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樵子《血莲花》

二一、苍鹰戏云 乔装露破绽

作者:武陵樵子  来源:武陵樵子全集 
  贺天龙手着雷髯苍须,眼睁睁地,又向冯锦吾打量两瞥……
  意犹不信的哈哈大笑道:
  “十招放倒老朽的说法,不是我听错了么?”
  冯锦吾胸脯一挺,傲然冷笑道:
  “没错,你说对了!”
  “你不后悔?”
  冯锦吾极尽不屑的的一瞥贺天龙,再望望围在周身前后的僧道之众。
  不答所问,反而仰颈狂笑起来……
  狂笑之声响荡在夜空里,宛如夜法枭啼,端地凄厉之极!
  这一笑,笑得好没来由,就连心机自负的贺天龙,也被这声迹近挪揄的狂笑,笑的玄雾满头,心上心下了……
  但,事到临头,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气愤填膺之中,鄂下雪髯无风自动,抢在上首站好位置,厉声说道:
  “好,好,十招之内要放倒老朽的说法,可说是前无古人的了,我就斗胆来试试,看你冯少侠仰仗什么绝学高艺敢来恁般目中无人,自夸海口……”
  旋即两手一拍,又道:
  “好了,我已经准备好了,冯少侠你请!”
  冯锦吾长鞭一抖,就持欺进身来……
  就在他二人一个摆好架式,一个提鞭待起的同时……
  一声大喝遽起道——
  “且慢!我还有几句话要讲!”
  随声降落一个人来,不偏不倚,落在场中的两人之间——
  来人,正是身披羽衣鹤氅的展宁。
  展宁偏脸一望满含怒意的贺天龙,微微一笑道:
  “贺大侠能容展某先向冯少侠说几句话?”
  贺天龙不知其中的玄虚,遂也只好点一点头。
  展宁叫得一声:“冯弟弟你这厢来!”率先退回到逍遥先生身边去……
  逍遥先生眼看冯锦吾来在切近,抚髯轻笑道:
  “冯少快,你十招折服贺天龙的说法,可是真有把握?”
  冯锦吾淡然一笑道:
  “事至万非得已,我也只好勉力而为之了!”
  逍遥先生用手一指他手中长鞭道:
  “仍旧用鞭?”
  冯锦吾含笑点点头。
  逍遥先生摇了摇头,继续又问道:
  “若是老朽猜得不错,冯少侠还有几招独门掌法未曾施展出手,可是你心有顾虑,而不愿当众施展可是?”
  冯锦吾骇然抬起来,默然无声……展宁闻言心动,双目瞪视在冯锦吾脸上,一瞬也不瞬……
  逍遥先生微笑又道:“姑不论你冯少侠仗着何种掌上绝学,据我所知,要在十招之内制服贺天龙,无异痴人说梦,事实上也绝不可能!”
  “为什么呢?”冯锦吾着实也震愕住了!
  “事实至为简单,就因为你对贺天龙不够十分了解!”
  展宁插口问道:
  “未必除了八招天罗掌,贺天龙还有什么足以称雄的武功不成?”
  逍遥先生又问道:
  “那我倒要请问你,天罗八式分明不是地罗掌的对手,为什么他尚不知销声匿迹,而一心要作浪兴风,立意要与地狱谷主另别苗头,敢情他真是不要命了么?”
  冯锦吾恍然有所省悟道:
  “是呀!他倚仗的是什么呢?”
  逍遥先生有心长话短说道:
  “贺天龙却也有其不可轻侮之处,慢说天罗掌威猛无伦,单是他一身“青蛙神功”,虽不足以制服强敌,但自保却绝对有余,所以我说,冯少侠你失算了!……”
  言出意外,冯锦吾当场怔住了!……
  展宁手足无措,失神轻叫道:
  “这样说来,这场赌约当真是输定的了,平白损失我新学的三招……”
  一句话尚未终了,那边的贺天龙早就等的不耐烦了,捻须敦促道:
  “逍遥先生你切莫白费心机,打算在我贺某面前玩计巧,你当真是孔夫子面前卖文章,我不会让你得逞心意的,哈哈!”
