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樵子《天河劫》

第十九章 众邪环伺

作者:武陵樵子  来源:武陵樵子全集 
  吴景云忙道:“护法请勿动怒,总坛主无非为了本门安危着想,最重要的也是为了钟离护法有性命之危,同门多年,情深谊厚,怎能不暗加维护,岂可怪总坛主!”
  钟离春面现震怒之色道:“老朽有何性命之危!”
  吴景云望了焦叔平一眼,淡淡一笑道:“方才总坛主力戒属下等慎言守秘,此刻护法既生误会,看来不能不开门见山了!”
  话声略略一顿后,又道:“总坛主认为钟离护法有性命之危,决非恫吓危词,而是事有明证,若门主闻知护法立即祸不旋踵!”
  钟离春嘿嘿冷笑道:“有何明证?”
  话如此说,却内心极为震恐。
  吴景云道:“这玉虚洞府内设有颠倒阴阳太乙奇门禁制及百毒诛仙阵,两处禁制由总坛主施为,然而中洞所设的奇门禁制却由十二位护法主持是么?”
  “不错!”钟离春颔首道:“本门中人均知,你为何提起?”
  吴景云道:“由十二位护法主持的奇门禁制属下等均不知其中玄秘!”
  钟离春道:“门主严令不得泄露此阵奥秘!”
  焦叔平忽冷冷接道:“事实上焦某等回山之前,从江湖传说.中得知此阵名为‘罗喉十煞’!”
  钟离春闻言不禁神色大变道:“传自何人所言?”
  “传自令徒雷音谷主!”焦叔平冷笑道:“护法虽未承认雷音谷主是否令高足,但从迹象推出雷音谷主实为护法衣钵传人。”
  焦某方才不是说过,白帝城后设伏擒捉邢无弼,三尸魔君荀异及贺兰山主申屠怀远因故与雷音谷主反目成仇,致使邢无弼得以逃脱,就是为了罗喉十煞阵而起!
  钟离春厉声道:“此乃含血喷人之语!”
  “不!”吴景云应道:“决非空穴来风,含血喷人。”
  钟离护法未投入本门之前身居客宾之位,来去不禁,护法秉赋特异,悟性奇高,更有过目不忘之能,在严陵钓台对崖故居留书遣赐令徒,就附有‘罗喉十煞阵’图式,虽记忆不全,谅系护法时间不敷,未能窥如全豹,但巳熟记十之六七,令徒据以摆设,本可使邢无弼成擒,怎奈一着之差,致功败垂成。”
  钟离春张口欲言。
  焦叔平紧接道:“护法留书及罗喉十煞阵图式为鬼偷宋杰偷出,焦某无意在白云观获得抄本,请护法观看,就知焦某之言不假?”
  话落伸入怀,取出两纸递向钟离春手上。
  钟离春忙展阅,不禁骇然变色,涔涔汗如雨下,虽是抄本,却是一字不易,那罗喉十煞阵图式逐处均有详解疑奥之处。
  至此,钟离春方知焦叔平不是耸听危言,不禁黯然长叹一声道:“并非老朽有意隐瞒,但承认与你我并无好处?反招来杀身之祸!”
  焦叔平长叹一声道:“其实,护法这种想法大错特错,方才护法在赐药之后,断言避毒蛛、金龙令符、白眉蜂尾为邢无弼得手。”
  但焦某认为护法这是违主之语,认是令徒雷音谷主移祸江东之计,但不论是否,雷音谷主必不能进入伏牛。
  钟离春不禁一怔道:“此话何解?”
  吴景云道:“武林各大门派及天竺万象门主曼陀尊王,必不让令徒近入伏牛,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令徒必无法自保!”
  钟离春沉吟良久,淡淡一笑道:“看来只有听其自然了?”
  事实上总坛主也无能为力,说清楚点,总坛主无法了得解药,老朽也不能解除门主心灵禁制,只有生则同生,死则同归于尽。”
  焦叔平冷笑道:“焦某未必能死,到是十二护法生命岌岌可危!”说时命巴上云六人退出厅外。
  巴上云等人躬身告退而出。
  钟离春不禁暗暗纳罕,只觉焦叔平心机委实难测,这多年竟是看走了眼!
  只见焦叔平道:“护法是否能察出门主笔迹真伪?”
  钟离春诧道:“门主字迹老朽熟知能详,一眼就可瞧出真伪,总坛主为何问此?”
  焦叔平从怀中取出一函,道:“请护法过目!”
  钟离春接过不由神色惨变,见是门主致邢无弼手书,邀邢无弼率众前来,谓六丁六甲及外坛门下均不可依恃,欲藉手邢无弼制死。
  此乃极为惊心动魄之事,钟离春反覆察视,确是昊天老怪亲手笔迹,丝毫不假,面色变了变道:“总坛主,一点不假。确是门主亲笔手书,但有一点老朽理解不透,这封信极其重要,怎可到得总坛主手上?”
  焦叔平微微一笑道:“昔年护法江湖尊称神偷,宛如天际神龙,不见首尾,但护法自投入本门后,不知后继者还有谁人?”
  钟离春道:“小徒确曾研习此宗小巧手法,但比起老朽无异霄壤之隔,在老朽记忆中仅有鬼偷宋杰一人具有偷天换日手法!”
