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樵子《血莲花》

五二、一报还一报 魂断情天

作者:武陵樵子  来源:武陵樵子全集 
  地狱谷主神色冷冰冰地,打黄绫銮舆中,缓缓站起身来。
  他这一动,哄笑私语之声顿然一止,乍归一片寂静无声。
  地狱谷主一步踏出銮舆,手指站在场中的展宁,脸一偏,却朝巫山婆婆笑道:
  “本谷主并百吝啬颈上一颗人头,故意打断你老婆婆的一时雅兴,实在的,这小子太以作恶多端,与我地狱谷难以并存,老夫早已立下誓言,势必要亲自动手宰掉他,再说,我邬子云言出法随,尚有一句诺言也待处理……”
  说到这里,右手猛然向上一举。
  应势,一声田螺哀鸣遂起——
  田螺声一长两短,不知是在施发什么号令?
  展宁茫然抬眼四顾之中,一声嘤咛响在耳边。
  随着这声嘤咛,一条娇小的绿色人影电疾扑进场中……一直扑向展宁!
  这是贺芷青!
  展宁一看出是她,三步并两步,迎上前去……
  她,极像是一只失群了的孤雏,乍见亲人似的,电疾风驰扑向展宁!
  情急而慌忙,就连地狱谷摆在石佛寺前的偌大场面,似也无暇瞅上一瞥。
  过份的急切,使她羞耻之心尽除,一头扑进展宁怀中,香肩几耸,出声抽泣着……
  展宁情知这是她受了委屈,一手接住她微带战颤的赛玉柔荑,上下晃了几晃,几句话冲到嘴边,面对恁多人,似也无法出声得。
  但是,他并没忘记在身边虎视眈眈的地狱谷数百之众,俊面微赧中,电疾向周曹投上一瞥过去……
  可不是,数百道如炬神光,渗透着几许狠亵淫邪的狰狞笑意,焦点集中,全都投射向广场中来,眼睁睁地,打量在这双男女身上!
  展宁用手支起她带雨梨花般的粉脸,虽呈笑意道:
  “受了委屈了?哭什么?面对恁多人,有多不好意思……”
  围睹的人,哗然响起一声哄笑。
  展宁遂又微微笑道;
  “再说,我不是好生生的站在这里吗?你以为,地狱谷摆出这个臭场面,便能吓得例我么?”
  贺芷青樱唇一抿,抽泣顿止,毅然而屈强地,也自缓缓仰直起脸来……
  多日不见,她当真消瘦多了!
  正当这一双男女轻怜蜜爱,在目交接无言,万般柔情似水,心神互通中,嗖地一声响起——
  展宁何等机警,右手一带贺芷青,双双暴退三丈!
  一步落进场中的,乃是地狱谷主!
  他一步落进场,连个正眼也没望展宁一眼,歪着头,迳向贺芷青道:
  “青儿,为父的诺言已然兑现了,你还有何说?”
  “我无话可说!”贺芷青也报以冷冰冰地回答。
  “那么,你的诺言呢?”
  “诺言?你有什么诺言?”展宁愕然说到此处.语声一转而平和。又道:“诺言可不能遵守,且先说出来给我听听!”
  贺茫青满脸忿慨,狠狠地瞅了地狱谷主一瞥,恨声说道:“他倚仗人多势众制住了我,威逼我交换了一句诺言。”
  “怎生说法?”展宁急切地问。
  “只要你交出怀中的碧玉与羊皮图解来,保证往后不再与地狱谷为难,他在这石楼山再度恩释你,任我俩在四面埋伏中安全脱险,决不留难!”
  “恩释?……脱险?……决不留难?哈哈哈……”
  展宁大笑几声,倏又一转脸,急声问道:
  “你答应了?”
  “我……我不敢……答应……”
  “好,好,这样便好!”
  展宁点头赞赏地连说了几声好,迳向地狱谷主冷笑又道:
  “就是这样的诺言么?”
  “不然!”
  一句不然,顿使展宁猛然心神一震道:
  “你且说说看!”
  地狱谷主手指贺芷青,阴阴一笑道:
  “她说,只要老夫在这石楼山放过了你,她任杀任割,什么条件全都依得!”
