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樵子《血莲花》

十九、闯营盘 展宁得绝学

作者:武陵樵子  来源:武陵樵子全集 
  打暗中走向亮处,一步……一步……走向庙门口……展宁的一颗心,正如同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强制按捺住忐忑不宁的心意,紧随逍遥先生走了过来……
  在数十道目光如炬的眼神瞪视之下——
  意外而侥幸地——
  终于步进了门禁森严的庙门!
  展宁由衷敬服地,冲着逍遥先生的背影一点头,走过一片宽广约莫五丈的一片广场,迳又踏上殿前的层层石阶……
  石阶顶端,就是大殿落的所在了!
  大殿上,此刻正灯火辉煌,嘻笑之声,不时传出户外……
  展宁确乎想为透,这走在前面带路的逍遥先生,怎地专拣捡人多的地方躜,万一被人一旦看出破绽来,岂不全功尽弃,功亏一篑了么?
  但是,处身在此地时,哪里又能启口问得的?
  尽管他满头玄雾难解,疑念在心中翻涌不绝,硬着头皮跟在逍遥先生身后,用手拽起身上宽大的道袍,走进殿来……起眼环视一瞥心里却在暗忖道:“别小看这所座落在荒岭一隅的关帝庙,规模确乎真不小哩!”
  原来,展宁此刻来到的这间正殿却有三丈有余,雕梁画壁建筑古雅,四处殿灯萤萤,般片氤氲,在破败景象之中显得到是巍峨壮严之亟!
  神龛正中,名符实地,供奉着一酋关羽神像,左周仓,右关平,将一座秉烛夜读的关圣帝君,陪衬的栩栩如生,神威毕现!
  宽广的大殿角落里,或坐或立,有许多彪形大汉闲散在那里!
  绕过一座庞大体积的神龛走上一条曲折迭拐的长廊去……
  长廊尽头,也就是第二座神殿了!
  第二座神殿,灯火显然黑黯淡了许多!
  当中供奉的,却是一尊金身已然斑剥的弥勒大佛,尽管弥勒佛笑态可掬,由于年久失修,呈现出一付破败的凄凉惨况来!
  佛前琉璃灯照耀的之下,地上有几个和尚小息着,神情也是十分悠闲!
  当发现这一老一少,身着道装人走进殿来,僧侣们毫未动容,似乎就连多打量一眼的兴趣也没有!
  来到第三进……
  第三进却是黑洞洞的,灯火全无了!
  逍遥先生霍然一住足,轻声一笑道:
  “展宁,你猜这第三进大厅,供奉的该是何种神佛?”
  突如其来,展宁顿有茫然无措之感……
  含笑摇头之中,逍遥先生附耳轻笑道:
  “这也猜不出么?不是瑞气万缕降神仙吗?”
  展宁心弦猛然一震,意沉周身身脉,陡然加速循环起来……
  逍遥先生似也不愿多说什么,前走几步,用手一推紧闭着的落地长棂……
  伊呀一声……
  落地长棂,应手推开一扇!
  甫一跨进殿去,逍遥先生原本极为自若的表情,顿然起了急骤而迭异的变化……
  首先,他摆臂拦住展宁前进的势子,食指就唇,作了个噤声的表示……
  凝神启跟,对周遭注视有顷,提身在殿角落里察看看实确无异状了,这才一拉展宁,一同来在破殿正中,手指神,佛笑道:
  “你看,这是什么菩萨?”
  展宁好奇心起,凝神向高有两丈的颓败金身打量过去……
  这岸然矗立着的一尊神佛,原来却是一尊千脚千手观世音!
  唯一出神之处,就是观音座下惯见的莲台,已然变成了浮云几朵,再加上那肩头下飘着的两条羽带,似是凌风而招展着,诚然是一付冉冉飘降的模样……
  塑工精细而讲究,确是一宗超凡人圣的作品!
  逍遥先生笑意微生,打身边摸出那方碧玉来,点足一纵身跃上了千手观音的头顶,突的把它一按一转——
  “叮当”一声微响,入耳传来……
  这声微响,宛如钢铁交鸣,一雁荡山的启洞声响,如出一辙!
