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樵子《虹影碧落》

第二十章 扶弱除魔

作者:武陵樵子  来源:武陵樵子全集 
    
  天风谷是秦岭山脉中一块世外桃源,谷中居民多为大明遗老之后,极少与外界互相来往。
  天风谷西北山腰上有一个极大的庄院,庄内住了朱、俞、牛三姓人家。
  这天午后,雪霁天晴,庄门内走出两个年轻的庄士,信步向后山闲荡。
  二人正边走边谈,忽听山脚下传来一声清澈的报君知。
  其中一个浓眉大眼,紫色面膛的少年,对另一个白浮面庞,眉目清秀的少年说道:“大哥,咱们谷里怎会有这种声音?”
  白面少年道:“贤弟何必诧异,可能是走江湖的命像术士路过本谷。”
  紫色面少年道:“前两天‘紫阳仙童’尚昆来访朱大伯,好秄像有什么特别的事故,我们倒不能不小心,可能有虏狗们的鹰犬混进谷来。”
  白脸少年点点头道:“贤弟所言甚是,不过我们还是先将来人看清楚再通知俞二叔。”
  紫面少年名叫“小飞熊”俞清,是“寒山剑客”俞子义的儿子;白面少年是“云天一鹤”朱九逸之于“冲霄雁”朱异。
  二人说话之间,那报君知己的越响越近,不久一个五十上下年纪,中等身材的瞎子,一手拄拐杖,一手敲着报君走到面前。
  那瞎子走到二人近前突然停步,朗声问道:“有人要算命问八字没有?我赛半仙算命不灵不要钱。”
  朱异向俞清一施眼色,上前搭讪道:“老人家算命的酬金怎么算。”
  赛半仙答道:“小哥要算八字吗?我的规矩和别人不同,看人论价。”
  “冲霄雁”朱异道:“老人家请里面坐吧。”
  说罢,就把赛半仙领进庄去。
  赛半仙一举一动一完全是个双目失明的人,看不出有半点假装。
  朱异、俞清把赛半仙让进庄内客堂后,报上自己的生辰八字,请赛半仙推算。
  赛半仙屈指捏诀口中念念有词,大半天后对朱异正色道:“小哥,你可要我说实话,我是向来不打诳语的。”
  朱异忙道:“老人家尽可直言。”
  赛半仙道:“小哥童年很好,少年以后也不错,不过在成年转运这个时间要多加小心,可能有大风险。”
  朱异故意急切的问道:“请问老人家这风险可能发生在什么时候。”
  赛半仙吟哦了一下,道:“如果要我说实话,恐怕就要发生在最近。”
  朱异道:“这场风险能度得过吗?”
  赛半仙忽然奇怪的一笑,道:“如果有异人相助的话,可能度得过,否则就很不容易过关。”
  俞清在旁忍不住插口道:“照你的意思,咱们在劫难逃了。”
  赛半仙冷冷的道:  “话不是这么说,你们要的是说实话,所以我才这么说,小哥既然不信,那么命我就算奉送啦!”
  说罢,站起身来,杵着竹杖要走。
  朱异向俞清歪歪嘴,故意发急道:“老人家不要和我那冒失兄弟一般见识,小可深知逆运当前,还请老人家指点迷津,使我逢凶化吉。”
  赛半仙哈哈一笑道:“好说!好说!我老头子那有这份能耐,全看你自己的造化了,就请小哥为我老头子领路出庄。”
  朱异忙道:“老人家一定要走,也请告诉小可酬金应付多少。”
  赛半仙依然笑道:“我的规矩是看命论价,等你过了这场劫运,我老头子再来收你的钱吧。”
  朱异亦笑道:“这也好,如果小子能过关活得下去,当然少不了老人家的命钱,否则就算老人家送我一份冥礼吧。”
  赛半仙又打了两个哈哈,道:“小哥真会打趣,我晓得吉人天相,这份看相钱小哥是少不了给我的。”
  说罢,即与朱异并肩向庄外走去。
  俞清这时已暗地里令人放置一盆水在赛半仙走过的路当中,存心要试试这瞎子是否会武功。
  谁知赛半仙与朱异边走边谈到那盆水近前,眼看要一脚踩过翻水盆,不知怎的竟轻飘飘的掠了过去,看不出施展的是什么身法。
  片刻之后,报君知的声音由近而远,渐渐杳然。
  朱异一面令人暗暗追查那赛半仙的去踪,一面与俞清来到后堂向“寒山剑客”俞子义禀告。
  俞于义听罢朱异的叙说后,淡淡一笑道:“想不到这老儿也能为虏狗们所收买,看来这气数真是满奴的了。”
  俞清天性急躁,忍不住问道:“爹爹难道认得那算命的瞎子吗?”
