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樵子《血莲花》

四七、神功惊三小 恶耗夺魄

作者:武陵樵子  来源:武陵樵子全集 
  这是一根高有丈五,必得两人各抱的一截石竹!
  较之适地先后劈断的两根石竹,粗出了一倍而有余!
  展宁眼看三色童子面现极度错愕震惊之色,哈哈笑道:
  “要知我展某纵横南北武林,是否真个是陡托虚名,且一招!”
  傲然说到这里,也不待三色童子有所表示,迳自右手向天一撑,朝下一按,左掌照地自左至右连点三点,两掌在胸前炸腕一推……
  两股似白还黑的气流合在一起,汹汹涌涌地逼向石竹扑去!
  “咔嚓”一声暴响立传!
  偌大的一截石竹应声中断,上半截约有六尺长短的一段,在石屑粉末漫天激汤之中,被摔的老远……老远!
  袖手旁观的老小五人,脸色俱各一变,神色变化万千!
  展宁有心煞煞三色童子的骄矜之气,收式一笑道:
  “怎么样?这边还有一根,你三位小友不妨来试试!”
  紫、白、红三个童子,你望着我,我望着你,谁也没吭声!红儿在眼神乱转之中,却已摇头一伸舌头!展宁情知是时候了,脸一板,喝道:“还有什么话说?一定要我再发一掌,让你等尝尝滋味再走?”
  一句喝,无异当头一响闷雷,将紫儿打错愕中震撼醒来,他,摆臂对白红二童,作了个准备退去的手势,冲着展宁一瞪眼,冷笑道:
  “你凶什么?告诉你,雪山派的人也不是随便容人欺侮的,小心你的狗头,我爷爷迟早要来加倍报复你!”
  恶狠狠地交代这一声,猛然拧回腰身,叫了声“走!”三色童子疾如离弦之矢,头也不回,迳向来路奔去!
  曙色方兴,东方泛起黎明的鱼肚之色!
  晨风习习,枝叶随风婆娑起舞!
  展宁兵不血刃,化解了一场纠葛,心境顿觉一畅!
  霍地,他又想到什么,含笑问道:
  “老哥哥,那雪山百乐仙翁一身艺业如何?你可曾听人说起过?”
  酒怪摇头道:
  “百乐仙翁与巫山婆婆俱是早一辈的成名高人,他数十年不履中原,谁知道他有了些什么进境?可惜,可惜你一时情急,便将这三个小鬼打发走了,否则,说不定就可套出些许端霓来!”
  捧起酒葫芦咕嘟灌了一口,倏地也想到什么,葫芦停在嘴边,叫道:
  “哎呀!我怎么也忘了?三个小鬼适才不是说,有什么消息梢给我吗?”
  邬金凤嫣然笑道:
  “老哥哥怎么也当起真来了?黄口孺子说的话,岂是……”
  邬金凤一句藉调笑而宽慰的话尚未说的完整,耳旁衣袂飘风之声又炽。
  异声特盛中,传来一声清越的大喝之声道:
  “背后骂人,就该掌嘴!”
  嗖嗖声中,当面落下两个人来!
  出人意科之外的,来的两个人,却是三色童子的红儿与白儿!
  紫儿到哪里去了呢?
  两小这一折身回来,意味着什么?
  未待展宁开口,白儿小脑袋一扬冷笑道:
  “展大侠,我弟兄还有两点小小疑问,可不可以请问你?”
  “可以!可以!”
  酒怪一叠连声说了两声可以,脸上涌上一瞥喜色,跨步站在两小与展宁之间,水泡眼眯成一道缝,哂道:
  “叫化子不做赔本生意,今天特别优待你两位小朋友,我等双方两问抵两问,不加你的利息,怎么样?”
  红儿小脸一变,指的骂道:
  “要饭的,你给我滚开,你没资格与我三色童子论斤两,要想打架,就凭我……”回手一指自己的鼻头,“小爷若是在十招之内打发不了你,一头就碰死在石竹上!”
