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樵子《丹青引》

第三章 罗刹鬼母 茅山双剑

作者:武陵樵子  来源:武陵樵子全集 
  
  落日余晖中,李仲华三人已赶出内长城紫荆关,到达一处险峻的要隘飞狐口,长城落日,景色崇丽无比,雉喋龙幡蜿蜓奥岭峻峰之间,一轮红日西坠衔山,托起满天霞辉,五彩缤纷,云雾缭绕於高山峰际,变幻无常,令人徘徊不能自己。
  出得飞狐口,就是塞外,小五台山隐隐在望,群山萦回,万壑争奇,小五台山因在佛教胜地五台山海拔较低数百尺,故名小五台山,其实此山擢奇竞幽,云海飘渺不比五台稍逊,尤其是在飞狐口关隘上眺望,只见一片孤城万仞山,信天下之雄奇也。飞狐口内一列短街,数百家黄土所筑的店肆,行人寥少得出奇,风势特大,砂尘蔽日,几使人睁不开眼来。
  李仲华随著一母一女走进一家低仅容人的住、食两用的小栈房。
  室内方桌上挤满了环眼绕髯的汉回,正在喝酒谈笑,见三人进内,登时鸦雀无声,全都频频注目!因为瞽目老妇两膝难行,又屋檐低矮,由李仲华及少女搀入落坐。
  三人容颜都是与众不同,老妇形似骷髅罗刹,少女容华绝代,李仲华翩翩浊世佳公子,器宇出众,光耀侪辈,引起案人交头接耳,纷纷谈论,评头论足,嗡然成哗,尚有淫秽字眼夹在其间。
  少女初时秀眉微皱,似甚厌烦众人谈论,後来亦置之淡然。
  李仲华初涉江湖,此间气氛与北京城茶楼、酒坊自是迥然不同,一切都觉新奇,不禁游目盼望。少女之母端坐,死冰冰地神态甚是吓人!
  小二送上酒菜及两大盘热气腾腾的蒸馆。
  此时,食客们又转过诸题,只听一张座上起了一个洪亮的嗓子,道:“今日,北京城掀起几场大事,闹得满城风雨,可忙坏了六扇门中的狗腿子。”
  “大哥!您说说看,让咱们弟兄听个新鲜。”
  李仲华心中一动,不由循声投目,只见靠墙一张长条桌上,坐了七、八个青衣大汉,肩头都背著兵刀。但见一个满脸刀疤、神情狞恶的大汉,饮了一口酒,笑道:“这事要从前天晚上说起——二更天时,步军统领端魁之子端刚与二、三良朋醉酒游月归来途中,在南下洼陶然亭附近撞见户部李侍郎之子神色仓皇,端刚一见起疑?言语不合动起手来,不料一向文质彬彬的李侍郎之子仲华,竟然出手不凡?将自视武当嫡传的端刚打得昏了过去,这一来又查李仲华击毙府中账房,盗去银两,又勒毙琉璃厂“宣和坊”店主及另一顾客,此事立时传遍九城内外……”
  李仲华不禁俊面微变……少女玉雪聪明,瞧在眼里,看出八、九身边少年正是大汉所谈的李仲华,不由微点螟首,抿嘴一笑。
  李仲华知少女已多半猜出他是谁?心中暗惊她察言辨色的本领,还装做淡淡一笑。
  其实少女也在疑惑他,为何杀死这麽多人?若在江湖鼠盗,是极为寻常的事,但他是个出身富贵之家,翩翩佳公子,此事便出人意料,大不寻常?
  只听那大汉接著说道:“正当狗腿子手忙脚忙之际,不料一波末平,一波又起,多格亲王府中被窃去“和阗缕玉翠云杯”当时府中四名名负都城的护卫全被格杀,经查出为‘甘凉三盗’及‘滇南一鬼’‘三手夜叉’覃小梧四人所为……”
  此刻有人接口问道:“这‘和阗缕玉翠云杯’有何奇处?值得‘三手夜叉’覃小梧及、甘凉三盗’合力出手?”