  俞子义道:“认识倒是不认识,不过彼此都知名就是了。”
  朱异道:“请问二伯,这算命的老儿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俞子义说道:“此人二十年前在东南黑道中颇有侠名,生平行径虽善恶参半,但因颇重信义,故为一般武林人物所推崇。
  此人一身武功得自邛徕派真传,尤其以三十六路大擒拿手堪称东南一绝,此人名叶庆外号人称‘瞽目神君’,因他最喜欢装扮瞎子,浪迹江湖,此人何时受清廷收买却未曾听人说过。”
  正当俞子义吟哦沉思的时候,那跟踪赛半仙的人已回来报信,原来那瞎子正投宿在天风谷里正周六家。
  俞了义当命人请牛三爷来议事。
  半刻之后,一蓬头虬髯的胖大老人走进堂来。
  俞子义当下对牛成章道:“三弟可知清廷的鹰犬已混进天风谷。”
  “乾坤剑客”牛成章狂笑道:“既然来了,咱们少不得要接待他们一番,二哥可要小弟去把他先请到这儿来再说。”
  俞子义摇摇头道:“现在不可以打草惊蛇,我们要看看究竟来人是些什么人物,天黑之后烦贤弟去周六家看看动静,但非不得已不要惊动于他。”
  牛成章连声诺诺而退。
  入夜之后——
  三姓庄一条黑影飞驰向里正周六家的屋子大奔去。
  “乾坤剑客”牛成章来到周六的屋外,举目向内窃看,只见周六正和那儿的两人老人在喝酒。
  由形状来看,一个正是那个装瞎子的“瞽目神君”叶庆,另一个是青脸长发,魁伟身材的老人,
  叶庆对青脸老人道:“英老师,今天我已将天风谷地势察看清楚,只等宇文大人三更时分一到,咱们就可以动手拿人。”
  那姓英的老人道:“叶老师今天辛苦了,这次事办妥后,宇文大人一定会奏禀上给叶庆老师特别的嘉奖。”
  “乾坤剑客”牛成章一听“瞽目神君”叶庆称那人是英老师,顿时想起此人是八旗高手“绵掌”英奇。
  “绵掌”英奇是过去关东天池八怪的小师弟,此人一身武功阴毒无比,且天性狠毒,故清廷一般武林高手都要让他三分。
  “鼙目神君”叶庆道:“秦中双义边、孙两位老师,先我们三日动身,为何到现在还没有现身。”
  英奇道:“是呀!我也奇,难道出了什么事不成?但秦中一带本是边、孙二位的旧地,理应不会发生意外。
  叶庆道:“我曾听边老师说起过他们兄弟,与西岳紫竹庵悟修老尼有梁子,可能是去寻那老尼姑的晦气去了。”
  项奇闻言,面色一变道:“若他二人去找悟修,恐怕要凶多吉少。”
  叶庆诧异的问道:“悟修的伏鹰天心剑固然颇具威力,但若想一举伤了秦中双恶,恐怕没有那样的简单吧。”
  英奇道:“话不是这么说,你可晓得悟修背后有什么支持吗?”
