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樵子《血莲花》

五九、诛阎王 剑阵歌日月

作者:武陵樵子  来源:武陵樵子全集 
  巫山婆婆成名在一甲子以前,眼看展宁的恁般情景,焉能不理会得?
  心里暗自惊叫一声:啊?这娃娃有多大修为,他怎能练成一身的玄门罡气?
  难怪他对当头而下的滚木飞石无动于衷,恁般埋阵伏仗,真还奈何他不了呢?
  想着想着,如雷之声遽起——
  山上,尽情打下来的滚木乱石闯声停止,刷刷刷刷接连几声响,山下的连天密林中,红影电疾幌动,接二连三地,并排跃出六个人来……
  这正是昆仑四个红衣番僧,加上那两个在石楼山顶,几乎丧命在展宁手上,一高一矮的两个阎王!六个甫一露面,首当其冲地便是武当六道,只听得其中一个番僧吼了一句:“拿下这群杂毛!”声到人也到,恶狠狠地扑上前来!
  武当派以剑术驰名,尤以“六合剑阵”称雄武林,武当掌门人长剑一领,有心布成剑阵,将这个六个来人困在正当中。钜料来人其疾如风,那能容得六个执剑道人人剑合一,将他武当镇山之宝的“六合剑阵”施展出手……
  恰好是六对六之局,捉对儿厮杀在一起。
  银茫电射流动之中,掌劲震山荡岳,打的火爆十分!
  接着两个王的道人,只要回避地罗十一式的锋头,倒还可以近身游斗,走下十几招来,接住昆仑四番僧的四个道人,三招一过,便就险象横生了!
  阵仗既有如此凌厉,六个道人左掌右剑,已觉招架困难,力不从心,那里还能空出手来,施展新学成的“妙手三招”?
  双方交手,若是功力上不成比例,处处地方,都会感觉碍脚碍手,浑身全不自在,武当六个道人此刻仗剑翻滚在呼呼喝喝,强敌环伺的如山掌影之中,愈打愈是寒心。咬牙硬撑着,照看便要支持不住了……
  一条青色人影,疾如陨星泻地般,电疾凌空扑进场里,未待他身形落下地来,两掌左右一分,分袭两个狞笑不绝的红衣番僧,藉这双掌左右分拂之劲。一条身子,轻飘飘地飘落在地!
  这是展宁!
  昆仑四番僧,一身诡奇的昆仑武学,当真已至炉火纯青之境,耳闻风声当头而下,已自一步飘身闪了开来,旋而看清来人是展宁时,相对哈哈暴笑道:
  “娃娃,今天你莫想脱身逃走了!就在这里纳命来吧!”
  身随话动,两道红色身影电疾扑到。
  四只如蒲扇大小的肉掌,频频颤动,幻出一片重重爪影,将展宁置身在威势无俦的如山掌影之中……
  来势凌厉之极,端地骇人!
  展宁由今也没敢忽视昆仑四个番僧的造诣,眼看恁般恶狼扑羊之势,他只须脚下踩动“流云步法”,便不难求得脱困,安然摆脱这重如山获的掌影罩盖,但,他终于合弃了轻易而举的逃避之路不走,双掌在胸前上下一抡,猛然一吐劲力——
  这也是他自经穷途书生伐毛洗髓之后,第一次与人交手试劲,何况眼前的四个番僧,在当前黑道武林之中,已算是艺业高深的一代枭雄了,他焉肯放弃这次能够一无顾虚,全力试掌的大好机会?
  出奇的很——
  扑身近前的两个狞恶番僧,一见展宁不退反进,抢掌左右来迎,他二人呵呵轻笑一声,扑上前去的劲力一撤,身形猛然凌空拔起……
  身形朝上一窜,却将展宁全力推送的两掌闪避过去,两股雄浑无情的威猛掌劲,打两个番僧身下擦鞋而过,呼啸风生,直向密林边沿撞了过去——
  哗然一声暴响,碗口粗细的树身,应掌劈断了几十根!
