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青云《剑道天心》

第五章 误伤司马

作者:诸葛青云  来源:诸葛青云全集 
  “白发金刚”伏五娘苦笑说道:“诸位慢走,恕我失礼不送,我们于端阳前一日,在黄山西海门见!”
  群侠别过“白发金刚”伏五娘,穿过那片能够自动开阖的石壁之后,熊华龙“哈哈”一笑,向诸葛兰道:“朱老弟,你知不知道……”
  方古骧连连摇手,截断熊华龙的话头,向他压低语音悄然说道:“这‘庐山阴谷’之中到处均有‘传声照影’设备,熊兄不论有甚话儿,均请等出谷以后再说。”
  熊华龙闻言默然,三人遂加紧脚步,向谷外走去。
  出得“庐山阴谷‘,诸葛兰”咦“了一声说道:”伏五娘那副神情,分明是急于赶去援救伏少陵,她怎么还这样沉得住气,不与我们一同出谷?“方古骧似乎酒瘾尚未过足,取出酒瓶,喝了一口,向诸葛兰怪笑说道:“这道理不难猜测,伏老婆子未曾匆匆由此出谷之故,定是另有秘径!”
  诸葛兰目光微瞥,忽然手指右前方山壁,诧然叫道:“两位老人家请看,那是什么?”
  方古骧与熊华龙注目看去,只见右前方一片翠绿石壁之上,竟嵌着一片奇巨深红树叶!
  翠壁红叶,极易引人注意,但树叶绝不会自动嵌入石壁,显然是人有意所为!
  诸葛兰身形微飘,纵将过去,把壁间树叶轻轻取下。
  叶上果然有字,似是细物所划,划的是:“申屠豹、孙一尘于双剑峰侧之幽谷中,正欲害人,赶紧往救!”
  诸葛兰看完叶上字迹,目光一亮,盯着熊华龙,扬眉问道:“熊老人家,姜夫人封炉赠宝大会以上,与你同坐一处的那位施玉介呢?”
  熊华龙因从诸葛兰的神色之上,看不出她心中喜怒,遂笑嘻嘻地说道:“朱老弟何以突然问起他来,你觉得那位与你同以‘天心’对‘剑道’的施老弟的人品怎样?”
  一语方出,熊华龙便知失言!
  因为司马玠所捞施玉介,形容十分猥琐,自己为何还有“人品怎样”之问?
  一提起施玉介来,诸葛兰果然印象不佳地,冷笑一声,剔眉说道:“这人鬼头鬼脑,仿佛心计多端,熊老人家对伏五娘所说,伏少陵所遇强敌,多半就是他吧?”
  熊华龙认为“玉金刚”司马玠,和“粉黛金刚”诸葛兰,是天造地设的一双武林侠侣,遂想从中拉拢,促成美事!
  谁知诸葛兰情性高傲,闻得武林人物对“玉金刚”所作盛赞,心中已有不服!
  在封炉赠宝大会之上,与司马玠所扮施玉介相遇时,又因一二小事,弄得彼此不太投缘!
  如今熊华龙才一提“施玉介”之名,诸葛兰立刻给与“鬼头鬼脑,心计多端”的八字评语。
  熊华龙又觉好笑,又觉有点不服气地,目注诸葛兰,皱眉说道:“朱老弟,那位施老弟并非鬼头鬼脑,而是一位智慧绝伦的少年奇侠!此次就算他运用策略,但对于朱老弟而言,总是一番好意,朱老弟应该……”
  诸葛兰双眉一挑,冷然接道:“我应该怎么样?应该承他情吗?对不起,朱楠生平行事,下凭‘剑道’,上顺‘天心’,我不懂得什么奸诈!不爱用什么谋略!更向来看不惯那些藏头藏脑,鬼鬼祟祟之辈!”
  熊华龙一番好意地,话犹未了,便碰了诸葛兰这么一个钉子,几乎弄得没有台阶可下。
  他只好设法自找台阶,哈哈一笑说道:“我们不提施玉介了,如今且来研究这张‘红叶传书’,应不应该相信叶上所说,赶往‘双剑峰’呢?”
  诸葛兰目光一闪,向熊华龙问道:“熊老人家,这张‘红叶传书’,是不是施玉介所留?”
  熊华龙略一迟疑,诸葛兰又自轩眉说道:“是他所留,我便不去,不是他所留,我便前去!”
  熊华龙笑道:“叶上字儿,是用尖细之物所划,难辨笔迹,我也弄不清楚是否施玉介所留……”
  这位“风尘酒丐”,因抓住诸葛兰的语病,遂在话音略顿以后,又复笑嘻嘻地向诸葛兰说道:“朱老弟适才所说‘生平行事,下凭剑道,上顺天心’,则对于‘前去双剑峰’之举,似应只辨其当为不当为?不应再因‘红叶传书’人的身份而定行止!”
  诸葛兰被熊华龙说得玉颊飞红,无辞可对!
  方古骧见状,在一旁为她解围地含笑叫道:“朱老弟,你猜猜看,申屠豹和孙一尘,在‘双剑峰’倒是要害谁?”
  诸葛兰苦笑答道:“这样没头没脑的事儿,叫我如何去猜?”
  方古骧笑道:“并非没头没脑,只是朱老弟有时灵心慧思,有时却一片纯真,不肯多作盘算,你难道忘记那位面有晦色,印堂发暗的‘瞽目金刚’阎亮了吗?”
  诸葛兰被方古骧一言提醒,恍然顿悟地“哎呀”一声说道:“照我们所见情况看来,申屠豹与孙一尘被救之事,似与风流金刚伏少陵无关?而是铁岭狼人万俟恶所为!”
  方古骧点了点头,含笑说道:“朱老弟的看法,与我完全一致!”
  诸葛兰皱眉说道:“假如我先前所作假设,猜得不错,阎亮确系去向‘铁岭狼人’万俟恶寻仇,则这‘红叶留书’所云,在‘双剑峰’侧的被害之人,可能真是那位瞽目金刚的了!”
  方古骧笑道:“我们去不去呢……”
  诸葛兰应声答道:“去,当然去!刚才熊老人家教训得是,凡事只问其当为不当为,不能因私人意气,而误了侠行义举!
  何况我们还正要追杀申屠豹与孙一尘这两个老贼,为姜夫人报仇雪恨?“熊华龙见诸葛兰丝毫不以自己适才之言为忤,居然从善如流,不禁好生钦佩,暗赞她的侠女襟怀,委实磊落光明,不同流俗!
  诸葛兰话完,便与熊华龙、方古骧二老,同往“双剑峰”
  侧奔去。
  才数丈诸葛兰忽又止步。
  熊华龙讶道:“朱老弟,你……”
  诸葛兰把两道湛如秋水的明朗目光,盯在这位“风尘酒丐”脸上,正色问道:“熊老人家,请你无须掩饰,照实直言,在和‘风流金刚’伏少陵,作对缠斗之人,究竟是不是施玉介?”
  熊华龙被她单刀直入地,问得不便隐瞒,只好嘟着嘴儿,点头笑道:“不错,朱老弟猜得不错!”
  诸葛兰皱眉说道:“我知道是他,故而我们似乎不应该全数去往‘双剑峰’,至少也该分出一人去帮帮施玉介吧?”
  熊华龙颇出意料地咦了一声说道:“朱老弟不是对那位施玉介老弟,印象不太好吗?怎又突然对他关心起来?”
  诸葛兰满面神光,含笑答道:“这不是印象问题,这是道义问题,施玉介来此动机是在助我,我怎能坐视他处于危厄之中?”
  熊华龙笑道:“凭‘风流金刚’伏少陵那点本领,似乎还不至于对施玉介老弟……”
  诸葛兰秀眉双皱,接口说道:“熊老人家难道忘记‘白发金刚’伏五娘也已出谷了吗?那老妖婆着实厉害,她母子合力之下怎不使孤掌难鸣的施玉介,遭遇难危困厄?”
