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樵子《丹青引》

第六章 包藏祸心 罪恶滔天

作者:武陵樵子  来源:武陵樵子全集 
  
  李仲华踏著泻地月华,缓缓走向听雨轩中、倒在榻上胡思乱想一阵後,昏昏睡去。
  曙光初现,天边泛出一丝鱼肚青白时,李仲华已自梦醒起身,便闻得户外一阵脚步声,只见是一青衣小童端著盥洗用具探头进入。
  那小童放下水盆後,垂手笑道:“李少爷,外面有柏少寨主与一姓刘的英雄相请。”。
  李仲华“哦”了一声,道:“有请,有请!”手中赶紧扭了一把面巾,胡乱抹了两把,便听得门外朗笑声起,只见“螭龙剑”柏奇峰同著面目贸黑,形貌威武的青年人进入。
  柏奇峰面向著李仲华朗声笑道;“李兄起得好早。”随指著伴来面色贸黑的青年人道:“此位是川东大藏寺神僧广尘大师门下‘铁臂苍龙’刘晋兄,刘兄昨晚才来,闻得小弟说起李兄风范武功过人,刘兄好友得紧,便催小弟同来瞻仰风采。”
  李仲华忙道:“刘兄如此见重,反叫小弟愧疚无地了。”
  三人坐在听雨轩中说话,李仲华见刘晋言语稳重,轻易不露出笑容,双目中蕴著无限心思的模样。
  说话之际,只见青衣小童匆匆进入,垂手说道:“堡主有事请刘大爷过去一趟。”
  “铁臂苍龙”刘晋急忙立起,拱手笑道:“两位请稍坐,小弟去去就来。”说著飞步走出。
  李仲华急问道:“鸿兄怎麽不见?”
  柏奇峰答道:“鸿弟昨晚被堡主有事命往涿鹿城中一行,今早还未见返转,大概就快回来了。”说著,忽转口道:“昨晚昆仑逃去沈煜外,其余五人都一网成擒,现已囚在密室,李兄要否去看一下?顺道还可让李兄详悉燕堡周围环境。”
  李仲华欣然道好,两人同出,李仲华问道:“柏兄,究竟昆仑门下昨晚来此寻衅,为了何故?”
  柏奇峰随口应道:“武林事故,无非恩怨而起,人之相处,本不易融洽,即是同胞手足,也难免发生龃语,更甚至骨肉相残;燕堡主在武林中威望甚隆,有举步轻重之势,难免招致误会甚多,武林中本无是非之言,何况小弟也是局外人,昆仑门下何故以武至此寻资,也不甚清楚。”
  柏奇峰口中虽如此说,心内暗骂道今你还装甚麽佯?等会儿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皆李仲华在他身後,不知他面目阴晴不定,暗藏毒计,只道他所说是真,听来又是那麽诚恳有理,况吟一刻道:“那麽燕堡主将如何处置这些昆仑门下?”
  柏奇峰闻言,越发认他是来此卧底之人,不禁朗笑道:“燕堡主向来待人宽厚,定是遣人至昆仑,请其师门尊长来此解释误会,并交还被擒之人。”
  李仲华颔首说道:“这种做法异常周到。”
  两人尽在庭园小径迂回穿行,花草吐芬,袭人欲醉,不觉来到一片潇湘竹林前,只见漫空笼翠,竹叶婆娑,摇曳起舞,林中一条白石小径,直通至一座精舍门前,这座精舍显得朴素淡致,白粉墙,碧纱笼窗,一片静说,门户紧闭,舍内隐隐传出木鱼青磬之声,空气中尚弥漫著檀香清芳,令人尘俗尽镯。
  柏奇峰不禁驻步凝目,眼内充满一片怅惆,口中微吟道:“寂寞空庭春欲晚,梨花满地不开门。”
  李仲华闻觉纵情寄思,寓诗含意殊深,不由心中一叹,心知这必是柏奇峰睹物思人,胸头郁积而发,遂问道:“柏兄,胸中莫非有甚麽郁结麽?何为自苦如此?”
  柏奇峰知一时情不自禁,落在李仲华眼内,不由赧然一笑,手指著竹林中那座精舍道:“李兄,你知这所小屋是何人居住?”