  凌空窜起的两个红衣番僧,身法何等迅捷,但见两条矫矢如龙的红衣身影,自空一旋一弓,头下脚上,又向殿宁当头抓了下来。
  殿宁他全力推出的两掌走了空,已是怒意微生的了,再见这二人凌空变招换式,迅猛而劲急,人遂也一闪一纵,提身窜起在空中。
  他这提身窜起,竟高达临空四丈有余,横身一旋,宛如兀鹰低空盘旋一般,看定适才泄劲待落下地去的两个番僧,迅速一分掌,全力又推两掌……
  四个昆仑番僧打露面开始,极为自负而傲世,尤以轻身功夫,更没将展宁看在眼中,正因为这,两个番僧才选择凌空发掌一途,指望给他一个欲避不能,最低限度也要折折展宁的一身骄矜之气,殊不知,展宁并不如他两人理想中的就地退避,反而接踵窜跃起,拔身落在他二人的头顶上去。
  这种打法,自然而然地,落在他俩的意料之外!
  昆仑番僧既敢闯进中原,应邀来为地狱谷主撑腰,他四人的一身艺业,却也有令人不敢轻貌的地方。此刻,他两个番僧,耳边陡然听得两股破空劲力自空卸尾劈到,骇然中既不敢翻掌来接,又不敢任由身子泄劲落下地面去,气劲陡然连在腰际,一弓一缩,在空中换劲一折身,双双打横闪开七尺!
  这一来,又将展宁的第二招闪避过去!
  说真的,就像恁般平空换式换气,藉式飘闪,天下能有几人?
  惊见这种招式,身形泄劲欲堕的展宁,也不禁楞得一楞,楞神飘落中,蓦然发觉身后异声大炽,异声中,挟带着破空的狂飙劲力,顿向展宁蹑空打到。
  掌劲狂涌之中,渗和着昆仑番僧的狞笑连连。
  场中,倏传武当掌门人一声惊叫道:
  “少侠小心……”
  没有这声招呼,展宁已是惊觉立生的了,听到这声惊叫,他那里还敢将身形飘然落下地面,情急中虎吼一声,不下反上,提气猛然向上一翻,一个“鲤鱼倒翻波”,身形如箭疾射,打斜刺里向外电疾射出……
  眼看展宁应奇疾,玄定道长这才心弦一松,吁出了一口长气。
  适才来自身后的四股掌劲,乃是与武当两个道人,拳去剑来,打的万分火爆的两个昆仑番僧,他俩一见有隙可乘,一掌逼退了武当老道,赶上前来劈出沉猛的两掌,眼看展宁凌空变式闪避过去,忙里一撤招,拧腰便又追上前来。
  刚刚与展宁交手,被逼闪开了的两个番僧,身形自也一怠慢,暴吼声中,也自一旁虎扑过来……
  这一来,成了个四打一之局。四条红色身影鹞滚鹰飞,将展宁圈在正当中,妙招妙式,呼喝震天!
  却将武当四个道人撇在一边,无人过问了!
  站在一旁,有武当掌门人在内的四个老道,讲修为,论剑术,全是身手不俗的武林好手,但是,他等几会见过如此火爆的炽热场面?眼看五个迅如龙蛇飞舞的身子,顿觉有心前来插手,而又无法插手的尴尬,八只眼睛,随着激斗中的五个人左右挪动,似是看入神了!
  那一边却苦了那两个接住一高一矮两个阎王的武当道人,三十招一过,武当道人显然不是两个阎王的对手,仗着剑上的奇学狠招,倒是尚未露出显明的败迹来,可是,一个大步,一个大步,直被逼的向后退去不已……
  展宁面对四大番僧,可也不敢丝毫大意,以快打快的近身搏斗中,也不知是他新学的招式不够娴熟呢,抑或是这四个番僧身形太以灵活,每一招全部扑了空,一无建树!