  熊华龙灵机忽动,微笑说道:“朱老弟说得有理,施玉介既来帮你,便由你去帮他,我和方兄则先去‘双剑峰’侧等你们,免得耽误事机,使那‘瞽目金刚’阎亮,送掉一条老命!”
  诸葛兰虽然绝顶聪明,也未想到熊华龙此举,是含有玉成自己与“玉金刚‘司马玠互相结识之意!
  故而她毫不迟疑地点头答道:“好,我们就这样分配,熊老人家可知施玉介如今是在何处与伏少陵拼斗?免得我再加找寻,延误事机!”
  熊华龙伸手指着左前方一座高峰,含笑说道:“详细地点,我不知情,但大概总在那座高峰峰腰的林木茂密,或怪石森列之处?”
  诸葛兰向方古骧、熊华龙略一挥手,扬眉叫道:“方老人家,熊老人家,你们先去‘双剑峰’吧,我们少时再见!”
  说完,身形电闪,便即遵照熊华龙的指点,向右前方的高峰驰去。
  方古骧与熊华龙也不再停留,赶往“双剑峰”,探察申屠豹、孙一尘所害之人,是否意料中的“瞽目金刚”阎亮?
  *  *  *  *  *
  司马玠编造了一套话儿,半真半假地,向伏少陵告密,并索取“乌风草”和“火云石”为酬,因谎话极圆,竟使伏少陵深为相信,一口允诺!
  两人同奔“庐山”,有意无意地,又在脚程上较上了劲!
  伏少陵被诱出“金谷园”时,猛追司马玠,竟未追及!
  如今既然长途同行,伏少陵自不甘心弱于这姓名不见经传的“施玉介”,遂足下渐渐加速终于展尽脚程!
  他要试试对方,究竟能有多快?并能有多久耐力?
  司马玠看出伏少陵心意,微微一笑,既不争先,也不落后,无论伏少陵跑得怎样风驰电掣,并尽寻些悬崖峭壁等不易着足之处行走,他始终亦步亦趋,与对方保持个并肩齐进。
  伏少陵展尽所能,未曾把司马玠抛下半步,不禁向他看了两眼,扬眉叫道:“施朋友,据我判断,你的施玉介三字,决非真实姓名!”
  司马蚧自然不肯直言,含笑问道:“伏朋友何出此言?我要用假姓名骗你则甚?”
  伏少陵道:“以施朋友这身功力,在当世武林中,必获盛誉!为何……”
  司马玠不等伏少陵话完,便自接口笑道:“伏朋友认为我武功好吗?”
  伏少陵扬眉说道:“管中窥豹,虽然只见一斑,但我仅从施朋友这身超卓轻功之上,便可旁推类及……”
  司马玠连连摇手,微笑说道:“伏朋友完全错了!”
  伏少陵闻言一怔,诧声问道:“我错在何处?”
  司马玠笑道:“武功之道无他,只在‘勤修苦练’四字,在下自幼便居于‘昆仑’绝顶,每日挑水砍柴,上下千仞,十余年来,自然磨练出一身尚称不弱的轻身功力!至于其他方面,却比伏朋友差得远了!”
  伏少陵向他看了两眼,双眉略挑,正待说话,司马玠又自笑道:“我到忘了,我还有一桩本领,倒也自视颇高……”
  伏少陵急急问道:“什么本领?”
  司马玠故作神秘地,摇头笑道:“伏朋友别急,等到了‘庐山阴阳谷’左近,我便施展我那桩拿手本领,向你请教!”
  伏少陵生平自视颇高,目空四海,早就想和司马玠放手一搏!遂听得有点心痒难搔地道:“为什么要等到‘庐山阴阳谷’附近?我们如今难道不能先切磋切磋?”
  司马玠笑道:“不行,因为越是在伏朋友对于当地地形,极力熟悉之处施行,才越能显出我这桩本领的威力!”
  伏少陵无可奈何,只得苦笑说道:“好,施朋友请别忘了,在未进‘庐山阴阳谷’前我一定要请教请教,你这桩拿手本领!”
  风驰电掣,一路奔行。伏少陵手指前方接口叫道:“施朋友看见没有,前面已是‘庐山’,你……”
  司马玠道:“伏朋友有甚话儿,怎不直说下去?”
  伏少陵双目之中,精芒微闪淡笑说道:“我是说‘庐山’已到,施朋友的另一桩本领,可以施展出来,让我开开眼界了吧?”
  司马玠摇头笑道:“伏朋友莫急,且等到了‘阴阳谷’左近,你最熟悉的地方再说!”
  伏少陵似已等得不太耐烦,指着周围的远峰近壑,狂笑说道:“伏某生长‘庐山’几乎无处不熟,施朋友尽管明言,你是打算对我施展什么本领,与地形生熟,有什么关系?”
  司马玠笑道:“伏朋友既对‘庐山’极熟,可知何处嵯峨石块最多?”
  伏少陵果然并不假思索地,应声答道:“就在‘阴阳谷’外左侧一座小峰头半腰之处,便有一片‘石林’,其间各种大小石块,多得数不清呢!”
  司马玠点头说道:“既然如此,我们就赶紧前去‘阴阳谷’吧!”
  伏少陵无可奈何,只得率同司马玠,赶向阴阳谷,心中仍疑怀难释地,边行边向司马玠问道:“施朋友,你另一拿手本领,究竟是软硬轻功,还是兵刃暗器,怎会又与石块有关的呢?”
  司马玠微笑说道:“怎会无关?我是打算用那些石块,略加安排,布置成一座阵法!”
  伏少陵诧道:“布阵则甚?”
  司马蚧笑道:“伏朋友既然自称文才武略无所不通,我便想布起一座阵法,把你困住!”
  伏少陵听了怪叫一声,皱眉问道:“施朋友你说什么?你只凭一些石块,略为布置便能把我困住?”
  司马玠嗯了一声,点头答道:“不单只凭一些石块,并还选择伏朋友最熟悉的地头……”
  伏少陵不等司马玠话完,便自冷笑说道:“施朋友,青天白日之下,你怎么大说梦话?”
  司马玠失笑说道:“伏朋友不要以为我是痴人说梦,我愿意和你打赌儿!”
  伏少陵道:“打什么赌?怎样赌法?”
  司马玠从身边摸出一粒比龙眼略大的墨绿珠儿,递向伏少陵道:“伏朋友拿去看看,你认不认得这是什么珠儿?”
  伏少陵接将过去,反复一看,神色略惊,把珠儿交还司马玠,失声说道:“这好像是世所罕赌,能避一切蛇虫,并能避火的武林奇宝‘天蜈珠’呢!”
  司马玠也暗佩这位“风流金刚”确有见识,点头含笑说法道:“伏朋友真有见识,只要你能不被我所布石阵困住,便算我输了东道,把这颗天蜈珠送你!”
  伏少陵目光一亮,扬眉问道:“有何限制?”
  司马玠答道:“限制虽有,却极简单,一不许用掌力震倒石块,乱了阵法,二不许用轻身功力,于石上通行,伏朋友若能凭借胸中所学的阴阳妙理,五行八卦方位,绕出阵中门户,便是赢了东道!”
  伏少陵道:“好,我接受这桩赌约,假若是我输了,我愿意……”
  司马玠挥手截断了伏少陵的话头,含笑说道:“伏朋友,你先不必提出赌注来,倘若是你输了,我愿和你算个总帐,无须零碎给付!”
  伏少陵不懂他的语中含意,诧然问道:“施朋友,你这‘结算总帐’之语,却是怎解?”
  司马玠笑道:“我心中有桩打算,打算今后每遇见伏朋友一次,便和你比较一桩功夫,等把两人的胸中所学,一齐比完再复总结胜负!”