  叶庆道:“这个倒是不清楚,愿听其详。”
  英奇道:“你可晓得天南四皓和金姥姥。”
  叶庆道:“这几个老鬼和悟修老贼怪有何关系?”
  英奇道:“这几个老鬼与悟修交情极好,且边、孙二人当初与玉孩儿结仇,他们找悟修这几个老鬼难道肯袖手观吗?若一插手,秦中双恶怎能占得半点便宜。”
  叶庆与秦中义次情不错,一听英奇如此说法,当即恨声道:“若边、孙二人有所失错,我叶庆一定把这贼尼碎尸万段为友报仇。”
  谁知叶庆一语未毕,窗外忽然传来一声冷笑,接着有一个讥笑的声音骂道:“你也配吗?”
  “绵掌”英奇闻声脸色一变,一招手两支筷子脱手向窗外射出去,人却一反由房门掩出。
  “瞽目神君”叶庆“绵掌”英奇这种声东南西的手法,不禁暗暗惊服,忙这跟着扑向外。
  二人来到房外只见满天星斗,不见半点人影。
  英奇眼珠于一转,向叶庆道:“三更巳近,我们现在就去谷口迎宇文大人吧。”
  叶庆当即与英奇向天风谷的入口迎来。
  英奇在前,叶庆在后距离一二丈处跟随。
  二人正急急前行——
  叶庆忽闻冷笑声,并有一股劲风由身后袭来。
  叶庆忙施了个“反脱袈裟”,闪过了袭击,同时怒叱一声,反手一掌便向袭击的来人劈去。
  叶庆这一掌已用了八成真力,谁知与来人的真力相接,“吭!”然一声,叶庆竟被震得接连后退三步。
  就在叶庆遇袭时,叶奇也遇了敌手。
  英奇正向前飞纵——
  忽地一声长啸,迎面一人口称:“英施主别来无恙吧!”
  “绵掌”英奇一看清来人,心里不由一寒,但仍冷声喝道:“老庵主请了,我们正好算算旧帐。”
  侠怪悟修喧佛号手打问讯道:“出家之人还有什么新帐旧帐,我只想请英施主网开一面,不要过份赶尽杀绝。”
  英奇冷冷笑道:“庵主一片菩萨心肠,可惜英某是不点头的顽石,只晓得君命难违,叛逆当诛,别的就不管了那许多了。”
  侠尼悟修道:“天风谷居民虽多是前朝遗裔,但二十年从未有图谋不轨的行迹,英施主何故苦若迫害。”
  英奇仰头一阵狂笑道:“老庵主,我还是劝你回去你的紫竹庵念念大悲咒吧,尽管你现在说的比唱的好听,英某只晓依王法办事。”
  说罢运足真力,一掌向悟修迎面劈来。
  紫竹庵主悟修见“绵掌”英奇非但不听劝说,而且还下手攻击,不禁怒火上冲,暗骂一声:“孽障!”
