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樵子《九阴天罡》

第四十九章 义士丧生

作者:武陵樵子  来源:武陵樵子全集 
  胡不臣怒火大发,厉声骂道:“萧老麻子,你敢不记甘少侠饶命之恩,一路上待你不薄的恩情?”
  萧锦凶睛连闪,嘿嘿笑道:“我就是记这点恩情,才让他囫囵死个整的,还得替他照顾两个俏姑娘,不然……”
  “狗嘴!”金云凤先吃萧锦一掌,左臂被震得又麻又软,只得退后一步,好在没有受伤,经叶汝惬替她一揉,血脉畅通过来,见那萧锦得意洋洋,喝声未歇,飞身上前,就劈一剑。
  萧锦猛见寒光耀眼,吃惊倒退一步,脸色一沉,喝道:“你两个难道真要找死?”
  叶汝惬双剑一挥,两幢光网立即撒开。
  胡不臣急叫一声:“姑娘且慢!”他拦阻二女发招进攻,接着又道:“这麻脸贼跑不了,待问个明白再取他老命也不迟。”
  萧锦傲然道:“胡老贼尽管问,反正你逃不出萧某掌心去。”
  胡不臣微微一笑道:“你可是有问必答?”
  萧锦冷冷道:“不答难道怕你?”
  “好!”胡不臣目射精光,觑视着对方脸上,凛然道:“你为何恩将仇被,陷害甘小侠?”
  萧锦道:“这十分简单,就因为彼此站在敌对的方面。”
  胡不臣道:“为什么到这里才下手?”
  萧锦道:“因为到这里才有机会,而且也比较容易,”
  胡不臣冷笑一声道:“你这话分明有假,甘小侠待人以诚,自从新宁那晚上起,他就没防备你我二人,你随时都可暗中加害,一直走了几个月,到这里才突然下手,只怕另有阴谋吧。”
  萧锦凶睛一转,嘴角泛起一丝奸笑,颔首道:“你这人还不算太笨。”
  胡不臣不料对方竟然一口承认,反而愣了一下,才续问道:“你这一石二鸟之计还要害谁?”
  萧锦漠然道:“这已没有告诉你的必要,接招!”
  他话声未落,双掌一翻,顿时激起一股狂飙,带着烘热的气劲疾冲而出,胡不臣那料到这位昔日伙伴一反起脸来竟是这般狠毒,急切问,来不及发掌封架,赶忙一斜身子,横跃丈余。
  金云凤一声娇叱,和叶汝惬双剑同时进招。
  二女各施展师门剑法,三枝宝剑布起一幢剑幕。金云凤再加上一只左掌,“雷音神功”透掌而出。
  她方才吃这老麻子萧锦大亏,恨极之下,“雷音神功”已发挥到了极限,但闻风雷交响,一股莫大的潜劲卷得飘雪狂飞,疾向萧锦冲去。
  “来得好!”萧锦虽然暴喝,似将全力接这一掌,却又一个换步,疾走弧形,双掌疾向胡不臣劈出。
  胡不臣脚方着地,蓦觉一股势力已罩到身侧,知道利害,一个斛斗再冲出丈余,回身就是一掌。
  “砰!”一声巨响,掌风交击之地,冰面登时下陷半尺,并碎裂开了十几道龟纹。
  “冬冬冬!”萧锦一连被震退三大步,在那坚冰面上清晰地印有三个脚印。
  胡不臣硬接萧锦一掌之击,整个身子飞起丈余,“恶”地一声,呛出一口鲜血,身子一摇,几乎倒下。
  萧锦先是脸色微变,待一看清胡不臣的情景,不禁呵呵大笑道:“姓胡的,敢不敢再接本副监一掌?”
  胡不臣一声狂笑道:“胡某舍命陪君子,不杀你这忘恩负义的麻子,今世也不做人了,二位姑娘你们让开。”
  但见他怒目睁盯,话声中,身随掌走,一连攻出十几掌。
  敢是他存心拼命,掌劲风生,每一掌都是拼命抢攻,二女陡然执有三枝宝剑,但怕误伤胡老,竟无法插手。
  萧某见招破招,力拼几掌,忽然哈哈奸笑道:“姓胡的,你打算和萧某耗力,好让这两位娇娃上来轮战,你已经想错了。”
  胡不臣此时但觉五内翻涌,索性咬紧牙关,专顾进招。
  金云凤心头大震,急道:“胡老且歇,待我二人先接……”
  “哈哈!”萧锦一声干笑,打断他的话头,挥掌猛劈,只闻掌劲隆隆作响,胡不臣厉吼一声,顿时滚在冰上。
  在这刹那,三道掣电般的剑光卷到萧锦侧背。
  “找死!”
