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樵子《血莲花》

三、生死路上双无常

作者:武陵樵子  来源:武陵樵子全集 
  静寂稍臾!
  适才来势狂骡的一场暴风雨,势头逐渐转强,余沥仍在滴答不止……
  白娘娘悠悠一叹道:
  “孩子,你这样说法,不但辜负了我——看善意而且也过份强人所难了!老身身中“地罗掌”,自信难逃一死,何必拖累你冒险救我出谷,万一有个差错!岂不令我负咎终生,死也难得瞑目?……”
  展宁打量一眼庙外即将歇势的风雨,急道:
  “老前辈若再犹疑,现已时不我待,晚辈势也走不成了!”
  白娘娘似又想到什么,倏地站起身来道:
  “孩子,你真的要我走?”
  “真的!”展宁意念坚决。
  白银娘冷然说道:
  “必要的时候,你先得无条件依允我一个条件的?”
  展宁苦笑道:
  “当然!我乐意听从您的教导!”
  白娘娘无法可说了,任惩展宁将她驮在背上……
  展宁一瞥跟脚下的遗尸,哀叫一声:
  “爹,我走了!这血海深仇,我一定要回来求得报偿的!”
  说完,迈步就向庙外奔了过去!
  庙外细雨如丝,雾气却在渐渐转浓……
  白娘娘一眼触及眼前景物,低声叫苦道:
  “孩子!走不了了!”
  展宁愕然一呆,诧然止步道:
  “老前辈此话怎讲?”
  白娘娘用手一指谷道:
  “你不见谷中磷火萤萤,全向这间破庙包抄过来了么?”
  展宁来不及看清黑暗中的鬼火来势,移步向左,顺着庙后的一条畸岖披道,向右直奔而去……
  正前方,不足二十丈远近,竟出出现现稀疏的丛丛磷火!
  同一目标,俱向为破庙包抄过来!
  磷火萤萤,鬼声啾啾,气势万分恐怖!
  展宁只顾一直向右急奔,迳向右前方的鬼火来处,迎了上去!……
  白娘娘骇诧不绝,附在展宁耳际急道:
  “孩子,你这样一直奔向从底,敢情你不知道这是一座死谷?”
  展宁脚下紧奔不停,口里却轻声答道:
  “老前辈不必担心,晚辈正在寻觅一条秘密甬道呢!”
  前面鬼火势已近,展宁飘身一闪.在道旁一株大树背后隐住身子!
  偷偷地,打从树后偷瞥出来……
  这一丛磷磷鬼火,却也正是打一方黑布短幡的血红莲花上发出!
  领头却是一个身着大红袍服的粗髯汉子。他手执一支判官笔,威武端的不凡!
  随后则是三十多个身穿宽大黑袍,面笼黑纱的人,口里吱吱有声,啃跃而过!
  眼看这群似人非人,象鬼却不是鬼的东西去得远了,展宁飘身回到路上,一面急奔向前,一面掉脸问道:
  “老前辈,过去的这一群,分明是人,怎地却要装神扮鬼来吓人?”
  白娘娘未及答言,手指前面夜雾罩的来路上,惊叫道:
  “展宁,前面……”
  展宁闻声知警,止步抬头——可不是,挡在十丈开外中的,正是四个魁乎其伟的彪形汉子!
  这四个人装束事也怪异十分,除了颈间的一束红布,腰下一犬皮,全身精赤赤地,衣履全无!
  手中各执一柄钢叉,叉尖绿光闪闪,晶莹闪亮!
  展宁伸手问肩,“呛”地一声,三尺青锋出鞘,回头叫道:“老前辈,留神!”剑式一起,狠狠地冲了过去!
  “当”的几声,四柄钢叉同时挥动!
  绿色兴炮与森森剑气交织在一起……
  双方未交一言,斗得格外火爆!
  白娘娘唯恐展宁有失,急声叮咛道:
  “叉上可能喂有剧毒,展宁干万小心!”
