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樵子《九阴天罡》

第四十章 崖门恨宫

作者:武陵樵子  来源:武陵樵子全集 
  甘平群先向二女使个眼色,随即笑笑道:“忠魂义魄决不害人,这一带既有趣国公那班鬼雄据为起居之地,邪魔奸魅理该潜踪才是。”
  苏汝情失笑道:“相公怎知是张世杰的鬼雄,万一是张弘范那伙鬼卒,我们可不是完了。”
  甘平群一指刻在石上的诗句,慨然道:“单凭这两句诗,此地该非鬼卒所有。”
  敖汝心轻唤一声“甘相公”,接着道:“你可知道这诗的后面两句才有忠义气概,这两句不过只说地面凶险,不足为鬼雄的凭据。”
  甘平群朗笑一声道:“这有何难,那两句诗我还记得,替他添上就是。”
  他运劲人指,对石上挥洒如飞,顷刻间已添上两句。
  敖汝心见他写得龙蛇飞走,气势非凡,每一笔都深陷寸许,不禁喝采,朗吟道:“‘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此石何幸,得此佳刻。”
  那知她赞许方罢,相隔十丈外的怪石丛忽然传来阴森森一声冷哼,听得二女毛骨悚然。
  苏汝情心里发慌,拉紧敖汝心的手臂,颤声道:“这里真个有鬼,快走吧,这鬼不喜欢戴高帽。”
  甘平群听到她末后一句,忍不住好笑道:“此鬼不喜戴高帽,比人强得多了。但由它那哼声听来,可能还是一个好胜鬼。”他顿了一顿,见苏汝情惊魂稍定,又笑笑道:“我们既然来到前贤故里凭吊,不可无歌无咏,二位能否为我弹一曲?”
  敖汝心诧道:“相公还要听琵琶?”
  甘平群使个眼色,微笑道:“弹给越国公张世杰听听。”
  二女不知他有何用意,只好轻轻点头。敖汝心一拨琵琶,笑道:“请吩咐弹什么曲?”
  甘平群佯作略加思索,旋道:“我能唱的曲不多,就弹一曲‘阳关三叠’吧。”
  “叮冬……”凄切动人的“阳光三叠”,由二女的指尖下挑起,甘平群依调而和,回肠荡气,竟然情不自己,堕下泪来。
  “阳关第四声”弹罢,弹唱的人自想到分手在即,都已珠泪沾襟。
  蓦地,一道红衣身影由乱石丛中冉冉而出。
  本来坐在石上拨弦的品心二女,骤见那人无声无息,象鬼魂般飘身出来,惊得同时站起,张大眼珠注视。
  甘平群耳目聪明,早闻异声起自身后,迅速拧转身躯,和来人打个照面,但见那人浑身裹在一幅红布里面,连头面都以红巾包裹,只露出两个核桃大的眼孔。看那人步履轻飘,足不沾泥,轻功分明已臻化境。只是一瞥之间,他已看见对方星目蕴泪,睫毛柔细,当即从容一揖道:“小子在此猖狂,敢已有污夫人清听。”
  那人目光忽露诧色,微噫一声道:“你这小子好大的胆,‘夫人’二字能够乱加别人头上的么?”
  如果红布人是个男子,甘平群这一声“夫人”自是极大不敬,但他却十分有把握地正色道:“夫人不必相欺,小子是善意尊称,决无轻视之意。”
  红布人那凌厉的目光,似要看穿他的肺腑,冷哼一声道:“你善意也好,无意也好,甚至于恶意也好,暂且放过一边,你为什么来到崖门演唱‘阳关三叠’,若不说出个道理来,当即赐死石上。”
  “赐死?好大的口气。”甘平群心忖未已,苏汝情却抢着道:“崖门不准唱阳关,是谁定下来的规矩?”
  红布人目光一闪,移向二女脸上,冷冷道:“你这两个神女宗的娇娃,最好免开尊口。”
  这话一出,三人不免一怔。原来“神女宗”弟子虽然深入闺阁,但在江湖上从未以“神女宗”三字行道,对方一眼之下,怎能看破二女身份?
  甘平群下意识里猜想对方定是武林奇人,甚至于曾和神女宗的前辈有过交往,再度拱手,从容道:“夫人欲知因由,请听小子禀告,小子本是无意中来到崖门,待知此地是崖门之后,即起三种感慨:第一,因与这二位同伴将分手,第二,欲对古人惜别,第三,方才在海面上一条红衣身影,极象当年故友,小子不便久候,也只能面对空山,临风洒泪,有此三个原因,弹唱一曲‘阳关三叠’岂非极自然的事?”
  “唔!”红布人微微点头道:“还勉强说得过去,你们可以向西北方走了。”
  甘平群好容易遇上一位武林奇人,又发现红衣纤影曾在近处留连,恰可向对方打听消息,急又一揖道:“请问夫人,这里可有一个姓翟的女子?”
  红布人冷漠地吐出一声:“没有。”
  甘平群一怔。他亲眼看见那红衣身影练的是“浪里飘”,若不是翟妮宁还能有谁?略为沉吟,旋即陪笑道:“请问夫人,这里还有别的红衣女子没有?”