  展宁茫然不知声响的来处。仓惶四顾的同时……
  逍遥先生飘身落在展宁身侧,将展宁引带至观音足下的一片浮云后端,裂开了的一个地下洞口,轻声笑道:
  “沿着这个洞口下去吧!待你一个更次学成出穴,就会感觉出不虚此行了!”
  展宁奇道:
  “怎么?老前辈,您不下去?”
  逍遥先生呵呵轻笑道:
  “这地底宝藏我已然亲自察看过了,再说,我将那姓冯的少年,关进了重重围困之中,我不去接应他,道义上也上说不通的!”
  似又想起什么,回身迳又吩咐道:
  “记住!招式一旦记熟了,可得将壁上清除干净,否则,又被那贺天龙偷窥到手,武林中就无宁日了!”
  展宁点点头,飘身落进地底洞穴口……
  冲着逍遥先生一摆手,转身落下石级……
  “叮当”又一声,来在身后——
  入洞的启门所在,却又严丝合缝地,紧闭住了!展宁打怀中掏出千里火,信臂晃燃,顺着往下的石级跑了下去!……
  一直落下二十余梯,方始到达平地!
  这平地所在之处,想必也就是深入地底了!
  平地上,一目了然正是一处方方正正的石室!
  他满怀情急地,抬跟望向四壁……
  壁上不但图文俱全,而且也当真明晰万分!
  展宁禁不住喜心翻倒,举火凑了上去……
  石壁右方,呈现出几行龙蛇飞舞的草书来……
  上面是这样写着——
  有缘人至石室,共得了老僧三处藏宝,学成了天罗神掌共计十一招式。
  字迹入目,展宁骇然暗忖:
  “啊!想不到这雪山长眉和尚留传下来的傲世奇功,竟然就是天罗神掌?原来天罗神掌不只八式?难怪那贺天龙恁般穷凶极恶,不异惜枉费精力来争夺不休了!”
  恍然有所省悟之后,举火又往下看去——
  天罗掌,及是穷天量构造之奥妙,化宇宙变化之神奇,每招每式,全有其独擅精研的特异之处,望善加揣摩,方不负老僧专情钻研数十年之功。
  雪山长眉和尚留字——
  看罢壁间留字,展宁惑然心忖:
  “这就糟了!前八式既被贺天龙攫去,胜下这三招来,不就显得残破不全了?”
  如果能将失去的前八式找得回来,天罗掌的体系也就完整了!
  有了这天罗掌十一式,不但可以报得血海冤仇,地狱谷主的邪恶势力,也将不足畏!
  且慢心存旁鹜,将这壁上的三招学完再说!
  一念至此,展宁一步横跨,对三尊人体图式,专心捉摸起来……
  第一尊人像,上写天罗第九式:天保九如!
  第二尊人像,上写天罗第十式:天无二日!
  第三尊人像,上写天罗第十一式:天克地冲!
  人像图式上,气血行走的经脉分明,收招发式,留有详明的注解!
  展宁异禀天赋,在方寸清明,渣泽尽除之中,面对三尊人像琢磨有项,领悟了其中神髓,融汇贯通子心了!
  将一支藉以照明的千里火,举手擂地壁间……
  紧接着,实地演练起来……
  证实一无差错而招式熟娴了,手上一运劲,白色雾气蒙然起处——
  一把抹向满塑图文的石壁间。
  直如秋风扫落叶,被抹的痕迹无存!
  展宁没想到这三招旷世神功,竟有惩般威猛无侍的雄浑劲力,望一眼被自己一手抹平了的,经雪山长眉和尚用伽蓝禅指塑刻在壁上的图文所在之处……
  似惊奇,又以狂喜,乐极忘形的极端欢愉中……
  摄全一声长啸,啸出声来……
  啸声滑越而响亮,亟似虎吼龙吟!
  贯注内家功力而引发的狮子吼,存在于旷野荒郊,尚且有警魂夺魄,震山荡狱之功效,何况展宁刻所存身的,只不过是一间区区地下石室?
  更何况是在乍久失修,颓败了的佛身底端?
  经过一声吼叫,意想不到的异象,就在眼前发生了……
  先是当顶的支柱,发出几声“咯吱”“咯吱”的微响……
  紧接着,“轰隆”一声——
  顶上传来一响亟似重物堕地的声音!
