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樵子《丹青引》

第二十六章 貌合神离误失良机

作者:武陵樵子  来源:武陵樵子全集 
  
  却因为李仲华、郝云孃二人皆为玄巾蒙面,那少女似乎一征!突然她星眼中射出惊喜之色,绽放春花笑容,露出一列编贝的玉齿,娇媚无伦,使人心荡难以自己。
  郝云孃听得李仲华说是思慕那少女,却是为了自己,张着一双俏眼,逼视李仲华脸上,淆惑、迷悯,均在不言中。
  李仲华忙笑道∶“此事言之尚嫌过早,只要云姊知道小弟的心,就心安啦!”
  郝云孃眠嘴笑道∶“你们男人的心谁不知道,既得陇望蜀,这个我不管,你只要不忘了我就好。”
  李仲华只觉一阵耳热心跳,最难消受美人恩,他心中有此感觉。
  此刻擂台上已有人上去厮打“黔九三霸”只在擂台下商谈,距李仲华二人较近,虽然人语繁嚣,但练武人耳力锐敏,字字入得耳中。
  李仲华闻得三霸语声,不禁脑中浮起一段往事,心说∶“三霸口音褪以中州,莫非幽山月影图被他们购去珍藏?”他本已放弃追觅这“幽山月影图”然而经此一来,又兴起试图一觅之念,想定,忙悄声对郝云孃道∶“云姊,我们去三霸房中觅寻一物,望云姊助小弟一臂之力。”说时,轻扯姑娘衣襟。
  郝云孃楞着星眼轻声说道:“你可是心疑黔九三霸将幽山月影图搜罗去了麽?”
  李仲华点点头,两人转身缓缓走去。
  这情形却落在一人眼中。
  李仲华、郝云孃拟一路掩蔽着身形,摄入三霸所居庄屋,只见前点住石砌小楼周遭的明桩,仍是泥塑木雕屹立在那儿,两人四顾望了望无人,电闪掠入。
  他们将小楼每一间房都走遍,尤其是书室客厅均会仔细过目,虽然书画琳琅满目,却是不见那幅“幽山月影图”。
  李仲华不禁大为失望,郝云孃低声道∶“你断定此图确是被“黔九三霸”得去吗?”
  李仲华摇摇头,道∶“小弟只是这麽猜测。”
  郝云孃慎道∶“你这人真糊涂,我们出去吧?”
  两人正立在“飞鹰七掌”花卫书室内,忽闻窗外起了一少女语声道:“你们还不出来,花卫来啦.”。
  这语声甚熟,李仲华不禁一楞!心说:“怎麽地也跟着来了?”赶紧挽着郝云孃双双穿出窗外,落在楼外竹林丛中。
  由内望外觑望过去,只见一条庞大身影,身後随着两英悍的汉子往石砌小楼飞扑而来。
  猛然花卫将身形煞住,因为他发觉楼外明桩被人制住,眼中露出惊讶之色,回面问那随着两人道:“谅这些也是被你们所见一双蒙面男女所为吧?”
  两人慑儒道∶“三堡主猜测不错。”
  花卫鼻中浓哼一声,旋面飞伸右掌替那些明桩拍开穴道。
  哪知事有意外,非但未解开穴道,那些明桩反自仰跌在地,口中狂嚎一声,七窍喷血身死。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令“飞鹰七掌”花卫楞着那儿发征,目中泛出凛骇之色。
  来路上,忽飞窜而来三条身影,矫捷无伦“天风真人”亦在内,另两人是一瘦一肥僧人,背上斜插一柄晶光雪白的方便钟“太阳”穴高高隆起,眼中精光逼人。
  “天风真人”等,赶在“飞鹰七掌”花卫身前,详间其故。
  “飞鹰七掌”花卫将一双蒙面男女制穴伤人之事说出,言下不胜激怒。
  “天风真人”略一沉吟道∶“一双蒙面男女麽?贫道方才来石雅楼时曾见过,形迹鬼鬼祟崇,令人可疑,只因贫道末见贤昆仲,不便多事,却不料他们竟敢在贵堡中惹事生非,现在倒後悔平白放过了他们。”
  大言炎炎,听得郝云孃满怀不忿,悄声道∶“这牛鼻子真不要脸,待我去赏他两个耳刮。”
  李仲华忙拉住郝云孃,急道∶“此时千万不可露面,待会儿总叫云姊称心就是了。”
  郝云孃低笑了声,倚在李仲华怀中。
  这时,肥胖僧人狞笑道:看样子,必是蒲六逸老贼那一双狗男女来了,闻听人言他们出外,十有九次均以玄巾蒙面,辣手异常,端的可恶已极……”
  言犹未了,突觉肘腕一麻,劲力有消失的模样,心中大惊,扬臂伸展摇晃,又觉一点异状毫无,举动如常,只道偶然血气阻碍所致,遂不以为意。
  花卫见状,忙问道∶“大师怎样?”