  “俺本来也不知此杯异处,适才见得堡主谈起才知,堡主为此快马飞奔京城去了,‘翠云杯’为目前武林名列三宗奇物之一,黑、白两道人物莫不对这三宗奇物垂涎欲滴,故引起‘三手夜叉’等人觊觎。‘翠云杯’盗去後,大内高手及六扇门纷纷追捕,不料在高碑店附近官道上发现‘甘凉三盗’及‘三手夜叉’覃小梧四具尸体,後胸均是受剧毒暗器突袭而亡;‘翠云杯’也失去,试想他们都是江湖中一等一黑道高手,凶名久著,黑、白两道却不敢轻樱其锋,一旦离奇无故而死,可见那人必是久未出世的魔头……”
  李仲华恍然悟出,必是“怪面人熊”宋其及“中条五魔”等人所为“三手夜叉”覃小梧四人之死,然而面前这少女也在搏斗处露面,她说过那件珍物已得手,一定是指“和阗缕玉翠云杯”而言,莫非螳螂捕蝉,黄雀在後?
  宋其到手之物,又被此女得去……想至此处,不禁用眼一瞟少女,只见少女玉颊生春,梨涡带笑,也在凝眸注视著他!
  李仲华面上一热,风快地别过头去……
  只听有人问道:“大哥,您说话就是这婆婆妈妈的,究竟武林三宗奇物是甚麽东西?有何异处?咱们堡主久未出堡,为何一听‘翠云杯’便兼程奔赴燕灵,为了何故咧?正题不说,你尽扯些闲事干麽?怕别人听去是不是?试想在伊家堡附近,有谁敢轻符虎须?”
  满面刀疤大汉纵声大笑,道:“你有所不知,这三宗奇物关系太大了,堡主亲口嘱咐‘翠云杯’从此流落江湖,必得掀起武林一场大变,说不定伊家堡也将卷入漩涡之中,论说咱们堡主至今怕了谁?连昔年与堡主齐名的‘罗刹鬼母’郝娇娇也惧怕咱们堡主三分,如今堡主离堡前,始终面上冰寒,可见此事重大,不容愚兄细说咧!”
  李仲华忽闻此人说出“罗刹鬼母”郝娇娇时,老妇鼻中微哼了一声,心料老妇必与“罗刹鬼母”郝娇娇有关,继见少女面色凝霜,便料了个确实。
  他从未在江湖露面过,武林人物他都懵然不知,但闻名释义“罗刹鬼母”不是甚麽正派人物,他一猜出老妇是“罗刹鬼母”郝娇娇,不由心潮紊乱,良知与罪恶在天人交战,他原定随“怪面人熊”宋其而去,是为寻觅“幽山月影图”方便,才肯下决定,但随著少女去小五台山是漫无目的的,难道是为了美色所惑嘛?抑是不忍拒绝,这不是与先师遗命有违吗?
  不如趁机离开,一失足成干古恨,恶名遗世,为著何来?
  想至此处,不禁出了一身冷汗。他发现少女秋水双波像冷电般射来,似是为她猜出自己要离开她们的意思,眼光中有种乞求、哀怨神色蕴含在内,心头微微一震!继转念到:“善恶之分,原在一线之隔,以名察人,未免太武断了些;世人尽多伪善之人,与恶名昭著之辈并无二致,自己说亡命江湖,何不深入观察?藉知他们心性、动机的所在,以做他日行道武林之张本。”
  此时,店中食客不少又在对李仲华桌上这边颅望,与其说是为著“罗刹鬼母”形态丑怪所致,反不如说是为了姑娘绝世艳丽容貌所吸引,比较实在,嘴里尚高声吐出淫秽字眼。
  少女秀眉紧皱,目光中蕴有杀机……
  忽然,店外走进两个高髻道人入内,灰色道装,瘦骨怜晌,背上斜搭著一柄宝剑,似是一双孪生兄弟,眼内奇光流转,只见两道仿然大跨步入得内面,一眼瞥见“罗刹鬼母”在座,不禁相对惊凝的望了一眼,又别过头来凝视在“罗刹鬼母”脸上,一瞬不瞬。
  食客们见此情状,也不由纷纷投射在鬼母身上。
  “罗刹鬼母”双目已瞽,虽在饮食,仍然双睫合闭著,对两道人涧焖贼视情状,丝毫不知。
  滓仲阵心内十分惊奇?低声问少女道:“姑娘,这两道人似乎与令堂认识……”少女急用眼色制止。
  突见其中一个道人对同伴说道:“容貌已变,不知是不是她?”
