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户川乱步《墓中人》

第五章 去石窟

作者:江户川乱步  来源:江户川乱步全集 

  里见把川村义雄同他的私生子在巨大的汽缸里压成了肉饼。复仇事业圆满地完成了一半,可是还剩下瑙璃子。随心所欲地折磨那个漂亮的淫妇,才是他复仇的最大目的。
  不久,里见和瑙璃子举行婚礼的日子来到了。
  然而,一种预兆不祥的气氛笼罩着整个会场。是因为新娘太美,还是因为新郎的白发白须?是因为教堂那阴郁的天花板太高,还是因为彩色玻璃的五彩景象?都不是。是因为出了一件更加不可思议的事。
  会场上出现了大牟田敏清的幽灵。新郎穿的燕尾服同过去大牟田子爵爱穿的一模一样,从手套到手杖,同大牟田用的完全相同,连姿态、走路的姿势、肩膀摇晃的模样都同过去的大牟田敏清毫无二致。
  瑙璃子抬起脸一看,顿时瞪大了眼睛,眼看着面无血色。她仿佛看见了亡夫的幽灵,但仍强打起精神,以为是由于内疚而产生的错觉。不一会儿,她和里见面对面地站在老牧师的面前时,脸色便恢复了正常。
  仪式进行得简单而庄严,脑袋光秃秃的英国老牧师用庄重的语气朗读了《圣经》的一节。
  按照仪式的程序,里见把事先准备的戒指戴到新娘的手指上,宣读了誓词。
  这当儿,突然发生了一件奇事。美丽的新娘忽然发出一声鹅鸣般的惨叫,随即身子像根木棒似的倒了下去。要是里见迟一秒钟跑上去把她抱住,这位盛装的新娘便会仰面朝天摔倒在上帝的祭坛前。
  是什么把瑙璃子吓得晕倒的?不是别的,是刚才戴到她手指上的戒指和里见宣誓时的声音。
  她曾经由大牟田敏清亲手戴过结婚戒指。敏清死后,那戒指是装在钻石盒里的,可是,现在这第二个丈夫给她戴的这枚戒指,竟然从雕刻到形状都同那一枚一模一样。
  白发白须的新郎抱着昏迷不醒的白天鹅般的新娘站在祭坛前。透过高窗上的彩色玻璃,柔弱的彩色光线将濒死的白天鹅映得五彩缤纷、光怪陆离。身后是心惊胆战的老牧师。在他后面,以昏暗的祭坛为背景,一支支蜡烛燃着血一般的火苗。
  瑙璃子在新居的床上醒来,没要匆忙赶来的医生抢救便恢复了元气。
  “瑙璃子,你要坚强些。我们的婚礼顺利地结束了。只是你晕了一下,不要紧的。你觉得怎么样了?还能出席今天晚上的婚宴吗?”里见站在病人的枕边,温柔地说。
  “惊扰了大家,真对不起,我是怎么了?”
  “是婚礼的仪式使你太激动了,不必放在心上。”
  “是吗?还是您吗?我刚才看到您好像是另外一个人,连声音都像。还有,啊,这戒指!”
  瑙璃子忽然想了起来,怯生生地望着她的手指;可是手指上已经没有刚才的戒指了,只有一枚全然不同的结婚戒指熠熠闪光。她昏迷过去的时候,里见给她换过了。
  “啊,那么,还是我看到幻影了?”瑙璃子像心里一块石头落地了似地咕哝道。
  “怎么了?戒指怎么了?”里见若无其事地问。
  她露出发自内心的欣喜的笑脸,娇声娇气地说:“不,没什么呀,已经行了。这枚戒指真漂亮。”
  当天的婚宴是S市有史以来最为盛大的一次。宴会顺利地结束了。里见和瑙璃子累得筋疲力尽,从饭店的大厅回到了新居。芳醇的酒香、噪杂的贺词、像蜘蛛网一样纵横交错的彩带、震耳的音乐,这一切久久在头脑里萦回牵绕,心里头就像腾云驾雾,翱翔在春天的太空中一样。不,至少瑙璃子是这样的心情。
  回到家,结婚礼服没脱他们就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正喝着茶,鸽子报时钟当当地报了十二点。
  “你不困?”
  “真怪,我一点都不困。”瑙璃子红润的脸蛋儿粲然一笑,答道。
  “那么,咱们出去吧。今天晚上要让你看些东西。”
  “哦,去哪儿?看什么?”
  “咦,你忘了?喏,我不是说过办完婚礼一定要让你看看吗?我的财产、我的钻石呀。”
  “啊,对了,我想看。哪儿?在哪儿?”
  她就是因为那些财产才同里见这个老头儿结婚的,当然想早些看到。
  “我有个秘密的仓库,在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你敢这会儿就去看吗?”
  “嗯,同您一起,去哪儿都敢。”
  “好好,那就快去吧。其实,我是担心白天会暴露那个仓库,除了夜晚我是不去的。”
  于是,他们像一对私奔的情侣,手拉着手从宅邸的后门溜了出来。借着星光,沿着原野中的小道,他们向前面的山岗奔去。
