到这里,小兰的脸变的更绯红了此时的气氛非常的好,路边的樱花阵阵飘
  下,带著一丝丝花香,非常的罗曼蒂克在如此浪漫的气氛下,新一轻轻地撩起小
  兰的秀发,并且慢慢的低下头去,想要吻她小兰也闭起了眼睛,两人的唇渐渐地靠
  近,似乎都可听到对方的心跳声「噗通!噗通!」
  就当嘴唇即将碰到的那一瞬间,突然间
  「砰!」的一声,两人立即从浪漫的气氛被拉回现实新一这才发现园子&少年
  侦探团的小家伙们跌在一起,在一旁的小兰则满脸通红调整著刚刚的心跳速度园子
  (看著小家伙等人不爽地说):「我不是说了吗?!小孩子不要看这种亲密画面,你们看,
  结果最精彩的都没看到了」
  光彦:「都是元太推的啦!我们才会跌倒」
  元太(生气):「什么?!」
  步美(不耐烦):「好了!别吵了啦!」
  新一(点点头):「哦原来你们一直在偷看哪」
  园子(解释):「不这其实是那我们走好了你们再继续吧」
  新一:「」
  「唉算了去上学吧」——
  上学的路上——
  步美:「对了!柯南和灰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耶?!」
  光彦:「是啊!他们竟然都转学、搬家了」
  元太:「而且柯南还跟他爸妈到国外去了真是的」
  小兰:「不过没关系啦!我後来跟柯南通过电话,他说会写信给我们的」
  「他还说,因为爸妈工作的关系,要回来的话,就不太可能了」
  步美、元太、光彦:「喔这样啊」
  大家都显出无奈的表情。
  园子:「但是柯南这小子一走,我还真有点想他呢!」
  小兰(苦笑):「是啊!」
  小兰的样子更是无奈,毕竟她都已经把柯南当作自己的亲弟弟了不论是快乐、
  伤心、烦恼,柯南都是她的倾诉对象,所以小兰当然就更感到无奈了可是,她绝对
  想不到,柯南就是他的青梅竹马-工藤新一这时的新一就想:「真是抱歉啊!各位,
  让你们担心了」
  此时,就在街道的转角处,正有一对邪恶之眼正窥视著
  黑暗组织反击事件-File.2迫近的危机——帝舟高中——当新一与小兰一走
  进班上(抱歉!我忽略了园子,不要打我),突然传来「砰!砰!」的声音,接著就
  是一阵「天女散花」,进门的两人当场愣住了新一:「这这是」
  同学:「庆祝你和毛利同学夫妻团圆啊」
  小兰(脸红):「」
  新一:「什么嘛?!」
  经过一阵嬉闹後,大家终於平静下来了就在此时,一位留著短棕发的女生走了进
  来大家开始打量起这位女生同学A:「哇~~~她好漂亮喔~~~」
  同学B:「是转学生吗?」
  大家又吵闹了起来
  只有新一突然大声叫出:「灰原?」
  同学突然愣住,转过来看他,新一只好以笑掩饰新一(汗):「哈哈哈」
  小兰也很疑惑,於是问他:
  「新一,你认识她吗?」
  新一:「喔她是我在办案时遇到的朋友」
  小兰:「喔」
  棕发女孩:「大家好!我叫灰原哀,刚转学到这里,还请多多指教」
  说完,小哀就自顾地走到一个空位坐下来同学A:「她感觉起来好绘喔」
  同学B:「是啊!但她也似乎很冷淡」
  此时的新一就想:「跟当初她转学到帝丹小学的时候一样哈哈」(歪嘴笑)下
  课後,新一就问小哀说:「对了!你怎么会转到我们班哪?!」
  小哀(似乎有点不满):「唉~~~真是的,我好歹也是个高中生年纪的女生,难道我
  就要一整天躲在博士家做实验吗?」
  新一:「喔是这样啊」
  小哀:「算了!别说这个我有件重要的事要告诉你」
  新一(疑惑貌):「咦?!是什么事啊?!」
  小哀:「是关於组织的事」
  此时的小哀突然变的相当严肃
  新一觉得很奇怪,因为组织不是早就被他们摧毁了吗?!
