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樵子《屠龙刀》

第十一章 兵不厌诈

作者:武陵樵子  来源:武陵樵子全集 
  暮色苍茫,烟云逸飞,四外丛草中冉冉冒起十数条魅影,方才所见紫衣老叟疾闪落在唐冷两人之前。
  一个瘦小矮老人跟踪掠至,道:"这两人如何发展?打蛇不死反成仇,不如就地戮毙毁尸灭、迹,免留无穷祸患。"
  紫衣老叟摇首答道:"不好,目前本教初创,天时地利不如人和,若收为我用,无疑为东方黎明多树一双强敌,而且杜紫苓离奇失踪,本座确认与二人极有关连。"
  瘦矮老人目泛疑诧之色道:"杜紫苓既落在他们手中,又为何自蹈罗网,其中矛盾异常,钱某不敢苟同赵香主之见。"
  紫衣老人呵呵笑道:"钱香主真是聪明一世,懵懂一时,其中理由极为显然,迫魂阎罗唐环自认安排周密,在宅中布伏,诱使杜紫苓姐弟自投罗网,岂知杜紫苓到达宅外丛林中无故失踪,无疑为九指太岁冷独所擒。"
  瘦矮老人说道:"杜紫苓既为冷独所擒,他为何又得陇望蜀,这点钱某碍难赞同。"
  紫衣老人道:"钱兄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冷独为了证实杜紫苓之言真假,必须面执杜雁飞……"
  瘦矮老人略一沉吟,笑道:"你我均是猜测之言,救醒两人一问就知。"
  唐环冷独两人功力深厚已清醒过来,却四肢疲软,耳闻钱赵两人说话,不禁心中怨毒异常,无奈身已受制,只得极力抑制,暗暗忖思脱身之策。 
  只听紫衣老人道:"此非其时,我等奔出五里择一隐秘之处再解救不迟。"
  忽闻一声冷笑道:"太迟了。"
  夜空中捷逾飞鸟坠下一蒙面青衫人,落在唐环冷独身前。
  紫衣老叟不禁大骇。
  蒙面人冷冷一笑道:"东方黎明虽非良善,但你等所行所为与东方黎明一般无异,岂能令唐环冷独心甘悦服?"
  紫衣老叟厉暍道:"尊驾是何来历,唐环冷独如非老朽灵药,早就丧命多时了。"
  "不错。"蒙面人道:"阁下灵药虽解去唐冷两位老师罹受奇毒,却被另种药物替换,想两人均是江湖巨擘,一家宗师,怎能任意让你等摆布驱策。"
  说时一双匪徒由蒙面人之后蹑近,闷声不响,堪近三尺,突地身形激射扑出,夹着锐厉指风抓向蒙面人左右双胁。
  蒙面人突哈哈朗笑一声,倏地潜龙升天拔起,半空中一个盘旋夹着惊天紫虹劈下。
  一双匪徒嗥声未出,便自尸分两截。
  紫虹刀势未饮,转劈向紫衣老人及瘦矮老者。
  匪徒们见状大惊,纷纷猛扑袭攻蒙面青衫人。
  只听一声大暍,紫虹惊天中震幻出无数刀影。
  惨嗥腾起,鲜血溅飞,匪徒悉数毕命,只剩下钱赵两位香主。
  赵钱两人发觉刀势有异,寒冽如割,四掌同推,吐出罡力如潮,欲将刀势*了开去,只觉双腕一震,刀势重如山岳,心神凛骇,眼前强烈紫光眩目疾闪,但觉头皮冰凉,两人头发悉数剃去。
  蒙面人身形飘落沾地,七星刀已撤回鞘中。
  紫衣老人及瘦矮老者,变成为秃驴,状如木鸡,目瞪口呆。
  追魂阎罗唐环九指太岁冷独两人躺在地上将这一霎那情景目击得清清楚楚,瞧出蒙面人手中钢刀系稀世宝刃,且身负旷绝武学,更分辨出在大宅内蚁语示警就是此蒙面青衫人,不禁暗生自愧不如之感。
  只见蒙面青衫人指出如风,点在紫衣老叟及矮瘦老者三处穴道上。
  冷独见状不禁惊疑骇诧,他本点穴名手,目睹蒙面人出手奇快,认穴又准,使紫衣教两人措手不及便为所制,自己万万不及,但觉蒙面人所点均是无名穴道,并非人身要害,无法理解。
  星月交辉下,但见紫衣老人及矮瘦老者身形一颤,面色惨变。
  紫衣老叟长叹一声道:"尊驾为何知道其中隐秘?"
  蒙面青衫人微微一笑道:"上天有好生之德,在下不忍目睹两位毒发身死之惨,所以出手封闭两位穴道。"
  矮瘦老者冷笑道:"尊驾如想套出老朽两人真情实话,无异痴人说梦,枉费心机。"
  蒙面青衫人道:"阁下倒是聪明得很,武林中人对紫衣教甚是陌生,贵教主恐是一武林奇士,二位既然不愿说,在下亦无法强迫两位吐实,不过在下意欲拜望贵教主,烦请二位指明贵教总坛何在?"
  矮瘦老者哈哈大笑道:"老朽两人虽忝为外三堂十二香主,地位崇高,迄今街无法面见教主,更无法知总坛所在。"
  蒙面青衫人目中神光注视紫衣老叟面上,道:"他的话是真么?"
  紫衣老叟面浮苦笑道:"钱香主的话句句是真,并无虚假。"
  蒙面青衫人沉吟须臾,微微一笑道:"两位可以走了,在下不信无法找出贵总坛确址。"
  两入乍闻此语,不禁一呆。
  蒙面人大暍道:"两位还不快走,不要在下改变心意,那时就后悔莫及了。"
  紫衣老叟及矮瘦老者只觉心底浮生出一股强烈屈辱之感,面色激愤,目光仔细打量蒙面青衫人一眼,转身疾奔而去,转眼身形消失无踪。
  蒙面人目送两人去向,青衫迎风飘飞,似跌入一片沉思中。
  片刻才回过身躯取出两片药块塞入冷独唐环口中。
  药块入口即化,-顺喉咽下,蒙面人在唐冷两人"神藏"穴各点了一指。
  两人四肢疲软之感立时消失,一跃而起,正待致谢,蒙面人忙道:"两位请择一僻处解下毒秽方可说话。"
  冷独唐环闻言不禁一怔,猛感腹痛如绞,忙捧腹疾转身奔去。
  半晌,唐环冷独双双奔回躬身长揖道:"大德不足言报,如有驱遣,万死不辞。"
  蒙面人含笑道:"不敢,在下有言奉告,东方黎明与紫衣教均心怀叵测,望两位及早悔悟,累德赎愆犹未为晚,在下前途尚有要事,珍重再见。"
  冷独忙道:"尊驾慢走,老朽两人出道江湖多年,所行所为善恶参半,又因出手狠毒,树敌甚多,日后难免无心与尊驾结怨,如有舛错,岂不令老朽愧疚难赎,尊驾可否赐告姓名来历?"
