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樵子《丹青引》

第十五章 雾中惊魂 金凤令箭

作者:武陵樵子  来源:武陵樵子全集 
  
  那“无影飞狼”裘震坤点穴手法阴毒无比!“神行秀士”金森“鬼见愁”邹七不惜本身真力,将甘若辉散窜气血逼回主经;甘若辉仍是委靡不振,斜倚著“神行秀士”金森身上,闭辔调息。
  三人身存一块方圆不及五丈的礁石上,下临茫茫大江,上倚百丈峭壁,饶是他们身手绝顶,也无法飞越涉渡,登萍渡水轻功再高,似此七、八里汪洋江面也无能为力。“鬼见愁”虽曾是长江水道“天凤帮”帮主,水性纯熟,可惜一腿已残,亦是旱鸭子一个,只有坐等天明,向过往船只呼租。
  风平两岸阔,月涌大江流,耳中只闻得惊涛拍岸之声。
  金森、邹七盘坐於礁石之上,纵论武林大势,昔年见闻。
  两个时辰过去,月己西沉,疏星几点,江风呼呼,扑面生寒,四外一片暗黑。须臾天边泛出一丝鱼肚白,江面渐渐生雾,霎时湮云弥漫,邹七目力特好,看出雾中有一巨舟逆水驶上,遂振吭发出一声长啸!
  声如龙吟,副过江面,送入舟中。
  舟中有人发出吆阳之声,邹七又是发出两长一短啸音,声调激昂高扬。
  金森已瞧料出邹七必是发现“天风帮”巡江船只,发声引来,果然雾中巨舟己拨转船头,缓缓驶来。
  却见船首立著一个虎背熊腰大汉宏声喝道:“石上是哪位本帮弟兄?身属何舵?赶快报出!”
  “鬼见愁”邹七凝注那人有顷,沉声道:“船上可是巡江飞舵‘海马’周元耀?”“海马”周元耀听得口音甚熟?猛然忆起一人,不禁大吃一惊!船首犹距礁石四、五丈左右,立即臆身一耀,望礁石上落下,眼中只见“鬼见愁”邹七像一座巨灵,矗立於礁石上,发须飘舞,虽然邹七与往昔形像判若两人,一只缺腿,终生不改。他单足一踞,悄声道:“是邹帮主麽?一别十年,你老人家还是壮健如昔,想煞“海马”周元耀了!”
  周元耀还要再说“鬼见愁”急挥手制止,低喝道:“船上均是你亲信手下吗?”“海马”周元耀摇摇头,手指著船只,附著“鬼见愁”邹七耳语道:“还有秦虎等人在内。”
  邹七一听秦虎姓名,眼内蓝光迸射、浓“哼”了一声。
  船只已在相距两丈之处停驶下来,江面晨雾愈生愈浓,氲氤郁勃,几至觐面不见人地步。
  蓦然……船中忽传出洪亮的嗓音:“‘海马’有甚麽发现麽?”
  周元耀高声答道:“发现本帮之人……”
  “鬼见愁”趁著他们说话之际,拐杖一点“叮”地微响,人己穿空飞起,向船首飞扑而下。
  秦虎伫立船首,只见一条极熟稔的身影,向船首扑下!
  浓雾弥漫中看得不甚清切?那邹七身法何等快速,相距又近,飞云闪电地扑来,及至他想到何人?邹七身形已到近前,只吓得魂飞胆落。
  邹七身在悬空,左手执杖不好施展“飞猿手法”否则,秦虎已遭所擒。
  这时秦虎急矮身一蹲,顺著窜出一丈左右,只觉迎面风声一闪“鬼见愁”已如附骨之蛆跟到。
  邹七阴阴问道:“秦虎,还认得我吗?”
  秦虎只骇得筋软骨酥,满头冷汗涔涔而落,口噤不语……
  船上一阵大乱,舱内“唆唆”窜出十数人,吆喝之声大作!
  礁石上忽亮起一声清啸,两条人影如风闪落,只见“神行秀士”身形疾晃,出手若电,舱面上全数倒下。
  “海马”周元耀大喝道:“其余的人,不准动手、帮主到了。”
  这时秦虎骇得面无人色,想起昔年自己投身喻松彦为死党,对邹七之命大都阳奉阴送,仗喻松彦为护符,大胆妄为,多次邹七欲将自己执法,均喻松彦缓颊救下,这次是死定了。邹七满面杀机涌现,他暗说:“与其束手待毙,到不如逃走为上。”逃生之念一生,身子一歪,便向水中倒去。秦虎耳内听得邹七一声暴雷似的大喝,猛感胸後肋骨如中五支钢钩般,奇痛彻骨,忍不住嗥叫一声,便晕死过去。邹七“飞猿手法”天下绝技,秦虎怎能逃出手外?