  焦叔平笑笑道:“护法或许不信,此信乃焦某从宋杰怀中取来,无疑宋杰系从邢无弼窃有!”
  钟离春面现愕然不信之色,道:“老朽不信总坛主具此空空妙技?”
  焦叔平哈哈大笑道:“护法请摸摸怀中之物有无失窃?”
  钟离春闻言呆得一呆,伸手一摸,果然怀中一只细小金线编织的荷包竟不翼而飞,不禁面如土色。
  焦叔平忙自怀中取出璧还,概叹一声道:“本门决不能成事,焦某心灰心冷,已想出一个脱身之计,但望护法鼎力相助,方能有成。”
  钟离春黯然摇首道:“老朽廿余年来无日不忖思脱身之策,不是老朽小觑总坛主,此谈何容易。”
  焦叔平毅然答道:“焦某自信能在十日内取得解药,不论护法相信与否,焦某十日外已是自由之身!”
  钟离春不由愕住,几乎不相信自己耳朵,道:“愿闻高明!”
  焦叔平摇首道:“护法已受心灵控制,不慎说出,则祸不旋踵,护法不妨说出十二护法真实来历武功路数,焦某可逐个击破,收立竿见影之效!”
  此刻钟离春已横下心肠,道:“老朽虽不畏死,但不甘心尔,自然尽力襄助,十二护法中只有老朽系实名实姓,其余均以假名代替!”
  “他们都死心塌地的为昊天老怪效命么?”
  “有三人均逼非得已陷身本门,余下八人个个都是穷凶极恶之罪!”
  “那三人!”
  “少林耆宿长眉罗汉,假名八空大师,风尘奇士舒长沛化名邓玉波,武林怪杰乾坤七剑梅九龄,现唤林铜。”
  只有梅九龄一人尚未受心灵控制,其他如总坛主一般受药物所控。
  焦叔平道:“盛情心感,护法来此已久,定受门主见疑,谨以一颗丹药见赠,功能定心镇神,不为门主套出真言。取出一玉瓶倾出一粒红朱药。
  钟离春毫不迟疑,一口服下,道:“不知用何言语答复门主?”
  焦叔平附身向钟离春密语片刻。
  钟离春抱拳略拱,道:“就这样办,老朽告辞!”迈步如飞出得厅外而杳。
  焦叔平觉得此刻如此欣喜,骤闻钟离春说出其父舒长沛之名,不禁耳鸣心跳,手足冰冷,几乎呆住。
  此时,厅侧旁门忽走出东方亮、吴景云、吕穿阳、巴上云、董慕钦、蔡向荣等六人。
  他们将两人对话俱听得一清二楚,东方亮吴景云二人目注焦叔平,示意他不可露出破绽。
  吴景云忽向吕穿阳道:“吕老师,这外坛共有多少人?其中有多少人可托心腹,同生死共进退,烦速为查明。
  在下已思出一着妙计,逼老贼赐予四次药物,十二日其内足使老贼授首,我等亦能脱羁恢复自由之身!接着将自己妙计扼要叙出。
  吕穿阳立时掠向侧屋取出一本厚厚海底名册,遂名朱笔勾勒……
  响午时分。
  吴景云悄然离了玉虚洞天。
  玉虚洞易出难入,除非谙启洞真言,此刻昊天老怪亦未能找出,不过当年昊天老怪能制伏洞中猛禽恶兽及禁制亦属难能可贵之极。
  约莫一个时辰之后,吴景云已自到了那处村集,跨入饭店夥趋迎领座,哈腰笑道:“客官要用点什么?”
  吴景云笑道:“店家,你这牛肉包子委实不错,远近皆知,这样吧,一壶酒,二十双包子,再切一盘酱鸡!”
  店夥笑应道:“敝店荷叶牛肉包子最出名,选料精,和面好,连新野县城还有人专诚跑到这凰栖村敝店吃包子咧!”
  说着忙道:“小的这就送上!”
  吴景云忖道:“方才丐帮全洪老师传讯荀异申屠怀远两人巳改弦易辙,中止追踪邢无弼之行,显然已中了严老前辈之计,怎么还不见荀老怪影踪!”
  棚中四巡了一瞥,寥寥十数食客内仍不见荀异身影,只有耐心等待。
  店夥巳自送上酒食,吴景云也实在饿了,似过屠门而大嚼,片刻之间,面前酒菜包子似风卷残云般一扫而尽。
  蓦地。
  身后突响起一苍老语声道:“尊驾可是姓吴么?”
  吴景云似是一惊,霍地立起,旋身后顾,只见是首戴范阳草笠,颔下光洁老叟,面含微笑正注视着自己。
  来人正是武林十九邪之首三尸魔君荀异。
  吴景云佯作不识,抱拳说道:“在下吴景云,前辈为何识得在
  下!”
  荀异道:“老弟是否可劳趾外出店叙话,老朽与令师有八拜之交!”
