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樵子《杀魔求道》

第七章 面壁参禅

作者:武陵樵子  来源:武陵樵子全集 
  顷刻之间,那人已跃到大石前三丈之外,陡的一条两尺不到的银箭在丈外窜起,不是箭,是条纤长细影,灵巧轻快,有若飘风。
  身形才起,一团淡如轻烟的白雾,一迳的向那人激射。
  两下里都快,那疾跃而来的青衣怪汉、猛扬掌,一阵狂风朝白雾疾卷。
  想是这一拳劲道不弱,便将那团滚滚而来的淡雾劈散,但他身法太快,收势不住,竟然冲进一团掌风劈散的轻烟中。
  那人登时心中大骇,只感到寒风砭骨,裂肤生痛,宛若跌人万年玄冰之中,慌不迭的猛将前冲身形硬煞住,双足猛蹬,向后一个倒翻。
  那银箭原是条长不满两尺的银色小蛇。他愤怒的暴睁着一双环眼,瞪定丈外正昂头吐信,偏头凝视的小蛇。心中暗自嘀咕。
  三丈外青石上,柳剑雄仍自跌坐不动,跟前到了强敌,他像是无劝于衷。
  柳剑雄是一个内功颇有根基的内家好手。雪龙内丹刚自运功行开,便被他体内的真力调和,登时融为一体。岂知在一连串的连锁调息反应之中,内丹的劲力,加速了他体内精气真元的运行,走遍了奇经八脉三百六十要穴,作周天性的自动循环运转。
  这种脉穴间的自动运转,无休无止,直到内丹功劲彻底被体内真元吸收,方才停歇,在此同时,脑神经停止思考,故而成了休眠状态,事实上,亦不容许脑神经再去思考。是以他在四十九天中,对身外的一切,浑如不觉。
  再说那条两尺不到的细长银蛇,就是前此将内丹献给柳少侠的丈长雪龙。只因它将本身精元所聚的内丹吐出后,灵气锐减,千年精气消失大半,精气是他千年积修的一点真元,大半附于内丹之上,内丹一失,身形就起了极大的变化。
  这是一种生理的自然现象,那长可丈余的庞然巨蟒,不到两月工夫,就已蜕变成一条不盈两尺的小蛇。
  紧随着躯体萎缩而来的,口中喷出来奇寒冻人的雾气亦随着退化,威力已是大不如前了。
  本来那阵薄雾,人如被他喷上一口,大罗金仙也难逃劫数,在此刻,就没有这等威力了。虽说如此,常人要被喷中,顿时四肢冻僵;即使是武林中的绝顶好手被他喷上一口,也会感到奇寒难耐。
  且说那暴睁凶睛,怒瞪着雪龙的青衣壮汉,除了铁背苍龙古桧外还有谁?
  月前,古桧一掌将柳剑雄震下断魂崖,多少带点狂喜的成分,因为他自上次在长沙与柳少侠过招之后,发觉柳剑雄不但轻功神妙,兼而他内蕴着一种说不出的力道,就对柳少侠怀上戒心。
  这魔头在老爷岭牧场了结一些俗务,怕武当高手追来,带着剑盟令符返回牡丹江古家堡。
  谒见祖父——长白掌门通臂掌古承修。在狭路碰到柳少侠,并将他一掌劈下断魂崖的经过禀陈了一遍。古承修一派宗师,经验何等老到,一听古桧谈及一掌将人劈下,接着迫问古桧是否下去察看过尸身?
  敢情柳少侠近日在江湖中的名气,确实将这位关外的一大门派宗师给震慑住,一听孙儿并未察看。深怪古桧行事粗心,兼而泄露了盗令的隐秘,登时命古桧立上积雪峰追察柳剑雄的生死。
  确被古承修料中,古桧见柳剑雄高踞青石上,心中暗佩祖父料事如神,暗中确实怪上自己粗心大意。心想:“这一次总该可以把你这小子料理了!”