  “海马”周元耀跟著邹七钻入舱内。
  这时“神行秀士”已搀甘若辉进入,立命甘若辉端坐行功,俾使真力复元。“鬼见愁”邹七问周元耀道:“喻松彦手下全部收拾了没有?”
  “海马”周元耀点点头,疑惑地望了邹七一眼,道:“帮主,风闻你老人家十年前塞外身故,怎麽是假的麽?”“鬼见愁”冷笑一声,道:“这话并非虚假,不过死了十年,阎王见我惹厌,又赶我回来了!”周元耀听得邹七语声充满了激愤、怨恨,只见邹七形像较十年前尚要狞恶可怕,心料邹七十年期间必遭受了不可想像的屈辱、折磨。长叹了一声,道:“帮内弟兄几有一半还是怀念帮主雄才大略,德风义举,只是闻得帮主身死,不得己才追随喻松彦,帮主现在做何处理?如有用小的之处,万死不辞。”邹七微笑道:“你可知本帮掌帮犀角令符是被喻松彦盗去的吗?”
  “海马”周元耀道:“这事自帮主离去後,小的们已自猜到了五分,喻松彦平时已觊觎帮主大位,司马昭之心,至此已显明;帮主离开半年後,帮主死讯传遍了江南武林,便宣喻松彦继承帮主之位。”说著一顿,又道:“犀角令符并末再用,以金凤旗令替代,如今‘天凤帮’威信如江河口下,还望帮主再出,重振声威。”
  “鬼见愁”点点头道:“事不在急,老夫先要探出犀角令符藏於何处?取回後再做处理;‘海马’!为免风声露出,你可将喻松彦手下全部制死。”“海马”周元耀领命走去。
  邹七望著躺在舱板上昏迷的秦虎一眼,一掌击出“叭”的大响,只见秦虎呛出一口黑血来,悠悠醒转,颤声说道:“帮主,请饶小的性命!”
  “鬼见愁”邹七冷冷说道:“要想活命不难,你据实报告老夫‘铁笛子’喻松彦现在何处?”
  秦虎平日凶焰尽失,此时只有摇尾乞怜的分了,闻言叩头说道:“喻帮主……”突见邹七怪目电射,忙改口道:“喻松彦半月前已离小孤山主坛外出,循江东下,他声称微服出巡,听说尚须来金陵,这次出巡,不知为了甚麽缘故?故外舵无不惶惶终日,深恐喻松彦突然来临,巡江舵连日戈巡江面,不想遇上帮主。”
  邹七忽然一笑,这笑容令秦虎心惊肉颤,只见邹七沉声说道:“喻松彦平日对你无话不谈,怎麽这次出巡的原因竟未对你说及麽?”语音森冷之极。
  秦虎忽觉背骨之上透出彻骨寒气,一刹那间充满了全身,手脚似乎冻僵了般,忍不住叩头如捣蒜,道:“小的只知是为了一本拳谱,别的均不知情。”
  “鬼见愁”心中一动,冷笑道:“老夫最恨没有骨气的人,秦虎,你活在世上也无用,老夫成全了吧!”
  秦虎一听,心胆皆裂,眼前只见一只巨灵手掌迎面飞来,待要出声哀求,哪里还来得及?只觉七窍一窒,气望回逆,闷嗥一声,便气绝而死。
  “鬼见愁”邹七缓缓收回手掌,只见秦虎七孔溢出鲜血,死状至惨。
  “神行秀士”金森一旁端坐,见状不由微皱眉头。
  邹七察觉不由说道:“金兄敢是暗笑老朽有点手狠心辣麽?”
  “神行秀士”金森但笑不语。
  这时“海马”周元耀已走进舱内,率领亲信叩见邹七。
  “鬼见愁”邹七说道:“‘海马’你这舵定要隐藏港湾芦苇丛中,暂不得露面,一来防避老夫再出风声泄露,再则可免你们身死戮杀之害,至於你们日常生活之需,老夫自会设法供应。”说著,从怀中取出两锭黄金。
  “海马”周元耀伸手接过,道:“这事小的已经早打好腹策,帮主,你可曾忆起那次小的随行出巡,在这上驶三十里左边有一道河港,深入其内,只见芦苇蔽天,河汶水道纷歧,此处最好藏匿,亦可为帮主设下临时总坛。”
  “鬼见愁”邹七颔首道:“其地甚好,立命启行吧,老夫等还要上岸赶返金陵。”“海马”周元耀道:“尚有一事禀知帮主,这次巡弋附近江面上共有三舵船只,其他两只船新驶速,只怕被他们发现,人手不够,恐非其敌。”
  “鬼见愁”邹七沉吟须臾,才道:“那麽老夫随你们到达地头後再离去。”“海马”周元耀领命率领手下纷纷超出,橹舵声作,船身悠悠荡荡开去。
  这时甘若辉气血已复归原行脉络,功力全复,一耀而起,就拉著“神行秀士”金森吵著去寻那“无影飞狼”裘震坤,誓报此仇。
  金森凝视了甘若辉一眼,缓缓说道:“裘震坤久居海外荒岛,这荒岛有如星罗棋布,恒河沙数,他居无定所,你怎麽去寻?”