  吴景云微微一愕,继而微笑道:“晚辈从命!”留下一锭纹银,随着荀异之后快步离去。
  两人一言不发,步履如飞,掠至一处山谷内,只见已有十数人正在守候。
  荀异身形顿住,转面笑道:“老朽险受邢无弼之愚,如非令师飞书示知,老朽等必巳去九华了!”袖出一函递与吴景云。
  吴景云迅予展闪之下,不禁大惊失色道:“原来是荀老前辈,晚辈失礼之处望乞恕罪!”
  荀异大笑道:“自己人何必拘泥如此!”
  忽闻山谷远处传来一声长啸,啸声刺耳,声荡云空,谷鸣回吟,只见远处现出廿多条身影如飞掠来。
  荀异不禁面色一变道:“申屠老儿也赶来么!”
  申屠怀远身形停住,即面色一变,厉声道:“你为何中途变卦,又望伏牛返来?”
  荀异冷冷一笑道:“申屠山主是否容我荀异解说,若然不听,也就无话好说了。”
  申层怀远道:“自然须荀兄你解说清楚了!”
  荀异道:“我等是否闻听贵门下尤泰来报,说我等门下均陷入重伏,是以你我兼程赶去相救是么?”
  申层怀远道:“一点不错,但你我赶至已然解围。”
  荀异冷笑道:“是山主言说必是雷音谷及黄山门下发现邢无弼形踪,是以撤围赶去,提议你我分兵两路追下!”
  申屠怀远道:“也一点不错!”
  “这就是了!”荀异沉声道:“荀某途中忽获知友拘魂学究房山铭来函,因不知山主形踪,故不及传讯匆匆赶返,山主如不见信,来函在此,不妨拿去瞧瞧!”说着在吴景云手中接过,递与申屠怀远。
  申屠怀远接过匆匆一阅,忙道:“我等中了邢无弼移花接木,暗渡陈仓之计了。”说时望了吴景云一眼,接道:“这位当是拘魂学究之徒吴景云吧?”
  吴景云傲然不以为礼,目光远凝云天,面现不屑之容。
  申屠怀远不禁目中凶光逼射,右臂缓缓抬起。
  荀异冷笑道:“山主不要节外生枝,我等道不同不相为谋,否则莫怨我荀异翻脸!”
  申屠怀远脸色异样难看,其门下亦均忿然动容。
  荀异沉声道:“我荀老怪江湖中称武林十九邪之首,心黑手辣,出乎必死,山主总该有个耳闻吧!”
  申屠怀远冷冷笑道:“兄弟又未冒犯荀兄,为何说此狠话,兄弟只气这后生晚辈不知礼数!”
  荀异厉声道:“责人须先责己,山主不该傲慢自大,说出‘这位就是拘魂学究之徒吴景云吧!’轻视之意溢于言表,连荀某听来也不顺耳,怎能责怪吴老弟不知礼数?”
  申屠怀远闻言自觉有亏,不禁老朽脸通红,忙笑道:“原来如此。”
  我申屠怀远偌大年岁,不觉托大,又为叛徒邢无弼之故,频遭拂逆,心情不怿,冒犯吴老弟之处,尚请见谅!”
  吴景云道:“不敢,在下也有不是处!”
  说着话声略顿,又道:“两位前辈,那邢无弼狡猾如狐,家师虽曾发现他折返,尚不知邢无弼是否潜入伏牛!”
  荀异道:“但令师函中言说吴老弟侦出玉虚洞天之处?”
  吴景云神色一怔,诧道:“前辈也有意前往玉虚一探么?”
  晚辈确发现玉虚确址,但江湖盛传玉虚洞天内惊险万分,更有一位魔头潜伏,是以晚辈折返而告家师,家师亦不置可否,却必须早于邢无弼抢先一步,否则他如得手,异已者必无幸免。”
  荀异哈哈大笑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老弟,你认为老朽同来之人都是猩猩峡门下么?均是江湖成名怪杰,一身武功内外双修,何惧洞内魔头!”
  吴景云道:“晚辈有句不当之言,请二位前辈恕罪,俗云知彼知已,百战百胜,若恃强攻入,死伤难免!”
  荀异道:“令师函中不是有言‘时不我与’之句么?须知用兵需用奇,若袭用故智,拘泥不化则缚手缚足,走,但得明月入峡之前赶至。”
  吴景云道:“好,晚辈从命,但前辈们携带干粮食物,唯恐万一被困!”
  荀异哈哈大笑道:“还是老弟细心!”
  群邪分批入村购办食用干粮后入山。
  吴景云有意迂回转折,幸亏群邪不明路径,日落之前领着群邪抵达洞穴。
  那要命无常勾君迟已为丐帮高手移走,洞穴仅五丈方圆,顿时入来三四十人,显得异常挤迫局促。
  三尸荀异与申屠怀远及吴景云并肩立在洞口,凝望对崖云深雾迷,峡深峻险,怪石嶙峋,润流湍壑鸣雷。
  申屠怀远手指对崖道:“吴老弟,那玉虚洞天就在对崖么?”
  “正是”吴景云道:“对崖终年云封,身入其中,再好目力也难辨及身外之物,更防引发禁制,据中极为厉害,武功再高也无法幸免!”
  只听申屠怀远身后飘出一声冷笑道:“属下不信有此厉害,言人人殊,谣诼无凭,不过以讹传讹而已!”
