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青云《四灵引》

第十章 心如蛇蝎

作者:诸葛青云  来源:诸葛青云全集 
  于成龙被捧得心中十分高兴,但表面上却仍表示谦逊地,拈须微笑说道:“黄老弟太捧我了,但不知沐老弟是有何福缘巧遇?
  他是遇上奇人,另得真传?抑或服食了什么可以增强内功修为的罕世灵药?” 黄衫客自然不肯说出由于" 紫鳞之头" ,沐天仇曾获离尘老人功力转注之事,遂再复言信口胡诌,扬眉笑道:“ 我沐贤弟曾在' 大雪山' 中,无意获食了一株淡红色的罕见' 雪莲' ……” 于成龙笑道:“ 他的福缘不错,可惜那' 雪莲' 年分未够,只呈' 淡红' ,不是' 朱红' ,但就这样,也等于使他平添了十年修为之力。” 黄衫客因知沐天仇如今成就极高,再复笑道:“ 还有呢,沐贤弟在' 真南洱海' 的' 黄龙滩' 上。又遇见一条' 金线蟮王' ,吃了蟮王的肉,饮了蟮王的血、只可惜把一条可以装成绝好兵刃的蟮骨,不知珍贵地,抛丢在' 洱海' 深处!” 于成龙仿佛有点艳羡地," 啧啧" 赞道:“ 真是异数。真是异数,他虽然把蟮骨丢掉了,但既能生饮' 金线蟮王' 之血,业已受益匪浅,怪不得他小小年纪,在内力修为方面,竟能与当世武林中一流高手' 眇目张良' 卜新亭兄,互相匹敌。” 黄衫客听出于成龙因沐天仇功力太高,已动疑念,如今竞被自己信口胡诌地,加以掩饰过去。
  他心中暗喜之间,于成龙又向他含笑说道:“ 黄老弟,既然可以替沐老弟作得主意,我便向你请教,你认为沐老弟与凤儿两人……” 黄衫客" 哈哈" 一笑,接口扬眉说道:“ 若论情意,是惺惺相惜,灵犀早通,若论才貌,是仙露明珠,祥麟威风,似乎无须我多言置喙的了。” 于成龙含笑道:“ 黄老弟之意,是认为这门亲事可结?” 黄衫客道:“ 那要看老人家的意思了,我沐贤弟是极合标准的东床佳婿,但他也有一项缺点,是家无恒产,身属孤儿……” 于成龙不等他再说下去,便自纵声狂笑道:“ 黄老弟说哪里话来?我' 神工谷'.中财富,不是自夸,堪称敌国,怎会计较他' 家无恒产' ?女婿有' 半子' 之称,等我天年尽后,整以基业,也就都是他的。” 黄衫客站起身形,向于成龙拘拳一揖,说道:“ 老人家既如此说法,晚辈谨代表我沐贤弟,谢过你垂青之德!” 于成龙摆手笑道:“黄老弟请坐,我们研究完了儿女之事,再来研究一件有关我本身之事。” 黄衫客心中微吃一惊地,诧声问道:“ 老人家本身还有什么事儿,要与晚辈研究?” 于成龙道:“ 昨日我不是告知老弟,明日在' 太白峰' 顶,有桩约会,要你权充'樊哙' ,保我去赴' 鸿门宴,么?” 黄衫客点头道:“ 是啊!晚辈既承老人家见爱,愿充食肉之将。” 于成龙笑道:“ 如今这项约会,要改期了,老弟还保不保驾?” 黄衫客自然不便推脱,轩眉朗声接道:“ 从龙保驾,是无上荣宠之事,晚辈好容易获得殊遇,怎肯加以放弃?” 于成龙道:“ 好,黄老弟既然愿保驾,我们便立刻要走。” 这" 立刻要走" 四字,把黄衫客听得一怔,满面迷惑神色地,向于成龙茫然问道:“ 老人家为何要立刻便走?难道对方竞把明日之约,改到今日了么?” 于成龙点头道:“ 不错,鬼斧壑上又有讯息传来,对方说的是有事务必提前,请于今午赴约。” 黄衫客道:“ 好,晚辈回到宾馆,告知沐贤弟一声,便奉陪老人家,同去' 太白峰' 吧……” . 于成龙摆手道:“'太白峰' 头,离此路途不近,再若耽延,便会迟到,要被对方讥笑的了。” 黄衫客一怔。
  于成龙又复含笑说道:“ 沐老弟那边,我已派人通知,小女也少时便到,且让他们去好好谈谈,黄老弟与我快去快回便了。” 黄衫客无可奈何,只得目注于成龙道:“ 于老人家就这样走么?
  要不要准备些兵刃……” 刚刚说到" 兵刃" 二字,于成龙便哈哈大笑说道:“ 黄老弟。
  不单你是盖世英雄,今之虎将,连老夫也自信精力尚健,颇胜' 鸿门汉王' ,' 太白峰' 之行,凭我们四只肉掌,也可敌得过对方,安然归来的了。” 黄衫客闻言,一面点头,一面却眉峰略皱地,心中想事。
  他想的是" 神工谷" 中,分明好手如云,于成龙偏偏挑选自己,保他赴约"太白" ,似有蹊蹊跷,难道其中还蕴有什么……
  念犹未毕,于成龙业已向他拈须笑道:“ 黄老弟,你是否在想我为何不用'神工谷' 之人,而偏偏选你保我赴约?” 他边自说话。边自站起身形,向黄衫客伸手示意,立刻赴约" 太白".黄衫客暗惊这位老魔头的心思太快之际,于成龙轩眉一笑,又自低声说道:“ 老夫昔日在武林之中,还有一点事儿,暂时不想使'神工谷' 内诸人,有所知悉,故而觉得以老弟这' 局外人' 身份陪我同去,是最为适当的了。” 黄衫客" 哦" 了一声,扬眉说道:“ 老人家是认为约你前去' 太白峰' 顶之人,是你二十年前的江湖旧识么?” 于成龙目光中突闪奇异神色,看着黄衫客说道:“ 二十年前?