  甘若辉一张黝黑的脸庞,不由涨得发紫,做声不得。
  只听得金森又道:“裘震坤号称天外一邪,武学蹊径别走,出神入化,为师与邹师伯两人合手攻他,也未落到上风,如非李少侠拔剑相助,他有此容易挟你败走麽?哼!真不知天高地厚,你要去自己去好了,为师绝不责怪於你。”
  甘若辉如浇上一头冰水,楞在那里只是发怔!
  “鬼见愁”邹七见状不忍,微笑道:“金老师,休责怪令徒,就拿老朽这般年岁,仍忘不了当年之耻,何况令徒正当血气方刚?”
  继转向甘若辉道:“甘少侠,你要报那‘无影飞狼’裘震坤点伤之仇,老朽有一办法,成与不成,那就靠你的福泽了。”
  甘若辉不由大喜,眼瞧著“神行秀士”金森。
  金森大喝道:“你这条性命,也是邹师伯救回来的,还不过去叩谢邹师伯?”
  甘若辉正要拜下,邹七一把托住,笑道:“少侠,老朽跟令师有别,最好不要闹这个繁文俗礼。”说著向金森笑道:“如想制伏‘无影飞狼’裘震坤,除非能将武林三宗奇物之一,内功拳谱到非手不可。”
  金森脸有惊容道:“方才秦虎说的就是这内功拳谱麽?”
  继而摇了摇首道:“此事传闻己久,数百年来未有人确知其综迹下落,武林中均抱有姑妄言之,姑妄信之的态度,本是子虚乌有之事,邹兄莫非也信他为责麽?”邹七点头说道:“这本‘内功拳谱’是武当鼻祖张三丰真人手抄秘本,内载无一不是性命双修之精奇神化的武学,以拳为主,以掌为副,浩博渊紧,诡奥难释,张三丰真人将这本内功拳谱传於不知名的外家弟子,不传与武当本门,故武当一派以剑学驰警武林,即为此故。
  “内功拳谱”辗转相传,所得主人均是当年名负一时之武林奇人,然而均不知拳谱为武当员祖张三丰手抄,百五十年前,传至江湖著名杀星毕无坤手中,无意泄露一丝口风,传入其时武当掌门人清虚道长耳中。
  清虚道长认为本门秘学,流落旁人手中,是武当奇耻大辱,遂率领门下廿七名弟子找上毕无坤门上,一场鏖战之下,武当廿八人俱溅尸荒山,其後武当元气大伤,一蹶不振。”
  “神行秀士”诧奇道:“邹兄为何知道得这般清楚?若非金森知邹兄生平不作虚诳之语,亦疑是齐东野语,鬼话连篇的了,不过清虚道长等廿八人溅尸荒山之事,当年轰动遐迩,如今还有人传述,但不知丧在毕无坤之手,武当又讳莫如深,毕无坤虽是著名杀星,为何不辩明是非,迳下杀手,直令人疑惑难解?”
  “鬼见愁”邹七微微一笑道:“金兄你哪知当年武当,全不似名门正派,暗中所行尽是令人发指之事,正好送上门去,毕无坤何乐而不为?自此一役後,毕无坤突然消声匿迹,那本内功拳谱传至洞冥先生之手,先师祖为洞冥先生好友,故而知之,其後洞冥先生坐化‘内功拳谱’亦不知流落何处?据先师祖说洞冥先生是受人暗中阴掌所害‘内功拳谱’亦必为人夺去,不过‘内功拳谱’所载疑奥难释,非任人均可学习,老朽断定如今尚无人习得,至多被人收惜珍藏,金兄以为然否?”
  “神行秀士”金森颔首说:“邹兄所测极是,然江湖之大,欲觅取‘内功拳谱’犹如大海捞针,恐怕今生无望!”
  邹七抚掌大笑道:“这不尽然,老朽深知喻松彦为人,沉著机智,谋定後动,如非确知‘内功拳谱’落在江南,他也不会独自离开总坛,如欲将拳谱得到手中,只须在喻松彦身上找出线索。”
  “神行秀士”说道:“那麽金某将小徒托付邹兄了!”
