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樵子《踏莎行》

第二十五章 流水无情

作者:武陵樵子  来源:武陵樵子全集 
  一连三日。
  无极帮众被困在一座深谷中。
  白眉老怪党羽却也不敢侵越雷池一步。
  时已深夜,冷月迷蒙,谷中不时随风传来兽吼鸟鸣,冲破了这似水沉寂,阵风过处,叶翻枝摇,宛如纷纷魅影,张牙舞爪,令人战栗。
  谷口外,峭壁如仞,山藤欲附,只见一条黑影从危崖之巅缘着山藤蠕蠕滑下,鹤行鹭伏,捷如猿揉,避开白眉叟密布谷外的伏桩,疾行如飞掠出十数里外隐入阴暗中。
  小径中突现出俊逸神飞的严晓星,衣袂飘振,身法如行云流水,似缓实速。
  蓦地——
  暗中突传来语声道:“严贤侄么?”
  严晓星似感一怔,道:“是伏伯父么?正是小侄。”
  暗中现出伏建龙,皱眉笑道:“三日来双方相互拼博,难免些许伤亡,但无任何进展,无极帮守护严密,白眉叟迄未攻入无极帮所屏为天险的山谷,此刻一切趋归于平静。”
  严晓星道:“小侄隔岸观火,不欲参与,他们双方胶滞着对我等湖滨别业极为有利,但他们谁也不愿在未得藏珍图前断伤元气。”继又道:“伯父意欲何往?”
  伏建龙笑笑道:“老朽意欲去湖滨别业探视那魏醉白,此刻见着贤侄也是一样,他怎么了?”
  严晓星道:“六脉渐趋平和,散乱气血渐已复归主经,仍迄未醒来,据小侄判断,当非七日不可。”
  伏建龙道:“如此则大有进展,若翻醉白醒转,心生感恩图报之念,自吐无极帮内隐秘,则贤侄复仇之举当收事半功倍之效。”
  严晓星道:“幸蒙伯父之助,此恩此德无法报答。”
  代建龙道:“你我说此不是太见外了么?”
  说时只见一条黑影如风掠至,现出面目森冷怪异的廖独,道:“老弟,我已探得白眉老怪恶毒阴谋,欲将山谷内无极帮匪徒一网打尽。”
  严晓星冷笑道:“未必如此容易,老怪欲施展什么歹毒之计?”
  廖独摇首答道:“这个愚兄也无法清楚,偶闻老怪已悟出柴青溪那奇书中奥秘,用排教法术使无极匪徒自相残杀,或有其他诡计也未可知,风闻谷内藏有老怪内应。”
  伏建龙闻言不禁心神大震。
  严晓星微笑道:“廖兄,不是小弟说你,凶邪火并,于我等何干,真是狗咬耗子多管闲事。”
  休看廖独性情火爆刚愎,但却真服了严晓星,摇首道:“话不是这么说的,白眉老怪此计成功,湖滨别业恐无法安宁,老弟若不设法制止,徒贻无穷后患。”
  严晓星道:“不错,咱们分途而去,见机行事,但以不出手为宜。”
  伏建龙道:“好,老朽要瞧瞧无极帮为何能避过这场杀劫,恐未必如此容易咧!”
  说着一鹤冲天而起,瞬眼无踪。
  廖独摇首一笑道:“老贼闻讯心慌意乱,急急赶回,但此讯却是千真万确,一点不假。”
  严晓星道:“如此你我分头行事!”
  忽瞥见远处两条黑影疾闪而过,身影甚为稔熟,不禁一怔,忙迫蹑而去。
  他身法绝快,疾如流星奔展,片刻前后相距不过十丈左右,瞧出前面两人,正是那青风庵主及杜翠云。
  只见青风庵主与杜翠云迳向一处涧壑中掠下,涧石似鬼牙乱错,滑不留足,奔泉汹涌,轰轰雷鸣。
  严晓星施展排教五行遁法,隐于杜翠云身侧,只听清风庵主道:“杜姑娘,就是此处么?”
  杜翠云颔首答道:“晚辈多日来搜觅,才发现涧瀑内有条狭仄石径可通入谷中,谷内戒备森严,是以晚辈知难而退。”
  清风庵主略一沉吟道:“姑娘定欲今晚报仇雪恨么?”