  吴景云淡淡一笑道:“尊驾如不见信,何妨一试?”
  别面望去,却是申屠怀远门下尤泰。
  尤泰察觉吴景云面带不屑之容,不禁气望上撞,道:“山主,可否容属下一探!”
  申屠怀远亦深感吴景云过甚其词,道:“尤泰,你要小心,不可逞强,若发现有异速速退回!”
  尤泰应了一声,循着崖沿落足之处如飞掠崖去,横越涧底,扑向那片密云郁郁之中。
  申层怀远睁大着双眼凝视着尤泰去向,一颗心立即悬了起来,由于尤泰如有任何差错,非但无法救授,而且一世英名恐将废于一旦。
  吴景云乃拘魂学究房山铭弟子,拘魂学究虽是夙识却彼此性情不投,一向甚少往来,不料拘魂学究为孤松客困囚地底廿四年,二次再出。
  无意在湘江道上相遇,又因五卫冒犯之故,一怒离去,为此之故因师及徒,均视申屠怀远宛如仇敌,不假颜色。
  这是申屠怀远片面的想法,他乃气量狭窄,睚眦必报之人,竟是越想越气。
  突然,对崖云雾弥漫中忽闪出一道蛇形电闪,一声响雷起处,只见一条人影震殛抛出,手足飞舞坠向涧底。
  那不是尤泰是谁?
  申屠怀远不禁面色大变。
  吴景云长叹一声道:“两位前辈,晚辈说过倘引发禁制,再高的武功也无法幸免!”
  苟异道:“这不怪吴老弟,已然预为示警,尤老师恃强不听,那怨得了谁?”
  申屠怀远闻言内心怨恨已极,冷冷一笑道:“老朽誓必夷平玉虚洞!”
  天色渐入晦暮,霭霾笼垂,昏蒙混沌一片。
  群邪屏息凝神等待明月入峡。
  焦叔平于总坛内巳安布就绪,等待群邪攻山,使妙计得逞,迫昊天老怪方寸大乱。
  忽见胜千里疾奔入来,禀道:“总坛主,似有强敌犯山迹象,引发禁制,来犯之人震殛殒命坠尸崖底。”
  焦叔平面色一变,道:“速传令下去,严密戒备,犯山之人格杀无论,吴舵主尚未返回么?”
  胜千里道:“吴舵主未见回转,属下即去传令!”说着匆匆掠出。
  焦叔平俟胜千里走后,忙与东方亮、吕穿阳、巴上云、董慕钦蔡向荣五人道:“原定之计不变,我等六人防守坎离之道,施展诱敌之计将来犯江湖群雄引入本坛两处奇门禁制!”
  巴上云道:“两处奇门禁制是否全部发动,将来犯者悉数殒灭?”
  焦叔平道:“无须,焦某已将两处奇门更改为,四象两仪,阵及‘戮魂诛仙’阵,比原来更具威力,目前不必启发全部禁制?”
  巴上云听后不禁茫然不解,诧问其故!
  焦叔平笑道;“巴贤弟,你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我等志在用来对付昊天老怪并非对敌犯山,使犯山者仅遇微弱阻挡,得已安然攻入中洞十煞罗喉阵内,这道理贤弟不难理解!”
  巴上云等人不禁恍然大悟。
  焦叔平霍地立起,道:“东方贤弟紧守总坛,焦某外出迎敌!”
  东方亮道:“总坛主要小心了!”
  焦叔平领养巴上云、吕穿阳、蔡向荣、董慕钦四人疾奔而出。
  此刻。
  群邪已大举攻山,进入洞口。
  申屠怀远及手下七人同时燃开夜行火摺,照耀得亮如白昼,却发现岔径七条,宛如扇形张射,光亮映射不及之处竟是幽暗似漆,不禁茫然无措。
  荀异微微一笑道:“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我等人数不宜太过分散,依荀某之见,不如分兵两路,任择一径攻入!”
  申屠怀远道:“好,就依荀兄之见!”
  荀异望了七条岔径一眼,用手猛挥,率众望左侧第二条孔道扑入,吴景云亦随之而去。
  申屠怀远略一沉吟,率众向居中洞径扑入。
  他们分兵两路攻入,初时并无拦阻,申屠怀远顿感有异,暗道:“怎么一无阻挡?”
  蓦地。
  洞径中生起一股强风,火摺亮光立即熄灭,伸手不见五指,风势顿然减弱,却寒意侵骨,只听起一片嗤嗤异声,腥臭袭鼻中人欲呕。
  忽闻一声嗥叫腾起惊叫道:“蛇!”
  显然那人为蛇噬中。
  申屠怀远面色一变,取出一把雄黄火焰弹打出。
  叭叭连珠燥音过处,洞径起出一声流焰红光及浓重的雄黄气味。
  群邪目睹洞径壁间蜿蜒毒蛇异蝎及五毒之属不计其数,同道一人为一条七尺红鳞毒蛇噬中左臂,不禁大感惊骇。
  但,雄黄弥漫,五毒遇克竟伏身不动。
  群邪纷纷大喝,刀光流奔,将毒虫悉数击毙。
  申屠怀远大喝道:“速攻入内!”
