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樵子《星斗迷幻录》

第七章 化外天仙娇公主

作者:武陵樵子  来源:武陵樵子全集 
  
  邓铁安人虽被制,却把徐风英举动瞧得极为真切,心内极为震骇。
  片刻,只见沈吉瑞喉中发出一声呻吟,两眼缓缓睁了开来。
  沈含香不禁喜极,娇呼道:“爹!”
  徐风英忙在沈吉瑞胸腹之间疾点了九处重穴,掺扶坐起,右掌在沈吉瑞背上命门穴重重击了一掌。
  啪的一声,沈吉瑞张嘴吐出一口紫黑淤血。
  沈吉瑞霍地立起,一见邓铁安,不禁面泛杀机。
  风尘丐侠乐宸微笑道:“沈副总镖头请勿动怒,邓二山主此来也是一番好意,不宜失礼!”
  说着左手两指如飞点在邓铁安身上。
  邓铁安身形撼震,目中泛出怨毒已极神光,狞声道:“老叫化你也太手黑心辣了,为何废了邓某武功!”
  乐宸大笑道:“二山主几曾听过我老叫化对待敌人如此宽宏大量!”
  邓铁安不禁黯然无语。
  乐宸高声招呼店家,送下酒菜,抵邓铁安于上座。
  这情形委实离奇诡异,连久走江湖的郑鸿山卢观沧亦大感恍惑,为何徐凤英知在香炉中取得解药,乐宸为何不杀邓铁安反安于上座,两人频频偷觑沈含香。
  但,沈含香与他们两人一样,如坠五里云雾中,浑然摸不头脑。
  内心最感震惊的无疑是金鸡岭二山主邓铁安,如坐针颤,苦笑一声道:“士可杀不可辱,即废邓某武功在先,欲羞辱邓某于后,沈兄若欲报一掌一指之仇,尽可一刀毙命邓某决不皱一丝眉头。”
  沈吉瑞哈哈大笑道:“邓兄视沈某是何等样人,沈某……”
  突口风一转,面现诚敬之色道:“邓兄是沈某救命恩人,大德不足言报,水酒一杯,聊表谢忱,邓兄何吝一赏薄面。”
  邓铁安闻言不禁面色大变,道:“沈副总镖头,你……”
  店外忽生起一声冰寒澈骨冷笑,只见两条身影并肩而入,四道森冷眼神逼注在邓铁安脸上,似欲杀之而后快。
  风尘侠丐乐宸认出来人正为他心中所料的施展断魂指使沈吉瑞险些毙命的多臂人猿耿灵,另一人正是金鸡岭山主七指金钢柏云臬。
  邓铁安面无人色,欲待立起,不知怎地两条腿苦于不听使唤,绵软无力。
  柏云臬厉声道:“邓二弟,想不到你还会吃里扒外。”
  邓铁安惨笑道:“小弟并未……”
  乐宸哈哈大笑道:“柏山主,想不到的事还多着咧,邓二山主被人废了武功,并转送一颗治伤灵丹救活了沈副总镖头断魂指伤,老叫化还有点人性,摆下这席酒宴与邓二山主压惊,怎可说是二山主吃里扒外?”
  邓铁安怒急攻心,高声道:“老叫化……”
  “二山主你省点力气吧!”乐宸两眼一瞪,道:“老叫化并未说错,耿猴儿那独门伤药珍如性命,总不成让你盗取一颗送来!”
  耿云甫一进门两眼滴溜逾乱转个不停,见沈吉瑞徐凤英等人虽端坐不动,却恨他宛如切骨,跃跃欲动,邓铁安神色有异,乐老叫化言语闪烁,情知有异,桀桀怪笑一声道:“邓贤弟你为何人废了武功?迫你送药,老朽必将此人生擒,挫骨扬灰方消此恨!”
  邓铁安知实话实说必不能使耿云柏云臬两人取信,忽觉喉结穴一麻,音哑无法发声,用手指指喉头苦笑了笑,示意不能出言。
  乐宸笑道:“耿猴儿,别冒火气了,此人丹丸既能治愈断魂指伤,足证此人武功高出你耿猴儿太多,未必就是你的宿怨结仇,你不找他他也要找你,如果老叫化所料不差,耿猴儿你恐活不到明天!”
  多臂人猿耿灵闻言不禁毛骨耸立,面色泛现踌躇。
  柏云臬冷笑道:“危言耸听,柏某偏不信邪,居然有人能在片刻之间便废了邓二弟武功,分明是你老叫化……”
  言犹未了,店外忽传来数声嗥叫,宛如狼嘶,令人不寒而栗。
  柏云臬耿灵闻声不禁面色一变,双双旋身疾如电射掠出店去。
  无疑是邓铁安随柏云臬等人同来店来,柏云臬令邓铁安先行人去,自然柏云臬不信乐宸那套说辞。
  柏耿二人窜出店外,发现随同而来十数名高手全倒卧在地,不禁面面相觑。
  耿云高喝道:“何方高人,竟然猝施暗算,有失光明磊落行径!”
