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樵子《血莲花》

十四、云中雁与百丈渊

作者:武陵樵子  来源:武陵樵子全集 
  逍遥先生含笑答道:“咦,妙得紧,这倒是真个妙提紧,‘百丈峰’读成了‘百丈渊’,这一错,错到天涯海角去了!”
  说到此处,忽又一清嗓门,又道:
  “那未,‘瑞气万缕降神仙’,又当怎生说法呢?”
  逍遥先生微微笑道:
  “这就是指的‘仙霞岭’了!”
  “不错!瑞气万缕降神仙,正是影射‘仙霞’二字,下面一句,是什么‘怀玉九宫走’吧!”
  “怀玉山!九宫山!”
  酒怪似又骇然一惊,奇道:
  “前面说的’雁荡山’‘百丈峰’‘仙霞岭’三处,全在浙江境内,怎么下一句的‘怀玉山’‘九宫山’却又远在江西境内去了呢?”
  展宁却另有所萦,展颜一笑道:
  “‘小姑夺回彭郎安’一句,想必就是影射的‘彭郎夺得小姑回’一语,言中所招,当然就是江西小孤山了,是不是?”
  逍遥先生惊异地点点头……
  酒怪真也心穷玲珑,拍手笑道:
  “下一句最好猜,‘莫道龙门真正好’,自然就是指的山西龙门山了,就是那‘再上四层楼’却是费煞思考的……”
  逍遥先生哈哈笑道:
  “什么费煞思考?山西不是还有一座‘石楼山’吗?”
  此言一出,展宁与酒怪,也就恍然大悟了!
  酒怪怪笑连连,一运狂吼道:
  “亏你,多亏你怎么想出来的?逍遥老儿,你真了不起!”
  逍遥先生一直摇头,道:
  “你忘了,我整整花费三个月的旦夕琢磨功夫么?”
  酒怪此一嘻道:
  “你逍遥老儿的神通广大,请你再猜上一猜,这谜底,除了包括三个省份的八大名山,真正的寓意是什么?究竟可以得到一些什么宝藏?”
  逍遥先生耸肩一摊手,道:
  “我又没有未卜先知,神机妙算的功夫,我怎能惴测出藏宝人的真正意图来?实际想揭晓,只有到达了指定的地头,方能得知全部的!”
  展宁暗中盘算有顷,插口急道:
  “白老前辈,事不宜迟,您打算我们何时出发?”
  “我们?谁是我们?……”
  酒怪一瞥逍遥先生的错愕之色,一耸酒糟鼻子,笑道:
  “逍遥老儿未必你能袖手旁观?不愿跨涉这千里长途?”逍遥先生面呈为难之色道:
  “我一生寄情山水,游遍五岳三山,对四海遨游,真是兴趣厚万分,慢说上述八大名山尚有宝藏可寻,于情于理,我焉能袖手旁观呢,只是……”
  展宁迫不急待,接口问道:
  “只是什么呢?”
  逍遥先生用手一指地上的猴头血三七,摇头笑道:
  “只是我炼丹已万事俱备,这灵红又被你俩提前采下来了
  展宁茫然一叹道:
  “敢情这也是刻不容缓的事么?”
  “当然!”逍遥先生一正面色道:
  “地罗掌肆虐武林,若无我特为制备的疗伤丹九,任那华陀复生,也是无能为力的!”
  酒怪心随念转,反复忖量须臾,即兴一念道:
  “逍遥老儿,我提出一个折衷办法来,将你炼制药丸的日期,后延一旬,最多十五天,谅必于事无碍的!”
  逍遥先生霍然圆睁双眼诧然问道:
  “半个月要走遍三省,踏遍八大名山吗?”
  酒怪拍手一哂道:
  “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了,固然,寻宝的事大,炼丹的事亦复刻不容缓,倘若你逍遥老儿能将炼药事后延半月,一俟老叫化将这灵药送到川东,救得那瘦和尚一条生命,即刻起往浙江与你会齐,岂不就两全其美了?”