  杜翠云凄然一笑道:“父仇不共戴天,晚辈筹思多日,时机稍纵即失,今晚白眉前辈大举进袭,此乃天赐良机,望前辈相助。”
  清风庵主道:“姑娘要老身如何相助?”
  杜翠云道:“此刻相距三更不远,白眉前辈必有动静,前辈登峰而上,山头必有无极帮伏桩,俟白眉前辈大举进袭时,前辈即现身歼灭匪徒,无极帮知山头有警,注意力分散,晚辈必可轻易蹑入。”
  清风庵主叹息一声道:“行年五十,方知四十九年之非,老身凶名久着,久行不义,如今才猛然省悟,回头已迟,老身应允你就是,但姑娘孤身一人,未免涉险。”
  杜翠云凄然一笑道:“晚辈属下一人未来,多一人就增一分凶险,徒然送死晚辈何忍。”
  清风庵主道:“姑娘何不恳请严少侠相助,他现在湖滨别业内。”
  杜翠云见提起严晓星,心中不禁一酸,低声道:“晚辈乃薄命之人,岂可作非分之望。”
  严晓星闻言不禁黯然神伤。
  且见清风庵主慨叹一声,道:“老身去了,姑娘好自为之。”
  身起如鹤,向崖上掠去。
  杜翠云身形疾闪,严晓星暗暗随之,杜翠云身穿飞瀑而入。
  崖洞狭窄曲折,杜翠云仗着身形软绵灵巧,侧身滑入,洞径不短,约莫一顿饭光景方至洞端。
  洞外藤草密覆,距谷底四丈高下,但闻兽呜凄厉纷传入耳,显然白眉叟已发动攻袭。
  蓦闻一声惨嗥腾起,接着重物堕地,只听一人高喝道:“山顶有警,连连传讯接应,不可容匪徒侵入。”
  一声刺耳竹哨飘送开来,划破如水夜空。
  杜翠云知山顶清风庵主已然动手,忙从怀中取出一袭黑巾扎住颜面,疾如鹰隼泻落谷底。
  进处正立着一黑衣匪徒仰面注视峰顶,不料杜翠云飞身疾落,惊惧一颤,喝声尚未出口,只见寒光疾闪,一支剑尖已点在咽喉穴上。
  杜翠云低喝道:“你不要命了么?速道出百兽天尊在何处?”
  匪徒乃一个阴险狡诈之徒,胆寒魂落之际闻言不由心神一定,暗暗冷笑道:“原来是贱婢,我若叫你好死誓不为人!”故作惊惶道:“姑娘饶命,百兽天尊就在百步外一幢木屋中。”说时伸手一指,又道:“小的领姑娘前往。”
  杜翠云原就探明百兽天尊定息之处是一座木屋,但不是这方向,闻言大怒,劲透剑梢疾送。
  匪徒嗥声未出,已自横尸在地,一股鲜血泉涌喷出。
  杜翠云跃开去,一缕淡烟似地掠向东方从树中。
  谷内群匪均忙于戒备谷外侵袭的白眉党羽,不防杜翠云侵入,身旁黑影掠过,只道是自己人也不以为意。
  五株合抱参天古树中孤另另有座木屋,但杜翠云尚未进得古树已是面色大变,原来树枝中蜷曲着一条条碗口粗径的红鳞毒蟒,蛇信吐伸,狺狺出声,腥气刺鼻,不下数十条,不禁面有惧色,畏而止步。
  杜翠云正惊惧犹豫之际,忽感眼前生起一片烟雾,由淡转浓,弥漫郁勃,不禁心神猛震,只道被敌人察觉禁制触发。
  忽闻耳旁生起熟稔语声道:“姑娘真要了却血海大仇么?”
  杜翠云剑诀疾发,闪出一片寒飙护身,定睛望去,正是那心目难忘的严晓星,忙收取剑招,诧道:“公子何时潜入谷中?”
  严晓星微笑道:“在下一直追随姑娘身后,不然姑娘何能安然到达此处。”
  杜翠云闻言不禁莲靥一红,嗔道:“公子怎不及早现身?”