  另一道人答道:“且不论是不是她,我们出手试试看,一试狐狸尾巴就会露出。”
  “罗刹鬼母”目虽失明,可是双耳却极灵聪,只见她两眼略动了一动,便知她已有了准备。
  忽然立在左首一道,缓缓抬起右掌,猛望“罗刹鬼母”胸前推出一股柔柔劲风。李仲华虽处在劲风边缘,仍觉阴寒窒人,表面上似柔柔和风,但潜力甚强,不由大为凛赅。
  只见姑娘一姚柳眉,右掌迅快地提出一掌,迎著那股阴柔劲风撞去“波”地一声脆响,那道人登时“路、路、路”震出三步!
  道人身形尚未定住,姑娘接著离座射出、电疾风飘,眨眼就落在道人身前,戟指娇叱道:“你这牛鼻子好没道理?无故招事生非,哼哼,若不是姑娘眼快,我母亲岂不是丧在你的手中?”
  那道人气得面目变色,凶光棱射,皆因他刚才只不过打出五成真力,试试老妇究竟是“罗刹鬼母”否?哪知却被年轻貌美的少女一掌之下,吃亏在这麽多人的面前,能不气煞?
  只听另一道人冷笑道:“贫道兄弟‘茅山双剑’向不妄自出手,只不过试试令堂是否即是当年威震北陲的‘罗刹鬼母’否?”此语一出,屋中立时嗡然如潮。
  “昔年‘罗刹鬼母’乘著贫道兄弟云游在外时,竟将茅山门下弟子屠戮殆尽,并将道院放上一把无情火,此恨此辱无时或忘,因此之故,贫道兄弟奔走江湖,搜索鬼母行踪。”
  姑娘鼻中“哼”了一声,道:“这话只好骗骗无知无识的人,你们连‘罗刹鬼母’形像都不知道,还要说鬼母与你们有仇?姑娘虽不识鬼母,但知她有一项规律,人不犯她,她不犯人,你们连她本人都不识,她怎麽能找上茅山去?”
  道人被说得面上一红,狞笑道:“你连鬼母规律都知道,这麽说,你是鬼母传人了?道爷今天打了小的,不怕老的不出来。”
  原来“茅山双剑”确是孪生兄弟两人,只以双剑江湖名头甚大,渐湮没其真名,长名“青灵道人”次名“青云道人”与“罗刹鬼母”结仇之事,其实是“茅山双剑”於理有亏。
  “罗刹鬼母”有表弟创设镖局,某次护镖於途,路经太行山下“飞天鼠”钱彪下山夺镖,怎奈艺不如人,当场被“罗刹鬼母”表弟削去一臂!
  “飞天鼠”钱彪为“青云道人”之徒,上山搬弄口舌,激使“茅山双剑”代他复仇,一夜之间将“罗刹鬼母”一表弟满门大小诛绝,传至鬼母耳中,哀痛欲绝,一怒独上茅山,正值双剑外出未归,气愤之下,将双剑门下弟子屠戮得乾乾净净,并放下一把火将道院全部烧毁,之後,又追索双剑综迹,不料被仇家暗害,致双目失明,久双足瘫痪。
  然而“茅山双剑”直至现在,尚不知“罗刹鬼母”为何屠戮他们门下之故?流水十年间“茅山双剑”无日不想报得此仇,但鬼母从此失去综影,鬼母平日行综就飘忽不定,失明後,更是诡秘。
  双剑今在飞狐口见她,又与传说中“罗刹鬼母”形像不大相同?只是她印堂间豆大红痣是其特徵,尽管十年後鬼母面貌老去,形容枯槁,但此红痣,依然如故,所以双剑一见目光焖焖注视,但拿不准她是否就是罗刹鬼母”?
  且说此刻姑娘间言,面色一寒道:“凭你们两块废料,尚敢在姑娘面前发横?姑娘还没有把‘茅山双剑’放在眼中。”
  “茅山双剑”登时气得满面血红,凶芒流转,尤其是“青云道人”方才吃了姑娘一次亏,更是额上青筋暴起。
  在理说“茅山双剑”在武林中极负时望,尤其是“白猿剑法”堪称海内闻名,虽说不上登峰造极,但其轻灵诡打算得上一绝;以他们两人偌大的名望,极不愿与姑娘动手,不胜则英名付之流水,胜之又不武,落个以大欺小的恶名;不过“青灵道人”一时被激,说出此话,要想收回可来不及了!
