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樵子《丹青引》

第九章 飞猿绝技 山魈木客

作者:武陵樵子  来源:武陵樵子全集 
  
  只听得邹七哈哈狂笑道:“十年了,十年了,我邹七梦想不到还有重见天日之时。”泪珠夺眶而出,簌簌哽咽起来。
  这时,李仲华已飘身落地,目睹邹七这种喜极生悲神情,亦是潸然欲泪,忖道:“十年是一个漫长的岁月,处此暗无天日而又渴又饿环境中,若非有一种坚毅无比意志,何能使之维持生命延续下去?但只有邹七一人能有此毅力,一朝心愿得偿,岂能不喜极生悲?”
片刻,邹七哽咽已定,手指著身後墙角一卷油黑晶亮草绳,道:“老弟你可将这卷绳索系在你背上,再烦将老朽挟持坐在洞口之下,然後老弟你照前法,凌空斜飞,一定能攀著洞口出险。”
  语气称呼俱变,可见邹七此刻心情愉快无比;这时两人神光焕发,意气飞扬,李仲华已将邹七扶坐洞口之下,只见他深深吸了一口丹田喜气,四肢望壁上一贴,人已往上直升。
  李仲华陡地身形一停,吐气开声,尽平生真力,人已闪电斜飞而出!果如邹七所料,堪近洞上两尺之处,真力已尽,人便往下坠落,李仲华闪电伸手,右臂暴伸三尺,五指一把扣住板缘。邹七仰面目李仲华情形,大叫道:“老弟沉著点,从速运凝臭气。”
  李仲华一把抓住板缘,已时缓过一口气来,左手亦向板缘一抓,力贯双臂“唆”的一声,灵蛇出洞越出翻板之外。只见存身位置不是原落下之处,却远在二、三十丈外,孤零零大屋依然矗立巍然,四面树蔽浓翳,参天拥翠,天色已在落日时分,流霞经天,啼鸟噪林。
  李仲华低头下视,问道:“你老人家现在在下如何?”
  邹七仰面笞道:“老弟只须将绳索放下悬著,两手紧握,千万不可松手!”
  李仲华将绳索放下,双手紧握著,那根绳索尚距著邹七头顶有一大截距离:心正惊疑著螂比用何法凌空上升,才能抓住绳端……只见邹七双掌按地,闭目运气须臾,突然吐气“嘿”地一声,双掌一撑,一鹤冲天而起,在他真气将尽未尽之际,右臂闪电往上一伸,五指抓著绳端;这一著,真是险绝,仅差三分即就捉空,那邹七必然坠落,仅有的一条腿也必折断无疑。李仲华被掷匕猛力一抓绳端,只觉一股重坠之力将他身形望下一弯,两手几乎把持不住;他知这是邹七生死存亡的关头,绝不能在自己手中失误,十年壮志,一日失手,将使自己愧疚终生,於是两臂尽凝平生真力。“老弟,现在你慢慢拉上吧!”