  胖僧摇首道∶“并没有甚麽.”
  花卫又道∶“这次并不是蒲六逸一双儿女,他们已经来了,就在擂台下,也并未以玄巾蒙面,此刻浦六逸之子正与二家兄叙话,他们一落在秦江,刘副总管就形影不离陪同来堡,分明是另有其人。”说时,心中甚是焦虑。
  “天风真人”诧异道∶“那麽这一双蒙面男女究竟是何人?他们又为的是甚麽?”
  花卫道∶“小弟就是疑虑这点,被杀死的丁魁,素少外出,与他结怨的人可说是绝无仅有,只不过暴躁了点,大概言辞触怒了蒙面男女……”说着忽转面问跟随两人道:“你们可曾瞧见,这些堡中弟兄也是蒙面男女所点穴道麽p.”
  两人躬身禀道∶“不敢欺瞒三堡主,小的实在末见是他们所为,只有丁魁被杀是亲眼目睹。”
  花卫大喝道∶“无用的东西!”甩掌一挥,两个英悍汉子惨嚎一声,娘娘枪枪退出数步,张口喷出一条血痰,面如死灰,强自屹立着。
  “天风真人”微笑道:“花卫兄请勿动怒,这也怪不得他们,贫道看来这双男女必潜入楼中,我们去瞧瞧。”
  “飞鹰七掌”花卫等人如风扑近石砌小楼。
  李仲华见他们进入石砌小楼,向郝云孃道∶“不知我们在楼内留下痕迹没有?”
  郝云孃忽嗤地一声轻笑,道∶“痴子,不管有无留下痕迹,反正我们一双蒙面男女无法现身了。”
  李仲华呆了一呆,忽摇首道∶“这不好,我们还得露面,既来之则安之,就是龙潭虎穴也得搅他个天翻地复。”
  竹叶扶疏,微风啸吟,郝云孃双目却凝向林外,不声不语。
  李仲华只道她发现了林外有异,也循着望了过去,然而,哪有甚麽异状?只见亭台错落,花木有致而已。
  他心正错愕间,忽见郝云孃别面过来,道∶“我是在想,方才窗外示警之人是谁?”
  李仲华不禁面上一热,摇首喃喃说道∶“这个,小弟不知道。”却见郝云孃一双妙目泛出神秘之色,逼视自己,更是耳热心跳不止。
  两人均是玄巾蒙面,瞧不出脸部阴睛变化,但言为心声,郝云孃聪颖得紧,何尝听不出李仲华故做违心之语,不过她知道李仲华端谨,毫不生妒念,只是李仲华前说,思慕那少女,却是为了自己。
  这一闷葫芦,每一忖念令人心烦。
  忽见花卫等人如矢跃出,扑往英雄擂台那方而去。
  李仲华道∶“我们跟出去,显得我们心正无愧。”说时,与李仲华双双蹈出竹林,缓缓向英雄擂台下走去。
  沿途堡中明桩二三两两分立,见得两人现身,均不由色变,目中顿露惊骇之色,却无一人出手阻拦。
  李仲华笑道∶“我们来时,并没有一个明桩,想是花卫方才布设的。”
  李仲华点点头不语,行走之间,忽见转弯处走出一个青衣老叟,领下银须飘拂,面容红润瘦削,目光炯炯,见得两人不由停住脚步,含笑道:“两人在这堡中做下骇人听闻的大事,居然能从容露面,可见系出高人门下,神宇不凡,只不知两位名号可否赐告老朽?”
