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樵子《虹影碧落》

第十一章 斗智斗勇

作者:武陵樵子  来源:武陵樵子全集 
    
  “江南燕”骆志宏当年为争江东省绿林盟主,曾与峨嵋派大侠金钩无敌邹应龙血战二日,终因一招见负,生平引为奇大的耻辱,亟思报复,故一出手就是自己数十年孤心造诣的绝艺“云燕三袭”。
  “云燕三袭”虽仅三式,可是每一式中均蕴有无穷变化,神钩女侠邹茵见骆志宏凌空下击之势太猛,不敢硬接,忙向后倒纵,意图避过那劲绝无伦的锋势。
  谁知邹茵才一落空,骆志宠已电掣般迫袭过来。
  在万般无奈的情形下,神钩女侠邹茵只得将手中双钩一并尽力向外递出,硬接骆志宏一击。
  四件兵器合在一起,一声激响,神钩女侠邹茵当场被震得后退十余步,血气翻涌,马步不稳。
  “江南燕”骆志宏见已得手,忙长啸一声,挥轮飞追过来。
  正在宋大娘邹茵千钧一发之际,突然由暗递射来一条黑影,撞向骆志宏。
  骆志宏与那条黑影一接,被一阵劲风周得向后飞了一丈有余。
  骆志宏见来人以黑巾蒙面,掖下挟了—个人。
  蒙面人与不待骆志宏发招,人已扑了过来,只见他单手双脚速挥,转眼之间连攻三招,逼得志宏连退十余步才稳住身形。
  蒙面人与骆志宏动手时,邹茵亦在暗中失了踪迹。
  “江南燕”骆志宏羞怒交集,大喝一声双轮运动如飞,向那蒙面怪人卷来。
  蒙面怪人竟不恋战,黑影一闪,竟向西飞纵而去。
  骆志宏那肯甘休,一收双轮,施展自己领袖皇城的绝顶轻功向那蒙面怪人追赶。
  蒙面怪人武功虽高,但肋下多了一个人,到底不能全力施展,转眼之间让骆志宏追上打在一起。
  二人边打边走,不久即来到凌蔚与李成文对敌的地方。
  “金沙掌”吕子仪与“霹雳手”曾天崇赶到以后,略一迟疑就分别扑向凌蔚与那蒙面怪人。
  凌蔚与李成文对拆了百余招,但仍未分胜负。
  李成文久战凌蔚不下,见吕子仪挥动一双吴钩剑扑来相助,不禁越发怒恨难忍,当即猛然向后飞退丈余,双剑乎持向凌蔚一步一步逼来。
  凌蔚知道李成文存心拼命,心中虽不惧怯,却又不愿在报答飞红绢之前伤他,当下用两目余光一看身后的吕子仪与围攻蒙面怪人的曾、骆二人,忽然心生一计。
  当即暗自撤下腰间的天绵绢,一面运动玄阳真气,就在李成文蓄势待发之时,猛地大喝一声,反身向吕于仪扑去。
  吕子仪本欲与李成文夹攻凌蔚,后见李成文冒然退后不禁一愣,谁知在这一愣之间,凌蔚突然袭来。
  “金沙掌”吕子仪忙将手中吴钩剑一摆,全力向凌蔚点去。
  谁知吴钩剑才一递出,忽觉剑身一紧,竟被对方紧紧攫住。
  凌蔚锦绢一缠上吕子仪的兵刃后,借他一夺之势,由吕子仪的头上跃到吕子仪的身后。
  吕子仪忙转身尽力向后猛撤失刃。
  凌蔚突然冷笑一声,喝道:“去吧!”