  蒙面人道:"在下姓名来历暂难见告,两位最好不要向人说出今日之事,免招杀身之祸。"转身疾如流星奔矢而去。
  两人不禁相互一怔。
  冷独道:"我辈江湖人物恩怨分明,救命之德岂能不报,此人虽蒙住面目,但年岁甚轻,语音身驱易于辨认,尤其肩头那把宝刀更是惹目,你我不如赶上前去,暗中相助于他。"
  唐环一声好字出口,转身穿起,一晃眼已远在七八丈外,冷独双肩一振,施展上乘轻功,随后奔去。
  朝阳正上,与苏壤接皖西天长县德盛客栈外,响起一阵奔马蹄声,只见十数骑如飞而至,为首一骑正是湘西白马山铁花寨少寨主卢英杰。
  卢英杰一跃下鞍,店伙急奔而出,哈腰陪笑,间道:"小店管吃管住,酒菜不是小的夸口,在这天长县首屈一指,大爷请进吧!"
  但卢英杰目光迳往店内望去,似有所见,忽嘴角泛出笑容,朗声哈哈笑道:"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杜姑娘,杜贤弟,料不到在此又再度重逢。"说着人已迈人店中。
  川堂上摆了六张方桌,迎门一席背向店外坐着一个红衣少女,而外上座却是小化子裴龙,侧首正是杜雁飞。
  杜雁飞闻声不禁剑眉微皱,缓缓立起含笑道:"卢兄为何亦来天长?"
  卢英杰笑道:"兄弟接获家父飞书言黑湖似在皖西,尽遣寨中高手赶去,命兄弟速来皖主持,在镇江遍觅贤弟无着……"说时,忽发现红衣少女并非杜紫苓,不禁愕然止口。
  杜雁飞手指着裴龙道:"这位是丐帮帮主得意传人裴龙裴少侠。"继又指向红太少女道:"这位是墨玉凤姑娘!"
  卢英杰抱拳笑道:"幸会,幸会,在下卢英杰。"
  裴龙墨玉凤欠身起立,道:"原来是卢少寨主,我等失敬了。"
  墨玉凤笑靥如花,妩媚醉人,卢英杰不禁心旌猛摇,赶忙收敛眼神,哈哈笑道:"好说,好说!"一欠身在杜雁飞对首坐下道:"令姐咧?怎么未见。"
  杜雁飞答道:"家姐并未随行,奉命入川……"
  铁花寨高手纷纷进入,坐满邻近三席桌面,杜雁飞倏然止口。
  卢英杰道:"他们均是心腹亲信,不虞走口。"
  杜雁飞微笑道:"兹事体大,稍一不慎,必罹惨祸,卢兄最好不要多问,小弟敬卢兄一杯。"
  卢英杰虽然满腹疑云,却不便追问,举杯一饮而尽。
  须臾,墨玉凤忽推称头痛回房休息,嫣然笑道:"三位故友重逢,可不拘束倾谈言笑,恕不奉陪了。"莲步姗姗走入后面。
  卢英杰目送墨玉凤消失后,问道:"这位墨姑娘不知是何来历?"
  杜雁飞道:"日后自然知道,卢兄何必多问。"
  卢英杰一连碰了两个钉子,内心异常念怒,但面上却不露颜色,哈哈笑道:"墨姑娘娇美如花,在下虽非好色之徒,却爱美之心人人有之,令人情不自主。"
  忽然一个劲装汉子从外趋入,与卢英杰附耳密语数句,卢英杰面色一变,霍地立起道:"兄弟去去就来。"急奔而出。
  裴龙笑道:"酒醒饭饱,你我也回房休息,一俟赵师叔赶至,立即登程。"推杯而起,与杜雁飞转入后院。
  一盏茶时分过去,卢英杰疾奔转回,一见杜雁飞裴龙并未在座,神色一变,喝间邻席铁花寨手下道:"杜少山主人咧?"
  一个浓眉虎目大汉悚然立起,答道:"回房去了。"
  卢英杰鼻中冷哼一声,转身招来店伙,命店伙带路拜访杜少山主。
  店伙诺诺连声,领着卢英杰走入一座小院,院中花木扶疏,散出淡淡幽香。
  两明一暗房间,门严严紧闭着,沉寂如水。
  店伙高声道:"杜客官,卢英雄来访。"
  久久未见回答,卢英杰情知有异,伸臂推开房门,只见房内无一人,面色大变,迅疾转身望回掠出,率众奔往郊外。
  距天长县西十五里,地势渐高,叠嶂危崖,翠峰插天,绵互数百里,乡民称其为黄山支脉,山乡奇松怪石,其中不乏仙灵居宅,幽壑胜景,令人流连忘返。
  山道上现出三条飞快人影,正是墨玉凤杜雁飞裴龙三人,只见墨玉凤朝绝壑掠下,杜雁飞裴龙眉宇间隐泛愁郁,互望了一眼,跟踪扑下落实后,裴龙道:"姑娘意欲何往!"
  墨玉凤道:"距此不远有一石穴,当年恐是武林前辈奇人隐居之处,宽敞异常,而且地形极为隐秘,我们可避藏一些时候。"
  杜雁飞道:"只怕未必如姑娘所料。"
  蓦地--
  远处随风传来数声清啸,袅袅不绝。
  墨玉凤面色微变,道:"我道如何?这啸声就在崖上,料不到来的这么快。"说着低喝一声道:"快走!"三入一闪而杳。 
  崖上屹立着一老一少,正是白骨判金重威,铁花寨少山主卢英杰。
  金重威目光森厉道:"山麓村民目击一女二男掠入此山,并描叙形像,符合三人衣着形貌,定然错不了,此女姓墨,无异与黑湖也有关系,老朽立即传命展开搜索,并命在各处入山途径设下伏桩。"
  卢英杰道:"乡民所言目击三人时刻,如不出在下所料,三人必潜在附近,老前辈不难搜出,传命之事,容在下代劳如何?"