  正说之间,忽间江面传来鸣锣声响,略带闷滞之音,皆因雾浓漫江之故。“鬼见愁”邹七双眉一剔“海马”周元耀己自匆匆进入舱内。
  邹七忙挥手道:“你可沉著应付,老夫自有道理。”
  周元耀如言退出,邹七偏头向甘若辉笑道:“後面有两只‘天凤帮’巡江船只,均是喻松彦手下,你如要煞煞手痒,可随著‘海马’周元耀身侧,万一要动手时,你不可与‘神行秀士’金森丢人。”
  甘若辉少年好事,闻言大喜,如飞超出舱尾。
  他与“海马”并肩而立,此时大雾连江,滚滚腾腾,隐隐只见两只快船并行,哗哗破水跟来,船桅各悬有一盏红灯,只是一囿红影,摇晃不定;後面两船船行甚速,片刻即已相距十余丈水面。
  “海马”周元耀道:“甘少侠,如非万不得已,切忌动手,不然邹帮主行综一露,对於今後邹帮主复帮大计有所干碍。”
  甘若辉点点头,禁不住情绪紧张,右手按了按肩头乌金飞爪。
  只见左面船首立著一条人影,高声大喊道:“周舵主,周舵主!”
  “海马”周元耀答道:“是徐舵王主麽?唤我‘海马’何事?”
  “罗香主驾临本舵,带来帮主喻令,请秦香主过船一叙。”继而惊“噫”了声,道:“你们舵上如许人手,怎麽船行这等慢?”
  “海马”周元耀胸头一震!突灵机一动,哈哈大笑道:“昨晚秦香主自称寿诞,舵上弟兄摆酒相贺,到现在秦香主及舵上半数弟兄均是酣醉如死,帮主有甚麽谕命‘海马’转传就是,若是紧急大事,烦请罗香主过船比较方便。”说得最後一句,故意把声浪提高,以使“鬼见愁”邹七听见。
  那人“哦”了一声,道:“原来如此?徐某还疑心贵舵出了甚麽事情咧!待徐某请示罗香主再说吧!”说罢,人影一晃,条而隐去。“海马”周元耀捏了把汗,示意舵上弟兄尽力使船行加驶,突见那船首又涌现一人,腾身而起,迳向舱尾掠来。劲风锐啸,人影一晃,舱尾舱上立定一个瘦长劲装汉子。
  “海马”周元耀躬身施礼道;“巡江三舵周元耀参见罗香主。”
  瘦长汉子不加理会,只将阴沉疑惑目光凝注甘若辉身上?
  “海马”周元耀忙道:“罗香主,这是秦香主远房堂侄秦辉。”
  瘦长汉子“哼”了一声,身形晃动,又自向前走去。
  周元耀冷笑了笑,手疾往肩头一按……
  “海马”周元耀忙示意挥手止住。
  瘦长汉子突一掉面!周元耀正摇著手,甘若辉怒容形於色,心中疑云顿生?叱喝道:“周舵主,你这是做甚麽?”周、甘二人不料瘦长汉子突然回面,一时怔住!不知所措……
  瘦长漠子心知必有蹊跷?因为“海马”周元耀系是“鬼见愁”邹七心腹,喻松彦为使帮中不疑,原忠於邹七之人,一律明加重用,暗中监视;瘦长汉子名罗湘,与库院同为喻松彦左右香主,权势甚高,他只觉个周元耀未随他而来,心中起疑?
  回面一望,正巧瞥见两人形色不对,大怒喝道:“周元耀……”耀字一出口,突觉身後穴道被人点上,口禁不语,身不由主地被人抓向舱内。周元耀骇得满头大汗,其时後随两船已赶过“海马”这船尾,一左一右,分驶而进,将“海马”这条船夹在中间。甘若辉悄声道:“并行而驶,何时可了?终久要被他们瞧出破绽,不如将船放缓,摆脱他们,趁此大雾漫江,遮掩耳目之际,掉头而下,顺风顺水,他们纵然发现,也追赶不及了。”
  周元耀摇头说道:“这个不妥,虽然摆脱一时,风声一漏,於邹帮主大有干碍。”说话之时,连连搓手,心头不胜焦急。蓦然,舱内传出一声凄厉喊叫,令人心惊内颤。
  “海马”周元耀暗叫不妙!只见左首船上扑来两条人影,高声吆喝道:“周舵主,罗香主何在?”
