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樵子《断流刀》

第十三章

作者:武陵樵子  来源:武陵樵子全集 
    
  东丰栈是一座木造两层酒楼,座落于东门大街上,三代相传,怕没有百多年,不说它酒菜怎么好,闻香下马,知味停车,就拿灶上那锅百多年的老汤,浓香飘溢,便足够垂涎三尺了。
  由于牌子老,酒菜好,这东丰栈一楼一底,日出未久就上了七成座。
  特别惹眼的这些食客均是陌生人物,面目粗豪,肩头丝穗飘扬。
  店小二喜笑颜开,周旋于食客中添酒送菜。
  楼面一角用屏风隔开形成雅座,圆桌面坐着七武林人物。
  由于屏风外喧嚣腾笑如潮,显得这七人异常肃静,其实他们在窃窃私语谈论,面色严肃毫无笑容。
  突然,楼口上升起一条修长人影,身着蓝布长衫,颔下无须了,面目森冷如冰,飘然走向那木屏风而去。
  正巧店小二送菜趋出,迎着蓝衫人哈腰笑道:“客官!请那边坐,小的带路。”
  蓝衫人两目微瞪,道:“我来找人不行么?”
  语声不大,却字字清晰送入店小二耳内,使人胆寒心惊,店小二不禁面色大变,忙道:
  “既是找人,客官自请吧!”慌不迭地离去。
  蓝衫人转入屏内,座上一老者认出蓝衫人,目泛惊喜之色,倏地立起,道:“辛兄,你我多年不见,不料在此晤面!”
  说话老者比起蓝衫人年岁大出甚多,约莫六旬望外,而蓝衫人看来不过四十左右,竟然被称辛兄,岂非异事。
  蓝衫人嘴角泛出一丝冰冷笑容道:“小徒在店外无意发现梁老师登上东丰楼,老夫不觉兴起故旧之情,迳来拜望,并向梁师道出一宗重大歹毒阴谋!”
  老者两眉飞动,似极为骇异,忙道:“辛兄请入席共谋一醉,梁某为辛兄引见这些朋友!”说着与同席之人接道:“各位都是武林卓著盛名人物,这位辛人猛兄来历必不陌生。”
  同席六人闻言顿时矍然一惊,一朱砂长脸老者道:“莫非就是野人山王辛人猛么?风闻十数年前阁下染病身亡………”
  言尚未了,辛人猛冷冷一笑道:“老夫有事海外,去年春杪才回,怎料以讹传讹竟谓老夫已化枯骨,此仍天大笑话。”
  梁姓老者忙道:“辛兄请坐。”说着在辛人猛前斟满了杯酒,举杯相敬。
  辛人猛干了一杯后,道:“各位都在天魔宫么?”说着目光望了望屏风外。
  梁姓老者道:“辛兄,我等同属天魔宫门下,这屏风外邻近几桌也都是本门弟子,辛兄有话但说无妨。”
  辛人猛目中精芒*射道:“各位知否有不测之危么?”
  七人不禁面面相觑。  
  梁姓老者道:“此话何解?”
  辛人猛道:“眼下天下武林黑白两道高手均赶来元江,欲摧毁魔宫,却不正面为敌,暗袭残害,各位即速离去,片刻之后即生大变。”话毕长身立起,抱拳一拱飘闪而出。
  面如朱砂老者双眉微皱道:“辛人猛之言是真是假?”  
  梁姓老者道:“必非危言耸听,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蓦地——
  黑衣汉子掠人,禀道:“本门派赴宏远客栈两名天凤堂弟子罹受暗算惨死,已查明一人双胁洞穿,脏腑抓裂而死,系摩云神爪孙道元老鬼独门手法,尚有一人全身主经根根寸裂,口喷黑血死状厥惨,亦已查明系独手人魔冷飞‘截经斩脉手法’所致。”
  面如朱砂老者大惊失色,道:“冷飞、孙道元两名老鬼都住在宏远客栈内么?”
  黑衣汉子摇首道:“这倒不知,显然本门两死者亦不知情。”说着忽面色惨变,身形摇摇欲倾,眼耳口鼻内黑血齐冒,仰面蓬的摔在楼面上。
  这声大响,楼面上食客惊得纷纷立起,循声望去。
  忽闻一声凄厉惨噑起自屏风外一貌像粗肥汉子口中,目瞪口张,翻跌在地,身上衣着化作片片飞离,胸前赫然显露一只赤红手掌。
  梁姓老者等人惊得魂飞体外,忙道:“快走!”