  红布人不悦道:“要你走,你就走,这里不是品心阁,让你任意来找人。”
  甘平群听她连“品心阁”也说得出来,不禁大诧。
  敖汝心急敛衽一拜道:“前辈既知有‘品心阁’,又有看出小女子身份,不应该是外人,何不指示迷津一二?”
  红布人微带怒意,叱道:“你们最是唠叨,究竟走也不走?”
  苏汝情笑道:“‘走’、‘不走’都给你老人家说尽了,教我们说什么?”
  红布人冷笑道:“你们不走,我走。”
  声落,但见红影一晃,已退回乱石丛中。
  甘平群不料对方说走就走,急登高望去,竟是连影子也不见,不禁愕然道:“这位夫人太怪,她为什么要走?”
  苏汝情低头思忖有顷,忽然抬起头来笑道:“心姊姊,你看那人退走的身法,可象本宗那种‘身后有余’?”
  敖汝心讶然失声道:“简直就完全一样,不过这人使的太玄妙,只怕凌妈都练不到这田地。”
  苏汝情又道:“你可知本宗除了张静君和周羽步二位阿姨之外,还有那些人失踪?”
  敖汝心思忖半晌,轻螓首道:“我们‘汝’字辈,‘心’字旁的一代,倒有好几位被人拐走,譬如吴汝恕就是被一个姓冉的嫖客拐走,邱汝爱是被姓蒋的……”
  苏汝情急道:“我问的是上一代。”
  敖汝心笑道:“上一代谁会被骗?没有了。”
  甘平群心头一震,急道:“照二位这样说来,方才那人莫非就是张静君或是周羽步。”
  苏汝情点一点头。
  若果那人是张静君,对甘平群的关系太大了,他焦急地朝着二女一揖道:“烦你二位再将品心一亭的诗句多弹几遍,好吗?”
  敖汝心艳瞬微红道:“相公何必行此大礼,不知要弹那几首?”
  甘平群凄然道:“一首是‘夜夜卜残更’,一首是‘低回无意绪’,一首是‘中道怜长别’,一位弹,一位唱,我仔细倾听,看有没有什么回响。”
  当下敖汝心引宫刻羽,杂以流征,把一具琵琶拨得如怨如慕,如泣如诉,凄凄切切如私语,全付心曲透过琵琶传播空山,苏汝情自展歌喉,按弦倚拍,端的啭簧敲玉,莺啭鸾咽,霎时哀声遍地,愁雾弥空,令人肠断。
  甘平群起先为了要察听有无回响,还能勉强抑住自己的情绪,哪知听到“怜卿甘作妾,愧我未成名。”这两句,连自己也免不了鼻端一酸,双泪交顾而下。
  痴了。
  二女一男各坐一方石上,拨弦、哀歌、流泪,如醉如痴地,一遍又一遍地,弹那哀伤之曲,唱那断肠之歌,洒那怆凉之泪,自
  身陷于愁海悲涛里面,那还能知身外有什么险机危象?
  “停口!”随着这声尖喝,一道红衣身影已巍然屹立在一座尖石顶上。
  沉缅于悲伤中的三人吃这突然一声尖喝,扎得耳膜生痛,也惊得跳起身子。
  “冬!”敖汝心一时失神,偶而用上重力,竟把主弦划断,艳脸顿时变色。
  甘平群一拭迷眼的泪水,向喝声来处看去,,但见来人腰肢婀娜,凹凸玲珑,身段美得出奇,脸型十分奇丑。
  他目光一接触到那人脸上,不觉叫出一声:“妈呀!”一挺身子,疾扑而上。
  “站住!”红裳人一声清叱,右掌一挥,—股腐尸臭气扑面吹来,甘平群吃了一惊,本能地封出一掌。
  原来他认出来人戴的是妈妈——紫凤女——用过的面具,骤见之下,竟以为是自己的亲娘,然而,那人开声一喝,顿令他发觉口音完全不同,且忆起自从神女宗主凌念生将天伦剑,包袱皮,猴形面具等物交还之后,猴形面具一直带在身边,怎会飞往那人的脸上?
  但他急切间,不知对方是敌是友,封出这一掌仅是自卫性质,只用不到半成真力,“啪”一声脆响,双方各被震得一晃。
  红裳人戴有面具,死板板的脸上毫无表情,冷哼一声道:“你这小子竟敢还手,再接我一掌试试看。”
  甘平群急拱手道:“小子并非与夫人交手,方才实因自卫而发。”
  红裳人冷笑道:“自卫?好吧,你再自卫几掌看看。”
  甘平群见对方毫不讲理,又不让别人分辨,暗自不悦道:“难道怕你不成。”但他总觉为了要探查那红布裹体人的来历,又不愿打无意义的架,只好陪着笑脸道:“夫人毋须相逼,小子实在不愿意交手。”
  红裳人“嗤”一声轻笑道:“谁要和你交手,我要立刻将你三人处死。”
  这人的口气竟和红布裹体人完全一样,甘平群失笑道:“小子犯有何罪,致该处死?”