  手中铁拂尘一挥,竟将英奇劈来的真力轻轻卸去,沉声喝道:“英施主请三思,莫待悔之晚矣。”
  英奇哈哈大笑道:“庵主不必谦让,英奇久仰庵主伏魔天心剑天下无双,今天要好好领教一番。”
  悟修庵主瞥了他一眼,冷冷的道:“贫尼十年不曾用剑了,英施主赢得了老尼的拂尘再说吧。”
  拂尘一挥,一片灰影挟着劲风,向英奇卷去。
  英奇长啸一声,双掌运劲如飞,和紫竹庵主悟修打在一起。
  那边的叶庆也与“乾坤剑客”牛成章展开恶斗。
  叶庆一对判官笔,以三十六路大擒拿手法,专打穴道。
  牛成章一口宝剑化成一片银光,挟着漫天剑气,将叶庆紧紧罩住。
  这两对一交上手,可算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材,在一两百招之内,是根本无法分出胜负的。
  这边正杀得难解难分的时候,天风谷口的入口,人影连晃,扑进一群人来。
  这群一进天风谷即奔三姓庄而来。
  这三姓庄之命名,不仅是因为庄内住了朱、俞、牛三姓,而且也是含有楚吴三户,亡秦与楚的意思。
  这群人进得天风谷来立刻发现叶庆,英奇二人与悟修、牛成章之战。
  当即朗声向手下邹家五虎道:“你们兄弟可帮助英、叶两位老师,其余的助手随我进三姓庄捉拿叛逆。”
  那老人正是“陆地神魔”宇文钧。
  字文钧率密宗三大喇嘛与大内高手来到三姓庄欲分头攻入,忽听一声锣鸣,灯火高举,三姓庄的群雄已列队迎在前面。
  宇文钧一见对方有了戒备之心,心中不禁暗暗的吃惊。
  但他到底是大内护卫的副总管,当即厉声喝道:“今奉朝廷圣旨捕拿叛逆,谁敢持强拒捕,格杀勿论,识相的快丢下兵刃就缚,朝廷有好生之德可饶死罪。”
  宇文钧的话才讲完,忽然一阵响彻云霄的长笑,两条人影从天而降,落在宇文钧的面前。
  “紫阳仙童”尚昆狂笑向“陆地神魔”宇文钧道:“老魔崽子,你是否还认得你尚老子呢?”
  宇文钧怒叱道:“尚昆小儿你要怎样,老夫念当年峰剑会有一面之缘,饶你一命趁早快滚,否则休怪我下手无情。”
  尚昆打了两个哈哈,道:“宇文老儿,你不必和尚昆来这
  一手,有本领尽管施,尚老子今天给你一个公道就是了。”
  宇文钧大怒,道:“谁人与我拿下这老匹夫。”
  当下只听一声大喝,一个红衣喇嘛飞身而出向尚昆扑来。
  喇嘛来到尚昆面前,口里讲了几句,抬手一掌向尚昆劈胸抓去。
  尚昆肩头一晃已掠到喇嘛身后,一掌向喇嘛后脑便劈。
  红衣喇嘛没料到尚昆身形如此快速,忙双掌向后猛挥,劈出两股掌力,人却向前面飞纵。
  尚昆并不硬打实接,只见他大喝一声:“不会讲人话的秃头,你还想跑吗?”
  一晃肩头人竟凌空拔起五丈,一掌向喇嘛天盖抓去。
  喇嘛一见大为惊骇,忙将双掌一并,以一招“排云御气”向空中的尚昆迎去。
  谁知尚昆招招虚中带实,实中带虚,只听他清叱一声:“秃驴,你还是回你姥姥家去吧。”
  腰一折,双脚“砰”的一声,踢在喇嘛的胸口上。
  但听喇嘛惨哼一声,满口喷血,顿时了帐。
  尚昆击毙了红衣喇嘛后,掠转身来对宇文钧道:“老魔崽于,派个会讲人话的出来吧,这种不讲人话的秃驴打起来极不过瘾。”
  只听一声怪叫,宇文钧身后的两个喇嘛一见同伴被杀,齐声怒吼向尚昆扑来。
  此番的两个喇嘛与先前的那个大不相同,二人走到尚昆身前丈余处,突然停身不动,同时圆睁双目向尚昆瞪视。
  尚昆举手投足间就杀了一个喇嘛,心里戒备巳较松。
  他当下满怀轻视的笑骂道:“不会讲人话的秃驴上呀,尚老子早点打发你们去和那伙计作伴,省得他孤零零的多寂寞。”
  说罢,有意无意的两眼神光,向两个喇嘛一扫。
  谁知,尚昆的两眼神光和喇嘛的眼光一接触,顿时心旌大动,真气一浮,全身顿时感乏力。
  尚昆发觉不妙,欲待转回目光,但已经来不及了,两个喇嘛面含狞笑,一步一步的向尚昆逼来。
  凌岳在旁一看,暗叫一声:“不好!”