  李仲华见这老叟一脸正气,不似坏人,忙笑道:“老丈不必尽听人言,在下等俱是姓吴,来此实为瞻仰天下英雄风采,只不过死者生前咄咄逼人,在下一时按耐不住,不禁误伤。”
  那老叟“哦”了一声,道∶“原来如此,这就难怪了,不过两位玄巾蒙面,敢是心有顾忌麽?”
  李仲华摇首道∶“师命不可违,在下等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那老叟长长地“哦”了一声,目光又注视着他们。
  李仲华拱手道∶“在下等还要去看热闹,容再相见。”说後同着郝云孃双双走去。
  一转弯,即是英雄擂台下一片偌大广场,远远望去,两人不禁一征!
  只见擂台上并未有人,反在擂台下几封儿激烈搏斗,群雄散在两旁远处观战,场中死伤无数。
  天南丐帮有四人上了场,与花家堡内四名高手正打得难分难解,砂尘弥漫中紧裹着六条身形兔起鹤落。
  李仲华头一眼就见一对少年男女立在“黔九三霸”不远处观战,不言而知,那正是白帝城上遇见的。
  那少女见得两人走来,明眉双眸中陡露笑意,李仲华不由心中一楞。
  忽闻“飞鹰七掌”一声大喝道∶“双方暂请收手。”暴雷似的散布了出去,耳膜唆唆叫鸣。
  那场中三对立时一分身形停手不打,愕然望着花卫。
  天南丐帮中走出一瘦小老化子,冷冷望着“飞鹰七掌”花卫说道∶“花三你这是何意?”
  花卫眼中神光迸射,哈哈大笑道∶“孙化子,天南丐帮与敝堡仇怨无可化他日总叫你称心快意就是,事不在急,且容我花某间明一对不知来历的男女再说瘦小老化于不吭一声,走回原处,席地坐下。
  花卫举步向李仲华、郝云孃身前走来,後面还跟随着“天风真人”及一肥、一瘦,僧人。
  却不料那“七星手”浦六逸之子,此时竟出声朗朗大笑道∶“今日所来贵堡之人,均是盛誉武林高手的,若非如此,那位兄台、姑娘怎敢擅闯贵堡,轻送虎口?依在下相劝,三堡主此时不宜树一强敌,眼前天南丐帮与在下这两桩里,贵堡就解决不了。”
  说罢,又是一阵朗声大笑。
  “飞鹰七掌”花卫双眉上耸冷笑一声道∶“照此看来,这一双蒙面男女必是浦少当家邀来助拳的人。”
  那少年微微一笑道∶“在下浦琳虽然武功浮浅,尚不至於需人相助,不过今日七星门中来在贵堡的人数却不在少数……”说时,侧面笑道:“琼姊,请你招呼他们现身吧!免得花家堡误会我们七星门中偷袭暗算。”
  浦琼嫣然一笑,纤手望空一扬,只见三股朱蓝黄火焰由她掌上用出,冲霄而起,半空中突生出连珠爆音,散出满天花雨,极为悦目。
  但闻堡外森森石峰上及棱石坞谷中啸声扬起,此起彼落,四荡激厉。
  花卫面上不由变色,侧目望了望长、次二位兄长“威震八荒”花洼“青面韦陀”花岱“威震八荒”花奎大笑道∶“浦六逸也太托大了,自己不来,却命两个乳臭未乾小辈前来,花家堡岂是地想像中如此容易凌欺的老朽要让天下同道评论谁是谁非!”