  暗中冉冉现出,玄色蒙面老者,道:“你二人尚配为光明磊落行径么?老夫今晚要问二位为何定须与沈副镖头强结姻缘之
  故!希实话实说,不然休怨老夫手黑心辣!”
  正说之向,乐宸、沈吉瑞、徐风英、沈含香、郑鸿山、卢观沧等人亦鱼贯掠出店外。
  柏云臬不禁恼羞成怒,厉喝道:“此乃柏某家务事,与阁下何干?”
  “诚然!”蒙面老者笑道:“但柏山主行径如同禽兽,沈姑娘自幼已许于他人,譬如瓜果之生不适于口,岂能攀折强求,便该致歉失言,不料柏山主非但不作此图,反而变本加厉,强行劫镖动强伤人,此刻又指示邓铁安前来以伤药为要挟,显然心存叵测,别有意图,你若不实话实说,恐噬脐莫及。”
  柏云桌面色铁青,内心似震恐已极,强作镇定,宏声大笑道:“江湖是非虽有定论,胜者为高,阁下既然强行伸手,定有过人艺业,柏某愿领教高明,若然不敌再说不迟。”
  蒙面老者冷冷一笑道:“柏山主既如此冥顽不灵,老夫只有成全你了。”
  柏云臬和蒙面老者是一强敌,暗中向耿灵打一眼色,两人合攻或有制胜之望,却不料竟失之耿灵身影,不禁暗感骇然,同时蒙面老叟亦失去踪迹。
  侠丐乐宸呵呵笑道:“柏云臬,你认命吧!不如束手就缚,还可活命!”
  七指金钢柏云臬突旋身腾空望侠丐乐宸扑去,双拳挟着七缚指风,辣毒绝伦向乐宸攻去。
  乐宸哈哈一笑,已察出柏云臬心意,知他欲藉反掌之力趁虚遁去,将计就计,双掌疾翻猛接来势。
  轰的一声巨响,两股劲风一接,立漩起一股卷风,柏云臬果然藉着风力奔空腾起,不意老叫化乐宸反先他冲霄拔起,半空中变幻身形,头下足上,拾指箕张,抓向柏云臬冷笑道:“你逃不了!”
  柏云臬悚然一惊,身形疾坠。乐宸同时着地,两人展开掌法激烈拼搏。
  这时——
  多臂人猿耿灵并未逃去,纵身店后蹑往内面,穿向店堂,只见邓铁安哭丧着脸,木然端坐席上,面向着美酒佳肴,一动不动。
  另一座坐着一个青衫美少年,轻酌浅饮,怡然自得。
  但闻少年轻笑一声道:“尊驾犹未死心么?也好,何妨请人入席一谈如何?”
  耿灵也是鬼迷心窍,只道一个乳臭未干小儿,纵身负武功,自己偌大年岁,成名多年,还不身到命除,一语未发,纵身扑出,右手两指骈戟,凝聚真力,施展折魂指,欲一击制命。
  “找死!”青衫少年喝声中,耿灵身形翻倒在地,一条右臂生生高肩断落,飞摔在邓铁安身侧,鲜血泉涌。
  耿灵一跃而起,右掌护着右臂断处,目光怨毒已极,厉声道:“耿某与尊驾何怨何仇,为何辣手断臂?”
  青衫少年微笑道:“这怨不得在下心狠意图,若非如此,在下性命岂不是丧在断魂指下!”
  说时右手五指虚空一拂。耿灵只觉胸前一麻,劲力全失,不禁面色大变。
  青衫少年面色一寒,喝道:“坐下,我有话问你?”
  耿灵冷笑道:“老朽宁折不弯,既败在你手,要杀要剐任听尊便,休妄想在老朽口中逼出一句实话!”
  青衫少年冷笑道:“如此说来,你成名多年不过也是浮名掩实之辈,既然你不说,在下何必多问!”
  说着举杯浅饮了一口,别过面去凝望店外。
  只见老叫化乐宸疾步跨了入来,协下挟着七指金钢柏云臬,身后随着沈吉瑞等人。
  老叫化乐宸放下柏云臬后,冲着耿灵一笑道:“耿老猿儿,你怎未逃之夭夭?”
  沈吉端一见耿灵神色,情知必已受制,不禁怒火沸腾,喝道:“耿灵!你也有今日!”