  李仲华闻言,一把一把缓缓将他泣上,那条油黑晶亮的草索,因为年代过久,禁不起重力拉张,逐渐松弛,草索内部纤维丝缕随著一根一根断裂,可惜两人却不知罢邹七距洞顶十丈左右,草索中端已断裂一半,李仲华只觉手劲不能平衡,往右微一歪。
  这是即将断裂的预兆,李仲华发觉有异,忙大叫道:“绳快断了!赶快!”邹七身形一歪,亦发觉情势危殆,绳索一断,垂直下坠,真气不能在一刹那凝聚,中途不能变缓身形,若不是腿断,亦必重伤,当然李仲华如不弃他而去,这出困还是有望,不过却比较麻烦多了。
  邹七这一发觉情形危险:心料这根绳索必不能维持多久,不如走一险著,只见鄙邹七右手猛力一拉,电闪松手,那根草索立时发出一声嘶响,中断为二,急速下坠,可邹七已藉力笔直上升,跟著急叫了声:“老弟!快点!”突见邹七距洞顶两丈余时,右臂暴伸,顿时伸长三尺。
  李仲华本是绝顶聪明的人,见邹七猛拉绳索,便知他心意,倏地弯下,做例挂帘状,两脚分勾洞缘,全身倒垂“唆”地伸臂,无风暴长,两人手指一搭,顿时勾紧,李仲华只觉这种重力是无法忍受的,指骨酸痛欲裂,但此刻可容不得他松指“嘿”的一声,足尖一使劲,腰望上弯,用剩余的左掌风快地望洞缘一搭,只李仲华身形仰起,随著邹七亦鱼贯出洞。
  邹七坐在地上,嘴角泛出一丝欣悦笑容,眼见的都是那麽新奇;绿树……翠草……红花……秋风……阳光……都如隔世之感……十年是一段悠长的日子,过去的岁月几乎是无法记忆,像幽灵一段的生活,挣扎、梦想有这一天到来。
  此刻邹七的感觉,有种从新体会生命的欣喜,人在失去自由己久,一旦拾回,其心情之欢悦,是难以笔墨形容,李仲华何曾不同有此感?邹七热泪盈眶,强笑道:“老弟!我不是仇恨难消的话,必然皈依我佛,从今以後再不管江湖恩怨是非……老弟,请你劈一截树干来!”
  李仲华点点头,走前数步,掌断一枝矮栗,递与邹七,只见邹七手指如刀飞落,木片四飞,一刹那问已削成一根拐杖。邹七哈哈大笑,拐杖顿一顿,全身笔直立起,道:“老弟,走!”就在两人身形将动未动之际,突然,破风之声大作,只见林荫密处打出芒雨暗器,电飞星纵而来。
  “鬼见愁”邹七大喝一声,旋身如风涌向暗器打来方向,叮叮之声响起,那片暗径寸树木,应掌而断,枝叶溅飞,尘土漫天,声威甚是吓人。李仲华见邹七掌力如此雄浑,暗暗咋舌不已。
  只见尘土弥漫中,腾起一条人影,捷如鹰草望自己这边扑来,夹著一道匹练寒光卷到。李仲华身形一闪,让开七尺,定晴一瞧,来人却是一个长身玉立,俊秀不凡的少年,手持著一柄寒光闪开的长剑,怒目而视,心正惊疑燕家堡何来如此人品?
  这时“鬼见愁”邹七如风返转,拐杖一顿,沉声道:“你是何人?敢在我‘鬼见愁’面前耍弄破钢烂铁?”
那少年微微一怔!目光垂落地下,喃喃自语道:“‘鬼见愁’……”忽又目光一拾,蹙眉道:“阁下莫非就是饮眷大江南北,失综十年的‘天凤帮’邹帮主麽?”
“鬼见愁”邹七“哼”了一声,道:“正是邹某!”
  那少年目光微李仲华一瞟,道:“那麽?请问邹帮主同伴是否名李次中?”邹七从未问起里李仲华姓名,闻言即望走李仲华脸上。
  李仲华大感诧异?立跨前一步,道:“在下正是李次中,但不知尊驾为了何故要找在下?”声落,那少年玉面陡涌杀气,飞起一剑“毒蟒出穴”电速李仲华胸前“天枢”穴划来,剑未至,已感剑气袭人。
  “鬼见愁”李仲华见少年一脸正气,不问情由向李次中猛出杀手,必是李次中做下甚麽错事,但心感李次中援救出险之德,在未判明是非之前,不容袖手,右腕一伸,电光石火间,三指已捏紧那少年剑尖。
  那少年倒抽一口冷气,他只见邹七那只右臂陡长三尺,左臂却缩收肩内,又出手电疾,自己也是名师之徒,见他右手欲出之际,便即撤招,却不料邹七右臂平增三尺,不然,剑尖何至於被他捏住?他试著挣脱,但犹如蜻蜓撼石柱般,难动分毫,不禁面红耳赤,又不好松手弃剑,僵在那里双目几欲喷出火来。
  李仲华见他两次向自己猛下煞手,不由冷笑道:“在下与尊驾素昧平生,无冤无仇,两次向在下猛施杀手,为了何故?”