  当即大喝了一声:“秃驴尔敢。”
  这一声佛门狮大吼,顿时将两个红衣喇嘛震得不由自主的向后连连的退了好几步,才算稳住了。
  尚昆经凌岳的这一声大喝,解脱了密宗慑魂大法。
  他面色微变,人却朗声笑道:“想不到能讲人话的秃驴,竟还有点鬼门道,看来尚老子要好好打发你们。”
  霍地人影一闪疾扑过来,左手一掌拍向东边的喇嘛的乳根穴,右手一招“有凤来仪”挥向西边的喇嘛的肩井穴。
  两个喇嘛霍地一分开,让过了尚昆的一击,接着两人大喝一声,双双又向尚昆扑攻上来。
  尚昆冷冷一笑,人影疾闪,竟在两个喇嘛的掌影中来回穿飞。
  两个喇嘛只觉得四面八方全都是尚昆的影子,不禁大为骇异,只顾将密宗一套“大罗禁拳”尽力施展。
  三个人斗了半个多时辰。
  只听“紫阳仙童”尚昆一声断喝,惨哼声再起,两个喇嘛飞起了丈余,口吐着鲜血,倒毙在地。
  “陆地神魔”宇文钧一见三个密宗的一流高手,片刻之间均遭“紫阳仙童”尚昆击毙,不禁惊怒交集。
  当即厉喝道:“大胆叛逆竟敢于抗拒朝廷,众兄弟与我动手拿贼。”
  当即一摆双掌向尚昆扑去。
  跟着宇文钧的清官卫士,也都挥动兵刃上前攻。
  “寒山剑客”俞子义也大喝一声,率领三姓的庄子弟门人上前应敌。
  宇文钧身子纵起,忽听一声怒叱:“凌岳在此,无耻鹰犬哪里走。”
  人影一闪,迎面一人挡住去路。
  “陆地神魔”宇文钧身为大内武士副领事,怎么会将凌岳放在眼中,怒喝一声:“狗子找死。”
  一掌向凌岳迎面劈来。
  “陆地神魔”宇文钧本是星宿海“灵魔上人”的记名弟子,功力之厚仅仅决于“七绝魔君”关鹤汀而已。
  他这一掌何止千钧,满以为可以把凌岳震毙掌下的。
  谁知,凌岳却不闪也不躲,竟单掌平推,生生的硬接了“陆地神魔”宇文钧的千钧一掌。
  两股掌力一接,二人身子不由己的向后退了两步。
  宇文钧被凌岳的一掌硬拼,震得后退两步,不由得心中大骇,一时想不起眼前这少年是什么来头。
  当即狂笑一声道:“想不到老夫竟看走了眼,娃娃你是什么人?”
  凌岳正要回答——
  “紫阳仙童”尚昆突然接口叫道:“老魔崽子,你连玉孩儿的身法都认不出来,还当什么大内武士的领袖,岳儿这老魔崽子交给你了,你好好逗逗他,别让他发毛。”
  说罢,一闪身竟向混战的清官卫士扑去。
  尚昆这一加入,情形就立刻不同了。
  本来三姓庄的门人因“云天一鹤”朱九逸不在,“寒山剑客”俞子义又被三个大内一流高手围住,脱身不得。
  其余的门人弟子也就群龙无首了,加之此番来攻天风谷者又都是大内高手,故一经接战情形大显不利,被逼得连连向后退缩。
  尚昆一参战,三姓庄的颓势立刻挽回。
  但见尚昆一举手一投足,必有一声惨叫,清宫卫士不死即伤。
  “陆地神魔”宇文钧一听凌岳是玉孩儿的门人,心中暗自警惕,当即反手由背上撤下一根旱烟袋,冷冷的笑道:“玉孩儿的门人理应不凡,老夫要看看你有多大道行,娃娃你把兵器亮出来吧。”
  凌岳知道宇文钧是个劲敌,不敢轻视,一面撤出七宝荡魔杵,一面朗声喝道:“堂堂武林一尊,竟然甘心做虏狗的奴才,凌岳今天要执行武林的正义,教训教训你们这些无耻的匹夫。”
