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樵子《丹青引》

第四十二章 栋折榱崩 穷途末路

作者:武陵樵子  来源:武陵樵子全集 
  
  杜长骥凤目一抬,道:“罗老师有何异议?”
  出声冷笑之人答道:“启禀山主,所谓天灾巨变,无非是台风、地震,二友虽推测不错,但眼见景况只局限於十数丈方圆,天灾巨变宁有如此微弱之威力么?此其一!再说少山主殊少显面於江湖中,玉麓洞中‘罗刹鬼母’等人又岂知少山主来此不利於他们之图,致遭毙命之罹,何况江湖中有一不成文规定,不准向失去抵抗之人施展杀手,故属下不敢妄自谬同。”
  蓝衫红面老者冷冷说道:“罗老师一定是说眼前景况足人力所为么?那么请罗老师尽施全力,向一株合抱参天大树推掌一击,罗老师掌力卓绝雄浑,何不令我等开开眼界?”
  那人不禁脸上一红,自知无能劈断大树,噤声无言,但心中仍自不服。
  蓝衫红面老者又冷冷说道:“少山主挟持‘七星手’浦六逸孽子先我等而来,诸位神目如电,请瞧尸体中有无‘七星手’孽子么?”
  数十道目光纷投搜索,果然不见浦琳踪迹。
  杜长骥掀袖拭去泪痕,长眉一剔,道:“浦琳必逃去玉麓洞中无疑,犬子丧命,自有他们代偿!玉麓洞定在不远,我们快走!”
  蓦然,暗中传出一长声朗朗大笑,笑声中只见一俊秀如玉,神采丰逸的少年书生飘然走出。
  杜长骥等不禁一怔!数十道目光投在李仲华身上,惊疑不已。
  林中一片肃穆,只有林风禝禝,涛起天际。
  杜长骥冷冷问道:“你是谁?”
  李仲华朗朗一笑道:“在下玉麓洞主人,方才获闻尊驾需前来玉麓洞,但不知有何要事?”
  杜长骥惊疑下定,凝目良久,突想起一人,眉峰微震,问道:“你是姓李么?”语声咄咄,凌厉迫人。
  李仲华摇首大笑道:“在下姓赵!尊驾怎可李戴赵冠?”
  杜长骥面上一红道:“犬子可是无故死在阁下之手?”
  李仲华故做惊讶道:“令郎是谁?恕在下不识!”
  杜长骥指著脚下尸体,厉声道:“他就是!”
  李仲华望了杜陵尸体一眼,目露悯恻之色,叹息道:“这就是令郎么?令郎等之死与其说是人为,毋宁说是天意。”
  杜长骥不禁瞪目大喝道:“这是何说?”
  李仲华负手淡淡一笑道:“尊驾听说过伐林断木是如何的么?”
  杜长骥不禁怒道:“你胡说甚么?人伐木必用锯锯成半断,再以索曳倒下,此处断木非但不见锯痕,亦未见索迹,杜某岂是眼中揉得砂子进的人?”
  李仲华大笑道:“尊驾不信,在下再说也是枉然!”
  杜长骥冷笑道:“犬子莫是阁下掌毙么?”
  李仲华冷冷道:“尊驾既然见疑,在下百辞莫辩。”
  杜长骥目中怒光逼涌,大喝道:“‘罗刹鬼母’可是匿在玉麓洞中么?”
  李仲华鄙夷一笑,道:“半月前翩然离去,你问她做甚么?”
  杜长骥不禁一呆!又厉喝道:“然则‘和阗缕玉翠云杯’已为‘罗刹鬼母’携去?”
  李仲华突然发出一声长笑道:“玉杯本是鬼母之物,你痴心妄想做甚么?”
  杜长骥冷笑道:“你敢谎言欺骗杜某!”倏一回顾喝道:“将他拿下!”