  黄老弟你……” 黄衫客知道此人多疑。赶紧接口笑道:“ 不单于玉风姑娘常说老人家在此。隐居廿年,便是在老人家口中。也亲自说过了几次,晚辈此语,又怎会令老人家有所惊异的呢?” 于成龙经他这样一加解释,疑念方去,含笑点头道:“ 不是' 认为' ,而是' 断定' ,我' 断定' 对方是我二十年前的武林旧识。
  多半听了什么毫无根据的荒唐流言,要想对我有所敲榨。” 黄衫客道:“ 老人家属下群雄……” 一语方出,于成龙摆手接口说道:“ 他们只是我的手下人,我因有项秘密,尚未到公开时机,故而不愿使手下人知晓我心腹之事……” 说至此处,伸手轻拍黄衫客肩头,含笑低声又道:“ 至于老弟便不同了,凤儿与沐老弟的良缘缔定,你是两造大媒,又是我爱婿盟兄。我怎会不选你参与这种高度机密?” 黄衫客暗忖:“ 这老魔大概是恶贯将盈,天夺其魄。竞选择自己,参与机密,岂非对沐天仇将来报仇之事,显然大有助益。” 于成龙走出书房,并不行向" 四海厅" 外,反而向后苑走去。
  黄衫客诧道:“ 老人家不是认为无须再作准备,并恐怕迟到贻讥么?怎的还不前去' 太白峰' ……” 于成龙接口笑道:“ 谁说不去' 太白峰' ?只不过是不走老弟来时之路,而是走我花费无数金银人力,所建造的另外一条秘密捷径。”黄衫客佯听得惊奇地,挑眉问道:“ 老人家这花费无数金银人力,建造秘密捷径之举,是否有点多余?照晚辈看来,' 神工谷,是铁桶江山,出可争雄天下,退可隐逸逍遥;哪里还用得着建什么秘密道路,预留退步的呢?” 于成龙微笑道:“ 天下事' 有备无患' ,又道是' 宁未雨而绸缪,毋临渴而掘井'.多留一条退路,决不会坏。至于金银人力方面,' 神工谷' 是太有富裕,不怕' 浪费' 二字……” 黄衫客口中唯唯,心中却把所有路径,暗暗记住。
  于成龙指着四外美景笑道:“ 黄老弟,你认为我这' 神工谷' 的景色如何?” 黄衫客半出揄扬,半系实语地应声答道:“ 建设' 鬼斧壑神工谷' ,景色' 天然秀丽' ,这确是一处太难寻觅的世外桃源,人间乐土。” 于成龙道:“ 黄老弟,你信不信,这所谓' 世外桃源,人间乐土' ,于一转瞬,便可变成' 修罗地狱,罗刹屠场' !” 黄衫客听出于成龙话外有话,想加套间,遂故意摇了摇头,表示不信说道:“ 移山倒海,决非人力所能,晚辈决不相信如此桃源乐土,会立变地狱屠场。” 于成龙笑道:“ 容易,容易,只消我把手指点上几点,或是把脚儿顿上两顿,' 神工谷' 内便无一活人,尽成尸骸,还不足称' 地狱' 二字么?” 黄衫客听得骇然,方想询问,于成龙又自笑道:“ 老弟大概决想不到,' 神工谷'中的库房之内,虽然堆满了明珠美玉,敌国之银,但四周山腹,与地下一带,却埋满了强力火药。” 黄衫客向于成看了一眼,皱眉问道:“ 老人家不惮费力地。埋藏火药则甚?” 于成龙目内突闪凶光,狞笑说道:“ 常言道:' 天有不测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万一老夫有甚不测,祸变突来,我只消点燃引信,火药一爆,' 神工谷' 全化成灰,不单不使对头们获得财富。
  坐享其成,并可与对方搏个同归于尽!” 黄衫客心中吃惊,表面上却摇头笑道:“ 老人家想得太过分了,即令霸业难成,也有' 神工谷' 天险可守,哪里会弄到如你所说的那等地步?” 于成龙笑道:“ 不会到这种地步最好,但万一如此,则霹雳一声,四山齐颓,或敌或友,全化飞灰,' 终南山' 中也将永远消失这'神工谷' 了。” 黄衫客又想加以套间地,想了一想,皱眉说道:“ 老人家的这记' 杀手锏' ,虽甚厉害,但仔细想来,却又有点不妥。” 于成龙问道:“ 有什么不妥?老弟尽管说出,我是个极肯虚心受教之人,只要你说得有理,我一定立刻改进。” 黄衫客道:“ 天下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老人家手下之人,无心触发火药起爆引信……” 话方至此,于成龙便摇手截断黄衫客的话头,挑眉一笑地。缓缓说道:“ 黄老弟,你这项忧虑,虽然虑得有理,但却绝无可能。” 黄衫客不肯放过探询机会,目注于成龙道:“ 老人家,天下巧事多着哩!你这' 绝无可能' 四字,似乎说得有点太过于武断了吧?” 于成龙笑道:“ 四山及地下火药,虽是人工所埋,但于甫告工成之际。便被我把所有埋药工人,都杀了个干干净净……” 黄衫客心中暗骂老贼心如蛇蝎,太以阴毒,表面却在于成龙语音暂顿之际,抚掌赞道:“ 杀得好!杀得好!这就叫' 无毒不丈夫,,晚辈十分钦佩老人家这种不为迂理所拘的英雄手腕!” 这顶高帽,使于成龙戴得十分惬意地,含笑说道:“ 引信总弦,除我以外,连潘夫人及凤儿等,都不知晓的,极为秘密,在无人可到之处,而且又复外罩精钢,非用极强内家真力,无法加以震破点破。怎有可能被人无意中闯此大祸呢?” 黄衫客知道于成龙连对宠妾潘玉荷,爱女于玉凤,都保守这种高度机密,自己若加探询,必然徒劳无功,反易勾起这刁猾老魔疑虑。
  故而于成龙话音一了,黄衫客便以一种宽慰神色,向于成龙含笑点头说道:“ 老人家如此然,自然十分稳妥,适才确实是晚辈浅薄多虑的了。” 于成龙道:“ 老弟说哪里话来,这绝非' 浅薄' ,只是你不甚明了内情,才会有这种想法……” 这时,到了一个隧道入口,其中未设灯光,看去黑暗异常,伸手不见五指。
  于成龙在入口之外,侧顾黄衫客笑道:“ 黄老弟,这隧道不单黑暗,路径并多转折,生人甚难行,我们且挽手同进便了。” 说完,便以左手挽住黄衫客右手,一同走进隧道。
  隧道中果极黑暗,黄衫客心头忖道:“ 倘若不是要把这淳于泰化身的于成龙老魔,留给沐天仇报复杀害父母、夺产毁家的不共戴天之恨,在这沉沉黑暗以内,倒真是下手除害的绝好机会念方至此,于成龙向他含笑道:“ 黄老弟,假如你是我仇人,会不会利用在这条黑暗隧道中的并肩同行机会,向我下手行刺?” 黄衫客着实吓了一跳,弄不懂于成龙为何有此一问,难道自己无意中露出什么马脚?使这老魔头起了疑念不成?,他不敢沉吟太久,略一思忖,便即答道:“ 倘真如此,应该不可放过这下手的绝好机会,但晚辈却不知老前辈突然有此一问则甚?” 于成龙颇为得意地," 哈哈" 一笑说道:“ 黄老弟,世间事变万端,我所如此问话之意,是想教你一招。至少也可使你多一点阅历经验。” 黄衫客忙道:“ 多谢老人家,请老人家不吝金言,晚辈敬谨受教。” ' 于成龙笑道:“ 如今我是以左手挽住老弟右手同行,有意无意之间,业已虚扣住你的脉门要害……” 黄衫客听至此处,似乎有点不以为然地,接口问道:“ 倘若我先发制人……” 于成龙根本不等他往下再说,便即笑道:“ 老弟不可能先发制人,因为你右手被我挽住,要想制人,非用左手不可;但人身气血,通体流行,你若左手一凝功劲,聚力徒发,我虚扣在你右手脉门部位上的指头,必有觉察;那时,先发制人的,必然非你是我;你左手尚未举起,我五指紧处,扣死你脉门要穴,你纵有一身功力,也无法施展,只有听凭我摆布讯问的了。” 黄衫客听得一身冷汗,默然不语,暗忖幸亏自己要把这老魔留给沐贤弟报仇,否则,不单自己立遭惨死,也祸坏了沐天仇的大事……
  于成龙见黄衫客默然不语,含笑道:“ 黄老弟怎么不说话了,是否正在生气?我是譬喻,教老弟防人之法,并非对老弟起疑……” 黄衫客笑道:“ 我知道老人家不会对我起疑,受此明教,只有感激,哪会生气?晚辈适才默然之故,是在触类旁通,据此推测……” 于成龙笑道:“ 聪明人最可贵之处,就是触类旁通,黄老弟且讲讲,你在推测什么?” 黄衫客缓缓说道;" 据晚辈推测,老人家身上必然穿有一件能御寻常刀剑,和掌力、暗器的护身宝衣。” 于成龙点头笑道:“ 对,我身上确实穿了一件' 唐猊软甲,,除去' 干将、莫邪' 等前古神物以外,寻常刀剑,是绝难伤我的了。” 黄衫客听他说完,故意长叹一声。