  群邪随着申屠怀远如风扑入,再度点燃了夜行火摺。
  奔行不久,突见前面有亮光闪现,扑至近前,只见是十丈方圆一间石室,壁间插着十数支火炬。
  除了申屠怀远一行是一处门户,尚有十处孔径通向石室,申屠怀远跨入石壁;不禁一怔,只见了无敌踪。
  忽闻一声阴冷的笑音入耳,迎面那孔径中迈出一红衣劲装手持厚背钢刀老者。
  接着另九处孔径各迈出一昊天门下,均面目森冷,令人生畏。
  手持钢刀老者目光炯炯注视了申屠怀远一眼,厉声道:“本门并不在江湖走动,与武林人物毫无怨隙,尊驾等为何犯山!”
  申屠怀远发出哈哈狂笑道:“尊驾速通知昊天老怪献出青镡剑及丹笈,老夫立即撤走,绝不损坏贵洞一草一木!”
  手持钢刀老者厉喝道:“侵入本洞者,杀!”
  杀字出口,十人立时猛攻而上。
  玉虚昊天门下武功确有不同凡响的造诣,非但怪异奇诡,而且凌厉无匹。
  申屠怀远乃当代袅雄怪杰,其门下亦是一身武学卓绝高强。
  双方拼搏猛烈,芒影流奔,劲风呼啸,暗器进射,喊杀之声如雷,玉虚门下不仅十人,如十人伤亡不敌,立时有十人接替涌出。
  这面申屠怀远暂且按下,另一面三尸魔君荀异遭遇亦如一般,此真是一场生死之战,搏杀之惨烈惊人心弦。
  且说焦叔平与巴上云、吕穿阳、蔡向荣、董慕钦四人奔入坎离上道之中,只见惊讯频传,报称申屠怀远及荀异两方攻入何处,立命全力阻挡。
  巴上云目睹焦叔平目露黯然悯侧之色,意有不忍,不禁劝慰道:“总坛主,江湖间事不免伤亡。
  既然我等在海底名册内挑出这些人都是心向昊天老怪,原本就是穷凶极恶之辈,而且死一人可救武林苍生免遭无辜,如此是为生民造福,而非以万物为萏狗,总坛主有何感怆?”
  焦叔平不禁大感惊讶,料不得巴上云竟会说出这一番至理名言,叹息一声道:“善恶是非皆系一念之差,焦某已然大澈大悟,万幸贤弟亦有同感,今后愿我等生死同命,誓为生灵造福!”
  言时又获传讯两处告急,伤亡殆尽,焦叔平急命两处余众后撤,诱往“四象两仪”及“戮魂”阵中。
  三尸魔君荀异这方均是武林极着盛名的凶邪,将陆续涌挤得回撤的玉虚门下杀戮大半,只闻洞径中响起尖锐哨声,只见玉虚残余立即退撤无踪无影。
  荀异清点伤亡,已伤折六人,独不见吴景云,战况猛烈之际虽也无法顾及其他人,不由大感骇异。
  只听一人道:“兄弟似曾瞥见吴景云仗剑窜入洞径中!”
  说着手指一条洞径,接道:“就由此入去!”
  荀异面色一变,喝道:“我等快追!”
  显然焦叔平之计生效,申屠怀远及荀异被分别诱入“四象两仪”及“戮魂”阵中。
  自然遭遇极强烈的狙击,但,由强而弱,为双邪突破禁制攻入中洞,聚合在罗喉十煞阵外。
  经过一连串搏杀后,一双巨邪再度相逢,不禁生出如同隔世之感。
  入洞之前,双邪率领前来共有四十余人,此刻伤折不少,仅得廿八名之数。
  申屠怀远长叹一声道:“荀兄,有生以来兄弟未曾遭遇强敌如此凶猛,但兄弟只觉此行是否有此必要么?”
  荀异望了申屠怀远一眼,道:“莫非山主有点气馁了么?我等无非是不愿见邢无弼得手,才抢先一步,现在退身还来得及,不过,仇已结下,撇开邢无弼不说,昊天老怪是否能放得过你我?”
  申屠怀远道:“如此说来,你我是义无反顾了!”
  “半途而废,贻人话柄!”荀异冷冷一笑道:“山主,你不觉得此刻平静得有点大悖常情了么?”
  申屠怀远为荀异一言提醒,只觉对方竟无一人现身狙击,顿感有异,不禁心底泛出一缕寒意。
  荀异淡然一笑道:“你我即是回撤,亦无如此顺利,必遭强烈的狙击,岂不闻置之死地而后生,入宝山岂可空手而回?”
  申屠怀远此刻已横下心肠,荀异说得不错,既入宝山,岂可空手而回,何况青镡剑玉虚丹笈乃诵育已久,武林中人梦寐以求之物,更不能半途而废。
  忽闻三尸魔君荀异发出一声噫,目光凝注中洞景物,面泛不胜惊异之色。
  申屠怀远诧问其故。
  荀异神色郑重道:“山主请瞧洞内禁制布主设我等似在何处见过,生死休闲,缠度星宿,玄奥诡异,山主胸罗奇学,可否指点一二,你我速战速决.先发制人,与我等大大有利!”