  两条身形箭矢离弦般,射在李仲华两侧,四只手臂迅飞而出,点向李仲华四处重六,玄诡之极。
  李仲华冷笑一声,身形倏地一塌,右臂“嗖”地伸出。
  一声惨噑腾起,左面一人已被震慑,武林绝技飞猿手,扣住腕脉,五指一紧,逆血攻心,酸麻袭体,由不得不出声狂噑。
  李仲华略未停顿,攫紧人腕脉後,顺势一旋,正巧扫著右面那个飞袭攻来之人,双手拾指登时戳在同党身上,一个收手不及,同党肋下洞穿十孔,鲜血喷出,又是声凄厉惨噑,气绝死去。
  那人不禁倒闪三尺见状怔住。
  李仲华掷落尸体,发出一声讽嘲讥笑道:“这等庸手,还敢出来惹人现眼!”
  杜长骥等人眼见李仲华这等玄奥莫测武功,不禁骇然!杜长骥目光阴沉地望了李仲华一眼,冷冷说道:“阁下勿因小胜而骄。”说时,身後蓝衫红面赤须老者已自大踏步走前,说道:“山主,这後生小辈自有老朽兄弟打发,山主请率领其余的人飞赶玉麓洞,慎防‘罗刹鬼母’等人逃离。”
  杜长骥颔首道:“正合杜某之意。”
  李仲华不禁心急,大喝道:“胆敢妄闯玉麓洞者必死无疑。”
  杜长骥冷笑道:“未必!”右手微微一扬,数人即领先望林中掠去。
  倏闻一声断肠噑叫中,只见一条身形被抛出,陆续掠入林中数人跟著惊惧而退。
  那抛出的身形,无巧不巧落在杜长骥身前,伏尸不起,一人发出惊叫:“七星手!”
  杜长骥目光落在那尸身背上,只见衫破见肤,赫然一只掌印,那是震慑武林,阎王印“七星手”法,不禁目中露出骇然电芒,大喝道:“姓赵的,你是‘七星手’甚么人?林中还隐藏著多少鼠辈?”
  李仲华微笑道:“尊驾问话无理之极。今日是谁登门生事?在下又出言示警在先,妄闯玉麓洞者必死!尊驾不信,焉能怪得在下?”他心中略略一宽,知浦琳等已在暗中戒备。
  那红面赤须老者面色肃穆答道:“废话少说,今日之事有进无退,方才目睹阁下武功不同凡俗,老朽愿以本身剑艺与阁下印证,决一胜负,如不幸老朽落败,老朽自愿退出林中不过问此事!”
  李仲华闻言微微一笑道:“就是尊驾一人么?彼此毫无怨隙,在下恕不同意,但在下仍要重复一句声明,妄闯玉麓洞者必死!奉劝各位,毋起贪嗔之念,急流涌退,可保全度。”
  他说话显得气度慑人,不怒自威。
  杜长骥暗暗惊异道:“这人甚为年轻,怎么竟有如此气度?俨然一派之尊!但翠云杯势在必得,与‘内功拳谱’大有关系,老夫此次再出,雄图武林,岂能为他一言所喝退?且瞧瞧此人武功如何再做计议。”当下沉声道:“阁下且莫大言不惭,杜某二友,剑力通神,莫说是阁下,就是当今武林中,以剑法著称的青城、崆峒二派,也望尘莫及,阁下自问能抵敌否?”
  李仲华大笑道:“尊驾此来用意究竟如何?在下素不问武林是非,尊驾等一再相逼,自夸自擂,你们打算不生出这片黑林么?”
  音还未落,蓝衫红面老者已掣剑出鞘“呛琅琅”龙吟生处,只见一道寒光匹练卷弧腾起,执腕一震,斗大金花震出,渐渐缩小有如寒星,剑身连颤,嗡嗡直响。
  虽只这一起手式,明眼人一见就知这蓝衫红面老者剑学造诣之高,已达沉凝若山,驳剑传气的境界,心中不由微凛。
  忽听杜长骥说道:“阁下不可太自负!杜某要擒阁下易如反掌,望三思而行,将‘罗刹鬼母’藏匿地点说出,你我一场误会即可冰释。”
  因杜长骥不信李仲华所说“罗刹鬼母”已离开玉麓洞,即使真实,也必迁藏至近处。
  在他们双方对话时,杜长骥分立身後党徒二十余人,均面望著黑林,凝神蓄势戒备,谨防林中暗处猝施猛袭。
  忽有一人感觉背肩处似毒蚊噬了一口般,痛痒交加,不禁抬手反肩後一摸,蓦感腕脉一紧,肋下一凉,一个身子“嗖”地像冲天火炮被悬空吊起。
  其余党徒均是一流好手,耳聪目敏,听得破空之声有异,闪目一望,见状不禁大惊。
  就在他们心神旁骛之际,有七、八人猛感胸口一凉,哼也未哼一声,仆地气绝而死。
  其余匪徒心神震骇猛凛,尚未出声吆喝惊呼,那边杜长骥语声已落,即闻身後惊呼之声,旋面一望,不由凤目中涌出无穷杀机,回面厉喝道:“小辈,莫怪我杜某心辣手黑!” 