  小哀:「其实我这些天待在博士家的时候,正好看到组织被捕的新闻报导,但
  是」
  新一:「但是什么」
  小哀又继续说:「我发觉被捕的名单并没有组织的头头-夏特佩斯的名字」
  新一:「夏特佩斯?」
  小哀:「没错!他的本名是黑田羽人,组织的幕後主使者就是他」
  新一(声音突然颤抖了起来):「难难道说」
  小哀:「是的!他应该是事先接到警方来袭的消息,所以逃走了」
  新一(冷静下来):「那我们现在的问题就在於『夏特佩斯』了」
  小哀:「嗯还有,工藤,因为对方已经知道你是摧毁组织的一员,因此他们很
  有可能对你或对你身边的人采取攻击,所以你要提高警觉才行了」
  新一:「」
  这时小兰走了过来
  小兰:「新一,你怎么了?!怎么愁眉苦脸的,发生什么事了吗?」
  新一(安慰的口气):「哪有没事的啦!你放心」
  小兰(怀疑貌):「真的吗?」
  新一:「真的没事啦」
  小兰:「嗯」
  小兰虽然很担心,但是新一不说,她也只好放弃了此时,小兰便转向小哀说:
  「你好,我叫毛利兰,是新一的青梅竹马!你是新一在办案时遇到的朋友啊?!我怎么
  总觉得好像见过你咧?」
  小哀(汗):「真的吗?」
  小兰(笑):「是啊!而且你的名字跟我之前见过的一位小女孩一样耶!你们真的很
  像喔!」
  小哀(汗):「那还真巧啊!」
  黑暗组织反击事件-File.3新一担忧的危机——放学後——新一、小兰与小
  哀一起回家去了……三人走道交叉路口时,小兰就举起手向两人道别:「拜拜!新一、
  灰原同学!」
  说完,小兰就踏上回家的归途了。
  新一则凝视著小兰离去的背影,丝毫不发一语,带著一点忧虑的表情……小哀看著
  他:「………」
  过了一会儿,她才说:「工藤!你很担心毛利吧!瞧你那种沮丧的样子,还是打起
  精神来吧!没事的……」
  新一:「………」
  「你知道吗?我实在不想因为我的关系而牵连到我的家人、朋友,尤其是小兰……」
  小哀:「工藤……」——
  小兰回家路上——
  小兰正往「毛利侦探事务所」走去,此时,一辆黑色的宾士轿车正跟著她……车上
  坐著一位中年男子,他抽著雪茄,带著墨镜,嘴角带著一丝令人畏惧的冷绘笑意……男
  子:「就是那个女人吧?!」
  男子的手下:「是的!就是她没错!」
  男子:「好!现在就去请她过来吧……」
  手下:「是的!大哥!」
  随後,小兰立即被那位男子的手下给包围了起来……手下:「小姐……请跟我们
  来……」
  说完,那些人就准备动手抓小兰,谁知道……小兰(生气貌):「你们是谁?到底想
  怎么样?」
  手下:「你没必要知道我们是谁?你只要乖乖地跟著我们走就行了……」
  小兰:「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手下:「我不是说了!你没必要知道这些吗!?」
  「算了!兄弟们,快点把这个女人抓起来!」
  小兰:「什么?」
  说完,这些人就扑向小兰,试图要抓住她,但小兰也不是省油的灯,立刻以她的空
  手道而加以还击,没多久,那些小罗罗给打的七荤八素了……男子:「不愧是『东京空
  手道冠军』啊!但是你是斗不过我的……」
  正如男子所说,他的其中一名手下用了沾了迷药的手帕从小兰的背後给住了…小兰
  (挣扎貌):「唔唔……唔……」
  可怜的小兰,虽然拼命的挣扎,却还是无法抵挡药效,於就昏过去了……那些人把
  小兰抬上车,开著车扬长而去了……男子(看著小兰熟睡的脸):「呵呵呵……放心!小
  姐,我会好好招待你的,直到你男朋友前来为止……呵呵呵……」
  男子摘下墨镜,表情突然变得相当凶恶:「哼!工藤新一,你毁了我的计划,我要