  申屠怀远凝神察视良久,突面色一惊,低声道:“这不是‘罗喉十煞阵’么?却比雷音谷主更为奇奥,莫非钟离春老鬼真在玉虚洞内么?”
  荀异也瞧出了确是罗喉十煞阵,心神一震,悄声道:“我等巳谙罗喉十煞阵变化,此真天赐良机,你我速指示同行攻守之策!”
  双邪耳语之际,渐渐絮雾弥合……
  总坛内忽有五条身影翩然疾闪而入,快步向议事厅走去,身法宛如行云流水,显然来人武功高不可测。
  这五人一进入总坛,业已触动了奇门,焦叔平等巳然知情,掩藏在奇门中窥察来人形像。
  吴景云已然回转总坛。
  巴上云道:“吴兄,为首者系勾漏鹰樊离,神力无匹,鹰爪可生裂狮象,暴戾刚愎,必须挫他锐气,其次为八荒大师,随后者为林铜,第四人为邓玉波,殿后者为多手天君练民宜。”
  焦叔平听邓玉波不由心神狂震,几乎喊叫出声。
  只听八荒大师诧道:“四位施主,此总坛内似布设得一座极为玄奥的禁制,似蕴佛道正邪之长,比罗喉十煞阵更具威力,本门竟有如此能人,令老纳不胜惊骇!”
  林铜答道:“本门大难方兴未艾,风雨不已,有此奇才,实乃可资庆幸之事!”
  言说之间,五人已迈入议事厅中。
  只见焦叔平居中,吴景云东方亮两人侍立其后,抱拳肃然行礼道:“焦某恭迎五位护法,不知门主有何谕示?”
  樊离闻言不禁面色一变,大喝道:“难道本座不能问话么?
  一定要门主谕示不可?”
  喝语之声喝宏,却似滞阻闷涩,无疑在议事厅内不能播送开去。
  其余四位护法均是武林高人,顿然察觉有异,不禁互望了一眼。
  焦叔平含笑道:“不敢,焦某职司总坛主之位,中洞以外概由焦某统驭,除门主外,其他人不能干预。”
  樊护法如转达门主令谕,焦某不敢不遵,否则焦某当置之不理!
  樊离不由气极,须眉无风自动,目中暴露杀机,五指凝聚真力,欲一击而出。
  多臂天君练民宜忙手掌一摆,制止樊离不得妄动。
  沉声道:“焦总坛主你也敢胆大犯上了?怎可向樊护法无礼,我等此来实奉了门主之命相询来犯江湖群雄敌情!”
  焦叔平道:“贺兰山主申屠怀远与猩猩峡三尸魔君荀异率众已攻入,此刻已抵中洞之外,似欲进犯罗喉十煞阵!”
  樊离大喝道:“门主付你重任,岂可任令犯山者攻入中洞,焦叔平!你已犯了一项死罪!”
  焦叔平冷笑道:“樊护法,你知道什么?你当申屠怀远及荀异是等闲之辈不成,本坛弟子已伤折三有其一,不容全军覆灭,有道是力敌不如智取,是以诱敌深入,前后合击才可稳操胜券。
  何况山外来敌几乎包括各门各派,目前尚存观望,但终必大举攻山,倘门主早听从焦某由钟离护法代为禀明先发制人之策,何来眼前之失?”
  樊离语塞,不禁恼羞成怒大喝道:“你胆敢诋毁门主的不是!”
  焦叔平冷笑道:“昊天门乃合山弟子缔造,人人有责,岂不闻说主辱臣羞,唇亡齿寒之言。”
  焦某职司总坛主,理该言尽所知,据理力争,樊护法是否存心妄入人罪,那么就请将焦某之言回覆门主吧!
  八荒大师高噗了一声佛号,道:“两位休再争论,兄弟阅阋,手足相残,非本门之福,总坛主方才说山外强敌逼伺,几乎包括了各门各派,是否可以见告?”
  焦叔平抱拳笑道:“焦某敢不尽情相告……”
  突见胜千里疾奔而入,禀道:“总坛主,黄山门下犯山入侵,尚有西昆仑四异入得洞口又掠回对崖,不知何故。”
  焦叔平忙道:“命巴上云一吕穿阳二人率领门下抵挡,但不可逞强,能胜则胜,否则诱往颠倒阴阳阵中再谋殒灭!”
  胜千里正要转身之际,又禀道:“申屠怀远荀异等人已困在罗喉十煞阵内,引发禁制,蔡舵主请示总坛主是否里应内外合击。”
  焦叔平皱了皱眉道:“稍时本座自会前往,你去吧?”
  胜千里如风疾掠而出。
  焦叔平望了八荒大师一眼,道:“据焦某所知,山外强敌接踵而来的计有黄山万石山庄天旋星君石中辉,玄阴教主九尾天狐何素素,北雁荡雷音谷主、崂山门下,少林门下由莆田下院悟非大师为首,尚有天竺万象门曼陀尊王,及武林怪杰鬼刀无影邢无弼!”
  八荒大师高喧了一声佛号道:“老衲委实不知他们所为而来?”
  焦叔平诧道:“护法真是不知么?”