  甘若辉一声长笑,人已飞起,迎向扑来两人,乌金飞爪一式“怒龙搅海”舞起一团乌光芒雨。这一式不啻雷霆万钧,而且迅捷无伦,扑来两人,身在凌空,瘁不及防中,被爪了个正著。
  惨嗥声中,血雨喷泉,两人身形坠向江心。
  转眼,两边船上,一阵大乱,刀光剑影,纷纷扑向“海马”周元耀船上。舱内忽闪出“神行秀士”金森,扬起一声清啸,回旋江面,只见他身形迅若鬼魅飘风,袍袖挥舞,扑来之人半数均已震毙江中。
  “天凤帮”手下登时震住!只见“鬼见愁”邹七抓著蜷捆尸体,由舱内激射半空,中途一个转折,似一头苍鹰展翅般,拐杖叮地声响,注立在船首,目内威棱暴射,放声狂笑!
  “天凤帮”手下一见“鬼见愁”邹七现身,均惊得面无人色,悚栗心寒……邹七笑定,大喝道:“孩儿们,还认得老夫麽?”
  十年远隔,沧桑易隔,然而“天凤帮”手下泰半仍是老人,纷纷屈膝跪拜。
  江雾渐散,丽目长空,水面上映出万丈金鳞,绚丽奇观,两岸青山尼翠,平唁阡陌,缓缓眼前掠过。
  云帆漫江中,却见三艘双桅巨舟掉首靠左边河湾内驶去,慢慢向接天芦苇推进,野鸭惊起,噗噗蔽天而飞。
  夕阳傍山时,舱内耀出“鬼见愁”邹七“神行秀士”金森及甘若辉等三人。他们身形一落在河岸上“神行秀士”金森因不欲卷入江湖是非中,将甘若辉付邹七後,约期後会,告辞扬长而去。“鬼见愁”邹七与甘若辉在暮露暗沉中,踏入灯火万家的当涂县城。
  这一老一少举动形像各异,路人纷纷阳目。
  游人群中,有一儒衫文士,步履安详,向街心走去,邹七神目如电,脸色一变!甘若辉发觉邹七神色有异?循著他的目光望去,只见那儒衫文士是与自己两人同向而行,只瞧得背影,步履潇洒之极。
  忽听“鬼见愁”邹七在耳边说道:“你知道那人是谁?他就是‘铁笛子’喻松彦,我老人家不好现身,在西门火神庙内等你,你可暗蹑其後,瞧瞧他落脚之处,即速回报。”
  说完,即走入一条暗巷而去。甘若辉展出比常人略快的步伐,赶上前去,在喻松彦身後约莫两、三丈距,才缓了下来。
  苍穹紧星如织,皓魄光辉如银,清风吹拂舒畅,傍晚时分,当涂县城内充满了诗意画境,游人凄有闲散的感觉,漫步街头,开阔心胸,只有两人心情有点异样。
  “铁笛子”喻松彦眉宇之间蕴含著极重的忧郁,目光凝注,似在思索甚麽?甘若辉则为著内功拳谱引诱:心情有点激动,在喻松彦身後亦步亦超。
  只见喻松彦突拐向右侧一条小巷走去,甘若辉随著走进,发觉这条小巷寥无行人,月色映射将这巷子显得异样清彻,喻松彦拖著一长条人影,步履如飞,急促的落足微声,在这静若死水的深邃小巷,如一颗小石投入其中,清晰可间。
  甘若辉蓦然收住脚步,知一贸然进入,蹑随其後,喻松彦江湖高手听觉灵敏,必为他所发觉,稍一踌躇,入得小巷丈余,四顾无人,双肩一振,身如离弦之弩般跃落屋面,展出上乘轻功,向前赶去。
  他尽量不让喻松彦脱开他的视线,忽见喻松彦在一华屋门首停住,用手拍打门环,生出叮叮之音。
  门“吁”地开启,喻松彦一闪而入,甘若辉急向那座华屋瓦面飞窜落下,突身形一挫,蛇行鹭伏循著屋背走去,在天井之上定住,身躯平卧在两道瓦隙中间,脚上头下,微微昂首,只见大厅内灯光如书,喻松彦与数人超入厅内。
  “铁笛子”喻松彦迳向厅内一张云石檀木圆桌上首坐定,正在甘若辉视线之下,瞧得甚为清楚。
  灯光映射,喻松彦面如冠玉,神清目秀,三缁黑须低垂胸前,望之有如神仙中人。
  甘若辉不由暗暗惊奇道:“这人人品清气绝俗,肃穆雍容,宛如鹤立鸡群,使人见著即生好感,怎会是邪恶一流?听恩师与邹师伯说此人心术之坏,无以复加,可见以貌取人,失之子羽。”
  六个身著黑色长衫“天凤帮”手下正襟危坐在喻松彦左右,只喻松彦目光微微扫视了一眼,面色凝重缓缓说道:“本帮现处於风雨飘摇之中,诸位舵主大概不知情吧?”