  红裳人语音转冷道:“我若说了出来,你便立即该死。”
  甘平群从容道:“但说无妨。”
  红裳人目光在甘平群脸上打了几个转,轻喟一声,挥挥手道:“年轻人,你三人向西北方走罢,我还不忍心杀你们。”
  甘平群愣了一愣,随即深深一揖道:“小子领情,他日有缘,再向夫人领教。”
  他因先后遇上二人口气几乎完全相同,情知此地大有文章,
  品心二女急需通知神女宗主,若果拖延时间,误了大事,致神女全军覆没,岂不要遗憾终生?是以说过场面话之后,带同二女直奔西北。
  约经半个时辰,遥见新宁城廓,甘平群缓步下来,瞥见日影已高,不禁忧形于色道:“今天只怕赶不回潮州,这事怎生是好。”
  敖汝心柳眉微蹙道:“我们姊妹四处都有,只要到达新宁,请姊妹淘放出飞帖,日没以前连漳州都可传遍。凌妈究竟在何处落脚,我们并不知道,转轮魔王也难说能找到她。但是,今天这具琵琶的君弦忽然中断,只怕不是什么好兆。”
  苏汝情道:“弦没有不断之理,何况你一惊之下,用力过大。”
  敖汝心摇头道:“君弦极不易断,这层道理不说也罢,反正不知应在谁的身上。”
  甘平群护送二女进了新宁,先找一家客栈住下,洗去仆仆风尘,乘二女去找同门的时候,匆匆留下一封短信,说明自己敬领她二人患难相共之情,目下有事他去,若果三天不回,就请将捎
  息告知丐帮冯行义和潮州赵如玉,省得二位义兄悬念。
  然后,他上街买过两套儒装,将换下未经水渍的衣服施舍给一位老丐,引那老丐出了城外,指向崖门乱山,悄悄问起那边情形。
  老丐向那乱山一瞥,顿时满面惊容道:“那是一个鬼比人多的所在,相公问它作甚?”
  甘平群微笑道:“老丈你可曾去过?”
  老丐喟然一叹道:“老叫化若走到那地方去,这条苦命怎还留到今天?多少人为了满足好奇心,结果是有去无回,惟有当年老掌门曾经去了又回,但回来之后也疯癫半年,记忆全失,不过,这里的人都知道那乱山里面,有一座‘崖门恨宫’。”
  甘平群诧道:“既是有去无回,谁又知道有座‘恨宫’?”
  老丐道:“相公欲想看那奇景,只消在太阳快下山的时候,向那乱山定神看去,可见满山鬼火忽然集拢过来,凑成‘崖门恨宫’四个大字,随又散得无影无踪¨”
  甘平群笑说一声:“谢谢老丈指点。”放步转向东行。
  老丐骇然追上几步,叫道:“相公你要去那恨宫?”
  甘平群笑笑道:“不要紧,小可去去就回。若果三天不回,便劳烦老丈将消息转告贵帮神丐前辈的弟子冯行义,就说他三弟……”
  “啊!”老丐惊退一步,叫道:“相公你就是甘少侠?”
  甘平群摇摇手,又点点头道:“须防隔山有耳,小可决意一探恨宫,目下不欲让别人知道。”
  老丐获知眼前这位少年竟是威震漳、潮、惠、雷四州,帮助本帮歼灭转轮岛高手的没角龙甘平群,老眼顿时大亮,悄悄道:“少侠自是天人,但那鬼域似的恨宫,确实十分凶险,千万不可大意。”
  甘平群微微颔首,飘然而去。
  他为了打听在海面练“浪里飞”的人,为了探查红衣裹体人,为了“有去无回”的人,查探恨宫是势在必行。
  但那老丐的话,却也令他提高不少警惕。
  他经过和转轮魔王斗过几回,没有一回不是在生死边缘,偶而捡回自己的性命。
  崖门乱山,满山鬼火能聚散能散,又能排成字形,究竟是什么东西在山里兴妖作怪?
  他对于奇门机括,还是一个门外汉,自知想不出其所以然,“谨慎”二字倒可以成为护身之宝。
  他恐怕品心二女会猜到他独往崖门而跟后追来,匆匆在小市镇买了食物,躲往便于了望的地方,自己享受,然后闭目凝神,专待那奇字出现。
  夕阳西下,红霞满天。
  甘平群生怕错过机会,面向那堆乱山,瞬也不瞬地注视。
  忽然,红霞一闪,换上一张灰暗的夜幕,在这一刹间,难以数计的绿星同时出现在群山之上,上下飞舞,蔚为奇观。
  甘平群暗忖:崖山的萤火竟不分季节,也是一个奇迹。他曾听人说过鬼火象一个绿球,有时又象一蓬烟火,眼前这些绿星,只有香头火大小,分明是一种萤火,那是什么鬼火?
  然而,他眼底一花,所有绿星全部隐去。
  “崖门恨宫”四个有十丈见方的大字,赫然映入眼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