  说时,一对红面赤须老者转身率领其余匪徒如风向黑林中扑去。
  黄袍红面老者到得被吊毙匪徒大树之下,凌空拔起,长剑一挥,将那匪徒挟下,仔细一瞧,那匪徒已气绝多时,右腕扣圈一条细如叶茎的山藤,深勒入骨,一条右臂肿成紫茄般。
  他不妨再仔细审视四周,顺手将尸体甩落,电欺飞飘般疾扑入林而去。
  李仲华目睹匪徒疾扑掠入林中,毫不动容,心料郝云娘、浦琳已有妙计使匪徒一网成擒,只微微一笑,面向著杜长骥道:“尊驾既欲见教,何言心辣手黑?只怕尊驾你赢不了在下我……”
  说此,见杜长骥眼中杀机更盛,右手缓缓望怀中揣去,不由心有所触,微凛之余,吐出朗朗笑声道:“尊驾所谓辣手心黑,大概是指尊驾怀中所藏的瘴毒迷香吧?奉劝下如藏拙为妙,慎防招致杀身之祸!”
  杜长骥目中顿露惊骇之色,大喝道:“你怎么知道?莫非你就是李……”
  李仲华忽腾起一声大笑,左手猿飞伸出,五指钢爪般直抓而去。
  杜长骥目睹对方身法无比之快,急往外闪挪,只“嘶”的一声裂帛巨响,他闪左三尺,身尚未立定,急低目一瞧,只见右脇暗藏襟内之皮袋已为李仲华抓裂攫去,一件白衫被撕半幅,不由气得面色透青发紫,一腔盛怒,热血沸腾翻涌,激动欲炸。
  李仲华将攫得之暗囊,慢慢藏在怀中,好整以暇地从容微笑道:“实告诉你,这林中还另有奇人,此人武功旷绝古今,嫉恶如仇,只怕你手下无一幸存,只怕全要伏尸林中!倘不见信,就请入林瞧瞧;尊驾现孤掌难鸣,妄逞意气,何异以卵敌石,螳臂挡车?”说後身形突然一动,右掌疾吐“移山接木”绝学,迅如雷光石火般望杜长骥胸前击去。
  杜长骥只感一股绵软柔弱无形潜力迳袭而来,立觉心神一震,忙身形疾滑,让过掌力,疾飘而出,一缕轻烟似地晃入林中不见。
  李仲不由愕然!他深悔太过小心,展出武当开山掌力内含一成“移花接木”绝学真力,使他不易发觉,待其挥掌对抗时,再倏增真力使之束手被擒。
  哪知事有意外,杜长骥竟不战而退?心计尽付流水,不由跌足叹息……
  杜长骥不战而退之故,因心悬手下入林遭遇危险,急飘入那黑沉沉的林中。
  他目力能黑夜见物,远及十丈以内,兔起鹊落,不禁深入百数十丈,不见手下踪迹,心中惊疑不止。
  林中无分南北东西,他不知手下是由何方向走去,惶惑之余,突闻左侧下远处发出一声微弱哼声。
  他不由一怔!疾望左跃去,垂眼望去,不禁一呆!只见一名手下四肢尽皆断去,血溢满地,已然死去。
  方才一声微弱哼声系他临终哀音,杜长骥不由悲愤填膺,子死、手下伤之过半,他知道这是自己贪欲一念之差所造成。
  但马到临崖难回首,船到江心难补漏,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他哪能收心回首?不禁发出一声激厉长啸,双足一踹,穿林直射而去。
  暗中闪出一高大老者身形,望著杜长骥逝去方向冷笑一声,接踪蹑去。
  ※  ※  ※  ※  ※
  李仲华电疾返转玉麓洞前,不禁大为错愕,但见洞前林木被砍断十丈方圆,天光涌射。
  这断折林木中,积尸累累,血迹狼污,毙命者俱是杜长骥手下。
  两个红面老者垂剑直立玉麓洞下,一动不动;李仲华心中大感诧异,暗道:“两人难道立著死去了么?”欲视究竟,侧面掠去,停身一望,见一双红面老者竟是双目张开,行功调息。
  他心中更为诧异惊奇,此时此地不宜行功调息,除非是受了重伤,但他们不怕遭受突袭么?