  当下“青云道人”嘿嘿冷笑道:“好,好,既是姑娘不把‘茅山双剑’放在眼中,想必是高人手下?贫道不才,趁此机会讨教姑娘绝艺。”
  姑娘还未启嘴,只听得一声大喝出自伊家堡满面刀疤的大汉口中,他说:“外面场地甚大,正好过招!俺伊家堡‘花面狼’李贵愿做公证。”
  “青灵道人”“哦”了一声,道:“李老师,贫道兄弟十余年未见伊堡主,谅他侠驾安好?烦见著伊堡主时,便说贫道弟兄致意。”
  “花面狼”李贵哈哈豪笑道:“好说,道长等英名侠事,敝堡主时常谈起,在下心仪已久,道长请吧!”
  姑娘明澈如水双目怒视了“花面狼”李贵一眼!
  “茅山双剑”成骑虎之势,又不好当先走出,只是目瞪著姑娘。
  “罗刹鬼母”始终闭紧双目,面如止水,毫不动容,在她而言,何尝不欲制“茅山双剑”死命?无奈须回小五台山治好双目、两腿要紧,此时此地不容她妄自出手,恐怕引来强敌,致前功尽弃。天色已晚,店夥燃起羊油巨烛,昏黄光芒闪烁不定,店内案人面色无不屏息紧张万分。
  突然李仲华立起,向“茅山双剑”拱手微笑道:“道长出家清修之人,怎能与妇女逞强斗狠?传将出去,岂不贻笑武林麽?”
  “茅山双剑”求之不得有人转圆,落得自下台阶;“青灵道人”正愁启口……
  姑娘望著李仲华白了一眼,道:“要你管闲事干甚麽?姑娘今晚非要教训教训两个牛鼻子,看他们下次尚敢不敢无事生非?”其实姑娘早知双剑与其母彼此怨隙之事“罗刹鬼母”始终不动声色,便知其母硬行隐忍,有说不出的苦衷:心想不如自己出手,了却其母心愿。
  李仲华不明此故,被姑娘一句抢白,几乎面红耳赤,楞在那里,下不了台。姑娘见他这等情状,於心不忍,不由嫣然一笑,道:“你留在这里,照顾娘吧!”说著,别过面来,对著双剑冷笑道:“莫非还要姑娘拉著你们鼻子走吗?”
  “茅山双剑”气得只是阴恻侧怪笑,一律身大跨步而出,隐隐听见“青云道人”冷冷道:“这丫头,真不知天高地厚?”
  这时,姑娘又望著李仲华妩媚地一笑,低声道:“请你陪陪我娘,等会儿我再谢你。”说时轻碎莲步,娉婷走出。
  店内众人为图看热闹,走了个一乾二净,店内只剩下鬼母与李仲华雨人。李仲华被姑娘两笑,笑得飞神落魄,只觉姑娘芙蓉如面柳如眉,回眸一笑百媚生,说不出含情干种,仪态万方。忽听“罗刹鬼母”一声轻叹道:“年轻人,你现在可知老身是何许人麽?”
  李仲华忙道;“晚辈已猜出八、九,只是不敢妄称老前辈名讳。”
  只见“罗刹鬼母”枯搞脸上泛出一丝笑容,道:“云娘这丫头,从来未有男人获她青睐,想必是你定有可取之处;只是这丫头易犯小性,你得提防一、二。”说著顿了一顿,又道:“老身会照顾自己,你去看看云娘吧!”