  伏少陵颇感兴趣地,抚掌笑道:“妙极,妙极,施朋友的这桩打算,着实有趣得很……”
  说至此处,目注司马玠道:“双方既已协议,今日我若得胜,也不要你的‘天蜈珠’,留待将来总算!”
  司马玠摇头笑道:“我和你不同,你是当世武林中的‘十二金刚’之一,在‘庐山阴阳谷’内,有家有业,我则青衫一袭,四海飘流……”
  伏少陵不等司马玠话完,摆手笑道:“施朋友不必太谦,伏少陵不是有目无珠之辈,你以为我会与寻常武林人物,订此长期赌约?”
  说话之间,业已到了“阴阳谷”口。
  伏少陵指着左侧一座小峰,向司马玠含笑说道:“石林就在峰腰,施朋友请去布置阵法,我就在此处等你招呼便了!”
  司马玠点了点头,身形闪处,独自飞登峰腰。
  过了一段时间,他在峰腰现身,对伏少陵招手叫道:“好了,伏朋友,你可以来此人阵,开始我们之间的第一桩较技!”
  伏少陵应声登峰,向司马玠点头说道:“施朋友,你在星子县的城墙之上,对我所说的话儿,丝毫不错!”
  这句话儿,到把司马蚧说得一怔,目注伏少陵,愕然问道:“伏朋友,你所指的,是哪句话儿?”
  伏少陵道:“施朋友不是曾说‘粉黛金刚’诸葛兰,‘醉金刚’方古骧,‘风尘酒丐’熊华龙等三人,要来‘庐山阴阳谷’,寻我母亲相斗吗?”
  司马玠目光一亮,扬眉说道:“伏朋友知道我所言不虚了吧?但你似乎并未进入‘阴阳谷’,却是怎样证实?”
  伏少陵笑道:“我因关怀颇甚,遂在谷口询问轮值之人,得知施朋友所言,大致不差,只有细节略异!”
  司马蚧问道:“什么细节?”
  伏少陵道:“那位粉黛金刚诸葛兰没来,却来了位‘盖金刚’,正由方古骧、熊华龙充任评判,与我母亲相互较功!”
  司马玠自然知道所谓“朱楠”就是“诸葛兰”只不知道为何这位巾帼奇英,怎又获得一个“盖金刚”外号?
  他因深悉“白发金刚”伏五娘功力既高,性情更暴,不禁颇为诸葛兰悬忧,眉梢微皱向伏少陵问道:“令堂与朱楠的较量情形如何?伏朋友可知道吗?”
  伏少陵笑了一笑,应声答道:“早呢,现在还谈不到什么情形,因为他们要把各种功力,一一较量完毕以后,才总结胜负!”
  司马玠听了伏少陵这样说法,心中方始略宽!
  伏少陵笑道:“我们暂时不必谈论我母亲和朱楠相互较功之事,还是让我先试试施朋友所布阵法,究竟有多玄妙?”
  司马玠把他引到一大片乱石堆前,微笑说道:“这就是我所布小小阵法,伏朋友不妨先在阵外,把门户看清楚,再行入阵如何?”
  伏少陵委实觉得司马玠有点吹虚太过。
  他索性就着司马玠之语,把眼前大堆怪石,仔细看了两遍,方自微吃一惊,点头说道:“难怪施朋友如此自恃,这座阵法,虽仅利用此间乱石,临时堆成,却委实不同凡响!”
  司马玠哦了一声说道:“伏朋友看出我所布的是什么阵法了吗?”
  伏少陵双眉略皱,摇头说道:“一时看不出来,我只觉得既有点像‘八阵图’,又有点像‘鬼谷迷神大阵’,但严格说来,仿佛比以上两者所蕴的变化还要复杂一点!”
  司马玠暗吃一惊,心中忖道:伏少陵确实文通武达,相当厉害,居然把自己所布阵法的来历方面,一语道破,尚幸自己还在其中,加了颠倒阴阳,和五行迷踪手段,否则还真未必困得住他!
  伏少陵话完之后,目注司马玠,扬眉叫道:“施朋友,你所布阵法虽高,我却仍愿试上一试!”
  司马玠灵机一动,含笑说道:“伏朋友,我想和你临时再加桩协定好吗?”
  伏少陵道:“什么协定?”
  司马玠笑道:“请伏朋友人阵后准备穿行门户时,先行长啸一声,作为通知,我才好在阵外发动一切蕴藏变化,否则,可能困不住你这位高明透顶的‘风流金刚’?”
  这几句话儿说得相当具有技巧,尤其是最后一语,更是有捧场、激将的双重意义!
  伏少陵果然有点栩栩欲化地,得意扬眉说道:“好,我希望施朋友能尽量加强变化,好让我试试胸中的阴阳五行之举,究竟有无实用?”
  语音方落,身形已飘,宛如一缕轻烟,射进司马玠所堆石阵之内。
  司马玠双眉才展,伏少陵的一声长啸,已从阵中传出。
  司马玠一面发动阵中各种变化,一面也发出一声长啸!
  他是立意使这两声长啸,传人“阴阳谷”中,才好使“风尘酒丐”熊华龙,加以利用,于诸葛兰有所危厄之际,对伏五娘设法要挟!
  故而,他移转两方主要巨石,使阵中门户,完全归于隐秘之后,立即赶往“阴阳谷”口!
  司马玠是想乘着伏少陵被困阵中之际,多了解一些谷内较技情况!
  但他尚未赶到“阴阳谷”口,却听得峰下有人走动,其中一人,并狞笑说道:“那厮虽是师傅平日惧怯的厉害仇人,但这次却定可仗着有大援之助把他置于死地的了!”
  另外一人,也自狂笑连声,接口说道:“当然,瘦金刚孙一尘武功绝世,‘毒金刚’申屠豹毒技无双,何况那厮更有天生缺陷,是个瞎子,哪有不被师傅和两位前辈,诱到‘双剑峰’侧,埋骨幽谷之理?”
  司马玠虽然尚不知两人之师,便是铁岭狼人万俟恶,和将要被害之人,便是“瞽目金刚”阎亮,但已听出这是一桩下流害人勾当,并牵涉有诸葛兰所亟欲追踪的申屠豹,孙一尘二人在内!
  他注目看去,只见峰下闪出两名精壮汉子,向“双剑峰”
  方面,匆匆驰去。
  这时,司马玠不禁剑眉深锁!
  因为,他既想主持阵法变化,困住“风流金刚”伏少陵,又想探听“阴阳谷”内的较技讯息,也想去往“双剑峰”侧仗义救人!
  他这“玉金刚”本领通天,但也无法分身,把一人当作三人来用!
  就在司马玠满腹愁思,走近“阴阳谷”口之际,已从谷内传声洞穴之中,听得“白发金刚”伏五娘高呼送客!
  “送客”二字入耳,司马玠心内一亮,知道诸葛兰与伏五娘之间这段过节,已告揭过!
  于是他灵机一动,以“红叶留书”,嵌在谷口山壁的极易触目之处,要诸葛兰等,赶去“双剑峰”侧救人,自己则回转峰腰,主持阵法变化,免得伏少陵提前冲出,又生枝节!
  谁知等他回到峰腰之后,却见满地乱石,阵法已破,“风流金刚”伏少陵业告失去踪迹!
  司马玠见状之下,不由发怔!
  因为,他看出伏少陵风流贪欢以外,确实艺业甚高,腹笥极博!
  自己所擅阵法,虽然妙化无方,但系临时用乱石布置,有许多神奇之处,无法发挥,并不一定准能把伏少陵困住!
  不过,此阵门户,相当繁复,伏少陵弄清颠倒阴阳,和迷踪五行,脱身出困之际,至少也要半日时光才够。
  如今,阵法已破,人踪杳然,怎不使司马玠惊疑万分?