  再一指近身的一截石竹,傲然之色,毕露无遗!
  酒怪涎皮涎脸,并不为红儿的叫阵所恼,笑道:
  “人小口气蛮大,要这般厉害干什么?废话少说,这笔交易先说成不成交?”
  红儿有心再说几句什么,白色童子一步前跨,挡在红儿身前道:
  “叫化子你不要插口打趣,你提出交换的两问,不须你开口,小爷已经听的清清楚楚,第一问,你等是想打听我爷爷是不是?”
  酒怪第三人愕然点头之中,白儿一声傲笑道:
  “小爷我不妨简略先答复你,你将巫山婆婆拿来与我爷爷相提并论么?错了!两个巫山婆婆也不行!”
  语气坚定,傲气如云!
  展宁等三人似也将信将疑,暗暗各自吃一大惊!
  酒怪何等心机,故意晃晃蓬头乱发撇嘴道:
  “吹牛!你吹牛!”
  “吹牛!”白儿一跳老高,恨声大骂道:“要饭的你莫狗眼看人低,我问你,凭我爷爷的‘乾坤罡气’,鬼婆子已是望莫及的了,再加上他的‘迷踪身法’‘弹指神通’,哪一件不比巫山婆婆强?还有天罗十一掌不必再说了!……”
  白儿一口气说到这里,眼看听者动容,脸上直在变颜变色,情知已经受骗了,赶紧话尾一收,傲学大人深沉的口吻,冷笑道:
  “你等要问的第二点,就是有关酒怪你的那则消息,这也不难,只要将我的两问答覆出来,我负责告诉你就是!”
  话说完,一拍他的小胸脯。
  展宁没想到这小小童子,竟也有恁般精灵,遂也微微一笑道:“好吧!什么话要问,请讲!”白儿色厉内荏,故作泰然说“方才你推的第一掌,真是那第十二式‘十二天罡’?”“哪个骗你?”“那么第二掌呢,那又是什么名堂?”
  展宁这才恍然大悟这两个孩子折回来之意,哈哈大笑中,反问道:
  “我且问你,就凭这一掌,便就够做雪山祖师爷的资格了么?”
  白儿怒道:
  “我不与你鬼扯,请你就话答话,告诉我等那一掌的名称便了!”
  展宁瞥一眼两眼圆睁的红儿,笑道:
  “老实告诉你,这就是‘天地一元掌’!”
  “天地一元掌?怎地没听人说起过?”
  白儿说得这一声,瞟瞟红儿,俱各摇了摇头。
  邬金凤与酒怪,也楞然傻了眼。
  红儿似也不顾过份沉默,小嘴一撇道:
  “这是真话?”
  “真话!”
  “那我倒要问问,这‘天地一元功’打纵何处来的?”
  酒怪也有心听个究竟,但在这骨节眼上心念一转,插口道:
  “两问已毕,这一问恕不答复!”
  白儿怒极暴喝道:
  “该死的穷叫化子,你不必捣蛋打过来过问这些,只要答完这一问,我保管你吃亏不了,给你一本万利就是!”展宁含笑上前道:
  “我也用不着瞒哄谁,我这‘天地一元拳’就是得自这龙门石窟里,你等如果意犹未足,我再告诉你,这是穷途书生遗留下来的绝学,满意了吧?”
  白、红两个童子眉飞自语一阵,傲慢而又不懂的楞在当场。
  酒怪唯恐两个娃娃说过不算,接口便叫道:
  “好了!好了!还账!还账!”
  一缕自得的笑意,漾在白红两个童子的神色之间,红儿他神气十足地,一手插在腰里,扬臂一指酒怪,嘴巴撇成一道弯弓,笑道:
  “叫化子,这可是轻易不能泄露的天机,我据实告诉你,你要怎生谢我?”
  “你说啊!叫化子恩怨分明,决不亏待你如何!”
  红儿故作神秘地,道
  “要听这则好消息,你可要沉住气啊?”
  酒怪被捉弄的心上心下,放声笑道:
  “小鬼,你就实话实说吧!卖个什么关子?”