  率着天魔宫门下亡魂遁出,扑向元江县城北门郊外一羊肠小径而去。
  忽闻一声朗朗大喝起自他们一行身后道:“站住!”
  梁姓老者等人心神猛震,转面望去,只见是苗凯凛凛宛如天神,后随着总护法白擎宇及黑衣蒙面妇人。
  天魔宫门下纷纷闪开让出路径,容梁姓老者等七人转身参见。
  苗凯沉声道:“速参见君上及总护法。”
  七人恭敬行礼已毕。
  苗凯即命留下七人,其余魔宫门下速往虎山分堂候命,接着又道:“宏远客栈及东丰酒楼发生之事君上已知情,梁暮云你察觉其中蹊跷么?”
  梁暮云面色微变,低首躬身道:“属下委实不知情,但属下在东丰楼相遇一位友人告知本门有不测之祸。”
  “是谁?”
  梁暮云道:“野人山王辛人猛。”
  总护法白擎宇不禁一呆,别面目注天魔宫主人道:“禀君上,这野人山王辛人猛十二年前罹受暗害身死,怎会起死还阳。”随即向面如朱砂老者道:“游鹤,他说可是真情?”
  游鹤忙道:“梁香主所言是真,但不知确是否辛人猛?”
  苗凯道:“是何长像衣着?”
  游鹤详细叙出辛人猛形貌衣着,说话神态。
  白擎宇噫了一声道:“这就奇了,确是辛人猛无疑。”
  苗凯冷笑道:“奇怪的是辛人猛所知太多了点。”说着五指忽疾伸如风,朝梁暮云三处重穴点下,又沉声道:“我不信他就是野人山王辛人猛。”
  梁暮云面色惨自如纸,目露痛苦之色,道:“属下无罪。”
  这时———
  不知怎地气氛显得有点异样。  
  梁暮云忽高声道:“属下有要事密禀君上,不知可否容属下……”
  天魔宫主甩手一摆,示意白擎宇及苗凯等人避开。
  白擎宇双眉微皱,望了苗凯一眼,转身走了开去。
  苗凯默不则声,随同诸人亦远离天魔宫主。
  天魔宫主道:“梁暮云,现在可以说了吧?”
  梁暮云伸手入怀,取出一纸卷递向天魔宫主,道:“君上阅看即知!”
  天魔宫主鼻中微哼一声,详阅纸卷,不禁心神暗震,沉声道:“这是真的么?”
  梁暮云道:“属下不敢谎言,此乃野人山王辛人猛亲手递与属下的,辛人猛尚言苗堂主午刻与柏月霞约晤。”
  天魔宫主踌躇了一下,道:“你等着。”转身向苗凯身前疾掠而去。
  苗凯未待天魔宫主立定,道:“君上 ,是否梁暮云在挑拨煽惑,编排属下什么不是。”
  天魔宫主道:“何止如此。”
  苗凯笑笑道:“其实属下早就料到了。”
  “你倒说说看?”
  “并无辛久猛其人!辛人猛早死在白衣邪君毒手残害之下,眼前的辛人猛即是白衣邪君化身。”  
   “如此说来,梁暮云亦是他的羽党了。”
  “不错,梁暮云正是邪君羽党,君上且莫揭破,即可证实煽惑之词是真是假,只须如此这般……”
  天魔宫主视苗凯无异贴身心腹,谗言无由而入,点点头回身走去。
  梁暮云胆战惊心,不知天魔宫主与苗凯说些什么,只听天魔宫主道:“梁暮云,显然苗香主似有可疑,我意欲与辛人猛见上一面,你领我前往如何?”
  此话入得梁暮云耳中,不禁狂喜,忙道:“遵命,且容与属下相距一箭之遥,以免辛人猛疑虑,避而不见。”
  天魔宫主道:“你带路吧!”
  梁暮云如奉纶旨,回身凌空窜起。
  天魔宫主远随其后,两条身影迅若流星掠去。
  梁暮云掠向一条山径,其上隐隐可见一座神殿座落于山凹间,身离神殿不过五六丈远近,突闻一阴冷如冰语声随风传来道:“梁暮云,你来此处为何?”
  这语声正是野人山王辛人猛所发。
  梁暮云高声道:“辛山主,梁某有要事相商,尚望不吝相见。”
  一条身影疾若电闪从神殿内射出,轻捷无比朝梁暮云身前落下,现出野人山王辛人猛身影,道:“梁老师,老朽目前无暇奉陪,可否黄昏日落之际再行畅叙如何?”
