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樵子《血莲花》

四五、缘由争权利 童子现形

作者:武陵樵子  来源:武陵樵子全集 
  展宁错步一飘身,堪堪在崖石后面藏妥身来!
  耳旁异声大炽!
  但听枯草一声响,嗖地一声—
  其疾无伦地,打崖下穿起一条小巧而轻灵的白色身影来……
  由下而上的这条白色身影,来的过份陡然,展宁本能地往回一缩身……
  两眼凝神,却向崖石隙缝中打量出去——
  果然不出所料,来人当真是个年不弱冠的孩子!
  这孩子,至多只有十三四岁,唇红齿白,一身紧靠的白色衣裤,出落的俐落干净,煞是可受得紧!
  别看他小小年纪,只须一见他这“一鹤冲天”的奇疾身法,不用说得,他的武功根基札实,不输于当今武林中的一流高手!
  展宁以为是自己的身形暴露了,这孩子闻声知警,必定是冲着自己而来的!
  但是,不然!
  这孩子一式跃上峰顶,点足再一藉力,一个箭步扑向右边去了!
  右边,一声短促的急语之声传来:
  “白儿,你的事完了?”
  白衣孩子嘻笑道:“完了!我刻上了六个大字——‘展宁死在这里’!这一来,不使这三人亡魂丧胆,也要使他们胆战心寒,嘻嘻!”
  一句话说到这里,对下面望得一眼,又道:
  “怎么样?红儿,那臭叫化与黑衣姑娘么样了?”
  随着这声问语,霍地,打石山背后又露出一个人了!
  站起来的这个人,也是一个髫龄童子!
  这孩子站起身来,较之那个白衣孩子还要矮上一个头,显然地,他的年纪还要小些,一身红衣红裤,配合着苹果般地脸蛋,宛如一团火焰一般!
  他,身形甫刚站起,戟指崖下轻笑道:
  “当真奇怪得很,那个讨厌的老叫化子,与地狱谷主那个黑衣鬼女,排排坐在石洞只外的碎石道上,活像两尊泥塑木雕的菩隆,怎么一动也不动的?”
  他自己深锁两道小小淡眉,继续又淡然说道:
  “还有那个姓展的大小子,怎地一直不见出得洞来,未必有什么……”
  白衣孩子倏地一转脸,对周遭急瞥了一眼,面露奇色道:
  “咦!紫儿那里去了?现在究竟该要怎样展开行动?也得他来拿个主意呀?……”
  红衣孩子也启眼对身后环扫同瞥低声急叫道:
  “紫儿,紫儿,你在哪里?……”
  夜风轻拂,带动枝叶沙沙有声,哪有被称作紫儿的人回答的声音?
  别说那一红,一白两个孩子骇然不解,就连潜藏在岩石后面,直在凝神观察动静,而又露水满头的展宁,也觉得奇怪……
  他玄然暗忖道:
  “吮?适才我一步奔上山头,明明听得有三个孩子说话的声音?怎么一转眼,却又没掉一个了呢?敢情是那被称作紫儿的孩子,潜下山去捣蛋去了?或者是?……”
  一念未了,前面又传来那白衣孩子的急促轻叫之声道:
  “紫儿!怎地你不回答一声?这样一直鬼嚷嚷,不是容易暴露身形了么?”
  这声低沉而促的喊叫,当真收到了需要的效果!
  一条沙声喉咙高声应道:
  “没什么值得顾虑的了!你俩这里来!”
  嗓门这一陡然拔高,不但那俩个小孩,就连展宁也同时吃了一惊!最使展宁震骇的,分明这声答言就在他的身后而起!
  听得身后这声知会的语言,展宁哪里还顾得当面那两个孩子,骇然向左猛一挪移,移形换位之后,方始转身拧回腰来!……
  嘿!站在他展宁身后不及两丈距离的,不正是一个孩子么?不须引见,这孩子年约十五六,一身紫色紧身,不正是紫儿是谁?
  这孩子何时潜来身后的?站在自己身后多久了?
  确乎!这是一椿令人万分神奇,而又使人难以置信的事!
  以展宁今日的一身造诣来说,能够将那贺天龙打发掉,不论内力与修为,能够差得了么?尤其是在流云和尚动过手脚以后,怕不与巫山婆婆不相上下了吧?
  这紫衣孩子,充其量不过十五六岁,他能有自己恁般的机缘与巧合?