  “陆地神魔”宇文钧被凌岳这么一骂,直气得七窃生烟,当即大喝一声:“小狗纳命来吧。”
  烟袋一顺,向凌岳太阳穴点来。
  凌岳喝声:“来得好。”
  他一偏头,让过了宇文钧的烟袋。
  接着七宝杵,向“陆地神魔”宇文钧兜心直捣。
  宇文钧旱烟袋一横,向凌岳的七宝杵疾点。
  二人兵器相接,一声激响,二次真力相拼,各自震得臂膀酸麻。
  凌岳经过二次硬拼,知道宇文钧真力深厚,若凭真力硬接,最后至多要落个两败俱伤的。
  于是,凌岳眉头微皱,忽然已得败敌之计。
  凌岳突然一声朗喝,手中七宝荡杵一顺,将“降魔四式”连环施出。
  这“降魔四式”是玉孩儿柳燕影当年遍历天下名山时,于敦煌石室中,由壁画中悟化而得。
  虽然仅有简单的四式,但每一式都有三十二招变化,变化之奇,威力之大,虽禅门绝学达摩三式也难望其项背。
  只见一片杵影顿将“陆地神魔”宇文钧罩在其中。
  “陆地神魔”宇文钧但见凌岳的荡魔杵每一挥动,都有一股浑厚的无形真力向自己逼来。
  宇文钧手中一根旱烟袋已有六七十年造诣,且本身对敲穴打眼的内家手法有极独到的造诣。
  所以虽然被凌岳罩在一片杵影之中,但一时尚无败象。
  “陆地神魔”宇文钧与凌岳激斗的时候,“紫阳仙童”尚昆已经将清宫的卫士杀伤了大半。
  “陆地神魔”宇文钧见情免不为惊怒,这一分神顿时气浮神动,在凌岳七宝荡魔杵下险象环生。
  凌岳得理岂肯饶人,只见他一晃肩,平地跃起数丈,一招“神针定海”,荡魔杵有如一条黑龙向宇文钧当头压下。
  “陆地神魔”宇文钧一见情形不妙,忙将手中旱烟袋尽力向上猛挥,一面身子后仰,尽力飞退。
  “陆地神魔”宇文钧的旱烟袋,被凌岳一杵磕成了两截,同时一股玄阳真力由杵尖发出,直袭宇文钧的气海穴。
  饶是“陆地神魔”宇文钩身子形快速,已被玄阳真力扫中,虽未当时热血喷洒,但已身形摇晃站立不稳。
  凌岳天性淳厚,见“陆地神魔”宇文钧已经被自己的玄阳真力所伤,并未赶上去再加以攻击。
  但“紫阳仙童”尚昆却没有这么好说话。
  “紫阳仙童”尚昆一飞身,落到了“陆地神魔”宇文钧的跟前,怒喝了一声道:“老魔头,你也接我一招吧。”
  一掌便向宇文钧的风尾穴拍去。
  这个时候的“陆地神魔”宇文钧,自顾的在运气疗伤,根本就无法闪躲避开“紫阳仙童”的这一掌。
  眼见“陆地神魔”宇文钧就要伤在尚昆的掌下。
  忽听一声断喝:“尚大侠手下留情。”
  由半空中落下一个人来,挥手一股寒冷无形真力,将“紫阳仙童”尚昆逼得向后疾退数步。
  凌岳一看来人,竟是一个白面清发,意态潇洒的赤脚老人,面带微笑立在宇文钧的身旁。
  “紫阳仙童”尚昆看清了来人,不禁面色微微一怔。
  但他随即朗笑一声道:“原来是神君,星宿海一别,近二十年没有见神君风采了,今天真是幸会。”
  他就是“七绝魔君”关鹤汀。
  “七绝魔君”关鹤汀依然满面笑道:“尚大侠的风采仍不减当年,紫阳神功已达炉火纯青,实使我关鹤汀倾心钦佩,本应向大侠好好请教一番,奈何身有俗务须赶往青海,无法与故人畅叙别情。”
  好在关鹤汀与凌蔚小友订下中元泰山南天门之会,至时大侠有兴,何妨亦移驾东岳一会,如何?”