  “焦某当知无不言,泰半是为了青镡剑及玉虚丹笈而来,曼
  陀尊王则为了向门主索回迷宗难经下册及翠凰玉符,崂山门下玉清观主身怀避毒珠来本门擒囚,有的为了寻获本门失踪长老,也有寻仇而来。
  但最可恶的却是邢无弼,蜚语中伤本门,谓乾坤七剑梅九龄,少林耆宿长肩罗汉,武林奇人天龙八掌舒长沛均失陷于本门,坠入生死难解之境!”
  此言一出,八荒大师及邓玉波林铜三入均不由自主地身形一阵撼震。
  樊离大喝道:“你知恶不报,该当何罪?”
  焦叔平冷冷一笑道:“焦某知道樊护法存心无事生非,意欲,制焦某于死地不可,但樊护法这点微未技艺还不在焦某眼中!”
  语犹未落,多手天君练民宜已自大喝如雷道:“焦叔平,你真要找死不成,还不俯首请罪。”
  身形一闪,抢步飞出,只见眼前人影疾闪,东方亮吴景云两人目闪怒光横阻在身前。
  忽地,焦叔平右掌挥出,拍向樊离胸前。
  樊离正找不着机会制焦叔平于死,见他找上门来,不禁大喜,双手拾指带起一片破空锐声抓出。
  殊不料焦叔平此乃虚招,身形疾晃,移形换位挪出樊离身后。
  只见一股惊天寒芒乍现,樊离一颗六阳魁首离肩飞出,鲜血泉涌冒起,倒卧在血泊中。
  无独有偶,干手天君练民宜突面色惨变,张嘴厉嗥出声,轰然仰尸在地,面肤青紫,双目圆睁,悸容犹存,似不甘瞑目。
  其余三护法均骇然失色,尤其邓玉波瞧出焦叔平施展剑法即是融合他那天龙八掌第四招“有龙在天”更为神奇,不禁惊得呆了。
  八荒大师合掌高喧了一声:“阿弥陀佛,焦总坛主非但惹下了滔天大祸,而且连累老衲等无法自圆其说,罹受无穷苦痛,现在脱身还来得及,老衲担待这一切罪过就是!
  焦叔平含笑道:“长眉老前辈,要知来者不惧,惧者不来,晚辈已有妥善对策,此处已设先天颠到禁制,昊天老怪无法知情!”
  八荒大师神色似震惊异常,却倏又恢复镇静如恒。
  吴景云忽掠在邓玉波身前手持两函递呈其手。
  东方亮亦持一函递与林铜。
  邓玉波不禁—怔,折阅第一封缄函,见乃其夫人手书,几乎一字一泪,详悉了一切详情,不禁抬目注视着焦叔平脸上,只见焦叔平目中泪光莹如滴。
  长眉罗汉见状已知就里,慢慢退了开去。
  第二函中内附两粒丹药,并有百了神尼手书嘱如何行事,请代致长眉上人问好。
  邓玉波忙将两函递与长眉罗汉,服下丹药,走前手扶焦叔平双肩,父子天性,焦叔平不禁哽咽出声。
  林铜折阅之下,不禁欣喜不胜,大笑道:“原来是老醉鬼,难得,难得!”
  身形疾闪,掠至邓玉波身侧,手指焦叔平道:“这就是令郎翔飞?老醉鬼说令郎身怀解药,命令郎见赐一粒!”
  邓玉波道:“翔儿,快拜见梅伯父及长眉前辈!”
  焦叔平答道:“此时此地,孩儿无法遵命,只待吴天老怪授首后,孩儿自当一一请罪。”迅忙在怀中取出一双玉瓶,倒出一粒清香扑鼻墨绿色灵丹。
  林铜接过一口吞下,哈哈大笑道:“有其父必有其子,焦总坛主,你还有什么话说?”
  焦叔平道:“恳求护法设法保全申屠怀远性命,端午青城之会尚须面执其徒邢无弼在未叛门前,诸罪行泰半系申屠怀远授意而为,倘申屠怀远丧命在此,反助竖子成名,邢无弼亦可把罪状推得干干净净!”
  林铜惊异焦叔平思虑周密,目露钦佩之色:“谁说姜是老的辣,犹如积薪后来者居上,如何我等见不及此,好,本座应允你就是,走!”
  焦叔平忙道:“焦某恭送三位护法!”
  邓玉波临去之际,不觉又深深注视了焦叔平一眼。
  只见焦叔平两行珠泪已顺颊流下,抱拳朝自己三人长身一揖,倏地转过身去。
  林铜拍拍邓玉波肩头,道:“令郎乃性情中人,非不为也,是不得已尔!”
  吴景云道:“此刻起,更须谨慎言行,玉虚门下究竟是否可资全部信赖,万一变化不测,一着错导致满盘皆输!”
  焦叔平叹息一声道:“故尔在下方才父子相见,如逢隔世,按理来说该大体参拜,无奈此时此地须防壁缝有耳,不得已才如此矫情,如今想起,不无耿耿于怀!”
  吴景云道:“尊大人极为明理,身在魔穴,岂能不防,方才临去情景,谅必尊大人已然知情。”
  东方亮忽低声道:“有人来了,谅必是巴上云等四人!”
  只见巴上云四人如风疾掠而来。
  焦叔平道:“四位贤弟辛苦了,山口外情形如何?”