  金重威略一沉吟,点点头道:"遍劳少山主,容后面谢。"
  卢英杰抱拳躬身道:"区区微劳,何足挂齿。"转身奔去,一路代金重威传命,奔往下山途中。
  小道弯处,大树之后突现出一双少年男女,那少年唇红齿白,俊面如玉,少女明眸皓齿,美艳绝伦,各披着一柄长剑,身法如行云流水,似缓实速。
  突然传来一声大喝道:"站住!"
  树枝密叶中疾如鹰隼扑下三面目森冷中年江湖人物,横刀拦住。
  那少女委实长得太美了,三人目不转睛定住,色授魂舆,不禁呆若木鸡。
  少年冷笑道:"朗朗乾坤下竟敢明目张胆抢劫,胆子真正不小。"说着反腕一搭眉头哑簧,呛啷龙吟过处,一道寒芒夺鞘而出,随手一晃,幻出三朵碗大剑晕,嗡然生啸。
  一个中年汉子面色一变,抱拳笑道:"两位误会了,前路凶险,二位请转道吧!"
  那少女粉面一沉,星目*射两道霜刃,叱道:"这条路姑娘来往不下数十次,从无凶险,莫
  非你等欲劫掠民家么?"玉掌如电拍出。
  "叭"的一声脆响,中年汉子左颊如挨千斤重击,惨嗥出口,颚骨粉碎,鲜血从口中喷出,眼前呈现一片黑暗,身形踉跄跌出四五步。
  少年长剑震腕挥出,寒芒疾闪,分攻一双中年汉子。
  两中年汉子不禁大惊,大喝道:"二位为何如此心狠手辣。"钢刀劈出。
  少年剑身一斜,刽向一人右腕,招式神奇之极,嚓的一声,那汉子一只执刀右腕应剑刽落坠地,血涌如注,裂嘴嗥叫仰面翻倒。
  另一人见状胆寒魂飞,扭身窜逃而去,发出告急旗花,云空爆射眩眼异彩。
  只见前途现出六条身形疾如流星奔来?为首者正是卢英杰,瞥见一双璧人不由一怔道:"二位为何杀伤在下手下弟兄。"
  少年冷笑道:"尊驾手下阻住在下去路,出言不逊,怎怪我兄妹心辣手黑。"
  卢英杰只觉对方两道眼神似甚熟稔,却想不出在何处见过,目露疑容摇首笑道:"非是在下不信阁下说话,在下已曾严命过手下弟兄不得向来人无礼,应好言规劝改道而行。"
  少年沉声道:"尊驾语气似在前途做下见不得人的勾当,惧我等发现,张扬出去,与尊驾大大不利是么?"
  卢英杰见这少年词锋犀利,咄咄*人,怒火猛萌,冷笑道:"在下一番好意,反蒙阁下信口诬蔑,不觉*人太甚么?"
  那少女响起一串银铃娇笑道:"是谁*人太甚,我们走我们的路舆尊驾何干,横刀阻路,不知是何用心?"
  卢英杰闻言长叹一声道:"在下委实有难言之隐衷,两位一定要问,只好吐露,请问两位尊姓大名?"
  少年冷冷答道:"我兄妹姓孙!" 
  卢英杰剑眉微剔,道:"两位既是武林中人,想必对威远镖局舆沧浪山庄火毁均有耳闻?"
  "不错,在下已有耳闻。"
  卢英杰道:"劫镖匪徒就在此山潜迹,东方庄主已布下天罗地网,搜觅匪徒巢穴,激烈凶搏一触即,两位如欲强人,身份难明,必罹不测之祸。"
  孙姓少女媚笑道:"我兄妹经常来往此途,从未发现此山有强梁潜迹,尊驾所言似有不尽之实。"
  卢英杰道:"在下若有一句不实,定遭天诛地灭!"
  忽闻山谷远处传来一声长啸,云霄高空激射流-焰霞彩,卢英杰面色微变,道:"贼徒巢穴已找到,两位倘欲证实在下之言不虚,不妨紧随在下同往如何?"不待孙姓兄妹答话,立时转身率众疾奔而去。
  孙姓兄妹互望了一眼,疾展身法奔出。
  一片浓荫峡谷之内人影如魅飞动,扑往暗处,忽亮起四只火炬,只见峭壁下葛藤遮隐一处洞穴。
  但闻白骨判金重威森沉的语声道:"是此处么?为何一无动静。"
  火光映射下一个虬髯豹眼老者答道:"洞口尚留有足印,宛然二男一女,无疑是墨姓贱婢及杜雁飞裴龙三人。"
  金重威沉声道:"旗花已放出,令主等人必已赶来,若此洞并无秘道遁走,谅他们挥翅难飞,但金某不信对方总舵即在此处。"
  说时卢英杰已率铁花寨高手及孙姓兄妹赶至。
  金重烕两道眼神如利刃般注视在孙姓兄妹面上道:"卢少寨主,这两位是何人?"
  卢英杰便将前情叙明又道:"金老前辈想是有所发现?"
  金重威点点头道:"据报洞外发现足印,少寨主可否认明是……"
  忽闻清朗语声道:"不用了!"熊熊火光中现出乾坤圣手东方黎明,神色严肃,迈步望洞穴走去。
  金重威忙道:"令主不可以身涉险!"
  东方黎明哈哈大笑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话声未了,只见洞口忽飞出成千成万毒蜂,嗡嗡之声如雷,噬扑众人。
  东方黎明大喝一声道:'谨防毒蜂!'双掌劈出一股强烈掌风。
  群雄见状大骇,倏地散开,兵刃挥舞,震*毒蜂。
  那洞穴似为蜂巢,连续涌出如潮,漫天匝地扑至。
  蜂群被兵刃掌风击毙不少,坠地积尸如坟,大约五寸,红头毒刺,生平未见。
  东方黎明*开扑袭近身蜂群后,迅疾抢过一人手中的火炬,不退反进,舞起一圈火光封住洞口,使毒蜂不能穿过烈火。
  经此一来飞出毒蜂大半被群雄击毙,七人不慎被毒蜂螫伤处火辣酸麻,紫肿坟起,赶忙运气闭住穴道,以免毒血攻心。
  金重威倏扬手打出一把'白眉针'穿过火光射入洞径,冷冷笑道:"区区毒蜂伤不了我等,阁下藏拙为妙,趁早现身。"
  蓦地--
  洞径内忽传出低沉长笑,笑声阴寒澈骨,宛如鬼哭,令人毛发直立。
  良久坐定,接着传来刺耳语声道:"老夫数十年未履出此洞半步,想是汝等死期将至,强欲见老夫者必死!"