  啪的一声,耿灵颊上挨了一记重重的,牙齿进落,唇角溢流一线殷红鲜血。
  耿灵心内怨毒已极,冷笑道:“耿某如有三寸气在,不报今日之耻誓不为人!”
  侠丐乐宸道:“沈副总镖头请勿意气用事,且问明是何人制住耿猿儿!”
  说着忽目注邓铁安道:“二山主,你静坐店堂必有所见,耿灵系受何人所制!”
  邓铁安目睹柏云臬耿灵均为人擒住,不禁心寒胆裂,自觉生不如死,黯然一笑道:“反正被擒,生死悉由阁下,何必多问?”他喉穴不解自开。
  他目睹青衫少年身手绝伦,生平罕暗,知少年不愿自诩来历,自己何必说破。
  乐宸点点头,赞道:“好!有骨气!”
  说着一掌拍开柏云臬穴道。
  柏云臬睁开双眼,缓缓立起,铁寒着脸,欲怒骂出口,一眼瞥明耿灵亦已被制,大惊失色道:“耿兄……”
  耿灵道:“不用多说了,一着错满盘皆输,在山时你如听从耿某之言,先将沈含香拿下,迫使就范,岂有今晚之失!”
  青衫少年铁喃喃自语道:“既知如今,何必当初。”
  耿灵冷笑道:“尊驾认为折败败老朽,便可扬名立万,殊不知树大招风,名高身危,焉知尊驾日后不步老朽后尘?”
  “不错!”青衫少年微微一笑道:“但在下日后并不似你以行将就木之年,甘心受人驱策,至今仍蒙在鼓中不知主使人是何来历,形同傀儡,如此苟延活命,反不如一死,免得遗臭人世。”
  耿灵目露骇然之色,道:“尊驾既然知情?何必多问,若想巧言套出老朽实话,无异痴人说梦。”
  青衫少年道:“如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尊驾此刻定心切断臂之仇,在下自当放你,但只恐你弄巧成拙,你此一去恐身受之惨百倍现在,你无论说实话与否,都无关紧要。”
  耿灵闻言默默无语。
  柏云臬突高声道:“尊驾似知内情不少,想必亦知主使人是何来历,何妨见告。”
  青衫少年道:“在下正在追查,但柏山主定需相告是奉何人所命?”
  柏云臬略一沉吟,道:“柏某明言相告,亦属于事无补,此人名叫杜非,并未在江湖走动,亦非本来面目,尊驾若欲找出此人恐难于登天。”
  青衫少年不禁朗笑道:“看来柏山主比在下还不如,乐老前辈,冤家宜解不宜结,可否于柏山主老师杯酒释怨,意气用事,似为不智。”
  乐宸此刻已知耿灵断臂系青衫少年所为,大感钦佩,知他与蒙面老者必是同路,闻言笑道:“敢不从命!”
  说时伸掌延请柏云臬耿灵入席。柏云臬耿灵互望了一眼,神情异常尴尬,暗叹一声,在邓铁安席侧坐下。
  乐宸道:“少侠尊姓大名可否见告,店外那位蒙面高人想必与少侠相识,请一并赐告!”
  青衫少年道:“在下舒翔飞,与那位老前辈萍水邂逅,蒙不见弃,结为忘年之交,但其本身姓名来历则讳莫如深,曾言时至自然相告!”
  说着目注沈吉瑞道:“此次振威镖局暗镖护送至鲁山二郎庙叶庄去,也是由这位老前辈探知,只觉其中必有蹊跷,但未明真象,又恐打草惊蛇,弄巧成拙,是以一直按兵不动,徐观其变,不料一着之差,险些误了沈副总镖头性命,深感歉疚。”言毕望沈吉瑞探深一揖。
  沈吉端忙抱拳还礼,道:“不敢,沈某尚未向少侠叩谢救命大德,他日粉身碎骨定当图报!”
  侠丐乐宸道:“舒少侠,请入席叙谈如何?”
  舒翔飞微笑与徐凤英等人一一寒喧为礼后告座。
  耿灵、柏云臬、邓铁安三人面色惶悚,尤其耿灵断臂之耻更觉泣血锤心,竟与仇家共席,这感觉比杀他还要难过。
  舒翔飞望了柏云臬一眼,道:“柏山主知否暗镖铁箱内贮何物?”
  柏云臬摇首答道:“柏某并未开启,不知内贮何物?”
  舒翔飞展齿微笑道:“定是杜非告诫妄启者死,迫使沈副总镖头就范后尚有复命是么?”
  柏云臬不禁大惊失色道:“少侠为何知道?”