  严晓星苦笑一声道:“姑娘孝思不匮,急于复仇惜非其时,在下既不能相阻,只好暗随姑娘之后趁机暗助以成全姑娘之志。”
  杜翠云道:“怎么惜非其时?”
  严晓星道:“倘白眉叟一击成功,下一步将对付何人?”
  杜翠云道:“当然是对付你严公子了,我想公子已成竹在胸,白眉叟未必为害。”
  严晓星笑道:“姑娘这话固然有理,但有无极帮在可收制衡之效,可使在下无所顾忌。”
  杜翠云道:“此乃公子的想法!”
  严晓星淡淡一笑道:“在下不愿拦阻姑娘,木屋虽小,禁制却厉害已极,姑娘进去吧,在下当制止毒蟒,不过百兽天尊显然不在屋内,姑娘只有隐藏暗处,俟百兽天尊,趁机除之。”说着催促杜翠云走向木屋。
  杜翠云犹疑了一下,虽暗恋严晓星,但以亲仇为重,毅然咬齿掠向木屋而去,倏地回首却已不见严晓星影踪,连弥漫郁勃烟雾亦随之消失,嘘嘘蛇呜,腥臭刺鼻又相继而生,心头一慌,疾若惊鸿般掠入木屋中。
  木桌上燃着一盏油灯,灯光如豆,一屋昏黄清凄,杜翠云扫视了室中一眼,只见一榻一椅,桌上壶酒微温,杯筷摆设齐全,尚有一只熏制山鸡仅撕缺一腿,由此可见白眉老怪进袭事先丝亳未知情,闻声勿匆而离。
  壁上尚挂有数袭兽皮,阗无一人,一种孤独恐怖之感不禁油然兴起,竟惶惶不能自主,耳中遥闻天际飘送频频锐长怒啸兽吼,不禁胸中伤感莫名,择一暗处隐藏着。
  谷外白眉老怪党羽采取声东击西之策,形迹飘忽,一接即退,使无极帮高手疲于奔命。
  无极帮主不愿门中高手徒众伤亡有损实力,命百兽天尊驱使兽蟒毒虫,逼向白眉老怪党羽不致得逞。
  四更将残,谷外啸声兽吼渐寂,白眉党羽退去,月落星沉,树涛呼啸如潮,一片漆黑,伸手难见五指。
  只听无极帮主语音森沉地道:“老怪虽退,但算计不到他何时卷士重来,令人不胜杞忧。”
  “帮主放心。”另一苍老语声应答道:“我已在谷外四周布下兽阵七毒,如若来犯,定叫来犯者惨遭兽噬毒发身死。”
  无极帮主长叹一声道:“本帮从无遭遇如今日之困境,也是老朽无能,未免愧对本帮弟兄。”
  “帮主无须自疚,成大事者无不从困厄险境中得来,帮主咱们同谷吧。”
  两条身影并肩掠回谷中,须臾分手,只见一条身影奔向木屋而来。
  此人正是百兽天尊,一落木屋门外,他嗅觉有异于人,闻得一股生人气味扑鼻而入,不禁一呆,面现狞笑道:“朋友藏身老朽室中为何?”
  杜翠云不禁大惊,无法知道百兽天尊何能察觉自己藏身室内,脑中灵机一动,故作男声道:“在下远来不易,久未相见,难道竟拒我这不速之客么?”