  于成龙问道:“ 黄老弟为何叹息?我已声明,这是我惯有防卫,并非专对老弟有甚不信之处。” 黄衫客笑道:“ 老人家不要错会意了,晚辈所叹的是百密之下,必有一疏;智者于虑,必有一失,。” 于成龙不解问道:“ 黄老弟此话,似有言外之意,莫非你认为我的自卫举措,仍然不够周密。” 黄衫客道:“ 老人家身上穿了' 唐猊软甲' ,左手又虚扣我右手脉门,表面看来,防范已周,但晚辈觉得老人家颈项以上,包括面门和咽喉要害,仍是漏洞,可以授人机隙。” 于成龙略一沉吟,似乎有点不以为然地,朗声说道:“ 对于颈项以上部分,无法再以衣甲防护,但对方右手被我扣住,左手不便凝功,难道竟能有第三只手儿,用甚恶暗器,向我施袭?” 黄衫客故意要使刁猾老魔,镇日心神不定,遂接口含笑笑道:“ 不一定要用手啊!譬如我若将一小管淬有奇毒的苗人吹针,藏在口内,或是预先敲去几颗牙齿,换成活动毒牙,乘着与老人家在沉沉黑暗中,并肩携手同行的绝好机会,猛然一吹,或是张口一喷,老人家的头面咽喉等处,便可能因蓦生意外,闪避不及,而受到严重损伤。” . 黄衫客发觉于成龙边自静听自己说话,那扣在自己脉门上的左手三指,也边自微震,渐渐加强真力,遂笑道:“ 老人家莫要紧张,更千万不要猛发真力,把我脉门扣死……” 语音至此略顿,压低一点,继续说道:“ 我口中是一嘴真牙,并无假牙和甚淬毒吹针,否则,我便辣手早发,不会把这高度机密告诉老人家了。” 于成龙放松了渐渐紧扣黄衫客脉门的左手三指,长叹一声,赧然说道:“ 江湖中事,真是学到老,学不了,我适才还妄自骄矜,替老弟上了一课,哪知反授为受,反而是老弟为我上了宝贵一课。” 黄衫客笑道:“ 老人家说哪里话来?晚辈不过猜测老人家在颈项以上部位,未曾防设,才故意这样说法。倘若我当真与老人家有仇,必当精练技艺,明面拚搏,决不会……” 于成龙道:“ 你不会,别人会,老弟点醒我这一疏防漏备之处,说不定会帮我脱过一次大难,真是太重要了。” 说话之间,前面业已透出亮光,使黄衫客知道业已即将把这黑暗隧道走尽。
  出得隧道,两人展开轻功,快速奔驰,赶往" 终南" 主峰" 太白山" 下。
  黄衫客对于" 太白山" ,倒是旧游之地,并不陌生,手指前方笑道:“ 前面那高出群峰,秀拔入云的,便是' 太白峰' ,对方与老人家是否在峰顶相见?”于成龙点头道:“ 正是,我弄不懂对方要约在此处,使我远离' 神工谷' 则甚?倘若他将行甚凶谋,便是自寻死路,我下手决不会留甚仁慎,要让他尝尝' 五毒阴风掌' 了。” 黄衫客听他说出" 五毒阴风掌" 的名称,不知这刁猾老魔,是否有意试探?遂装作未闻。
  于成龙双眉微挑,侧顾黄衫客道:“ 黄老弟,你知道不知道,当世武林中,精于这' 五毒阴风掌'.的出群好手,有哪些人物?” 黄衫客猜出于成龙定是有意存试探,遂毫不迟疑地,摇了摇头,含笑说道:“ 这' 五毒阴风掌' 大概是种极难练的武功,晚辈闯荡江湖,走南到北之间,还未听见有甚高明人物,精擅此种功力。” 于成龙听他答得颇为自然,点头狞笑道:“ 黄老弟说得对,目前江湖之中,确未听得何人擅此功力,至于多年以前……” 目光略蹙黄衫客,笑了笑又道:“ 以前则因老弟年岁尚轻,或未出道,自然不知晓了。” 这时,已到" 太白峰" 脚,于成龙笑道:“ 黄老弟,对方约我在中午相会,你猜我为何要提前来此?” 黄衫客乐得加以奉承地,摇头答道:“ 老人家神机妙算,高深无比。晚辈愚蠢识浅,不敢以蠡测大海,管中窥豹。” 于成龙笑道:“ 这原因倒不精深,我只是想在上达峰顶之前,有时间先把周围搜索一遍,看看可有什么恶毒埋伏。” 黄衫客装作深以为然地,连加点头道:“ 对对,这就叫'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在这险恶江湖,非像老人家这样事事稳重,真无法站稳脚步。” 于成龙道:“'太白' 是' 终南' 主峰,极为高峻,如今时已不早。我们且一左一右,盘旋上峰,途中加以搜索,我走左边,你走右边,到了峰顶。再在中路相会。”黄衫客点了点头,边自向右盘旋登峰,边自眉头微蹙地,心中暗思忖道:“ 这老魔头的城府太深,但他偏偏选中自己,陪同来此赴约,不知究竟存的是什么打算?……” 他一面思忖,一面目扫四外,仔细搜索。
  一直搜到近峰顶处,也未发觉什么埋伏情况,心中忖度之事。
  也未想出个所以然来。
  于成龙少时也到,黄衫客便抱拳道:“ 老人家,你可有什么发现?晚辈这边,毫无埋伏痕迹。” 于成龙摇头道:“ 没有,我也没有……” 他第一个" 没有" 两个字,刚刚出口," 太自峰" 顶。已传下一阵桀桀厉笑之声,有人冷然说道:“于大谷主,你上来吧!我对你有所需求,只要钱而不要命,决不会设甚埋伏。”于成龙双目一蹙,向黄衫客悄然说道:“ 黄老弟,此人可疑,你先上去。” 黄衫客暗叹于成龙太以刁钻,峰顶若是设有厉害埋伏,自己岂不极可能成为他的替死鬼?但事已至此,说不上亦不能,只得提足内家罡气,双手护住当胸,以一式"长箭穿云" ,纵上这" 太百峰" 顶。
  峰顶仍然毫未设伏,只在靠近千寻深壑边际的大石以上。盘膝坐着一个身穿宽大黑衣的障面垂纱之人。
  黄衫客方想招呼于成龙,身后微风拂处,于成龙业已随着他落足峰顶。
  于成龙不先答理石上黑衣人,两道目光,电扫四外。他不单细看,并以上乘功力,侧耳细听,等到发觉峰顶确无任何埋伏之后,方面对石上黑衣人挑眉道:“ 尊驾是何方神圣,不妨报个姓名!” 黑衣人道:“ 不必报了,少时我一露面目,包管你不会不认识我这多年老友就是。” 于成龙诧道:“ 你是我的多年老友么?我怎会辨不出你的语音?” 黑衣人" 嘿嘿" 怪笑两声,缓缓说道:“ 我事先服过' 变音丸' ,你怎么听得出来?” 于成龙目光凝注对方,突然功凝右掌,伸手虚空一抓。
  他用的是内家绝艺" 大接引神功" ,功力相当惊人," 呼" 的一声,硬把黑衣人的障面垂纱,抓得飞向自己手内。
  但黑衣人似早已有准备,他除了黑纱之外,还在脸上戴着一只黑色头套。
  黑纱才一飞去,黑衣人便冷笑说道:“ 于大谷主莫费心了,在我不曾自动揭示身份之前,你休想知道我是哪个。” 于成龙因心思落后一着,讪然问道:“ 尊驾邀我来此,只是为了叙旧,或是另有所为?” 黑衣人从鼻中" 哼" 了一声,说道:“ 旧情能值几文一斤?我是穷途漂泊之人。特意寻到你这富堪敌国的于大谷主门上,向你借点花费。” 于成龙闻言,打了一个" 哈哈" ,含笑说道:“ 这事好办,尊驾若以漂泊为苦,我' 神工谷' 正招贤纳士,尽可安身……” 话方至此,黑衣人已连连摇手接口说道:“ 多谢,多谢,我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已经没有胆气,再和你这袅雄共事。
