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樵子《九阴天罡》

第十二章 命轻语重

作者:武陵樵子  来源:武陵樵子全集 
  狄老者闻声垂手,又说一声:“从命!”
  甘平群暗自好笑道:“唱的好双簧,只怕转轮王也不容你们这样做。”
  他自知转轮王若不大为震怒,决不致倾出全部水上高手分头兜捕,若果在兜捕的时候当场击毙,转轮王自无话说,这时既捕到船上,若把他杀死,这伙人怎能向转轮王交代!
  果然那银袍人阻止狄老者行凶之后,接着又道:“这人是王爷下旨缉捕的人,我等不便把他弄伤弄死,可不知他是不是正身,得要查明仔细,休被他蒙混过去,又陷尤成理覆辙。”
  “是!”狄老者恭庆一声道:“待属下把他血脉倒转,看他开不开口?”
  右首那红袍老者答道:“狄老你这一手大伤元气,只怕还是不大妥当。”
  狄老者道:“依你便该如何?”
  “兄弟认为可用分筋错骨的手法。”
  “丁老你这就错了。”狄老者笑道:“这人全身在钓和网包裹之下,分筋错骨的手法由什么地方用起?”
  “爷爷,我有办法。”随着这声欢呼,一位十六七岁的姑娘已由后舱跑了出来。
  银袍人回头薄斥道:“菊儿休来胡闹,爷爷在这里办理正事。”
  那姑娘“噗”一声笑道:“菊儿几时胡闹过了?你看狄爷爷、丁爷爷,连你也算上,都没有办法,你又不要,真的,绝不骗爷爷,菊儿真有办法使这人开口说话。”
  银袍人听菊人当着一伙人面前劈劈吃吃说了一顿,不但没有怒意,反而纵声大笑,震得这般大桅大船轰轰作响,船板跳动。
  甘平群躺在船板上被气浪震得心头微颤,暗惊道:“这人好厚的功力,敢要胜过铁面龙神甚多。”
  银袍人笑声一停,回顾左右二老道:“二兄你看这菊儿可是越来越横了。”
  丁老者拂髯微笑道:“说不定年轻人更有办法,总巡察何不让她说说看。”
  “啊!他是总巡察。”甘平群心里暗叫一声,不自禁地又睁开一条眼缝向银袍总巡察看去。
  银袍总巡察面上仍然蒙着,看不见面孔。他肩后这时站着一位穿着葱绿色衣裙的绝色姑娘,眼浓溶溶地射向这边的钩网。
  只见她那艳丽的脸上展出两个小梨涡,轻轻一笑,启绽樱唇,道:“菊儿的办法,是先把那人放出来。”
  狄老者哑然失笑道:“狄爷爷以为你有多大的办法,那知一开口就是此路不通。”
  菊儿艳脸微红,厥嘴道:“为什么行不通?”
  “这人是王爷缉捕的要犯,他水艺极精,万一被他跳回海里拿什么向王爷交代?”
  “难道要把这一大困钩绳蛟网,教十几人抬到王爷座前?”
  狄老者被菊儿反问得一愣,哑笑道:“自然是把他捆绑妥当送去。”
  菊儿失笑道:“那可不就行了,在这里也要以捆呀,先捆双脚,后捆双手,那时网已放开,狄爷爷要使他血脉倒转也行,丁爷爷要用分筋错骨也行,若果你二位爷爷都不愿动手,菊儿还有一个绝好的方法。”
  她故意卖关子不说下去,狄老者微笑道:“说来也有几分道理,还有什么好办法?”
  “唔。菊儿这方法妙得很哩。”
  狄老者以为她要说下去,正转头望她,那知她说了一句,便自停嘴,直急得跺起脚来,叫道:“你这刁妮子怎么了,拿我狄爷爷耍宝!”
  菊儿忍不住吃吃一阵娇笑。
  船上那些穿蓝袍的管事,穿黑衣的船夫,也笑了。
  被重逾千斤的网绳和钓索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的甘平群,虽不知菊儿姑娘要以什么方法来分布他,但看到狄老者那付着急又带几分尴尬的神情,也忍不住噗哧一笑。
  “菊儿的好办法就是要那人发笑。”
  丁老者一愣,道:“小妮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一笑起来,便不由他不说。”
  “方才他可不是笑了,你教你说去罢。”
  “不。”菊儿摇摇头道:“他这时当然不说,改用绳索把他捆起来,他若是不肯说话,就教他哭笑不得,那时他就非说不可了。”
  狄老者说道:“好,就依你这妮子,看你耍什么把戏。”他斜看银袍总巡察一眼,见对方微微颔首,立即吩咐道:“李管事,你把绳索拿来,依照菊儿姑娘的话办理。”
  “遵命!”一位身着蓝袍,五旬上下年纪的健硕老人悉应一声,随即招呼几人一齐动手。
  甘平群被以生蛟筋将双手反绑向后,双脚也绑得只能分开尺许。
  李管事将他绑好之后,也就揭去压在他头脸上的钓网,顺手一拍他的肩头,喝道:“小子,你可轻松啦,还不起来谢谢菊儿姑娘。”
  甘平群重重地哼了一声,跃起身央躯,昂然站着。
  菊儿却在甘平群站起来的时候,瞥他一眼,星眸大亮,倏然如一股轻烟溜回后舱。
  狄老者叫道:“你这妮子又来作怪,还不回来问话。”
  由后舱传出菊儿的声音道:“问话是你爷爷的事,菊儿不管,那人要是不说就拿刷子刷他筋骨和脚心,包管他会说话。”
  狄老者大笑道:“好,好!亏这刁丫头想出了这刁办法。小子,我看你从实招认了罢,省得呵瘁起来,不大好受哩。”
  甘平群剑眉一剔,昂然道:“你要小可招认什么?”