  百兽天尊闻声,不禁狐疑满腹,听出语声娇嫩故作涩硬,自己未有这么一个武林朋友,谷外伏桩密布,插翅难入,此人何能踏入谷中无人发觉,何况屋外毒蟒环伺,更无法进入木屋中。
  他越想越惊,只觉此人来意不测,不禁身形退后,冷冷喝道:“阁下究竟是何人,烦请见告,不然恕老朽要得罪了。”
  屋内杜翠云更是惊恐万分,忖知无住诱使百兽天尊进入,只有猝施奇袭,博浪一击得逞亦未可知,右下疾挽向肩头,欲拔出青虹剑一击出手。
  突然——
  一只铁鳞独角毒蟒蠕蠕由门外滑入,昂骨作乙字形,口中喷出丝丝毒烟,杜翠云只觉一阵晕眩,不禁大骇,急挥剑砍去。
  寒光电奔,叮的一声,毒蟒鳞硬似铁,丝毫无伤,但一剑之力何止百斤,痛极不禁凶心猛发,嘘嘘一声怪鸣,作势欲向杜翠云猛噬而来。
  门外百兽天尊阴恻恻传来一声冷笑道:“朋友委实胆大包天,速弃剑道出姓名,老夫或可饶汝一命。”
  杜翠云知道只有舍命一拼,别无他途,把心一横,忽闻身旁生出严晓星语声道:“姑娘,死有泰山鸿毛之别,休轻举妄动。”
  只觉后脑一冷,眼中漆黑竟昏睡过去,不省人事。
  独角毒蟒不知何故竟同身滑出门外,疾行如风重回一株古干巨木树枝蜷曲,神态极为安详。
  百兽天尊不知何故,惊疑不送,喝问了数声,竟不见回答,暗道:“莫非此人已遭蛇噬丧命。”
  一横长剑掠身入室,不禁一呆,室空依然,生人气味已无,不由心生一股奇寒,忙伸手入怀,取出一支细长兽角就唇吹出一声悠长怪异音律。
  须臾,只见一双身着短装臂腿裸露童子领着首罩黑巾无极帮主掠入,惊问何事。
  百兽天尊便将前情叙出。
  无极帮主目光闪烁,惊疑诧道:“此事未免可疑,这人何能入来谷内,又何能进入毒蟒环绕之木屋内。”
  百兽天尊道:“属下亦百思莫解,显然并非白眉老怪门下,不然谷中何能如此平静。”
  无极帮主急向一短装小童道:“传命下去,搜觅谷内有无可疑人物潜藏,倘有发现,格杀勿论。”
  一短装小童急急奔了出去。
  无极帮主道:“除你门下弟子八人可驱役兽蟒外,还有他人有此能为么?”
  百兽天尊茫然一摇首道:“属下实想不出还有何人。”
  无极帮主道:“看来此人来意志在于你,但此人既来去自如,必无惧于蟒兽,你想想看此人是何来历。”
  百兽天尊答道:“属下委实不知。”
  无极帮主脑中忽泛出一人,不禁暗恐骇然,忖道:“难道是柴青溪么?如果是此人倒极是可虑之事。”
  短装童子忽一闪而入,面色惊惶道:“师父,三条巨蟒无故毙命。”
  百兽天尊面色大变,与无极帮主双双疾掠出室而去。
  ※※※※※※※※※※※※※※※※※※※※※※※※※※※※※※※※※※※※※※※※
  蒙蒙曙光,杜翠云平躺在一处软茸茵草地上,双眸缓缓睁开,不由倏地跃起,只见严晓星坐在一块乌黑大石上仰面沉思。
  她低手掠了掠鬓间散乱,柔声唤道:“严公子!”
  严晓星闻声惊觉,回首微笑道:“杜姑娘醒了。”
  杜翠云忍不住鼻中一酸,泪水盈眶,涌泉般顺颊流下。
  严晓星叹息一声道:“姑娘,你这是何苦,要知复仇事大,舍身死拼,万一不成,非且于事无补,令尊亦将含恨九泉。”
  杜翠云拭净泪水,转悲为笑,嫣然娇媚如花,道:“公子,贱妾一事不明,可否赐告?”
  严晓星微笑道:“姑娘只管请问。”
  杜翠云道:“公子为何来去自如,视贼巢如入无人之境?”
  严晓星道:“姑娘能进入贼巢,在下为何不能?”
  杜翠云嗔道:“贱妾并非指此,公子为何不惧蟒兽毒虫?”
  严晓星道:“物物相克,百兽天尊岂是天下无敌。”
  杜翠云道:“公子并非由衷之言,贱妾虽然愚鲁,如今也明白了几分。”
  严晓星正色道:“姑娘玉雪聪明,在下也用不着解说,倘能依在下之劝,姑娘不妨暂时忍耐,在下定助姑娘手刃大仇就是。”
  杜翠云幽怨曼叹一声道:“真的么?”