  于成龙怒道:“ 你说我是枭雄?” 黑衣人道:“'袅雄' 之称,倘若不合尊意,我便改成' 奸雄' 二字如何,如此当会较为适当一点。” 于成龙多年以来,从未被人这等当面讽刺,方自气得目闪凶芒,黑衣人又复笑道:“ 于大谷主,请镇静点,我不过想向你借点浇裹之资,使后半生略得温饱……” 于成龙厉声喝道:“说,说干脆点,你到底想借多少?一百两黄金,够你半生温饱了吧?” 黑衣人冷笑一声,哂然不屑说道:“ 于大谷主,你是富堪敌国之人,怎么一开口只有百两黄金,未免太以小气派!” 于成龙忍怒道:“ 你要多少?” 黑衣人伸出左手五指,再伸出右手五指,沉声说道:“ 五万五千两黄金,于大谷主认为这个数字可公道么?” 黄衫客一旁听得心中暗想:“ 这黑衣人不知有何仗恃,竟向于成龙猛敲竹杠,口气还真不小!” 于成龙听了对方说出" 五万五千两" 的数字,反而沉下气来,目注对方问道:“ 好,尊驾已然开价,我想听听你的开价原由?” 黑衣人道:“ 当然会有原由,我先请教于大谷主,千两黄金的一条人命,这价格算不算贵?” 于成龙略一沉吟,目注黑衣人道:“ 此话难讲,价格贵贱,要看当事人的身份如何?” 黑衣人道:“ 当事人是黑道之中的一流高手……” " 一流高手" 四字方出,于成龙便已接口说道:“ 不贵,不贵,既是一流高手。值得干两黄金。” 黑衣人一阵桀桀厉笑,笑毕,沉声说道:“ 一命千金,沉冤廿载,连本加利,十倍应不算多,我为了五条命债,向于大谷主,索讨五万两黄金,自忖亦绝不算过分。” 于成龙默然片刻,挑眉发话问道:“ 这是五万,还有五千两呢,又是什么原由?” 黑衣人冷冷说道:“ 惨死一万,半死五千,我虽未中上' 龙须追魂令' ,却挨上一记' 五毒阴风掌' ,震落寒潭,侥幸未死,苦头吃到如今,只向你讨个' 五千两' 之数,应该算得上是特别大减价了。” 黄衫客听至此,已然明白这黑衣人是昔年受了淳于泰所化身于成龙的指使,暗袭" 隐贤庄" 的七个黑衣蒙面人之一。
  于成龙听了" 龙须追魂令" 和" 五毒阴风掌" 之语,悚然一惊,退了半步,向黑衣人失声问道:“ 你……你是' 赤发无常' 胜五?” 黑衣人语音突变," 嘿嘿" 一笑道:“ 于大谷主果然在富贵之中,不忘贫贱故交,如今该我向你展露本来面目,表示决非虚假的了。” 说完,便把黑色头套,自行揭去。真实面目一现,黄衫客方看出这是一个满头红发,鹞眼鹰鼻的瘦削老人。
  于成龙身形略震,目注那' 赤发无常' 胜五,点了点头,缓缓说道:“ 胜五,我想不到约我前来之人,竟会是你,你兄弟胜六,大概也未死掉?” 胜五笑道:“ 我是中了你' 五毒阴风掌' 力,被震落万丈寒潭之人,尚且幸存,我兄弟胜六,是自动跳崖逃生,自更安然无恙。” 于成龙冷冷一" 哼" ,目闪厉芒,盯着胜五问道:“ 你是怎样知道我住在' 神工谷' 内,来此勒索?” 胜五怪笑道:“ 天下事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当年' 隐贤庄' 之事。是你主谋,许以重酬,收买我七人下手,事后霸占穆星衡的敌国资财,都来不及,哪里会手抱幼女,跳入火场,来个殉友尽义?……” 于成龙听至此处,冷然接口道:“ 你猜得不错,以老夫为人。
  决不会作出那等傻事。” 胜五道:“ 我兄弟一加研究,认为你必是淳于泰的身份,殉友图名,实则换了另一身份,霸产图利,遂天涯海角,辗转相等。终于皇天不负苦心人,被我们查出即将出与武林争霸的' 神工谷,谷主于成龙,就是昔日表面殉义尽义,实则杀友负义的淳于大侠。。。。。。” 末后的" 大侠" 两字,听得于成龙天良有愧,满面生惭地,厉声喝道:“ 老贼住口,你今日来此之意,是不是要报昔日之仇?” 胜五摇头道:“ 报仇我自知不配,因为无论就功力、势力,任何方面来说,我都不是你的敌手,故而只是想乐享余生,获得一点补偿而已。” 于成龙道:“ 好吧,你弟兄都到' 神工谷' 来吧!包管除了丰衣足食,终日美酒佳肴以外。并有娇艳侍妾,使你们在余生中饱享安乐就是。” 胜五向于成龙拱了拱手,摇头道:“ 盛情心领,但我弟兄,决不会来,因为在你这等枭雄身侧,简直如坐针毡,食不甘味,寝不安枕,哪里还有甚乐趣可享?” 于成龙阴笑道:“ 这样说来,你是定然要那五万五千两黄金的了?” 胜五笑道:“ 在旁人这是一个极大数字,但在你于谷主来说,却是九牛一毛,你昔年试以重酬,结果却杀人灭口,以五条性命,和债欠酬金加在一起,只要你五万五千两黄金,委实是太便宜了。” 于成龙道:“ 我昔年既能杀人灭口。如今难道就不会依样画葫芦么?” 胜五点头笑道:“ 杀人灭口,是你惯技,怎肯忘记之理?但常言道得好:' 没有三分三,不敢上梁山' ,我弟见今日,是有备而来……” 于成龙听到" 有备而来" 一语,傲气一动,挑眉说道:“ 有备而来,又便如何?老夫如今功力,尤胜昔年,难道我就杀不了你?” 胜五''哈哈''大笑道:“ 杀得了,杀得了,胜五有自知之明,秋萤烛火,怎敢与皓月争辉?但我要提醒于大谷主一声,你要杀我,可以随时动手,只不过虽能' 杀' 得了' 人' ,却绝对' 灭' 不了' 口'."于成龙道:''灭不了口,此话怎讲?莫非你死后还会说话?” 胜五微笑道:“ 我虽号称' 赤发无常' ,却没有把握死后真能变鬼;所谓' 灭不了口' 之意,是指我兄弟二人,只有一人来此与你见面,另一人则藏于极端秘密之处;我若过早不归,必遭惨祸,我兄弟便悄悄溜走,以血书传柬,遍告江湖,揭发你昔年杀友霸产的狰狞面目,请四海八荒间稍为正直之人,共同对你申讨。” 黄衫客一旁听得暗觉这" 赤发无常" 胜五,心思也颇缜密,倒看他们之间的勾心斗角,会弄成什么结果?
  于成龙静静听完,也向胜五点头赞道:“ 好主意,好主意,真亏你兄弟能够想得出来!” 胜五微觉得意地,一剔双眉,怪笑说道:“ 遇文王,谈礼义;逢桀纣,动干戈!我弟兄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在你这等心狠手辣的绝顶奸雄面前,若非未雨绸缪,早筹良策,岂不将死无葬身之地么?” 于成龙道:“ 其实五万五千两黄金,在我目前的环境说来,真是算不得什么!我若答应给你们这项补偿,你们又怎样呢?' ,胜五笑道:“ 饥寒之下,才起盗心,饱暖以后,必思淫欲,我弟兄获得这笔巨金,便退出江湖,从此闭口不提任何武林往事,买几名娇美侍姬,建华屋,购良田,去作面团团的富家翁了。,,于成龙略作沉思,点了点头,毅然答道:“ 好,我昔日对你弟兄,确有亏负,我答应你这项要求,使你与胜六二人,在后半生中,安乐温饱便了。” 胜五抱拳笑道:“ 多谢,多谢,这样一来,于谷主名利双收,水远无人再揭发当年旧事,我弟兄也可不再流落江湖,忍受风霜之苦!” 于成龙道:“ 五万五千两黄金,为数不少,我们是怎样交接?
  你总不会要我送来这' 太白峰,吧?,,胜五" 嘿嘿" 怪笑道,目注于成龙道:''此事我早有安排,于谷主命人将这五万五千两黄金,送到' 长安城,东关大道的' 平安客栈' 之中,交我收领便了。” 于成龙点了点头,扬眉应声说道:“ 好,让我来把这项地点记下……” 于成龙说至此处,便伸出左手,手心向内地,屈指计道:“ 长安城东关大道的' 平安客栈,……” 他因手心向内,使黄衫客看得分明,于成龙竟在掌心之中,扣了三四根" 龙须追魂令".黄衫客看得一怔,暗忖于成龙暗扣" 龙须追魂令" 则甚?莫非他舍不得五万五千两黄金,要对胜五下甚毒手……
  念方至此,于成龙业已自言自语地,说到" 平安客栈" 四字。
  " 栈" 字方出,左掌倏翻一然,三根" 龙须追魂令" 疾如电掣地,飞射胜五当胸。
  跟着右掌也推,发出一片微带腥味的彻骨寒飚,向胜五排空狂涌而去。
  胜五在于成龙一切就范之下,戒心稍懈,想不到这位盖代枭雄,仍会不声不响地,暗加算计。 ' "龙须追魂令" 的去势本已极快,再被后发的" 五毒阴风掌,,力一催,更是快得无法形容。
  等胜五发现有异,刚想闪避,那三缕寒光,已向他贯胸而入。
  胜五惨哼一声,微腥寒飚又到,把他身形震得由石上后翻,坠入深壑。
  黄衫客见于成龙业已得手,含笑问道:“ 于老人家为何杀他?