  展宁神含企盼,瞪视在逍遥先生脸上,一瞬不瞬……
  逍遥先生悠悠一叹道:
  “也罢!念在舍妹对你展宁的一番玉成之意,我白翔也只好勉为其难,踏上这逍遥征途了!”
  转身向酒怪,笑道:
  “你可不能话说不算,务必要及时赶来的!”
  酒怪一幌蓬头乱发,滋牙一哂道:
  “叫化子人穷骨头硬,几曾说话不算来?”
  忽地,冲着逍遥先生又道:
  “时不我与,你俩何时启程?”
  展宁兴冲冲地一拉逍遥先生说道:
  “老前辈,说走就走,不能再耽误了!”
  不由分说,拉起逍遥先生就要下山……
  酒怪肩扛着一株猴头血三七,疾步追上前来道:
  “小子!你太以得意志形了,这是逍遥老儿的命根子,交给你吧!”
  转手交在展宁肩头,酒怪单手一扬道:
  “再见!逍遥老儿!”
  话完身已起,投掷般地落下山去……
  逍遥先生不虞有此,含笑叫道:
  “怎么说走就走,尧龙山的陈年佳酿,你也情甘放弃了么?”
  暗黑中,酒怪的声浪遥遥传来道:
  “事不宜迟,你若真有诚意,还怕我没时间将它喝个一干……二净……”
  语声愈来愈小,终至消失无闻……
  展宁紧随着逍遥先生接连跨过几座山头,掉脸一笑道:
  “老前辈可否指明我一处有水之处,容我将这满身血污洗清再走,似这殷臭臭黏黏,太不舒服了!”
  逍遥先生偏脸一笑道:
  “展宁,这满身腥臭黏滑,难道较那因在地狱谷还要难耐?”
  展宁茫然不知所答……
  逍遥先生面色倏地一正道:
  “假如你真心服我这素未谋面的白老前辈,你这满身腥臭的血污,在三天之内不准洗涤!”
  “啊,这是什么原因?”
  逍遥生稍稍缓和词色道:
  “我不说明,想必你雾水满头,无法揣摸出其中的所以然来,适几乎使你丧身,而被酒怪宰杀了的这条千年毒蟒,乃是被称作“洞里赤练蛇”的就是它!”
  “啊,啊啊!”
  逍遥先生继续又说道:
  “何况这毒蟒修炼在千年以上,不但一颗蛇丹是其精华所在,就连它的皮骨血,在我等制药炼丹的人看来,也该是极其珍贵之物哩!”
  展宁以是忘满身血污,奇然问道:
  “干所毒蟒的血,落在我身上能有什么好处呢?”
  逍遥先生正色说道:
  “据我想,若能使你的皮肤适应下来,当是遇毒无碍,百毒而不侵!”
  展宁已然领会过来,微笑道:
  “我三天不洗涤,就是要我来适应它?”
  “正是这意思!”
  展宁含笑点点头!
  鹤举云飞,相率奔向尧龙山去!……
  这是一个七月中的夜晚时分!
  浙东平阳县的灵溪镇尾,峰环水抱的迤逦来路上,走来两个儒衫曳地,折扇轻摇,口中吟哦有词,折扇指指点点文士装束的人来!
  雁荡,既是浙东的名山胜景之一,墨宛骚人踏月寻幽,该是屡见不鲜的事了!
  前面走的,是一个头戴方字纶巾,白衫青履,面如满月的半百老者,海下一绍花白胡须随风飘拂,白么儒衫点尘不染,形态飘逸,是个慈眉善目的矍铄老人!
  后面跟的,则是一个神彩俊彦,儒雅冲朗,身着青绸长衫,年纪约莫二十不到的少年人,出落得真个倜傥潇洒,高华无伦!
  这正是逍遥先生与展宁!
  逍遥先生何等机警,眼看前面的游人去得远了,后面来的尚在十丈开外,脚下停,候展宁来到近前,细声急问道:
  “一切全准备好了?”