  心正忖念之际,忽觉身後微风飒然,旋面望去,只见是郝云娘盈盈娇笑俏立在身前。
  李仲华低声问道:“这两人是怎么的了?”
  郝云娘道:“这两人剑法委实卓绝无伦,一剑展出,剑力远逼三丈开外,泼水难入,姊姊与浦琳无法近得他们身前,我俩遂将其手下一一歼灭。”说著嫣然一笑,又道:“他们一腔盛怒,追捕我俩,我俩引诱他们入洞,洞径逼狭,长剑如若废物,前後夹击之下,便可手到成擒;谁知他们见浦琳掠身入洞,反而镇静起来,伫步不追,挥剑欲伐林木,想是用力太过,此刻在调息恢复真力。”
  李仲华道:“他们不怕被人暗算么?”
  郝云娘白了他一眼,道:“你是明知故问!他们虽在调息,仍在全神戒备中,要知剑术之绝乘,讲究沉如山岳,动若脱兔,你还未近身,即丧在他剑势之下!亏你还是名震武林人物,这点道理都不懂。”
  李仲华“哦”了一声道:“听此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小弟如若懂得,也不圣於明知故问,受云姊之奚落了。”
  郝云娘不禁拳槌了李仲华一下,嗔道:“贫嘴!”
  李仲华笑了一笑,道:“待小弟前去打发两人。”
  郝云娘立将左肩一柄得自“天风真人”手中之雄剑,递去李仲华手中,悄声道:“你那掌力留在点苍施展,凭剑招取胜吧!”
  李仲华不禁目光一怔!道:“云姊,小弟剑法委实不高明,怎可取胜他们?”
  郝云娘嗔道:“你岂不知敌以正取,我以诡胜之理?”
  李仲华摇了摇头,将雄剑搭在左肩之上,跃身而去。
  林木断折塞途窒碍,李仲华兔起鹃落,向二红面老者身前逼近。
  身形还远离七、八丈外,突见一道惊虹匹练从天而降,剑风潜劲怒涌,如山推来。
  李仲华心中一惊,斜射而出,扑向一侧。
  身仍在半途,又见一股耀眼欲暗的剑光劈来,慌得全身凌空翻起,身化“龙回入渊”之式,疾沉落地。
  拾目一望,只见两老者一左一右分立丈外,垂剑而立,面色严肃。
  蓝衫老者徐徐出言道:“阁下居然逃出老朽两人合璧一剑,果然高明!”
  李仲华淡淡一笑道:“谬奖!二位将在下洞前林木砍去,这是何故?”
  蓝衫老者冷冷答道:“老朽不堪受辱,决一死战!”
  李仲华大笑道:“无端寻衅,辱由自取,尚说不堪受辱?”
  黄袍老者沉喝道:“不用废话,阁下请将剑拔出。”
  李仲华略一踌躇,缓缓拾腕伸向左肩。
  两老者目光凝视著李仲华右腕,面色微露紧张,深明大敌当前,不容稍懈。
  剑柄卡簧“喀啦”一声掀开?李仲华慢慢地将剑一寸一寸地掣出。
  剑光才一离得鞘缘,李仲华大喝一声:“看剑!”