  舒翔飞叹息一声道:“杜非与柏山主结识是有一段不寻常的经历,柏山主听命与杜非奉之唯谨谅也有其不得已之苦衷,但杜非亦不明个中底蕴,奉命办事,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否则这事就好办得多了!”
  说着略略一顿,又道:“其实沈副总镖头令嫒自幼已许配长沙追魂金雕李廷芳次子之事柏山主早有所悉,沈副总镖头邀往金鸡岭时明言相告长沙李家俱为仇家所害,怎奈杜非又匆匆登山言说不知何故长沙李宅举家老幼迁居他处不明下落,无如此事如箭在弦,不得不发,无法改弦更辙,故杜非又匆匆他去,柏山主,在下如此猜测骤然不错?”
  一席话竟使举座失色,相顾骇然。
  只见柏云臬面色如土,道:“少侠料事如神,一点不差!”
  舒翔飞道:“杜非现往何处,柏山主谅必知情?”
  柏云臬播首答道:“柏某不知!”
  舒翔飞面现困惑之色,沉思良久,方道:“为今之计,不如重返金鸡岭,待杜非重返再筹思良策,查明其中究竟,但须柏山主相助不可!”
  说时亦虚空一掌挥向耿灵面门而去。耿灵闷嗥一声,望后倒下,面颅凝紫,口鼻眼耳中沁冒丝丝黑血。
  柏云臬大惊道:“这是何故?”
  舒翔飞道:“耿灵不死,柏山主无以取信杜非。”
  柏云臬恍然悟出舒翔飞话中用意,此乃一石二鸟之计,倘不听从,则自己与邓铁安无法活命,黯然面泛苦笑。
  乐宸亦明白舒翔飞用意,暗道:“此人年岁虽轻,但处事明快决断,毫不因循犹豫,老叫化自愧不如!”
  舒翔飞见沈吉瑞面现歉然之色道:“沈副总镖头,恕在下斗胆作主,我等速速赶返金鸡岭!”
  言毕取出一锭白银,唤来店主密嘱数言,挟起耿灵先行望店外走去……
  金鸡岭地势峻高,风寒雪狂,后山一座精致小轩外忽疾现一
  面如重棘,海口浓须的黑衣中年人,走近门前,戟指剥啄敲击本门,低声道:“柏山主!”
  门内立即应声道:“杜兄么!请进!”
  木门呀的开启。杜非一闪而入。
  柏云臬道:“此事几乎为耿灵搞得不可收拾了。”
  杜非面色平静,微笑道:“杜某来时已有风闻沈吉瑞罹受耿灵断魂指伤垂危,眼前如何处置?”
  柏云臬道:“事有转机,柏某与邓二弟设计用毒酒毒杀耿灵,取来伤药救治沈吉瑞,但必须苗山半月方可痊愈,沈吉瑞与其女沈含香已应允留山,由其妻徐凤英护送暗镖今天启程赶往叶压。”
  杜非大喜道:“那是再好不过,堂主有命务必将徐凤英制住随着暗镖送来叶庄,不过此计似嫌霸道,如今既可恩结,理该顺应其道,杜某尚须赶回覆命。”
  立即启门跨出,振臂穿空腾起,落入蒙蒙飞雪中……
  月见杜非身后速处哪随两条身影,疾如流星划空,一闪而隐,杜非却似若无觉。
  山麓却又是另一番影物,树叶凋零,寒风萧瑟,杜非一跃疾奔,择僻径小路而行。
  约莫一个时辰过去,只见杜非奔向一座寺庙而去,叶枝掠移同可见红墙一角。
  杜非掠入侧殿,从容慢步走向禅房门前立定,高声道:“禀堂王,门下杜非求见!”
  “进来!”一宏亮语声应道:“就只你一人么?”
  杜非道:“只有属下一人!”
  说着撩开门帘跨了入去,只见一俗一僧并坐在蒲团上。
  俗者约莫六旬开外,身着一袭袍黄长衫,掀颧凸额,斑白长发,双目开阉之间精芒逼身,神态威严。
  老僧貌像清癯,颔下堡炭飘拂胸前,两道霜眉长及两颊,年逾古稀,似正在禅坐,杜非入来,仍闭目合睛。
  杜非低声向俗者禀明一切详情。
  俗者颔首道:“既然如此,除了毒死耿灵外别无良策,柏云臬办得甚好,你去叶庄依计行事,老夫与大师随后就到。”
  杜非应了一声是,退出禅房望寺外奔去。
  俗者沉思良久,徐徐出声道:“大师!”
  老僧缓缓睁开双目,道:“这就要走了么?”