  把这笔债加倍的还给你,我要让你知道,我-黑田羽人,不是好惹的,这女孩的生死就
  全看你的决定了,……哈哈哈……哈哈哈……」——
  新一家门口——
  小哀:「那我要走了……」
  才刚说完,新一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哔!哔!哔!」
  新一接起了手机,但总有一股不好的预感……手机另一头传来目暮警官的声音:
  「工藤!我是目暮,刚刚我接获了一起在成田书店前的绑架案,被绑架的是你们学校-
  帝舟高中的女学生,你来帮忙处理一下吧……」
  新一(想):「难…难道…是…」
  目暮警官:「喂!工藤…你有听到吗?」
  新一:「好!我马上到……」
  新一把手机关掉,心里想:
  「不会的……那绝对不是小兰的……一定是我太多心了……」
  新一虽然这样想,但他仍然非常地担心……这一切的一切,全都被小哀看的清清楚
  楚地,她甚至知道,新一现在想什么……新一:「那么!灰原,我就去处理了……」
  新一一说完,就随即前往成田书店去……小哀目送著他的背影:「………」
  黑暗组织反击事件-File.4心底的呼唤——成田书店——这时在成天书店前,
  早已围观了许多凑热闹的群众。
  路人A:「怎么啦?!发生什么事了?」
  路人B:「你不知道啊?!刚刚这里发生绑架案了呢!」
  路人A:「咦?!真的吗?」
  路人B:「对啊!真是可怕啊」
  路人B:「嗯」
  此时传来警车的声音,目暮警官下了车:「请大家让开,让我们处理」
  於是其他的警员开始清场,请闲杂人等离开了新一也在此时赶到了,目暮警官:
  「喔工藤你来啦」
  随後新一与目暮警官等人就在成田书店门口前展开例行的调查工作。
  新一观察著现场的四周,只见散落在现场的书包、书本、笔及某样饰物,当心一见
  到那饰物後,心里突然一惊,一股不祥的预感再度涌上心头新一用手帕拾起那个
  饰物,心里想:「这个不就是我先前送给小兰的那个幸运物吗?(见VOL.25)怎么会
  难道这真的是」新一的心里总有一种不安的感受就在此时,高木警官在那
  个书包找到了学生证,当他见到那上面的名字,立即就愣住了。
  目暮警官见状,觉得非常地奇怪,於是就问高木警官:「喂!怎么了?!高木!你
  发现什么了吗?」
  高木警官回过神来,以颤抖的声音说:
  「组长被绑绑架的学生就是就是」
  目暮警官有点不爽的说:「就是谁啊?!」
  高木警官的声音依然颤抖:
  「就是毛利先生的女儿小兰」
  目暮警官(惊吓貌):「你说什么?!」
  目暮警官接过高木手中的学生证,充满极度惊吓的表情新一也是一样,他实
  在没想到,自己最不想发生的事竟然发生了,而且受害者还是他最喜欢的青梅竹马-小
  兰。
  新一握紧了手中的幸运物想:
  「小兰为什么小兰」
  虽然新一不断地在心里呼唤著小兰的名字,但现在却无法唤回她了新一想到
  这里,心里下了一个决定:「我现在不能再消沈下去了,我要打起精神来,救出小
  兰」
  「小兰!你等等,我一定会去救你的」
  新一下定决心後,就对目暮警官说:
  「警官!我们还是快一点,要不然小兰她」
  目暮警官(点点头):「嗯也对!我们不能再拖下去了,人质还在对方手里呢!」
  於是大家便开始询问是否有目击者——东京湾某仓库——小兰微微张
  开眼睛,头仍然是昏昏沈沈地,看样子之前的药效似乎还没完全退她发觉自己被绳
  子绑住,嘴巴也被胶带给贴住了,并且被关在某个仓库里小兰心里想(疲倦貌):
  「这里是哪里?我怎么」
  「唔唔」
  她想挣脱绳子,但实在是没力气