  谁知途中杀出个李逵来,小小一条二尺银蛇,不但将他绊住,那口淡雾还真使他倒退连连。
  古桧功力盖世,目的物就在五丈外,但惊慑雪龙吐出来奇寒难耐的阴气。可击不倒柳少侠,他哪会甘休,登时环眼一转,有了主意,心想:“一条小蛇,再厉害,也不过是百足之虫,怕它怎的,从上面跃腾起来攻击这小子,他准得废命。”
  一念顿萌,双肩一晃,跃进一丈,雪龙蓄势欲扑,他不再怠慢,双脚一错,连环步,疾似电闪的向雪龙挪移。
  千年通灵雪龙,早已有备,一见古桧迎面而来,身形疾窜,迎面张口疾吐,一团劲疾如风的淡雾,似疾矢般的朝古桧当头喷到。
  古桧生性阴鸷,他正要雪龙如此,雪龙身形才动,猛顿双足,斜拔三丈,正好飞临在柳剑雄头顶上空。
  这当儿,只须遥空轻轻一掌,震动柳剑雄趺坐的身形,他准得走火入魔,残废终生。
  说甚么也难逃得古桧一掌,也是他太过心狠,他诚心要对这少年高手一掌击死,忙躬腰叠身,悬空双腿猛荡头下脚上,圈肘扬掌,双掌叫足真力,冷笑一声,他要一击奏功。
  千钧一发之际,猛然一条银箭兜头斜斜射到,他凝神贯注变势发掌,忽略了脚底下的雪龙何等轻巧。蓦觉有变,奇寒刺骨的劲气已自扑面。
  古桧空负一身绝世的上乘功力,悬空变换身形,要避已迟,寒风扑面,结结实实的迎面挨了一下。
  一个寒噤,他怎能禁受得起,五大要穴登时受制,周身机伶伶的冷颤了一下,真气顿散,只觉得头昏眼花。
  急遽下落的身子,悬空被那股刺骨冷风一推,推斜向两丈外的崖壁横撞,他功力再高,骤惊失神,且又在头昏眼花之时,撞个满脸开花。
  古桧一时大意着顾雪龙的道儿,尚幸仅受了点表皮轻伤,但那阵痛楚,也就够他受的了。
  想不到这一幢,头脑一阵震荡,顿时清醒过来,猛的一沉身,跃落地面,环眼充血,他不理一旁虎视眈眈的雪龙,反而向青石上趺坐的柳少侠投了冷傲的一瞥。
  雪龙护主心切,怕敌人骤起发难伤了主人,倏又向古桧接近一丈。
  余悸犹存,雪龙游来,古桧打了个寒噤,敢情是适才吃亏太大了,哪敢怠慢,轻晃身,暴退两丈。
  有生以来,第一次栽跟头,未栽在一代高手的三僧两道手中,却折辱在一条小蛇手中。
  这当儿,他气得红了眼,本来吗,他桀傲一生,闯荡江湖近二十年,从关外到关内,败在他掌剑下的成名人物,真可说是不胜枚举,谁知大江大海都闯过,却在阴沟里翻了船,哪能令他不气!不怒!
  怒恨方盟,恶念陡生,钢牙怒锉了两下,冷哼半声,心道:“先毁你这畜生,再收拾那小子。”
  念动势发,顿时功行双臂,劲透两掌,猱身疾上,圈壁一拍,两股劲风遥向丈外雪龙扫去。
  雪龙似知他掌风厉害,昂首立尾,猛点地面,疾窜斜掠,矫若游龙的先避掌风,就空中弓了下九曲小肢腰,轻轻一弹,疾箭似的又向古桧右肩射到。
  方圆两丈,均罩在古桧万钧掌力之中,自认雪龙这一遭非伤在掌下不可,岂知雪龙不但脱出奇猛掌风,银钱闪光,反而向敌猛扑。
  吃了一次亏,学得一次乖,他怕极了小蛇口吐的寒气,怎还敢托大,猛晃身,滑步一顿,让开银线。
  雪龙像是古桧肚子里的蛔虫,早知古桧心意,细尾一摆掉头转了个弯,仍是直指古桧右肩。
  古桧被迫得就势一跃冲天,翻腕一掌,疾朝雪龙迎头推出。
  雪龙不愧性已通灵,善揣人意,似早知古桧有此一着,弓腰猛弹,横窜疾避,尾才立地,早觑准古桧落身处猛射。
  身未起,口陡张,又一股奇寒劲风向古桧喷到。
  长白派本以阴寒毒掌称雄关内,这时碰上了秉至阴之气而生的雪龙,真如小巫见大巫,寒毒不但失效,那股掌上寒劲,被雪龙觑准空隙猛吸,反而增补了他失去的寒精灵气。
  雪龙不但身形灵巧,变招迅疾,偏又吐气猛恶,古桧每出一招,似乎早在他算计之中,应变时间拿捏得非常准确,纵然是武林中的一流高手,也唯望能与他相提并论。此刻与古桧斗来,使他空负一身上乘功力,就是奈何不得它。
  这就由不得令古桧打来够胆寒的了。
  一人一蛇互相展开身形,斗得不可开交,古桧胜在掌力沉雄,内力精湛,每出一掌,雪龙都不敢硬闯,雪龙秉天地灵气而生。千年灵性不凡,身形灵巧,滑溜得令人不可捉摸。
  古桧怕极了雪龙那口冻脂裂肤的淡雾,更有点骇怕他倏而东,倏而西的奇诡身形。是以他不敢放开手的施展辣着。空白狂吼怒啸,恶斗雪龙不下。
  说时迟,那时快,半个时辰轻悄滑过,这一人一蛇,仍是互不相让,各有千秋的斗个平手。