  俗者淡淡一笑道:“但愿徐凤英能辨识图中地形,能取得青镡剑,门主藉以除去眼中之钉,霸尊武林之图可收事半功倍之效!”
  老僧道:“契而不舍,终必竟成,但老衲年逾七旬,犹未能尽去贫嗔之念,眼下谁是谁非殊难定论,惟望我佛见谅。”
  双双衣袖飘拂出寺而去。
  蓦地——
  一双人影飞落在山门前,现出舒翔飞与风尘侠丐乐宸两人。
  突有五黑衣人劲装带刀汉子疾闪而出,横身阻拦乐宸舒翔飞两人身前。
  其中一人沉声道:“两位来此何为?”
  乐宸两眼一瞪,道:“和尚庙内竟窝藏得有强人,岂非怪事,我老叫化结识的方外至交定然遭受杀害,老叫化如不为他报仇,怎配在江湖混吃混喝?”
  语无伦次,显得滑稽异常,他手持一支竹杖,乃海外异种铁心竹,长约六尺,坚逾精钢,长年摩擦,色如古铜,光亮如镜,言毕
  杖身一晃,飞洒风风寒星,袭向那黑衣汉子胸前“玄玑”重穴。
  老叫化乐宸乃江湖怪杰,出手快极。
  那黑衣劲装汉子亦非庸手,目露骇然神光仰身斜闪,避开了老叫化一杖,钢刀“横扫千军”卷击袭乐宸,流芒电奔,辛辣狠毒。
  其他四黑衣劲装人瞧出老叫化乐宸登门寻一生事而来,同地身形一分倏合,四刀同出,寒风潮涌,刀势如山,配合奇妙。
  舒翔飞在老叫化乐宸出手之际已自飘身开去,知乐宸成名多年,武功高绝,无须两人联手。
  只见乐宸身法奇幻,移形换位一挪,脱出五人刀势之外,竹杖一式“泰山压顶”,力逾万钧,击实在一黑衣人左肩之上,老化子身形亦藉击实之力腾空而起。
  杖猛力沉,但闻那黑衣汉子张嘴一声惨嗥,肩骨粉碎,钢刀脱手飞起半空,身形衡出两丈开外,叭哒倒地。
  其余四人一刀奔势电袭向老叫化。
  乐宸身形未坠之际,竹杖化为“万蜂戏蕊”,杖影横空中,扬起数声惨嗥,四黑衣人身形震飞了出去。
  舒翔飞禁不住出声赞道:“老前辈武功巳臻化境,晚辈黔驴之技不啻天渊之别。”
  乐宸虽未目睹舒翔飞显露武功,但耿灵断臂却是千真万确,知他乃谦虚之词,笑道:“老弟,不必在老叫化脸上贴金,眼前你我在庙前后放把火,烧把个一干二净,免得沦为盗贼!”
  五黑衣汉子显已重伤昏死过去,倒在尘埃一动不动,舒翔飞摇首道:“慢着,老前辈不是为了访谒方外好友来的么?未必这位友人尚还不好好活着,被囚在寺内,你我还宜先查明再作处置如何?”
  乐宸略一沉吟,道:“也好,不过这五人留在世上亦是祸害,老叫化除恶务尽,不如成全了他们吧!”
  说着缓缓走向一黑衣人身前。
  忽闻一声朗喝道:“杀人不过头点地,阁下也未免太心狠手黑了点?”
  只见一个中年黄衣羽士负手踱出山门,身后紧随灰衣道人。
  乐宸望了望舒翔飞,龇牙一笑道:“这更奇怪了,和尚庙里又跑出了牛鼻子道士,我老叫化四海为家,见多识广,这怪事尚未见过!”
  黄衣羽士约莫五旬左右,面如满月,三绺黑发,眼神含煞,发压天庭,不含怨尚可称之为清潇脱俗。
  黄衣羽士面色一冷,道:“乐老叫化别出盲讥刺,贫道已瞧出你此来并非访友,定有所为,何不明言。”
  乐宸闻言不禁一怔,凝神注目打量黄衣羽士良久,摇首笑遭:“道长怎认得我乐老叫化?”
  黄衫羽士道:“阁下江湖成名怪杰,那人不知,谁人不晓,贫道虽无缘识荆,但铁心竹杖乃阁下成名兵器,杖到人到,贫道焉有不知之理。”
  乐宸呵呵笑道:“此乃江湖朋友抬爱,道长夸奖,道长来历可否见告,以免老叫化失敬。”
  “贫道崂山长清观主,道号玉清。”黄衫羽士露出一丝笑容遭:“乐施主,你尚未明告来意?”
  乐宸神色微惊,道:“原来是崂山首座护法,老叫化失礼,不过老叫化实是访友而来!”