  “流云步法”不傀是了行大师的成名绝学,不论左跨右闪,前扑后撤,俱使那四个番僧眼花撩乱,无所适众,此刻缠斗下来,也不自禁泛上几丝寒意。
  四个番僧,似乎早就有了默契,一躲一闪,全是采取近身相搏,以快打快的招式,似是知道展宁的掌上劲力太已雄浑,就没人敢硬碰硬,轻试展宁掌劲的锋头。
  一时半刻,却是一个无法善了的持平之局!
  经过伐毛洗髓之后的展宁,目力何等敏锐,凭藉“流云步法”与这四个番僧周旋,眼观四方,却将那一边的激斗情况收在眼里,一闪一飘之中,向愣目站在一旁,脸上随着情势变化的武当掌门人大声叫道:
  “道长用不着为展某担心,赶紧合力对付那俩个阎王去吧!”
  蓦然增加四员主力军,那一边危如蛋的态势,顿然改了观,也不知玄定道长口里接连说了几句什么,六只长剑的银茫乍动,六个道人,前后踩动着步子,宛如一只走马灯,将两个阎王圈在银虹电射的剑阵之中!
  敢情这便是武当镇山之宝的“六合剑阵”出手了!
  “六合剑阵”,本就是极尽玄奥之能,究生克变化之理的剑上阵式。此刻经玄定道长以掌门人之尊,新自督促催动之下,攻势凌厉,威力那能小得了?
  再说,此刻围困两个阎王的武当六道,一个个全曾学得天罗八掌,左掌右剑,配合施为之下,那里还是冯锦吾在仙霞岭身受的剑阵能比?
  两个阎王,处身在地狱鬼谷,俱是一人之下,千人之上的顶尖好手,单以地罗十一式来说,就不是六个道人之中任何一人所能抗冲得了,所以,当他俩初见剑阵之初,彼此还是嘻然挤眼咬牙,相率作了个极其不屑的嘴脸,一俟“六合剑阵”推动,他两个漫不在意的心理状态之下,先后连劈去几掌,明明是对准武当道人而发,但是,万分意外而使人惊奇的,每一掌全皆进招来,剑招与剑招之问,一股的雄浑掌劲又自当头劈到。防得剑来,似又无法防掌,自己劈去的每一掌,全是泥牛人海,无以为功,这样一来,他俩嘻色顿然一收,凛骇顿生了!
  一阵子左冲右突,似也无法突破剑阵的围困,先是惊叫出声,继而怒喝连连。两个阎王鬼嚎不已,急怒攻了心,若如两只猛虎落在陷阱里,盲冲乱打,简直不成招式。
  “六合剑阵”并不因两个阎王鬼哭神嚎而松驰攻势,一阵猛过一阵,直如泰山压顶,当头罩盖下来。
  应付剑阵围困,首要抱元守舍,务使自己心神宁静,方能在变化莫测的剑阵之中,寻求破解之道,若像两个阎王此刻心气浮燥,怒喝连连,岂不是易防不胜防,而感到周身全在受敌?
  眼看两个阎王必无幸理,就要伤在这“六合剑阵”……
  蓦地,一声大喝起自场外——
  “住手!”
  随又听得巫山婆婆含笑大叫一声:
  “四位圣僧请先住手,老婆子有话要说!”
  昆仑四番僧真也听话,攻势遽然一停,各皆飘身退出场外!
  适才龙争虎斗,打得人砂不分的一处场地,丢下展宁,孤零零负手站在那里!
  武当道人已是瞥足了一肚子气,此刻也正是打红了眼,他等那愿听这巫山婆子的吆吆喝喝,剑式紧了又紧,恨不得立刻将这俩个阎王,活生生劈死在剑阵之中!
  两个阎王强自咬牙硬撑,已似强弩之末,无法陡逞凶威了!
  在一旁气坏了巫山婆婆,手指着展宁,一跺脚道:
  “娃娃,老身有话要说,你不能先要这六个杂毛住下手来么?”
  展宁不理不睬,巫山婆婆怒极暴喝又道:
  “你娃娃若再是无耳不闻,老婆子这就率众痛下辣手,我不相信什么“六合剑阵”破它不得,更不信剥不下来这几个杂毛几层干皮!”