  喝声未出,剑势已出,芸云迅疾无伦刺向黄袍老者“章门”大穴。
  二老者亦是一声大喝,双剑交又挥出,招出“一元太极”玄奥无比。
  “当啷”一声,金铁相撞大鸣,剑光全敛,只见三剑剑身搭在一起,生像黏住一般。
  林中一片死寂,阳光映在三剑之上,反射出夺目寒光,三人静立不动,面色沉凝。
  林风嗖嗖,树影晃动,盏茶时分过去,三剑仍是搭住不曾移动半分。
  郝云娘俏立在十丈外,柳眉微蹙,微微躭心著李仲华力有不敌。
  “铁扇飞星”申公泰及浦琳亦现身洞屏之外,凝眼旁观。
  又是一盏热茶时分过去,依自僵持著,但比搏数千百回合还要吃力。
  渐渐李仲华嘴角噙出微笑……
  这笑容在他面上益趋开朗了,反之,两老者面色愈见沉凝,头角青筋微微凸起。
  李仲华手中雄剑竞向外滑动,把双剑吸得望外随著而去,两老者身形亦随著牵动。
  突地李仲华喉中发出一声大喝,剑身滑开,身形“嗖”地冲霄而起,蓦然下扑,剑光抖出两条寒星。
  两老者剑身一轻,对方身形已冲霄而上,心知对方必然凌空下扑,急将身一歪,两剑同时挥出奇招——“挑云破月”。
  一分之差,李仲华剑芒竟先及身。
  两老者只料必死,但觉对方剑光一沾身,即迅疾如电收去。
  抬目一望,只见李仲华飘然落在丈外,含笑望著自己两人。
  及至垂目一望,发现“期门”穴衣襟上竟洞穿一豆大小孔,两人部位一样,毫厘不差。
  两人对望了一眼,蓝衫老者长叹一声道:“阁下虽以巧胜,但老朽等输得心服,有生之年,当再请决一高下!”
  李仲华淡淡一笑道:“二位竟认为在下以巧取胜么?恕在下不能同意!”
  黄袍老者怒道:“总之我们已认输了,还有甚么不对?”一脸悲愤之色,激动难已。
  李仲华同情地望了他们一眼,道:“只怕二位有生之年恐难胜得在下!浮名夸世,弹指烟云,身外之名又有何用?二位不如寄情山水,笑傲烟雾,可与天地同寿。”
  蓝衫老者道:“阁下相劝之言语重心长,自当感铭於胸,倘言今生未能胜得阁下,只怕有点欺人之谈。”
  李仲华正色道:“如不见信,在下只出一招‘鸿雁回翔’。两位倘能化解,在下甘愿收回此言!”
  两老者同时心中默默忖思道:“‘鸿雁回翔’虽是青城剑法中三大奇招之一,但自己两人数十年潜修,专从镇伏各派绝招著手,换在别人而言,自必定然斥他夸诞,却拿他方取胜自己一招,委实玄奥绝伦,占了巧先,足见此人剑学精湛无比,莫非‘鸿雁回翔’这招上另有玄妙之处么?”
  他们均是同一心意,不妨试试,两人同声道:“请赐招见教!”
  李仲华颔首道:“既然如此,在下有僭了!”
  手中雄剑当胸一举,极轻巧地平胸微微一弧,手腕轻振,剑光立时飞散飘来,神似千百只鸿雁上下翔飞开去,一片柔密潜力随著而去。
  两老者大为惊异,对方这一手剑招与自己所知的大为异趣,双剑起处,荠形银浪分向迫去,潜劲山涌。
  两股潜力一接,李仲华倏然剑势回撤,一双红面老者双剑被对方剑势回撤之力一带,竟然脱手飞起半空,手腕震得酸麻欲软。
  一双剑光先後坠落“笃笃”两声,插在断木之上,摇晃不止。
  原来李仲华悟出“移花接木”掌力可栘在剑招之上,将他们剑力借为己用,再展“卸引”二诀,震出手外。
  两红面老者骇然变色,呆得一呆,目光显得黯然神伤,黄袍老者叹息一声道:“老朽等永不再论剑了!谨领阁下之言,今後当纵情山水,以度余年。”
  两人微一抱拳,剑也不要,转身走去。
  突然,天边传出一声清啸,疾划长空而来,啸声未定,只见一条身形从空疾泻而下。
  身显处,正是那杜长骥,他在林中飞扑回巡,好不容易腾身树梢,踏叶而行,才发现此处现出一片空隙,心有所悟,振吭发出一声清啸,电闪扑来。
  杜长骥一眼瞥见二红老叟缓缓向林中走去,耳闻自己啸声他们身形毫未停顿,连转向回望都不曾,不禁出声唤道:“二友竟不辞而别么?”