  洞径内突卷出一股寒冽罡劲。
  东方黎明身形疾退,火光映射中只见洞口现出一个身长九尺白衣怪人……
  白衣怪人乍一出现,四外立时寒气*人,生似置身冰窟,遍体飕飕。
  东方黎明大暍一声,双掌推出一股排空狂飙,欲将白衣怪人*入洞去。
  白衣怪人阴恻恻发出一声冷笑,寒罡扬袖拂出。
  轰的一声,两人身形急剧撼震,却沉桩不动。
  突地东方黎明抢步欺身,迅疾如电攻出七招,奇奥绝伦,招招均是攻向白衣怪人意想不到的部位。 
  白衣怪人双月圆睁,*出慑人寒芒,两只长臂抡转如电,拂,拍,截,击,穿隙抢攻。
  双方显然都是武林中绝高能手,所展武学均臻神化境域,竟是越打越快,东方黎明手下竟是瞧得眼花撩乱,目骇神摇。
  金重威则注目沉思,脑海中想不出此白衣怪人来历,只觉来日艰危似有增无已,不禁暗暗忧心。
  东方黎明与白衣怪人激烈拚搏,看似招式迅疾神奥,其实却各以纯厚内力相拚,快打猛攻,互抢先机,沉桩不动。
  片刻时分过去,东方黎明突施一招"春燕剪柳",两指疾划迥空,带出悸耳啸空之声,把白衣怪人*得连连倒退。
  白衣怪人被*入洞内,目中神光暴射,突然一声大喝出口,长臂疾伸,右掌一式"万花吐蕊"疾拂拍出,幻影漫空掌影,寒罡砭人如割。
  东方黎明目睹白衣怪人施展如此奇奥掌法,不禁心神凛凛,猛萌除去此怪之念,身形疾仲,不退反进,猿臂疾伸,曲指迅如电光石火弹出一缕劲风。
  他认穴奇准,指风似箭袭向白衣怪人"百脉穴"左方一寸七分。
  蓦地两人身形一震,白衣怪人掌力击实在东方黎明左胁,一掌之力,不啻千斤,将东方黎明护身罡炁震散,血浮气逆,眼前金花乱涌。
  但白衣怪入亦被东方黎明辣毒弹指神功所击伤,只觉脑痛欲裂,迅即转身望洞内奔去。
  金重烕一闪而入,见东方黎明面色苍白,身形微颤,不禁大惊,忙扶住东方黎明身形,道:"令主,不要紧么?"
  东方黎明转首苦笑了笑,探手入怀取出一粒黄色丹药服下,气运周天后,才答道:"不妨事,此人为我指力弹伤,如我所料不差,其伤势与柯凯无异,逃之不远,神智昏乱,必须查明其真实来历找出杜雁飞等下落。"说着慢步走进洞径内。
  金重威为防有失,留下四人严守洞外,率众紧随东方黎明行去。
  洞径深邃宽敞,约莫行人半里许,眼前呈现扇形路径,东方黎明不禁一怔,犹豫不前,垂目沉思半晌道:"金贤弟,这五条路径显然仅有一途可择,但不知那一条?其余四条必凶险万分,稍一不慎,必陷进退两难之境!"
  金重威仔细望了一眼,摇首道:"依小弟看来均有凶危,小弟疑心令主涉险是否值得。"
  东方黎明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金重威道:"也许杜雁飞等知此洞潜隐白衣怪人,诱使命主与其对敌趁隙逃逸。"
  东方黎明目中神光暴射,冷笑道:"贤弟之言未尝没有道理,但我认为杜雁飞必藏身洞内,将白衣怪人倚作护符,白衣怪人头已重伤,我等进入察视又有何妨。"
  金重威知东方黎明履遭拂逆,无复往昔慎思明决,方寸已乱,当下朗笑一声道:"凡事不宜*之过急,倘此洞并无其他通路,杜雁飞等必不耐久困,否则逃之已远,徒劳跋涉又有何用。"
  东方黎明知金重威话中涵意,喟然长叹一声道:"贤弟平日料事如神,百不一失,洞内必有凶险,才极力劝阻……"
  说时,忽闻左方第二条洞径远远传来一声似痛极惨嗥之声隐隐传来,东方黎明不禁面色一变,快步抢入。
  金重威急挑选四名高手,以防东方黎明遇险,疾逾流星追去。
  奔入二十余丈,只见东方黎明立在一月洞门前,面色严肃,月洞门上楣镌有:"幽冥异路"四个大字,而另尚有一付对联,上书:  非请莫入,一误岂可再误。
  孽海无涯,今生要想来生。
  均龙飞凤舞,笔力道劲,似出名家手笔。
  月洞门内一片昏暗,阴气森森,穷极目力一无所见。 
  突然,东方黎明冷笑一声,回面望了白骨判金重威五人一眼,道:"正如贤弟所料,此乃诱敌之计,深悔往昔嫉恶如仇,树怨山积,如今已成骑虎难下之势,对头虽尚未查明真实来历,-但设下陷井,使我不禁自投罗网而不自觉,志在除却眼中之钉无疑。"
  金重威道:"小弟已熟思一策,只怕令主不会应允,如今令主尚享誉甚隆,趁机暗中传柬武林帖……"
  东方黎明微笑道:"贤弟不要说了,我已知贤弟之意,武林盟主之尊非我所愿。"
  金重威道:"彼一时此一时也,敌我对垒,非如此无法查明,此事包在小弟身上,沧浪山庄虽毁,太白山庄依然可重振雄风。"
  太白山庄四字令东方黎明不禁心神大震,面色微变,诧道:"贤弟为何获知太白山庄。"
  金重烕道:"去年中秋大嫂无意告诉小弟……"
  话声未了,昏暗石室中突生出一星火光,但一闪而隐,卷出一股阴风,传来阴侧侧冷笑道:"风闻乾坤圣手武功卓绝,到此亦畏首畏尾,可见是个浮名掩实之辈。"
  东方黎明甫闻语声,立即曲指欲待弹出,忽感胁内隐隐生起酸痛感觉,不由神色一变,知内伤未愈,蓄凝真力迅即回撤。
  这时,金重威身后两名高手大喝出声,疾逾闪电扑入石室中。
  东方黎明金重威大惊失色,阻拦不及,目睹两人投入暗中如泥牛入海,杳无踪迹。
  金重威道:"戴氏双杰虽武功绝高,但室内必凶险异常,我等不能坐视不救,让小弟入内相助见机行事。"两足一垫暗劲,身形穿出。
  东方黎明猿臂疾伸,一把抓住,沉声道:"贤弟不可轻身涉险!"