  萧锦随手捡起胡不臣向剑锋一撩,身子猛向前冲一步。
  二女不知胡老是否已死,见萧锦居然以人挡灾,骇然飘退,叶汝惬破口大骂道:“麻脸贼,你还算人么?”
  萧锦倒提着胡老双脚,狞笑一声道:“算不算人,你二人过一会自然知道。这……”
  蓦地,厚冰下“隆”一声巨响,原已被萧胡掌力震破的厚冰,忽然往上一翻,露出一个冰穴。
  这一突然发生的奇事,惊得三人同时发愣。
  “哗啦!”一声水响,一道湿淋淋的身影,由冰穴一射而起。
  “啊!平哥哥……”
  叶汝惬一眼看出她平哥哥,依然无恙,不禁喜极而呼。
  萧锦骇得把胡不臣向甘平群一掷,立即遁走。
  “往那里走?”金云凤一声娇叱,身随剑身,起步疾追。甘平群才出水面,一抹迷眼的水珠,蓦觉一团巨物冲来,赶忙往旁边一闪,一把抓住,才知道是一具尸体,急叫一声:“云妹回来!”
  萧锦当时一见甘平群居然不死,并且由海底震碎坚冰而出,情知自己一命如丝,赶忙纵步飞遁,金云凤那追得上,一听甘平群呼唤,只得退回身边,恨恨道:“便宜那麻贼子。”
  甘平群摇头苦笑道:“将来遇上再说,目下救人要紧。”
  然而,他再一看手上的胡不臣已经五脏俱碎,气绝多时,俊目不觉泪如涌泉,轻轻把他放在冰上。
  二女记得前情,心知要不是胡不臣奋不顾身,说不定自身已被擒受辱,也默默点头流泪。
  呼呼的北风,似也赶来凭吊这丧生的义士。
  金云凤拭泪凄然道:“胡老尸体怎么处理?”
  当地,遍是坚冰,不难筑个冰冢,埋下尸骸,怕只怕冰解之后,尸骸沉进水中,成为鱼鳖的粮食。
  甘平群想了一想,毅然道:“明天把它驮在马背上载走。”
  叶汝惬心头一颤,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金云凤也因要和一具尸体起居在一处,心下自觉骇然,望着叶汝惬苦笑一声,才转向甘平群道:“胡老拼死护卫我二人,把他尸体运走也是应该,但你打算运往那里才把他安葬?”
  甘平群沉吟道:“我目下还不知该往南往北,二位先把方才的事说一说。”
  叶汝惬当即把自己如何不能人眠,如何察看动静,忽见他二人滚下冰窟,胡老如何骂阵,如何力拼萧锦的事一一告知,甘平群惊道:“萧锦居然也绦成九阳真气,难道他是转轮老魔的弟子?”
  他心下犯疑,急往坠身下的冰穴察看,果见所有浮冰碎屑全化成薄薄一片,萧锦卧身之处的边缘坚冰,此时也剩不到三寸厚度,越近冰穴就越薄,果是一种热气把冰煮溶,另外有一个几寸大的冰穴,料想是萧锦由这穴里伸手下水,由海底煮冰,难怪自己丝毫不觉,轻叹一声道:“老魔爪牙遍布,正欲得我才甘心,反正已到白海,金钩银叟是否得到‘清华录’,也得去问个明白。”
  金云凤点点头道:“去,当然是要去,还得问他和转轮老魔有什么宿怨,但我们连胡老前辈的尸体也带上门去么?”
  甘平群“唔——”一声道:“我竟未想到这事,还亏得你及早提醒,否则把尸体运往别人家里,岂不是极大不敬。”他说到这里,忽然眉头一皱,又道:“但又能带往那里?”