  二老叟不由怔得一怔,转过面来,说道:“老朽连遭挫折,无颜再留,山主保重,老朽二人就此拜别!”
  杜长骥目光闪动,隐泛杀机,凄然一笑道:“我等患难之交,今小弟子死,门下又悉数毙命,只孑然一身,二友能忍心如此么?”说时,眼泪不禁夺眶而出。
  蓝衫红面老叟面现苦笑道:“山主,江湖之内能人辈出,你我徒费心机,不如急流涌退,还可善终!老朽兄弟心灰如死,不能相助山主以成未竟之志,歉疚良深,山主一番厚待情谊,只有待诸来生答报。”
  杜长骥知二人去志已决,杀机猛生,故做凄然之容,叹息一声道:“二友心意已定,小弟不能强人所难!桃花潭水,故人情深,小弟相送二位一程。”说著缓缓走去。
  突闻林中一声大喝道:“杜长骥,你已成笼中之鸟,尚敢包藏祸心杀友?”
  杜长骥已一手劈向二红面老者,排空巨飈中夹著一片电芒流射飞星,闻声不禁大震,只见迎面一条庞大身形飞泻而下,袍袖展处,电芒飞星立被卷落。
  二红面老者呆得一呆,不发一语,竞自转面如飞杳入林中。
  杜长骥凝目一瞧,不禁怒形於色,大喝道:“姓姬的,我子是死在你手中么?”
  天外飞来之人却是“天游叟”姬逊,头顶仍是牛山濯濯,须眉尽秃,但红光满面,目中炯炯有神,闻言“呵呵”大笑道:“如今遭报,还不知收敛祸心?你说得一点不错,你真是孑然一身,无家可归。”
  杜长骥闻言心中一寒,愤激大喝道:“寒舍妇孺与你何仇?狠心辣手!今天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天游叟”微笑道:“你杀人多矣,理该遭报!不过老夫未参与其事,老夫问你,我弟现在何处?”
  杜长骥冷笑道:“骨已成灰,问他则甚?”
  “天游叟”发出震天狂笑道:“死得好,死得好。”
  蓦然,由林中又掠出两人,一是羽衣星冠,双目点漆,面如冠玉,胸前五缯黑须飘忽,身长修立的道人。
  另一是猿臂鸢肩,丰神俊逸的少年。
  这时,李仲华与郝云娘、浦琳、申公泰三人并肩站立远处。
  李仲华说出後来两人正是“阴山羽士”及苏翔飞,与三人说知必是为著“五色金母”而来。
  只见“阴山羽士”微微向杜长骥打了一稽首,问道:“杜山主别来无恙?贫道向山主索取一物,望即见赐。”
  杜长骥冷笑道:“杜某欠你何物!”
  苏翔飞不禁剑眉一剔,大喝道:“五色金母!”
  杜长骥立时发出一声狂笑,身形斜跃,凌空穿起,双掌分飞而出。
  忽听“天游叟”喝道:“你走得了么?”
  风起卷飈,狂潮疾涌“轰”地一声大震,只见“天游叟”震出了两步,杜长骥身形疾沉而落,踉舱“蹬蹬蹬”冲出三步。
  杜长骥身形尚未落定,猛感身後剑飈逼至,身前“阴山羽士”一闪而现,拂尘震腕甩出。
  这一前後夹击,杜长骥身形疾晃,移宫换位,旋身出掌,避实就虚,劈往苏翔飞。
  这等江湖巨擘,顶尖好手,不但身法绝伦诡疾,而且掌力雄厚莫当,苏翔飞只觉狂风扑面,令人窒息,剑身竞荡了开去,不禁出声叫道:“不好!”