  展宁也是恨透了这地狱谷装神扮鬼的人,右手剑式一紧,左手一连拍出三掌!
  “乾坤十八掌”领袖华中武林多年,威势哪能小得了?
  一声闷哼起处,如中破革……
  一个彪形汉子,应声摔出丈外,“叭”的一声,摔在地上,一柄钢又“叮叮当当”滚下山去!
  小展宁得理不饶人,一掌胜一掌,硬劈过去……
  三个夜叉装束的彪形大汉,被打得鬼叫连天!
  白娘娘附耳中道:
  “赶紧纵身脱围,将我放下地来,及早打发这三个小鬼,再迟……”
  尾音下落,展宁果然提气纵身,落在道旁的长草丛里……
  方待展宁曳劲站稳,顿觉脚下一力,两条身子虚飘地跌了下去……
  “咚”的一响,展宁一屁股摔在地上!
  白娘娘却也不防有此,骇然惊叫道:
  “孩子,这是……”
  展宁极力忍住表皮划破的伤痛,陡地爬起身来,摸索着向前走了几步,喜道:
  “老前辈,想必这就是出谷的秘密甬道了,巧!巧得很!”
  头顶上,一片呼叫之声——
  “老三,怎么不见人了……”
  “一定是落进下面地道里去了!”
  “追!”
  展宁听得真切,索性站定身子道:
  “我干脆打发了他们再走,似这般追追赶赶的,有多烦人!”
  果然,头顶上有了变动。长草飕飕声中,跳下三个人来,这一来,如同瓮中捉鳖,展宁双掌齐挥——两声闷哼加上一声狂嚎,三条彪形汉子先后了账!
  展宁在怀里掏出千里火.迎风晃燃,朝幽邃深远的甬道照了几照,迈开大步,一面还剑入鞘道:
  “老前辈,我们快走!”
  “孩子,你为感觉这甬道透着蹊跷么?深入地底的一条甬道,按说应该湿漉漉的,怎地一根杂草也没有呢?……”
  展宁却也疑念丛生,反问道:
  “老前辈言中之意,敢情是说这秘密甬道有人经常来往么?”
  “我想……也许是如此,不过……今天的情形,也可能有些例外的……”
  “为什么呢?”展宁面含诧色,顿然一转脸。
  白按娘血迹渐干的瘦脸上。强挤出一丝苦笑道:
  “今天,有恁多的武林好手。应邀前来与会,当然也算是地狱谷一件大事,想必他们的顶尖好手,全集中在谷内去了,说不定这一路清吉平安,减少许多凶险了的!”
  展宁点点头,忽又闲道:
  “老前辈,你的伤势怎么样了?”
  白娘按劲自摇头道:
  “‘地罗掌’掌劲奇猛,纵然我能脱困出谷,要想痊愈……却出中大费周章的。”
  想是自觉出言太以忧戚,辜负展宁的一番救助好心,遂又补充一句道:
  “这一阵子,随你奔走下来,倒是……轻松了……许多!”
  展宁聪慧绝伦,焉能听不出她言外之意,转头一笑道:
  “只要我俩能够平安脱困,我展宁走遍四海,也要觅医为您治疗掌伤!”
  白娘娘被他诚心所动,悠然一叹道:
  “难得你这孩子有这样好心,但愿皇天不负苦心人,使我俩能够平安脱得困境……”
  说着说着,前面来在一处岔道口!
  甬道在眼前一分为二,一条向左,一条向右!
  展宁稍一犹豫,迈步迳向右奔!
  白娘娘有心变换话题,问道:
  “展宁,你今年多大年纪?”
  “十七!”
  “家中还有什么人?”
  “我爹这一亡故,家中就没有人了!”
  “没有人了吗?……”白娘娘似是颇出意外,“我是说……你的母亲……”
  这声发问,勾动展宁哀恸愁肠,悲声答道:
  “我才四岁,娘就去世了的,现在,剩下我孑然一身,只好四海为家了!……”
  “孩子,你此刻孤独一身,可有什么打算?”