  否则的话,凭自己当前的修为,数十丈以外的飞花叶落之声,尚且能有所觉,这孩子何时潜来身后,居然使自己一无所知,这不是奇闻一椿?
  虽使人呐罕难解的,是这三个孩子与自己素无一面之识,他等连番恶作剧,分明是冲着自己而来,这又是为着什么呢?
  紫衣孩子既已发觉展宁在此,怎地又不出掌袭击呢?
  在展宁冷不防之下,能够逃脱一掌之厄么?
  危险!危险!也当真是奇奥万端!
  当展宁心念电转,目注着紫衣孩子一瞬不眨的同时,那紫衣孩子脸上微微笑意,两眼圆瞪,也迳自紧盯在展宁身上!
  嗖嗖两响——
  一白、一红两个孩子,同时疾步赶到紫衣孩子身边来!
  看明究里,先是同声一个惊“哦”继而同时嘴噙傲笑,圆溜溜的四只眼睛,也向展宁打量过来!
  谁也没开口说话,一阵子出奇的沉寂!
  夜风飕飕,场面静的真个有些怕人!
  还是展宁急欲解开这个闷葫芦,强呈笑意道:
  “三位小友知道我是谁么?”
  一句话,宛如一粒石子投进水不扬波的枯井里,激起圈圈涟漪来……
  反应来了!
  先是当面这三个孩子,彼此互投一瞥夷然不屑的脸色,相继引发一串令人难猜难懂的奇笑之声。
  笑声中,充满自信、讥讽、鄙夷的复杂情感。
  尽管展宁面对三个孩童不顾发作,闻得笑声,也油然兴起一股怒意!
  未待他启口,居中那个紫衣孩子脸上的傲然笑意不收,戟指说道:
  “谁不知道你就是名动江湖,单身闯出地狱鬼谷,一手挑了九江分坛,三掌拯救少林寺,适才又放倒那贺天龙的展宁大侠,未必你真人不露相,在我等三人前,还要意图狡赖不成?”
  人小话重,份量端地不轻!
  一口将展宁的作为全盘托出,顿使展宁猛然又一惊!
  右侧那个最小的红衣童子,一撇小嘴道:
  “有什么了不起?别认为这是惊天动地,轰轰烈烈的大事,在我红衣童子看来,当真是渺乎其小,不但不足挂齿,而且也要令人笑掉大牙!”
  耳听逆耳的漫骂之言,展宁极力按捺住上冲的怒意,微微一笑道:
  “凭么说来,三位小友是冲着我展某来的喽?”
  “不假!”
  紫衣孩子偏脸一瞪眼,制止住刚才接口答话的白衣孩子,又向展宁傲笑道:
  “展大侠,我对你实话实说了吧,我三人来这龙门山,原本是尾蹑着那贺天龙来的,想不到不用我等费上一番手脚,你展大侠已经将他打发掉了!……”
  有这一说,展宁怕如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反复忖思有顷,奇然问道:
  “你等既是为着贺天龙而来这龙门山,现在不需劳动三位小友的手脚,心愿已告如愿以偿了,为什么一再又来向我挑衅,难道我制服贺天龙不该?不是……”
  言未落音,紫衣孩子已是一声狂嘻道:
  “贺天龙树大招风,列为我等的第一号对头人!你展大侠不过只是一位后起之秀,委屈一点,将你列为第三号对头人!现在,第一号已然解除去了,你想,我等的下一步骤是什么?何况冤家路窄,又在这里狭道相逢?……”
  站在右侧,双手插在腰际的红衣孩子,想是有些不耐烦了,脸一偏,神气活现地道:
  “紫儿,要同他恁般唠唠叨叨干什么?趁这大小子在此孤身无援,将他及早打发掉不好?”
  紫衣孩子哈哈大笑道:
  “你以为他走得了么?哈哈,不是我自诩技高,自命不凡,纵然加上一个吴叫化子,与那个黑衣鬼女,又能如何?哈,哈哈哈!”
  笑声一收,又向展宁冷然一笑道:
  “展大侠,单看适才你对贺天龙的处置态度,勉强算得一个磊落光明的真君子,正因为这,我放弃出掌暗袭你的机会,怎么样?我等走几招试试如何?”
  紫衣孩子话声一落,站在他两例的红白双童,首先发动攻势……
  但听得两声轻笑交相出口,两个孩子全是十指犷张,相率扑过身来!