  李仲华也自觉得与瞽目老妇相对而坐,索然无味,巴不得有此一说,闻言大喜,忙拱手道:“敬道老前辈台命。”三步赶做两步,跨出门去……
  月华正浓,泻地成银,门前黄澄澄宽敞大道上,两旁观战的人不下七、八十人。郝云娘俏生生地立在场心,盈盈含笑道:“请问两位道长怎麽仃法?是一对一,抑是两位合手联攻?姑娘无不奉陪。”
  要知姑娘一身所学,兼具正、邪之长,这话本是她真心之言,可是“茅山双剑”听在耳中,直觉分外不受用,他们两个也是一派掌门,行道江湖以来,无人不对他们敬仰三分,今日碰上姑娘,说话极尽侮蔑为能事:心中气愤冒火,尤其是“青云道人”心胸狭隘,闻言冷笑一声,盖地凌空飞扑,探手暴伸,疾如电射般,向姑娘皓腕扣去。
  “青云道人”出势奇快,而又做月弧形方向,手法之奇诡不用说,单这进选身法之巧,令人叹为观止,李仲华看得手心沁出汗珠,耽心姑娘会伤在这种奇妙手法之下。
  姑娘见“青云道人”电射扑到“嗤”地一声轻笑,说:“你要拚命,姑娘定会成全你。”说时娇躯一侧,让过来掌,不退反进,罗袖微飘,人已到了“青云道长”身後,迅快双掌交错击出,身取“青云道长”“精促”“哑门”穴,摔然出手,奇捷无伦。
  劲风袭在“青云道长”脑後时,“青云道长”这才知道姑娘并不是容易打发的,当下右足迅快地滑前一步“犀牛望月”上半身一停,双掌望上撞去。
  这一撞上,姑娘就得立时断腕!姑娘这一身所学,实不可小视,尤其是身法之诡快,江湖高手难有几人可望其项背;猛然问一串银铃笑声顿起,只见姑娘两手瘁缩,人已盘旋而起,虽只三、四尺高,可已电轮飞转打了七、八个盘旋,只看得眼花磕乱,神奇莫测。
  “青云道长”双掌撞空,但觉双目晕眩难耐,登时大惊!他真识货,看出姑娘施展的是“天魔乱舞”身法,若不及早躲避,全身都得暴露掌击之下,双足一沉,立展“卧著巧云”倒窜了出去。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青云道长”仰面激射出去之际,忽见姑娘身形也平行跟射而去,左掌疾伸而出,向“青云道长”右臂“曲池”穴砸去。
  “青云道长”足才一沾地,忽见姑娘左掌如电射般砸到,魂飞之下也顾不得丢脸,足跟又一使劲,再激射退去。
  姑娘“格格”一声娇笑,左掌仍如附骨之蛆跟到,凌空平飞速度未灭更快,右掌倏然而出,掌心向下奇快的一沉,望“青云道人”左胸“乳根穴”按下,认穴奇准,手法狠毒凌厉,看得旁观诺人张口结舌。
  一旁掠阵的“青灵道人”面色勃然大变,姑娘的凌空飞攫身法神奇不说,仅姑娘左掌手法,却是邪派绝学“夜叉噬骨掌”右掌又是“大金刚手印”这是正、邪两派绝艺,怎会同现出在一少女身上?不由大惊!若不出手抢攻,师弟难免丧生,一声大喝,踩足飞去。
  只见一股耀目青芒向姑娘身上劈去,原来“青灵道人”腾身之际,已把背上长剑掠在手中。高手过招,防重於攻,自身可能被突袭之处,无不在戒备之中,姑娘何能例外?冷笑一声,缩腰挫腿,突然双足猛弹,只听得“当当”两磬,青灵长剑已被踹得二泛,手腕发麻,姑娘藉一踹之势,如同飞矢般,冲天而起,突又一变为头下足上,双掌“银龙抖甲”向下二泛,劲风嘶耳地望“青灵道人”双腕拿去。
  那边“青云道人”乘此缓气之机,肩头长剑急掣在手中,雷厉电闪地向姑娘攻出三招,三点腕大金星,分攻姑娘胸後,三处大穴。
  亏得“青云道人”有此一举,因为姑娘身形变化甚速“青灵道人”手中长剑被踹沉还未来得及升举,只见姑娘双掌如电闪般向自己腕脉袭来,不禁心中大骇,暗说:“看来,今晚‘茅山双剑’不能全身而退了。”
  突然,姑娘双臂一缩,身形斜出,避开“青云道人”袭来三招,旋身一掠,飘出八尺之外落下,☆掠吹乱了的髻发,轻笑道:“姑娘只道‘茅山双剑’有何过人的能耐?原来也不过是泛泛之辈!”月色之下,绰约若仙,风髻雾鬓,宛若广寒仙子。
  ‘茅山双剑’心头只是惊疑万分,实在看不出姑娘是甚麽来历?仅仅是几个照面之下,无论身法、掌式都暗含正、邪两家之长,著著都是攻人必救,而且潜力惊人,自己两人在武林中声望、地位,势不能示弱一走,何况又未必能走得了。
  “青云道人”暗中思索制胜之机,而“青云道人”眼角瞟李仲华在身外一丈五、六处,双目凝视著姑娘,如痴如醉,不由思出一著毒计,暗对“青云道人”嘴皮动了几动。
  “青云道人”一点头,突然一长身飞出,剑尖平伸,堪堪到得姑娘身前,右腕猛震,震出九点寒星攻去,风雷嗡然“青云道人”亦随著飞出,才出得两尺,蓦地一个大转弯,成直角方向,左手迅如电光石火,疾望李仲华抓去。
  姑娘也正在凝神蓄势,等候双剑袭来,瞥见“青云道人”剑震九点寒星,距她胸前数寸时突然娇躯一闪,让开对方剑势,右腕二泛,双指疾骈一指“梅蕾杂枝”点向“青灵道人”剑尖。
  只听“静挣”两声“青灵道人”手中长剑被震得荡了开去,感觉一种从来少见奇猛无俦的潜力从姑娘两指弹出,手腕疼痛欲裂,一个把持不住,长剑立时震得飞出手外,一溜寒光,迳向屋瓦坠去。
  原来姑娘双指弹出“七阳真力”这种真力是渤海晒珠岛之崇奥博大之绝学,五十年前晒珠岛岛主在太湖邓尉山上初试“七阳真力”三招之下,将西域魔僧打得腕骨全折,吐血而逃,吕梁山十二全真,剑毁人亡!