  “谁?”
  “匹禅!”乐宸道:“就是此寺住持方丈!”
  黄衫羽士冷笑一声道:“此寺方丈数十年未曾变易,而且从
  无匹禅其名,乐施主分明心怀不轨,别有所图,如不实言相告,只怕来时有门,去时无路了。”
  乐宸哈哈大笑道:“颠倒是非,黑白倒置,分明道长别有居心,反倒含血喷人,我来问你,这伤在老叫化杖下的五黑衣人难道也是你崂山门下么?”
  黄衫羽士闻言呆得一呆,叹息一声道:“看来这误会很难解释了,贫道可以实言相告,不过乐施主尚未明言来意,贫道焉可相诧腹心。”
  乐宸沉吟良久,道:“老叫化追踪宿怨强仇而来。”
  “此人是谁?”
  黄衫羽士愕然诧道:“此处并无耿灵其人!”
  立在三丈开外的舒翔飞忽冷笑道:“这话在下不信!”
  弯身拾起一柄钢刀,纵身跃越庙墙,落在殿外广坪上。
  那黄衫羽士身后七道迅疾回身掠扑而至,分占七星方位,手挽长剑,将舒翔飞团团围住。
  七道手中长剑平胸外指,蓄势未发。
  剑式指向舒翔飞七处要害大穴,一击出手,势必石破天惊。
  黄衫羽士与风尘侠丐此刻已分别掠入。
  乐宸冷笑道:“道长是何居心,既谓耿灵不在,何吝容人一搜?”
  黄衫羽士沉声道:“的确不在,但贫道决不容人擅自闯入此寺。”
  乐宸道:“莫非内有不可告人隐秘么?”
  “这是当然。”黄衫羽士道:“既是乐施主,胸中难道从无不可告人隐秘么?道不同不相为谋,乐施主请劝止这位施主离开此寺,免得伤了和气!”
  黄衫羽士明明知道乐宸两人决不会轻易离去,故示大方,以备师出有名。
  乐宸淡淡一笑道:“老叫化向来做事,一经伸手就绝无反顾之理,恕老叫化碍难应允。”
  黄衫羽士面色一变,道:“本门七星剑阵,威势无匹,剑阵一发,决无幸存,贫道作实不愿妄杀无辜,那就怨不得贫道了。”双掌互击。
  掌声清脆,七道立时移动,剑势引发。
  舒翔发在剑势引发之前,如先发制人,刀势疾展划奔,只见寒风问空舒卷,惨嗥扬起,七道几乎在同一刹那倒于血泊中。
  乐宸骇然暗道:“这是什么刀法!”
  忖念之间,右手飞扰而出,趁着黄衫羽土错愕失神不防之际,五指紧扣在“曲池”穴上。
  “乐施主,你意欲何为?”
  乐宸道:“老叫化与道长同去寺内,寻觅有无耿灵?”
  黄衫羽士道:“倘真如贫道所言,无有耿灵则将如何?”
  乐宸道:“听道长语气是要向老叫化讨还一个公道,好!这也容易,老叫化亲自押你回茅山上清宫,在贵掌门前还你一个公道就是!”
  黄衫羽士闻言不禁胆寒,心中怨毒已极,故作泰然道:“就依乐施主,但你大错已铸,恐追悔莫及。”
  乐宸冷冷一笑,示意舒翔飞随往,扣着黄衫羽士望大殿内走去。
  在寺内存细搜觅一遍,并无藏匿可疑人物,老叫化手起一指,黄衫羽士应指倒下。
   乐宸道:“老弟,你我速埋藏死者,觅地藏匿,稍时必有来。”
  片刻之间,死伤已然清除,黄衫羽士亦放置僻处不虞为人发现。
  两人藏身钟楼下,视界可远及数里方圆,老叫化在身旁取出一包涵菜及葫芦酒,笑道:“飘萍天涯,酒食随身,老弟不要见笑。”
  说时又取出两付杯筷。
  老叫化敬了舒翔飞一杯后,面色一正,道:“舒老弟,你我相交虽浅,却一见投缘,老叫化有句话不知当问不当问?”
  舒翔飞道:“老前辈有什么话只管请问?”
  乐宸道:“方才老弟刀法正而不邪,却又蹊径别走,迅快无匹,老叫化对天下各大门派武功虽未敢夸称熟知能详,却也能依稀辨识,但老弟刀法……”
  言尚未了,舒翔飞已自笑道:“老前辈对目前震惊武林的快刀门看法如何?”
  乐宸闻盲不禁一呆,遥首呵呵一笑道:“老叫化不久前曾去过桑林集,但未现身露面而已,在小河口曾目睹华星隆及他同门两人施展刀法与老弟截然不同,快刚快矣,却满含邪煞之气,与邢无弼鬼刀异曲同上,差可比似,老弟绝非华星隆同一师承!”
