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樵子《血染秋山夕阳红》

第九章

作者:武陵樵子  来源:武陵樵子全集 
   
  矮林中十数具尸体上已然掩著一层薄薄的冰雪,李庆嵩逐一检视,在一具尸体肩上起出一支细如牛毛,灰白中微泛浅蓝色小针,递与诸葛文手道:“诸葛兄请瞧此针,死者同为此针致命,在下来时亦曾检视过,并无其他外伤。” 
  诸葛文就松脂火焰下凝目审视,沉吟苦思,良久才抬目答道:“小可虽非武林人物,但知此针非须负绝高武功之人无法施展,首先得将内功贯注针尖,一著人体即深嵌入骨,不然则如衰竭之弩,鲁缟不入……” 
  李庆嵩浓眉一皱,似嫌唠叨寒迂,丝毫摸不得痒处,忙道:“还有呢?” 
  诸葛文腰干一挺,朗声答道:“针身独有剧毒外,更附有多年枯骨麟毒,其毒性循血攻入,使心脉麻痹而死,若能及时护住心脉待救,未始无望,但毒性极强,发作甚速,且负伤神智慌乱之馀,往往令人措手不及,自误性命。” 
  李庆嵩颔首赞赏道:“如此说来,身中此针只能不死还有可为?” 
  诸葛文道:“少庄主一方之雄,誉满武林,定知此针来历名称?” 
  李庆嵩略一沉吟,道:“在下不瞒先生,垂暮时分在下救了一位蒙面女杰,身中绝毒暗器甚是沉重,扶归家下後,那位女杰坚不允在下等人察视伤势,无可奈何由家母在其肩上起出暗器,与此针一般无二,显然同为一人所为……” 
  诸葛文道:“她并未说出仇者是谁麽?” 
  “未曾!”李庆嵩摇首苦笑道:“她坚不吐实,非但如此,而且独扃一室拒在下等入内,仅家母例外,更不露庐山真面目,家父以本门灵药赠服,罔然无效,家父认出此针是武林一个著名凶人独门歹毒暗器‘白骨针’,非他特制解药莫救……” 
  说至此处,忽警觉有失,面上一红,忙道:“先生可以施救麽?” 
  诸葛文道:“姑且一试,小可自忖大概当无问题。” 
  李庆嵩大喜,道:“如能治愈,在下当致重酬,不过在下有一不情之请,请勿将此事外泄。” 
  诸葛文道:“小可决守口如瓶。” 
  李庆嵩为何请一陌不相识之人为蒙面女郎施治,因为他父子在陇东一方甚负时望,一举一动无不惹人注目,若延医入庄,风声将不胫而走,诸葛文乃穷途潦倒落魄书生,又不擅武功,如此可避免谣诼。 
  松油火熠突然熄灭,两人身形隐入如墨夜色中。 
  ………… 
  西关外伏义庙後,一条清澈见底,宽仅及丈许,弯弯曲曲三面绕有一座气宇雄伟的宅院。 
  这座宅院在西北道上江湖人物是无人不知的铁指韦陀李崇宇所居,土著称其所居为李家庄,其实不过是他一家人居住,楼台亭阁,园内四时之景不同,春花竞艳,夏荷飘香,秋波镜空,冬松挺秀,赏心悦目之极,俨然王侯宅第。 
  秋镜楼下,一个白发萧萧老安人右手持著拐杖,颤巍巍地爬上楼去,走至厅左一扇紧闭的房门前,出声唤道:“姑娘!开门!” 
  “是老安人么?”微弱带著甜脆语声传出:“唉!不敢当老安人一再劳动,小女子之伤只要调息五六日就不碍事了。” 
  老安人微微叹息一声道:“姑娘,话不是这麽说,庄主查视暗器,知是武林中极著凶名妖邪天河鬼叟戎云虎独门歹毒暗器白骨针,如不及早施治,就是幸免一死也要落得个瘫痪终身,故此延了一位名医……” 
  话尚未了,蒙面少女已自答道:“老安人,既是名医,只须用药就是。” 
  “这位先生须扶一扶姑娘脉象,才好用药。” 
  房内寂然良久,蒙面少女才出声道:“好吧!只准老安人同他进入,但他须蒙住面目。” 
  老安人摇摇首,暗中感慨不已,她从不习武,也不过问江湖之事,但耳濡目染甚多,却未遇上这种奇突怪异之事,只觉这蒙面少女委实倔强任性,充满了谜一般来历。 
  老安人回身走至楼口,把话传了下去。 
  须臾,诸葛文走上,他非但将面目蒙住,长衫也换了一袭崭新宝蓝色绵袍。 
  老安人领著诸葛文来在门首,道:“姑娘,已遵你所嘱,请开门。” 
  只听拔开木栓之声,房门竟末开启。 
  老安人轻轻的推了开来,引入诸葛文,只见蒙面少女已将一床棉被将整个身躯盖掩,仅在被底伸出一只玉嫩葱剥的手腕。 
  诸葛文不禁大失所望,暗道:“只要她不离开,迟早会被自己查出。”欠身侧在榻沿,三指紧搭在玉腕上。 
  半晌,诸葛文收指立起。 
  老安人问道:“如何,还有可治么?” 