  在这个时候,小兰听到从外面传来海的声音,她把头转向窗户,看到了映著夕阳与
  彩霞的大海小兰(心想):「原来这里是海边」
  突然,仓库的门被打开了,进来了几个男子,最後面那位男子走向小兰,并摘下眼
  镜,原来是黑田羽人,他冷冷地笑著说:「小姐!你可终於醒了啊」
  小兰(挣扎貌):「唔唔」
  黑田:「喔对了我忘了你的暂时无法说话呢」
  他向他的手下示意将小兰嘴上的胶带撕开,其中一个人就粗鲁地将胶带给撕下了
  小兰:「好痛」
  但她立即生气地对眼前的黑田说:
  「你到底是谁?!抓我来这干嘛?」
  黑田从容地回答:
  「喔这个嘛我叫黑田羽人,其实我是想用你将工藤新一引来罢了」
  小兰:「你实在太卑了!竟然拿我当诱!」
  黑田:「唉小姐火气别这么大嘛」
  小兰:「你到底想对新一怎样?」
  黑田:「这个嘛你想呢?」
  他靠近小兰的耳朵轻轻地说:「我想要他的命」
  小兰(惊吓貌):「你说什么?」
  说到这儿,小兰实在是忍不住了,使劲地想把绳子解开黑田:「小姐!别白费
  力气了!因为你曾经是东京空手道冠军,所以我们早就将绳索给加强了你是解不开
  的」
  小兰:「什么?」
  黑田托起小兰的下巴:「你还是在这里乖乖地等著你男朋友来吧!到时候我会让你
  们两个一起到那个世界去的,让你们当一对死命鸳鸯的,说真的,我的心肠真的很好呢,
  哈哈哈哈哈哈」
  小兰心里呼唤著:「新一新一」想到这儿,眼泪不由地掉了下来。
  黑暗组织反击事件-File.5线索——
  成田书店——
  经过一番询问後,警方终於找到两名目击者,名字分别叫星野樱、堂本薰,她们两
  人都是成田书店的店员,当时正好就在店里做一些整理的工作。於是警方开始针对她们
  两人询问绑架现场的情形。
  目暮警官:「星野小姐、堂本小姐,请问你们能够描述一下当时的情况吗?」
  星野樱、堂本薰两人声道:「是的」
  星野:「那个时候我们正在收拾东西,打算打烊了」
  当星野小姐正要接下去说时,新一突然插口问道:「打烊?那么早!我有时候晚点
  来都还开著啊」
  堂本:「喔这个啊那是因为今天停电的关系。今天下午四、五点时,不知道
  为什么整条街都停电了,更怪的是竟然连电话都不能打,所以大家就纷纷先打烊了!可
  是我们想说天也还没黑,而且老板也还没回来,就想说晚点再关啊没想到就在那时
  候」
  新一不语,似乎在思考什么:「」
  星野小姐继续说道:「那时我在外头把一些杂志收进来,然後我就看到那位小姐从
  那边的转角走过来(指著转角),她後面就跟著两辆车子,随後就有五位穿戴著黑衣、墨
  镜的男人下了车跟踪著她;等那位小姐正好走到我们店门附近时,那些人就把她包围起
  来了!我那时很害怕,就跑进店里跟小薰躲在收怠机下」
  堂本小姐也说:「刚开始那位小姐真的很厉害,一下就把那些人给打倒了可是
  後来那些人好像用了药把她迷昏所以就可是那时我们真的很紧张,实在不敢冲出
  去叫人来救那位小姐,只好打手机报警了可是你们赶来後就」从她的话语
  还依稀可以感觉到她的恐惧。
  目暮警官:「就这样吗?没有别的了?他们没有留下任何话或是什么东西吗?」
  堂本小姐紧张地说:「真真的没有啊对吧!小樱」
  星野小姐道:「是的就这样」
  目暮警官看她们俩似乎有点奇怪,但也没放在心上,他就继续和现场的几位警官讨
  论著下一步该如何不过新一怎么想都不对,总觉得她们俩似乎隐瞒著什么不敢说,
  於是新一打算自己去问,就在他要过去时,星野小姐和堂本小姐自己走了过来。
  星野小姐(小小声):「对不起!你就是工藤新一吧!?」
  新一对她提出的问题有点疑惑,不过他回答说是。