  陡然一声如龙吟般的长啸起自场外,啸声轻韵恢宏,震彻幽谷,倏忽之间,万山共鸣,余韵悠悠,久久仍回荡在苍穹中。
  这一声清啸,看来是发自一位武林中绝顶高手的内家精湛气功。
  啸声才起,古桧长脸泛青。疾扬两掌,挡得不雪龙,双足猛顿,倒退两丈。
  雪龙似是识得啸声,古桧才退,疾将斜冲身形一扭,轻落地上。
  昂头吐信,偏目瞪着古桧。
  古桧似是惊恐交集,环眼一扫场外吟啸之人,正是一袭儒衫,神情飘逸的柳剑雄。古桧心中登时冒上来一股寒意,一张青惨惨的马脸,一阵青一阵白的变换不停。
  他确实惊,像他这种内家绝顶好手,乍听啸音,已自暗惊来人之功力高深莫测,谁知看清竟是自己欲得而甘心的人,怎不令他寒心。他轻念一声:“士隔三日,刮目相看。”
  天幸柳剑雄在关期将届之时,得雪龙护关,未受侵扰,他已醒来一刻,将这一人一蛇舍死忘生拼斗的精彩场面,看了个了然于心。他本想早点出手,将古桧接下来,但场中这一幕人间罕见的人蛇恶斗吸引了他。
  人蛇均一样的算是功力绝顶,他倒不担心那条小蛇,因为他身怀宝珠,倒是古桧的现身令他多少有点吃惊。陡然间,又想起被他一掌推下危崖,不由怒火陡升,作了个三斗古桧盘算,才有豪气冲霄的一声清啸。
  古桧恶斗雪龙不下,全力应付小蛇的诡猾身法,对场外多了个高手,真可说是一息不闻,乍看清是柳剑雄,哪能令他不惊。
  古桧确实是一个心机灵警的人物,一条小蛇,已是闹得个灰头土脸,再加上这么个高手,他怎接得下,他心计如海,环眼一转,登时冷笑一声,有了主意。
  念生势发,一话不说,怒瞪了旁边秀立的柳剑雄一眼,踊身一跃,接连刷刷几声,贴地如飞的向东面尽头纵去。
  古桧来得也快,退势更疾,眨眼工夫,垫步上拔,身如灵猿,手足并举,向峭如笔立的突崖上跃登。
  眨眨眼,古桧已走了个无影无踪。
  一线生机,陡然闪过,柳剑雄怎还慢得了,飞快的纵了几下,直奔到古桧跃登的峭壁下,凝目向上一瞄。
  那峭壁生得奇陡,若非是古桧这绝世魔头,怎能任意上下。
  他有点心寒,估量了一下,心中显得颇是犹豫,在他直觉中,真没那份功力。但生机仅此一线,人家能来去自如,自己也得拼命一试。
  他怎知自己坐完小周天的关期,生死之窍虽未通,但功力已非坐关之前可比,犹自记得被古桧一掌震下断魂岩,恍如隔日。
  正想拔身上跃,突觉得脚背上似有物在蠕动,连忙低头一看,猛可吓了一大跳,霍然竟是那条二尺长的银色小蛇。
  小东西恶斗古桧的情景历历如绘,这刻正盘在脚背上,登时毛骨悚然,一动不敢动,心中有点发毛。
  人急智生,他飞快的伸手人怀内一探,“雄精冰魄珠”迎风才亮,光华一闪,用两指箝定,放在掌心之中,他手有点微颤,慢慢的弯腰,将手掌凑向脚背上。他是白担了阵心,雪龙微懔了一下,驯顺的宛如一只小猫。慢悠悠的游到他执神珠的掌心。
  童心未泯,稚气仍存,雪龙确实长得太逗人喜爱。柳剑雄一高兴,顿时忘记揩擦额上的汗珠,轻伸手,抚摸了雪龙一阵。
  他凝目一看,小蛇长得与前见的的银蟒肖似,怪道又是这般温顺,猛的眼珠一转,灵机一动,心想:“此珠能收伏小蛇,对那条大蛇亦会有效,古桧连小蛇都拿它没法儿,那大蟒必定更厉害,如果能再将大蟒也一并收伏下,带头一道上古家堡,先闹他个天翻地覆。”
  念头一转,想是他想得太也天真,不由舒眉一笑,对小蛇从左臂上一凑,雪龙似知主人心意,登时顺着手臂盘了几匝。
  算是白费了阵时间,哪有大蟒的影子,找不到那条大蟒,多少使他有点失望,他又怎知雪龙已蜕变成了小蛇呢?
  倏的又想道:“老待在这儿做什么?先脱了困再说。”
  他信手拔了十来枝老年野参,揣人怀内,飞快的飘纵到古桧跃登的悬岩下,仰头一看,十丈高处,一颗亭亭如华盖的老板后面,隐露着一片地势较缓的突岩。
  刚待跃步猛登,忽的想起什么似的,疾探臂朝壁上一甩,但见银箭闪跃,笔直的向上飞跳。雪龙有如知道主人的心思,几个跳纵,晃眼不见。
  须臾之间,头顶四十丈外,传来古桧一声嘶哑暴喝,想是古桧在上面伏击不成,反而被雪龙抽冷子的喷了一口。
  柳剑雄暗叫了声:“侥幸。”如响斯应,他疾点足拔身飞扑,向暴喝处窜跃。
  豆豆书库图档,sglineliweiOCR,豆豆书库独家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