  巫山婆婆想是气极也怒极,眼看展宁仍是不理也不睬,干枯的瘦手,凌空挥得几挥,指一指围围围住这片这片林前广地的数百之众。
  想是地狱谷涌上石楼山来的全部人马,完全都集中在这片林前广地上来了,其中有那黑白二无常,四个鬼王,还有那二十二个红袍判官,以及手执黑布莲花幡的鬼卒,与手举闪亮钢叉的夜叉形彪壮汉子!
  一个个暴眼环睁,全都瞪视在展宁脸上。
  展宁环扫一瞥周遭的数百之众,一仰脸,傲然大笑道:
  “怎么?你老婆子的法术不灵,要小爷我代你传话是么?”
  巫山婆婆圆瞪着一对鹞眼,点点头,没有出声。
  展宁极为轻蔑地,仰颈又自傲然大笑一声,猛然一转脸,当真高声大叫道:
  “贵掌门人不必顾虑什么,尽管全力施为,放倒那两个阎王再说,有展某守护在此,相信没人敢你半根汗毛!”
  武当六道欢声唱个大诺,果然顾虑一除,剑式又紧……
  打得两个阎王屎滚尿流,暴吼连天!
  巫山婆婆气的浑身乱颤,狂叫一声:
  “好小狗,老身与你拼了!”
  狂叫声中,抢动手中鸠杖,就待和身扑上前来……
  红影电射流动,一个番僧已横身挡在巫山婆婆身前道:
  “婆婆何必动怒,这娃娃有我师兄弟对忖,你自管率众破那什么剑阵去吧!”
  巫山婆婆怒目一扫展宁,右手凌空一舞,叫道:
  “打那六个杂毛!”
  话声一落,有人在人群之中纵起身来,迳向剑阵所在之处,电疾扑去……
  这是四个锦袍露臂,手执奇形兵刀的四个鬼王!
  几乎同时,那一边人影电动,原来是黑白两个无常抡棒跃起身来……
  六个人,分成两个不同的方位,全向银芒暴射的剑阵冲过去!
  他快,有人比他还快!
  展宁的青色儒衫电飘,人已点足离地而起……
  宛如一只展翅大鸟,提身在剑阵顶空一个低旋,双掌双左右开弓,指出两道几厉无匹的狂飙劲力——
  左掌劈向两个无常,右掌的一股掌劲狂飙,却向四个鬼王劈去!
  黑白二无常比较乖巧,凌空一闪身,便就闪让过去,四个鬼王,似就有心不信这邪,八掌一伸,却是接了过来……
  展宁的右掌劲力,走的是“十二天罡”,四个鬼王具有多大能为,岂能与伐毛洗髓之后的展宁相颃颉?
  八对一的掌接实,只不过轰地呐了一声,四个鬼王凌空前扑的身子,就像是四只断线了的风筝,自空翻了一翻,滚得一滚,便就失去了自行控制的能力,被那股没法抗拒的疯狂大力抱送着,平空暴射出去老远……老远……
  哼也没见他四人哼得一声,四脚八叉,摆平在五丈距离以外,口角血迹殷然,敢情还真个伤得不轻!
  有这一掌硬碰硬接,场外大半的人,目瞪口呆,确乎猛然惊征住了……
  剑阵之中,传来一声惨嗥,血光乍现……
  想是有个阎王正名正位,到会曹地府报到去了!
  死了一个,剑阵中的目标单纯多了,玄定道长鼓勇大喝一声,又一紧手中剑式,银光映着落日,耀眼生寒。
  四个番僧气的睚眦皆裂,同声一个虎吼,相率又扑向展宁。
  地狱谷的夜叉与鬼卒,如山狂吼一声,潮水般也自涌上前来。
  有了先前近身相搏的经验,展宁那里还容得四个番僧欲近身来,他咬牙一狠,两掌交互运用,左右前后横扫……
  不论是一招“十二天罡”抑或是一招“十二地煞”,具是傲视当前武林中的无敌掌力,昆仑四番僧尚在唯恐避之不及,逞论其他?