  金重威道:"小弟荷蒙令主器重,恩深德厚,虽粉身碎骨亦难报万一,如今合主屡遭拂逆,小弟理当分忧,何言轻身涉险。"
  东方黎明长叹一声道:"戴氏双杰追随日久,情如手足,岂能见危不救,但我料定戴氏昆仲并无性命之危。"
  金重威目光凝视暗处,心中不由泛出深深疑虑,暗觉沧浪山庄毁之于火内中必有蹊跷,忖道:"莫非令主将家小迁往太白山庄,举火自焚,博取武林同情,若此武林传言令主心怀叵测自非无因。"
  谚云两人同心其利断金,金重威这一心启疑虑,无形中两人相处多年友谊起了一道裂痕,亦种下他日东方黎明覆亡之因。
  戴氏双雄江湖尊称苍梧双杰,虽非孪生、但昆仲两人呱呱落地相距不过十二时辰,面目毕肖,长名戴华,次名戴文,生性喜武,天赋又佳,年甫三旬即已名动天南,八年前东方黎明无意中挽救戴氏昆仲一场杀身大难,为此感恩图报,闻得威远镖局噩讯,不惜千里赶来沧浪山庄相助。
  且说戴氏昆仲一扑入室中,只觉地面一阵疾转,不禁大惊,双双飘地腾空,蓦然眼前大放光明,两足站地,只觉置身一座密封石室内,满壁镌有太极图形,每太极图形内嵌有两颗明珠,放出强烈光华,令人目眩。
  戴华长叹一声,道:"不料你我会生困死于此地!" 
  戴文冷笑道:"这倒未必,此洞主人既有意相诱,必有所为,岂可不教而诛。"
  忽闻一轻微语声传来道:"此言极是!"倏地一方石壁向外移开,露出一扇门户,飘然走入一个面色清癯葛衣老叟,微笑道:"东方黎明心术阴险,两位为何屈身相从,令人惋惜。"
  戴文怒道:"东方黎明誉满武林,岂是尊驾信口侮蔑可伤及威望。"
  老叟含笑道:"非是老朽恶意中伤,两位日后就知,老朽有一函恳请两位面交东方黎明不知可否?"
  戴氏昆仲闻言不禁一怔,本以为生死拚搏难免,怎料这老者并无恶意,大感意外。
  不由互望了一眼,惊疑不胜,猜不出这老者葫芦中究竟卖的什么药。
  老叟似察知两人心意,不禁微微一笑,袖中掣出一封密缄,左掌心内置有两粒黄色丹药,扑鼻清香,同时递向戴华。
  戴华望了乃弟一眼,伸手接过密缄,却不接那黄色丹药,诧道:"这两粒丹药作何用处。"
  老叟微笑道:"这座洞府乃前辈武林奇人所居,石室数按天宫星宿缠度,十二时辰自动变幻方位!此中奥妙非片言可解,二位若须离开洞府,原径已无从可觅,必须找出生门通过无数石室,凶险频频,两粒丹药或可稍助谨以奉赠。"语落身形疾闪而杳,那扇门自动闪合得天衣无缝。
  戴文大喝道:"尊驾暂请留步。"呼的一掌劈了出去,门却已合上,如潮强风撞实在太极图形上,不料引发了全室禁制,千百颗明珠疾转,光华大盛,爆射出密集钢弩,四方八面涌袭。
  戴华大惊失色,探手抽出钢刀挥舞,戴文迅疾抡转如风,将袭来钢弩震飞。
  约莫一盏茶时分过去,弩箭倏地停止,眩目光华渐弱,地面上只见一片积弩,两人虽未被弩箭射中,却汗透重襟,真气浮泛,生似经过一场激烈拚搏。
  此刻,另一石壁突显露出一重门户,戴华伸手一拉其弟,低喝道:"你我快走!"疾逾电闪掠出室外,投入另一石室内。
  那石室作八角棱形,棱端有一通道门户,无疑是按八卦方位而设。
  戴华面寒如冰,道:"三弟,你能察出何方是生门,不能误闯,要知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头已百年身。"
  戴文冷电眼神扫视一瞥,沉思有顷,轻笑一声道:"大哥,你也太小心了,小弟如忖料不错,此洞禁制显有人在暗中*纵,方才那老者嘱托交密缄于令主,必不让我俩途中丧生,何必耗费心神。"说着昂然向一条通道走去。
  戴华不禁大惊,制止不及,只有随后疾赶而去。
  果然不出戴文所料,突然经过九间石室,一无异状。
  那知踏入第十间石室后,来路门户,已自动闭合,并无任何通路,生似置身一座密封石棺中,燠热如蒸,窒息*逆,两人爆出黄豆般汗珠。
  戴华苦笑一声道:"你我难以重见天日了。"
  戴文默不则声,知其兄话中涵意,暗暗斥责自己行事率性,不加思考,半晌才发出一声强笑道:"生死皆有命定,大哥怨责小弟于事无补。你我不如寻求出险通径。"
  石室内昏暗如漆,戴氏昆仲内功精湛,可黑夜见物,依然可察出石室内景象,只觉燠热系空气不流动之故,除此并无异状,但两人却是焦燥无比,心忧如焚。
  戴文探怀掣出一支夜行火折子,嚓啦一声,煽开亮起一道火焰,巡目望去,不禁面色一变。
  只见四壁均塑有一狮首,张嘴狞牙,栩栩如生,双睫开阖无定,嘴中吐出一蓬白色烟雾。
  戴华大喝道:"二弟速摒住呼吸!"
  兽口内白烟冒出愈来愈浓,弥漫全室,气温骤降,宛如置身冰天雪地中,与方才燠热如焚不啻天渊之别。
  气温愈来愈降,四壁都凝结着一层冰霜,奇寒凛列,戴华戴文四肢乏力,手指僵硬,真力不能提聚。
  戴华察出有异,习武人内功纯厚、寒热不侵,尤其是像他一般武林高手内功已臻化境,只须气运周天,血脉奔流通畅,顿时遍体隔和。
  但--
  气温委实降得太快,比北国隆冬岁暮更冷十倍,而且兽口吐出白烟显有蹊跷,非但使真力不能提聚,脏腑内甚且生出紧迫感觉,郁逆难舒,戴华顿悟出老叟赐赠两粒丹药道理,忙自右囊中取出两粒黄色药丸,服下一颗后,迅疾伸手送在戴文嘴边示意他服下。此时此境不容他们思索,求生要紧,他们两人服下丹药后,只觉丹田间升起一缕热流,循周天疾玫,须臾,两人苍白脸色渐现潮红,奇寒感到立时消失,蓦间一个细如蚊蚋语声透入耳中。
  有顷,戴华神情严肃道:"我兄弟遵命!" 