  舒翔飞暗叹乐宸目光锐利,道:“晚辈也说不正来武功宗何门派,恩师虽为佛门中人,自幼为晚辈札好上乘武功根基,由于晚辈习文深恶科举名利,练武更厌恶涉身江湖,动则杀人,睚眦必报,是以一事无成,迄至最近才恍然悟出恩师禅机,杀人亦是救人,杀一而千万蒙受其益,何必因噎废食,又曰霹雳手段,菩萨心肠,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说此微笑了笑,道:“晚辈尽说些题外之言则甚,这点微薄武功都是因缘际会,无师自通之学。”
  乐宸惊诧地望了舒翔飞一眼,道:“无师自通,这话委实无法令人置信。”
  忽低声道:“有人来了!”
  只见广坪上疾奔而来十数人,老少不一,多半奇装异服,不类中原武林人物,其中一少女最是惹眼,身着一袭豹皮衣裙,秀发披肩,明眸皓齿,仿佛甚美,衣裙甚短,臂腿裸裎,显露肤如羊脂,洁白如玉。
  乐宸双眉沈皱,喃喃自语道:“怎么他们也来了?看来相当棘手!”
  “谁?”舒翔飞道:“老前辈说出他们来历么?”
  乐宸点点头道:“说来话长,稍时自会与老弟解说,但此刻必须先稳住那位少女,看来这非要借重老弟不可。”
  继附耳密语一阵。
  舒翔飞面有难色,道:“这怎么行?”
  乐宸催促舒翔飞道:“老弟你就勉为其难吧?”
  舒翔飞暗叹了一声,无可奈何地点点头。
  此刻广坪上来人均进入大殿中。
  舒翔飞纵身一跃,飞鸟般落在殿瓦上,迅步如飞跃入经楼内。
  经楼内空无一物,四壁徒空,蛛网尘结,显然久已无人一履经楼,舒翔飞扬掌拂除一角积尘,盘膝坐下,只觉一股无名惆怅涌上心头,眼前幻化出玄衣龙女胡薇兰倩影,数十天聚首,从未一语涉及儿女私情,仅在互相磋磨武功精奥,江湖上险诡离奇典故,但不知何故,舒翔飞却对胡薇兰暗蕴爱慕,情有独钟……
  风尘侠丐乐宸俊舒翔飞跃入经楼后,藏起酒菜,振臂穿空引落在山/,外,定了定神,高唤道:“舒老弟,老叫化迟来一步,寡你I久等。”
  忽闻一粗鲁语声道:“什么人在此怪声乱嚷嚷的?”
  接着殿内飞掠出十数条身形。
  身着豹皮衣裙少女一见风尘侠丐乐宸,不禁惊噫一声道:“老叫化,不料在此又见面了。”
  乐宸哈哈大笑道:“真乃人生何处不相逢,淑莲公主,你与老叫化缘订三生……”
  乐宸倏地一怔,忙道:“不!我老叫化说溜了嘴,公主请勿见怪,老叫化是说前约未了,今日不期而遇,你我还得比划比划分个高低。”
  少女本已柳眉微扬,王掌高举,见老叫化开口,玉臂缓缓放下,咯咯娇笑道:“凭你也配!”
  乐宸道:“我老叫化不讳言本是公主手下败将,但士别三日,无复当日阿蒙,总有一天让公主刮目相看。”
  说时认出三人是点苍杨廷孙吉鹏桑元康,其余均是随淑莲公主同来天竺高手。
  淑莲公主笑道:“真的么?我委实迫不及待。”
  点苍名宿杨廷孙抱拳笑道:“乐老英雄,你我久违了,来此定有所为,还望见告?”
  乐宸道:“老叫化也不知为了什么,但却是应崂山玉清牛鼻子之约而来,老叫化本与忘年之交舒翔飞之事有关,途中相遇玉清,坚邀有事为他相助一臂之力,无奈应允随后即至,杨老师见着玉清道长他们么?”
  杨廷孙摇首答道:“未见,这座古寺内竟空无一人,莫非玉清观主已先走了么?但亦不会不留片言双字,令人困惑不解。”
  乐宸望了杨廷孙一眼,道:“但不知玉清牛鼻子为了何事,倘不出老化子所料,此事必然重大,不然天竺高手决不致万里迢迢赶来中原。”
  杨廷孙似留有难色,道:“见着了玉清观主自会知情,在下亦不知为了何事?”