  是否不愿甘遭勒索?” 于成龙在双眉之间,仍自深笼杀气,狞笑答道:“ 五万五千两黄金,虽然不算什么,但他欲壑难填,倘若食髓知味,今后不断勒索,却是怎样应付?” 黄衫客道:“ 老人家虑得有理,但胜五虽死,他的兄弟胜六于成龙冷笑道:“ 什么胜六?我认为只是胜五用的诈语,他兄弟胜六,昔年早就死了!” 黄衫客问道:“ 老人家这种判断,有甚根据?” 于龙成得意笑道:“ 当然是有根据,昔年我曾到胜六跳崖之处加以察看,寻着他的尸骨;胜五则因坠入寒潭,无法追查,否则,我怎会容他活到现在?” 黄衫客扬眉道:“ 方才胜五尸身翻坠之际,晚辈仿佛看见他前后有点东西……” 于成龙不等黄衫客往下再说,便接口笑道:“ 我虽未看见,却也猜得出来,胜五定在背后,绑有一根百丈长藤。” 黄衫客方自一愕,于成龙又复笑道:“ 黄老弟不妨想想,胜五为何选择这绝壑旁边,面对我们,席地而坐?分明他口声称' 不怕死' ,其实却怕死已极,自作聪明地,预留退路而已。” 黄衫客" 呀" 了一声,表示钦佩服说道:“ 老人家神机妙算,真是心细如发。” 于成龙笑道:“ 凭胜五轻功,对这悬崖绝壑,无法平步蹑宅。
  随意上下,故而,我断定他背后必然绑了一根数十丈的长藤。而将藤头拴在壑口十丈以下。这样一来,他如敲榨成功,固然最好。
  即令有甚危机,只消身形一仰,翻坠绝壑,便可藉那长藤之力,脱出险境。” 说至此处,拉着黄衫客的手儿笑道:“ 来来来,黄老弟,我们到壑边看看,我所猜度情节,与事实相差多远?” 两人走到壑边,往下一看,于成龙果然料中,那" 赤发无常" 胜五,果在背后绑了一根极长山藤。
  但因于成龙出手太快,胜五加中" 龙须追魂令" 和" 五毒阴风掌" ,人已气绝死去,如今只是一具尸身,在藤上随风摆动,不时撞向山壁。
  于成龙笑道:“ 黄老弟,我又要为你上一课了。” 黄衫客点头道:“ 这一课上得好,晚辈真未想到胜五所说全是诈语……” 于成龙摇头笑道:“ 黄老弟错了,我是指你本身而言。” 黄衫客愕然不解道;" 指我……” 于成龙笑道:“ 对了,在这种情况之下,老弟不应该随我走到壑边,因我若起了' 灭口' 之念,只消轻轻一掌,便可把老弟推下这百丈绝壑。” 黄衫客" 哦" 了一声,恍然含笑说道:“ 原来如此,但晚辈对于适才胜五所提的什么' 隐贤庄' 之事,根本毫不知情,老人家怎会……” 话方至此,于成龙双眉一挑,接口笑道:“ 照理说来,老弟既已听见' 隐贤庄' 三字,我便不能把你放过了。” 一面说话。一面向黄衫客的肩头之上,轻轻拍了一掌。
  就这轻轻一掌,竟把黄衫客拍得痛入骨髓,身形一摇。几乎跌下绝壑!
  黄衫客大吃一惊,手抚肩头,向于成龙问道:“ 老人家,你……
  你……” 于成龙阴恻恻地笑了一笑,说道:“ 黄老弟不必紧张,没有什么大不了,我不过只是把一根' 龙须追魂令' ,拍入你肩头肉内而已" 黄衫客伸手再摸,于成龙摇头笑道:“ 摸不着,这' 龙须追魂令' 的厉害之处,便是入肉即碎,如今它的毒力,业告溶入老弟的血肉以内。” 黄衫客愤然道:“ 于谷主,你何必如此费事,把我推入绝壑,岂不更为干脆?” 他气愤之下,把称呼改为" 于谷主" ,不再甚为亲热。尊称为" 老人家' 了。
  于成龙又换了满面春风," 哈哈" 笑道:“ 黄老,我意欲出山问世,霸视武林,正值求才若渴之际,怎肯把你这样栋梁美材,遽加摧毁?” 黄衫客道:“ 于谷主既加爱惜,又用' 龙须追魂令' 对我暗算则甚?” 于成龙双眉一挑,向黄衫客正色说道:“ 常言道:匹夫无罪,知秘其罪'.老弟既然听见' 隐贤庄' 之事,我遂不得不从权达变,用出这令你非常难堪的手段,使你为我终身守秘。” 黄衫客双眉方扬,于成龙含笑又道:“ 从今以后,每隔三日,我会亲把一粒独门解药,交给老弟服用,你体内所蕴' 龙须追魂令' 的毒力,遂虽有若无,根本不碍事的了。” 黄衫客听懂于成龙言外之意,冷然说道:“ 我明白了,这样一来,我不仅要为' 隐贤庄' 之事,终身守秘,并也终身不能离开' 神工谷' ,永远为老人家所用!” 于成龙笑道:“ 老弟不单知秘,又复怀璧,我如何舍得放你走呢?从此,你就是' 神工谷' 的另一位' 二总管' ,地位和雷远岑完全相同,好好与卜新亭大总管,同心协力地,帮我重出武林,振作一番事业。” 黄衫客暗忖事已至此,只得索性随遇而安,做做这位老魔的心腹人吧!遂叹息一声,又复改了称呼,苦笑说道:“ 想不到,想不到,真想不到老人家会对我如此看重,我又会有如此荣幸,担任了' 神工谷' 的' 二总管' 之职。” 于成龙又拍黄衫客肩头,含笑道:“ 老弟不要再心中郁郁,我既欲对你重用,遂不得不出此非常手段,老弟请多原谅吧!” 黄衫客默然片刻,佯作想通道理,点头说道:“ 老人家讲得也对,常言道得好:' 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晚辈毕竟初来' 神工谷' ,无法获得老人家的绝对信任。” 于成龙笑道:“ 如今我对你却视为心腹,绝对信任的了。” 黄衫客道:“ 我还有位沐贤弟与宇文妹子呢?老人家大概也想以同样待遇,是由你亲自下手?还是由我代劳?” 这是黄衫客试探于成龙心意的故意一问。
  于成龙笑道:“ 不必,不必,沐老弟痴恋小女凤儿,宇文姑娘的万斛情丝,又牢牢系在老弟身上,这种产生于爱情的自然向心力,比' 龙须追魂令' 的区区毒力,强得太多,无须再施以非常手段,多留痕迹了。” 黄衫客看出于成龙语出内心,方心头略宽,含笑道:“ 晚辈领会得了,此间既已无事,我们回去吧!”于成龙" 嗯" 了一声,目住黄衫客道:“ 黄老弟,在回谷之前,我有两件事儿,需要向你说明,尤其是第二件,务望你严格遵守。” 黄衫客不知道老魔头又有什么花样,应声答道:“ 老人家请讲,晚辈洗耳恭听。” 于成龙正色道:“ 从此之后,我你之间的称呼要改,我叫你' 黄二总管' ,不再叫' 黄老弟,了。” 黄衫客知道自己的这个' 二总管' ,业已当定,遂点头说道:“ 我知道了,我也从此改称' 谷主'',并且称' 属下,,收拾起' 老人家' 与' 晚辈' 字样。” 于成龙慰然笑道:“ 好,黄二总管的一身富贵,包在我的身上,回谷去。我先赐干两黄金,和一栋精美居舍。” 黄衫客虽然薄于名利,但如今却也不得不故意躬身致谢,并含笑说道:“ 多谢谷主厚赐。谷主的第二件事儿,还未向属下吩属下。” 于成龙脸色一沉,目闪精芒,缓缓说道:“ 第二件事儿,便是提醒黄二总管,对于在此所见所闻,务须严守秘密……” 黄衫客不等于成龙话完,便点头笑道:“ 谷主无须一再嘱咐,属下已然领会……” 于成龙沉声接道:“ 不单对外保密,对内也要保密,包括沐天仇、凤儿,及与你亲近的宇文娇在内。,,黄衫客连连点头,又复故意问道:“ 那是自然,但' 隐贤庄' 之事,竞连玉风姑娘也未有所知晓么?” 于成龙道:“ 那时她出生未久,尚在襁褓之中,知道什么?我要黄二总管也对她保守秘密之故,便是不愿使凤儿对她父亲的品德方面,存有任何恶劣印象,因为这孩子心洁如玉,本质太善良了。” 黄衫客心中暗笑,表面却十分恭谨,连连点头,并更为佩服那位" 天机剑客" 傅天华,昔年于万般危急之中,竟将自己女儿,换给于成龙代为抚养的这着棋儿,真是下得高明已极。