  浦琳望着浦琼一笑道:琼姊,我们还末见过如此老谆猖妄之辈,临死尚说大话,令人笑落牙齿。”
  “黔九三霸”登时气得须眉怒张,正要发作…那席地而坐的瘦小老化子一跃而起,掠在“黔九三霸”面前,冷冷说道∶“化子有点等得不耐烦了,请问三位既与我们天南丐帮处处为难,又与七星门中作对,化子就不相信三位有这大的道行。”
  花卫冷笑道:“孙疯子,你想死还不容易,谁要你等?”说时身形“嗖”地凌霄而起,猛然掉首,双臂一张,士指如钩,如风闪电似地望瘦小老化子双肩抓去。
  这“飞鹰七掌”夹雷霆万钧之势,怒啸锐生,端的狠辣异常。
  瘦小老化子身形左挪,右手一式“玄乌划沙”疾如闪电往花卫双掌削去,掌势一出,人都已鬼魅似地翻到花卫身後,左掌五指如战,猛点花卫後胸五处死穴。
  花卫江湖枭雄,身手绝伦,双掌後撤,足一沾地飞快旋身,双掌如飞,眨眼就攻出百招,奇诡凌厉。
  化子亦是电疾出手,一霎时打得难分难解.李仲华与郝云孃并肩隅隅低语,浦琼一双妙目不时觑向李仲华这面,但李仲华佯装末见。
  忽然,堡屋那边起了一声龙吟清啸,清彻悠亮。
  花家堡中人闻声均面露喜容,李仲薛见状暗道:“大概黔九三霸所邀请的能手来了。”忖念之间,四条人影飞泻落下。
  只见是四个老叟,前见青衣老叟亦在内,四叟衣着服色不同,红、黄、青、黑在呈。
  红衣老叟徐徐说道∶“两人暂且收手,老朽自会主持公道。”音调深沉,不怒而成。
  花卫趁机逼出一掌,斜掠飞离圈中。
  瘦小老化子收掌冷笑道∶“孙化子有幸得见耶峡掌门,想不到耶峡真是居心欲永据天南了。”
  红衣老叟充耳不闻,甚至目光均未朝他望一眼,只投向堡外飞奔而来数人身上。
  群雄循着红衣老叟目光投去,但见五个堡中武师浑身血污,跟枪奔来,倘末到得“黔九三霸”身前,便已什地不起,一人断断续续禀道∶“堡外……各舵……弟…兄……均为……七星门下……屠戮……殆尽。”言毕气绝身死。
  “黔九三霸”登时面上变色,目光怒视在浦琳、浦琼脸上。
  红衣老叟眉头紧皱,沉咳一声,通∶“浦六逸如此辣手,也该遭报了……”
  言犹末了“天风真人”接口道∶“如非花氏昆仲力劝贫道等不要介入,怎能让他们活到现在。”
  红衣老叟转面望着“天风真人”道∶“他们为恐道长树丁浦六逸这等强敌,故而劝止,请道长不必介意。”
  “天风真人”道∶“浦六逸新近得手内功拳谱日後必为武林大患,趁着他们尚末练成时剪除,免夜长梦多。”
  一言方出,浦琳朗声大笑道∶“天风,你真大言不惭,风闻你新得手一双蒙桑子所冶的鸳鸯宝剑,更傲称武林第一剑手,在江南道上被一少年以一枝柳条对敌,十招以内竟然双剑弃手,少爷倘若是你,就该缩首观中,不再在人前献丑。”
  天风不禁面红耳赤,目吐无比怨毒,大喝道∶“无知小辈信口雌黄,今日真人饶你不得。双掌一反呛琅两声龙吟过处,两股寒芒天矫如飞腾起,手中多出一对鸳鸯宝剑。
  浦琳一跃而出,肩头一柄短枪已执在手上,枪柄微微一滚,立时枪身展出一面红绸三角小旗,上绣白色骷髅一具及七颗金星,冷笑道∶“少爷在二十招内定将你的双剑夺出手外。”说着枪身望外一扬,红绸迎风飘舞。
  “天风真人”一想起归云庄上被李仲华一枝柳条将自己击败,满腔雄心大志,已消释一半,更切齿痛恨,此刻见浦琳言外语中均有意羞辱自己,双目几乎喷出火来,心说∶“我若不叫你丧生剑下,永不问鼎武林。”双剑交叉护胸,凝势不动,他知“北毕南浦”当年分峙江湖,武学震惊武林,浦琳是浦六逸爱子,艺自有本,一点大意不得。
  此刻,岚云掩日,四外一片苍茫,宛若暮境。
  只见浦琳一声清喝,七星旗枪沉腕往上一翻“怒龙卷江”急如狂风向“天风真人”
  “精促”穴戮去。
  浦琳一式飞出,神奇无伦,红影缀目生花,上下飞舞,莫可捕捉。