  尘砂速降,落的展宁满头满脸!……
  展宁骇然住口,茫然抬头一喝!
  石室的上端,岂不是已应声震塌了一个大口子?
  这石室上端,分明是那酋千手观音的金身所在,此刻既已塌方崩裂,适才那一声隆然暴响,敢情就是观音金身颓倒在地所发出来的声响。
  展宁正自筹思不决,愕然警怔之中……
  当顶的震裂缺口,传来嘈杂的人声与火光……
  似巳人声鼎沸喧嚣,将展宁藏身的这间破殿,团团围住了……
  展宁不痴不傻,情知避免露面,已不可能的了!
  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撮的又是一声长啸……
  双掌向上一举,同时吐口气!
  人随掌进,打从石室地下点足跃出缺口来!
  长啸,发掌,直如一气呵成,运的真是妙到毫巅!
  闻声起来,包围着这间破殿的汉子,加上一众僧道,足有一百开外的人,正值错愕难解之中要见打地底应掌跳出一个少年道人来,顿使这一千百个之众,更加面面相觑,摄度警怔住了……
  展宁更不愿多说什么。瞥一眼一千群众的警容,再望洞天的被殿屋顶……
  式化“一鹤冲天”,穿出破瓦抄着追上前来……
  展宁一心记挂冯锦吾与逍遥先生的安危,尽情奔行中……
  耳旁衣袂飘风之声大盛!
  红色人影电疾晃动,雁开一排,朝破庙一路奔来!
  展宁被迫住足,打量身前——
  硬行阻挡自己去路的,全身扮大红袈裟的七个老年和尚!
  看年纪,看袈裟,分明这七个老和尚,在少林的辈份应当不低!
  就在一阻一停的同时,明火执仗的近百汉子,相率又赶了前来……
  又将展宁因在核心!
  展宁心头火起,手指当前的红衣七僧,喝道:
  “你等来势汹汹,困住我又待怎地?”
  七僧,谁也没开口,全中大眼圆睁神光如炬,俱在展宁周身上下打量不停……
  “闪开!若再要硬行阻在身前,莫怪我展某下手无情,存心结怨了!”
  这一声断喝出口,当即有了立刻的反应……
  一声警咦过后,当前一个红衣老僧哈哈大笑道:
  “哦!原来阁下正是闯过地狱谷的展小施主,小施主此身着武当道装,已是够意外的了,夤夜却又潜进我等驻息的关帝庙来,未必不打算善言交代一声,就想逞强硬闯么?哈哈,未免也太不……”
  自量二字尚未出口,展宁不耐唠叨,厉声断喝道:
  “闪开!即刻给我闪开!”
  话落,出掌,两掌推向挡在身前的红衣僧人!
  展宁宅心仁厚,用的是祖传的“干刊十八掌”!
  自服食千年蛇血之后,内力岂是往常可挡的。
  却也呼啸风生,威势颇为惊人!
  红衣和尚亮掌来迎……
  轰然一声暴响——
  两个人同时俱被震退一步去!
  红衣老僧呵呵一笑道:
  “少林七大上座,也是小施主能够轻侮得了的?小施主若是心有不甘,你就再发几掌试试?”
  展宁情知无法善了,怒极也恨极,接口冷笑道:
  “好,好,展某就来斗胆试试,接掌!”
  一声大喝落音,双劈往身后左右一抢……
  在胸前炸腕一亮掌,两缕白色气体陡生……
  汹涌翻转地,卷向挡道前的红衣老僧去!
  有了应掌硬接的经验,此刻在展宁掌上推出的,却是天罗掌中第十式“天无二日”的无上绝学来……
  轻笑声中,翻掌就来硬接……
  未见双掌接实便发出隆然暴响来,自己推出去的一掌雄浑掌劲,如泥牛入海,却消失得气游杏,干干净净了……
  一念未已,一股无朋的柔劲掌力,却向自己跟前大力撞到……
  这和尚,辈份荣添少林七大上座之一,造诣自也不比平凡,眼看柔劲行将压体,明知事出蹊跷,就持打横一飘身……
  奈何动在念后,补救为时已晚,已经来不及了!……
  一声哀嚎出口,红衣身形摔在两丈以外!