  于成龙着实厉害,黄衫客虽在连连点头。仍被他看出心有所思。含笑问道:“ 黄二总管,你心中仿佛有事,是在想些什么?” 黄衫客暗吃一惊,慌忙陪笑答道:“ 属下是对谷主的特殊拔摧,感激太深,正在思量应如何肝脑涂地,方足报称。” 于成龙笑道:“ 我们从此甘苦相同,祸福与共,往后尽多借重黄二总管,黄二总管也不必有其唧恩之想,那千两黄金,只是你应得之禄,等你与宇文姑娘良缘成就的花烛之时,我还要厚厚地送上一笔重礼。” 说至此处,突又脸色一正,目闪厉芒道:“ 哦,我倒忘了一事,有个人儿,是我天大对头,黄二总管不论在何处遇上,均应不择手段。立即设法除去;或是不动声色地,将他稳住,速报我知。” 黄衫客道:“ 此人是谁?” 于成龙道:“ 此人姓傅名天华,外号人称' 天机剑客' ,可见不单武功极高,并又足智多谋,遇上他时,真应小心应付。” 黄衫客故意皱眉寻思了好一会,诧声说道:“ 属下见识方面,自信并不太差,怎的对' 天机剑客' 傅天华的名号,完全陌生,从未听说过当世武林之中,有这么一位厉害人物?” 于成龙向他看了一眼,诧声问道:“ 黄二总管,你对' 隐贤庄'之事,当真毫不知情?” ' 黄衫客笑道:“ 谷主问得有点特殊,' 隐贤庄' 之事,究竟如何?与属下风牛毫不相及,属下还向谷主虚言搪塞则甚?” 于成龙略一沉思,双目轩处,毅然说道:“ 好,黄二总管,你如今既已是我心腹之人股肱太将,我就把昔年之事,对你详详细细说一遍。” 黄衫客脸上神色,异常惶恐地,摇手说道:“ 谷主还是不要对属下说吧,方才谷主说得极对,' 匹夫无罪,知秘其罪' ,多知道一些往日隐秘,对属下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于成龙笑道:“ 你既听见' 隐贤庄' 三字,便已构成' 知秘' ,不如索性把这段武林秘事,知道得详尽一点,异日万一见' 天机剑客' 傅天华时,也比较容易有应付之策。” 人之心理,最为微妙。黄衫客越是表示不愿参与机密。于成龙便越是把他当作心腹股肱,对他尽诉往事。
  于成龙所说,与黄衫客、宇文娇,从" 四灵秘帖" 上所说偷看情节,大致相同。
  只不过于成龙编造了一些理由,把错处推在穆星衡和傅天华的身上,表示昔日的行事,只是出于无奈地,自我保全,并非谋夺穆星衡所发现的敌国宝藏。
  黄衫客静静听完,向于成龙扬眉道:“ 谷主,照你所说。' 天机剑客' 傅天华怀抱幼女,已然跃崖自绝,怎会……” 于成龙" 哼" 了一声,接口说道:“ 黄二总管,你难道忘了我适才说过于胜六跳崖之后,曾往察看,发现了胜六尸首,今口才有把握,不曾上那胜五的藉以威吓勒索恶当?” 黄衫客恍然大悟地道:“这样说来。谷主定也曾到' 天机剑客' 傅天华抱女跃崖之处,加以察看的了。”于成龙道:“ 当然,傅天华比胜六身份重要得多,我怎会不去察看?但在那百丈悬崖之下,既无大尸,又无小尸,故而我二十年来,始终终戒备,防范' 天机剑客' 傅天华,会安然出现地,寻仇报复。” 黄衫客故意加上一句,向于成龙正色道:“ 既然傅天华还有一女,则我们对于约莫年在廿一二的年轻女子,也应多加注意才对。” 于成龙面露傲色,冷笑一声说道:“ 注意可以,担忧不必,区区米粒之珠,放不出多大光华,我敢自夸一句,即令傅天华之女傅玉冰,昔日侥幸未死,她的资质及武功造诣,也决比不上风儿,不是凤儿之敌。” 黄衫客心中暗笑,表面上却点头笑道:“ 那是当然,像玉凤姑娘这等英姿天纵,颖悟过人的武林奇葩,四海八荒之中,着实极为罕见。” 于成龙笑道:“ 那倒也未必尽然,你那位盟弟沐天仇的根骨,和修为火候,便均不在我凤儿之下。”.黄衫客道:“ 正因如此,属下才说他们是威风祥麟,明珠仙露,天造地设的女侠英雄,谷主对于这段良缘,大概不会有甚反对意见了吧?” 于成龙眉头皱处,忽然面带忧容说道:“我当然不会反对,但却有点为难。” 黄衫客闻言之下,向于成龙诧然问道:“ 谷主尚有何为难之处,属下当尽全力,为谷主分忧解烦。” 于成龙苦笑道:“ 这项忧烦,黄二总管恐怕不易为我分解,因为我潘夫人之弟潘玉龙,对于凤儿极为倾倒,颇有求凤之念。” 黄衫客道:“ 他们辈分不配,此事怎有可能?” 于成龙道:“ 问题不在潘玉龙,是在他姊姊,一再对我苦苦相缠,我若将凤儿许婚沐老弟,恐怕在潘夫人面前,有些不好交代。” 黄衫客" 哦" 了一声,面含微笑问道:“属下明白了,谷主敢莫是有点季常之癖?” 于成龙赧然笑道:“ 潘夫人在枕席之间,颇能娱我,自然深获宠爱,日久天长之下,遂把她宠……宠得有点过分……” 黄衫客道:“ 既然如此,就在谷主自行抉择便了,究竟是江山情重?抑或是美人情重?” 于成龙叹息一声,点了点头说道:“ 我知道若能获得沐老弟这等少年英雄,作为东床快婿,对于武林霸业,匡助必多,但万一触怒了潘夫人;则闺帏之中,又有不少罪受……” 说至此处,顿住话头,向黄衫客含笑道:“ 黄二总管,由于左右为难,我想把凤儿与沐老弟的婚事,暂时拖上一拖,也让他们多有一段时间,彼此了解了解,你看好么?” 黄衫客道:“ 谷主高见,自然不差,但日久天长,易生变化,也可能会使谷主多伤些脑筋的呢!” 于成龙目光凝注黄衫客,扬眉问道:“ 什么变化?黄二总管是说沐老弟与凤儿,在感情方面,会日久生变么?” 黄衫客摇头道:“ 不是,我沐贤弟与凤姑娘,全是性情中人,他们既已情投意合,便算石烂海枯,也决无变化,属下是指……” 于成龙见黄衫客语音吞吐,不禁诧然问道:“ 黄二总管,有事尽管直说,怎么你好像有甚难言之隐呢?” 黄衫客正等他这样一问,遂应声答道:“ 属下若仍是客位,则决不说出此事,如今既蒙谷主擢为心腹,则只好把昨夜发生之事,向各主据实报告的了。” 于成龙吃了一惊道:“ 昨夜发生了什么事情?” 黄衫客道:“ 谷主知不知道本谷中有位'冷面火判' 秦斌?” 于成龙点头道:“ 当然知道,他是' 雪山四煞' 之一,也是由潘玉龙引介,新近投入本谷的出群好手。” 黄衫客笑道:“ 这位新来的好手,已被卜大总管杀掉,大概尚未把经过情形报告谷主……” 于成龙愕然道:“ 竟有这等事么?卜大总管要……要杀死好' 冷面火判' 秦斌则甚?” 黄衫客微微笑着答道:“ 卜大总管的处理事务,的确高明,他是不得已而为之,谷主应该对他好好奖励才是呢!” 说完,遂把潘玉龙昨夜蒙面行刺,以及清晨携蛇前来,被卜新亭赶走等情,对于成龙细述一遍。