  诸葛文道:“不是学生自夸海口,只消一贴药立可痊愈,待学生下楼开一药方,配来後学生要亲手熬煎。”说著向门外走去。 
  李庆嵩在楼下厅内伫候,一见诸葛文忙问讯详情。 
  诸葛文只概略答道:“药医不死病,有救。” 
  索来纸笔开了一贴药方,李庆嵩立命人速去城中配药。 
  不到片刻,药已购回,诸葛文就在楼下煽炉煎药。 
  就在此时,一个老迈龙种苍头走入,向李庆嵩道:“少庄主,老爷有命唤你立即去见他。” 
  李庆嵩不禁一怔,皱眉望著诸葛文笑道:“家严不知有什么事唤在下前去,暂且失陪。” 
  诸葛文道:“少庄主只管请便。” 
  俟李庆嵩老苍头一走,诸葛文伸手入怀取出得自青面鬼王戎云豹玉瓶,倾出六颗绿色药丸掷入药汁中融化。 
  他将药汁送在房门口,由老安人接入。 
  诸葛文立在门首怔得一怔,慢慢走了开去。 
  大厅上铁指韦陀李崇宇李庆嵩父子在谈论蒙面少女来历可疑,紫府寄书之事目前传遍遐迩,李崇宇早有闻知,所以他们父子对蔡家老店附近死者不胜忧虑,因为从白骨针上断出乃天河鬼叟戎云虎所为。 
  铁指韦陀李崇宇虽是武林耆宿,一方之雄,却也不能无故为了蒙面少女与天河鬼叟结怨,为难的是丝毫探不出蒙面少女口风,方才闻讯蔡家老店外武林人物云至毕集,定是与紫府奇书有关,是以李崇宇斥责李庆嵩不该多管闲事。 
  李庆嵩道:“孩儿总不能见死不救。” 
  李崇宇沉声道:“这位姑娘承你的情麽?哼,她拒人千里之外,来历似谜,从此家中多事,扬出去,恐贻有目无珠,引狼入室之讥。” 
  李庆嵩道:“父亲此种顾虑未免太杞人忧天,孩儿自信此事隐秘异常,即是走漏出去亦不足为惧,如畏首畏尾,武林之人,反将耻笑我等怕事。” 
  铁指韦陀李崇宇怒气上涌,喝道:“嵩儿,你真不知天高地厚……” 
  厅外忽传来宏声大笑道:“初生之犊不怕虎,雏凤清於老凤声,李大侠不可深责令郎,此事你要袖手事外恐不可得呢!” 
  李崇宇父子不禁一怔,抬目望去,只见厅外走入八方头陀神行客骆毓奇。 
  骆毓奇面色略带忧戚,抱拳笑道:“不速之客,窃听之嫌,请勿见罪是幸。” 
  李崇宇大笑迎向前去,执手寒喧道:“骆兄什么风吹得来的?” 
  他两人十数年未见,故友重逢,其快何似。 
  李崇宇道:“嵩儿,见过骆伯父!” 
  李庆嵩上前长身一揖,口称:“骆伯父,小侄拜见。” 
  骆毓奇笑道:“贤侄少礼。” 
  李崇宇延之入坐,李庆嵩侍立其侧。 
  骆毓奇忽长叹一声道:“李兄可知危在眉睫么?” 
  李崇宇不禁一怔,道:“骆兄之话何意。” 
  骆毓奇道:“小弟适从昆仑而来,途中忽见江湖人物纷纷赶向天水,小弟不禁好奇,暗蹑随後到了南关外蔡家老店,方知店外矮林中发生骇人听闻武林凶杀,李兄可知死者是谁?” 