  弥漫全室白烟忽向一方涌去,微风飒然拂动戴氏兄弟两人衣袂,不知觉间石壁显露出通道,
  一线阳光射入,戴华戴文快步走出,已是出得洞穴,重见天日,眼前呈现翠蓝蔚黛一片山谷。
  两人面上泛出一丝笑容,只闻山谷远处传来一声长啸,谷鸣回应不绝,两人循着啸声急奔而去。
  金陵江岸泊着一艘小舟,蓬窗内望,可见两人相对而坐,一杯在手,谈笑风生。
  那两人正是屠龙方朔关穆舆狄康两人,江风狂劲,波涛拍岸,暮霭低垂,江流倒映一弦皎月,散出迷蒙清辉,风帆墙影,灯火闪烁,景物凄迷。
  只听狄康笑道:"在下忆起一首上联,聚散总前缘,最相宜明月一船,清雨两岸,舆此时情景最相切合。"
  屠龙方朔关穆拊掌大笑道:"老朽一介武夫,识字无多,不似老弟才华渊博,满腹诗书,何必对牛谈琴。"
  狄康微笑道:"在下已知老英雄未成名武林时已是饱学名儒,为不甘异族奴役,佯狂避世,却富济贫,行侠仗义,志行卓绝,在下何能比拟于万一。"
  正谈笑时,江心中忽现一叶扁舟,驶行如矢,向狄康座舟而来。
  船舱上一条身影拔起,疾逾飞鸟般落在狄康木舟蓬顶,但一沾又起,悄无声息落在舱外。
  狄康道:"郑老师请进!"
  郑天雄人已探首跨入,道:"孙姑娘在对江已留有暗记,他们一行发现杜少山主等三人向天长县走去,请少侠速速赶去。"
  狄康道:"萧郑老师吩咐舟子,立即起艇。"
  郑天雄道:"遵命!"转身跨出舱外。
  船身略一微晃,已离江岸,向对江驶去。
  郑天雄再度跨入,道:"禀少侠,有一快舟蹑随,我等要否防范。"
  狄康闻言不禁一怔,倏地立起,跨出舱外,凝目后望,果见一艘双桅快舟相距在四五丈外,鼻中冷哼一声,玄鹤冲天拔起七八丈高下,半空中变幻身法,两臂张开如鸟,双足互踹,箭般射落在那艘双桅快舟上。
  舱内忽掠出一双大汉,寒光电奔,望狄康卷袭攻来,刀招狠毒凌厉。
  狄康身形一闪,右掌迅疾无伦挥出。
  只听两声冷哼出口,那袭来一双匪徒顿被掌力击下江去,蓬咚两声,水花疾冒,煞时不见两人躯体。
  突闻一声阴侧恻冷笑道:"阁下武功委实辣毒无伦,人命关天,老朽岂可坐视不问,让你逍遥法外。"
  话声中一条飞快身影穿舱扑出,狄康望都没望一眼,右手一按肩头。龙吟过处,紫虹暴射挥出。
  那人嗥声未及出口,躯体已分成两截,带出一蓬血雨,堕向茫茫无情江流中。狄康身法奇快扑入双桅快舟的篷舱内,探视尚有无潜迹之人。
  舱中无一人,后舱洞开,只闻轻微水花声,显然已假水遁逃走,迅郎掠出后舱,只见十数丈外水面上现出一条身形箭似地急泅离去。狄康迅疾无伦虚空点出一指。
  一缕锐厉暗劲点实在那人背上,只听闷嗥一声,似受创的鱼一般翻滚卷起一团水花,倏地沉了下去消失无踪。
  狄康穿空腾起,跃落小舟。船行似箭,向彼岸驶去。
  屠龙方朔关穆负手立在舱板上目击得一清二楚,放声大笑道:"老弟真乃神勇绝伦,穷叫化望尘莫及,那数人是何来历?"
  狄康摇首叹息道:"死者分明系受沧浪山庄之愚,为虎作伥,至死不悟,非是在下嗜杀成性,因关系至钜,不可以一人之生死,影响整个武林大局,*非得已而为之,愿死者九泉之下瞑目。"
  阴穆哈哈大笑道:"老弟真乃霹雳手段,菩萨心肠。"
  郑天雄随立在身后虽默然无语,却对狄康关穆两人英风豪气油然泛起无比的钦敬。
  狄康伫立船头,目送滔滔的江水,脑中浮起其父慈霭笑容,缅怀当年,父子相依为命,并驰策马,高原眺望,尽收眼底,曾几何时,劳燕分飞,此情此景,人何以堪。
  关穆道:"老弟你在想什么!"
  狄康哦了一声笑道:"江水东流,淘尽了千古英雄儿女,石城西峙,依旧是六朝烟雨楼台。
  如非身历其境,无法领略其中真意,滔滔江水,城廓如烟,江山依旧,人物迭换,令人不胜感慨。"
  关穆大笑道:"我辈江湖人物与此船一般,云水无拘束,江天任去留,心头常种福田多积功德,莫辜负了这六尺昂藏之躯才是。"
  船行似箭,泊抵彼岸,三人登岸望六合县疾奔如飞驰去,在六合城匆匆饱腹后,循着孙玉琼-所留暗记赶去。
  奔出十敷里外,小道中矗立着一株合抱参天巨树,笼翠密翳,匝荫数亩,树干上刮破五寸许树皮,刻划令人不解的图记,一只小鸟爪上抓着一条毒蛇。
郑天雄一鹤冲天拔起掠上树干,须臾落下道:两位姑娘就在前途,孙姑娘留书谓途中发现东方黎明一行及岷山四毒后甚多不明来历武林人物,似均追踪墨玉凤一行三人。
关穆忙道:那么我等赶去。
三人施展绝乘轻功,不到一个时辰,便自越过苏皖边境,天长县城廓隐隐在望,云天遥处现出巍巍岭峰。
郑天雄忽跃向道旁一幢茅屋,落在门前,凝神注视门上久之,转身迅即奔回,道:杜少山主及裴龙被墨玉凤挟持落在天长德盛客栈,无异为铁花寨少寨主卢英杰发现,墨玉凤三人趁隙逃逸,卢英杰传讯东方黎明追踪,墨玉凤一行遁往山中,说着手指云天遥处,接道:就是此山!