  “是这样说法?……”
  贺芷青珠泪如嘛,欲语还泣……
  展宁情知这是贺芷青过份急切他的安危,唯恐他寡不敌众,在这石楼山有生命之虑,极度关怀之中,才想出这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来!
  能够责怪她吗?更不能!
  能够答应这个条件吗?更不能!
  展宁牙磁一咬,恨声笑道:
  “现在我且问你,你是不是愿意放过我呢?”
  贺芷青的玉面上,微露一希望之光,地狱谷主却诡笑接口道;
  “老夫岂是轻言背的人,只要你……”
  未持她话说终了,展宁大声喝道:
  “若是我反倒不愿放过你过你,又怎么辨?”
  这话突几万分,地狱谷主一怔神,贺芷青也自一怔神。
  展宁头一扬,狂笑又道:
  “这样的诺言有什么价值?还不是你这老狗一相情愿?单面相思?”
  一声暴喝交相出口!
  刷刷刷刷,连续几条人影跃进场来!
  左有四个番僧,右有巫山婆婆,两个阎王站在展宁身后,加上原已站在前面的地狱谷主,将展宁与贺芷青,团圆圆在正当中!
  地狱谷主阴笑连连道:
  “小子,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你自信有力敌若多高手的能耐?你以老夫当真不能将你乱刀分尸?”
  展宁双掌暗运真力,对周身前后的八个绝世好手分别瞥上一眼,厉声狂笑道:
  “怎么?地狱谷就仗着人多?以多求胜?”
  地狱谷主睥睨狂笑道:
  “杀鸡焉用牛刀,对忖你一个涉世不深的狂妄小子,我邬子云自信不出十招准可把你摆平!”说到这里,冲着左近的僧俗七人一颔首,阴笑道:“地狱谷不需落人口实,请诸位退出场去!”
  巫山婆婆一咧瘦腮道:
  “用不着谷主劳神,这娃娃交给我老婆子,我让他再偿偿掌下游魂滋味!”
  四番僧跃跃谷动,也有争先出手的之意,尚未来得及出口,二阎王已一步前跨道:
  “禀谷主,这第一场赏给我弟兄,藉以称称这小子的斤两不好?”
  你一言,我一语,相持不下之中,展宁微微一偏脸,轻对贺芷青道:
  “青妹,你可曾找到那地方?”
  贺芷青慧贤兰心,焉能想不出他言中所指之意,一摇螓首应道:
  “没有!”
  展宁倏又想到什么,急声又问道:
  “这座七导宝塔,敢情就是石佛寺的最高之处么?”
  “不是!紧高之处,该是寺后的佛顶端!”
  展宁还待有所交持,但,场中异声已起,人影四处分飞,想是地狱谷方面已然算计停当,地狱谷主,巫山婆婆与四个番僧,俱在诡笑连声之中,先后纵身退出场去!
  广场之中,只留下那一高一矮的两个阎王!
  展宁掌中握力一紧,对贺芷青又投上一瞥知会的眼色,附耳揍上她的鬃际,叽叽咕咕,又叮嘱几句什么,贺芷青这才色呈无奈地也退出场去。
  两个阎王早巳不耐,启眼调侃笑道:
  “遗言交代完毕了么?娃娃,拿命来吧!”
  话声甫落,人影电闪!
  一左一右,便向展宁进招来!
  展宁轻笑一声,脚下一滑……
  两个阎王顿觉眼前一花,哪里还有展宁的影子?
  虎扑而来的第一招,同时落了空!
  阎王的地位,是地狱谷主之下的尖货色了,当他俩一招扑了空,便知事态有些不妙,双双打横一跨步,方敢抢步转回身来……
  那展宁,可不悠哉悠哉地站在他俩身后?
  当着谷主,以及上下数百之众,这个脸哪里丢得起?
  双双虎吼一声,又再扑上前来!
  展宁“流云身法”施展开,一闪一飘,又转到他俩身后,哈哈笑道:
  “滚回去吧!何必丢人现眼?”
  “住嘴!你接着!”