  李崇宇道:“兄弟不知。” 
  “死者乃天河鬼叟戎云虎异母同父兄弟青面鬼王戎云豹,他兄弟各走极端,势若水火,惨死在其兄绝毒暗器白骨针下,其馀死者系乾坤钓客温蔚翔爪牙,亦在白骨针下丧命……” 
  李崇宇面现惊愕之色,道:“天河鬼叟戎云虎乾坤钓客温蔚翔世外双凶,虽心辣手黑,但与兄弟何干。” 
  骆毓奇微微一笑道:“李兄别急,容小弟细叙根由,恐李兄欲置身事外而不可得也。”话声略略一顿,遂将燕京洪步云堕崖而亡,紫府奇书被骷髅魔君劫去,柳凤薇失踪一一说出。 
  李崇宇道:“此事兄弟已有耳风,但与小弟风马牛不相及。” 
  骆毓奇也不理会朗笑一声道:“眼前云集蔡家老店外为首者,乃乾坤钓客温蔚翔拜弟四海游龙石中玉……” 
  李崇宇一闻石中玉之名不禁脸色一变,石中玉乃罗浮名宿,昔年与李崇宇因故不和,含怒出手相搏,一著失慎李崇宇败在石中玉掌下,一掌之辱,至今不忘,怎不令李崇宇勾起积恨。 
  骆毓奇微微一笑道:“那石中玉一代名宿,明珠暗投,丧心病狂自不必说,眼前辣手难题立即应在李兄头上来了。” 
  李崇宇摇首微笑道:“骆兄你无须危言耸听。” 
  骆毓奇大笑望了李庆嵩一眼,道:“只怪令郎行事不密,救走蒙面少女情形落在一人眼中。” 
  李庆嵩不由惊得呆了,猜不出是何人窥知。 
  骆毓奇叹息一声道:“其实也不怪令郎,蔡家老店外,稻草堆内正藏有一个乞丐,他冻饿交迫,无奈藏身其中避寒,不料被他窥知,贪图石中玉重赏悉皆吐实。” 
  这话虽使铁指韦陀李崇宇父子震骇,却听出骆毓奇之话,其中不无矛盾之处。 
  铁指韦陀李崇宇咳了一声,道:“骆兄,兄弟有一点不明,既然死者除了青面鬼王戎云豹外,馀者俱为温蔚翔老邪爪牙,小犬所救蒙面少女,同为天河鬼叟所伤,仇者为一,理该同仇敌忾才是,怎么石中玉不找天河鬼叟理论,反向兄弟寻事生非,其理安在?” 
  骆毓奇哑然一笑道:“武林是非最是难论,而其中利害最是显明,关键在於紫府奇书……” 
  李崇宇父子不禁凝耳倾听。 
  骆毓奇面色一正接道:“当年紫虚居士在昆仑绝顶以紫府奇书诱使天下武林人物自相残杀,以致黄叶道人及幽魂手平梧连同此书殉命灵鹫峰万丈绝壑之下的乃是第四册。 
  然而十六年前世外六凶,北瀛岛主、夺魄郎君巫翰林、阴阳圣指唐慕斌、血影手侯绍鸿、乾坤钓客温蔚翔、天河鬼叟戎云虎结伴西游昆仑,无意寻获第四册紫府奇书。 
  六凶各存攘夺之心,引起火拚,巫翰林当场重伤,为阴阳圣指唐慕斌攫得遁去,不知所踪。 
  不意第四册紫府奇书竟落在一个满身铜臭,庸俗不堪之洪步云府中,洪步云遂种下惨死之祸,该书又为骷髅魔君攫去,倘柳凤薇无故失踪,断然骷髅魔君攫得是真,如今真耶非耶,尚难肯定其词……” 
  说此,骆毓奇举杯饮了一口香茗後,道:“此中原由,说来话长,一言难尽,小弟长话短说,扼要说明数点,李兄不难明白。第一,紫府奇书分为四册,相传首册落在金天观中,因紫虚居士出身金天观。” 
  李崇宇恍然大悟,道:“怪道近日风闻金天观外江湖能手频频窥伺,而金天观道众杜门不出,原来是这个缘故。” 
  骆毓奇微微一笑道:“次册风闻落在昆仑手中,而昆仑掌门坚决否认,江湖谣诼,本难置信,未必不是空穴来风之词。第三册散失江湖,不知落在谁人之手。所以令郎所救蒙面少女,难说不是无故失踪的洪步云未亡人柳凤薇……” 
  李庆嵩愕然张目,心神大震。 
  李崇宇目露惊容道:“骆兄是说她身怀第四册紫府奇书,致遭天河鬼叟‘白骨针’之难。” 
  “很难说。”骆毓奇道:“主要的是泾河北岸老君观主不知在何处获有第三册紫府奇书内七页,蒙面少女乘隙劫去,天河鬼叟一步之差失手,大怒之下发出白骨针,蒙面少女伤重落荒奔逃,幸为令郎发现救走,不想带来一场无边危难。看来,天河鬼叟与乾坤钓客均要光临府上,李兄得提防一二,不可大意,此中原委小弟偷听石中玉之言才知。” 
  铁指韦陀李崇宇不禁忧形於色,喃喃自语道:“这怎么是好。” 
  变生即将进迫眉睫,李崇宇心急如焚,狠狠的瞪了其子一眼。 
  李庆嵩嗫嚅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天河鬼叟乾坤钓客又不是三头六臂人物,有何可惧。” 
  铁指韦陀不禁厉声叱道:“畜生,真不知天高地厚。” 
  骆毓奇道:“李兄不可斥责令郎,道义上李兄亦不能置身事外。” 
  李崇宇不禁一呆,道:“这却是为何?” 