  尤其是伏少陵若是通晓门户变化,安然出阵,又怎会弄得这满地乱石?
  自己事前曾与他约法两章,一不许用掌力震倒石块,二不许用轻功于石顶通行,必须以胸中所学的阴阳妙理,辨出门户才算获胜!
  伏少陵人虽不正,但心高气傲,相当爱惜羽毛,他何至于自食其言,不畏贻笑地,无赖至此?
  何况即令他被困无奈,并知自己离去,想乘机出阵,也会从石顶通行,不应似乎怒发如狂般,把石阵一齐震倒!
  想至此处,司马玠灵机一动,恍然顿悟!
  他猜出定是伏少陵适才所发啸声,把他母亲伏五娘引来!
  一来那位白发金刚干素性如烈火!
  二来伏五娘又不知自己与伏少陵所作约定,到此之后,见爱子被困阵中,势必勃然震怒,双掌连挥,把石阵完全击破!
  刚刚想通究竟,突然听得有人极为轻灵地,纵落身后!
  常言道:“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司马玠由对方身法轻灵的程度之上,觉出来人功力奇高,属于当世武林中的一流高手!
  他因刚刚想到“白发金刚”伏五娘身上,遂自然而然地,联想起身后来人,定必就是这位一跺脚能使江湖乱颤的白发金刚女魔头!
  司马玠也闻人言,“白发金刚”是“十二金刚”中的强手!
  凡属身怀绝学之辈,除去爱情、恩义等特殊原因以外,谁无傲骨?谁肯服人?
  司马玠也久想找个机会,和“白发金刚”伏五娘,斗上一斗!
  如今,既然认定身后来人,便是“白发金刚”,司马玠立时聚起自己最得意的“天罡掌力”,一式“覆雨翻云”,反掌拍出,口中并狂笑说道:“尊驾来得正好,请接我一掌!”
  他一面发掌,一面回身,但目光才注之下,不禁心魂俱颤!
  原来身后来人,不是貌若夜叉的“白发金刚”伏五娘,而是倾城绝代的“粉黛金刚”诸葛兰!
  哪个英雄不爱花?哪个男儿不想家?司马玠对诸葛兰一见倾心,对她真有点魂牵梦萦!
  好不容易,才得见面,自己却对这位心头爱宠,梦里情人,下了绝情毒手!
  因为司马玠久知“白发金刚”厉害,企图先挫敌威,遂在这式覆雨翻云之上,不单用的是得意绝学“天罡掌”,并足凝聚了十成功力!
  诸葛兰原是深恐司马玠所扮施玉介,独对伏五娘、。伏少陵母子,太以吃亏,一团好心地赶来相助!
  谁知自己刚刚落足,司马玠所扮施玉介,竞口称:“尊驾来得正好,请接我一掌!”
  并招随声发,极为凌厉地,拍向自己!
  诸葛兰莫明其妙,不禁火起,冷笑一声,秀眉双剔说道:“接你一掌,又待怎样?你又有什么了不起呢?”
  她也招随声发,一式“烘云托月”,双掌齐出,迎向司马玠的来势!
  但诸葛兰是出于意外,仓卒间,不易凝聚全力,只用了九成左右功劲!
  双掌互接之下,情况如何?
  司马玠心头雪亮,知道诸葛兰的一双玉腕,多半要被自己生生撞折!
  心念动处,双掌已告互接!
  司马玠有无方法,保全诸葛兰,不使自己的心头爱宠梦里情人,蒙受伤损?
  有!
  不单有方法,而且这方法,并极简单,只消他临时散去所聚功力!
  但对掌散功,不比悬崖勒马!
  悬崖勒马之举,只要能勒住马头,便告安然!对掌散功之举,则纵能散去功力,仍有极大危险!
  因为一方,受到极重内伤,甚至于丧失性命!
  司马玠不是不懂得厉害,他仍然一咬钢牙,在与诸葛兰双掌相交之前,尽散了所凝功力!
  这种举指,一半出于他贸然出手的愧咎襟怀,另一半则出于他对诸葛兰的深切爱意!
  凡属坠入爱河之人,总把对方一切,看得比自己重要!
  司马玠遂宁可使自己受伤,甚或丧命,也不愿使诸葛兰变成位折腕美人,令自己终生抱憾!
  他的想法如此,诸葛兰却完全不同!
  诸葛兰极为单纯,脑中一片空白,她只是发现司马玠所扮施玉介,对她发掌袭击,自然而然地,凝功接架而已!
  她因对方那招“覆雨翻云”,罡风飒飒,来势太强,生恐自己所仓卒凝聚的真力,接架不住,竟紧咬银牙,拼竭所能,于双掌互接之下,又加了半成功劲!
  这一来,司马玠可吃了大苦!
  双方手掌一接,司马玠因功力已散,被震得脏腑翻腾,勉强想提起一口真气,护住胸头方寸!
  谁知这口真气,尚未提起,诸葛兰最后所加的半成功力,又已袭来!
  司马玠全失抗拒之下,这半成功劲威力,何啻千钧?司马玠真气一散,嗓眼一甜忍不住喷出了一口鲜血!
  这口鲜血,恰好把有点发呆的诸葛兰,喷了一头一脸!
  随着口喷鲜血之举,司马玠也告神智全昏,颓然倒地!
  诸葛兰委实宛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一面拭去脸上血渍,一面向司马玠所扮施玉介叫道:“施玉介,你怎么这不讲理?又复这样不济?”
  可怜司马玠此时已三魂渺渺,七魄茫茫,命若悬丝,哪里还能回答诸葛兰的问话?
  诸葛兰见他未曾答话,不禁秀眉微挑,伸手把仆倒在地的司马玠的身躯翻转。
  这一翻转身躯,诸葛兰才大吃一惊!因为司马玠人已昏迷,口中鲜血,却仍不住外涌,分明业已脏腑重伤,性命危险!
  诸葛兰此来,本是为了帮助司马玠,谁知却把他打成这般模样,心中自然过意不去。
  虽然,她不懂司马玠所扮施玉介,为何要袭击自己?
  为何如此不济?
  但目前已顾不得再考虑这种疑问,唯一的目前急事,就是救人!
  诸葛兰是大内行,她看出施玉介,委实受伤太重,决非寻常药物,可以保命!
  故而,她毫不考虑地从怀中取出一粒朱红丹丸。
  丹丸之中,是诸葛兰恩师特赠的一粒罕世圣药,“九转续命丹”,赠丹时,并曾一再谆谆嘱咐,此丹太以珍贵,只可作身受重伤,保命之用,不能随便用去!
  如今,诸葛兰知道施玉介的伤势太重,遂捏碎蜡丸,把那粒“九转续命丹”,纳入司马玠的腹内,并寻来一些泉水,灌进他的口中!
  灌水之际,免不了有些水儿,流在司马玠的面颊之上。
  加上他满脸血渍,自然一片模糊,极为难看!
  诸葛兰愧疚之余,遂取出自己所用丝巾,欲替司马玠把脸上血污拭净!
  谁知不拭还好,这一拭之下,竟把诸葛兰拭了个目瞪口呆!
  原来水加上鲜血,正把好司马玠的脸上易容药物,完全拭掉!
  猥琐貌相,荡然无存,那副俊逸潇洒的英挺风神,却使诸葛兰为之眼前一亮!
  诸葛兰“呀”了一声,暗自忖道:“怪不得自己早就暗觉这施玉介分明骨秀神清,英挺绝伦,偏偏面貌十分猥琐,似乎太不配称?原来他果然曾加易容,本来面目,却是如此俊美?”
  爱美恶丑,人之常情,诸葛兰发现司马玠俊美无伦的本来面目以后,遂不自觉地。连看几眼。
  越看越俊,越俊越看,终于把这位“粉黛金刚”诸葛兰,看得莫明其妙地,玉颊发烧,芳心微跳起来。
  就在诸葛兰脸热心跳之际,“九转续命丹”的药力,业已散开。
  枉死城中续侠命,鬼门关上绾英魂,司马玠呻吟一声,渐渐恢复知觉!