  天锦绢霍地一抖,将吕子仪平地抡起直向李成文摔去。
  “双龙剑主”李成文久战凌蔚不下,把心一横,欲以“灵魔上人”真传天魔剑气凌蔚作生死一拼。
  正当李成文欲将天魔剑气击出,忽见“金沙掌”吕子仪竟向自己的剑锋撞来。
  “双龙剑主”李成文一见大骇,忙一面尽力将那排山倒海的天魔剑气收回,一面尽力撤身后退。
  饶是“双龙剑主”收势迅速,“金沙掌”吕子仪仍被那天魔剑气扫中,顿即惨哼一声,跌倒在地。
  这天魔剑气乃阿修罗门中最上乘武功,集天下阴毒功夫之大成,一旦练成,能百丈之内,伤人于无形,且能收发自如。
  吕子仪被天魔剑气扫中以后,但觉一股寒气侵入体内,周身血脉顿时不能畅行,痛苦异常。
  同时,李成文所练天魔剑气亦未到收发自如的境界,受吕子仪这一阻碍,内敛气竟使自己气血逆走,真力散失,心中不禁骇异巳极。
  就在这时候,白影一闪,凌蔚飞身扑至,天锦绢一挥,一股强劲无匹的玄阳真力向李成文当头卷来。
  但见李成文如断了线的风筝.向后飞起丈余跌落在地。
  凌蔚得手后,并未再理“双龙剑主”转身向围攻那蒙面怪人的“江南燕”骆志宏和“霹雳手”曾天崇跃去。
  那蒙面人以单手应付“江南燕”骆志宏虽然不能占上风,骆志宏却也不曾得到半点便宜。
  但“霹雳手”曾天祟一参战后,情形就不大相同了,三五招后那蒙面人已处于劣势,好几次险些儿被骆志宏的日月五行轮扫中。
  蒙面人见状忽然冷笑一声,手指微动,点开了掖下所挟之人的穴道,当即出了个奇怪的景象。
  “江南燕”骆志宏见已得上风,那肯再放过机会,手中日月五行轮一紧,一片轮影已将蒙面人圈定。
  正当“江南燕”骆志宏一击得手的时候,蒙面人肋下挟着的人忽然发一阵惨叫:“救命啊!救命啊!我是仇大人呀!”
  这声音一出,“江南燕”骆志宏与“霹雳手”曾天祟都不由自主的同时撤身跳出圈外。
  “霹雳手”曾天祟厉喝道:“住手!你究竟是什么人?”
  蒙面怪人竟全不理会,只冷笑一声不答。
  “江南燕”骆志宏生性险诈,一看情形,知道若不先将南昌大人仇奕夫先救下来,今天这个跟头就要栽定了。
  当即向曾天崇施一个眼色,一面朗声道:“朋友已具武林一流身手,怎么还玩这种以人命作要肋的卑劣把戏,难道不怕贻笑大方吗?”
  说话之时,骆志宏暗将自己的独门暗器梅花透骨针拾夺停当,准备随时偷袭。
  曾天崇亦将鸳鸯霹雳弹取出待发。
  蒙面怪人却突然长笑一声,道:“原来你们也懂得武林中要讲点公理,怎么又会为虎作伥的做鹰犬呢?我老人家不懂得什么大方小方,只晓得高兴给好人治病,给坏人治命,你们有颜色尽管施吧!”
  言罢,故意手臂一用力,只挟得那狗官仇奕夫像杀猪般的鬼叫。
  骆、曾二人正待再次发攻击,忽听得身后接连响起两声闷哼。
  接着白影一闪,那与李成文对敌的美少年飘然落在蒙面怪人的身边,面含冷笑的注视着骆、曾二人。
  骆志宏与曾天崇见状,知道吕子仪与李成文定已伤在此人手下,看来今天的情形是凶多吉少了。
  但骆、曾二人都是成名人物,与吕子仪号称皇城三绝,虽明知不敌,焉能就此认输。
  骆志宏当即厉喝道:“南昌府仇大人乃朝廷命官,奉公守法,不能视为武林恩怨的对象,尔等倘仍有武林道义,即请放过仇大人,有何颜色,不妨施给我骆某人看。”
  凌蔚闻言,正欲作话,忽听身旁的蒙面人哈哈笑道:“姓骆的这几句话讲得倒有点像人话,奸吧!我老人家就冲着你这句话,把这狗官还给你,接着!”