  李仲华摇头表示不知,只见柏奇峰接著道:“这是堡主夫人所居,长年茹素礼佛,不出经堂一步,十八年来,迄未见得堡主夫人一面者,本堡中十有九人,经堂周围百丈竹林之内,被圈为禁地,妄踏入一步,即是死罪。”
  李仲华诧异道:“这是何故?”心中大奇:“既是堡主夫人所居,要他空自忧郁做甚麽?”
  柏奇峰苦笑一声,笑声中充满郁闷,又道:“十八年前,夫人不知为了何事与堡主反目,自此以後,夫人就在这翠竹轩中礼佛诵经,不问外事,这片竹林内仅有夫人贴身两丫鬟与眩阴姑娘可以自由出入,连堡主也不得逾禁,早数年尚有人意图犯规,虽说是堡主命其故意如此,但夫人铁面无私,第二日黎明,竹林之外即有尸体发现,此後,即无人敢踏进竹林一步。”
  李仲华不由听得怔怔出神!只见柏奇峰又是淡淡一笑,道:“小弟稚龄即被堡主认为子婿,无奈堡主夫人说须她亲自过目,相中者方可允嫁,小弟与霞妹情爱不恶,不想为此作梗,徒然辜负霞妹青春奈何。”
  李仲华更为诧异道:“柏兄如此才貌,竟不蒙相中麽?”
  柏奇峰冷笑一声道:“不被相中到死了这个念头还好些,但竟不获一见夫人,想出种种办法,请不出夫人来也是枉然。”
  李仲华不禁大为摇头道;“堡主夫人乃天下之残人也,总不成霞姑娘终生不嫁麽?柏兄请放心,纵使堡主夫人作梗,霞姑娘也不能永远同意下去,最好的办法,柏兄自己设法去翠竹轩中一行。”
  柏奇峰张大眼睛道:“不怕死麽?堡主夫人铁面无私,武功又高不可测,不要说是夫人,就是贴身两个丫鬟也比小弟高明太多。”
  李仲华忽笑道:“想必柏兄间信传言太过,有所畏首畏尾,如此,不如断了这个绮念吧!”
  柏奇峰闻言心中大气,直认阵仲障有意讥讽,正待发作,转念到李仲华稍时必死,何必打草惊蛇?一腔怒气强咽了下去,誊然——翠竹轩内声声大响,清越密脆,柏奇峰神色一变,急拉著李仲华飞驰,口中低喝道:“如被两个丫云所见,那我们此後就不想路进本堡一步!”
  李仲华被他拉著如飞急驰,心头只是狐疑这堡主夫人不知是甚麽厉害人物?非要见上一见不可。
  这片竹林占地甚广,费了一刻工夫才离开竹林,又是一片松梓密林,林中甚是昏暗,皆因叶蔽天日之故,只见横柯上苑,在书犹昏,疏条交映,有时见日,林中情景,分外阴森。
  此时柏奇峰手指著林中一所黑鸦鸦大宅,笑道:“李兄,昆仑门下便囚在此处,林中路径有点特别,李兄紧随著小弟身後,看准小弟落足之处,才无陨越之虞。”说著当先走去。
  只是柏奇峰身法快捷、左闪右晃,落足步式凌乱全无定则,李仲华受他危言耸听,先入为主,全神凝注在他的脚步上,一近那所大屋,落足之处便觉与普通地面有异,心正疑惊,喜觉双膝一软,全身不由自主地望下沉去,耳际便听柏奇峰哈哈狂笑、渐杳不可闻。这一下坠,不知有多深?
  漆黑乌暗,伸手不见五指,耳旁风声微啸,片刻,只觉足底一震,不禁栽倒在地,鼻中只嗅得潮湿露味,夹著一股腥臭、中人欲呕。
  李仲华一跤摔在地上,脑中只觉昏天黑地的一阵旋转,好半晌方立起,眼中所见的只是一片凄黑,无奈只得摸索而行,战战栗栗、手一按在壁上,不由心内暗暗叫苦!
  原来墙壁俱是铁铸,他发觉此地室内空气不流通,宛如一泓死水,燠热异常。这一来,如不渴死,也要饿死,他实在猜不出柏奇峰为何要置他於死地?莫非他发觉自己有纵敌之嫌疑,若然,倒也算不得甚麽大不了之事呀?