  来势其疾如电,直如鬼魅凌风!
  展宁点足离地,飘身跃上半截石竹的顶端,这一闪切合时机,避过了两小第一招!
  眼看这二人变式又等来攻,急向紫衣孩子大叫道:
  “慢来!慢来!要想打架展某一准奉陪就是,我有几句话还没说得清楚……”
  紫衣孩子喝住红白两小,一步欺进身来道:
  “展大侠有话请讲,最好是简简单单!”
  展宁曳衣飘身落地,淡然微笑道:
  “用不着你等顾虑什么,我展某与人相搏,绝不打算有人从中援手,现在,只需要你等还我一个必需交手的公道来,我一准陪你三人舒动舒动筋骨就是!”
  白衣孩子一声大喝道:
  “你有话话说,我等管叫你死而无怨,死的明明白白!”
  展宁一无怒意,微微笑道:
  “你三人立意招惹是非,将我展某列为第二号对头人,既将我与那贺天龙相提并论,就是说,你三位小友打从地狱谷来的喽?”
  “可以这样说!”小白衣孩了抢着答出这一声!
  展宁疑念难解,故作打趣道:
  “可以这样说吗?这种答覆不是含糊了些?太以欠缺坚定了么?”
  红衣孩子一步前跨,一仰他的苹果小脸道:
  “有什么欠缺坚定?又有什么含含糊糊?我等来自地狱谷却是半点也不假,至于存心要杀你展宁,与那地狱谷主杀你的目的,却有些许不一样!”
  “目的不一样?啊啊,这倒是奇闻!”
  展宁叨以解嘲说得这一声,双手一摊又道:
  “那我倒要请问,你三位小友要杀我展宁的目的何在?”
  红衣孩子脱口答道:
  “这有什么值得纳罕的?就因为你与贺天龙的性质相同,同是剽了几招‘天罗掌’,而在武林中逞强的人!”
  有这一言,展宁似是曙光乍现,哦了一声道:
  “哦,原来是针对天罗掌而来的!”
  随即,一念又与他又宛如落身在重重玄雾里了,面上极力抹去惊诧之容,故作轻描淡写地,打趣说道:
  “使用天罗拳,难道也触犯了人家什么禁律了?再说得明白些,这天罗掌也非三位小友家家中的传世之宝,谁用得?谁又用不得?”
  白衣孩子,倏然插言大喝道:
  “就是不容许被人家使用,所以就必需杀了你!”
  展宁心中疑念末尽,含笑又道:
  “这倒是怪事一椿,禁止别人使用天罗掌,三位小友能有什么权利?”
  “当然有权利喽!”红衣孩子撇嘴冷笑道:“否则谁愿意狗拿耗子,大热天多管这档子闲事?未必我等当真要给地狱谷主打什么抱不平?让他……”
  话未落音,紫衣孩子已是大声喝止道:
  “红儿你说的太多了!”
  红衣孩子舌头一吐,果然住口宴住话尾,不出一声……
  展宁岂肯放过当前这个机会,对三小扫一瞥报以嘻笑道:
  “据我所知,天罗掌创自雪山长眉和尚,与你……”
  不待话声终了,白衣孩了冷哼一声,接口道:
  “你知道这个就够了,何必……”
  展宁蛇随棍上,紧接一问道:
  “三位小友的万儿是?……”
  紫衣孩子睥睨笑道:
  “雪山三色童子,你可曾听人说起过?”
  “雪山三色童子?雪山?……”
  “雪山?三位小友来自雪山的?”一言勾动展宁的满怀疑念,骇诧不绝地问出这一声!
  紫衣孩了想是会错了意,傲然一笑道:
  “敢情你闻名丧胆,已是有所怕惧了么?我就是紫色童子,你有什么绝招辣式,尽管冲着我来招呼,若是我紫儿招架不下来,三色童子从此除名!”
  傲气横生,俨然一付大人口吻!
  见状,展宁打打心底里浮起几丝笑意,却又不敢笑出声来,因为,当前面对着的,乃是三个涉世不深的孩子,假若他三人老羞成怒,接踵而来的,岂不就是一场好打?
  尚有些许疑念及待澄清,岂是能够贸然动手?
  想到这里展宁强行按住笑意,极其庄重地道:
  “三位小友的大名久仰,但不知,你等与那长眉老前辈怎么称呼?”