  “天风真人”怒哼了声,左剑护胸不动,右剑斜斜飞出,一式“振翼出林”居然轻灵诡异。
  他想用剑芒削去对方枪身红旗後,再用“黏”字诀搭向对方手中短枪,使之黏滞不能移动,冉在剑电飞而出,一剑将浦琳毙命。
  心意打得满好,眼前红影乱晃,鸳鸯剑势已走空,身後忽传出浦琳冰冷语声∶“牛鼻子,还不与我弃剑。”话声中,两股微风已自袭向胸後“天风真人”不禁大吃一惊,幸亏他身手绝伦,剑势末撤“嗖”地一鹤冲天,旋身扑下,双剑分闪寒芒“压天划地”
  猛劈而下。
  但见剑光绵密有若怒瀑飞泻,寒芒匹练垂虹,惊天匝地压到。
  猛感双剑一罩近浦琳,有着猛烈潜劲阻滞劈下之势,不由心中大骇,暗道∶“怎麽我岩遇上这怪事,前在归云庄上李姓少年亦是一般。”忖念之馀,两臂贯输真力压下。
  却不料浦琳身法捷如鬼魅,身外左一挪,已移形换位,七星旗枪又指向“天风真人”“精促”穴。
  “天风真人”由不得胆战心惊,飘身疾退,剑走轻灵,招出“龙翔凤舞”後,将一套鸳鸯剑法施展开来。
  此刻,岚云四合,云压天地,只见剑气惊天,红影翻飞,风雷锐啸之音盈耳。
  两人出招动式均是惊奇天下的武学,使人骇神夺目,满场群雄屏息凝肃。
  只有李仲华、郝云孃两人注意四叟举动,李仲华见得四叟隅隅低语数声,目光群投在浦琳身上,显然不存好意。
  浦琼一双俏目凝视在浦琳招式上,清丽脱俗面庞隐隐泛出笑意,似是赞扬乃弟功力精进,四叟有对其不利的企图,丝毫末觉。
  李仲华不禁低声道∶“云姊,小弟瞧出四叟有不利於浦家姊弟意图。”
  郝云孃轻点臻首道∶“他们有此心意,却畏忌着我们,暂时不致有行动。”
  李仲华惊讶郝云孃由何瞧出,目光一动,只见红衣老叟身如行云流水般,同自己两人这面是来。
  眨眼,就到近前,红衣老叟道:“贤兄妹如此诡秘行藏,究是何意?”
  李仲华暗赞郝云孃推断不错,口中冷冷答道:在下等路经此地,并无甚麽意图。”
  说着哈哈一笑,又冷冷说道∶“至於为何诡秘行藏,恐怕有人见不得在下,故而不得已而为之。”
  红衣老叟茫然不知何解,但却料他们必不如想像那麽厉害,点点头道:“这样就好。”身如飘风般条然倒纵立回原处。
  这时,浦琳与“天风真人”已是十四招过去,突然浦琳招式一变,七星旗枪全景偏锋而走,两式闪电展出,崩、挑、刺、划,无不诡奇之极,立时“天风真人”被逼得手忙脚乱,连连怒吼。
  要知“七星手”浦六逸年末三旬,便已名震武林,身具过人禀赋,无论内外武功及掌剑外兵刃均造谙精绝,一招一式均有意想不到的威力,一双儿女在其谆谆教诲下,是可与当今武林高手相抗,浦淋与“天风真人”对敌时,他已忖奸制胜之机,他知“天风真人”一对切金断玉宝剑不能让七星枪旗碰上,出手招式更不依常规,错杂展出,令对方无法捉摸。
  武学之道,首在出奇制胜,一上手“天风真人”即坠入浦琳算计中,空负惊人剑学,亦感捉襟见肘。
  就在此时,“耶峡四叟”,与一肥一瘦两僧,身形条然而动,迅如电光石火般望浦琼抓去。
  这种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浦琼姑娘虽有一身武功,也无能为力,只听浦姑娘娇叱一声,人影一聚,但见四叟两僧突然倒翻而出,气浮血逆,目露惊骇之色。
  只见浦姑娘身前多出一蒙面少年,冷笑道∶“身为耶睐掌门,居然做下这等无耻之事,在下……”
  说到此处,目光忽见浦琳身临危境,被“天风真人”双剑一招“天罗地网”罩住,毫不思虑,身化闪电而出。
  “叮叮”声响中,只见“天风真人”身形震飞而出,将浦琳救出剑下之厄。
  原来浦琳已是顺心应手际,忽见四叟两增猛扑其佣绪誊一∶心中大急,撤招旋身想救浦琼!