  吕穿阳道:“对崖到了武林群雄着实不少,但月移星斜,云迷雾合,今晚恐无力进犯,不过属下似察出武林群雄意存观望,在未获申屠怀远荀异等人生死确讯之前,决不敢轻举妄动。”
  “但我等似宜速战速快,以免夜长梦多。”
  焦叔平微笑道:“吕贤弟之官甚是,但天下事欲速则不达,原定之计不变。”
  只要以疑兵之计使洞外群雄不敢妄动,我等自可在七日期内取得解药,四位贤弟你瞧这是什么?”
  吕穿阳四人循着焦叔平手指望去,只见壁角倒着两具尸体,尤其是鹰爪王樊离尸分两处,一颗六阳魁首离身数尺,双眼圆睁,不甘瞑目,神态骇人。
  多手天君练民宜面肤青黑淤肿,似罹受绝毒暗器致命。
  四人不由惊得呆了。
  巴上云等在五位护法来到之后,即奉命暗中离去察视山口外情景,并奉命使胜千里前来虚报军情,故而他们未曾瞥见诛杀樊离练民宜两邪情景。
  吕穿阳诧道:“此二人均是一身武功以臻化境,堪称当今顶尖高手,玄功护体,金铁不入,除非巨阙太阿,干将莫邪之属,无法制其死命!”
  焦叔平微笑道:“详情以后自然相告,眼前无暇细说,申屠怀远荀异等人现巳陷身罗喉十煞阵,有劳四位前去紧守四象,万一申屠怀远败逃,只可佯装追击使之逃出,我等保全实力要紧,你我速分头行事!”
  说着率先而出,巴上云四人紧随而去………
  后洞昊天老怪所栖息之处乃一间宽敞石室,石质灰白,纹理细密,凝滑平整。似玉非玉,似石非石,极为悦目。
  洞顶嵌有鹅卵大小夜明珠,散出蒙蒙光辉,柔和清晰,一室如春。
  洞壁镌有多尊人像,或飞或跃,动作无一雷同,非佛、非神、与世人所供有异,除人像外尚有星斗参宿及奇形怪状符文。
  石室正中矗立一方石坛,约莫三尺见方,高约五尺,石质如玉,却满镑符文,昊天老怪正端坐于石坛上。
  老怪长像年岁仅六旬上下,须发似漆,头顶束髻垂尾,鹰目深沉,勾鼻海口,肤白如霜,映着珠光之下,显得苍白惨淡,谅系未受日曝已久之放。
  肩背上佩带一柄古朴奇形长剑,无疑是近的所得之玉虚神兵“青锋”,他身着一袭宽大黑袍。
  由于老怪双足走火入魔瘫痪僵硬,无法盘坐,遂任其垂吊着,身旁分置放着一对铁拐,拐柄并非支承肋下,而是铸成圆环形状,可双臂穿入,另有活扣锁紧,不易松落。
  石坛前另有一双三脚铁鼎,巨大宽宏,用于烧汞练丹,壁角尚伫瓶壶石匣什物,却井列有序。
  昊天老怪自悟出启开后洞禁制,取得青剑后不禁欣喜若狂,自知重见天日有望,但时隔多日却未找出丹笈藏处,不禁又如落入万丈深渊中,深感失望。
  此刻,他只觉心神不宁,无法静了下来,更感自己心灵似有蒙蔽,不能控制六丁六甲,不由大感急燥。
  他自拒绝了钟离春代转焦叔平所求先发制人之计后,更觉心神恍惚,似有大难临头感觉,遂命八荒大师等五人去至外洞总坛相询敌情。
  蓦地。
  忽闻旗门外传来钟离春语声道:“属下请见门主!”
  昊天老怪右手一挥,一道光华闪出,沉声道:“进来!”
  钟离春一闪而入,面色诚敬无比,换拳躬身道:“参见门主!”
  昊天老怪道:“你有何事求见?”
  钟离春道:“山外强敌已侵入,焦叔平总坛主率同本山全力搏杀……”
  昊天老怪呵呵大笑道:“小丑跳梁之辈,岂堪一击。”
  他们即是侥幸攻入罗喉十煞阵,以你等十二人之武功,即无奇门之助,足可纵横武林睥阖江湖,你无须杞人忧天!”
  钟离春道:“请门主恕罪,属下尚未说完!”
  昊天老怪厉声道:“快说!”
  钟离春道:“犯山者已攻入中洞,陷身罗喉十煞阵引发禁制!”
  昊天老怪不禁目瞪口张,半晌才冷笑道:“焦叔平率领本门精英之众,难道一无阻挡,任令犯山者长驱直入么,老夫不信!”
  “事实如此,焦总坛主亦有其不得已之苦衷!”
  “什么苦衷!”
  “山外犯伺强敌几乎包括武林各门各派,入侵者仅是三尸魔君荀异及贺兰擒龙叟申屠怀远及门下精锐。”
  昊天老怪不禁面色大变,喝道:“就是他们两人么?”心神一阵撼震。
  人的名,树的影,他不能不知申屠怀远荀异之名,犯山者绝不止他们二人,渐感事态严重,面色暗沉,如笼阴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