  “你叫什么名字?”
  “甘平群。”
  他说出这三个字,俊目也向上座扫了一下,发现银袍总巡察的面幕轻轻向外—扬,上躯也微微向前一倾。
  狄老者怔了一怔,又沉声轻喝道:“你不是甘宁?”
  甘平群朗笑道:“甘宁就是甘平群,甘平群也就是甘宁。”
  狄老者脸色一沉,一对凌厉的目光直瞪在甘平群脸上,轻轻点头道:“确有几分臭硬的脾气,象那……臭尿缸里出来的。”
  甘平群怒道:“尊驾说话庄重些。”
  狄老者冷笑道:“王爷正要把你打下畜生道,你胆敢强项,老爷子就先收拾你。”
  甘平群心头微震,抗声道:“我犯了那一条?”
  狄老者喝道:“是我问你!还有那女的在那里?”
  甘平群听了对方这话,知道翟妮宁投有被这队船阵截上,略感安心,淡淡一笑道:“海阔纵鱼跃,天高任鸟飞,我知道她在那里?”
  “你敢说不知道?”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用不着什么敢不敢,我若随意骗你一个方向去兜捕,你能抽得着么?”
  “嘿嘿,好一个利嘴的小奸细,李管事给他掌嘴。”
  “你敢!”甘平群一声暴喝,惊得刚要走到身前的李管事后撤一步。
  丁老者急摇手制止李管事上前,从容道:“狄老请别性急,慢慢问他就是,把他急得跳回海去,又要大费手脚。”
  甘平群暗道:“我为什么要急着跳海?正要和你们拖延时间,好让翟姐姐更远,更完全的地方。”
  却听闰菊儿在舱里叫道:“狄爷爷,方才菊儿说什么来着?他不肯说出那女子的去向,就拿刷子来刷呀,为什么开口就喊打哩?”
  狄老者在自己脑瓜子上拍了一掌,苦笑道:“真是老糊涂,快准备刷子。”
  甘平群昂然道:“你最好准备刀子。”
  “不!”狄老者原是面寒如铁,经他一说,竟然拈髯微笑道:“本座就是准备刷子,你小子若想往海里跳,就一帆风顺送你一掌。”
  甘平群冷哼一声,暗运奇功,将肌络颠倒,心忖:“由得你们刷,也不会刷到我的痒处。”
  这时,默不作声的银袍巡察目光中忽现惊奇之色,徐徐道:“狄兄不必费事了,这小伙子连尤成理的‘倒经换脉’法都已学会,休说用刷子来刷,纵是用刀子来割,他也不会不在乎。”
  甘平群见对方只见他运功,便可指出名目和功用,也学十分惊讶,但他更觉得奇怪的是,银袍总巡察不过是转轮王手下一员大将,就具有这等眼力,转轮王当时为什么就看不出自己身具一甲子的功力?
  他猛想到也许转轮王早就看出有异,却为了某一种原因,表面上是送他往浮沙岛学艺,实际上则是将他与人隔绝软禁起来,以待查明真象,不料尤成理早就传了他三十六种绝艺,以致他能够自动打破生死玄关,陶总管不明方子的意思,反而假戏真做,传授水艺大全,促成这次脱逃的机会。若果这个推论成立,那转轮王岂不是阴险绝伦?若果这推论不成立,那转轮王为何恨他人骨,要把他打进畜生道?
  他还在思索这里面的道理,银袍总巡察已用极温和的声音问道:“甘平群,和你一起在浮沙岛那少女的去向,你真的不知道?”
  甘平群摇摇头道:“确实不知道。”
  银袍总巡察稍停,又问道:“她叫什么名字?”
  “她叫翟群。”
  “那里人?”
  “不知道。”
  “还有没有别的名字?”
  “不知道,因为我们原是萍水相逢。”
  “浩然天罡录是不是由她带走了?”