  哪知“天风真人”见此良机,岂可坐失?剑走凌厉,舞起一片光幕,将浦琳全身尽罩在剑芒下…若非李仲华情急施出“九曜星飞十三式”中“善提花雨”及“先天太乙掌”中“一元太极”两股一刚一柔掌力,阴阳相辅,劲道奇猛,亦不能将“天风真人”震得飞出。
  当下群雄均为之震惊异常“天风真人”身一落定,即飞身跃前,沉声问道∶“阁人究是何人?”
  李仲华冷笑道∶“稍时即知,道长何必心急。”
  “天风真人”听见口音彷佛从何处听过,熟悉之极,脑中不禁泛出一人,不由惊得倒退两步。
  李仲华瞧出他那目神光有着疑惧光芒,心知他还末确定自己就是归云庄土李仲华“嘿嘿”冷笑两声,转身向“耶峡四叟”走去。
  “耶峡四叟”巍然不动,眼见李仲华一步一步走近。
  天尚未晚,已入暮境,场中气氛正如灰云蔽天似地,压榨得喘不过气来,山风侵疾,谷树嚣涛如潮,怒吼澎浑,震动心弦。
  此时,只见一肥一瘦双双跃出,阻住李仲华身前,肥僧大喝道∶“我们川西两憎,今日可要领教阁下绝学。”说时肩後方便钟已掣出,迎风一晃,分攻而出。
  李仲华冷笑道∶“你们尚不配!”“飞猿手法”如芒雨飞电伸出。
  肥僧葛觉手腕一麻一松,一柄方便钟已落在李仲睡手中,暗叫“不好!”未了,胸前已挨了一掌重的,惨嘎一声,不由自主地身形震飞迎向瘦僧钟招之下。
  说来话长,其实不过眨眼工夫,瘦僧大惊!方便钟往回一撒,但哪里来得及?只觉腕脉如折,胸头一震,与肥僧无独有偶地甩飞了出去。
  “叭叭”两声大响,二僧摔在地上久久不起。
  这种绝奇身手.立时霞住全场。
  浦家兄妹目中流露出一种感佩神色;尤其是浦琼芳心紊乱如麻,既爱且妒,微微漫叹一声。
  浦琳知其姊心情,低笑道:“琼姊,你的心事包在小弟身上,你只管放心就是。”
  浦琼玉面绯红,碎了一口,滇道∶“琳弟,你别胡说,姊姊哪有甚麽心事。”
  浦琳微笑不言,浦琼气得连连顿足,这一切均落在郝云孃眼中。
  这时红衣老叟目注着李仲华问道∶“少侠功力非凡,谅是北毕一脉相传……”
  李仲华却接口道∶“耶峡掌门不必多费心思猜测在下来历,不想不多事,只是瞧不顺眼一派掌门之尊,竟联臂出手偷袭少女。”
  红衣老叟面现赫然,实是理屈,一时之间,竟说不出话来。
  突然“天风真人”飞步走前,道∶“你莫非就是归云庄上所见的……”
  “李”字尚未出口,李仲华接口道∶“不错,难得你还记得.”