  经此一役,晒珠岛主声名大噪,威震海内,武林中尊称“海外一隐”但这“七阳真力”仅只用过一次,江湖中无人知晓,姑娘所学不过皮毛而已,不过“茅山双剑”还是禁受不住。
  “青灵道人”长剑这一脱手,姑娘眼见“青云道人”飞向李仲华,不禁芳心大急,娇呼道:“李兄,留心暗算……”
  李仲华正凝神观察姑娘与“青灵道人”见姑娘空手对敌,大为放心,全部心神均关注在姑娘身上,对“青云道人”突然转向袭来,竟懵然无觉?後至姑娘开声已是不及,奇猛劲风已然袭迫身上,眼前人影一晃,李仲华一只右腕被“青云道人”扣了个正著,勒腕生痛。
  李仲华不禁激发人类求生的本能潜力,腕一被“青云道人”拿住,左掌即穿管飞出,迅捷无此地打出一股奇猛无俦的掌劲。
  “青云道人”万不料对方被他扣住,应变竟如此迅速?大出意外!若被他掌劲打上,定是骨断筋裂,迫不得已松了拿住对方的左手,身形一晃,长剑急抡,挥出一片扇形寒光削去!
  哪起居罄一日一夜间见识大为增强,左腕一撤,右手五指迅如电光石火地飞出,斜袭“青云道人”执剑右肘戳去,并发出五缕劲风,嘶嘶做响。
  李仲华两招攻出,著责神奇莫测,宛如一代武林名手,全然不像初涉江湖的无名小卒。
  郝云娘看得发怔,星目中吐出一片欣喜光辉,梨涡嫣然。
  “青灵道人”自长剑飞出後,含愧引退,耀在一旁,他们两人本意看出李仲华与姑娘是一对爱侣,由“青云道人”突袭制住李仲华,引得姑娘心神不能贯注,自己才能制胜,保全英名;料不到姑娘武学竟然高出自己太多?不但突袭无功,连长剑也震得出手,更不过李仲华挽转逆局,两招之下,将乃弟迫於危境,一阵凛骇猛袭胸际!直思不出这一男一女是何来历?又想不到有何全身而退之策?一时只感无名的怅惘,千丝万缕涌上脑中。
  且说李仲华五指飞出之际“青云道人”已看出来招蕴藏无穷巧妙。他久历江湖,又是一门尊长,甚麽大风大浪没有见过?立觉不能硬拆“蹬!蹬!”退出两步,倏又窜上,竟施展茅山“断魂剑法”连环九剑,一时之间,剑光大盛,匹练耀目纷纷攻去。
  李仲华也不知自己今晚是怎样的?神威天生,得心应手,与自己往昔闭目瞎练、错误百出的情形回然不同,不由信心陡增,五指突然二泛,改戳为按,身形倏然而动,冲霄而起,就像一条神龙似地,半空中略一盘旋,冷笑声中,身躯转折向“青云道人”当头扑下。
  这时连素来狂妄的“青云道人”也居然惊得面无人色,只觉排云激荡的劲风已笼罩全身,长剑振腕乏力,此刻的他,不但无法招架,竟惶然不知由何方闪避?何况又不容他思考,蓦觉胸前一重,当胸已著了一掌。
  惨叫声中“青云道人”身形已电射往东逸去,那旁“青云道人”早已知机,趁著姑娘不注意时,也溜之大吉。
  李仲华飘然落地,英姿飒爽;此刻,他在采人眼中已是一个武功高深不测的能手。
  姑娘芳心只是讶异不置?直猜不李仲华此时为何有此功力?也难怪她有此想,一个人武功永远是循序渐进的,也不会一天之内有很大的差异,不然何至於被其母“罗刹鬼母”“白骨阴风掌”所伤?