  堂本小姐也小声地问:「真的很抱歉!我们刚刚隐瞒了事情」
  新一更觉得奇怪了,他问:「那你们刚才为什么」
  星野小姐回答说:「因为我妈妈和小薰的姊姊都被那些人抓走了,他们说绝对
  不能告诉警察,否则他们就要杀了她们」
  说著说著她们俩个人的眼眶都泛满了泪水新一:「所以你们才找我这个侦探说
  出实情?」
  两人擦了擦泪水,答道:「嗯」
  星野又说:「她们现在在东京湾的货柜区,是那些人要我们跟你说的。」
  新一听了这句话,突然想到什么,心里想:「难道他们早就」
  不过新一又立刻说:「好的!我一定会救回她们的,放心好了!」
  两人笑了笑,并说:「谢谢!」
  新一说完後,就跑了出去
  目暮警官:「喂!工藤!你要去哪里?」
  新一也不回答,就叫了计程车,往东京湾去了。
  目暮警官只好派了高木警官跟一部警车追上去看看究竟,而後面又跟著一部计程车,
  车上的女孩又是谁呢?
  黑暗组织反击事件-File.6只为了你——
  前往东京湾的路上——
  新一坐在车上沈思著:
  「原来他们为了向我报复,才特意抓走那两名女孩的家属,这堋说来成田书
  店就是他们刻意制造出的绑架现场了可恶!黑田你这家伙,要报复就找我好了,竟
  然找上那些无辜的人,连小兰都」
  新一想到小兰,心中就是一阵痛,於是低下头去,喃喃地说:「小兰抱歉
  都是因为我你才会我不管怎堋样也要把你救出来」
  新一握紧他的拳头,可以想见他的决心是如此的强烈——东京湾某仓库——
  「啊啊啊~~~」一为妇人和某位少女传出一声声的惨叫。
  妇人和少女被绳索绑在墙边,身上布满伤痕,黑田的手下正将手上的皮鞭一道一道
  地往两人身上抽去,两人只有挣扎、惨叫的份,泪水不断地流下来「不不要
  住手不要再打了」
  小兰闭著眼睛大声地喊著,眼眶也不禁泛满泪水。
  一旁的黑田举起手来,示意他的手下停手,两个人被打地不断地喘气。
  黑田嘴角带著令人畏惧的效益:
  「唉呀~小姐!我又不是在打你,你为何要我住手呢?况且,这画面是如此地刺激,
  你就好好地欣赏嘛!」
  小兰生气道:
  「你好可恶!竟然欺负俩个手无缚之力的女人,何况她们跟这件事无关啊」
  黑田:「怎堋会无关呢?我为了让工藤新一早点到这儿来,才命令我的手下把她们
  抓来的;她们俩个就是『成田书店』职员的亲人嘛!只要稍微威胁一下店里的那两人,
  工藤他就会自己乖乖地来这里了哈哈哈」
  小兰:「你」小兰虽然想反他,可是对这种人说道理是没有用的。
  黑田:「好啦那就算了啦『收工啦』」
  手下们:「可是大哥」
  黑田:「算了!反正小姐不想看了,那就别玩了再玩下去也没意思」
  小兰心里想:「这个黑田根本把人命当玩具一样,实在是可恶要是我现在能
  挣脱绳索就好了」
  小兰虽然这堋想,却还是没办法——
  东京湾货柜区口——
  新一下了计程车,放眼往去,只见一片漆黑,他拿出手电筒,往里面走去,四处寻
  找小兰被囚禁的地点。走著走著,新一看到某个仓库透出亮光来,他靠近窗户一探究竟,
  突然一支手搭在他的肩上,新一回头一瞧,原来是高木警官。
  新一:「咦?高木警官,你怎堋在这里?!」
  高木一五一十地回答了,新一也说明他自己为何前来这儿的原因。
  高木警官:「什堋?那黑田那帮人不就在里面」
  新一点点头。
  高木警官随即说:「那我去通知目暮警官」
  新一:「先等等,高木警官,你现在先找个藏身之处躲著,并趁这时联络目暮警官,
  因为对方的目标是我,所以」
  高木警官:「可是这样你会很危险的还是等目暮警官他们来在一起」
  新一:「抱歉!为了救小兰,我实在是没法儿再等了!我会注意情况的」