  说时双掌劈出!“天风真人”发觉强风压体时,已是不及…只感胸前气血狂震,眼中一黑,只道命丧顷刻,谁料胸前突觉一松,睁眼望去,发现两柄鸳鸯宝剑已然落在对方手中。
  只见李仲华喝道∶“你已被我点中七处阴穴,还不滚回大巴山去,那阴火焚身的滋味不好受已极,免得在此出丑现眼。”
  “天风真人”一脸惨白,冷汗如雨,虽然被点上七处阴穴,却一点异样感觉都没有。
  然而他相信点中了,他知道当时并不发作,但一到时辰就会全身虫行蚁走,穴道筋络灼热如焚,每日如此,渐至真元枯耗,功力退减如常人。
  想到此处,不禁胆战魂飞,被点上阴穴的人,自己即是身负盖世功力,也无能解开,但武林中能知道解开阴穴的人寥寥无几,眼前的“耶峡四叟”就能,由不得露出乞求眼光望着“耶峡四叟”。
  “耶峡四叟”知“天风真人”心意,但此刻心有顾忌,眼见蒙面少年功力神奇,虽说不惧,但天南丐帮及浦八汇一双儿女及其潜伏堡外手下,在旁虎视耽耽,万一触怒了蒙面男女,又多树一强敌,花家堡现处於风雨飘摇中,谁愿为此多管闲事。
  为此四叟佯装未见“天风真人”乞求眼色。
  这时,李仲华有种不可形容的兴奋泛袭心头,他方才用出“九曜星飞十三式”中绝奇神招“分摘日月”在“天风真人”不及防避下手出功成,他忆起先师遗言武学虽然首重个人秉赋资质,悟彻玄奥,但临时全在巧快神奇令对方无法趋避不然,纵有实学若不善用,则无异於闭门造车。
  满怀愉悦之下,眼见“耶峡四叟”神色,不禁朗声大笑道∶“天风道长,别人还自顾不暇,哪有工夫管你的闲事哩.”
  “耶峡四叟”闻言一脸通红,目光闪烁,然而他们极力抑制怒气迸发,微哼了声,不发一语。
  “天风真人”知无人能助他解穴,目光怨毒的望了李仲华一眼,废然转身蹈踊走去。
  一阵狂风过处,砂尘遂天漫涌,风沙中逐渐失去“天风真人”身影。
  这时红衣老叟跨前一步,朝李仲华微笑道∶“少侠,这是老朽最後一次问话,老朽要知道少侠来花家堡用意?”
  李仲薛道:“在下不是说过,路经此地,意欲瞻仰天下英豪风采。”
  “那麽少侠请不要伸手管这段恩怨,且请旁观如何?”红衣老叟以一派掌门之尊,说出此话,显得委婉之极。
  李仲华却冷冷说道∶“在下有一事不明,请教掌门人?”
  红衣老叟不由一愕!沉吟须央,慨然道∶“少侠有话只答请问,老朽无有不据实答复。”
  其他三叟与“黔九三霸”惊疑非常,不知他们掌门人这次表现得如此软弱,其故何在。
  然而红衣老叟却瞧出李仲薛所施展的招术,神似他心中最畏惧的“鹤云上人”及“天游叟”武学,尚有一、二招术却不明来历,却更为神奇玄奥,是以他不能有所畏虑,先礼後兵,在不得已时再出手。
  李仲华此时徐徐问道∶“不知花家堡设下英雄擂台,其中用意何在?”
  红衣老叟尚未答复,忽然场外西北方一株叁天古树上,传出洪浑激越大笑道∶“孩子,你别多事了,武林恩怨有不可解开之谜,何必咄咄逼人?”
  语声一顿又起∶“鸿钧,老朽劝你今日之事暂且作罢,你想内功拳谱不曾往滇南登门索取麽?何必问出此鬼域伎俩?”
  李仲华听出那是“天游叟”语音,慌忙将鸳鸯双剑塞在郝云孃手中,腾身一跃,穿空刺称,疾如闪电,才两个起落,便已落在古树之下。
  他毫不停顿,一鹤冲天而起,攀上繁枝密叶中,招目凝望,哪有半个人影?只见树杆上用细枝钉着一方白纸,隐隐现出字迹,忙取来一瞧,上面写着∶自燕家堡一路查觅你的行踪天涯仆仆在嘉陵得见你与罗刹鬼母之女一处
一双璧人 老怀愉悦何之获悉罗刹鬼母为七星手所掳 暂勿告知其女 相机行事我尚有要事暂离
俟滇南再行相见下款天游李仲华心惊“天游叟”为何知道得这麽清楚?快快下得树来飞奔场中。
  定睛一瞧,场上空悄悄的,只留下郝云孃临风玉立,目中含情望着自己。
  李仲华不禁惊讶道∶“他们人呢?”