  李仲华究竟是初涉江湖,他不知人心险恶,更不知设身处地替人家想一想;他一则无意知道燕鸿以黑吃黑的所为,燕鸿也料不到“崂山三鹰”与李仲华说破,固然“崂山三鹰”不知足燕鸿自身所为,李仲华已了若指掌,燕鸿一进堡中禀知其父“翻天掌”燕雷,燕雷直说此事不可被外人知道,命燕鸿来堡,他如向著本堡,便命在本堡效力为死党,不然,则下手除去。
  李仲华随来在桑乾河岸,与“崂山三鹰”说出这些话,无一句不是深深刺痛燕鸿的心,畏忌之念遂在燕鸿心中生下了根,但仍感怀李仲华当晚相护之德。
  之後,李仲华对“翻天掌”燕雷述说自己来历身世,闪铄其词,燕雷狡诈多疑,认是敌人派来卧底,更遇到柏奇峰见他有意纵敌,遂即肯定十分了、导致此事发生。燕雷行事均瞒著其妻,即令其女燕霞也不使得知。
  按理来说,李仲华自有其不得已之苦衷,并非有意隐瞒其身世来历,可是在别人心中想法并不如此,君子以行言,小人以舌言,燕雷等这些小人,却以舌度人,言为心声,这句话固然不错,但天下事不能一概而论。
李仲华胡里胡涂被认做一可怕之敌人,然而李仲华不该对“幽山月影图”欲念太甚、致被迫出走天涯,遂遭此祸,俗云:“过载者沉其舟,欲胜者杀其生。”此语可做一般武林中人座右铭。
  李仲华不由暗恨此辈武林小人,若得有朝重见天日,非将这些无耻之徒杀戮殆尽,方消此恨,牙根咬得吱吱作响,神情狞恶可怕,不道李仲华立在死气沉沉的地牢中发恨,且说燕家堡中之事。
在翠竹轩中最後一声清磬敲罢,那挣然清脆余响尚自余留空际,那两扇紧闭的轩门“吁”然开启,走出一个青衣丫鬟执著扫帚打扫门前飘落竹叶。
  那丫鬟才不过二旬上下年岁,体态轻盈婀娜,眉目娟秀可人。
  在那佛堂中坐定一个满头银发,面如满月老妇,脸颊略不带半点摺纹,凤目中不时露出两道不可逼视冷电神光,显然身蕴内家绝乘功力。
  当中壁间悬著一幅千手观音的图像,宝像庄严,图上钉著一块太极图形。两旁悬著一副对联,上书:太极悟从三易始菩提长在香中笔走魏碑,力贯千钧。
  几上设著木鱼清罄各一,尚有一炉上好檀香,氲氤飘袅,这老妇坐在几旁闭目沉思,但不时张开眼来。
须臾,在厢房翮然走出一个紫衣少女,阳光由门外穿入,照映在她那凝脂透红的娇靥上,益质妩媚明艳。她娇唤了一声:“娘!”那张吹弹可破的玉颊上呈显一颗浅浅梨涡,分外迷人。此女正是,昨日奉燕雷之命送两包草菇来轩,就一直未出外。
  只见他唤了一声娘後,便款移莲步挨近老妇身侧,盈盈含笑道:“您老人家在想甚麽?”
  那老妇睁开双眸,露出犹如春晖和蔼的笑容,道:“为娘自皈依佛门後,悟彻天人,数年来心如止水,这两日心境微微生波,无复前时的宁静,大概又有甚麽事情临到为娘的头上?记得八年前,为娘剑毙长须怪人时,也有这种情形……”说著又笑道:“这且不管它,霞儿!娘来问你,你这几年找到了心上人麽?”
  这老妇正是“翻天掌”燕雷元配夫人,十八年前武林闻名丧胆的“干手观音”萧月娴,一身武学兼正、邪两派之长,尤其是她那一手“卅二式散花剑法”及十八颗“牟尼珠”欺风追电手法,堪称武林双绝,後来不知为甚麽与燕雷反目,长依经陨?
  她供奉的也是千手观音佛像,为著何事反目?只有她与燕雷两人知道,一代武林魔头,性情突然转变,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世事每多如此,往往不可预料。
  且说霞姑娘闻言,娇颊排红,小嘴一暇道:“娘,您老总是提起此事做甚?霞儿还没打算嫁人,娘准女儿伴您老一生吧!”