  高木警官:「那好吧!不过你可得小心点」新一:「嗯!」
  於是高木警官就先暂时走了,新一则待在窗户旁窥视著里头的动静。
  过了一会儿,一个人走到新一的身後,新一察觉到了,他回头一看,没想是黑田羽
  人。
  黑暗组织反击事件-File.7晨曦
  新一回头一看,没想到是黑田羽人,他带著一股不怀好意的笑意站在离新一不远处,
  此时的新一只是静静地看著他两个人相视一会儿,新一首先开口说话:「难道你就
  是黑田吗?」
  黑田笑了笑回答:
  「是的!请容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就是之前令你变成小孩子的组织首-黑田羽人,
  没想到你那么快就来啦!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同学。」
  新一此时有点抑制不住自己的怒气,大声地说:「废话少说!你把小兰他们藏到哪
  里去了!?」
  黑田从容地说:
  「冷静点!侦探先生,你想找的人,就在里面,我带你进去好了」
  新一不解,他竟然如此容易就带自己去找小兰,所以他只是看著黑田转身离去。
  此时黑田转过头对新一说:「放心!我是不会随便动手的」
  「只不过呵呵」黑田笑著道。
  「你说什么?」
  「不没什么请跟我来吧」
  新一抱著怀疑的心跟著黑田走进仓库,没想到新一见了眼前的景象,不由得想
  冲过去,可是黑田却命令人将新一挡住,不让他前进小兰及那两名被害者都被铁链
  紧紧地绑在墙边,只能跪坐著,而另外两名被害人更是全身是伤,令人看了不由得升起
  怜惜之心。
  黑田走到小兰身边,并从旁边拿起之前打过另外两名被害者的皮鞭新一一见到
  此景,随即气愤地说:「喂!黑田!你到底想干嘛?!」
  小兰知道黑田要对他做什么,带著害怕的口气说:「你你要做什么?不
  不要新一!救救我!」
  斗大的泪珠一滴滴从小兰的脸颊流了下来,掉到了地上,黑田此时却毫不留情地将
  皮鞭抽象小兰。
  「啊啊啊~~~不要新一救救我」
  新一实在是无法忍受,欲冲向前去,没想到黑田的手下竟然拿著枪顶著他的背部,
  新一因此无法无法动弹,他只能眼睁睁地看著自己心爱的人受到如此的折磨,却无法为
  她做什么新一:「黑田!你住手你要报复的人是我,不是小兰,要报复来找我好
  了」
  黑田放下皮鞭道:
  「工藤新一!我只要看到你那种想要救自己心爱的女朋友,却又无能为力的表情,
  我就很开心了!不过这只是第一步罢了!最後我会把你们两个一起送上黄泉路的,不会
  让你们孤单的哈哈哈」
  「喔!对了!真不知道如果你看见自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侮辱会作何感想呢?我还
  真想看呢!我来试试好了呵呵呵」
  说完,黑田就托起小兰的下巴,想要强吻她,然而小兰却不停地挣扎:「不不
  要住手!放开我」
  一旁的新一却无从帮起,眼见黑田就快要吻到小兰了,突然「碰!」的一声从
  新一的後头传来,新一回过头,黑田也往新一的後头看,原来是拿枪顶住新一的那个人
  无故倒地了,新一一脸疑惑,只见一个女孩拿著枪走了进来新一脸上浮现出光彩:
  「咦?!灰原!你怎么在这里?!」
  黑田:「哦!是雪莉啊!你这个背叛者竟然还有脸回来啊?!」
  小哀摇了摇头,并丢了一把枪给新一:
  「喔!不!我又不是要回来的,我是来救人的,对吧?!工藤!」
  新一:「嗯!没错!」
  「对了!这枪是」新一小声地问小哀。
  「喔这是我从博士那儿借来的,我知道会有事情发生,所以就回去跟博士借了