  展宁点头轻笑道.
  “是的!有干粮,有火种,应该准备的,已一应俱全!”
  问明无讹了,逍遥先生一提儒衫前摆,折身走向一条碎石小径!
  展宁亦步亦趋,跟个不即不离!
  度室登峰,绕过一处瀑布飞珠的潮湿地段,前面来在一所上有陡壁危峰,下有一泓溪水的景色清幽之处!
  逍遥先生似是留流着当前的静溢幽境,拣一方嵯峨山石坐下身来,极目周遭批量几眼,手捋斑白长髯,慈然一笑道:
  “面对名山胜水,令人尘诺全清,何况人生若梦,及时行乐,其中的乐趣,你能体会得出来?”
  展宁血气方盛,意境哪有恁般高超,且心怀着隐忧难释,闻言,佯装神色自若地,负手对周遭景物认真端详起来极目所及,展宁玄然起疑,心存不解了——
  因为,这浙东境地,该是对自己陌而又生了的,怎地,对当前景物似是记忆犹新,而又仿佛曾经步及履及呢?
  这是什么道理?
  未必是在梦境中来此游历过?……
  百思不得其解,极度怔神之中……
  逍遥先生哈哈道:
  “怎么?看出蹊跷来了么?”
  多了逍遥先生这一提示,展宁迷惑顿除,打怀中模出那白绫包儿来……
  藉银盘卑月的清冷光亮,匆匆将玉上雕刻的远山近水打量一瞥……
  抬脸再望望眼前的山影波光……
  可不是,除了缺少那只腾水而起的孤雁以外,岂不正是堪堪吻合了。
  展宁查证出其中玄虚,禁不住喜心若狂,笑道:
  “老前辈,按照玉中所指,实际的藏宝地点该在何处呢?”
  逍遥迢先生手指右面削壁,轻轻一笑道:
  “依照雁头所指之处,就是这一方削壁了!”
  展宁启眼对右首高约十文有奇的一方答藓滕葛布满的削壁打量一眼,奇道:
  “要在这滑不留足的陡壁上,寻出什么蹊跷来么?”
  逍遥先生若有其事地,含笑直点头……
  展宁迫不及待,提身就向削壁存在处走了过去。
  出奇而意外地,逍遥先生却向相反的方向踱去……
  口中仍在高吟低诵,直如没事人儿一般!
  展宁双目凝神如电,极目就向一方悬崖创壁打量起来……
  一分一寸,也没敢疏神放过!
  满布答藓滕葛的一方削壁,那能看出半点蹊跷来……
  极度困惑中,身后传来逍遥先生的一句轻笑道:
  “一眼能看出端霓的所在,似乎也用不着藏宝的人故布许多迷团了,你攀滕揉上壁去,说不定可以摸出一点玄虚来!”
  展宁应声回头,身后哪有逍遥先生的影子!
  分明这是上乘内力极致的蚁语传声!
  没什么犹豫的了!
  展宁宛如一只身累灵便的猿猴,手攀滕葛,在悬崖上腾起身子!……
  两手交互运用,伸手在壁间摸个不休……
  谨慎处,连方寸地也未曾轻易放过。
  摸……摸……摸地,终于,摸出神奇之处来了!
  一方陡平如镜面的削壁,触手之处居然凹进一小块……
  展宁油然浮起一股强烈的希望之光,用手运劲连拂,苔藓应手而落……
  露出一个椭圆洞口来!
  这圆洞,显然不是天然凹进的一块,而是经过人工雕凿过的!
  深约五寸,触手却是光滑无比!
  除了凹进的这一部外,其他的,什么也都没有!
  展宁惊奇不置,诧声惊叫几声……
  霍地!白影电幌,逍遥先生已然揉身到了展宁身边!
  启眼望得一瞥,偏脸朝向展宁,急声说道:
  “快!将你怀中的那方碧玉拿给我!”
  展宁茫然不解,摸出那碧玉交在逍遥先生伸来的手上!