  严晓星道:“在下之言,句句真实。”
  杜翠云道:“如此贱妾就放心了,但贱妾眼前何去何从?”
  严晓星略一沉吟,道:“姑娘就近找一亲人住下,俟时机成熟时,在下必命人带信去请姑娘。”
  杜翠云不禁大感失望,心头只觉一阵伤楚,却强行忍住,道:“贱妾在九江有一远亲。”遂把姓名地址告知。
  严晓星紧记在胸,双拳一抱,道:“在下还有要事,恕不相送姑娘了!”
  双肩微振,疾如闪电掠去。
  杜翠云忍不住两行泪珠似断线般淌下,暗怨个郎无情,凄楚不胜。
  她此刻仍拿不定主意,不知何去何从。
  忽闻一熟稔语声道:“杜姑娘别来无恙?”
  杜翠云不禁一怔,转面望去,只见蔺文襄索寒两人面含微笑,立在七丈开外。
  在蔺索两人之后,尚立着冷面秀士庞雨生及一群武林高手。
  杜翠云道:“两位别来可好?”
  蔺文襄缓缓走近,笑道:“身在江湖,无端为人作嫁,劳碌奔波,有什么好?”
  两目神光忽凝注在杜翠云脸上,察觉杜翠云泪痕未干,讶异诧道:“姑娘为何伤心落泪,莫非自伤大仇未报么?”
  杜翠云不愿吐露自身隐衷,颔首凄然一笑道:“白眉叟昨晚攻袭无极帮时,小女子乘隙潜入无极帮巢穴。”
  此时索寒及冷面秀士庞雨生等武林高手均行近,庞雨生闻言问道:“姑娘大仇是谁?”
  杜翠云道:“百兽天尊!”
  庞雨生道:“姑娘真的潜入无极帮巢穴么?”
  杜翠云怒道:“怎么不真!”
  庞雨生笑笑道:“在下并非有轻视姑娘之意,据在下所知无极帮隐藏一处秘谷,谷外峭壁参天,无由攀越,而且谷内禁制布伏,并有百兽天尊役使怪兽毒蟒虫豸为助,以白眉老怪之能尚无法侵入谷内一步,姑娘何从得入?”
  杜翠云冷笑道:“我发现了一条秘径,由瀑洞可迳入谷内。”
  “无极帮不知么?”
  “不知。”
  庞雨生面现惊喜之色,道:“这倒是极佳的消息,杜姑娘,倘姑娘领我等潜入谷内,在下愿意相助姑娘歼除百兽天尊。”
  杜翠云闻言不禁又萌起复仇之念,精神不觉一振,冷冷笑道:“未必如此容易,盛情心感。”
  庞雨生正色道:“在下一言九鼎,决无悔改,无极帮乃武林公敌,百兽天尊就不是姑娘大仇,在下也要除他,姑娘可否说出此行经过,容预为定计。”
  杜翠云叙出经过,她虽对严晓星满怀幽怨,却言里句间丝毫未提及严晓星只字。
  庞雨生诧道:“姑娘入得谷中,何以不曾察觉?”
  杜翠云道:“当时白眉叟大举攻袭,在谷外声东击西,使无极帮疲于奔命,不虞有人潜入。”
  庞雨生道:“姑娘是否察略谷中一切布设禁制么?”