  金云凤道:“人死以入土为安,当然把他下葬。”
  叶汝惬娥眉一蹙,摇头道:“我们走了一天半,都是在冰面上走,这里除了冰雪就是海水,那里有土来入?”
  金云凤不服道:“水底下可不是有土?”
  一语触动灵机,甘平群大悦道:“不错,我把胡前辈葬下海底,总比回头走一天半强得多,而且这个万载佳城,也不愁有人下去发掘。”
  叶汝惬小嘴一厥,道:“你还要下水,不怕冻僵了?”
  “不怕!”甘平群回答一声,抱起胡不臣的遗骸向水底潜去。
  两天后——
  朝霞霭霭,鸷鹰飞回。
  一峰高拔几百丈,其尖如塔。
  大雪已霁,积雪犹存,整座高峰就像银雪堆成,在朝阳照射之下,发出万千道烁烂的彩光。
  甘平群运起目力看去,但见那座高峰侧面并非平滑如镜,而是嵯峨凸凹,隐约可看出房屋的形状和一道高墙。心忖这座海心山若非冰封季节,该是四周环水,气象万千,可惜就是没有树木,未免美中不足。
  三人五骑疾走一程,相距那座冰峰不过十里之遥,房屋、堡墙,已看得十分清晰,堡墙上面光彩闪动,似还有甲胄武士在上面森严警卫。
  甘平群微微惊道:“看这情形并不太好,堡主人对我们似乎有敌意,上去讲话得各自小心。”
  二女温顺地点头同意,叶汝惬目光一移,忽向峰南一指,叫道:“平哥哥,那不是人影呢?”
  甘平群循指向看去,果见一道人影疾如流星由峰南向峰东飞掠,旋即闻一声长笑,那人已站在堡墙前面,不禁微噫一声道:“那人功力不错,笑声远传十里,不知和堡主人有什么宿怨,赶快上去看看。”
  正走间,忽闻那人暴喝道:“巴老儿,你若再闭关不纳,当心我毁你这冰雪堡。”
  另一个十分苍勃的口音冷笑道:“那来的野牛在这里乱叫,堡主今天没空,你快给我滚。”
  “哈哈!要我秃顶孔雀快滚,你可是不曾见过世面的小子。”
  “秃顶孔雀”?甘平群一听到这四个字,不由微微一愣。
  原来他和翟妮宁在古墓里面曾遇上秃顶孔雀,当时翟妮宁故意说他是金钩银叟的弟子,又指说“浩然天罡录”被毒手观音沈妙香得去,才曾却一场麻烦,不料自己为了“清华录”要寻金钩银叟,秃顶孔雀后适时赶到,这场纠纷怕不惹到自己身上?但他终是侠义心肠,遇事决不畏缩,仍与二女策马前行,又闻那苍勃的声音冷笑道:“什么秃头孔雀,本堡饿鹰恰好得个半饱。”
  “哈哈!好狂的小辈,你究竟是谁?”
  “说出来会吓呆你,快滚还来得及。”
  “哼!”秃头孔雀这一声鼻音,竟然远传四五里,一道身影已登上堡墙。
  “下去!”
  随着这声暴喝,顿见甫上堡墙的身影向下落,惊呼一声:“原来是你。”
  甘平群知道秃头孔雀艺业非弱,但一登堡墙,立被守堡的人击坠下来,而对方还不是金钩银叟,由此看来,这座冰雪堡是卧虎藏龙之地,而且高手如云,半分也不能大意,忙又叮嘱二女几句。
  金云凤笑道:“你用不着唠叨,惬妹妹和我都不是喜欢打架的人,但事到临头,也不怕事,走罢。”
  那壁厢,秃头孔雀翻落墙根,想是怒火已发,只听得他厉声道:“火云镖!你别躲在墙后暗算,有种的就出来见个真章。”
  那苍劲的声音呵呵大笑道:“秃鸟,你再不快滚,我真要教苍鹰来了。”
  秃头孔雀一声厉啸,暴雷似的怒喝道:“利老贼,你道我进不了堡?”
  火云镖笑道:“你不先报来意,妄想进堡,当心我赏你一镖就是。”
  秃头孔雀暴吼一声,身子斜飞,再度登上堡墙。
  就在这刹那问,堡墙内“呜——”一声号角,几十枝弩箭同时射出。
  秃头孔雀一声狂笑,横掌一挥,一阵劲风过处,所有弩箭全部被拨过一边。
  甘平群恰到达墙根,急叫一声:“且慢!”