  甘平群闻言心中震了一震,他立刻想到翟妮宁曾进过古墓,拿走猴皮面具,热心教他练雷音八式,带他往观音崖寻找毒手观音,又先抢上观音崖,待被尤总管巡获,又指说“浩然天罡录”在自己身上,这一些举动,若无纯正的动机,则翟妮宁确是第一个夺得秘笈的可疑人物。
  然而,他忽又想起一事,于是摇摇头答道:“尤总管擒获她时,也曾搜过她身上,并没发现有浩然天罡录。”
  “她为什么说在你身上?”
  “不知道,可能是为了应付一时吧。”
  “好,本座相信你这是真话,你知道她的师傅是谁?”
  “唔!”甘平群没吟一下,仍然摇头道:“也不知道。”
  银袍总巡察略带冷峻道:“休在本座面前说假话。”
  “一点也不假。她教小可练过雷音掌……”
  “啊!无化的弟子。”
  “不!”甘平群从容道:“又有人说她不是,她自己也不曾承认。”
  “奇了,雷音掌是无化道婆的绝学,她若不是嫡传弟子,怎会雷音掌法?”
  甘平群笑道:“她只传了我雷音前八式,后七式一直就没有教过,也许她自己也只懂得八式。”
  “难道是偷学得来的?”银袍总巡察沉吟半晌,续道:“她还传过你什么武学?”
  “星云步。”
  “噫!这是罗瞰老儿的绝学,怎和雷音掌混在一起?”银袍总巡察也觉得奇怪起来,又道:“她还教过你别的没有?”
  “没有了。”
  “真的没有?”
  “我不惯说假。”
  银袍总巡察想了一想,回顾左右二老道:“此子所说,虽然还有小部分可疑,但在这里不便追问,留待见过王爷后再说,二兄有何高见?”
  丁老者起身恭应道:“属下认为先把他收押起来,一面飞报王爷,一面追问中州沿海一带,看能否把那女奸细擒回来。”
  “丁兄说得有理,狄兄有何高见?”
  “属下认为要查问此子,知不知他自己的身世。”
  “这个?……唔,事关王爷,我等不便。”
  “那么,属下同意收押。”
  甘平群听到银袍总巡察最后那句话,心下疑团大起,但还没待他动念,李管事已走了过来,喝一声,道:“小子,走吧,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你可虽打算逃跑。”
  他忍不住怒瞪李管事一眼,叱道:“走往那里?”
  “舱底!你这钦犯难道想住舱面?”
  甘平群被一管事呼叱,可真气极,但在这时候只好强自按下一肚皮闷气,飘身下舱。
  “砰!”一声,舱盖关闭,底舱顿时一暗。
  “管他哩!”他已练成虚室生白的神眼,舱盖关和不关,对他都没有多大影响。可恶的还是双臂受缚,仰躺不成,伏着也不行,双脚被绑,站着不是,盘膝也不能。
  他想了一下,轻跳上舱梯,坐在梯级上倒也觉得没有什么不便,然后定一定神,便要将所有的疑点联想一遍,却听到一个蚊虫的声音道:“娘,你说那小家伙见了王爷,会不会就死?”
  “能够死倒是好事,下了畜生道,那就永无翻身之日了。”
  “当真要人去向畜生投胎?”
  “女孩子家,尽问这些干吗?”
  “你说呀,人怎能转投畜生胎?”
  “你这死丫头越大越惹人厌,好吧,就告诉你,可不准告诉别人。”
  “当然,当然。”
  “他们用麻药把人麻醉之后,剥掉人皮,同时也杀了一个畜生,把畜牲的皮套上人身,缝合刀口,经过一两个月,畜皮和人身长在一起,可不就变了样?”
  “啊!好怕人,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谁知道哩,敢是一种现世报。”
  “听说不孝顺父母的人,才遭受现世报,难道那些变畜的人都不孝顺?”
  “我不知道,休噜嗦!”
  甘平群一弟凝下神来,半里内的落弃声音,也可听得清楚,何况在同一艘船上,才只相隔几丈?
  他听得开头说话的人正是菊儿姑娘,便已留意起来,但他竟是越听越惊,最后只觉眼前一黑,几乎晕倒。
  就在他用手勾住梯级,勉强支持,即将仆倒的时候,又听到那少女的轻笑道:“好吧,我就不问这个,娘可知道有一种缩骨法是怎样练成的?”
  “你这丫头只谁说过有这种缩骨法?”
  “爷爷不是说,有个什么总管会这门武学?”
  甘平群暗自好笑道:“我就会,用不着什么总管。”忽然,他觉得菊儿的话大有深意——在这时候提起“缩骨法”,岂不是有意告诉自己以缩骨法逃生?不禁暗自喜道:“先要谢谢你这刁姑娘啦。”
  这时听到那中年妇人笑道:“我也听说有这门武学,但不知有谁练成功,因怕有练缩骨功的人,而穿上琵琶骨,所以也就没有人肯花工夫去练它了!”
  菊儿道:“娘,快去告诉爷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