  听了他这声呻吟,诸葛兰全身一松,紧压在心头的一方巨石,才告落地。
  司马玠眼皮微动,缓睁双目。
  他身躯被诸葛兰翻转以后,是仰卧地上,这一睁双目之下,首先入眼的,自然是诸葛兰的脸庞!
  诸葛兰天姿国色,纵作男装,亦复秀逸绝世!
  平时,她这张俏丽秀逸脸庞,若是看在司马玠的眼中,定使司马玠爱意平添,心神微醉!
  但如今却情况不同,入目之下,竟把司马玠吓了一跳,如赌鬼魅!
  原来诸葛兰只顾替司马玠擦拭脸上血污,竟忘了也擦擦脸儿。
  她脸上,适才被司马玠喷了一口鲜血,自然狰狞若鬼,哪里还谈得上秀逸俏丽?
  诸葛兰发现司马玠见了自己的惊讶之状,先是一愕,旋即恍然笑道:“施兄,我有事儿问你,你服我灵药之后,是否好些?能说话吗?”
  司马玠一察自己的脏腑伤势,知道复原虽尚有待,性命却已无碍,遂低声说道:“朱兄有话,尽管请讲!”
  诸葛兰又喂了他两粒益元丹药,皱眉问道:“施兄,小弟此来,是恐你面对伏五娘伏少陵母子,孤掌难鸣,太以吃紧,才请方古骧、熊华龙两位老人家先去‘双剑峰’,我则来此相助,施兄为何突以杀手相袭?”
  司马玠俊脸一红,苦笑答道:“我哪里想得到朱兄会来?
  只因听出身后来人,功力极高,以为是‘白发金刚’伏五娘,遂想和她拼上一掌!“诸葛兰“哦”了一声说道:“原来是桩误会,你把我当成了伏老婆子!”
  司马玠苦笑说道:“这件事儿,委实咎在我太以粗心,尚请朱兄多加谅解,多加担待!”
  他性命呼吸地,吃了这场大亏,还要认错,还要请人谅解,请人担待,不禁反而把诸葛兰窘得玉颊通红,作声不得!
  司马玠见了诸葛兰的欲语又止神情,语音低弱地,含笑叫道:“朱兄,你……你……你……好像还有什么话儿想说,而又不便出口?”
  诸葛兰见他问起,点头说道:“施兄,据我判断,你的一身功力,至少也将与我在仲伯之间,适才怎……怎会只互接一掌,便……便伤得这等严重?”
  司马玠苦笑一声,未曾答话。
  诸葛兰疑怀难释,不肯放松地,又自问道:“施兄,你怎不答话,莫非有……有什难言之隐?”
  司马玠无可奈何,只好把语音放得极为柔和地,缓缓说道:“这是我自讨苦吃,我……我临时散去了所聚功力!”
  诸葛兰吃惊叫道:“对掌散功,武林大忌,你怎么如此……”
  诸葛兰一句“你怎么如此笨法”的“笨法”二字,尚未脱口,蓦然悟出对方此举之中,蕴藏着为了关怀自己,不惜自我牺牲的极高极厚情意!
  她有所悟,自然感动已极,目注司马玠,含泪叫道:“施兄你……你太笨了,你‘对掌散功’则甚?因为你纵然将我震伤,也不至于伤得像你如今这等重法!”
  仍然是怪他太笨,但这个“笨”字之中,却含有甚多其他意味!
  司马玠是何等聪明人物?他自然能从诸葛兰的含泪目光之中,体会得出这种特殊意味!
  好了,他有收获了,他觉得为了这点收获,慢说身负重伤,就是付出整条性命,作为代价,也算值得!
  诸葛兰见他眉梢中虽仍含蕴着痛苦之色,嘴角上却已浮起傻笑,不禁叹息说道:“施兄,你脏腑重伤,适才险已魂游墟墓,怎……怎么还……还笑得出口?”
  司马玠低声说道:“小弟自从在姜夫人的‘封炉赠宝大会’之上,得睹光霁,便对朱兄风采,极为仰慕,适才鲁莽出手,正恐得罪朱兄,朱兄居然海量相宽,叫我怎不高兴呢?”
  诸葛兰觉得此人竟完全以自己之喜为喜,自己之忧为忧,点了点头,含笑说道:“施兄情盛真挚,人又风趣,我愿意交你这个朋友!”
  司马玠闻言大喜,竟猛然从地上坐起,向诸葛兰扬眉叫道:“朱兄此话当真,像你这等灵心秀质的天上神仙,竟肯结交我这猥琐不堪的凡夫俗子吗?”
  提起“猥琐”二字,诸葛兰略感不悦,指着司马玠的那张俊脸,目闪神光说道:“施兄,真人业已露相,你怎么还想掩饰,我方才替你擦拭脸上鲜血之际,竟将易容药物,一拼拭去,像你这等英挺俊朗的绝世风神,若再自称‘猥琐’,也太过欺人了吧?”
  司马玠这才知道自己已露本相,不禁耳根一热,把张俊脸,胀得通红!
  诸葛兰见状,以为是自己把话儿说得太重,遂想向司马玠安慰两句,含笑说道:“施兄……”
  两字才出,司马玠竟摇头说道:“我不姓施!”
  他如此说话之意,有两种原因:第一、自己的本来面目,既已露出,再用假姓名,也觉无味。
  第二、诸葛兰已允订交,若不开诚布公,似也显得自己不够真挚!
  司马玠立意虽好,但他哪里知道就这“我不姓施”四字,便又情海生波,引起了无穷烦恼!
  诸葛兰一怔,目注司马玠道:“你不姓施?你不是叫做施玉介吗?”
  司马玠笑道:“我并非叫做施玉介,正与你并非叫做朱楠,是同样道理!”
  诸葛兰秀眉双挑,目注司马玠道:“你怎么知道我不叫朱楠?你知道我是谁吗?”
  司马玠自认聪明绝顶,如今大概是以为心愿得遂,高兴得昏了头,竟未听出诸葛兰语气不对?不加深思,应声答道:“天上神仙,自有神仙韵致,我认为除了名满江湖的‘粉黛金刚’诸葛兰外,旁人不会再有如此风神根骨!”
  话是两句好话,捧也捧得够味!
  但因时机不对,这一记马屁,竟拍上马腿,发生了相反作用!
  并不是诸葛兰不爱听司马玠对她姿容根骨的赞美之词。
  因为适才她也曾赞美司马劲英挺俊朗,风神绝世,如今便不宜败露女孩儿家本相。
  男人赞美女人,是天经地义,女人赞美男人,在当时的社会礼法之中,却太以罕见,诸葛兰刚刚作此忘加掩饰的由衷之语以后,便被司马玠揭破女儿本相,叫她怎不羞惭?并羞惭之极!
  羞极之下,多半转怒,诸葛兰羞在心中,红在脸上,怒在眉尖,看了司马玠一眼,冷冷说道:“你够聪明,你猜对了,我正是诸葛兰,你又是什么东西?”
  称呼方面,暨语气之上,最容易流露人的心情,诸葛兰先是亲亲热热的“施兄”,后是淡淡漠漠的“你”,如今竟索性变成了恼火森冷的“什么东西”四字!
  可笑司马玠仍无警觉,含笑答道:“我这假名,属于东施效颦,朱楠就是诸葛兰,施玉介就是司马玠!”
  刚才他的不投时机之语,业已在诸葛兰的情绪以上,点起了一把火儿。
  如今这“司马玠”三字,却更如火上浇油!