  逍遥先生偏脸点一点头,又朝冯锦吾急道:
  “事到如今已经别无二法,现在,你即刻上前与贺天龙交手,配合我与展宁的行动行事,只要不满十招,我等就有词可藉了!”
  冯锦吾唯唯点头领命,霍然拧转身子,迳向贺天龙扑了过去……
  人到,鞭到,搂头就是一鞭!……贺天龙直在捉摸他三人咬耳私议的本意,眼看鞭到,提身闪在一边……
  让过一鞭,禁不住哈哈大笑道:“怎么?就以这样的十招,要来折服我贺天龙么?哈哈你娃娃过份胆大妄……”
  为字尚未出口,长鞭挟带破空的劲风又劈面扫到……贺天龙暴退一有丈余,堪堪又避过拦腰扫到的第二招……
  贺天龙不愧是个老谋深算的家伙,闪身避招的同一顷刻同时疑念涌上脑际来……
  望一眼全神观战的场外之众,历声喝道:
  “赴紧将老叫化拖走,这是间……”
  未容他把话说完,第三鞭电疾又卷到……
  鞭形重重,分不出熟虚执实?
  贺天龙分神忽略所致,情知这一鞭万难避得了,遂咬牙一蹲身……
  刷地一声——
  长鞭如中皮球,奇然反弹了回去……
  一身黄色锦缎长袍,却应鞭裂开一道大口子!
  说时迟,那时快——
  就在冯锦吾第三鞭尚未实,场外的汉子应命拖走的同时——
  两声断喝,先后入耳传来——
  疾如电石火的两道身影,双双扑向人事不知的酒怪……
  四掌同施,全是骇闻的天罗掌!
  四个劲装彪形汉子,哪能挡的住恁般雄浑的掌上劲力,几声哀嚎相继出口,躯体被抛送得老远……老远……
  逍遥先生也不理会周遭的人墙,疾出奇手,在酒怪的胸前连点三指!
  变生掣肘,轰然大吼声中,又将逍遥先生与展宁围的水泄不通……
  展宁反手将酒怪驮在背上,领先冲突于人墙之中……
  逍遥先生断后,与展宁前后呼应着突围而出……
  呼叫震天之中,人头攒动!……
  前仆后继之时,血肉横飞!……
  天罗掌当真所向无敌,终于让他俩在层层围困之中,冲出一个血路来……
  直向西北方向突围而去。
  贺天龙分身乏术,空自厉叫声声,睚眦欲裂……
  一连劈出三裳,气急改坏地大吼道:
  “穷寇莫追了!拿下这小子作人质,不也是一样吗?”
  冯锦吾傲然冷哼道:
  “拿住我么?好,好,我俩十招之约尚未届满,小爷这就少陪了!”
  话声甫落落恶狠狠地又疾施三鞭……
  鞭劲破空生啸,鞭形一如龙蛇飞舞!
  人随鞭走,提身也朝西北方向遁去……
  嗖地一声——
  贺天龙一步挡在冯锦吾身前,厉声大笑道:
  “要走么,胜不了老夫的天罗八掌,恐怕也难得逞你心意哩!看掌!”
  一股白蒙蒙的气流当胸撞到……
  冯锦吾一心记挂展宁与逍遥先生,眼看掌劲临身,一飘一闪,却又闪避开去……
  趁贺天龙一个冷不防,拔腿就跑……
  贺天龙也是恨透了这个冯锦吾,起步就追……
  这一来在轻功与身法上,贺天龙就相形见拙了!