  面前出现了一扇黑漆漆的铁门。这就是在山岗半中腰打通的石窟坟墓的入口。
  “啊,这儿不是坟墓吗?不是大牟田家的墓吗?”瑙璃子恍然大悟,疯狂地叫着,死命想挣脱里见的手。
  “是啊,是大牟田家的墓。多妙的金库啊,什么小偷也不会发觉我的财产藏在这种地方。甭害怕。石窟里可漂亮了。我经常来,就像回到了自己的家里一样。”
  两人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默默地位立了几秒钟。在死一般的沉寂中,瑙璃子剧烈的呼吸声仿佛就在耳边。
  “瑙璃子,怕吗?”他悄声问。
  瑙璃子出人意外地用镇静的口吻答道:“嗯,有一点儿;不过,有您这样握着我的手,我就胆壮些。哎,不是要看我们的宝物吗?”
  “我这就让你看看我那些漂亮的钻石。你该会多么惊奇啊。”
  “哎,快点儿让我看呀。宝物藏在这样僻静而又可怕的地方,简直像个什么故事一样。”
  “等一下,我把蜡烛点着。”里见划着火柴,点着预先准备好的蜡烛,把它摆在墓里那座古式的西洋蜡台上。
  “喔,我的钻石箱有些与众不同。这个,你看这里面。”
  在红褐色的烛光下,昏暗的石窟地板上摆着三口大棺材。当然,墓的深处还放置着几十副棺材,可是那些都隐在黑暗中看不见,惟有这三副棺材像被特意抽出来摆在那儿似的聚集在蜡台下。
  里见将一副棺材的盖子掀起来,招呼瑙璃子。瑙璃子战战兢兢地朝黑洞洞的棺材里瞅了瞅。
  那副棺材是海盗埋在大牟田家族坟墓里的赃物箱。里见在此之前带出去用的主要是钞票和金币,钻石类仍原封没动,并且,他事先划破口袋,将无数颗珠宝像沙滩上的沙砾似的摊在棺材的上面一层。虽然烛光昏黄惨淡,棺材里却像聚集了天上的群星一般灿烂美丽。难怪朝棺材里窥视的瑙璃子“啊……”的惊叹一声,旋即像块化石一样呆立不动了。
  “别光瞅着,摸摸看。这可不是玻璃球,颗颗都是相当于一个人身价的名珠啊。”
  瑙璃子似乎恢复了活力,怯生生地伸出手,抓起了一把钻石。她抓起来,哗啦哗啦地撒掉;抓起来,又哗啦哗啦地撒掉。每抓起一次,她那白嫩的手指周围就出现一道道彩虹。
  “啊,这些钻石都是您的?”瑙璃子看得眼花缭乱,用孩子般的口吻问。
  “嗯,是我的;而且,从今天起就属于我的妻子你的啦。这些你可以任意享用。”
  “啊,太好了。”
  瑙璃子天真地眉开眼笑,高兴得像孩子一样跳起来,差一点儿拍起手来了。
  不一会儿,她像偶然发觉似的瞅着另外两副棺材。
  “那边的箱子里也装着宝物吗?”
  “嗯,装着别的宝物。你把蜡台拿到这边来,我把盖子打开让你看。”
  瑙璃子拿过蜡台,等着打开第二副棺材。
  “喏,你看。”
  瑙璃子端着蜡烛,朝棺材里窥视。她刚瞅一眼,便像被弹回来似的闪到了一边,蜡台从手里掉到了地上。
  “是什么东西?那是什么?”她用哭丧、颤抖的声音问。
  “再好好看一次。对于你,这可是比钻石更珍贵的宝物啊。”
  瑙璃子远远地探着身子,朝那个奇怪的东西窥视。
  “啊,死尸!太吓人了。快盖上盖子。莫非是……”
  “不是你的前夫。瞧,这脸还是死前那副模样。你丈夫大车日子爵的尸体是不会这么新鲜的。”
  瑙璃子郑重地打量着那具尸体,笑容眼看着不见了。接着,她张开颤巍巍的嘴唇,一声无法形容的凄厉的惨叫在石窟里发出回声。她双手捂着眼,朝远处的角落奔去,仿佛有个妖怪在她后面追赶。
  “瑙璃子!那是你的情夫和从你肚子里生下来的婴儿的尸体,知道吗?”里见突然用大牟田敏清的声音严正地说道。
  瑙璃子一听到大牟田的声音,像机器人一样猛然回过头来。她已经不害怕了。转眼间,她像个夜叉一样疾言厉色地反问起里见来:“你是谁?让我看这种东西,想把我怎么样?”
  “我是谁?哈哈哈哈哈,你好像没听过这个声音哩。我是谁吗,喏,你看,看看这第三副棺材就明白啦。瞧,棺盖破了吧!里面是空的。这棺材是埋谁的?那个死人说不定在棺材里复活了,并且挣扎着冲破棺材,从这座墓里爬出去了。”
  她终于开始醒悟了。
  “还记得吧?我昨天曾答应你三条,第一是让你看看我的财宝;第二是让你会见川村;这第三,瞧,就是摘下这副墨镜。”
  里见扔掉墨镜,露出大牟田敏清的双眼,怒视着淫妇。
  她不声不响,像百合花凋萎了一样颓然倒在地上。
  瑙璃子第三次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