  杜长骥右掌只距苏翔飞胸前五寸,突感身後劲风压体,夹著“天游叟”冷冷语声传来!
  “你死到临头,还敢逞凶!”不禁一震,右臂飞撤,塌身一旋“双掌震天”猛推而出。
  两股掌力立接,一声大响,杜长骥足下竟陷入土中三寸“天游叟”身形震得飞起半空。
  杜长骥足下一蹬,旱地青云拔起,身形尚未离地,左肩已被“阴山羽士”拂尘扫中。
  一阵剧痛入骨,不禁“哼”得一声,身形一歪,未徨四顾,借势斜射而出,去势如电,眨眼已出得十余丈外。
  林中突然涌出十数持剑道人,同声大喝,剑起飞飈,浪涌逼袭杜长骥周身大穴。
  杜长骥面如嘤血,身形斜闪,运掌如飞!掌出处,右侧为首一道腕脉立被劈中“喀嚓”一声微响,腕骨已裂。
  那道人禁不住一声大噑,长剑脱手飞去。
  杜长骥一招得手,毫不停留,两臂抡转如飞,分击众道,当之无不匹靡。
  这是转瞬间事,杜长骥用掌力震开一条出路,正欲电奔窜去,突感後胸一震,跟著五只钢爪抓起胸襟,人不由自主地被一股大力甩翻了出去。
  杜长骥翻出凌空,尚待欲逃“天游叟”振臂“嗖”地冲霄而起,一把抓住落下,苏翔飞剑芒疾吐,寒光一点飞抵胸口之上。
  处此情形,杜长骥不禁万念皆灰,栘眼一顾,只见那抓回震出自己之人正是自称玉麓洞主人。不禁失悔道:“自己一著错,满盘皆输,天命如此,有何话说?”
  “天游叟”飞指点了他七处重穴,杜长骥眼前一黑,仰面昏死倒地。
  李仲华已飞身近前,拜倒於地,唤了一声:“恩师!”
  “天游叟”含笑扶起,李仲华与“阴山羽士”苏翔飞一一相见。
  郝云娘等三人与那边青城众道飞步走来,匆匆相见後“天游叟”说道:“今日之事暂勿说出,杜长骥尚有死党多人在大理已安排诡恶毒计,静候杜长骥到达即发动,图使点苍大会前,正派群彦尽数伏尸,如若走漏风声,匪党提前发动,则武林精英必将损失殆尽!”
  姬逊说完,转向郝云娘道:“本欲趋访令堂,奈阴山牛鼻子师徒急於找回‘五色金母’尚须逼问杜长骥口供‘五色金母’藏匿何处?取回後即挟持杜长骥前往点苍,老朽与令堂不如在点苍晤面吧!”即与“阴山羽士”师徒挟著杜长骥点足飞起,穿林疾杳。
  申公泰趋在青城掌门悄声耳语一阵,玄阳道长不禁含笑道:“既然如此,贫道也不好惊扰了,但众位离去之时,务必驾临上清宫一叙。”
  李仲华微笑答道:“这是当然。”
  玄阳道长做礼告别,转身与众道离去。
  一入玉麓洞石室,只见“罗刹鬼母”业已复明,含笑立在石室中。
  郝云娘惊喜万状,飞扑在鬼母身前,一把搂住,将一颗蜂首埋在鬼母肩上,颤呼了声道:“娘!”忍不住哭泣起来。
  “罗刹鬼母”用手抚摸了摸郝云娘满头云发,轻声说道:“苍天不负,为娘得重睹天日,你应当欢喜才是,怎么哭了?”
  郝云娘将头抬起,笑道:“云儿喜极流泪,哪是哭。”
  “罗刹鬼母”目睹李仲华、浦琳一双俊秀如玉面目,分不清谁是未来爱婿,不禁费尽心神猜测,两道目光不停向李、浦二人身上打量不吭一声。
  郝云娘瞪了李仲华一眼,李仲华呆得一呆,立即会意,趋步上前,唤了一声:“娘!”