  盏茶光景下来,耳听冯锦吾在前冷笑连声,两造距离却是越拉越远……
  一丈……二丈……三丈……五丈……
  冯锦吾掉头一望衔尾苦追不舍的贺天龙,暗自嘲笑道:“让你这老鬼苦追,穿进眼前这堆密林,鬼影子你也看不到了!”
  想到这里,一头就待攒进林中——
  蓦地;几响衣袂飘风之声,扑面传来……
  嗖嗖嗖嗖几声,平空落下几个人挡住在道前……
  但听得一声长笑道:
  “小施主夸口三招破我六合剑阵,趁此机会,我等倒要来见识见识!”
  创式一起,银茫闪动!
  六剑合一,又将冯锦吾困在剑阵之中!
  旋即,剑阵也就推动起来……
  六合剑阵,既是武当一派的镇山之宝,冯锦吾纵然的所持仗,要想三破得剑法不是容易的事!
  冯锦吾眼看银光飞洒,电射流动,也不禁微生寒凛,特意留神起来!……
  每一招,俱有三支长剑递进身边!
  一波接一波,当真令人防不胜防!
  冯锦吾心头一发狠,一领手中的曳地长鞭……
  鞭影迎空地匝,却也将周身封的滴水难进!……
  圈个传来玄修道人的一声得意长笑道:“三招已然过去了!小施主还不打算俯首认输么?”
  嘲笑之声未落,贺天龙亦已赶到阵前,高声大叫道:
  “诸位道长,我兄弟要个活人,切不能一旦失手,将这小子轻易就打发掉了!”
  六老道同口漫应一声,嘲笑不绝中,将剑阵益以加紧推动……
  冯锦吾气愤无比,双眼尽赤!
  右手的鞭势不敢懈怠,左掌却偷偷地运一劲力来……
  独到一个冷子,用臂一亮掌——
  这一掌,来得自是突兀万分!
  一声闷哼起处,一个老道应掌倒在地上!
  势如雷霆万多钩的一个六合剑阵,顿时呈现一个裂口……
  冯锦吾一步跨出剑阵,纵身跃进枝叶浓密之处……
  哈哈狂笑道:
  “如何?小爷一笑破了剑阵,活的要不着,还是去抬地上的死尸吧!!哈哈!”
  笑声愈去愈远,显然他在埋首狂奔中,已然去得老远了!
  贺天龙警怔须臾,霍然有所领会过来,叫道:
  “追,追追,冲着这一招地罗掌,我更是饶他不得!”
  身法疾如离弦之矢,紧跟着追进了密林之中!
  五个道人闻声丧胆,来不及顾得地上道人的死活,紧跟着也追上前去……
  一跑,六追,相继消失在堆林里!……
  密林顶端,露出展宁的骇淀之容,冲着粼近藏身的逍遥先生,问道:
  “老前辈,贺天龙一口叫出地罗掌来,您信是不信?”
  逍遥先生呵呵笑道:
  “事实俱在,岂容人强辩得了?这一来一与我想法竟然不谋而合了!”
  “您的想法?……”展宁似仍大雾满头。“您是什么想法呢?”
  逍遥先生微微笑道:
  “我早就看出他是地狱谷的人!”
  “啊?……”
  逍遥先生不理会展宁骤然变色的表情,迳向憩在另一枝头的酒怪笑道:
  “老酒虫,你怎么样了?”
  酒怪微微仰起脸来,噙着大葫芦,咕嘟喝上一大口……
  伸手一摸嘴,咧嘴笑道:
  “晤,有这一口酒,大概要饭的死不了了!”
  逍遥先生似无意插话打趣,含笑问道:
  “地狱谷主有几个儿子?”
  “儿子?……”酒怪乱发一摇,楞限答道:“他有儿子?我怎地没听说过……”
  展宁突然一笑道:
  “老前辈也太以多虑了,地狱谷主的儿子又怎能姓冯呢?”