狄康道:关老英雄久走江湖,墨玉凤挟持杜少山主裴少侠往此山峰遁去必有原因,不知此山何名。
关穆略一沉吟道:老朽仅路经偶过一次,乡民误以为黄山支脉,其实非是,自高邮湖滨伸展,地势愈来愈高,孤峰三十六,萦回迂抱,峰壑之奇引人人胜,与皖境名山均不相衍连,老朽尚未曾耳闻过此山有武林着名人物潜迹。
  郑天雄接着说道:杜孙两位姑娘现在德盛客栈内相候。如此我等先去德盛客栈。
日薄崦嗞,三人已自赶至天长客栈外,关穆目光锐利,已发现客栈外来往行人内有江湖人物,低声示意狄康后,昴然跨入德盛客栈。
柜板外有孙玉琼暗留图记,郑天雄一眼望知,高声道:店家,气可有上房乙么?
店伙迎着,堆上一脸谄笑,连声道有。
郑天雄沉声道:大爷要瞧得合适,不然大爷们掉头就走。
忽闻一声冷笑传道:两只木凳,一付薄板,便已足够了,那来的这等排场。
郑天雄循声望去,只见一个獐头鼠目汉子抱着双臂,斜靠在店门旁,嘴角泛起一丝阴谲笑容,心头大怒暍道:尊驾冲着我等说话,讥刺阴损是何用心?
身形疾闪如电,掠在那獐头鼠目汉子身前。
狄康三人均已易容改装,其貌不扬,更精华内蕴,毫不起眼,獐头鼠目汉子见郑天雄身法如风,便知失眼,面色一变,双掌疾翻撞向郑天雄双胁。
郑天雄竟不闪不避,视若无睹,啪的一声掌力已击实,只听一声惨噑,獐头鼠目汉子面色惨变,倒退数步,双手拾指根根断折,鲜血淋漓,掉首望外窜去。
店伙胆颤心寒,躬身哈腰道:‘大人不见小人怪,何必与他一般见识,容小的领路瞧瞧敞店洁净上房如何?
郑天雄鼻中冷哼一声,店伙悚然一凛,转身领着三人走入一座梧桐山院。
院中遍植盛开玫瑰,嫣红绚丽,数株梧桐,翠叶婆娑,宁静似水,侧厢两明一暗房间,郑天雄推门而入,点首道:好,就此处吧!
店伙本认郑天雄凶神恶煞,无事生非,一定闹个没完不休,料不到竟如此爽快干脆,不禁大喜过望,道:二一位想必腹中饥饿,可要酒菜,小人立即送来!
狄康道:长途奔波,疲饿交加,焉有不用酒饭之理,吩咐厨下速送上五斤好酒及拿手好菜,店伙连声称喏转身退了出去。
屠龙方朔关穆望了郑天雄一眼道:郑老师方才故意做作,其中必有原因,可否见告。郑天雄道:柜上留有孙姑娘暗记,谓房内留有她手书,分明有急事与杜姑娘离此,郑某不明孙姑娘住房何处才施展诡计使店伙领往,不料此处正是,省却郑某一番周章。
狄康忽神色一变,示意两人噤声,院中忽生落足微昔,须臾只听阴冷笑声传来道:方才那位朋友无事生非,请出来回话。
屠龙方朔开穆豪声大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铁花寨卢少寨主。说时已大步迈出门外,只见卢英杰同着五个横眉怒目带刀漠子立在院中。卢英杰闻言不禁一怔,仔细打量关穆一眼,只觉甚是陌生,道:尊驾为何识得在下?
关穆微笑道:卢少寨主英名贯耳,在此江南数省武林中尽人皆知,老朽何幸有缘识荆,风闻卢少寨主现为东方庄主臂助,老朽三人应东方庄主东邀,不辞千里赶至沧浪山庄,怎料沧浪山庄,被宵小趁东方庄主出外之际纵火……,说着语声略顿,接道:东方庄主现在何处,烦为领路或遣一介之使代陈庄主就说黄海三友应邀而来。
黄海三友名头在卢英杰记忆中异常陌生,脑海中忽生出一个念头,卢英杰冷笑道:并非在下疑心尊驾之言不尽不实,尊驾可否取出东方庄主亲笔书函过目以证所言不虚。
开穆暗中皱眉道:料不到他如此机智,可见盛名并非幸致,老叫化不愧姜辣老练,面色立变,沉声道:东方庄主亲笔手书岂是你能过目?狂妄自大,不知天高地厚,如非看在东方庄主面上,老夫一向手辣心狠,怎能让你活命。
卢英杰朗声大笑道:尊驾显然拿不出东方庄主亲笔手书,足见乃是混充字号,尚敢危言恫吓,在下眼中不揉砂子,放识相点,速束手就擒,不然难饶活命。
关穆忽冷哼一声,身形急跨出两步,右臂迅逾电光石火飞出,点在卢英杰身侧一名带刀大汉胁下。
那大汉应声倒地,昏死过去。
其余四人不禁面色大变,抢攻出手。
卢英杰大暍一声,长剑寒光电奔袭去,剑到中途震腕洒出一抹寒星,挟着锐啸剑罡,关穆胸脑诸大重穴无不在卢英杰剑势之下,辣毒绝伦。
关穆暗道:‘卢英杰武功卓绝,剑法不同凡俗,难怪狂妄自大,目空一切。双掌一分,施展混元掌法,掌力如山,力敌卢英杰五人。
房内郑天雄在褥下找出孙玉琼留书舆狄康过目,只见孙玉琼写的一手工整簪花小格,上书:妾身自拜别少侠后,深悟前非,力图自拔,以赎前愆,偕杜紫苓姑娘一路追踪墨玉凤三人,不料情势又变,墨玉凤三人为东方黎明困在山洞,经查明洞内潜藏凶邪,系敞教教主当年齐名同道,武功怪异,显然墨玉凤事先已知情,奉命诱使东方黎明自投罗网,趁机除去,但两虎相争,必有一伤,若东方黎明死去,君必称快,则紫衣一门必然坐大,危及武林安危,如此反不如暂时保全东方黎明,使武林情势均衡,此乃刻不容缓之务,贱妾所见如此,惟望少侠明决,下款
 孙玉琼  检袵百拜 。
狄康沉思有顷剑眉忽振,跨步走出门外,只见关穆已与卢英杰五人激烈拚搏。
屠龙方朔关穆成名老辈,武功极高,掌法奇奥凌厉,不到片刻,铁花寨四名高手
 伤在关穆掌下,闷噑倒地,仅剩下卢英杰一柄长剑流芒电奔,力敌关穆。
狄康断暍道:住手!关穆舆卢英杰两人闻声霍地分了开去,狄康含笑道:卢少寨主聪明颖悟,可惜懵懂一时,你不知今“之危么?”在此客栈四外紫衣门下高手密布,将沧浪山庄党羽一举一动,莫不了然于胸,倘不见信,少寨主此刻外出必遭暗袭,紫衣门下画伏夜出,所以我等为免意外暂宿客栈,方才我等误将贵属认系紫衣门下也郎为此。
卢英杰闻言愕然答道:在下不信有此事,紫衣门下为何遍布天长,此地又非其法坛……、狄康道:眼下情势敌我分明,老朽三人也无须隐讳,如老朽所料不差,此刻东方庄主已陷重伏。卢英杰闻言面色大变,冷哼一声,身形玄鹤冲天,疾如飞鸟掠去。
狄康道:二位暂留在此,在下去去就来!话落身形拔起,穿空飞去。
口    口    口
暮色苍茫,星斗满天。
天长县郊外圣官道刮起阵阵尘砂,道上现出三条步履疾快的身影,正是那铁花寨少寨主卢英杰率着两名高手赶往东方黎明处。
一人忽轻咳一声道:少寨主请留步!