  诸人面有惊容!茫然不知所云……
  喻松彦微喟一声道:“也难怪你们,喻某执掌帮务有手、仗著诸位老师及帮中弟兄同心协力,使‘天凤帮’威望江南,一帆风顺,黑、白两道均不敢正眼相视。”
  座上六人起立同躬身道:“全仗帮主雄才大略所致,弟兄们无功无能,帮主谬奖。”喻松彦示意六人坐下,淡淡一笑道:“只以承平有期,帮中弟兄未免怠情,不无失察之处,喻某这次出巡金陵,无意闻讯‘金陵二霸’命丧雨花台,令人震惊。”说著双目寒电暴射,在座各人不由达打数个寒噤。
  喻松彦冷笑一声道:“想单家兄弟投效本帮有年,出力犹多,事诚恐为雄飞镖局而起,单家兄弟系武林耆宿裘震坤降老前辈衣钵传人,一身武学造诣精绝,杨永彪等人肤浅武技,非单氏兄弟对手,何况有幕阜相助、他们之死定是正派高手所致。”
  “喻某到达‘金陵二霸’家中,得知单氏兄弟孤身前往两花台,应凉州大侠甘氏之後所约,裘老前辈也随後赶去,黎明时分金陵分舵前往探视,只见单氏兄弟倒卧血泊,双双溅尸,连裘老前辈也不知所综。”
  案人面面相颅,只听喻松彦又是一声冷笑道:“不仅如此,还有更惊人的事咧!喻某心想雄飞镖局或能知道‘金陵二霸’死於何人之手?孤身前往镖局以礼相见,阳杨永彪倒还诚恳,直认并未参与其事,不过事前在玄武湖畔见过甘氏後人与其师‘神行秀士’金森,还有前任帮主神眼独足‘鬼见愁’邹七。”
  在座詹人惊呼了一声,其中一人大声道:“帮主不是说过邹七已然身故,怎麽还在人世?”
  “铁笛子”喻松彦面上浮起忧郁笑容,目内也闪出异样奇光,领首答道:“邹七死讯并未传言失实,喻某怕杨永彪误认,迳去玄武湖那家茶棚与杨永彪所言相同,不过那人虽是独足,形像与邹七判若两人,姑无论是否,单氏兄弟必死在那独足怪人与‘神行秀士’之手,金陵分舵人手不少,事先亦未防恩於前,事後又未踩探仇人综迹,仍然沉溺花天酒地中,喻某回到总坛,按律治罪。”
  喻松彦心中暗怀鬼胎,明知是“鬼见愁”邹七本人,但有说不出的苦处。
  甘若辉听进耳中,暗暗冷笑:心说:“今晚你倘与邹师伯面对面说话,只怕你无置身之地了。”
  只听喻松彦又道:“单氏兄弟陈尸雨花台,若置之不问,有失本帮威严;喻某赶赴江岸,欲觅巡江船只,正巧上流漂浮数十尸体,均是本帮妄江舵上弟兄,这才南来此处,喻某细察尸体,从伤处推断,出事地点应在当离不远,众位舵主,你们可有失察之罪?”
  六人惊得面无人色!噤声不语……
  喻松彦拂袖而起,冷然一笑,说道:“姑念本帮大难方兴,正需用人之际,有功折罪,无功两罪并发,你们快去巡视水面,有无巡江一、二、三段飘浮船只,或幸存兄弟,喻某还需赶赴一处,要事待办,事了端返当涂听取回报。”
  六人纷纷离座,五人驰奔飞出,只有黄面鼠须矮瘦汉子留下,躬身禀道:“帮主远来,想必腹中饥饿,待小的吩咐厨下送上酒肴食用後,再离去如何?”
  喻松彦点点头道:“边舵主,你随喻某俞二十年,你知喻某离开总坛,有什麽急务麽?”
  黄面鼠须汉子略一沉吟,才道:“帮主智计远虑,行事莫测,小人笨拙,不能忖度……”
  喻松彦接口道:“你且猜猜看。”
  矮瘦汉于说道:“莫非帮主早知邹七未死,欲邀请友好前来助拳?”