  诸葛兰本是坐在司马玠身旁,替他擦拭脸上血渍,并喂他服药,两人毫不避嫌的相依相偎。
  等到司马玠揭破她本来面目,诸葛兰为了保持女孩儿家尊严,已把娇躯旁移,取了距离,不肯与司马玠坐得太过接近。
  此时,司马玠一报姓名,诸葛兰更脸色铁青地霍然起立,向他抱拳叫道:“久仰,久仰,原来尊驾就是名震江湖的‘玉金刚’,又被称为‘十二金刚’之内的强中强手!”
  司马玠这时才从意外惊喜的迷梦之中惊醒!
  他不但听出诸葛兰语气不对,也看出这位“粉黛金刚”的神色有异!
  司马玠既有惊觉,自然知道诸葛兰不悦情由,慌忙陪笑说道:“这都是武林中毫无见识之徒的信口胡言,我哪里能强得过诸葛姑娘……”
  诸葛兰怒火已腾,哪里是片语可息?冷笑一声,接口说道:“口头谦逊,大可不必,我既然为‘十二金刚’之一,总得与你这位强中强手,见个真章!”
  司马玠心神一震,骇然叫道:“诸葛姑娘,你说什么?方才你业已许我得附交末,如今怎……怎又要与我见……见甚真章?”
  诸葛兰秀眉微挑,冷冷说道:“与施玉介订交可以,与名震乾坤的‘五金刚’司马玠订交,我却自惭形秽,有点不配!”
  这个钉子,把司马玠碰得目瞪口呆,苦笑叫道:“诸葛姑娘……”
  诸葛兰不容许他有所解释地,一摆玉手,剔眉接口说道:“你放心,诸葛兰不斗平阳虎,专斗大海蛟,我决不会乘着你刚受重伤之下,对你有所欺负……”
  语音至此略顿,向司马玠看了一眼,又复说道:“方才,我喂你服了一粒我恩师所赠圣药‘九转续命丸’,故而你不仅性命无碍,连功力也决不会因此有所损耗,在你伤愈复原之日,就是‘粉黛金刚’与‘玉金刚’互见真章之时,我要见识你是怎样一位‘强中强手’?”
  话完,不再理睬司马玠,顿足飘身,纵下小峰而去。
  但诸葛兰虽然负气而去,却在驰出一段路儿之后,便即止步。
  她止步之故,是觉得自己尽管日后可与司马玠互见真章,但如今这样离去,总有点不大妥当!
  因为:一来不论自己是否承情?司马玠此次赶到庐山,其用意总是帮助自己!
  二来,他此次受伤,原因在于“对掌散功”,又是对自己的极度关切表现。
  三来,自己虽喂他吃了“九转续命丹”,但药力要到何时才能充分发挥?伤势要到何时才能痊愈?却是未可预料!
  假如在司马玠药力未发。伤势未愈之际,又与伏少陵、伏五娘,或其他凶邪相遇,多半将惨遭劫数,岂非成了我虽不杀伯仁,伯仁由我而死?
  再想起自己与司马玠之间,毫无仇怨,只不过由于一般武林人物,都夸赞他是“十二金刚”中的“强中强手”,有些不服,想和他一较上下而已。
  以司马玠本人而言,则分明是位英挺绝世,武学超群的少年侠士……
  诸葛兰想到此处,把道理完全想通。
  她认为自己日后尽可与司马玠争胜逞强,斗个天翻地覆,如今却决不应在危急之中,弃他而去。
  主意一定,诸葛兰不单止步,并即回身。
  她回身之举,自然是后悔适才的孟浪离去,愿意重回司马玠身边,对他照顾。
  人的心理,异常微妙!
  女孩子的心理,更是微妙得不可思议!
  诸葛兰的这种心中后悔,并以行动表示的认罪举止,是在她单独思忖,无人同处时,才会流露。
  假如有第三人在侧,她为了面子关系,为了保持女孩儿家的高傲自尊,宁可错误到底,也将绝不回头!
  司马玠对于诸葛兰,早已爱得心痴神醉,魂梦相思,若见她回头,自必喜心翻倒,赔尽小心,这“玉金刚”与“粉黛金刚”,岂不即将水到渠成,有结为羡煞旁人的武林剑侣之望?
  但,情天易生变,好事偏多磨!
  当诸葛兰带着一份羞,二分愧,三分自己也莫明其妙的“怦怦”心跳,回到峰腰乱石前时……
  “羞”消失了,“愧”没有了,“怦怦心跳”却越发加强,终于变成了满腹惊奇诧异!
  因为乱石依然,“金刚”不在,司马玠竟失去踪迹!
  诸葛兰适才曾为司马玠细察脉象,知道他脏腑间伤势极重,几将生命不保!
  纵令师傅“九转续命丹”的效验如神,司马玠最少也将调养上三五日后,才有复原之望!
  如今重伤未痊,真气难聚,内力难提,身法难于利落之际,对这高山峰,怎样自行上下?
  既然无法上下,司马玠的失踪之事,多半是被别人掳去。
  判断虽然如此,诸葛兰却不肯罢休!
  所谓不肯罢休,便是她要追寻司马玠的踪迹。
  目前,追踪之策,只有两策,一策是“叫”,一策是“找”。
  叫……叫不应,任凭诸葛兰喊破喉咙,依然是空山寂寂!
  找……找不到,任凭诸葛兰把这座山峰上下,完全找遍,依然是松石幽幽!
  这位“粉黛金刚”,性格刚强无比,越是这样,她越是不肯干休,立意非把司马玠找到不可!
  诸葛兰寻块干净大石,独坐沉思,吸了一口长气。
  她这是先要静下心神,等天君安定,灵明活泼后,再复决定策略!
  不管什么策略,原则却只是一个“找”字。
  找,可分远近,近处业已寻遍,只有再向远处去找。
  诸葛兰定下心神,细一寻思,觉得目前不能顾虑得太多太远,只能暂把“庐山”作为搜寻范围。
  “庐山”虽也万壑千峰,但自己所知的著名凶邪巢穴,却只有二处。
  一处是“白发金刚”伏五娘母子所居的“阴阳谷”。
  另一处是“铁岭狼人”万俟恶,与“毒金刚”申屠豹、“瘦金刚”孙一尘等,临时盘据的“双剑峰”。
  在这两处中,加以选择,诸葛兰非常容易的便选中了“双剑峰”。
  因为若是再去“阴阳谷”,只有找寻司马玠的唯一作用。
  若是前去“双剑峰”,则至少作用有三:一是找寻司马玠……
  二是策应方古骧、熊华龙……
  三是处置申屠豹、孙一尘,申张武林正义,为姜夫人冤枉断臂之事,惩凶雪恨……
  何况即令找不着司马玠,也可告以详情,和方古骧、熊华龙互相研究。
  诸葛兰念头打定,从石上站起身形,扑奔“双剑峰”而去。
  ************************************
  “双剑峰”侧幽谷以内的武林仇斗,却演变得十分惨烈!
  果然,诸葛兰初遇“瞽目金刚”阎亮之际,从那只烤狼身上,所作推测,竟极为准确,丝毫不错!
  阎亮果是寻仇,而他所寻仇人,也果是诸葛兰所料的“铁岭狼人”万俟恶!
  论起关系,“铁岭狼人”万俟恶,还是“瞽目金刚”阎亮的师弟。
  只因阎亮获得一册武林秘籍,万俟恶不知师兄于参悟后本欲相传,竟起了攘夺之念!?
  他只知功力不如阎亮,遂起暗算之心,以石灰粉洒瞎阎亮双目!
  阎亮痛极而遁,万俟恶细搜阎亮居处,遂把那册武林秘籍搜去。
  谁知那秘籍竟分上下两册,万俟恶所夺,只是上册,下册却在阎亮身边。
  阎亮盲目以后,越发专心,练成绝技,博得“瞽目金刚”
  美号。
  当然,他忘不了瞽目之仇,时时留心着“铁岭狼人”万俟恶的踪迹!