  郝云孃娇笑道∶“天南丐帮约在三月後今日,请耶峡四叟,黔九三霸去苍梧解决,不知他们其中有何恩怨?但由天南丐帮言语之间,似乎仇恨不共戴天!”
  说到此处,郝云孃眼中满含深意望了李仲华一眼,通∶“那浦琼姑娘向着我,嘴唇微动,欲言又止者再三,最後终於忍住,浦琳将贴体七星旗望空挥舞了三次,双双转身绝尘驰去,你知道浦琼想说些甚麽?”
  李仲华便知浦琼为感自己相助之德,想把“罗刹鬼母”被掳之事说出,因关碍其父而忍住不语。
  当然他不便说甚麽,摇摇头道∶“这个小弟猜不出,大概……大概……”
  一连说了两个大概,郝云孃忽起了一声轻笑。
  李仲华不禁面红耳热,使着玄巾蒙面,将尴尬神情遮掩着,问道∶另耶峡四叟及“黔九三霸”呢?”
  “他们望堡外驰去,群雄亦跟着他们去向堡外。”
  李仲华摇首道∶“奇怪……奇怪……”
  郝云孃疑惑道∶“有甚麽不对o”
  李仲华道:“小弟奇怪黔九三霸自始至终均保持镇静,好似有点坐观成败的神情。”
  郝云孃娇笑道∶“我们走吧,别人的事怎管得许多!”说看拉着李仲华望外走去∶到得廊中,将两匹健骑拉着。
  忽地郝云孃想起一事,问道∶“树上发话的人想必是令师吧o.”
  李仲华道∶“只算半个师父。”
  “谁”
  “天游叟”
  郝云孃征住了,星目中露出惊喜之色,道∶“天游叟平生未收传人,怎麽收了你半个弟子?”竟似不信。
  李仲华笑道∶“云姊不信小弟是天游叟半个弟子?”
  郝云孃道∶“一半相信,一半不信.”
  李仲华捉摸不出姑娘话中用意,忙道∶“云姊,你这话是何用意.”
  郝云孃“咯咯”娇笑一声,道∶“你见着了天游叟没有?”
  李仲华摇摇头。
  郝云孃一言不发,步法亦自放快,眼中似思索着甚麽事般。
  堡外山涧、石径、乱草中触目尽是血污,尚有断弩残矢,以及拚斗後留下凌乱的足迹。
  显然是浦六逸手下屠戮花家堡桩卡所留下的残迹。
  却见对面峰顶上有三条身影掠飞奔驰着,极目望去,那是“黔九三霸”像一缕淡烟般,一瞥而逝。
  李仲华忖思着“黔九三霸”为何与“耶睐四叟”貌合神离?这是极不可理解之事。
  郝云孃则心头思绪纷涌,在川江舟中李仲华曾说过是“天游叟”传人!
  可是李仲华只将别後经过,尽情告知,但并未一一详述“天游叟”为何垂青於他。
  只说途中遇上,爱上他的姿质,但现在偶忆其母曾说过其誓不收传人,不禁心里甚疑?令他最心忧的是浦琼对李仲华那种暗暗锺情神色,患得患失,不禁在芳心中油然生起。
  暮蔼苍茫,岚云氨氢如蒸,两人次袂飘飞纵骑而去。
  花家堡中,离石雅楼不到十数丈,一座环柳小屋中,正悬着幅“幽山月影图”。
  李仲华梦寐以求的那这小屋是“黔九三霸”平时练气行功之处,茅檐板屋,不甚起眼。
  李仲睡认定画品圣迹,该悬挂在书房雅室内,怎麽也料不到在此小屋中,遂轻易放过,自误良机,羁误江湖又耗费几许时日!在李仲华而言,为命运乖误所致。
 Scan by: 双鱼梦幻曲 OCR by:
  双鱼梦幻曲 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