  骆毓奇长叹了一声,黯然神伤道:“李兄八拜之交擒龙手陈鸿秋惨死在天河鬼叟掌下,不意漕河一别竟成人天永隔。” 
  李崇宇闻言虎目一红,泪光欲滴,急抓住骆毓奇手臂,厉声道:“此话是真?” 
  骆毓奇道:“小弟也是闻风而知……” 
  说此,忽见一条人影在厅门外一闪而过,不禁一怔,忙道:“李兄府中有多少人手,及早安排,免得到时措手不及。” 
  李崇宇道:“兄弟久已不过问江湖是非,纳福家居,得力人手齐散往外地,各就其业……” 
  语尚未了,骆毓奇不禁面色大变,急啊一声道:“不好,有人侵入府中。” 
  扭身垫步,身形如离弦之弩,激射出厅外而去。 
  李崇宇父子闻言大惊,如影随形掠出厅外。 
  ………… 
  天色晦暗如暮,风吼雪涌,酷寒难耐。 
  秋镜楼下门前负手卓立著诸葛文,凝目投向远处,心绪如麻,惆怅之感无由自生。 
  他心头怀念著那瑶鼻樱唇,星眸剪水,绝世风华的柳凤薇,几次生心欲去窥视蒙面少女是否为她,又恐弄巧成拙,强行抑制住,但心情一直不得安宁,只觉百无聊耐,郁结难伸。 
  蓦地—— 
  园中一株参天古柏之後闪出一个面目森冷黑衣老者。 
  诸葛文不禁骇然变色,身形一闪隐匿门後,暗道:“天河鬼叟,他怎麽知道找来此处。” 
  戎云虎竟未发现诸葛文,只见他目光如电,抬面望了秋镜楼一眼,突然两臂一振,穿空飞起,扑向秋镜楼上。 
  诸葛文心说:“不妙!” 
  急步窜出园中,仰面一瞧,只见天河鬼叟已一掌震开蒙面少女所居长窗掠入房中。 
  诸葛文急一鹤冲天拔起,掠上楼廊,正要扑入房中,忽闻戎云虎冷哼一声,忙贴向窗侧,只见戎云虎风也似地掠出窗外飘落楼下而去。 
  戎云虎来得突然,去得也快,并未见他掳走蒙面少女,诸葛文不禁心中猛凛,只道蒙面少女及老安人,均遭了毒手,急掠入室中查视。 
  但事情又变,不由把诸葛文惊得呆了,瞠目结舌,不知所措。 
  只见老安人安详睡在榻上,锦被半掩,蒙面少女则不见,显已鸿飞杳杳。 
  他恐蒙面少女手辣心黑,将老安人点了死穴,急忙查视,伸手一抚鼻息均匀,才知点了普通睡穴,紧张心情立时松弛了下来,身形一晃穿窗而出,在楼下厅内端坐一把交椅上,一卷在手,装模作样吟哦出声。 
  此刻,李崇宇父子及骆毓奇三人迅疾如风,神色紧张,扑入秋镜楼中,只望了诸葛文一眼,窜上楼去。 
  但听李庆嵩惊呼一声:“娘!” 
  诸葛文一跃而起,快步登上楼去。 
  只见老安人已被李崇宇拍开睡穴,睁目醒来,李崇宇忙问蒙面少女何去。 
  老安人叹息一声道:“药力如神,果然霍然而愈,这位姑娘立时要走,强留不允,她说女人祸水,留下反与尊府带来一场大难,恩将仇报,於心何忍,临行之际,除去面纱,现出一副娇艳如花明眸皓齿绝世姿容,银齿一笑即伸手点了妾身睡穴,之後……” 
  铁指韦陀李崇宇如释重负道:“她走了也好………” 
  李庆嵩面上油然泛起一片惋惜之色。 
  骆毓奇忙道:“那侵入尊府那人究竟是谁呢?” 