  展宁头也不回,毅然决然地道:
  “我现在什么也不想,要报仇!我只要报仇!”
  白娘娘笑道:
  “要报仇,可也不是一蹴可成的事,孩子,你现在必需在劳其筋骨,苦其心志,发奋勤练武事上着手!”
  展宁点头道:
  “老前辈,这一点我自理会得!”
  白娘娘嘉许般地又自点了点头,笑问道:
  “展宁,你可曾读过曹孟德割须抛袍的故事?”
  展宁回头笑道:
  “老前辈是说若是地狱谷在这条狭窄甬道里,倘若埋伏下一群高手,任我俩造诣通天,插翅也难飞上天去么?”
  白娘娘笑道:“孩子,你真能举一及三,确是一方可资琢磨的璞玉!哈哈……”
  笑声方起,引起一阵呛咦,喘息连连……
  前面又来到一处相同手岔道地段……
  展宁毫未犹疑,举步右转,直向前奔……
  倏地!
  一声阴阴冷笑,起自前面暗黑的甬道里……
  随着这声阴森刺耳的长笑之声,一股冷气狂飙劈面扫到……
  紧接着,在展宁身前降落两条身子——
  左面一个,躯干瘦且长,身着白衣草履,作白无常装束的人,手今哭丧棒一指展宁,咧嘴咭咭大笑道:
  “地狱谷,只有入谷之鬼,没有出谷之人。你这娃娃敢情吃了豹胆熊心,竟敢立意偷逃么?此路不通!回去!……”
  现在的展宁,可不是全然无备的了!
  明知挡在自己身前,这一白一黑作常装束的人,掌势凶猛绝伦,绝非等闲之流可比,遂也不敢大意,双掌当胸一“乾坤十八掌”中的一招“地裂天崩”,迳向白无常的常上迎来……
  “轰”地一声——
  两股气流遭遇,发出一声隆然巨响!
  展宁直觉立身不住,蹬蹬蹬蹬又退四个大步!
  骇然拿桩站稳身子,凝神瞪眼,向白无常打量过来——
  白无常似也没能占到多大好处,硬生生也被震退三个大步去……
  口里却在“咦!咦!咦!”连声叫个不绝!
  白娘娘担心不已,紧贴在展宁背后,轻声急问道:
  “孩子,你没事么?……”
  展宁目不转瞬,迳自在挡在道中的两个无常身上,接连摇了摇头,代替了口中的回答!
  由开闪在道边,一言未发,贴壁站着的那个头大如斗,奇矮癔肥,作黑无常装束的人,一张血盆大口左右一咧。明声冷笑道:
  “嘿,老白,这一掌我俩同心协力,以竟全功如何?”
  白无常应道一声“好”,四掌同时一翻,掌风破空生啸,汹涌而来……
  展宁真个是初生之犊不怕虎,炸腕亮掌,又待硬接这一招!
  白娘娘骇然一板展宁的肩,急喝:
  “接不得!退!赶紧……”
  展宁骇然收式,应声倒纵两丈有余……
  一声隆然暴响传来,震的石走砂飞,嗡嗡响个不已!
  想是这一退一震来势过急,擎在展宁手中的一枝千里火,火焰跳了一跳,倏归熄灭!
  通道里,已是漆黑一片!
  白娘娘依在展宁耳际,蚁声吩咐道:
  “你再连退三步,就到了适才经过的甬道岔路口,你只需闪身站在一边,让道俩个宝贝跟上前来,我自有道理!”
  展宁依言又连退三步,傍在左边岔道的壁间站好,心中疑念不已,轻声叩问道:
  “老前辈,怎地他俩联手的掌力,我就接它不得?”