  一挥手竟将挟在肋下的南昌知府仇奕夫点了穴道,向骆志宏迎面抛来。
  骆志宏忙伸手将仇奕夫接住,同时低头将仇奕夫周身仔细看了一遍,抬头喝道:“好!骆某现在将今天之事与你了断,朋友请划出道儿来,骆某要好好领教一下。”
  蒙面人又打了两声哈哈道:“我老人家本没有兴趣再逗猴子玩,既然你一定要和我老人家再过几招,不妨就把你那看家本领儿尽管施出来好了,我老人家一定照数全收。”
  骆志宏已领教过蒙面怪人身手,但觉此人一身武功,极其诡异,自己与他拼斗了数十招,竟无法看出对方是什么功夫,知道若凭武功硬拼,决无胜理,当即眉头暗皱,计上心头,随即言道:“骆某适才已领教过阁下拳脚,有心再向阁下领教一两招轻功与暗器的功夫,阁下以为如何?”
  蒙面人狂笑一声,道:“很好很好,我也正想看看你的掠云十三翻和梅花透骨针究竟凭什么享有盛名。”
  骆志宏见对方竟无怯意,不禁杀机大动,当下冷哼一声,道:“不必磨牙斗舌,只要你能胜过骆某,南昌府这段公案姓骆的给你们担了。”
  凌蔚在旁忽然冷声笑道:“别给自己脸上贴金,大爷要走你还留得下吗?别说南昌府,就是虏狗们的禁紫城,大爷只要高兴,一样可以进进出出。”
  “霹雳手”曾天崇见凌蔚说话过份狂悖,当即怒声叱道:“你是何人,胆敢如此无礼,报上名来曾大爷掌下领死。”
  说罢,飞身向凌蔚跃去。
  凌蔚正待迎击,忽听蒙面人大喝一声:“且慢!”
  骆志宏亦道:“曾贤弟请退回。”
  凌蔚与“霹雳手”曾天崇只好忡忡退在一边。
  骆志宏将仇奕夫穴道解开,低声对仇奕夫道:“大人休惊,请在一边旁静观骆某擒贼。”
  仇奕夫三魂已吓掉了两魂,哪里还敢谈话,只是颤抖抖的点头。
  这时与赵飞、骆玉对敌的云梦双魅,因见“双龙剑主”李成文被凌蔚二度击伤,忙摆脱赵飞、骆玉二人,飞身跃向李成文与吕子仪的身边。
  赵飞、骆玉亦不追击,双双飞纵到凌蔚身边。
  “江南燕“骆志宏乃“八臂神君”辛天如之徒,“八臂神君”是拉萨宫天魔僧痛禅的师弟,故骆志宏深得密宗真传,所练掠云十三翻可算武林中一种绝传技艺,梅花透骨针更是“八臂神君”用千年寒铁所制,破一切护身罡气,且见血疾走,中上以后万无幸理。
  骆志宏缓步走到蒙面怪人面前丈余处停身,用手一指不远处几株槐树,朗声道:“我们就用金刀换掌法,在空中互以暗器与轻功身法,在五招之内一决胜负,现在暂借这几株槐树一用。”
  说罢,身形拔起数仗,如同一只紫燕,轻飘飘的落在那棵槐树顶上。
  蒙面怪人冷笑一声,亦飞身向槐树扑去。
  骆志宏待蒙面人身子方一着树梢,即大喝一声:“小心。”
  人随声起,凌空又拔起五丈,一抬手两点寒星由上向蒙面人双目射去。
  蒙面人不慌不忙身腰一拧,竟借树枝反弹之劲冉冉升起,同时左手微挥,两片枯叶竟将骆志宏袭来的两枚金针击落。
  骆志宏暗器袭空,人却不肯再慢,只见他双臂一挥,身子竟斜斜飘过,一掌向蒙面人身后的风尾穴拍来。
  蒙面人身形凌空疾转,单掌一挥,切向骆志宏的内关穴。
  骆志宏冷笑一声,缩臂收掌,腰身微躬,一脚踢向蒙面人的章门穴。
  蒙面人见骆志宏居然能在半空中手脚齐攻,不禁暗暗佩服当即喊了声:“好个‘掠波赶浪’。”
  脑袋向后一摔,竟凌空翻了两个跟头,飘出去一两丈远!
  骆志宏趁一招落空,身子向下疾落中,一声喝道:“打!”
  一扬掌,一片星雨二次向蒙面入射去。
  蒙面人似已防到了骆志宏这一手,只听他叫了声:“哎呀!好乖乖,真的梅花透骨针么?”