  一股血箭如泉,脚手伸得几伸……
  当场就正果圆寂了!
  有人在旁边一声叫:“天罗掌,这是天罗掌!”
  百多包围之众,俱是猛然一呆。
  就没人再度欺进身来!
  展宁略情歉意,一瞥地上红衣老僧的尸身。傲然笑道: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若要阻拦展某的,莫怪我下手无情……”
  话完,头也不回,迳向前狂奔了过去!
  行不一箭之地,眼前一花……
  一个人当面扑了上来……
  展宁怒从心上起,咬牙大骂道:
  “杀不尽的狗东西,你看小爷能不能超度你。”
  骂声未了,两掌齐推……
  这也是展宁怒级根生,下手那还顾得轻重?
  左掌“天保九如”右掌“天克地冲”……
  恶狠狠地连推两招夭罗掌!
  两股白色的气流翻腾起处,展宁心忖:
  “迎面来的,就算是那贺天龙,谅必也不敢硬接这两掌!”
  就在展宁全力推掌,心头暗忖的同时……
  当面人影电晃,一声轻笑传来道:
  “展宁,你怎么皂白不分,动手打起我来了?”
  展宁听声知人,骇然一收式……
  一步落在逍遥先生身侧,情急地道:
  “老前辈,冯锦吾怎么样了?”
  逍遥先生意不在此,目注展宁笑道:
  “你可是招式已熟,学能致用了?”
  展宁含笑点点头!
  逍遥先生连叫两声“好,好”,又说出一个“走”字……
  冲着展宁一招手,率先就奔向前去……
  经过适才灯火明亮的林闪旷野,老少同时藉林跃起身来。
  逍遥先生手指在场中恶斗翻滚的两个人,偏脸笑道:
  “我潜在此处作壁上已有半个时刻了,贺天龙老儿,仗着八式天罗掌,居然制服不了一个冯锦吾,这冯锦吾确也身法诡异万端,任我搜遍枯肠,也难以捉摸他的半点端霓来,这又是什么道理呢?”
  展宁应手抽指,对场中的人影腾滚之处,打量过去……
  与冯锦吾拼得火爆的,不正是那个贺天龙么?
  冯锦吾一鞭在手,身法疾如飞鸟游鱼,忽而枭娜上升,忽如流星陨落,突歙泻坠,堪堪恰到好处,舒展自如,真个妙到毫巅!
  长鞭“劈啪”有声,直在贺天龙身前左近暴响不绝……
  贺天龙被逗的团团直转、觑准了位置,又推出一招天罗掌来……
  白色气流腾空起处……
  冯锦吾迅飘疾闪,天罗掌招招劈向空门……
  长鞭所指,贺天龙也只能趋避一闪身……
  斗的固是紧锣密鼓,炽烈而火爆,但一时片刻,却无法分出高低来……
  逍遥先生含笑问道:
  “场中的贺天龙,假如是你展宁,你自信能够胜得了冯锦吾么?”
  展宁率直地摇了摇头!
  逍遥先生语重心长,继续又道:
  “切莫以为天罗掌逢其匹敌,一旦遇上一个身法见长的武林好手,却也只好无策,俯首而认输!”
  说到这里,忽又微微一吁道:
  “冯锦吾年少气傲,一身造诣确也不能轻侮,若是给他学得几招掌上绝学,那贺天龙不是早就无法为敌了么?”
  展宁却另怀见地,摇头笑道:
  “老前辈若不介意,怒晚辈要半胆陈词了,晚辈认为冯锦吾的打法,究竟不是持久的应敌道理,就是说,冯锦吾若不变更打斗的方法,一似这般闪跃趋避,不出五十招,准得使他力竭身……”
  疲字尚来出口,语声候一转急,叫道:
  “您看,贺天龙直个心狠手辣,一气攻出这三招来。冯锦吾将要力不从心了!”
  话声甫落,偏脸急道:
  “老前辈,我去接他这一招……”
  语音未尽身已起……
  离弦之矢般地,射向场中!潇湘书院图档,fsyzhOCR,潇湘书院独家推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