  白娘娘蚊语答道:
  “现在当前的这黑白二无常,就是早年的滇边双鬼,若将他俩分散开来,任何一人俱不足畏,两人联手出掌,就成为举世闻名的阴阳掌了,慢说你展宁,就是任何一位武林高手,也当有所顾虑,无法与其抗衡的!”
  展宁尚怀疑念未尽,接口又问道:
  “这俩个人,功力谁高?”
  “黑无常!”
  “怎地…不见他二人追超过来呢?……”
  “谁知道?……”白娘娘强提真力蚊语又道:“许是他俩也在私相许议,孩子,你此刻务必屏息禁声,千万大意不得。”
  一句话尚未落音,漆黑雨道里传来黑无常阴阴尖笑道:
  “娃娃,你在哪里?……”
  展宁默不出声,如同充耳不闻!
  黑无常明笑又起道:
  “遇着我黑白二兄弟,嘿,也是你命数该尽了!特别提醒你一句,若是你有心耗在这里,我地狱谷的支援人即刻就事赶到,乖乖束手就缚吧,光棍不吃眼言前亏哩!”
  话音一落,归复一片沉寂!
  展宁心弦一颤,转脸又问道:
  “老前辈,这确是几句由衷之言,值得顾虑呢。……”
  白娘娘寂然沉吟有顷,急声吩咐道:
  “展宁,你用脚探探,地下可有碎石没有?”
  展宁难明其所以,探了几探道:
  “有!有!”
  “拣一块大的起来!”
  展宁依言,俯身取了一块大石在手……
  白娘娘的蚊语之声又道:
  “往适才的来路上投抛过去!越远越好!”
  展宁右手一起,信臂一舒——
  一方石块应臂飞起……
  石块落地,发出“咚!咚!”的响声!
  黑暗甬道里,响起黑无常的阴笑声:
  “老白,这是什么声响?”
  白无常咭咭笑声传来道:
  “唔,敢莫那小子打来路遁走了?……”
  黑无常的声音:“要追去看看?”
  白天常道:“追过去可免除脱线之虞,不过……”
  黑无常道:“慢来!慢来!我要问你,方才你俩硬接一招,滋味如何?”
  白无常一哂道:“没什么,那小子比我差得远!”
  黑天常再没说什么,展宁顿觉一阵冷风拂过,衣抉飘风声响在耳边……
  黑无常似已向来路奔了过去!
  白娘娘一拍展宁肩头.蚊语道:
  “是时候了!快走!快走!”
  展宁哪里还敢耽误,折身一旋,急向甬道去路奔了过去!
  白娘娘一手紧贴在展宁命门穴上,急叫道:
  “全力出掌!快!”
  展宁哪里能多作思考,闻声,全力向前推出两掌:
  把守在暗黑之中的白无常,一声惊“哦”尚未出口,凌厉无俦的掌风劲气,已然到了身边!
  猛然双掌一翻,打算硬接劈面而来的这一掌——
  轰地一声——白无常压根也没有想到,来掌竟有恁般气势,两掌接实之后,只觉自己马步虚浮,迳向后面退了回去!
  变生掣肘,黑无常应声折回身来……
  白姐娘累累得喘息连连,大声叫道:
  “快!展宁……再补一掌狠的!”
  展宁没法顾及脚下的高低,狠命双掌一推,又是一股狂飙推出……
  但听得白无常哀嚎一声,想是打个正着!
  白娘娘吁出一口长气,叫道:
  “孩子……晃燃你的千里火,此刻……前无阻挡,后面的追兵交给我好了!”
  展宁跨过白无常拦路的躯体,晃燃火种,藉阗微光死命朝前奔去!
  身传来黑无常的惊叫之声:
  “老白,怎么样了?怎么样了?”
  白无常气息微弱的声音传来道:
  “放……心,死不……了!逮住那……小子……快!”
  黑无常应得二声:“好!”蹑着展宁手中的一丝微光,气急败坏地追了下来……潇湘书院图档,fsyzhOCR,潇湘书院独家推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