  逍遥先生也不发话,臂一舒,将碧玉塞进凹洞的底端,当的一声响,却将凹洞底端塞了个满满实实!
  逍遥先生默然衡量有顷,疾出食拇两指,运劲钳住碧玉的纤细中段,陡地向右一转……
  壁间纹丝不动!
  万般迷惑中,动劲再向左——
  “叮当”一声,宛如钢铁交鸣!
  说怪也真怪,平镜如削的壁端,现出一个高约三尺,宽有尺许的洞穴来……
  清响初传,洞口乍分之际,应声飘下一个小白点!
  逍遥先生一把抄在手里,偏脸就向展宁一笑道:
  “进去吧!结果如何,就看你的造化了!”
  “您不进去么?”
  逍遥先生微微笑道:
  “我在洞外把风,你进洞去细心察看,一俟发现有无法理解之处,招呼我一声,不就两全了么?”
  展宁含笑一点,揉身就扑进洞去……
  按理说,这洞穴既是开凿在悬崖陡壁之间,洞里该是墨黑如漆,伸手不见五指!
  但,展宁此刻亲眼所见得的,却是例外又例外,反常又反常!
  因为有一线清冷的月色,打洞底的转折处透了过来!
  进得洞来,展宁本待幌燃火种,察细于微,将洞内的所有物品看个清楚明白……
  当发现这一线明月亮光,禁不住好奇心特盛起来……
  不管三七二十一,纵身就扑向底洞……
  来到了洞底转折处,不但夜风拂面生凉,而且藉皎洁月色,一眼可看及好几里……
  分明别有天地,另有一处世外桃源!
  就看这一眼难达尽止的苍茫夜色,展宁确乎呆楞住了!
  因为,这哪是洞中别有的天地呢?若说这当前景物,是一处凡俗难以来到的世外桃源,这皓日当空,这凌显拂荡的云涛烟树,也是匠心独运而巧夺天工的么?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任它精心设计,也不可能穷宇宙之奥秘,而创造出另外一个世界来!
  那么,眼前所见到的,又当怎生说法呢?……
  展宁百思莫得其解,左顾右盼,信步向前踱了过去……
  霍地……
  衣抉飘风之声响在耳边!
  人影电幌,打林中窜出两条人影来!
  两个人,身法何等快捷,但见他俩飞身在枝头一藉力,拔腿奔向东北方向……
  展宁凛惑于心,大声断喝道:
  “什么人?站住!”
  喝止声起的同时,拉腿也就追将下去……
  清笑声中,前面的人连头也没回愈去愈远……
  稍时,已无踪迹可寻!
  展宁自服下千年蛇丹之后,内力陡增,哪里还是往昔的吴下阿蒙可比,不想慎神中起步略迟,却将两个居心窥伺的给追丢了!
  懊恼中,逍遥先生已蹑踪来到展宁身边,急声问道:
  “几个人?”
  “两个!”
  “可是朝东北方向遁去?”
  “是的!”
  逍遥先生似有所悟,倏又接口叫道:
  “回来!展宁赶快回来!我俩立刻在那洞内细加搜察,说不定尚有蛛丝马迹可以寻得。”
  率先转身回头,忽又悠悠一叹道:
  “据我所知,雁荡之行将是陡劳往返的了!”
  展宁茫然抬头,惊叫道:
  “敢情您是说,这宝藏已被人捷足先登了?”
  逍遥先生手指洞底转折处,道:
  “未必你无法看出,这洞底部分已是被人撬开了么?”
  倏又一偏脸,说道:
  “给我一个火种,我俩随着这润中壁角,细心找找看!”
  两个火种同时幌燃,随着左右壁端细心搜寻过去……
  就这顶端与地硕俱未放过!
  顿饭光景过去,两人几乎不约而同地、喃喃自语道:
  “要有什么蹊跷,就在这里了!”
  事出意外,俩人同时一回头,错愕万分!潇湘书院图档,fsyzhOCR,潇湘书院独家推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