  一声久仰,紫色童子心头已是受用已极,面色亦复和缓了许多,眉儿一扬道:
  “他是我等的曾祖师,你问这做啥?”
  一言一语已至紧要关头,展宁佯作恍然省悟道:
  “有这一说,我才真正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
  展宁有心旁敲侧击,故出奇峰道:
  “现在我才明白,三位小友此次应邀下山,就是因为在当前武林中出现了天罗掌,而天罗掌又是令曾祖师真知独创,雪山派不容有人亵渎这项神功,所以被那地狱谷主说动了心,有心将当前武林中使用天罗掌的人斩尽杀光,可是?”
  “不错!”紫衣童子点一点头。
  展宁微笑又问道:“雪山派此次应邀出山的,就仅只你等三位小友么?”
  “当然还有人喽!”白色童子傲然插口。
  紫衣童子顿然如警,偏脸又喝道:
  “白儿不要插嘴!”
  展宁哈哈笑道:
  “事无不可对人言,大丈夫行事光明正大,有什么必要吞吞吐吐的?你能告诉我雪山派来了什么人,让我展某作鬼也甘心,不好?”
  “告诉他就告诉他,难道他姓展的,还打算生离这龙门山么?”
  逞强口出的这人,正是那年纪最小的红色童子,他,徒逞傲气说得这一声,逞向展宁撇嘴一哂道:
  “老实告诉你,还有我爷雪山百乐仙翁,怎么样?”
  展宁还有一念未释,微笑又道:
  “地狱谷,上自谷主,下至走卒,一律全以装神扮鬼出现,你等雪山三色童子,怎地又借用地狱谷的一条假莲花幡,你三人的鬼号又该怎么称?”
  “放你的狗屁!”
  声落人到,紫色童子已是飞身扑上前来!
  指望显显颜色,先结展宁一记耳光!
  打那紫色童子陡然潜在身后,未被发觉起始,展宁早就对这三个小子留上了神,不敢低估并排站在当面的三个孩子!
  此刻乍见红景暴闪,其疾宛如一瞥惊鸿,遂也脚下“流云步法”,踩动,飘身闪开……
  红色童子一扑落空,口里愕然惊叫一声,换式又扑上前来……
  展宁一飘一闪,移形连换几位,与这紫色孩子直如捉迷藏一般……
  一紫一白两个孩子,双双扑在红色童子身前,摇手止住他怒极不服的苦追,拧腰回身,向负手含笑的展宁问道:
  “你的话可是说完了?”
  展宁招手笑道:
  “最后还有一句,问得问不得?”
  “有屁快放!”
  “凡是地狱鬼谷的人,不是称作阎王,就是唤作判官,我问你三位小友可有什么出奇的鬼号,未必是我问错了?”
  红色童子脸色一变。
  “说错也没错!你既是执意要问,我也就坦坦率率来答覆你,我等与地狱谷主只有行为上的一致,在目的上却是截然有所不同的,这话你懂不懂?”
  眼看展宁住口无言,补充又说道:
  “正因为这个原因,我等远来地狱谷是客,哪能接受什么鬼号相赠呢?至于借用地狱谷的假莲花幡,也就是这个道理了!”
  听明究理,展宁心上的一方巨石去了一半,语含深意道:
  “这样说来,雪山百乐仙翁,也没接受地狱谷主的鬼号封赠喽?”
  “当然!”
  “难道你雪山派来的四个人,也没住在地狱谷里?”
  “当然!”
  “住在哪里呢?……”
  “住在羊……”
  羊什么?紫色童子话到嘴边,忽又硬塞住了!
  瞥一眼神含企盼的展宁,怒声相向道:
  “你问这些干什么?与你有什么相干?”
  白色童子也自戟指大喝道:
  “噜噜嘟嘟大半天,现在该动手比划了吧?”
  身随话动,欺身扑向展宁!
  “慢来!我还有半句话未完!”展宁闪身避过了白色童子。
  笑嘻嘻地道:“何必不让我把半句话说完,彼此心安理得打驾不好?”
  “你说!”
  “无法无天的三个小东西,面对祖师爷,还不与我跪下来么?……”
  一声大喝宛如平一声春雷!
  三色童子顿觉突如其来,面面相觑中,也不禁呆了一阵!潇湘书院图档,fsyzhOCR,潇湘书院独家推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