  两个阎王激得怒火高烧,又掌连连颤动,一前一后再度扑向展宁……
  将展宁裹在四道狂风墨雾之中……
  流云身法何等离奇,多么变幻莫测,岂是他二人能够算计得了的?
  但见展附言身形一转,再转儒衫,飘飘游鱼逆水似的,又打重重墨雾中转出身来,一如幽灵现身,鬼魅凌风!
  当真令人眼花潦乱而莫测高深!
  一连三扑三空,二阎王已是急怒攻心,抡掌如风攻到,口中却哇哇叫道:
  “有种的不要躲,接我弟兄这一招!”
  展宁何等机灵,眼看贺芷青已在乘众人疏神之中,逐渐移步踱向场边去了,他眉宇间,陡地笼上缕煞气,口里大叫一声:“找死!”双掌上下一抡,左右一分。
  啵啵两声音响——
  地罗十一掌,焉能敌得了天地一元功?
  两个阎王顿觉一股排山倒海的大力向上掸到,没待他俩看清形势而撤掌飘身,随着先后传来那两声暴响,只觉胸前如受锤袭,口中一甜,眼前向乱窜金花……
  直觉马步扎不稳,粗壮的身子宛如一只气球,蹬蹬蹬蹬一迳退了回去……
  愕然几声惊叫出口,人影暴闪……
  黑白无常的动作最快,抢步飞身上前,抱住两个伤得不轻的阎王,巫山婆婆鸠拐一打横,却阻在展宁身前。
  一边,响起地狱谷主阴恻恻的笑声道:
  “难怪这小子无比狂张,上!与我拿下他来再说!……”
  巫山婆婆鸠杖猛然一起,抡直虎虎风声,瘦腮一咧道:
  “娃娃,拿命来!”
  老婆子力猛杖沉,杖影如山尽到!
  展宁单掌“十二地煞”出手,阻住那巫山婆婆疾猛的来势,右掌作势一翻,却劈向打横扑来的地狱谷主!
  地狱谷主存心来试试斤两,亮掌来迎……轰然一声响!
  展宁动也未动,地狱谷主却被震退两个大步去!
  这是展宁第一次与地狱谷主正式交手,有这一掌硬接下来,展宁心下一宽,地狱谷主却“咦”了一声,骇然怔一怔神!
  巫山婆婆杖影密如骤雨倾盆,又自当头罩下……
  展宁不闪不躲,连发两掌交相使出,掌掌威猛绝伦!
  硬生生地,又将巫山婆婆疯狂来势阻住了!
  巫山婆婆早被激得七窍生烟,口里暴喝连连,掌杖兼施,迅疾急卷而至!
  地狱谷主也将仗以成名的“苍鹰戏云”身法施展开来,起起落落,出没在他身边!
  掌影如体,迳向展宁的要害部位下手招呼!
  展宁岂肯就此示弱,脚下“流云身法”纵动,左掌“十二地煞”,右掌“十二天罡”面对两个绝世好手,却也能应付裕余,了无惧意!
  人影疾晃,掌声频传,一时片刻甚难分出高下!
  巫山婆婆暴喝声声,地狱谷主惊叫连连,鹰飞鸡滚,打得煞是火爆!
  昆仑四番僧技痒难熬,互施眼色中,飞身扑展宁叫道:
  “娃娃,佛爷也来凑个热闹,看掌!”
  展宁宛如蝶舞花树,穿梭在地狱谷主与巫山婆婆之间,闻声知惊,打横一飘身……
  这一飘,又闪过八掌齐施的狠辣一招!
  八掌落了空,激起一片尘土飞扬,山石漫天起舞!
  展宁力敌六个绝世好手,已是打红了眼,合单掌为双掌,掌掌俱发“天地一元功”,只要一股劲接实,打得这群高手们直是踉踉跄跄!
  但是,天地一元功猛虽猛,却最是消耗真力,岂是任他能够长久施为的?
  出手联攻的六大高手,哪个也不是等闲之辈,能是三招五式打发得了的么?
  民受权心念一转,顿有一计在心,双掌左右猛然一分,劈出两股弧形的掌劲来,足尖一点,跃身上了七级浮屠尖端。
  飞起一腿,响起“咔嚓”一声。
  一条黑布莲花幡旗应声折断,飘飘飘,飘散落山下去了!