  喻松彦朗声大笑道:“你诚知我心,想当年谋除邹七大计,你与秦虎二人无不参与,不过你只猜到了一半,上月燕家堡惨遭瓦解‘翻天掌’燕鸿奔来我处,喻某直问邹七之事,燕鸿答称邹七在十年前被他诱陷地室,事後虽未派人前去查看,谅想死去多时了;喻某不信是真,因每一忆起邹七之事,只感心绪不宁,一阵难以形容的不适侵袭全身,如邹七不死,他年必会找上门来,自忖非其对手,邀请同道相助,又恐阴谋泄露,到那时喻某见不得人,正在无计可施,风闻武林三宗奇物‘内功拳谱’落在江南,若能到手练成,天下无人可敌,邹七找上门来也是无可奈何。”
  瘦矮汉子问道:“帮主是否探出那本‘内功拳谱’下落麽?”
  喻松彦点点头。
  瘦矮汉子大喜道:“那太好啦!帮主如成为天下第一,便可图霸武林。”
  喻松彦眉头微蹙,挥手道:“边青,你不可打断喻某话头,喻某为此离开总坛,果不其然,玄武湖独足怪人真是‘鬼见愁’邹七!”
  边青大惊道:“真的?倘若邹七迳赴总坛骚扰,帮主又外出,该如何区处?”
  喻松彦目蕴杀气,冷笑道:“据喻某猜测,邹七如未将那支犀角令符到手,有何颜面前去总坛?谅他在金陵现综,屠戮巡江弟兄,目的不外引诱喻某赶来金陵,乘机勒逼犀角令符下落,哼!喻某是何等人?岂会落在他的算计中!”
  说著,微微一顿,往身旁取出一支令箭,交付边青之手,道:“在喻某未返之前,你可代行职权,传令搜索邹七行综,千万不可与其为敌,必须稳住,喻某在此稍用酒肴,歇息至四鼓离去,无庸你在此,你去吧!”
  边青躬身造退,回身向厅外飞窜而去。
  甘若辉心中一动!暗道:“我若将这支令箭到手,假传使命,使天凤帮自我残杀,瓦解支离,逼喻松彦亡命天涯,邹师伯便可从容收拾,事半功倍。”心念一动,轻悄悄的翻过屋脊,双肩一振,破空斜飞旋身落下巷中。
  此时,皓月已隐入云层,大地复又苍茫,巷中沉黑无比,甘若辉眼力甚好,只见边青一条黑黝黝的人影,已走出七、八丈外。遂紧迫了数步,口中唤道:“边舵主慢走!”
  边青闻言一征!收住脚步,飞快转身,只见前头一条身影电飞掠来:心中大惊,反手一按肩头,龙吟声响,青霞腾出,护住全身,低喝道:“是什麽人?”
  甘若辉本想趁著边青闻声回顾之际,摔然出手将他擒住,不料边青江湖经验太过老练,只好另设别法,掠到近侧,倏然止步微微含笑。
  边青仔细观察来人形像,只觉面生得紧?不由起疑,高喝道:“你究竟是谁?有何话说?”
  甘若辉慢吞吞说道:“边舵主不要起疑,在下白辉,是喻帮主新收弟子,方才帮主入内,命在下不得入内,嘱在下相候边舵主追随效力,他老人家还须寻访‘内功拳谱’下落,嫌在下累声,故将在下留此追随边舵主。”
  他自认这番说辞说得天衣无缝,其实破绽百出,但边青一时之间也被懵住!“哦”了一声,笑道:“原来是白老弟,既然帮主有命相随边某,那是求之不得,边某现欲赶去江西,老弟,你我边走边谈吧!”
  甘若辉答了一声:“好!”两人施展轻功,尽抄小路,到达城沿翻出城外,望江边沙滩落下。
  月色又现,沙滩平润洁白,大江涌现片片金麟,潺潺东逝,显得无比恬静、幽美。甘若辉看看四下无人,正待动手……
  突见边青一式“燕子飞云纵”耀开三、四丈,手中剑光一闪,冷笑道:“小子,边某几乎被你蒙了?你如是帮主弟子,岂有不带你进门之理?小子你究竟是谁?实话实说,如有半宇虚言,令你伏尸边某剑下!”
  甘若辉心头一怔,暗说:“这边青难怪喻松彦倚他如左右,休看他生得猥琐,果然机诈思慎,不然,以一小小舵主,还能代行帮主职权?”
  他不愧为“神行秀士”金森传人,机灵跳脱,念头在脑中闪电掠过,朗声大笑道:“边舵主,难怪帮主对你称赏不至,在下责是帮主新收弟子,舵主如是不信,听在下将相随帮主而来,一路经过详情告知,边舵主就不再起疑了?”
  边青紧握了握手中常剑,冷笑道:“你且说说看。”
  甘若辉遂滔滔不绝说出,与喻松彦在厅中所说尤较详细。
  边青半信半疑?忖道:“看来倒不是假的了?怎麽帮主不准他进入是何缘故?”忽问到:“你相随帮主同去‘金陵二霸’家中,必然知道‘金陵二霸’府第坐落何处?南向北向?府中还有些什麽人了?”