  于成龙听得脸色大变,勃然震怒道:“ 潘玉龙竟如此胡作非为么?我非好好把他惩戒不可。” 黄衫客突然灵机一动,计上心来,含笑说道:“ 谷主适才说过,你若惩戒潘玉龙,触恼了潘夫人,闺房之中,难免有罪要受。故而还是应暂加忍耐,另筹良策为安。” 于成龙道:“ 良策何来?黄二总管能够为我献条计么?”黄衫客笑道:“ 属下认为对付潘玉龙的策略,最好来个' 釜底抽薪,!” 于成龙道:“ 什么叫' 釜底抽薪' ?黄二总管不妨讲得详细一点。” ,黄衫客道:“ 谷主既欲开创武林霸业,又有敌国资财,何不分些人手,命潘玉龙率领,成立一处分舵,把他和沐贤弟分开,不是便没有摩擦,免得生事了么?” 黄衫客这种说法,有点深意,他想把于成龙的" 神工谷" 势力分散一些,异日动手锄奸,自有不少便利。
  于成龙果然大为高兴地,抚掌赞道:“ 黄二总管的此计甚妙,但分舵设在何处……” 话方至此,黄衫客便含笑接口道:“ 常言道' 有钱能使鬼推嚼,,分舵设在何处,均是一样,但为了隔离潘玉龙与沐贤弟起见,分舵所在,还是离此稍远一点为安。” 于成龙连连点头,完全表示同意地,轩眉说道:“ 对,对,我索性命潘玉龙把分舵设在' 华山' 便了,但名称方面……” 黄衫客笑道:“ 名称还不简单,谷主既创霸业,必应招贤纳士,罗致能人,不如就在' 华山' 成立一处' 招贤馆' ,就命潘玉龙担任' 招贤馆主' 便了。” 于成龙喜道:“ 黄二总管毕竟胸藏锦绣,这' 招贤馆' 之名,起得甚佳,让潘玉龙去当' 招贤馆主' ,他也定觉过瘾的呢!” 黄衫客心中暗自笑道:“ 万恶老贼,休要高兴,我这区区一计,最少也要分散你三分之一的实力,让你容易崩溃。” 他们双方都颇为高兴地,回到" 神工谷" 中,首先便碰到那位" 眇目张良" 卜大总管。向于成龙躬身禀道:“ 启禀谷主,属下今日作了一桩处置,把那新近投入本谷的' 冷面火判' 秦斌,加以枭首示众。” 于成龙倘若初闻此讯,必吃一惊,如今因已获得黄衫客报告,遂含笑说道:“ 我知道了,卜兄处置此事,用心良苦,该记大功一次。” 卜新亭微微一怔,目注黄衫客,于成龙又复笑道:“ 此事正是黄老弟告我,哦,我倒忘了告诉卜兄,黄老弟已成为我心腹爱将,畀以另一' 二总管' 职位,今夜便是卜兄的左右手了。” 卜新亭闻言,遂向于成龙、黄衫客二人,各致恭贺之意。
  致贺以后,他又向于成龙、黄衫客低声说道:“ 于谷主、黄老弟,你们有没有考虑到一项问题,就是我若顾全潘夫人脸面,觅人为潘玉龙代罪,是否觅谁都可,何必要杀掉' 冷面火判' 秦斌那样一个罕见高手?” 这句话儿,把于成龙和黄衫客都问得为之一怔!
  于成龙眼珠微转,想了一想,目注卜新亭说道:“ 听卜兄之言,莫非那' 冷面火判' 秦斌,还另有可杀之道么?” 卜新亭" 哼" 了一声,点头答道:“ 属下冷眼旁观,觉得那' 冷面火判' 秦斌的来意不诚,并曾见他偷偷向谷外放过一只信鸽,遂疑心他们' 雪山四煞' ,有谋夺本谷基业之嫌。” 于成龙瞿然道:“ 有这等事?卜兄可曾查出什么实据来?” 卜新亭笑道:“ 信鸽业已飞走,实据如何追查,属下便索性把这秦斌宰掉。为了谷中的铁桶江山,我们乃应宁可错杀一万,也不可疏忽万一。” 于成龙目闪厉芒," 哈哈" 大笑说道:“ 杀得好,杀得好,我有了卜兄这样的' 大总管' ,和黄老弟这样的' 二总管' ,百万无惧,霸业成矣!” 说至此处,想一事,向卜新亭问道:“ 卜兄,凤儿与宇文姑娘,由' 小桃源' 中,来此了么?” 卜新亭笑道:“ 凤姑娘不知有何事略为耽搁,才到不久,如今正在宾馆之中,与沐少侠谈话。” 于成龙侧顾黄衫客,含笑扬眉叫道:“ 黄二总管,你去看看你的宇文姑娘吧!我命卜兄替你准备官舍,所答应赐你的千两黄金,也会一并放在你的官舍之内。” 黄衫客闻言,装出感激万分之状,急忙向于成龙躬身称谢。
  卜新亭也自向他打趣地,含笑说道:“ 黄老弟,宇文姑娘在' 四海厅' 前,才一下船,便问起你,足见对你相思欲绝,你快点去吧!至于领取谷主奖金,及收拾官舍等事,你大可放心,我都会吩咐手下人,替你办得妥妥当当。” 黄衫客向于成龙、卜新亭躬身告别,回到宾馆之内,果见于玉风、宇文娇,正与沐天仇谈笑甚欢。
  于玉凤一见黄衫客回来,便自娇笑说道:“ 黄大哥可回来了,你这次保我爹爹去往何处,赴的是什么' 鸿门宴' 呢?” 黄衫客因如今尚不宜向于玉凤明言经过,遂含笑说道:“ 我随侍于老人家,往' 太白峰' 顶走了一趟,看他老人家大发神威,以' 五毒阴风掌' 和' 龙须追魂令' ,处置了一位昔年仇家,其实根本用不着我保驾,好像他老人家只是藉词要给我一点特殊赏赐而已。” 于玉凤妙目流波地,扬眉娇笑说道:“ 黄大哥,你获得我爹爹的什么特殊赏赐?” 黄衫客笑道:“ 于老人家畀我以' 二总管' 之职,与雷远岑地位相同,又赐了千两黄金,暨一幢官舍。” 沐天仇笑道:“ 这样说来,黄大哥是既发了财,又升了官,你这位' 二总管' ,可得大大请客才对。” 字文娇秀眉微微一皱,向沐天仇叫道:“沐兄弟,你与凤妹先单独谈上几句,我要与你黄大哥谈几句体己话儿。” 于玉风娇笑道:“ 宇文姊姊快请便吧!你来此之后,未曾见着黄大哥,早就神色不安,坐立不宁,有点相思欲绝的了。” 字文娇白了于玉凤一眼,拉着黄衫客,走到他原来所居的那间静室之中,关上房门,向黄衫客正色说道:“ 大哥,你当真是被老魔头,擢为' 神工谷' 的' 二总管' ,并有千金重赐么?” 黄衫客道:“ 当然是真的了,我怎会以虚言欺骗你们?” 宇文娇" 哦" 了一声,目注黄衫客说道:“ 这事不太简单,于老魔头平素疑心极重,他怎会突然这等放心地,把你视为心腹呢?” 黄衫客笑道:“ 娇妹真是于老魔头的知音,他自然在有把握对我控制的情况之下,才对我如此重用。” 宇文娇听不懂黄衫客所说之意,急急问道:“ 大哥是说于老魔头自认有把握控制你么?他的把握何在?” 黄衫客道。” 他打我一根' 龙须追魂令' ,今后每隔三天,我便必须服食他所赐独门解药,否则便无法活命,毒发惨死……” 话犹未了,宇文娇已急得花容变色,皱眉叫道:“ 大哥不要说。得太以笼统,你应把此行经过,对我详详细细地,说上一遍。” 黄衫客点了点头,遂把" 太白峰" 之行,所发生的各种事变,都对宇文娇细加叙述。