  登上了七层宝塔顶端,居高临下,一眼已将寺前寺后的环境打量清楚了!
  果然,寺后有一尊石塑佛像竖在那里,那佛像约莫真有十丈高下,若能爬上石佛头顶,恁般联手合围的疯狂来势,对展宁便就一无威胁可言了!
  因为,只要真是一对一,仗着一手天地一元功,他又怕什么!
  展宁跃身上了佛塔尖端,地狱谷的六大高手,齐口一声断喝出口,身随掌走,也向浮屠尖顶上扑了上来!
  地狱谷的鬼卒也似一窝万弩齐发的场面!
  他再一低头,贺正青芳踪已杳,想是她乘这一众疏神之际,遵言奔向石佛去了。
  此刻已是千钧一发,哪能容他在此处作勾留,一连三掌推出,逼退了跃身试图奔上塔顶来的两个番僧和巫山婆婆,抽冷子一点足,他便飞身离开了塔顶,一溜烟便向石门楼中一步落下身去!
  地狱谷之众发觉已迟,人影暴闪提身来追时,展宁一式长身,又上了寺顶!
  一路燕子三抄水,迳向石佛奔了过去!
  身后衣袂飘风之声大炽,地狱谷主率领五个高手尾追而来!
  鬼卒们一似潮水般,也朝石佛所在之处卷到!
  这尊石佛,体积当真庞大无匹,足有十丈的佛身,矗立在寺的后边!
  这石佛,却是石塑的地藏王法身!
  地藏王莲瓣殿帽顶端,贺芷青露出头来,高声向疾奔而来的展宁叫道:
  “展哥哥,快!快!这地势居高临下。你只要几步上得佛顶,纵然他地狱谷仗着势众人多,也无法奈何你!”
  好展宁,疾如流星弃奔电,轻似柳絮随风,来到石佛脚前点足腾身,腾起四丈有余,在下垂的佛手一藉力,便落到石佛肩头光秃之处,飞身再一起,落进了佛帽之中!
  一连三点,不但奇疾元伦,姿势却也美到毫顶!
  展宁身形刚甫落实在僧帽中,尾追之众以毫厘之差,也相继扑到石佛脚前。
  四个番僧最是凶猛,红影电疾窜起,直似红云袅娜上升……
  先后也在佛手一藉力,再度提气又纵身……
  贺芷青看得真切,娇笑声中,双掌一分,又一分……
  便将四个番僧打下地去!
  巫山婆婆白发飘飘,又待猱身冲上前来!
  贺芷青单掌朝下一亮,又将身形凌空了的巫山婆婆劈下平川!
  四个番僧含忿提身再起……
  贺芷青掌掌安功,打得窜起身来的人,欲避不及,只好飘身落下地去!
  她没想到几招天罗掌,却也在此时此地有如此无上的神威,一掌接一掌打实,笑的她花枝乱颤,简直伸不起腰来。
  展宁匆匆对前后地势打量一眼,骇然苦笑道:
  “青妹,这地方虽是阻敌有余,却也当真是地势险恶万端呢,万一不慎落身在石佛背面,与左面的百丈危崖之中,任你造诣通天,生命也就难保了!”
  一句感叹之言堪堪落音,一般凌万无俦的掌风劲气遂起,向展宁当胸撞到!
  展宁骇然惊魂,匆促中来不及发掌来接,本能地向后一闪身……
  佛顶的面积是何等狭窄,他闪身一让,到了佛帽的危崖……
  “下去吧!小子……”
  击掌同施,掌劲威猛,展宁欲进不能,哀嚎一声,滚落石佛身后的百丈危崖去了!
  贺芷青闻声丧胆,看也没看来人是谁,怆惶中咬牙回身,全力一亮掌……
  来人不虑有此,咦了一声,也自一步跄踉,应掌也滚下崖去!
  响起地狱谷主的一声哀嚎!
  唰唰几声,红影电闪,个红衣番僧与巫山婆婆相继扑上佛顶来。
  呆了!贺芷青呆了!大家全呆住了!潇湘书院图档,fsyzhOCR,潇湘书院独家推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