  “罗刹鬼母”早就认李仲华人品气质比浦琳高出一筹,但岂敢贸然出声相询?一听李仲华唤了声娘,不由眉飞色舞,老怀弥畅,忙答道:“少侠少礼!”跟著又道:“这位当是浦少山主了!”又与申公泰见礼。
  郝云娘听得李仲华唤其母,不禁芳心舒畅,霞飞双颊。
  只听浦琳问道:“伯母宿疾得愈,可喜可贺!家姊现在何处?”
  鬼母含笑道:“令姊与冯姑娘现在後洞调息,老身若非令姊以本身纯阴之气,助老身打通壅塞已久穴道,怎么好得这么快?少山主请坐,令姊稍时便可出来。”
  郝云娘伸腕一带李仲华,拉著望後洞而去。
  浦琳又道:“小侄奉家严之命,一来向伯母致意问好,再则要求伯母为家姊做主,将家姊于归李少侠,烦为进言。”
  鬼母“呵呵”笑道:“令姊已拜在老身面前做为义女,这件事无须介意,小女也并非极酸吃醋之辈!何况令姊也有意於李少侠,这事包在老身身上!”
  申公泰“呵呵”大笑道:“打铁趁热,老朽斗胆也要做个大媒了。”
  鬼母不禁莞尔笑道:“这事老身全已知情,申老师莫非是说冯姑娘之事?李少侠是几生修来之福?三女于归!”
  忽闻郝云娘娇笑道:“娘,他还不止咧!有四个!”惊鸿翩然步出风华绝代的郝云娘。
  跟著走出浦琼、冯丽芬,均是娇靥涌霞,羞不自胜,最後走出李仲华。
  浦琼莲步如飞向前,执著浦琳双手,星目泛红道:“琳弟你瘦了。”
  浦琳微笑道:“身体刑辱,焉得不瘦?留得命在已属万幸!如非姊夫相救……”
  浦琼瞠喝道:“琳弟,你胡说甚么?”
  浦琳愕然无语!鬼母微笑道:“琼儿,你难道不愿意么?”
  浦琼闻言再度霞涌娇靥,低垂螓首,偷眼斜睨李仲华,发觉李仲华一双朗彻如星目光亦向自己望来,不禁如触电般芳心一震,螓首更垂得低了。
  “罗刹鬼母”“呵呵”大笑道:“仲华,申老师方才与冯姑娘做下大煤,意欲于归於你,你答应吗?”
  李仲华俊面一红!躬身答道:“只要冯姑娘不弃,云姊、琼姊首允,小婿一切从命。”
  鬼母与申公泰同声大笑,冯丽芬只觉得有生之年,从未有此刻的欣喜兴奋过,禁不住星目落泪。
  郝云娘提议立即启程,众人一阵收拾後,离洞而去……
  斜阳映山,归鸦阵阵,众人赶赴上清宫而去,出得密林揍莽,翻上对崖岭脊,眺目四望,只见千岩万壑,尽收眼底:翠浪起伏,青嶂蔚天,远望内外两江,宛如数千丈白龙婉蜒於翠浪碧波间,令人神恰目夺。
  沿途全是寒松、冷杉,翠篁幽竹,微风吹拂,涛声护谖。
  众人行步如飞,翻崖登上第一峰观日亭稍憩,李仲华凝目望向左边摩崖上大书——“青城第一峰”五个大字出神。
  五字直径数尺,笔法苍劲,想是名家手笔。
  浦琼低声笑道:“书呆子!”
  李仲华转目一望,只见三女笑在一起,花靥迎春,妩媚不胜,不禁望得呆了。
  申公泰道:“再百余步登上峰顶,即是上清宫了,他们必早发现我等行踪,现已伫立宫外迎候,我们走吧!”
  众人缓步齐登峰顶,首先映入眼帘的,即是山门外,数十株大楠树和一株古银杏树,雄古奇伟,合抱参天,高耸云霄,蔚为壮观。
  蓦听钟声骤起,山门内转出玄阳道长,身後率领数十道众出迎。
  钟声缭绕天际,回音山谷,响亮清彻……
  --------------------------------------
  Scan by: 双鱼梦幻曲 OCR by:竹剑
  双鱼梦幻曲 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