  他原是恐怕双方一交手起来,自己便容易被误会为秃头孔雀一伙,所以要先劝对方暂缓进堡。
  那知秃头孔雀一见甘平群到来,忽然一个翻身,落下墙根,暴喝一声:“小子,你跑不了,见你师父理论去。”
  他话声未落,闪电般伸出五指向甘平群肩头抓到。
  甘平群今非昔比,身具登峰造极的绝艺,岂能让秃头孔雀抓着?但他身在鞍上,无处闪避,奈何只好一扭上躯,全身飘落,陪笑道:“老丈暂缓动手,且听小子一言。”
  秃头孔雀一抓不中,也颇感意外,暴喝道:“你这奸猾小子有何话说?”
  甘平群不悦道:“老丈说话怎地恁般武断,小子如何见得奸猾?”
  秃头孔雀怪眼一翻,喝道:“你小子和那娇娃抢得‘浩然天罡录’,跑上崖山苦练,双宿双飞过你的快活,为甚诳说是沈妙香夺去?”
  甘平群俊脸微红道:“老丈错怪人了,小子当时真不知‘浩然天罡录’落在谁手,那位翟姑娘也不一定知道,老丈怎说双……”
  他觉得下面几个字难以出口,随即吞了回去。然而,秃头孔雀却认为他做贼心虚,冷笑一声道:“小子你不必狡辩,我老人家老眼无花,亲眼看见那姑娘在崖山苦练秘笈武艺。”
  甘平群笑道:“你老丈是否也见我在崖山苦练?”
  “当然你在内。”
  此话一出,甘平群和二女同觉奇怪,因为“崖山恨宫”既不容男人涉足,怎会有少男陪同翟妮宁练艺?
  由对方这话听来,那少年纵不和甘平群长得十分相似,也该年貌相若,否则以秃头孔这样一位武林高手,决不致把冯京误作马凉,甘平群一怔过后,又微微一笑道:“这事可令小子也无由分辨了,不过,老丈当时该把他二人擒下来才是。”
  秃头孔雀道:“你这小子敢在我老人家面前狡赖,当初不是顾到狐王的颜面,早就将你二人打死。”
  叶汝惬忍不住发出一声轻笑。
  秃头孔雀寿眉一轩,冷冷道:“你这妮子笑谁?”
  “笑你!”叶汝惬一脸轻视之色。
  秃头孔雀脸色微沉,喝道:“你敢?”
  叶汝惬仰脸向天,悠然道:“姑娘对别人倒是不敢,对你这有眼无珠的狂傲老儿,却是敢而有余。”
  秃头孔雀气得笑了起来,脸肉频频颤动,厉声道:“你说出个道理来,否则立即处死。”
  叶汝惬鼻里“嗤”一声道:“姑娘说你狂傲总错不了吧,也不问问别人是否有取死之道,动不动就说处死别人,要给你多学几成武艺,蚂蚁子也要被你踩死。好吧,姑娘先问问你,你可曾见过‘浩然天罡录’?”
  秃头孔雀吃她一阵抢白,寿眉频频轩动,若非在冰堡前面,恐怕别人笑他以老欺小,敢是立刻就要重施煞手,嘿嘿冷笑道:“我老人家若见过‘浩然天罡录’,谁还能把它夺去?”
  “这话算你有理,但你‘浩然天罡录’都没见过,怎能确定人家练的就是上面的武学?”
  “嘿嘿,他们练得十分精妙,那还不够吗?”
  叶汝惬“噗”一声笑道:“你这老儿不打自招,他们练武艺,你必定看不出门路,可是?”
  秃头孔雀被问得老脸通红。
  甘平群急拱手一揖道:“老丈说那女的,说不定真是翟姑娘,但那男的决不是小子,不知你们相见,距目下已有多久?”
  秃头孔雀微微一愣,说出当时日期。甘平群屈指一算,正色道:“小子不必欺瞒老丈,那时候小子已由这二妹陪同,和翻云手胡不臣,老麻子萧锦,一同取程北上,约莫是已到处州地面。”
  秃头孔雀急道:“翻云手现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