  杜翠云摇首道:“这倒未曾,我志切大仇,迳潜入百兽天尊所居木屋,不瞒阁下,全凭武功相博了无畏惧,但蛇兽毒虫厉害无比,不可不防,我幸能及时逃出,至今余悸犹存。”
  庞雨生微微一笑,转面手指一面如满月,首戴粱寇道人,道:“这位茅山伏魔真人,精擅五雷奇术,有真人为助,何惧于蛇兽毒虫,倘姑娘惠允相助,今晚三更时分,有劳姑娘带路。”
  蔺文襄索寒极力相劝杜翠云不可错失良机。
  杜翠云忖道:“不论事成与否,无妨一试,反正与自己无损。”当下颔首应允。
  冷面秀士庞雨生心中大喜道:“此处异常幽秘,我等不如在此处暂留,容在下与姑娘及伏魔真人蔺索两位老师察看入谷秘径后,再定里外夹攻之策。”
  一群武林高手均留在此处,取出携来酒心食,三三两两结伙聚饮,庞雨生等五人身如行云流水离去。
  再说严晓星赶回湖滨别业后,与诸女述出此行经过。
  诸女互望了一眼,对杜翠云不置一辞,许飞琼道:“卧榻之旁,岂容人鼾睡,倘不设法将群邪引开,则湖滨别业恐永无宁日。”
  严晓星道:“船至桥直,水到渠成,小弟预计七日内便可分晓。”
  说着出得室外,迳向魏醉白地穴石室走去。
  萧文兰随后同行,途中柔声笑道:“星弟,你对杜翠云姑娘未免太绝情了点。”
  严晓星不禁苦笑道:“小弟目前处境一切不由主,均以武林大局为重,怎可情孽牵缠,结茧自缚。”
  萧文兰曼叹一声道:“星弟,一个少女的情你那能了解,万一因爱成仇,你将何以自处?”
  严晓星黯然太息一声道:“小弟出道江湖以来,本济人救世之旨,行事磊落光明,未存丝毫私念,亦并无挟恩索报之意。”
  萧文兰娇笑道:“星弟,你若是易身相处,将作如何想法?”
  严晓星摇首苦笑道:“这就太难了!”
  萧文兰嫣然一笑道:“你知道就好。”
  严晓星默然无语。
  萧文兰送至地穴入口处即翩然离去。
  严晓星在石室中用那迷魂点穴之术,使魏醉白神智进入另一境界,演叙自己生平,魏醉白已提及自己如何投入无极教。
  他凝神倾听着,并反覆盘问,不放过些微细枝末节。
  两个时辰后,严晓星又将魏醉白催入憩睡状态,自己模仿着魏醉白言语神态,使其神似逼肖为止。
  出得石室后,已是月色偏斜,申牌时分。
  许飞琼神色忧急在园林小径中守候,一见严晓星,即嗔道:“怎么你此刻才出来,人家可都要急死啦。”
  严晓星诧道:“莫非情势有变?”
  许飞琼道:“午刻时分,云中怪乞孔槐赶来相告,谓发现杜翠云姑娘并未返回九江,竟与冷面秀士庞雨生在一处,同行者尚有崂山伏魔真人及蔺文襄索寒五人,孔老前辈在后尾随,只见他们在一处飞瀑内窜入……”
  “什么?”严晓星惊道:“怎么她还未死心,又去了。”
  许飞琼道:“不错,又去了,当时孔老前辈不便暗暗随入,又无法出言阻止,只有隐在飞瀑近处守候,约莫半个时辰才见杜翠云等五人返回,闻知今晚三更时分,冷面秀士等武林人物将偷袭无极帮巢穴,望你速赶去设法化解。”
  严晓星摇首叹气道:“小弟何能化解,只有釜底抽薪一策可行。”
  言毕疾行如风出了湖滨别业外,迳向无极帮临时总坛山谷外奔去。
  约莫相距山谷五里之遥,突闻一声喝道:“站住!”
  一身裁高大,背部微驼,虎目虬髯老者疾闪而出,拦阻严晓星身前,目中神光炯炯电射,宏声道:“尊驾谅系严晓星少侠?”
  严晓星昂然一笑道:“不错,正是在下,有劳通禀,就说在下意欲贵帮主出见?”
  老者闻言先是一呆,继而纵声狂笑道:“尊驾胆量不小,竟然胆敢孤身前来。”
  严晓星冷笑道:“阁下未免太多嘴了,就是贵帮主见了在下也不敢出此无礼之言。”
  说着身形突然欺进,右臂一动,竟将老者肩披一柄长剑拔在手中,剑光迅速绝伦已点在老者咽喉要穴上。
  老者亦是武林高手,但几曾见过如此奇快神奥的武功,不禁面色惨白,目露悸容。
  严晓星微微一笑,长剑疾撤,交回老者手中,道:“阁下最好通禀贵帮主,在下在此恭候。”
  老者神色一定,道:“敝帮主清晨有事外出,不知已返回否,客候通报。”
  说着急急转身奔去。
  严晓星口角噙着一丝耐人寻味的微笑,目中神光充满坚毅、无畏、智慧的光芒。
  他料定黑衣老者必然回报帮主外出未返,歉难接待,更料定伏建龙定在黑衣老者回报前现身,心中盘算稍时应付之策。
  果然不出所料,约莫顿饭光景后,忽闻身后响起伏建龙语声道:“贤侄,你在此处为何?”