  邹七将手一松,哈哈一笑道:“邹某素来问事持正,水不偏向,少年人,你只把为了何事要找李老弟说出,邹某定可还你一个公道。”
  那少年冷笑一声道:“邹帮主!只要你处事公正,在下便放心了,在下苏翔飞,家师‘阴山羽士’”
  “鬼见愁”邹七闻言一震,不料此少年竟是塞外武圣之徒,正欲启口想问,忽觉眼中一化,眼前多了一个羽衣星冠,双目点漆,面如冠玉的道人,五髻黑须垂著胸前,只在暮风中拂拂晃动,益觉飘飘出尘,那道人来势身形逾电,可又不带出半点风声,由此可见,这道人武功有令人莫测高深之感。
  邹七与李仲华脸上不禁显出惊容,只见那道人面向苏翔飞道:“翔飞,这两人是谁?寻出姓李的下落麽?”
李仲华一听,剑眉双桃,厉声喝道:“不知我姓李的在何处得罪二位?何不将详情相告?这等不由分说,岂不有失二位侠义行径?”
  队腕统一脸怒容,冷笑道:“李次中,你在鸡鸣驿劫夺我苏门传家异宝‘五色金母’并纵容你手下赵同向我舍妹非礼,你已明知,还要问甚麽?”
  李仲华气得目营皆裂,热血沸腾,戟指大叫道:“想我李某也是顶天立地的汉子,岂肯为那不宵之行?不知你由何而指,何不快说出来?”
  “鬼见愁”邹七神眼如电,一见李仲华如此激动,必不知情,定是为人诬害,心中一动,抱拳望著羽衣星冠道人一拱笑道:“老前辈想必就是驰誉武林,塞外武圣阴山老前辈麽?”
那道人展齿一笑,微微颉首道:“正是贫道,贫道来时在林中,闻听尊驾就是名动大江南北,领袖天凤船帮的邹帮主,贫道虽不在江湖走动已久,但帮主为人公正,仁心侠风,早已闻及,不胜饮仰之至。”
  “鬼见愁”也微微一笑,恭敬答道:“焉敢当老前辈谬奖。”
  这时“阴山羽士”目光落在苏翔飞脸上,道:“翔飞,凡事不可偏听一面之词,为师李次中不似为非做歹之徙,总宜判察清楚才是。”苏翔飞脸含赧容,讪讪不语……
  李次中胸中大感舒透,只见邹七接口道:“老前辈,在下只知一点,邹七十年前被‘翻天掌’燕贼诱陷地室,居心恶毒,在下仗著师门武学,得以苟延残喘不死,不料李老弟亦被燕贼诺陷地室六日,片刻之前,仗著两人同心,才得出此暗无天日地穴,由此可见李老弟必是为燕贼诬害,老前辈若不见信,且看地穴即知。”说著,手指著五、六丈外,方才两人脱出地穴洞口。
  “阴山羽士”一听,果然与苏翔飞超前往视之,只见“阴山羽士”双眉展动,一脸愠怒走了回来,道:“这燕雷竟是如此不法之徒?真不该放走了他。”李仲华听出“阴山羽士”语意,猜出这几日来燕家堡必有一番搏斗;“翻天掌”燕雷一兔脱,燕家堡现在谅恐烟消瓦解了。此刻苏翔飞亦走了回来,目露疑容望著阴士羽士道:“师父,那麽‘崂山三鹰’的话,又是何意呢?”
  李仲华至此已是恍然大悟,忙道:“这个李某有个解释。”於是便将从酒楼中遇上燕鸿之後,一切详情说了。
苏翔飞走前李仲华一揖至地,面上浮出歉疚之色,笑道:“小弟年轻无知,竟信一面之词,万望恕罪。”
  李仲华身形一挪让开,冷冷说道:“不敢!”神色之间,将前苏翔飞二次猛下杀手,尚不无耿耿於胸。
  “阴山羽士”笑道:“贫道已久未涉足江湖,此番为著‘五色金母’之事,又将重履莽莽红尘,金母为练厝携走,与邪派异士合谋开炉冶剑,若待剑一冶成,武林之内永无宁日了。”
  说著微微一顿,又道:“邹帮主,你现在行止如何打算?”