  关鹤汀言罢,回头对“陆地神魔”宇文钧道:“宇文贤弟,请即令贵部属即刻停手,撤出风谷。”
  “陆地神魔”宇文钧见“七绝魔君”关鹤汀词色严正,知道情形定有激变,当即躬身答道:“小弟谨遵师兄法谕。”言罢,抬手向空中一扬。
  只见一团绿火,带着刺耳的鸣声直射夜空。
  此信烟一发,清宫卫士果然均纷纷虚晃一招,便纵出圈外,齐齐向“陆地神君”宇文钧身边集合。
  宇文钧以双目—看人数,不禁暗暗的伤神。
  原来除三个喇嘛被“紫阳仙童”尚昆所杀外,“绵掌”英奇、“瞽目神君”叶庆、邹家五虎均已带伤。
  其余二、三流的角色,伤了大半以上。
  “寒山剑客”俞子义一看见“七绝魔君”关鹤汀现身出来,心中不禁暗暗的吃了一惊。
  所以在“陆地神魔”宇文钧号令停战时,亦忙将三姓庄门下喝住,同时暗自凝神运气准备应付骤变。
  “七绝魔君”关鹤汀两道如炬的眼神,向战场中冷冷的一扫,最后将眼神停留在凌岳的身上。
  过了好一会,他才含笑地问道:“这位小友大概就是凌蔚小侠的同胞了,玉孩儿接替有人,老夫也不禁要为故人庆幸。”
  言罢,仰天哈哈长笑。
  那笑声中,好似有无限的悲愤。
  凌岳知道这“七绝魔君”关鹤汀,乃是当今武林中最厉害的魔头之一,所以不敢过于的大意。
  但又听说他与凌蔚约定中元节的泰山南天门比斗,心中不禁微微的一震。
  凌岳当即躬身向关鹤汀问道:“久仰‘七绝神君’神采盖世,今日幸得识荆,实使晚辈深信所传不虚,适才神君言与舍弟凌蔚有泰山南天门之约,不知神君能否将个中的情由赐告?”
  “七绝神君”关鹤汀淡然一笑,道:“关鹤汀五年前偶得‘真武玉龙剑’,此物系武林至宝,昔日曾为令师武林盟主玉孩儿所有。
  今虽为老夫所得,但自问生平不见喜窃占他人之物,故日前在黄山与令弟约定,来年中元节在泰山南天门一会,到时决定‘真武玉龙剑’的真正主人,小友如有兴何妨到时亦来泰山一游。”
  凌岳一听“真武玉龙剑”有了下落,不禁又惊又喜。
  惊的是宝剑的下落虽已得到,但落在这个魔头手里,不免要大费周章;喜的是宝剑既已二次出世,自己兄弟不难以此剑夺得武林盟主之位。
  当下凌岳朗声道:“中元节泰山南天门之约,晚辈一定会赶往前去,亲聆教海。”
  “七绝魔君”关鹤汀将凌岳仔细打量一番,然后点点头,道:“好风节不愧是玉孩儿的门人。”
  言罢,回头对“寒山剑客”俞子义一拱手道:“俞二侠请转朱大侠,今晚之事到此为上,至于大侠们若有什么见教,关鹤汀师兄弟在紫禁城内恭候侠驾。”
  又转头向尚昆一拱手道:“烦阁下致意当年星宿海与会几位大侠,关鹤汀有暇当一一拜谢昔所厚赐。”
  “紫阳仙童”尚昆狂笑一声,道:“好说!好说!滇边十二天堑坞欢迎大驾随时光临。”
  关鹤汀微微的一笑,似乎没有把尚昆的话听进去,猛向“陆地神魔”宇文钧低喝一声:“咱们走吧!”