  严晓星转面望去,只见伏建龙含笑走来,当即面现惊喜之容,道:“伏伯父,你也在此?”
  伏建龙方欲作答,忽道:“什么人来了,贤侄在此是否等候朋友?”
  远处现出一条黑影,如飞掠来,严晓星知是无极帮那黑衣老者,不予置答,目注来人,只见黑衣老者奔至,望了伏建龙一眼,抱拳说道:“严少侠,敝帮主外出未归,恕未能接待。”
  严晓星冷冷一笑道:“贵帮主何时返回?”
  老者道:“这个,恕老朽不知了。但不知少位为了何事,如蒙见告,老朽俟帮主返回再为转陈如何?”
  严晓星略一沉吟道:“既然贵帮主不在,也就算了。”
  双拳微抱,拉着伏建龙转身快步离去。
  伏建龙愕然诧道:“贤侄孤身一人为何面见无极帮,以身涉险,甚属不智。”
  严晓星冷笑道:“谅无极帮尚不敢与小侄为敌。”
  伏建龙道:“这却是为何?”
  严晓星道:“无极帮目前处境艰危凶险,四面楚歌,再节外生枝,另树强敌,恐自招覆亡。”
  伏建龙沉声道:“贤侄未免太轻视无极帮主,据老朽所知,昨晚白眉老怪率如许武林高手欲侵入谷内,尚无功而退,你不要把话说得太满了。”
  严晓星道:“不然,小侄正要劝说无极帮撤走,恐掀起一场武林浩劫,如湖滨别业及正派高手涉入这场是非中,无极帮只有败亡一途。”
  伏建龙不禁一怔,道:“冯庄主竟决定改弦易辙么?”
  严晓星道:“小侄对此举本深不以为然,与原定之计大相背违,不过局势演变并非如原所料,无极帮决不会坐以待毙,反不如先下手为强。”
  伏建龙满腹疑云暗道:“这倒是一桩棘手难事,为何突然变卦,老夫倒要问明。”浓眉深皱,道:“贤侄莫非有何所见?”
  严晓星点首答道:“伯父知道冷面秀士庞雨生么,他已发现一条秘径可进入无极帮巢穴内……”
  “什么!”伏建龙心中暗惊,道:“他发现了一条秘径么?”
  “正是。”严晓星道:“只有冷面秀士知情,他今晚三更时分将乘白眉老怪侵扰之际,率领武林高手由秘径潜入,将无极帮一网打尽。”
  伏建龙冷笑道:“庞雨生此举无异自投罗网。”
  严晓星摇首道:“未必,风闻冷面秀士所邀武林高手其中不乏异人,更有精擅妖法术士,他若不知彼知已,智珠在握,岂敢轻举妄动。”
  伏建龙略一沉吟,面露忧色道:“如此诚极为可虑,依老朽之见,贤侄何不及时阻止。”
  严晓星正色道:“小侄亦想及于此,但无法寻获冷面秀士隐藏之处,是以小侄等思而再三,决意面告无极帮主及早撤离,如此可免影响小侄原定之计。”
  伏建龙沉声道:“老朽料想冷面秀士隐藏之处必不太远,你我分头搜觅,极力阻止,须知小不忍则乱大谋。”
  严晓星迟疑片刻,才颔首道:“冷面秀士机智狡诈,心计尤工,既经决定之事决难变更,小侄不妨一试。”
  伏建龙冷冷一笑道:“其他之事由老朽作主,切不可改弦易辙。”
  说着又约定二更时分在谷外一座古冢前相见,大袖疾挥,穿空而去。
  严晓星面现微笑,身如行云流水,飘然渐杳。
  一抹斜阳,晚霞绚烂,谷野一片宁静。
  wavelet 扫描,天涯浪子 OCR,幻剑书盟 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