  白儿平空插言道:
  “冤有头,债有主,我等实话实说了,你一不准啼啼哭哭,再不准翻脸不认人,你要知道,这,与我雪山一派是毫不相干的?”
  话,经这样一说,兹事体可就严重了!
  酒怪一生逢场做戏,插浑打趣来游戏人间,听得这几句似假还真的言语,也顾觉忐忑不安,痴痴楞楞了!
  他认真的瞥瞥白儿与红儿,环扫一瞥邬金凤与展宁,双眉一蹙,喝道:
  “有什么话,请爽爽快快说出口来,似恁般婆婆妈妈,真令人心烦意乱哩!”
  口里说得固是平平淡淡,急切之情,却在他的眉梢眼角流露出来!
  红儿不为催促所动,迭出奇峰地笑问道:
  “叫化子,九江分坛可是你丐帮助威,将它挑了的?”
  劈头一问涉及到丐帮,酒怪心弦一震,便就变颜变色了!
  酒怪不愧是个侠肝义胆的性情中人,尽管心中起伏不已,却镇定如常点头应道:
  “不错!老叫化敢作敢当!”
  红儿右手拇指一直,幌了一幌,夷然一笑道:
  “英雄!你是英雄!老叫化,我再向你打听打听,人说安庆那个地方风水好,江面上有个什么‘万塔来朝’的塔王之王,你对那地方熟不熟呢?”
  这又提到“安庆”,老叫化当真骇诧难言,魂不附体了!
  脸色一变再变中,苦丧着脸道:
  “小弟弟你实话实说,何必这样折磨我……”
  话未落音,眼前人影电幌。
  两个童子只顾逗人有趣,焉能防到变生掣肘,祸起当前?
  “流云步法”何等离奇,只见旋风一起,青色人影电疾幌到,持这一白一红两个顽童有所警觉时,要想飘身闪开,已经来不及了!
  两声惊叫起,一左一右的两条胳膊的腕脉穴道,已被展宁扣个正着!
  这一招来的突兀万分,不但是被制的两个孩子,就连邬金凤与酒怪也怔是一征。
  说时迟,那时快——
  就在展宁堪堪扣住两小的腕脉穴道,有心开口发话的同时——
  一声大喝当头响起:
  “放手!先放手,再说话!”
  应着这句暴喝之声,电光石火般,降下一个人来!
  人到掌也到,两股劲急无伦的掌风劲气,劈向展宁!
  展宁哪能依言就放手,两手同时一缩,连同两个孩子同时暴退三丈!
  在这一扑一退的同一刹那,人影交叉横飞,一股如同墨雾却照面撼了上来!
  隆然一响!
  邬金凤没料着来掌竟有凭般雄浑,一连震退了两个大步!
  紫儿也不沾光,不多不少,也是连退了两个大步!这一来,双方俱皆惊怔住了!
  展宁打暴退中站稳身子,放声大喝道:
  “你这三个娃娃,怎地这般不知地厚天高,我念在与你雪山派的渊源,不愿动手来惩治你等,以为我是心有顾虑,不敢下手吗?吮?……”
  吮字声中,指上一运功——
  白红两个童子,便就杀猪似的嚎叫起来……
  紫儿大吼一声,身随掌进,飞身却又扑上前来!
  轰然再一响!
  邬金凤跨步吐掌,又是硬生生地阻在身前!
  紫儿涯嘴欲裂,戟指暴喝道:
  “鬼女,你当真背叛地狱谷主,要来阻挡小爷么?”
  展宁手指微微再一吐劲,两心狂嚎几声,豆大的汗珠滴落下来!
  紫儿亡命又待提身扑起,展宁一声厉吼道:
  “紫儿,你给我站好,倘若再进一步,我这双掌一吐劲,红白两个童子心脉震断,便就悔之晚矣了!
  一言恫吓,确乎收到了理想的效果!
  紫儿恨的直咬牙,就是不敢强行出手前来抢救!