  万俟恶因仅得秘籍之半,又是上册,武功无法大成,也在处心积虑地,想再从阎亮手中,夺得秘籍下册。
  这次,阎亮获得讯息,万俟恶暂居“庐山双剑峰”侧的幽谷之中。
  他既闻此讯,自然心急寻仇。
  但这桩讯息,却是“铁岭狼人”万俟恶故意派人泄漏给阎亮知晓!
  泄讯之举,志在诱敌,想把阎亮诱入谷中,*取下册秘籍,再加杀戮,以绝后患!
  并不是铁岭狼人自觉武功精进,敢与阎亮一拼,而是有所仗恃!
  所谓“仗恃”,自然是如今与万俟恶沆瀣一气的申屠豹、孙一尘。
  万俟恶认为阎亮功力再高,总是一个瞎子,只要有“毒金刚”申屠豹一人,便足致其死命!
  不过杀人还在其次,首重夺取秘籍,万俟恶遂请申屠豹控制毒量,只可使阎亮受制,而不可使其立即死亡。
  阎亮自与方古骧诸葛兰别后,便往“双剑峰”行去。
  他对“庐山”地势,熟悉已极,故虽双目均盲,仍毫不为峰峦涧壑所苦!
  到了“双剑峰”侧的幽谷口外,阎亮止住脚步,朗声问道:“谷内有人在吗?”
  这句话儿,阎亮是明知故问。
  因为在他刚到幽谷口外之际,已凭双耳特聪,听出有两人站在谷外,见了自己一到,脚下曾悄悄后退,并低声互作密语。
  阎亮佯为不觉,面向无人之处问话,实则已把注意力放在这两人身上。
  他认为“铁岭狼人”万俟恶暂时在此盘据,,则谷外桩卡,多半便是万俟恶的门人弟子!
  阎亮眼瞎心灵,猜得一点不错。
  谷外的两条大汉,正是“铁岭狼人”万俟恶门下四狼之二的“白眼狼”刘惕,“青面狼”王杰。
  刘惕知这位“瞽目金刚”,盛名之下,必极厉害,见他现身,立即一拉王杰,飘退数步。
  王杰却有点不服,压低语音说道:“这厮功力再高,也只是个瞎子,我们何必怕他?师兄,你往那边,我在这边,给他来个见机行事,分头合击!”
  他们因功力不够,无法施展“蚁语传音”,只是附耳密语。
  这种附耳密语,常人虽不可闻,但却被具有特聪耳力的“瞽目金刚”阎亮,听了个清清楚楚。
  阎亮话完,刘惕业已绕往另外一面,却由胆量较大的“青面狼”王杰,应声答道:“谷中有人,但不知尊驾是谁?又复要找哪一个呢?”
  阎亮怪笑说道:“你还不配问我身份,我要找的是‘铁岭狼人’万俟恶……”
  话方至此,阎亮业已听得身后刘惕的拔剑之声,而面前所立的王杰,也似有了动作!
  他双眉挑处,语音微顿,右手马竿一扬,刺向“青面狼”
  王杰,左手则以“弹指神通”隔空点穴,向背后反弹手出一指!
  王杰只见阎亮手儿一动,尚未看清他是要动手则甚之际,已被马竿梢头,点中肋下!
  刘惕因在背后,更连任何动作,均未看见,便被阎亮反手弹指,制了穴道!
  阎亮一举制住二人,便向面前地上所躺的“青面狼”王杰问道:“你们是谁?是不是‘铁岭狼人’万俟恶的弟子?”
  王杰不敢不答,点头说道:“正是,我叫‘青面狼’王杰,在你背后的,是我二师兄‘白眼狼’刘惕!”
  阎亮继续问道:“你师傅‘铁岭狼人’万俟恶呢?是否现在谷内?”
  王杰因万俟恶正与申屠豹、孙一尘在谷内饮酒,命自己和刘惕在谷口守卫,若见“瞽目金刚”阎亮到来,便即通报!
  如今,自己于未及通报之下,便被阎亮制住,究竟应该答以实话?抑或以谎言搪塞一阵?
  他因有此考虑,以致答话略迟。
  阎亮冷笑一声,马竿再扬,竟点了这“青面狼”王杰的胸前死穴!
  王杰惨呼一声,五官一挤,立告毙死!
  阎亮转过身来,冷然喝道:“刘惕……”
  刘惕早已吓得心胆俱裂,不等阎亮发问,便自颤声说道:“老人家,你……你不必动怒,我……我照实说……我……
  我……我师傅正在谷内饮酒!“
  阎亮心思极细,闻言之下,立即问道:“万俟恶在饮酒?
  他……他是与谁对饮?“
  刘惕方想照实直言,灵机一动之下,改口说道:“没有与谁对饮,我师傅是独自饮酒!”
  阎亮冷笑一声,手中马竿又动,点向刘惕胸前!
  刘惕以为他又要处死自己,吓得大叫说道:“老人家别……别,我说实话,我师傅是和……”
  阎亮也是艺高人胆大,刘惕已将吐实,他却不愿再问,马竿落处,点开对方被制穴道,冷笑说道:“你不必说实话了,任凭你师傅有甚朋友为助,我也不怕!”
  说至此处,用马竿梢头,在刘惕身上,挑了一挑,沉声喝道:“起来,别再脓包,替我带路!”
  刘惕见对方不再追问,自然也乐得不说,遂战战兢兢地,爬起身来。
  阎亮用马竿顶住他后心“死穴”,厉声喝道:“走,带我进谷,去找你师傅,千万莫耍花样,否则我只要手中略一用劲,你便将惨被贯胸而死!”
  刘惕起初还存侥幸逃脱之想,如今却知无法行险,应声答道:“老人家放心,我……我会耍甚花样……”
  其实阎亮若就此*问,刘惕于心胆皆裂之下,必会尽吐实情!
  而阎亮若知有“毒金刚”申屠豹、“瘦金刚”孙一尘“与”铁岭狼人“万俟恶互相勾结,必会特别小心,不致有丝毫疏虞大意!
  进谷两经转折,谷势渐开。
  这时“铁岭狼人”万俟恶正与申屠豹、孙一尘坐在一座洞府以外的平石之上,谈笑饮酒。
  他两位弟子,“铁爪狼”范吾,“秃尾狼”阙德,则随侍在旁,为万俟恶、申屠豹、孙一尘等添菜添酒。
  刘惕引着阎亮,刚从谷径转折处出现,万俟恶便悚然一惊,悄声叫道:“申屠兄和孙兄注意,阎亮来了!”
  孙一尘冷笑说道:“万俟兄放心,有我们呢,区区一个瞎子,有何值得为他大惊小怪之处?”
  双方距离尚远,但这两句并不太高的低声对话,业已听在阎亮耳内!
  可惜他虽已听出与万俟恶一同饮酒之人,一个复姓申屠,一个姓孙,却仍未曾想到是与自己齐名,同列“十二金刚”的申屠豹和孙一尘身上!
  他只是停住脚步,厉声叫道:“万俟恶,你大概想不到会在这‘庐山双剑峰’侧,遇见我吧?”
  万俟恶一来成竹在胸,二来恃有申屠豹、孙一尘大援在侧,遂发出狼嗥似的笑声答道:“师兄……”
  阎亮一声断喝,沉着脸儿说道:“你还有脸叫我‘师兄’?
  我不接受你这种称呼!“
  万俟恶因与阎亮相距离约一丈七八,故而不甚惧怕,怪笑说道:“何必呢?师兄,小弟这些年来,对师兄委实是朝思暮想,魂梦为萦……”
  阎亮喝道:“你说你朝思暮想,魂梦为萦之语,可能是实情,但不是想我,只是想那下半册武林秘籍而已!”