  千手观音面色微微一沉,低喝道:“胡说!怎麽可以不嫁?为娘不忍隐避深山,也是为著你,怕我走後,你父胡涂将你误配匪人,岂不断送你一生?那柏亮之子柏奇峰为娘早瞧过了,此人外貌和顺,内则阴险无比,为娘断其日後将不得善终,豺狼之後,焉可育出麒麟?故而你父递函为娘速允其事,我只是相应不理!”
  燕霞陡现惊容,道:“娘瞧过了柏奇峰了吗?霞儿怎麽不知道?”
  “千手观音”颔首道:“三年前为娘就瞧过了。”
  继而又面色一沉,道:“霞儿,你真的没有心上人麽?为娘昨晚教你散花剑时,看出你心意不属,为了何故?”
  燕霞知道她娘神目如电,任甚麽事都瞒她不了,不由脸红低发嗫嚅道:“昨晨鸿哥邀他新交朋李仲华来堡,女儿见他温文儒雅,不像一般武林刻薄少年,只是尚未知悉此人心术如何?”
  说话之时,那小轩後面窗上,有人双足倒勾著屋檐上,双睛只在窗隙中偷颅。临随说完,神情不胜忸怩,低首双手不停地摺弄衣角。
  “千手观音”见状,知这姓李少年已敲开女儿紧闭的心扉;少女的心就像一道小堤防般,一旦堤岸决渍,那平时收柬的水,就会汪洋倾泻,泛滥不可收拾。
“千手观音”亦是过来人,当然深知少女的心情,猜想得到李仲华必是个公瑾醇胶,个傥不群的少年,不禁眉宇间泛出丝丝笑意,突然,眉头一皱,反手一扬,只见一道黄色光芒,迅如流星般穿窗而出。但闻窗外起了一声衣袖擦木微音,便杳然无声。
  眩随自“千手观音”手一扬起,便自警觉窗外有人窥伺,立时身形望门外窜出,化做一缕轻烟望屋後扑去。一扑到屋後,只见十丈开外竹叶一阵急晃,皆因竹林茂密,挡住视线,无法瞧得敌人身影,姑娘手向怀中一探,把了六枚金钱镖,身形一涌,跟著发出金钱镖。
  那金钱镖手法特别,六枚一束打出,直至竹叶急晃处才散了开来,电游星飘,夹著劲风斜飘打去。“簌落落”一阵乱响,姑娘便知全数打空,身形落下时,又见前面竹叶乱晃,这一来可把姑娘恨得牙痒痒地,心中骂道:“好贼子,看你怎样逃出姑娘手中?”
  身形电射,跟综扑去,双手不停发出金钱镖。林中追敌本为江湖大忌,何况又是密竿叶繁的竹林,再好的身法也无法施展,姑娘虽是地形极熟,穿枝拨叶,可也十分费力,娇喘频频。那贼人责也狡猾,只在林中回绕盘窜,姑娘追了良久,渐不见前面竹叶晃动,停下身来凝视四外动静,可又不见丝毫异状?气得猛一跺足,索兴走出林外。
  一踏出林外,只见柏奇峰单独徘徊在花径中,剑眉深锁,似是无限忧愁,不由一哼。
  柏奇峰瞥见霞姑娘由林内现身,不禁愁眉一舒,满面喜容,张口只唤得一声:“霞妹……”只见霞姑娘粉面凝霜,娇叱道:“你为何私自闯近竹林?在翠竹轩窗外窥伺,触犯蕞禁律?小妹可无法庇护。”
  柏奇峰愕得不知措?张著口道:“甚麽?霞妹不要说笑话,我有几个脑袋,胆敢触犯伯母禁条?我正在想有甚麽方法去见伯母,得我们多年的心愿……”
  姑娘不等他说完,猛喝一声道:“甚麽我们心愿?满口胡说。”竟自一转娇躯,翩然闪入林内。
  柏奇峰大急叫道:“霞妹,霞妹。”叫了两声,不见姑娘折回,一时惆怅满面,恨满心头,兀自立在花径中发了一阵怔!猛自惊觉道:“不好,翠竹轩内一定有人侵犯,不然霞妹何至对我起了误会?快去禀知堡主!”想著身形风转,晃身急走离去。
  竹涛篁韵,疏影交柯,霞姑娘立在林中,凝神默思:心想:“柏奇峰一定无此胆量去翠竹轩,那麽又是甚麽人呢?不要是他吧?”脑中不禁现李仲华英俊的身影,这一动念,不由自主地望翠竹轩走去。
  姑娘走近轩门,只见“千手观音”正在看经,闻姑娘脚步声,微微抬目笑道:“霞儿!追到了麽?”