  宇文娇听完,双眉愁锁,忧形于色说道:“ 大哥身中奇毒,受制于人,却是怎办?这种情况,着实不……不太妙呢!” 黄衫客倒神色自若地,面含微笑说道:“ 我觉得并不严重,因为于老魔头,如今已把我视为心腹,我只要规规矩矩,做他的' 二总管' ,便不会有性命之虞。” 宇文娇道:“ 大哥话虽不错,但' 龙须追魂令' 的毒力,宛如附骨之疸,若不设法祛除,将来怎样与老魔头见真章、拚生死呢?” 黄衫客笑道:“ 此事不能着急,只可慢慢等待机会。或许风妹之处会有' 龙须追魂令' 的独门解药。” 宇文娇摇手道:“ 没有,没有,我问过了,凤妹所用的' 飞风毛,,与于老魔头所用' 龙须追魂令' 大有区别,便在一个无毒,一个有毒。” 黄衫客笑道:“ 虽然凤妹手边没有解药,但由她去要,总方便些,只不过应该要得不着痕迹,免令老魔头生疑才好。” 宇文娇听黄衫客这样说法,方始点头同意地" 嗯" 了一声,正色说道:“ 对,我设法让凤妹去向于老魔头索取' 龙须追魂令' 解药。但这桩事儿,若想做得天衣无缝,使那老魔头毫不起疑,却也不容易呢!” 黄衫客微微一叹,眉头蹙说道:“ 这事当然甚难,但最难之事,却还有怎样使风妹明白她自己身世,相信淳于泰老魔所化身的于成龙,是她杀母之仇人,不是她生身之父。” 宇文娇笑道:“ 我也知道这是整个大局的关键所在,故而业已在风妹的身上,作了一点基本工作。” 黄衫客道:“ 什么叫' 基本工作' ,娇妹请解释一下。” 宇文娇道:“ 我把二十年前的' 隐贤庄' 血案,对凤妹说了一遍。” 黄衫客吃了一惊,目注宇文娇皱眉问道:“ 娇妹是怎样说法?
  时机尚未成熟。我们的各种准备,也未齐全,你……你……你怎么竟冒险对她……” 宇文娇不等黄衫客语毕,便笑道:“ 我没有冒险,只是以局外人身份,向凤妹叙述故事,并避免说出淳于泰所擅的' 五毒阴风掌' 和' 龙须追魂令' 等语。” 黄衫客心中一宽,连连点头说道:“ 这样还好,让凤妹慢慢生疑,根据所闻所见,自行求证,绝对比我们向她直接揭露,来得容易生效。” 字文娇笑道:“ 我的心意,与大哥完全相同,故而乘着这两天的单独相聚机会,把' 隐贤庄' ,的故事,对凤妹叙述,好让她心中先有个谱儿,日后才好逐渐生疑,逐渐自行求证。” 黄衫客道:“ 凤妹听了' 隐贤庄' 之事以后的反应如何?” 字文娇道:“她天生义侠心肠,自然为穆星衡大侠夫妇,以及傅天华夫妇的凄惨遭遇,大抱不平,而把淳于泰视为禽兽不如、负义忘恩的狼心狗肺之辈!,' 黄衫客又问道:“ 娇妹有没有告诉她' 天机剑客' 傅天华,偷龙换风的一番苦心,以及穆、傅两家,均有后人,淳于泰的亲生幼女,才是死于火中的冤鬼等事?” 宇文矫妙目一扬,娇笑点头答道:“ 这是画龙点睛的最重要的之枣,我怎会不说?否则,沐天仇兄弟,一旦认姓归宗,岂不大出凤妹意料之外,好像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黄衫客正待说话,字文娇想起一事,又复说道:“ 凤妹听得穆、傅两家,均有后人,便表示下次与我们再出江湖行道之际,定尽力访查,要帮助他们,杀淳于泰老魔,复仇雪恨。” 黄衫客看着字文娇,以一种深为嘉许的神色说道:“ 娇妹慧质灵心,这着闲棋伏笔下得绝佳,但我们的各种准备工作,也必须加紧进行,千万不能丝毫懈怠。” 宇文娇一时之间,未听懂黄衫客语意,向他轩眉问道:“ 大哥此话怎讲?” 黄衫客正色说道:“ 娇妹虽然未把淳于泰精擅' 五毒阴风掌,和' 龙须追魂令' 之事说出,但风妹是聪明绝顶,她根据淳于泰老魔化身于成龙之所作所为,及" 神工谷' 中一切情况,自会慢慢生疑,暗加研究。” 宇文矫说道:“ 这是自然之事。” 黄衫客又道:“ 等到她一旦悟出自己不是于玉凤,而是' 天机剑客,傅天华之女傅玉冰时,定必无法忍耐,立向老魔寻仇,我们岂不是便将和她配合了?” 宇文娇道:“ 大哥所说的准备工作,是指我们培植力量一事么?” 黄衫客叹道:“ 我们只有这点人手,要想培植力量,也有无从培植之憾!故而,所谓'准备工作' 的重点,应放在' 了解敌人,,和' 削弱敌力,之上,因若' 削弱敌力' ,也就等于是加强了自己力量。” 宇文娇秀眉双蹙,苦笑一声说道:“ 大哥所说原则,虽极正确,但这' 削弱敌力' 四字,作起来却太以艰难的呢!” 黄衫客虎目之中,神光电闪,得意笑道:“ 只要机缘凑巧,作起来也未必太难,譬如我这次建议于老魔头,派遣潘玉龙,率众前往' 华山,,设立' 招贤馆' 一举,便至少会使' 神工谷' 中的人力物力,消耗分散不少。” 宇文娇道:“ 大哥的这一建议,着实高明,于老魔头再怎凶狡猾,也想不到你这位新受他千金重赏的'黄二总管' ,竟会吃里扒外?” 说至此秒,皱起眉头,幽幽一叹又道:“ 可惜,可惜,我们现有一位主力人物,竟无法和他联络,加以运用。” 黄衫客猜出宇文娇言外之意,扬眉问道:“ 娇妹所说的主力人物,是指凤妹的生身之父,也就是沐贤弟的授业恩师' 天机剑客' 傅天华么?” 字文娇点头道:“ 这位老人家,无论在智慧或功力方面,都会比我们高明很多,他为何本身不参加实际工作,只作了份' 四灵秘帖' ,把千斤重担,却扣在沐兄弟的头上?” 黄衫客笑道:“ 娇妹莫要忘了这位老人家智慧如海,有' 天机剑客,之称,他如此举措,除了是对沐贤弟特别磨砺,期其大成之外,定必还另有其他深意。” 宇文娇道:“ 何谓' 深意' ?” 黄衫客道:“ 这就难以完全推测出了,譬如说,傅老人家表面上是以'四灵秘帖' ,命沐贤弟独任艰巨,但实际上他自己却秘密寻仇,或进行得格外积极,也说不定。” 字文娇秀眉双皱,苦笑一声说道:“ 傅老人家何必秘密寻仇,与我们合手施为,岂非彼此两利,力量加强不少……” 黄衫客笑道: "这就叫'戏法人人会变,各有巧妙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