  每一掌所及,在汹汹涌涌的人潮之中,劈出一条无人敢挡的血路,功力差点、闪避不及的鬼卒,应掌震断肝肠。哀嚎遍野!
  约莫十多掌下来,跟前陈尸累累,伤者满眼皆是。
  这真是一场既凄且惨的剧烈之争!
  展宁一面要应付打红了跟的四大番僧,一面又须顾及蜂拥而来的地狱鬼谷之众,一时杀得性起,就连处身在旁的武当六个道人也忘怀了,全神运掌中,身后响起玄定道人声欢呼道:
  “好了!少侠!两个阎王全皆被我等打发掉了!”
  展宁似觉立生一股难以形容的快慰之感,高声漫应道:
  “六位道长且主暂息片刻,展某这就要打发完这些杀不尽的鬼谷冤魂!”
  谊情勃勃地说到这里,一连又四掌疾出……
  打得四个红衣番僧暴吼连声,偌多的鬼卒应掌跄跄踉踉……
  地狱谷之众,眼看陡恁势众人多,也难以侥幸取胜,只要被展宁的掌劲边沿扫过,非死即伤,长此下去也只有徒伤无辜,确不能讨得好去的同时——
  巫山婆婆枯手一起,再又响起一声田螺号角。
  地狱谷上至番僧,下至鬼卒,闻声俱皆收势住手,目露着怨毒光茫,在含恨退出场外,向展宁又投上恶狠狠地一瞥。
  打无可打的了,展宁也无意追扑残杀,收势一飘身,落在玄定道长身前笑道:
  “道长不虚此次石楼山之行,杀却两个阎王,心头的怨气,可是平抑了些?”
  玄定道长似是仇恨未尽,动容苦笑道:
  “几个阎王,率众前来我武当滋事,不但将我武当派千年基业摧毁无余,数百弟子几也无人身免,此刻得你展少侠之助,惩治掉了两个阎王,贫道并非是嗔念大功,妄动杀机,实在地,也似觉愧对师门,心有未甘呢……”
  展宁旁若无人似地,点头笑道:
  “道长尽管直言无妨,依你说,你要获得怎样的结果方能甘心?”
  玄定道人咬牙切齿,怨声说道:
  “血债血偿,至低限度我还要亲手杀掉他两个阎王!”
  “杀两个阎王?这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么?哈哈!”
  仅仅笑得一声,展宁睨然一瞥站在一侧的巫山婆婆与四大番僧,又向玄定道长仰颈狂笑又道:
  “道长,展某不同意你的想法,你的想真是太渺小了!”
  玄定道长甚感意外,蹙眉茫然道:
  “少侠,你是说?……”
  展宁陡然脸色一寒,口若悬河地道:
  “道长,你不傀是一大名门宗派的掌门人,是一个皈依三清座前,年高有道的修道之士!道曰:无极!又启人虚无而不争!固然,道德只能普度有灵心,有血性的活人,任你道德无边,能够感化那积恶太深的地狱恶鬼么?所以我说你道长,你的一片善念,是平白浪费而虚掷的了!”
  玄定道长楞神中,地狱谷的一行之众噤若寒蝉,在一旁鸦雀无声。
  想是展宁愈说愈激动,咬牙恨声又道:
  “我很赞成你“血债血偿”的那句话,对付这些不甘为人,情愿作鬼的妖魔魑魅魍魉,”用手一指周遭的鬼状汉子,“只有一个辨法:‘杀!’杀光这些兴风作浪造成武林血腥的鬼东西!否则,在莽莽武林中,那里还有半点祥和之气?”
  眼神一扫巫山老婆子与昆仑四番僧,傲然冷笑又道:
  “凡是趋炎附势,助纣为虐之徒,也一律格杀勿论!”潇湘书院图档,fsyzhOCR,潇湘书院独家推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