  姑娘摇摇头,“千手观音”掩合了经真,道:“此人能逃出为娘‘牟尼珠’下,也算武学超群之辈,你看看这是甚麽?”往经书抽出一张纸条。
姑娘接过一瞧,只见上面写著八个核桃大小的字:
翻天入地 孽重难逃。
  霞姑娘茫然不知所解?
  “千手观音”这时微微叹息道:“多行不义必自毙,看来你父也将恶贯满盈了。”
霞姑娘惊道:“爹究竟做了甚麽事?娘竟坐视不救吗?”
  “千手观音”萧月娴眸中露出愤怨之色,冷笑道:“他就万死也不足以蔽其罪,娘为甚麽要救他,自毁戒言?”
  说此亦不由微微叹息,目中顿现迷惘之色。施随心中惊疑不定,她只知她娘与爹为事反目,却不知道还有此深怨大恨。
  蓦然……
  猛听得轩外哈哈大笑,道:“‘千手观音’果然大智慧,七日後燕家堡化做劫灰,只有翠竹轩一片乾净土。”说罢又是一阵大笑,音起半空,声去人远,笑声仍弥漫在竹林间。
  燕霞一听语声即欲跃出,被“千手观音”一把拉住!
  凝耳静听,眉头皱了几皱,道:“此人声音好熟?”
  急望燕霞道:“霞儿,你去门外看看有无异状留下?”
  燕霞闻言急急走出,星眼一溜,不禁愕然。
  原来轩左十数株潇湘巨竹,被齐腰削去,削得十分齐整,上半截竹叶梢枝并无综影,难道为来人带走了麽?心中大感惶惑。
  从燕霞踏进轩门起,迄至现在尚不到片刻工夫,只觉此人武功高不可测,非但不带出半点声音,而且手法快速无比,从巨竹断痕处观察,微现凹凸不平整,显然不是宝刀、利剑所切,而是由种内家绝乘指力并削截去;宛随电闪似的掠入轩内,将见情告知其母。
  “千手观音”萧月娴默然半晌,才点头自言自语道:“原来是他?”
  燕霞张著水汪汪大眼,急问道:“娘,是谁?”
  “千手观音”答道:“此人真正是谁,为娘现在还不能远下决定,七成却断定是他;难怪他说七日後燕家堡将化做劫灰,此人向以持重谨慎出名,定是有甚麽重大疑问还未解决,难道你父触犯了他麽?”
  说著,忽现出怒容,道:“霞儿,你快去前面,套问你鸿哥,这几天他们又做了甚麽事?快去!”
  燕霞见娘说了半天,还未说出此人是谁?此刻又叫她去问燕鸿,知事关重大,应得一声,急急又向外走去。
  燕霞才出得竹林之外,就见“千手观音”随侍两个丫发神急忧急,飞驰而来,其中一面形稍圆丫鬟见得霞姑娘,便道:“小姐,你快去前面大厅,少堡主身负重伤由堡外归来,现正昏迷不醒哩。”
  燕霞手足情深,间言大急!不待听完,便身如星损电飞地掠去。
  大厅内一片乱糟糟,人头拥挤,霞姑娘分开采人,探身进去。
  只见其兄燕鸿面如白纸,合紧双目,气息奄奄,一身血迹斑斑。
  “翻天掌”燕雷双掌凝聚乾元真力,朝燕鸿周身大穴按去。
  燕霞看出其父额角淌汗如雨,便知旅陷内伤不轻,不然其父不会用出最亏耗精元的“推宫过穴”手法,为燕鸿治伤。
  “螭龙剑”柏奇峰见得燕霞走进,便一步一步挨近身侧。
  燕霞瞥眼一扫,看见他向身边走来,不禁柳眉一蹙,瞪眼问道:“昨天来此的李仲华呢?怎麽他不见了?”