  展宁一瞥楞在当场的酒怪,叫道:
  “老哥哥,你有什么话只管问他,他若有什么口言虚实,鬼话三千,我只需举手之劳,便将这两个小鬼送上西天!”
  酒怪由浑返虚,逞向紫儿笑道:
  “你不必如此急燥,你只需实话实说,我保证不伤你等半根毫发便了!”
  “要你保证个屈,似这般逞强要狭,也能算是豪杰吗?”
  紫儿恨恨地说到此处,亡命又盯了邬金凤一眼,其可奈何地道:
  “你问吧,小爷据实答复你!”
  酒怪心虚地干咳一声,含笑问道:
  “根据适才红儿的一言半语来捉摸,可是那地狱谷主,为了要报复小孤山一战之仇,对我丐帮采取了什么行动可是?”
  “不错!你猜对了!”
  斩钉截铁这一声答复,证实了酒怪心头的疑团!
  酒怪脸色一变,随又霭声问道:
  “据你所知的详情,是个怎么样的行动呢?”
  紫儿神情木然道道:“四大阎王剿丐帮!”“迳向我安徽总坛去的?”“不错!”
  “是哪四个阎王?”“剿灭武当一派得手了的洞庭二殿楚江王,安徽分坛的四殿五宫王,少林寺仅免于难的三殿宋帝王,再一个就是来自沂蒙山的千殿轮转王子!”
  “啊啊!啊!”
  酒怪耳闻凶耗,情不自禁的连叼几声,抑止住满怀激动,语声急切又道:
  “地狱谷要那四个阎王,何时赶到安徽?”
  紫儿心知酒怪的言外之意,冷然一笑道:
  “怎么?你还打算前去抢救么?”
  酒怪也极度怔神震惊中,却是一连点了几点头。
  紫儿睥睨笑道:
  “晚了!来不及了!正式围剿的时间,应该就在昨天夜里,现在迢迢千里途程,纵算你生就飞毛腿,赶去也无补于事了!”
  “哦哦,老天!”
  当头,震的他七晕八素,方寸大乱了!
  似叹息,又似哀掉的叫得这一声,楞在当场,倒是没有了下文!
  邬金凤玉面上似疚还愧的几变脸色,木然打量在酒怪脸上,默然不动一声!
  展宁也自呆了一呆,双手一拉扣住穴道的两个孩子,大跨步走上前来道:
  “你这话当真?”
  紫儿双手一摊道:
  “这还假得了吗?”
  展宁没什么好说的了,双手一松,一摆手道:
  “好吧!与你三人不相干,你等可以走了!”
  紫儿似没想到能有如此轻松,对展宁投上一瞥情感复杂的眼光,微微笑道:
  “展大侠,我还有一句话要讲……”
  展宁一望形同木鸡的酒怪,似觉意外地,蹙眉问道:“什么话?快讲!”
  “当真你是我雪山派的人了?”
  “这还能假?”展宁话完一摊手道:“你试想,现在我已知道你三色童子是那地狱谷主的同路人,而且我自信能够制服你等,为何我要手下留情?还不浅而易见?”
  紫儿点头问道:
  “你,是不是还要去那石楼山?”
  “啊?”展宁一惊不小,急声问道:“你又是怎生知道的?”
  紫儿微笑不答,仰望一眼既已黎明的天色,绽颜一笑道:
  “假如你真有心要去石楼山,我劝你的稍缓时日,此刻却是前去不得,我这一说,就是报答你今夭手下留情的盛情,信不信由你!”
  话说完,面对红白二童一示意,就待提身纵起……
  展宁一步大跨,阻在紫儿身前道:
  “你既是好意来知会我,怎地又话说半截,不痛不痒呢?”
  紫儿讪然一笑道:
  “请原谅,我已经说的太多了,倘使你展大侠仍觉意犹未足,我就再补充一句,此去你要特别小心,说不定真有一险!……”
  话未说完,三色童子同时提气纵身……
  相继消失在晨曦之中!潇湘书院图档,fsyzhOCR,潇湘书院独家推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