“鬼见愁”邹七怆然一笑,道:“十年沉沦,如入九幽地府,心若槁木死灰,奈一息尚存,又能重见天日,燕贼之仇,不共戴天,本欲追随老前辈追蹑燕贼,但帮中宵小横行,箕豆相煎,令在下疾首痛心,意欲先回江南整顿船帮後,再天涯追综燕贼……”
  说著,笑容越发开朗了,又道:“不过,在下十年未食人间一点烟火,留下一丝残体真气,以期出困,当前要务,只在找上一家酒楼,狼吞虎咽而已。”
  “阴山羽士”爽朗一笑,道:“邹帮主真是快人快语。”说时从怀中取出一丹药小瓶,倾出两颗梧桐于大,朱红丸药,芬芳袭鼻,托在掌心,笑道:“贫道听出邹帮主语音,真元已将枯竭,这两颗丹药,虽不是仙丹妙品,但功能保元助长真力,分赠两位服用,聊以致歉。”“鬼见愁”邹七大喜谢了,接过服下。
  李仲华此时对阴士羽士师徒两人恶感渐消,亦相谢取过服用,只觉一缕阳和之气,直流丹田,不觉精神大振。“阴山羽士”这时微笑道今贫道师徒既需追综燕雷取回失物,有缘再为相见吧!”说著与苏翔飞同时一掠,眨眼,已在十数丈外,隐入密林中。
  李仲华心中一惊!只觉“阴山羽士”去势电疾,如何展动身形竟都未瞧出?“鬼见愁”邹七大摇其首道:“‘阴山羽士’无愧塞外武圣之名,仅就轻功一项,已臻化境,令人有自愧不如之感。”
  说著面向著李仲华笑道:“老弟,你是邹某唯一知己,目前你若无事,何妨与邹某南下,助我一臂之力?”
  李仲华闻言,心仍悬念“幽山月影图”及郝云娘倩影,但自觉孤独,人生难得有人知己,便慨然应诺。
  “鬼见愁”大喜,道:“观老弟面有隐忧,一定有甚麽重大事情未解决?一俟帮务整顿後,我这老哥哥绝不食言,必然助你解决疑难如何?”
  李仲华立时改口道;“承蒙邹兄相助,这还有何话说?此时言之过早,日後当详告邹兄,不过,小弟先在此拜谢了。”说罢深深一揖。
  “鬼见愁”邹七生性豪放,纵声大笑道:“咱们总是江湖英豪,应当免除这些酸腐俗礼,如不是老弟陷入地穴,老哥哥这条命哪能捡回来?虽说是生死之事,天命有定,还是相仗老弟,这种恩典,我做老哥哥应怎麽个谢法?天色已晚,咱们走吧。”
  此时,夕阳衔山已久,暮雾渐浓,只闻风鸣树丛,涛起天籁,倦乌归林,一片嘎叫夹著振羽剔翎之声;偌大的燕宅,灯火俱无,一片昏暗,两人驰过潇湘竹林前,只见那片浸空飞翠的篁竹,东倒西歪,似是被掌力震倒?