  这把枪是你之前那手表的麻醉枪的改装罢了!你的枪法应该不错吧?!可以用吗?」
  「嗯!OK~」新一很有信心地答道。
  「哼!可恶的家伙!喂!你们快把它们俩个抓住!」黑田生气地命令他的手下。
  「喔!是的!大哥!」
  新一和小哀灵机地拿出麻醉枪将靠近她们的那些小混混给射昏了。
  黑田:「可恶你们这些家伙别忘了我手中还有三个人质啊!」黑田从西装掏
  出一把枪抵著旁边小兰的太阳穴。
  此时,警方也赶到现场了,目暮拿起扩音器说:「黑田羽人,你已经被包围了!还
  是乖乖弃械投降吧!」
  黑田当然不愿意,谁知高木、佐藤、及白鸟等三位警官早就从後面的窗户爬进来,
  他们几个就从黑田的後方将他制服,终於把他给逮捕了!
  新一松了一口气对小哀说:「谢谢你啊!灰原!」
  「嗯!反正事情解决就好了!你还是去看看毛利吧!」小哀轻松道。
  「嗯!」新一随即跑到躺在担架上的小兰身边。
  新一爱怜地对小兰说:「小兰!你没事吧?!」
  小兰微微地睁开眼说:
  「嗯我没事新一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的」
  小兰苍白的嘴唇微微地扬了起来,她笑了「真是抱歉都是我害你变成这
  样」新一落寞地说。
  小兰轻轻地将她的手握住新一的手:
  「不没关」话还没说完,小兰就闭上了眼睛。
  新一:「小兰你怎么了?医生!这是怎么回事?」新一担心地问。
  医生:「放心她是身体过度疲劳,还有遇到这些事情,心理也过度衰弱,因此
  才昏过去的,休息一阵子就会好的,其他两位也是这样」
  新一走过去看看另外两名伤者,顺道安慰了星野小姐跟堂本小姐,她们也向新一道
  了谢太阳从海的另一边升起了,一切的一切都伴著这美丽的晨曦过去了完
  特别篇喜欢的心直到永远——
  米花医院——
  小兰自从那天昏倒後就被送到医院来了,过了两、三天,她的精神总算是逐渐回复
  了,伤势也慢慢地好转了;此时,医生正帮著小兰量血压之类的事,旁边的小五郎跟英
  理在一旁等待著过了一会儿,医生总算是忙完了。
  小五郎早已等不及了,於是问医生:「冲田医生!我女儿她现在怎样?!」
  冲田医生笑著说:「放心!她的伤势已经好转很多了,精神也回复了,後天应该就
  可以出院了!」
  英理:「真是谢谢你。」说罢,冲田医生就走出病房了。
  小五郎:「小兰!你还好吧!伤口有没有哪里痛?!」
  小兰苦笑著:「放心啦!爸爸!医生不也说了,我的伤势已经好很多了,而且我现
  在也很有精神啊!你别担心了」
  「就是说啊!干嘛啊!医生都说了,而且也不会自己看看真是的」英理说。
  「」小五郎不满地瞪著英理。
  「对了!我事务所还有事情,小兰你已经好很多了,我也放心了!那我就先走罗~」
  英理看著手表说,说完她向小兰道声再见就走出房门了。
  「嗯~妈妈再见~」
  「那我也要走了!小兰!好好照顾自己喔~」
  「嗯!是的!爸爸慢走」小五郎也走了,留下小兰一个人待在病房。
  「」小兰发起呆来。
  突然,「叩叩叩!!」门外有人在敲门。
  「请进!」门打开了,原来是新一、园子。
  小兰:「原来是你们啊!新一、园子!」
  「对啊!因为刚刚放学,所以我们就过来探望你了!」园子道。
  「喔!是这样啊!」
  「对了!班上的同学都很担心你呢!你有没有好一点啊?!」园子道。
  「我已经好多了啦!再说,过个一、两天就能出院了,放心啦!」
  小兰和园子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地聊了十几分钟,好像忘了新一的存在|||b
  後来园子才说:「对了!新一!你也说几句话嘛!不然你来干嘛?!」