  柏奇峰不由心里一阵激跳,强自镇定,淡淡一笑道:“他麽?他说还有随身重要之物,留在涿鹿客旅中,一早即离堡去涿鹿城中了。”
  燕霞口中哼了一声,即掉首全神凝注在燕鸿脸上。
  柏奇峰满腔心事,欲向霞姑娘倾怀一吐,无奈不得其时,又见姑娘神色冷淡,只得强咽了下去。
  离二人之处不远“铁臂苍龙”刘晋虎目焖涧地凝著二人动静,神情严肃。
  此刻,燕鸿经过其父用内家“推宫过穴”手法,将本身真气透入其体,渐渐面色转红,睁眼醒来。
  立在“翻天掌”燕雷身後的“阴手抓魂”候文通已急不能耐,以一种极其冷峻的声音问道:“资侄,你遇上甚麽强敌?快点说给愚叔听听。”
  燕鸿闻言,又自闭上双目。
  “翻天掌”燕雷见状,知皎陷心意,怕此地人多,走漏风声,忙对“阴手抓魂”使了一眼色,转而吩咐手下道:“少堡主元气未复,快抬往卧室休养。”立时走过四个健汉,架起燕鸿走向厅後。
  “翻天掌”燕雷同著“阴手抓魂”候文通,副堡主“阴阳手”孔骧“螭龙剑”柏奇峰,及燕霞姑娘随著走去。
  一进内室燕鸿开眼道:“昨晚我去在涿鹿城中,本堡眼线即探出崂山嶝……”他看见燕霞立即止口不语。
  “翻天掌”燕雷眉头一皱,望著姑娘笑道:“方才柏贤侄说有人侵犯翠竹轩,被你娘擒住了麽?”
  姑娘聪慧机灵,见时燕鸿口不语,就知他们隐秘做下滔天恶行,为此开罪了武林高人,此时见其父突转向她问话,冷冷回道:“那人让他逸逃了,娘好似无所谓!”
  燕雷不禁大摇其头道:“你娘也真是,好好地划甚麽禁地?连为父也不准进入,本堡暗桩发现有人偷入竹林,也只好望望然。”继而又转口道:“你娘恐尚不知道你鸿哥受伤,你去请你娘破例出来一见。”
  姑娘心知他们有话避著她,微微迟疑一下,颔首道:“好吧!我去试试看,恐怕娘未必能破例前来哩。”说著,珊姗望外走去。
  未等她一走,燕鸿即滔滔说出负伤经过;原来“翻天掌”燕雷行事异重毋辣,杀人灭口,以求乾净隐蔽,无人知其所为,所以在外恶名不彰。
  这次“崂山三鹰”在京中探出朝中户部尚书苏清吉告老致仕,行囊中有一西域异宝“五色金母”此种金母可锻冶五口金剑,非但吹毛可断,切石若腐,而且专破气功横练,为武林中人梦寐难求之异宝。
  然而苏尚书有子苏翔飞在“阴山羽士”处习艺。“阴山羽士”武林奇人,尊称塞外武圣,当苏翔飞拜在其门下为徙时,苏尚书即欲赠送“阴山羽士”冶剑。
  “阴山羽士”想想便说现在授徒时,无闲可冶链金剑,待苏翔飞练艺成後,再由苏翔飞送上阴山炼剑。苏尚书原籍大同,这次致士还籍,聘请了十六名武师护送。
  “崂山三鹰”无意获知苏尚书有此异物,不禁心生觊觎,暗暗跟踪,伺机劫夺,他不知“五色金母”是“阴山羽士”欲得之物,不然天大胆子也不敢妄想。
  一路跟著,因密迩京畿,迟迟不敢下手,他们算出涿鹿以西鸡鸣驿是苏尚书必经之处,其地荒凉,人烟稀少,正是下手的好地方,但这区域是“翻天掌”燕雷的辖境,故先踵门求见,打一个招呼,招招手也就过去了。
  岂料燕雷老奸狡滑,心知“崂山三鹰”不惜千里追综,必是一罕见珍物,平常黄白金银一定看不上眼:心中算计一定,佯装出一派武林盟主风度,慨然应允,此事概不过问。
  “崂山三鹰”放心而去,遂不知燕雷口蜜腹剑,包藏祸心,密令燕鸿率领堡中八个上乘高手,定下黄雀之计,以黑吃黑,嗾隅在聚宾楼遇见阵仲哗时,正是当晚三更时分须去鸡鸣驿下手。
  燕鸿手下一人,二更时分易容去至驿中见苏尚书,说他是昆仑门下赵同,发现“崂山三鹰”联合黑道巨擘大盗共二十多人,意图三更时分来劫取尚书云中异宝,最好尚书分出数人先护异宝回大同,驿内暗暗埋伏,以期一绸成擒。
  苏尚书信以为真,分出四名武师护送金母先行,化名赵同之人,遂留在驿中相助。四名武师一走,燕鸿即率著六个高手赶去,遂不料“崂山三鹰”不等三更时分己先赶到鸡鸣驿,月影之下见有二拨人望西奔去,心中不由愈疑?