  地下满是竹枝残叶,隐隐瞧见林中“千手观音”常居之雅致精舍,此时也是颓垣断壁,显然是一阵生死搏斗後之遗迹,宅中花间、小径,但是凌乱不堪!出得堡外,两人如飞急驰,月华东升,泻地成银,只见两人身形似淡烟般在原野上驰飞……(注:燕堡瓦解情事,後数集内自有提及,现反不表)
  江南四月,正当暮春初夏季节!柳浪闻莺,艳阳满天,风光绮丽,正如前人所云:“燕子呢喃,景色乍长春画,睹园林,万花如绣,海棠经雨胭脂透,柳展宫眉,翠拂行人首……”诗情书意,尽纳入词中。这日,阳光煦丽,金陵城外玄武湖畔,纵柳荫处一座杏花村酒家来了两人。
  一是长发披肩,媚髭绕腮,独腿支著拐杖老者;一个是玉面鸢肩,丰神潇洒的少年人;这一老一少,因为彼此极不相称,引起四座频频注目!这两人正是“鬼见愁”邹七与李仲华两人,他们只轻酌浅饮,指点湖光山色,低声谈笑。玄武湖一名後湖,出玄武门即至,周十余里,锺山峙於东,幕府山互於北,西则石城迢递,湖心五洲,堤柳含烟,幽篁蔽日,入夏满湖红裳绿盖,风送荷香,烟波浩认,泛舟其间,风光胜绝。
  此刻,在他们邻座上坐了四人,一个是须眉皆白的老者,其余都是三句左右、青年漠子。只听那老者低声说道:“瑛侄,想不到老朽晚年横遭此逆‘金陵二霸’竟如此不讲理?硬要三天之内,赔偿三十万两白银,老朽开镖局二十余载,也赚不了这麽多银子?老朽纵然倾家荡产,唉……”
  老泪潸然,说也不能说下去了。这种无头无尾的话,李仲华听进耳内,茫然不解,继听得一个粗豪嗓子,尽量压低声音道:“要是铁伞大侠在此,这些事都可迎刀解决;如今,还是不如☆走了之,日後仍可卷土重来。”
  李仲华用眼微微一瞟邻座,只见那老者浓皱双眉,叹息道:“我们早在‘金陵二雾’监视中,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只有慢慢挺著瞧吧!”那种黯然神色,令人一见油然泛起同情之感。
  “鬼见愁”邹七看在眼中,低声笑道;“老弟,你如想扬名武林,何不相助这四人,做下一番震荡江湖的事业?”
  李仲华不禁微笑道:“行侠仗义,固所愿尔,浮云虚名,非敢望也。”说著,惊疑地望著邹七面上,又道:“莫非这四人邹兄相识麽?”
  “鬼见愁”邹七眨眨眼,道:“十年後的老哥哥,形像变异太多,只独足仍然无恙,我认得他,他认不得我,是莫可奈何。”说罢,呵呵大笑,声震四座。忽然,从外跨进一个浓眉大眼,神情做岸的大汉,背後插著两支阴阳戟,目光一瞟,落在那须眉皆白老者身上“嘿”地一声冷笑,极为阴森说道:“这个时候,安排後事犹不及,还有心情饮酒,天下哪有此种醉生梦死之辈?”
  老者左侧一个中年汉子,举掌猛拍了桌子一下,杯盘咣唧一阵乱跳、只见那汉子如风地立起,喝道:“丘豪,三天之内咱们赔银子与‘金陵二霸’就是,在此要你狗仗人势,狐假虎威做甚?”丘豪双眉一掀,语气更森冷道:“赔了银子就逃得了命麽?‘金陵二霸’几曾饶过了谁?”
杏花村食客纷纷离座,仓皇走去。
李仲华虽不明双方是何许人?但一见丘豪这种妄傲神情,胸头禁不住万分厌恶。丘豪正站立定李仲华座侧五尺之处,背後两支阴阳短戟,蓝光闪开。
  李仲华心中一动,右臂如电一伸,丘豪身後一柄阳戟,竟李仲华取在手中。“鬼见愁”邹七眼色望外一丢,李仲华会意,顺手一甩,那支阳戟,一溜寒光坠入玄武湖中。这不过是指顾问的事,邻座须眉皆白的老者,李仲华取戟、甩丢,目睹得一清二楚,满面惊喜之色。
  丘豪正在嬉骂讥讽时,忽觉右肩一轻,急反手一摸,发觉肩头空空,不由骇然变色!侧首急顾,却李仲华与邹七举杯浅饮,低声笑语,一点可疑痕迹俱无,那支阳戟却鸿飞杳杳。
  继见须眉皓白老者神色有异,神色一变狞恶,大喝道:“杨永彪!你敢在我丘豪面前弄鬼?可怨不得丘某心辣手黑!”