  新一没说什么,园子乾脆说:
  「我在这里,你们小俩口会不好意思啊!那我先出去了」
  小兰带著些许怒气道:「你在胡说些什么啊?!」
  「好了!我走了,你们慢慢聊吧」园子说罢,就走出病房了。
  「」
  「」
  小兰首先无法忍受如此的气氛,她开口问:「新一你是不是还在想那天的那件
  事?」
  站在病床旁边的新一终於开口说话了:
  「嗯都是因为我的关系,才会害到你的都是我不对」
  小兰:「我不是说过了吗?这不关你的事,跟你没关系的所以不要再自责了,
  好吗?新一!」
  「可是要不是你待在我身边,就不会发生这种事啊?!」
  「你难道要我离开你吗?」
  「」
  「那是不可能的,因为我我」小兰的脸上浮现出异常地绯红。
  「因为我早就喜欢上你了」小兰豁出去了,她大声地说。
  「」新一仍是不发一语。
  「早在我们很小的时候,我就已经不知不觉地喜欢上你了你难道真的不知道
  吗?所以我决定了,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要待在你身边」
  小兰说完後,满脸通红,没想到新一此时抱住了她「新一///」
  「小兰其实我也很喜欢你,也是从小时候就///」新一的脸也泛红了。
  「可是现在的我随时都有可能害到你的,就像这次的事你真的真的愿意
  待在我身边吗?」
  「嗯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会改变///」
  「谢谢你」
  新一轻轻地托起了小兰的下巴,两人一脸深情地对望著,渐渐地新一把头低下
  去,小兰闭上眼睛,满心期待著「噗通!噗通!」「噗通!噗通!」
  终於新一的唇碰著小兰的唇,两人的唇相印著十秒二十秒三十秒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才依依不舍地离开对方的唇两人泛红了双颊,心脏仍然「噗通!
  噗通!」地跳著新一站起身来,脸红地说道:「小兰後天晚上八点在上次那个
  『米花市中央大楼望餐厅』见我有事要告诉你好吗?」
  「喔好啊可是怎么又要去那里?」
  「到时候就知道了那我走罗」
  「嗯再见新一」小兰深情地望著新一走出病房。
  就这样,两天後——
  米花市中央大楼望餐厅——
  「新一!到底怎么啦?!为什么又要来这里咧?!」小兰问道。
  「这件事等会儿再说我们先点餐,好吗?!」新一答道。
  用餐完毕,在上甜点中间的空闲时间「新一!你还记得吗?上次你也和我来这
  里,可是你却又因为那件案子又跑走了当时我真的好伤心喔为什么你每次都
  这样呢?我当时哭了可是柯南他转达的那番话,我真的是很感动」小兰苦笑著。
  「小兰」新一见了小兰这样的神情,心中实在是有些许的不舍,毕竟又是因为
  他的缘故。
  此时,新一从他的西装口袋掏出一个小盒子,他把它交给小兰,小兰打开了小盒子,
  原来里面是一只精致的戒指。
  小兰脸红了,她问道:「咦?新一这是」
  新一红著脸说道:「小兰上次你说的那番话,我回家仔细想过了,所以我才决
  定把这只戒指送给你」
  「这只戒指是我妈给我的,她说这只戒指只能送给我最喜欢的女孩,而小兰-你就
  是我心中的那个女孩,你愿意收下它吗?」
  小兰不语,她只是深情地望著新一点点头。
  新一轻轻地握起小兰那细致左手,并把戒指套进小兰无名指两人就这样深情地
  对望著,沈醉在浪漫的气氛当中,而戒指好似发出光芒祝福著他们直到永远不变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