  突然楼外起了一声惨嗥,接著一个重物坠地巨响。 
  三人不禁一震,急穿窗掠出。 
  只见园内雪地中倒著一个中年汉子,已然气绝,双目内溢出两行血丝。 
  李崇宇仔细察视之下,死者瞳仁中赫然露出两支白骨针尖,不禁心神猛凛。 
  骆毓奇李庆嵩二人也发现了白骨针,心头更是骇然。 
  寒风吼涌中,突传来数声厉啸,尖锐刺耳,入耳心惊战栗。 
  啸声未绝,十数条人影曳空电飞掠入园中。 
  铁指韦陀李崇宇认出为首身背双剑,方面大耳气宇威严老者,正是那明珠投暗浮罗名宿四海游龙石中玉。 
  石中玉之後却是在蔡家老店为风尘三侠白骨针下漏网逃去虎面修髯老者,少林叛门弟子圆镜大师。 
  李崇宇定了定神,含笑抱拳道:“石大侠别来无恙?” 
  石中玉一眼瞥见雪地尸体,两道剑眉猛然上剔,眼中泛出森森杀机,冷笑道:“李庄主,石某为侦查一宗武林疑案,特遣手下先行拜庄,说明石某随後就到,怎李庄主不分青红皂白,将石某手下戳害为何?” 
  李崇宇冷冷一笑道:“兄弟半辈子江湖厮混,也不至於如此不讲情义,石大侠请不要血口喷人,先去瞧瞧死者是否为兄弟所害。” 
  石中玉闻言怔得一怔,知必有蹊跷,即与虎面修髯老者疾逾飘风般掠至死者之前察视,两人顿时骇然色变,面面相觑。 
  虎面修髯老者身中白骨针伤,虽经治愈,似乎尚未复元,面色苍白,如今更似死灰般,惨淡无神,痛定思痛,前创犹悸。 
  石中玉低声道:“戎令主果然来了,温令主所疑显然为事实,铁证如山,无可辩驳。” 
  虎面修髯老者道:“诚如石大侠之言,戎令主私心自用,残杀异己,如今昭然若揭,但不过尚有一点存疑,戎令主七页紫府奇书显然到手,无须重来此处,如此做法,岂非画蛇添足掩耳盗铃自露马足。” 
  石中玉略一沉吟,冷笑道:“他重来天水,无疑杀人灭口。” 
  “杀谁?” 
  “蒙面少女。”石中玉答时,面色严肃,转身向李崇宇三人走去,冷冷问道:“李庄主,请问是否有一蒙面少女为少庄主所救?” 
  铁指韦陀李崇宇早想好答词,毫不犹豫朗声答道:“不错,诚有其事。” 
  “如今蒙面少女何在?” 
  李崇宇放声豪笑道:“石大侠,蒙面少女为天河鬼叟劫走,你这是明知故问,可是有意来此寻事生非?” 
  石中玉一脸胀得通红,目中怒芒逼射,沉声道:“石某不信真有其事。” 
  李崇宇一声大喝道:“你那手下因瞥见戎云虎劫走蒙面少女致死,否则死者致命暗器白骨针系何人所为,石中玉,你无须藉故生非,我这庄中可不容擅自出入撒野之辈。” 
  石中玉冷笑道:“你待如何?” 
  李庆嵩纵身一跃,厉声喝道:“每人留下一条胳膊,才可网开一面。”伸手撤出一柄短戟,接道:“石中玉,小爷欲领教你一身罗浮绝学,是否浪得虚名之辈。” 
  四海游龙石中玉虽然气得身躯狂震,但却碍难出手与李庆嵩为敌,要知他在武林中辈份极尊,自视甚高,此次受龙虎十二盟拢络,礼遇隆崇,客宾之位不受统属,如今李庆嵩叫阵,自己如果出手,胜之不武,反落以强凌弱,以大凌小骂名,是以为难得紧。 
  石中玉身後突掠出一个持刀彪形大汉,道:“杀鸡焉用牛刀,石大侠,容我钱豹一会这小子。” 
  钱豹话声方落,刀光电奔,一式“三星追月”,洒出三朵寒星猛袭李庆嵩胸前。 
  李庆嵩才不过廿四五,业已扬名西北,武林公称之“玉面孟尝小温侯”,武学造诣不凡,唯其如此才心高气傲,敢指名挑斗。 
  钱豹一招放来,李庆嵩斜身外闪,短戟疾抡,风骤雨狂地攻出七招。 
  出手之快,招式之奇,身法之捷,无一不恰到好处,戟影漫空,星飞电闪。 
  钱豹料不到李庆嵩有如此高绝身手,被凌厉的戟法逼得一连避开三步,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一著受制,满盘皆输,守多攻少。 
  叮的一声金铁交鸣,李庆嵩戟猛力沉,点在钱豹钢刀之上,钱豹只觉虎口欲裂,把持不住,钢刀脱手坠落地面。 
  钱豹大惊,欲纵身跃出圈外,李庆嵩冷笑一声,身形电欺,左臂“叶底偷桃”穿出,掌吐真力,叭的一声击实在钱豹小腹之上。 