  甘若辉冷笑一声道:“边舵主,你可有点咄咄逼人了!在下虽然跟随帮主同赴金陵,但帮主命在下留居客栈,怎麽知道单氏弟兄住屋南向北向?你既起疑,追随亦是无用,在下还是赶回去见帮主吧。”说著,身形一转,就要往回走去。
  耳畔听得边青高叫道:“老弟,慢走,愚兄错怪了你。”
  甘若辉只觉体後微风飒然,暗哼一声,两足交错一踹一旋“龙飞九天”冲霄而起,掉头扑下,向边青窜来的身行罩去,势猛如鹰。边青心中大惊!震腕出剑,掠起漫天寒星,身形一挪,斜闪三尺。
  甘若辉哈哈一笑,身形一仰,复又上升两尺……
  边青剑尖擦胸而过,倏地身子一顿,唆然落地,冷笑道:“边青你今晚就认命吧!”
  边青瞧甘若辉身形变化,高深玄诡,心知今晚凶多吉少,不由心惊胆战,强笑一声道:“小子,边某早瞧出你形迹可疑?果然不错,你要想从边某手中讨了好去,边某从此绝意江湖。”说时,晃身“唆唆唆”攻出三剑。
  青虹闪掠,剑光震起一圈碗大青晕,显然边青对这把剑练得极见工夫,只见剑势飘风,飞电涌前,寻向甘若辉胸前三处重穴。
  甘若辉哈哈一声长笑,双足一错,倏然而动,形若鬼魅般轻轻脱出剑势之外,左掌一沉,翻腕打出一股劲风,撞向边青右腮。
  边青慌不迭地撤剑,望回一抽,迅快无伦地迎向来掌削去。
  甘若辉武学绝俗,哪会把边青放在眼中?左掌望外一送,右手五指闪电飞出,劲风嘶嘶,望边青手中长剑抓去。
  边青不禁骇出一声冷汗!不料甘若辉武功这麽高?身形急撤,然而甘若辉这一出手,两掌拾指如闪电般交错攻去,身法更是疾若魅影,绝不容边青有缓手之机。
  边青身不由主地被甘若辉迫得连连退後,猛一咬牙,大喝道:“小子,边某与你拚了!”长剑急出,横揉猛刺,全不依章法……
  甘若辉一时之间,被他错乱剑招,攻得有些迷惑难当?月色茫茫之下,在那广阔平坦沙滩中,只见两人兔飞鹄落,拚死殊斗。
  甘若辉瞧出边青心情,胡乱出招,哈哈一声长笑,声彻夜空,清撤悠扬。边青愈打愈是心骇,被他这一笑,更是胆战魂飞,惊见甘若辉双足一弹,如同激矢离弦,冲天而起,闪电之间,摔然掉首,凌空扑下。
  这一式是“神行秀士”金森所授绝技“天河星泻”威猛无比,边青只觉一片重逾山岳的劲风凌空压下,身形闪挪呆滞,不由魂飞天外,忙横剑望上一隔。哪知剑一出手,猛觉指痛欲裂,手掌一松,那柄剑登时飞起半空,随著劲风已自压体,气血一阵激荡,眼前金花乱涌,闭目长叹一声,等候身死。
  蓦觉压力一松,胸後被点了数指後,毫无动静?忍不住睁开双眼,只见甘若辉立在身前,面带诡笑。
  边青不由气望上冲,大喝道:“小子,你敢羞辱……”辱字出口,猛感气血逆窜,宛如万蛇噬咬,身受之惨,任人无法忍受!
  可怜边青眼睁得铜铃般大小,额上冷汗涔涔落下,面上肌肉扭曲变形,身躯像一条软蛇遂渐下挫,颓倒在沙滩中;继之惨叫之声,那音调之凄厉令人不可瘁闻,在这似水月夜中,更是使人汗毛笔立。
  甘若辉冷笑了笑,探掌在他怀中搜出那支令箭,藉著皎洁月色映视,只见那支令箭通体黄金铸造,两面各铸有一只凤凰,上有八字:执法如山违令者死。
  甘若辉略一把玩,收置怀中,举掌向边青胸後一拍,那边青全身酸痛立止,可是瘫疾乏力,口噤不能出声。只见甘若辉望著边青答道:“只有委曲一点,在下尚须替你引见一位久未谋面之人哩!”说时,一把挟在胁下,如飞驰去。
  Scan by: 双鱼梦幻曲  OCR by : wh10
  双鱼梦幻曲 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