杨永彪此时见邹七、李仲华必是武林高手,胆气为之一增,哈哈笑道:“丘豪,你自送来献丑,怪得哪个!”丘豪又暮觉左肩一轻,飞快旋身一望,只瞥见仅有的一支阴戟,拖著一溜蓝光,飞坠湖面“噗通”一声,湖面起了无数波圈,又渐皱平静。
  此时丘豪面目失色:心胆皆寒,心料必是李仲华、邹七二人所为,这等鬼魅手法,头一次应在他的身上,哪能不神魂俱颤?正僵在那里,走又不是,不走又不是,忽瞥见湖堤走来两人,面上随现喜容,高叫道:“阴前辈快来!”声音竟带著颤抖。
  “你在此穷哔甚麽,扰了我老人家酒兴,打!”极森冷口音由“鬼见愁”邹七口中吐出,打字音落,酒杯离手飞出,电漩星闪,劲疾异常。
  丘豪空有一身武功,竟无法闪避那酒杯“吧唔”声响,酒杯顿时打中丘豪鼻梁骨上,震成碎片,悉数嵌在丘豪鼻梁两侧。
  丘豪只觉目中金花乱涌,痛极神昏,嗥叫得一声,血流满面,面形惨厉可怕。此刻,如风走进两人,都是枯瘦如柴,穿著一件长可及膝宽大灰色长衫,随风前後飘动,面目森冷,神情木然,一对眸子吐出冷电般寒光。
  两人不但长相无异,而且神色更是一样,分不出是谁是彼?唯一的区别,一个左眉上有点黑色小痣,不过这要在极冷静的状况下,方可分辨认出。
  杨永彪等四人见此两人一现身,神色猛然一变,心在激跳著,几乎跳出口腔,目光不敢向他们两人相接,只望著邹七等两人,意示乞求。
  “鬼见愁”邹七见这两怪人时,微现惊容,倏又平静,只隐隐含笑。
  眉心无痣的怪人忽抬手向丘豪面上一按,掌收处,那丘豪面上嵌入碎片全被吸下,1中说了一声道:“是谁打的?”音调尖锐,震人耳鼓。
  丘豪一手抚面,一手指著“鬼见愁”邹七,道:“是他!”
  两怪森冷的目光,倏的落在邹七脸上。只见邹七哈哈扬声大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十三年前,在少林空大师掌下逃生的幕阜山魍大客— ‘阴家双怪’”
“阴家双怪”面目一沉,一言不发,像两截枯草,无风腾起,一左一右,伸出两截枯黑手臂,电疾地往邹七两肩印下一掌,出势之快,简直令人不可思议!杨永彪人同时惊叫出声。
  岂料“阴家双怪”快“鬼见愁”邹七却比他们更快!身形一挫,忽见一怪身形一个跟路,邹七哈哈大笑声中,身形冲起,把杏花村一座茅顶顺手推得飞了出去,他人已落在位蒙身侧,丘豪惊得连达闪了开去。
  “阴家双怪”气得面目变色,因为邹七身形疾挫,施展通臂手法,将一怪的足踝一捞,跟路制止身形不住,差点伤在另一怪手上。
  李仲华却初生之犊不畏虎,傲然端坐几上,微微而笑。
  两怪身形电射,同时落在“鬼见愁”邹七面上,同声怒喝道:“老鬼是谁?为何识得我们阴家兄弟?”
  “鬼见愁”扬声大笑道:“你们两人便是骨化成灰,我老人家也认得出来!”说著,手指著眉心有痣怪人道:“山魍阴寒是你不错吧!”另指向另一怪人笑道:“你该是木客阴冷,我老人家是谁,你们竟瞧不出来?”
  丘豪却乘著“鬼见愁”邹七分神之际,偷空打出一把透心钉,竟是满天花两手法。“鬼见愁”邹七是何等人物?神目如电,左手劈出一掌,将透心钉全数震飞,右手迅若电火一探,那条臂膀平增三尺,一把抓住丘豪後胸。
  但听得一串“哔啪”密音,丘豪背骨全断,惨嗥一声,七孔渗出黑血。
  嗥叫声中,只见丘豪身形急射而出,向那烟波浩惑水光接天的“玄武湖”中落去。“阴家双怪”尖叫出声,这声音如同鬼哭猿啸,震荡长空,刺耳已极……
  Scan by: 双鱼梦幻曲  OCR by : wh10
  双鱼梦幻曲 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