  两手好像两抱脑似的,猛向上一扬,不知他打出了什么东西,只听一阵激响,骆志宏的梅花透骨针全部被击落。
  骆志宏见状又惊又怒,当即一声不发,再度飞身扑向蒙面人,运足全身功力,一招“凿石开山”向蒙面人隔空劈来。
  蒙面人二次用“天雨飞花”的手法,以枯叶击落金针后,已防到骆志宏要拼命,只见他不慌不忙,左手一拂,竟轻描淡写的硬接了骆志宏一掌。
  骆志宏因这一击有关自己生平成败,故已将自己苦练四十年轻易不用的拉萨魔宫真传的天星掌力全力劈出。
  天星掌乃一种极为阴毒的武功,掌力看来极其平常,仅较平常的劈空掌力略多一股温热之感,但一被击中,不独震力劲强,且热毒蚀骨,痛苦异常。
  天星掌最耗本身内力,骆志宏意在孤注一掷,故存了与敌同归于尽之心。
  不料蒙面人轻轻地一拂,一股阳刚之劲竟将骆志宏催金销铁的天星掌力化为无形。
  骆志宏见状越发骇异,因为自己到现在为止,始终没识出对方是什么路数。
  正迟疑间,蒙面人长笑喝道:“来而不往非理也,也请尝我老人家一点真玩意儿。”
  人堕声到,双掌连环向骆志宏中府、云门二穴击去。
  骆志宏冷哼一声,肩头一摇直拔起三丈,避过蒙面人的掌风。
  蒙面人口中喝声:“好家伙,真不愧是只燕儿!”人却跟着直直拔起。
  骆志宏自觉在轻功一门上有特殊造诣,有心在这上头争回一点面子,只见他在脚一点右脚面,身子竟继续向上直射数丈。
  蒙面人口中直嚷;“小燕子要跑啦!”
  人竟也向空中升去,一眨眼竟将骆志宏赶过,反而超过了五六尺。
  骆志宏见状,羞恨更甚,当即大喝一声,双掌一并,一招“天外来云”,猛向蒙面人击去。
  蒙面人也忙并掌相迎,二人在半空中以各人全身功力实打实接的拼了一招。
  但听二人同哼一声,忽地分开,各自向后坠落。
  蒙面人猛一抖双臂,总算仍落在槐树梢上,但已血气翻涌,身形不稳。
  骆志宏却直向地面落去,落地之后,踉跄了数步,张口喷出一股鲜血。
  曾天崇见状大喝一声,扬手打出一掌鸳鸯霹雳弹,一面飞身向蒙面人扑去。
  曾天祟身形才一拔起,忽听一声粗壮的佛号,人影一闪,霹雳弹竟被人凌空攫走,自己也被一股无形真力,逼得落向原来立身的地方。
  大家定睛一看,只见骆志宏身旁多了两个相貌奇特的和尚。
  一个身材胖大,龙眼狮鼻,耳戴金环,身披红色袈裟,手执一根月牙铲。
  一个瘦小干枯,肤如锈铁,活像坟里面挖出来的死人干,但两眼精光四射,一双瘦如鸟爪的黑手,又长又大,加上他那一身灰土色的僧衣,使人看了不寒而栗。
  曾天崇一看清来人,心中大喜,当即大声喝道:“大师们来得正好,这几个贼子都是叛逆,务必不容他等逃出手去。
  胖大和尚却不理会曾天崇的叫喊,回头怒声对面蒙面人道:“活药王是成名的武林人物,怎么也学那藏头露尾的鼠辈,难道真不敢见人么?”
  蒙面人呵呵一笑,一伸手扯下面上的黑巾,果然是鹤发童颜的活药王虞九,当下只听虞九道:“不愧是拉萨宫的高手,居然认得我老人家,我说小秃驴,你不在拉萨宫敲木鱼,到这儿来凑啥热闹。”
  凌蔚一听,知道来人竟是拉萨宫的高手龙虎二尊者,心中不免暗自戒备。
  瘦和尚雪岭枯尸恶虎尊者见虞九出言不逊,面色一变,正待发作,忽听红衣胖子毒龙尊者哈哈笑道:“虞老儿不必卖嘴,佛爷今天有事不和你算帐,相信早晚也跑不了你,有什么咱们改日在拉萨宫或紫禁城慢慢论,今天你就带这几个小鬼走吧!”