  一声凄厉惨嗥出自钱豹口中,身形撞飞五六丈外,嘴喷一股血箭,气绝废命。 
  李庆嵩面现得意之色,忽感一片冷风袭向肩头,不禁心神一凛,忙塌身箭步跃出。 
  只听耳後石中玉笑道:“小小年纪,竟然如此心辣手黑,饶你不得。”冷风有若附骨之蛆般袭去,但感曲池穴突然一麻,被石中玉五指扣住动弹不得。 
  铁指韦陀李崇宇见爱子被制,不禁勃然大怒道:“石中玉,你上门欺人尚不自知理亏,竟敢侍强凌弱……” 
  语声未了,石中玉哈哈大笑放开扣住李庆嵩五指,道:“石某要取汝子性命,犹如折枝反掌,但石某尚不屑为之。”一掌轻拂而出。 
  李庆嵩闷哼一声,撞开五六步方始定住,脸色苍白如纸,额角黄豆般冷汗冒出,显然内伤不轻。 
  铁指韦陀李崇宇须发怒张,一鹤冲天而起,拔出五六丈掉首扑上,左掌右指,夹著一片沉逾山岳潜动,望石中天凌头压下。 
  石中玉深明厉害,冷笑一声,疾飘开五尺,双掌托天迎去。 
  李崇宇身形到得中途,突感胁间一麻,神智—昏,断线般坠落地上。 
  石中玉无独有偶,亦是仰面倒地不起。 
  更有骆毓奇李庆嵩及群邪亦无声无息纷纷倒下雪中……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令人震骇恐怖。 
  庄园中无一人幸免,此又是一宗震惊武林公案。 
  究是何人所为? 
  诸葛文么?不!他不曾亲眼目睹。 
  风仍在吼,雪片漫天飞舞,一片一片向园中倒著十数具武林高手身上落下,不久即将湮没无形,一丝痕迹不露。 
  风雪弥涌中,一条庞大身形捷似飞鸟由空中电泻疾落,现出面目森冷的老人。 
  老人正是四凶之一乾坤钓客温蔚翔,目中精芒怒射,厉声道:“戎云虎,老夫不杀你誓不为人。”两手抓起石中玉及虎面修髯老者冲霄穿空而去。 
  去势电疾,转眼即杳入风雪漫天中…… 
  诸葛文俟李崇宇父子及骆毓奇扑出窗外,即向老安人道:“这等武林凶杀之事,老太太不见为妙,请速回内院歇息吧。” 
  老安人长叹一声,点点头,颤巍巍地离去。 
  诸葛文迅疾无伦穿出窗外,身化“神龙入云”翻上一株参天凌干巨楠之上。 
  这时,铁指韦陀李崇宇与四海游龙石中玉唇枪舌剑,转眼拚搏难免。 
  他竟似若无睹,冷电眼神频频四外搜索,凭他臆测天河鬼叟戎云虎定然藏匿宅中,未必即离。 
  果然,邻近一株柏树上正有两道慑人眼神凝向李崇宇等人。 
  诸葛文目光锐厉,瞧出那就是天河鬼叟戎云虎。 
  戎云虎听得李崇宇鬼话连天,说自己劫走蒙面少女,不禁鼻中发出一声低哼,目中射出怨毒光芒。 
  忽地,只见戎云虎面色一变,离枝遁空而去。 
  诸葛文“鹧鹩展翅”腾空尾随而去,仗著园中森森古木掩蔽身形,一路追去。 
  宅院占地甚广,但见戎云虎亦是尾蹑一条人影,那人正是乾坤钓客温蔚翔。 
  诸葛文暗惊道:“看来,四凶俱已到齐,他们暗中勾心斗角,不久,必转为明相火拚。” 
  他为自己妙计逐渐得逞,面上不禁泛出耐人寻味的笑容。 
  只见乾坤钓客温蔚翔在马廊外逡巡,漫天飞雪一寸一寸的地面加厚,将一切所留痕迹湮没。 
  温蔚翔伸手轻轻拂向地面,刮起一片雪尘,露出蹄痕去向。 
  天河鬼叟戎云虎藏匿在远处树後,却未防诸葛文窥何在侧,戎云虎枭睛疾溜溜地乱转,一张狰狞地面孔满怖杀机,恨不得将温蔚翔吞下去。 
  诸葛文暗中窃笑不已,只见温蔚翔身形暴起,穿出窗外而杳。 
  戎云虎毫不怠慢,接踵扑出墙外而去。 
  诸葛文微一躇踌,追出墙外,但风雪漫漫,弥天汹涌,阻碍了视线,穷极目力下只见远处人影一闪即隐,他施展绝世轻功,追出五七里远,双凶已是无影无踪,不禁废然折了回去。 
  他一飘入院墙,即闻一声冷笑,只觉一股强猛劲风撞来,情不由主平胸双掌推了出去。 
  两股潜劲猛接,诸葛文身形一阵撼震,斜身踉跄退出两步,抬目望去,只见天河鬼叟戎云虎立在两文开外,阴冷澈骨一笑,道:“好小子,武功居然不弱。” 
  诸葛文冷笑道:“你是何人,擅闯本庄非奸即盗,速俯首就擒尚可留得命在。” 
  戎云虎不禁怔得一怔,道:“你姓李?” 