   卢英杰闻声一怔,猛然止住身形,转面望着一个五旬上下老者,目露诧容道:尤老师有何话说?老者道:黄海三友武林中并无其人,店外亦未发现紫衣门下,其中必有蹊跷,他为何诓骗少寨主,属下百思不解。
卢英杰面色冷肃,颔首道:我也有此疑,如不出我所料,此三人必暗蹑我等身后?……忽然面色大变,只觉右胁一阵奇痛,额角上汗珠进冒如雨,忍不住闷哼出声。
忽闻风送一个阴恻侧悸人冷笑声道:少寨主,可惜你醒悟得太迟了!
两名铁花寨高手面目一变,撤出兵丑循声猛扑出去。
只听一声冷暍道:你们想找死么,两条身形如遇重阻,震飞半空,似断线之鸢直坠面下,叭嚏连声坠地,挣扎爬起,目进两道怒焰,面色铁青,却又畏惧不前。
卢英杰胁痛稍止,冷笑道:暗算伤人,枉称英雄行径,尊驾何不现身出见。
远处传来冷笑道:卢英杰,你已中老夫无形剧毒,念在你我并无前怨,是以留你一命,借你之口,转达东方黎明……:
卢英杰听出语音甚熟,面色大变,道:尊驾莫非就是黄海三……,不错,语声森冷无比截住卢英杰话头,接道:其实老夫乃是岷山四毒,你在店中已中了老夫无形奇毒,本欲使你领路去见东方黎明,此刻老夫又改变心意中止前往了。
卢英杰一听岷山四毒之名,不禁由脊骨上泛上一股奇寒,额上汗珠再度进冒而出,道:东方庄主舆四位相交无异手足,恩深义重,为何生心叛异,似此堕井推石之举,传扬开去,四位必将不齿于江湖!
只闻一声阴悸冷笑传来道:这只怪东方黎明借刀杀人,欲置我岷山四毒万却不复之地,他既不仁,老夫何能全义。
卢英杰道:‘尊驾不妨说明白点。
东方黎明自然心内明白,老夫等本欲当面寻仇,考虑再三之下,正如少寨主所言,武林必将不谅我岷山四毒,老夫探出东方黎明自焚沧浪山庄,将家小遗至另处,烦请转告东方黎明,我岷山四毒决以他家小掳为人质,另订时地拚一高下。
卢英杰呆若木鸡,默然无语,因他不解其中内情,无法措言。
阴昤语声又起:少寨主还不速去转告东方黎明!身怀奇毒,虽不致死,但一日之内必按时发十二次,苦痛难言,无人可解,奉劝速返转铁花寨静养调息,一载后可不药而愈。说罢寂然无声。
卢英杰知其人已离去,回面苦笑一声道:我们快走!
此刻卢英杰胁痛已知,心知岷山四毒之言并非恫吓之诃,必须在半个时辰内赶去相晤东方黎明,不然毒伤按时发作,必误了大事,领着两人一阵疾奔,深入那片山谷,但并未发现东方黎明等人在何处,计算半个时辰即至,情急张嘴一声长啸。
啸声激起,高亢云霄,随风散播开去。
什么人?疾逾流星奔来四个黑衣劲装漠子,为首者是一面如黑炭,浓眉虎目,年约三十五六,搭两柄鸳鸯剑,,一眼瞧真卢英杰,诧道:原来是卢少寨主,为何发出长啸。
卢英杰面色微变道:在下身负毒伤,无力再行,因有紧要大事面禀东方庄主,烦为禀明,不要误了大事。’话落面色惨变,胁痛如裂,惨噑一声,翻跌在地辗转翻滚,呻吟不绝。沧浪山庄门下见状不禁一怔,铁花寨手下急道:‘敝少寨主伤不致死,阁下速去禀明东方庄主才是。
四人互望了一眼,目光中怀有惊奇之容,转身疾奔而去。
片刻,东方黎明偕同金重威飞掠赶至,卢英杰胁痛稍止,躺在地上面色苍白无神,频频喘气。
东方黎明两眉微皱,伸手扶起卢英杰诧道:少寨主,何以受人暗算,不知何人下此毒手?
卢英杰目露念容,语音黯弱答道:岷山四毒!
东方黎明金重威两人,不禁面色一变,相视了一眼道:‘岷山四毒为何向少寨主下此毒手?
卢英杰只觉得胁下又是一阵剧痛,惨噑出声,冷汗如雨冒出,手摸胁下张口难言。
东方黎明急从镶中取出一粒解毒丹,欲喂服而下。
铁花寨门下道:‘岷山四毒曾谓少寨主身罹伤毒,无药可解,只恐弄巧成拙。
东方黎明闻言淡淡一笑道:此乃危言恫吓之诃,何可见信,先治好贵少寨主毒伤再说。
说着将解毒丹送入卢英杰口中。
  突然,卢英杰大叫一声,撞跌在地,面色异常苦痛。
  东方黎明见状,大感惊愕,立时手足无措,瞠目结舌……。
  ------------------------------------------------------------
   武侠屋扫描,阳春白雪、DL59
,武侠屋独家连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