  说罢,回头对曾天崇、骆志宏等正色道:“曾老儿!骆师弟不必犹疑,贫僧今得大内密令,我等即须返回京都有要事待办,事属激变,即请随我走。”
  骆志宠、曾天崇见毒龙尊者态度严肃,知道京城定已发生极大事变,故亦不敢怠慢,二人各以一手扶住仇奕夫,云梦双魅护住吕子仪与李成文,随着毒龙尊者转向南昌府衙奔去。
  雪岭枯尸恶虎尊者却未急急随行,他转身向活药王虞九等怒言而道:“今日姑留尔等狗命,百日之内佛爷定寻尔等一算今日无礼之罪。”
  说罢,仰天一阵狂笑,那笑声由大而细,由轻而重,震得赵飞、骆玉等人心弦激动,两耳雷鸣,同时震得离身丈余的一棵大槐树也不住颤动,枯枝暴断。
  凌蔚见状,当即嘿嘿连声,坦然笑道:“我道拉萨宫有什么样的玩艺,原来也不过是几声看门的狗叫,你就替我留着点,别犬吠了吧。”
  只听凌蔚这几句话,字字如晨钟暮鼓,入耳后使人心定气纹,神志清明。
  但雪岭枯尸听来,却字字如千斤铁锤直捣心肺,尤其是最后几个字,差一点没把这位拉萨宫的大和尚震得心肝迸裂。
  雪岭枯尸恶虎尊者收敛心神向凌蔚看了一眼,频频点头道:“好!佛爷今天这笔帐就记在你这小子身上。”
  言毕猛然纵起,形如一只天鹤,一掠而逝。
  活药王虞九待恶虎尊者去后,回头向凌蔚点点头道:“想不到贤契已将令师的‘慑魔水吟’练到如此火候,看来今后武林是要看你的了,不过……”
  说到这里,活药王虞九忽然面色一整,道:“贤契处处还须多加小心,这拉萨二尊者心地最窄,记仇之尽最重,务必时时是防彼等报复,盖彼等邪徒往往行动卑鄙,使人防不胜防。”
  说罢,接着又道:“当年你师父山比剑,第三仗就逢天魔僧苦禅,三百回合后你师父才以一剑获胜,由此可知拉萨宫是有点像样的东西,贤契仍要小心。好啦!我们现在去和宋大娘会合吧!”
  当下虞九一人当先,凌蔚等紧紧跟随向南昌城外奔来。
  凌蔚来到指定地点,只见末金海一家人与黄馥及海明均已聚齐。
  宋金海与张天俊忙抢前拜倒在地,口称:“多谢各位搭救,此恩此德没齿难忘。”
  虞九忙伸手扶起二人,哈哈笑道:“宋老弟你也太把虞九当外人了!”
  说罢,为凌蔚和“铁箫书生”张天俊引见。
  大家见了面道过好,正要谈话,忽听宋大娘说道:“我们大家商量一下要往那儿去!”
  宋金海当即表示,大闹南昌后,自己一行人已无法再在江南立足,竟欲先返峨嵋。
  张天俊看了看心上人宋丹频,便与凌蔚约定,来年清明相会益阳王坟前,再商滇边大计。
  宋金海等一经决定,亦不再停留,向凌蔚等道声后会有期,即动身往峨嵋赶去。
  凌蔚则向虞九请示道:“小侄意欲领赵飞、骆玉二弟同往黄山白云堡,老伯如有兴……”
  凌蔚话未完,虞九忙笑道:“老夫还有个死约会,不能不去,咱们有缘再见吧。”
  言罢正欲离去,赵飞忽然上前叫道:“老伯伯慢走,我想托你老人家打听我娘的下落。”
  活药王虞九因当年和赵飞的母亲有一段相识,故对赵飞有股情感,他向赵飞看了看,点了点头,随又由怀中取出一小本子,递给赵飞道:“这是当年‘南海一剑’祖康留下的飞虹七式,你若能善用你的秉赋,苦心练成,异日不难成为一流剑客,你好自为之。”
  言罢,向凌蔚一挥手,长啸一声,身形纵起,向西南飞弛而去。”
  凌蔚也不再迟疑,与“生铁佛”海明、黄馥、赵飞、骆玉等一行五人,直向黄山白云堡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