  “不错。” 
  戎云虎脸色一变,右臂疾伸而出,五指迅如电光石火探向诸葛文“脉门”要穴。 
  他这一招,看似平凡,其实玄奥不测,任凭闪向何方也避不开去,江潮中无数成名人物均败在他这一招之下。 
  士别三日,刮目相待,诸葛文并非当日吴下阿蒙,戎云虎一招展出,即深明其中玄奥,卓立如山,不避不让,右掌平胸微微一抓。 
  天河鬼叟招式如电,指锋锐啸堪堪触及诸葛文右臂“曲地”重穴。 
  诸葛文突然右足一撤,身躯未旋,时间之拿捏竟然恰到好处,不差分毫。 
  戎云虎指臂擦著诸葛文胸前而过,一抓成空,戎云虎不禁心头一震。 
  就在此时,诸葛文横肘一推,撞向戎云虎胁下“神堂”穴,猛一翻腕,五指迅疾无抡抓望肩头。 
  一式两招,非但雷厉电奔,而且精奇难解。 
  天河鬼叟戎云虎只觉一股潜劲向“神堂”穴撞来,肩头又感锐啸风生,不禁吓得胆寒魂飞。 
  他不敢以护身罡气硬抗,身形急望前一栽,垫步窜起穿空遁逃而去。 
  诸葛文为自身武功突飞猛晋感到骇异,怔了怔神,身形疾展,扑向秋镜楼而去。 
  他一至秋镜楼外远处,凝目望去,不禁呆住,只见地面倒著十数具尸体,悉为四海游龙率来龙虎十二盟中匪徒,但石中玉及虎面修髯老者不知何往。 
  铁指韦陀李崇宇玉面孟尝小温侯李庆嵩及八方头陀神行客骆毓奇似重病方愈,惨淡无神,在倾听一个金面人说话。 
  此人面似淡金,秃眉无须,神色木然如冰,一袭宽大黄色长衫在呼啸寒风中猎猎起舞,语声极低,但不时发出扰人心魄的短笑。 
  蓦地—— 
  金面人鼻中沉哼一声,仰面扬掌虚空击去。 
  只听一声惨嗥腾起,耸干柏柯上断线般坠下一人,叭哒堕地,耳目口鼻中鲜血涌出,四肢一伸气绝废命。 
  金面人木然望了死者一眼,道:“此人乃天河鬼叟手下,作恶多端,死了无愧。”话声寒峭阴冷,令人毛发笔立。 
  接著金面人又道:“老朽山野之人,避居尘世已久,久不过问武林是非,奉劝三位,切莫深信外貌良善心怀阴谲之人,更莫寄望於自视名门正派高手,警记斯言,当可减免灾难。” 
  话落,冲霄奔空而起,半空中传来语声道:“珍重再见。”人影疾杳无踪。 
  三人互望了一眼,面现苦笑,并肩步入秋镜楼中。 
  他们发现诸葛文倒在楼口下,僵睡若死。 
  李崇宇眉头一皱,道:“嵩儿,拍开此人睡穴,赏赐重金遣之离去。” 
  李庆嵩尚念诸葛文医道,意欲留作臂助,道:“爹……” 
  铁指韦陀面色一沉,喝道:“不必多说,照为父之命行事,此人面目可憎,不可深信。”说後偕骆毓奇登楼而去。 
  李庆嵩暗叹了一声,一拍开诸葛文睡穴。 
  诸葛文擦眼爬起,面容惶恐道:“少庄主……” 
  李庆嵩微笑道:“此後本庄步入多事之秋,劫杀难免,本想延揽兄台,奈兄台不擅武功,如有不测,在下何忍,只有留待他日了。”说著在怀中取出一锭黄金致赠,又道:“在下深知兄台耿介,区区俗物乃出自在下一片诚意,望忽见却是幸。” 
  诸葛文再三推辞不获,只好收下告辞。 
  李庆嵩送出庄外而别。 
  诸葛文本想再潜入庄中探明金面人来历及方才发生之事始末,但他急於寻觅蒙面少女。 
  他认定蒙面少女就是柳凤薇,权衡轻重,只有暂舍李家庄於不顾。 
  风雪漫漫,皓寒凛冽。 
  诸葛文怀著一腔落寞惆怅,重回南关外蔡家老店中,谋求一醉再上征途。 