  乐宸似若有所悟,长长地哦了一声道:“既然如此,我等只有守候玉清牛鼻子了。”
  目光四外—瞥,就面现愉快笑容道:“原来他已来了,老叫化失陪!”
  淑莲公主道:“谁来了!”
  乐宸道:“老叫化忘年之交,舒翔飞!”
  淑莲公主道:“他人在那儿?怎么我没瞧见?我就不信老叫化的眼力比我锐利!”
  乐宸手指经楼,道:“他在这经楼上,公主当可发现一张红叶钉在窗页上,红叶系其信物,或许有重大发现与老叫化相告,诸位请勿随来,此人落寡合,僻性怪异,以免衡撞了诸位,老叫化无法交待。”
  话落人起,一鹤冲天拔起四五丈高,半空中曲腰弹腿,疾如离弦之弩般向经楼瞥窗穿飞而去。
  淑莲公主鼻中冷哼一声道:“我却不信又是一个怎么的怪物!”
  双肩微晃,随着老叫化身后掠去。
  乐宸身入经楼,只见舒翔飞盘坐壁角,暝目调息行功,轻轻唤道:“老弟台,老化子迟来一步,有劳久候了!”
  身后微风飒然淑莲公主已自悄然声鼻落在乐宸肩后,晶彻
  双眸注视在舒翔飞面上,暗道:“这不是怪物嘛!”
  舒翔飞道:“玉清观主并非信人,此处乃是一座无人空寺!”
  说着眼睑缓缓张开,一眼瞥见淑莲公主,不禁哦了一声,倏地立起,接道:“老前辈,这位姑娘何人?”
  乐宸微笑道:“这位是天竺武林雄主曼陀尊王掌珠淑莲公主。”
  舒翔飞抱拳一揖道:“原来是淑莲公主,在下舒翔飞失敬。”
  淑莲公主目睹舒翔飞丰神俊逸,宛若玉树临风,咯咯笑道:“老叫化说你落落寡合,僻性怪异,恐是过甚其词吧!”
  舒翔飞微微一笑不答。
  乐宸道:“楼下尚有多人,老弟不如到下面叙话吧!”
  说着示意涉莲公主先行。
  涉莲公主穿窗外出,身未落地,却见舒翔飞已自踏实尘埃,不禁暗暗惊异。
  老叫化与双方引见。
  舒翔飞亦不介意,淡淡一笑道:“在下来此约莫一个时辰,并未见得玉清观主,老前辈与在下还有事待办,请诸位转告玉清观主代致歉疚之意?”
  说着示意乐宸告辞离去。
  蓦地——
  随风传来一声刺耳长啸,谷鸣回应,袅袅不绝。
  啸声犹自回空,只见一黄衣少年率着八红衣面目黧黑之人飞掠而入。
  淑莲公主惊诧道:“怎么大师兄也来了!”
  乐宸低声向舒翔飞道:“天竺万象门中高手几乎倾巢而出,其中必有蹊跷你我还以原定之计,徐徐查出真情,再定行止。”
  舒翔飞点点头,暗中察出天竺高手均面卢黝黑,不类国中人物长像,那黄衣少年虽稍皙白,但悍气逼人,鹰鼻狮口,目光阴沉闪烁,不言而知是个心术不端之辈。
  淑莲公主冷冷笑道:“大师兄来此何为?”
  黄衣少年笑道:“奉师父之命赶来相助!”
  “真的么?”淑莲公主并道:“临行之时,我爹无意遣你来此,怎么他老人家竟会改变心意。”
  黄衣少年道:“愚兄怎会欺骗师妹,师父说中原人士狡诈无比,为此放心不下,是以命愚兄赶来,但此行仍由师妹作主。”
  淑莲公主面泛笑容,鼻中轻哼一声道:“谅你也不敢不听命于我!”
  黄衣少年笑道:“愚兄天大胆子也不敢忤命师妹。”
  说时目中闪出一丝异芒,但一闪即隐,接着又道:“此行究竟为何?还请师妹见告?”
  淑莲公主摇首答道:“我也不知详情,但到时自知。”
  杨廷孙道:“看来我只有守候玉清观主了!”
  淑莲公主道:“只有如此,别无良策。”
  忽疾闪在舒翔飞面前,娇笑道:“你别走,我还有话和你说咧!”
  舒翔飞不禁一呆,道:“公主有何见教?”
  淑莲公主玉手一牵舒翔飞左臂,道:“走,我们去寺外再说!”
  拉着舒翔飞快步如飞走出寺外。
  黄衣少年神色异样难看,欲待随去,却倏又忍住不前。
  老叫化乐宸看在眼中,暗叹一声道:“是非烦恼皆因情而起,各有因缘莫可强求,老叫化定须成全他们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