至少应该能够避开的,但他没能闪避,这又是甚麽理由?何种管解,都不适合於李仲华身上。
  李仲华自己感觉到这近乎是奇迹,但连贯性的想到四年半练武,总算是没白费,从遇到先师後,先师对他是唯一知己,严师而兼具良友,所缺憾的,先师终日愀慷病榻,只能在病榻上口授,用竹筷比划一些武学中精妙变化,而未能教他实用,每每有事倍功半之感,加以他回得家去,受不惯其父母冷漠神色,是以他终日心情郁郁寡欢,阻碍了他对上乘武学的悟彻玄奥。
  如今呢?心情却大不相同,海开天空,任我翱翔,像一只被人囚养龙中金丝乌一旦恢复了自由,又获得一红粉知已,至少在他的想法是如此,将壅塞已久的智慧又开始透泄出来。不过他始终不相信自己击败“茅山双剑”之一的“青云道人”即使这是事实,他的想法那不过侥幸而已。
  其实也可以说是侥幸“茅山双剑”入得店来:心头阴影中却多了一个功凌当今黑道高手的“罗刹鬼母”他们不知道“罗刹鬼母”两目失明,而且两足已瘫,与姑娘交手时竟分心“罗刹鬼母”会突如其来的暗袭:心灵上的作祟,功力上则无异大大打了一个折扣!他们若然知道,却也不会输得这麽快哩!
  这时姑娘莲步生波走来,凝空望李仲华妩媚一笑,道:“我真走了眼啦?看不出你竟能打败名负当时的茅山‘青云道人’!”
  李仲华俊面赧然一红,嗫嚅著道:“姑娘谬奖,在下一点微末技艺,怎能与姑娘相比?就拿方才姑娘一手弹指飞剑,堪称盖古凌今,在下实在是望尘莫及。”
  姑娘被说得心中一甜,哪有女孩儿家不受奉承的?心说:“这少年很会说话,人也长得俊逸不群,丰神如玉,但不知母亲会不会喜欢他?”她忆起自懂事以来,就没瞧见其母对任何男人假以颜色;尤其是年轻英俊的男人,从她老人家失明以後:心情更为暴躁,听出是男人声音,即会出手伤他,虽然居处隐蔽得很,极少人知,即令是全不懂武功的俗人,也会……
  她想到此处,不敢再往下想去,含情脉脉一笑,道:“不要说得那麽好听,谁知你是不是真心话?走!我们看娘去。”娇躯一晃,望店内走去。
  “我们”这字眼进李仲华耳内,有一种神秘的感觉,足下也飘飘欲仙地随著走去。伊家堡“花面狼”李贵这一夥人,早走得无影无综,他们唯恐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何况李贵事先分外与“茅山双剑”套近呢?食客们犹自逵巡不前,谁也不敢草率跟著进店,纷纷低声谈论著……
  月华笼罩大地,远山近郊却蒙上了白色披纱,雾里看景,带有一种神秘的美态。暮春季节,在北国晚风依然料峭,寒意袭人,吹起地面的尘砂,卷飓半空,又落向屋瓦沙沙作响。这一切都是自然的现象,方才那场人为的一幕,趋於寂减,剩下的只有砂土上凌乱的足迹,像逝水东流,过去的不会再发生,可是在人们的心中却是深深的烙痕,尤其是“茅山双剑”……旅店窗隙中透出几线昏黄色烛光,在清澈月华之下,黯淡失色。
  忽然店内姑娘传出一声惊叫:“娘……”
  意味中,又有甚麽事情发生——
  Scan by: 双鱼梦幻曲  OCR by : wh10
  双鱼梦幻曲 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