  此等江湖高手,略一揣摩,胸中自是一片雪亮,三鹰即飞驰赶去,化名赵同之人立在屋上,见状大惊!
  拟使驿中十数武师追去,自己则声称保护苏尚书家小。
  他瞧见苏小姐长得国色天香,沉鱼落雁,不禁色心大动。赵同一应武师离去後,赵同吓昏苏尚书夫妻,竟欲蹂躏苏小姐,可怜苏小姐衣服尽被褪除,玉乳粉湾尽显眼底,正在盘马弯弓之际,不想武师也有二人暗暗觉得赵同形迹可疑?又转回驿中,见状大怒!施出平生功力将赵同击毙。
  那边四名武师尚不及走出鸡鸣驿五里之遥,便被燕鸿七人悉数格毙!“五色金母”落在燕鸿手中。
  燕鸿正在踌躇意满之时,天外厉啸传来“崂山三鹰”如电疾扑到,一阵格斗,除燕鸿外,其余六人为“崂山三鹰”阴毒暗器致死,燕鸿仍被剑伤肩胛,落荒而遁,三鹰穷追不舍,若非为李仲华所救,几遭毒手。
  那被赵同怂恿赶去的武师,一到达出事现场外,只见陈尸狼藉“五色金母”已不知所综?赶快奔回驿中,苏尚书大为震怒立时投帖涿鹿县令,严命捕获“崂山三鹰”。
  苏尚书此刻仍不知是燕鸿所为,那化名赵同之人亦疑是“崂山三鹰”手下。燕鸿回堡後禀明燕雷,燕雷老谋胜算,便知“崂山三鹰”非欲除去不可,连李仲华也诱回堡中,伺机除去。
  “崂山三鹰”自桑乾河畔折于李仲华手中後,愈想愈气,愈气也愈疑?心中有十之五、六猜出燕家堡用以黑吃黑手段,遂在涿鹿城中暗布流言,劫掠之事是燕家堡所为!
  此一消息传布甚快,不到两个时辰便传进燕家堡中,燕雷急派燕鸿查出“崂山三鹰”落足所在,再定除去之计。
  “崂山三鹰”亦是工於心计之人,故意被燕鸿得知其落足所在,再有意无意地向小五台山跑去。燕鸿才一踏上小五台山口,便觉眼前一花,只见有一黄衣高大老人怒目而视!
  燕鸿初生之犊,不知黄衣老人是谁?竟攻出两掌,堪一飞掌而出!哪知黄衣老人大喝道:“无知小辈,你在找死。”
  只觉被一片激荡回旋,猛烈无比的气流撞飞,从那数十丈高崖之下坠去,一落大地,只觉筋骨碎裂,五内血翻气涌,竟至昏死过去。
  “翻天掌”燕雷惊疑失色道:“幸好你落在一片密茸原草之中,不然哪有活命?为乡民发现,认出是你,护送回堡。”又目凝在候文通脸上,道:“这黄衣高大老人是谁?侯老师你见闻最广,可知是甚麽人麽?”
  “阴手抓魂”候文通苦思寻索,枭目中陡露惊骇光芒!嚷道:“不要是这老怪物吧……”话声未落,屋瓦上突传入洪亮大笑道:“你们知我这老怪物就好了。”
  “翻天掌”燕雷及“阴手抓魂”候文通闻声神色大变!大喝一声双双穿窗,破空斜飞而出。
  Scan by: 双鱼梦幻曲  OCR by : wh10
  双鱼梦幻曲 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