  万俟恶打了一个“哈哈”,用他那宛若狼嗥般的笑声,点头说道:“知我者,师兄也……”
  这两句直承弑逆的狂妾,激怒了“臀目金刚”,阎亮早就料准了万俟恶所立方位,肩头一晃,电疾扑来!
  万俟恶因知阎亮厉害,并对自己恨极,早就存有戒心,见他这一进扑,赶紧向左闪去。
  他左面站的是“瘦金刚”孙一尘,万俟恶便托庇大援,闪向孙一尘的身后。
  阎亮的双耳听觉,何等敏捷?他刚一纵身飞扑之际,便听出万俟恶已向左躲闪!
  他佯作不觉,仍然扑向万俟恶适才所立空位!
  但到了相当距离,去势忽顿,左手马竿点地,身形凌空右飞,右掌猛挥,一招“手挥五弦”,便对万俟恶当胸拍出!
  方位、距离算得丝毫不错,但因孙一尘在万俟恶的身前,这一掌便变成对孙一尘当胸猛击!
  万俟恶惧怕阎亮,不敢接招,孙一尘却没有这种顾忌,翻手硬接一掌!
  双掌合处,砰然大震。
  “瘦金刚”孙一尘纹风未动,傲立依然,“瞽目金刚”阎亮的身形,却被震得凌空退出数尺!
  从这种迹象看来,似乎是阎亮的功力内劲,略逊于孙一尘?
  其实不然!
  阎亮是误把对手当作了“铁岭狼人”万俟恶,认为不堪一击,只用了九成劲力!
  孙一尘则蕴势以待,全力施为,自然占了很大便宜。阎亮被对方一掌震退,方知不对,于脚尖点地后,怒发蓬飞,厉声问道:“尊驾是谁?竟敢为万俟恶,出头插横?”
  孙一尘傲然不答,只报以一阵“嘿嘿”冷笑!
  阎亮被他笑得心头火起,把两只白果眼,猛然一翻,扬眉说道:“尊驾不要以为有什么大了不起,你再接我瞎子一掌!”
  语落,人腾,这次竟把马竿插入地上,双掌齐伸,向孙一尘虎扑而去。
  两人相距不远。对于这种猝然猛扑,极难闪开。
  何况,“瘦金刚”孙一尘适才占了便宜,正自耀武扬威之下,也不甘对阎亮闪避示弱!
  于是,阎亮一扑,孙一尘一迎,两人便再度硬接一掌!
  劲气四溢,尘土狂飞之下,有了和上次对掌的相反结果!
  这次“瞽目金刚”阎亮屹立如山,“瘦金刚”孙一尘却被震得身形一晃,退后两步!
  因为这次阎亮是誓雪前耻,全力施为,孙一尘却因适才之胜,有了骄敌之意!
  孙一尘略受小挫之下,勃然震怒,立即怒啸一声,猱身进击,与阎亮拳脚齐飞,斗在一处!
  这两位全是当代武林中的一流高手,功力火候,相去不远,自然斗得龙腾虎跃,好看煞人!
  阎亮虽然双目齐盲,但这多年来,他已练就以耳代目的特殊听觉,如今遇上孙一尘这强对手,居然仍能守得严,攻得狠,使“手眼身法”方面,半丝不乱。
  但他一面动手,一面仍不免暗自惊心!
  因为除了当前强敌之外,“铁岭狼人”万俟恶,与他弟子尚伺在侧,不知会对自己施展什么恶毒下流手段。
  假如自己在功力方面,稳居上风,则对于任何阴谋,均易于从容应付!
  如今,强敌当前,心肠一向阴毒的“铁岭狼人”万俟恶,又潜伏在侧,岂非大大不妙?
  阎亮略加分析,觉得周围情况,对自己太以不利,并可能是万俟恶故意所布陷阱!
  他既有警觉,遂有意无意地,认准来路,把身形遂渐移向谷口!
  孙一尘何等凶狡?立即看出阎亮心意,一剔双眉,狞笑说道:“申屠兄,该下手了,这老瞎子已有知难而退之意!”
  “毒金刚”申屠豹此时右手已被炸断,只剩下一只左手,并早已准备好了毒粉备用。
  孙一尘这一招呼,申屠豹左手扬处,一蓬黄色毒粉,便向阎亮当头撒去!
  假如是飞刀飞镖,或钉箭等物,挟有破空之声,阎亮自可仗恃双耳特聪,闻声趋避!
  这种毒粉,洒时毫无声息,阎亮既双目难赌,便告无法闪躲!
  他听得孙一尘出声招呼同党下手、便知不妙,并苦于不知对方的下手方法,而无从凝功防范!
  唯一的方法是“走”,自己孤掌难鸣,再不快走,一条老命,非在此断送不可!
  阎亮念头一定,方待腾身,申屠豹所洒出的那蓬黄色毒粉,业已到了他的面前!
  阎亮鼻中嗅得一丝奇腥,神智立昏,手下自慢!
  孙一尘趁势进攻,略一伸手,便把阎亮轻轻易易地,点了穴道。
  等到阎亮于昏昏沉沉中,渐复神智之后,只听得万俟恶等在身旁狂饮欢乐之声!
  他试出穴道被制,全身乏力,遂长叹一声叫道:“万俟恶……”
  万俟恶怪笑一声,得意叫道:“阎师兄……哦,我忘了你不愿意接受我这种称呼,我还是称你为‘阎大侠’吧!”
  阎亮身落人手,只得任他调侃,钢牙一咬,厉声叫道:“万俟恶,你的帮手是谁?”
  万俟恶笑道:“他们两位是与你齐名人物,一位是‘毒金刚’申屠豹,一位是‘瘦金刚,孙一尘!”
  阎亮“哦”了一声,恍然说道:“与我动手的是孙一尘,向我洒毒的是申屠豹?”
  万俟恶怪笑说道:“一点不错,阎师兄……阎大侠败在这两位手下,不冤枉吧?”
  阎亮向万俟恶“呸”了一口,怒道:“败?谁说我败?双方若凭真实艺业……”
  申屠豹“哼”了一声,目注“铁岭狼人”万俟恶,狞笑叫道:“万俟兄,这老瞎子于身落人手之下,还敢这等倔强,大概非好好吃点苦头……”
  万俟恶故意装作尚有师兄弟之情,叹息一声,接口说道:“此人虽然与我们志趣不投,但毕竟总是我的师兄,只要他肯乖乖交出那件东西,申屠兄也就莫为已甚了吧!”
  申屠豹懂得万俟恶是想先用诈术,遂点了点头,微笑说道:“好,万俟兄,你先去问问他,看看这老瞎子,识不识得时务?”
  万俟恶堆起满面阴笑,先向孙一尘、申屠豹二人,眨眨眼睛,然后把语音放得尽量和缓地,对阎亮柔声说道:“阎大侠……不,我还是称你‘阎师兄’吧!刚才申屠兄的话,你……你听见了吗?”
  阎亮冷笑答道:“我虽瞎未聋,怎会听不见呢?”
  万俟恶笑道:“师兄是明白人,既然知申屠兄的意图……”
  阎亮不等万俟恶话完,便自冷笑说道:“你想我那下册武林秘籍,尚可说是所学未竟,希望再上一层楼,申屠豹老儿想要,却是何用?”
  万俟恶因觉得鸟已人笼,鱼已入釜,无须作什么隐瞒,遂道:“申屠兄与孙兄,也想武功上期有大成……”
  申屠豹眉头一皱,不悦说道:“万俟兄何必和他多说实话?
  你只问他识不识抬举?肯不肯把那下册武林秘籍交出?否则,我没有多大耐心,就要对他不客气了!“万俟恶闻言,刚对阎亮叫了一声“师兄”!阎亮竟颓然叹道:“罢了,罢了,常言道:‘在人屋檐下,怎敢不低头’?那秘籍在我胸前衣内,你自己取去就是!”
  kknd SCAN&&OC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