  于是“七绝魔君”也就率领着“陆地神君”宇文钧等人,立刻就撤出了天风谷。
  “七绝魔君”及“陆地神君”宇文钧等人去远了之后,“寒山剑客”俞子义与“乾坤剑客”牛成章,过来与“紫阳仙童”尚昆和凌岳重行见礼,同时侠尼悟修和三个弟子月清、月明、玲姑也走了过来。
  原来邹家五虎赶去助阵的时候,被月清、月明、玲姑等人截住,所以那一场打斗也占了上风。
  这时“寒山剑客”俞子义看了看大家,微微的一笑道:“我们回庄去吧。”
  于是凌岳等人,便随着俞子义和“乾坤剑客”牛成章,来到了这座三姓庄。
  大家坐定之后,“昆阳仙童”尚昆忽然向“寒山剑客”俞子义问道:“‘七绝魔君’关鹤汀老贼生平做事从不空手返回,今在天风谷何以一现身即令鹰犬们撤退,颇为令人费解?俞兄可看出其中有点蹊跷么?”
  俞子义道:“的确老贼今天的行径颇为反常,且以天风谷当前的实力,并无使他知难而退之理,难道有什么特别的事故不成。”
  凌岳在旁思索了一下,忽然接口道:“适才老贼曾言欲赶往青海,莫非有什么事故将在青海发生?”
  凌岳此语一出,尚昆瞑目沉思了好一会儿。
  忽然,他面色突变,喃喃的在自语说道:“青海!青海!积石山在青海,这个老贼一定去寻他。”
  尚昆忽地起身对“寒山剑客”道:“关鹤汀此去青海,一定是谋取‘连山老人’那株茉叶茎芝,‘连山老人’若是不见让,势必要招杀身之祸,尚昆不得不去青海走一趟看看了。”
  说罢,掉头对凌岳道:“岳儿,你即刻上峨嵋凝碧崖见魏长素代表中天令,然后往中原与你弟会合,同觅那‘九龙令旗’收服长江九大帮会,来年清明在鼎湖与你双亲墓前会合。”
  即由怀中取出中天令递给凌岳,朗喝一声:“我去也。”
  犹如一缕轻烟,人影几闪踪迹不见。
  “紫阳仙童”尚昆一走,凌岳亦起身向“寒山剑客”俞子义与紫竹庵主悟修等人告别了。
  临别,凌岳忽然若有所思的向“寒山剑客”俞子义道:“晚辈有一言,不知道当不当说。”
  俞子义道:“小侠请讲。”
  凌岳道:“此番虏狗的鹰犬们虽然铩羽而归,但天风谷终非长居之地,鹰犬们将卷土重来,老前辈们为安全计,此地似已不宜久留。”
  “寒山剑客”俞子久听了凌岳的这些话,不禁频频点头称好。
  俞子义当即朗笑道:“小侠远见甚是,但我们年已屈死不远,实无意再忍死逃避,虏狗不来便罢,若来也只好拼至最后一人了。”
  语气之间大有将生死置之度外之慨。
  凌岳听了不禁暗暗的敬佩。
  当即他正色的说道:“滇边大举在即,我辈任重道远,似不应轻言牺牲,老前辈还请三思。”
  俞子义听凌岳这么一说,不禁又频频的点头。
  当即就说道:“小侠明见甚是,等朱大哥归来,当对三姓庄今后去作一彻底决定,不过无论如何,滇边大举咱们三姓庄是少不了一份的。”
  凌岳听罢,心中欢喜万分。
  当即他便起身要闻开天风谷。
  凌岳听王涌说道:“大哥,那我怎么办?”
  凌岳微微一笑道:“当然是一起走了。”
  于是,二人便向天风谷的群雄告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