  “怎么不可以?”逍遥先生微生唆意道:“那我倒要请问你,贺芷青姓贺,不也是地狱谷主的女儿吗?”
  酒怪蹙眉思忖半晌,摇头笑道:
  “我实在想不出,他除了邹金凤这个女儿之外,似乎是没有儿子的……”
  “邬金凤么?……”
  逍遥先生用手一拍前额,笑道:
  “我怎么也钻进牛角尖来了,邬金凤正是这冯锦吾,冯锦吾不就正是邬金凤吗?”
  展宁错愕不已,想要问几句什么,话到唇边,因为方才碰了一鼻子灰的经验,却也只好把话又咽了回来……
  逍遥先生上眼瞥得这二人极度错愕之色,淡然一笑道:
  “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把邻金凤三字颠倒过来,不就变成冯锦吾了么?”
  展宁暗自盘算有顷,恍然省悟道:
  “对了!对了!恁般说来,按照蛛丝马迹相互一对照,也就真正吻合了!”
  忽地,又起一念在心,不禁喃喃自语道:
  “邬金凤明知我与地狱谷的不共戴天之仇,她三番两次援手予我,又怀着什么目的呢?难道她有心化解彼此间的怨隙么?笑话!”
  逍遥先生一扬食中两个指头,笑道:
  “出发站不外两个,一个是基于自私的偏激想法,再一个就是出于良知良能的善意了,不过,后者似乎还要多些,换句话说,她此次渐东之行,本性乃是善良的。”
  逍遥先生眼看展宁仍有迷惑难解,哈哈笑道:
  “这话说来很长,此时此地,却也不便说这许多。既然明白了她的善意成份居多,我三人似也应该跟踪追下去看看,万一她有个差错,我等岂不愧对良心了么?”
  说走就走,逍遥先生率先纵下树梢……
  三个人,全将身法施展开来,迳朝西北方向追将下去……
  展宁存疑于心,奔行之中,转脸又问道:
  “老前辈说是早已看出她是地狱谷的人,您是根据什么来论断的呢?”
  逍遥先生偏脸反问道:
  “展宁,你曾经打从地狱谷出来,在狱谷主除了震慑武林的地罗掌之外,还有什么足以令人丧胆的绝学?”
  展宁启眼一瞥走在左近的酒怪,脱口答道:
  “离心散、亡魂鹤红、五毒鬼爪,人称鬼谷三宝的可是?”
  “还有?……”
  展宁茫然瞪眼道:“还有什么?……”
  逍遥先生笑道:
  “还有一桩,就是地狱谷主得自南海的一宗奇学,一宗被称为傲世无俦的轻身闪避之术。名叫‘苍海残云’的身法!”
  在地狱谷的甬道出口,邬金凤掌劈那瘦和尚的身法,以及适才恶斗贺天龙。天罗掌也无法伤其毫发的情景,——展现在展宁脑际……
  展宁想念未了,逍遥先生接口又笑道:
  “酒怪一来,老朽正好就要赶回尧龙山炼丹去了,七七四十九天丹成之后,我自然会来寻你们,临别一句赠言要交代你,有一个人,你却千万得罪他不得!”
  “谁?”展宁与酒丐异口同声。
  “兰娘!”
  逍遥先生明知道这二人难有所解,遂又补充说道;
  “兰娘具有地狱谷主的‘苍鹰残云’身法,而且也曾学得施放毒物的本领,这多年来,不但她又学了天罗八式,而且又习得一身足可挨打的‘青蛙神功’,你想这样一个强大的敌人,岂是你展宁能够应忖得了的?”
  展宁几曾想到这许多,闻言,确乎呆了一呆!
  酒怪平空插言,哈哈大笑道:
  “不难!不难!逍遥老儿,老叫化与你合作而分工,你设法把那个金凤鬼女撵走,我要饭的负责斗那个兰娘,你看成不成?”潇湘书院图档,fsyzhOCR,潇湘书院独家推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