  他伸手一揭门帘跨入,只见店内竟上了满座,店主正巧立在门侧招呼小二送酒送菜,一见诸葛文面现愕然之色,嘴唇翕动欲言,他忙以眼色制止。 
  店主溜出口边之话,又复咽了下去,笑道:“您老将就与旁的客官并一并坐。” 
  诸葛文点了点头,目光四巡,突然眼中一亮,步向里首壁偶一付座头而去。 
  这座上正坐在一个乱发蓬松,满身油污的化子,大盏盛酒,左手握著一根鸡腿塞入口中,咀嚼出声,吃像极难看。 
  诸葛文微微一笑,认出是太极铁掌邵元康,迳在侧首坐下。 
  邵元康虎目瞪著诸葛文,哈哈一笑道:“咱俩正好配对,化子邋蹋,你也尊范不堪恭维。” 
  诸葛文首一低,蚁语传声道:“邵老哥哥,在下吕松霖。” 
  语声送入邵元康耳中,邵化子不禁张大了眼发怔,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吕松霖忙转面望著走了过来的店小二点了酒菜。 
  蔡家老店中一片繁嚣鼎沸,七成食客均是武林人物,肩插兵役,丝穗晃动。 
  吕松霖低声问讯别後经过。 
  邵元康道:“此非详谈良机,而且店内还有化子对头人物在,正虎视耽耽注意我等,嘿嘿,他有耐心等待,化子也存心磨姑,老弟,咱们尽兴一醉,谈点别的如何?” 
  吕松霖有意无意目光缓缓扫视店内,忽瞥见一人侧影,令他胸中怒火沸腾,道:“老哥哥对头仇人,是否就是蛮荒一剑雷鸣霄。” 
  邵元康双目一翻,道:“你认得他。” 
  “在下亦与他有仇!” 
  邵元康不禁一怔,瞪眼凝望著吕松霖,道:“怎么,你也与他有仇?” 
  吕松霖目露忧容,道:“别管雷鸣霄,你我谈正事要紧,老哥哥为何与骆大侠分手,在下经历极为惨痛新奇,更堪忧虑武林前途日非。” 
  “那麽你先说。” 
  这时小二已送上酒食,吕松霖饮了一口酒後,滔滔不绝说出自漕河镇分手所经所遇,只隐去圣手韩康卢燕姓名不说。 
  邵元康闻及沈万苍陈鸿秋遭了毒手,不禁目中一红,须眉无风自动。 
  吕松霖一口气说完,邵化子面色瞬息万变,半晌不语,急叹息道:“骆毓奇危矣,他与化子在兰州分手,约定三日後再见,他定是风闻此事赶来与铁指韦陀李崇宇晤面,不想竟会遭遇……” 
  吕松霖大诧,惊道:“骆大侠不是很好么?” 
  邵元康冷哼一声道:“你认为金面人是良善之辈?” 
  “那么他是谁?” 
  邵元康摇首表示不知,倏地擎杯黯然一笑道:“老弟,咱们一杯解千愁,此事千头万绪丝毫不能自乱步骤,慢慢来。” 
  太极铁掌本来性如烈火,这次表现除异常沉稳,因为兹事体大,一点粗卤不得。 
  他说时目光频频向蛮荒一剑觑望过去。 
  只见雷鸣霄座上又多了两人,正是吕梁双判北希言北希滇,双判在与雷鸣霄低声说话。 
  倏地,蛮荒一剑面色一变,矍然立起,低喝道:“走。”与吕梁双判离店而去。 
  三人尚未揭开布帘跨出店去,只听门外一声高呼道:“那不就是蒙面少女!” 
  雷鸣霄吕梁双判闻言,风也似般窜出。 
  四座翕动,纷纷掠了出去。 
  吕松霖不禁心神一震,暗诧道:“她怎么又回来了。” 
  情不由主的站了起来,随著群豪走出。 
  太极铁掌邵元康痛心知友惨死,悲怆郁怀,也浑浑噩噩随著吕松霖步出店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