  梁暮云忽面色一变,仰面翻倒在地。
  辛人猛呆得一呆。
  只见一黑衣蒙面妇人在梁暮云侧疾闪而出,道:“辛山主,老身苗疆天魔,方才闻得属下粱暮云禀报,谓辛山主在元江县城曾与柏月霞相见。”
  辛人猛眼皮微抬,淡淡哦了一声道:“原来尊驾就是天魔宫主,不错,老朽无意窥见一件异常隐秘之事……”说着目光注视在梁暮云躯体上。
  天魔宫主笑道:“梁暮云并无紧要,他不过一个时辰后便可醒来。”
  “天魔宫以毒蛊控驭,属下不敢稍有违背之说,今日一见确是不虚。”
  天魔宫主冷冷答道:“无谓之言无须多说,辛山主见得什么隐秘。”
  辛人猛高声打一哈哈道:“好,贵宫有一内堂堂主名叫苗凯是么?”
  “不错。”
  “苗凯与无忧谷主之女柏月霞暗中勾结。”
  “如何勾结?”
  辛人猛笑笑道:“尊驾如能相信老朽之话是实,你我两人午刻赶往一处即可目击,但不能与第三者知道。”
  天魔宫主略一沉吟道:“辛山主,看来你见过柏月霞了。”
  辛人猛怪笑一声道:“自然是见过了,而且也见过苗凯,相信与否端凭尊驾。”
  天魔宫主冷冷答道:“疑信参半,山主要说明柏月霞及苗凯衣着形像,我方可相信山主之言不假。”
  辛人猛宏声大笑,声震云空。
  天魔宫主黑巾蒙面,瞧不出是何神情,却肃寒如霜,冷漠如冰。
  辛人猛叙出柏月霞形貌穿着及随身四婢模样。
  夭魔宫主暗道:“是呀,柏月霞及四婢模样一点不差。”显然衣着已换,天魔宫主已经相信辛人猛目睹过柏月霞无疑。
  辛人猛继叙出苗凯形像衣着。
  天魔宫主忽高声道:“够了,我相信山主之言句句是真。午刻我必在南关暗随山主身后就是。”转身抓起梁暮云如飞而去。
  辛人猛如释重负般长吁了一口气,方才他深恐天魔宫主暗施毒蛊。
  难道天魔宫主方才未曾暗中施展么?
  不!
  她施展了。  
  由于辛人猛防守綦严,无隙可寻,毒蛊飞至半途又折了回来。
  但辛人猛却紧张得微微见汗。
  此刻——    
  辛人猛潜龙升天而起,曳空电闪迅杳。
  天魔宫主返回后,正欲一掌击杀梁暮云。
  “慢着!”苗凯飞闪现出,“君上不必杀梁暮云,无须揭破,留着还有大用。”
  天魔宫主点点头道:“如此说来,辛人猛谎言你与柏月霞暗中勾结是一歹毒诡计了,但……”
  苗凯道:“但他棋差一着,事先未曾探明属下是何形像,一则邪君到得元江为时过于短促,再则本门近来严令不得擅离外出之功,此非邪君歹毒诡计,他亦是受人之愚!”
  天魔宫主皱眉道:“如今计将安出。”
  苗凯道:“本门肘腋生患,惧防剧变,不过,君上可暗蹑辛人猛之后窥视,但不论见着什么,君上不宜伸手,以免引火焚身。”
  天魔宫主默不则声,却同意苗凯的看法,右手一挥,率众纷纷如飞而去。
  口口    口口    口口
  山村小径上夹道丹枫,霞染醉人,叶影纷岐内却现出五个少女背影,婀娜生姿,步履似缓实速,肩上均背着长剑,五色彩穗摇晃飘扬。
  五女身后遥处疾蹑着一条迅快的人影,片刻之间,相距仅八九丈,只见一个灰衣老者似欲追上五女。
  蓦地——
  突闻一声冷叱,一身着绿色小花衣裤少女旋面暍道:“不知死活的狂徒,追赶姑娘们则甚?”
  倏忽之间,一张丑如鸠盘婆的面目陈露在眼前。
  灰衣老者不禁骇然惊道:“姑娘不是姓柏?”
  那少女冷笑道:“姑娘不姓柏,姓白。”神情似大出意料之外。
  其余四女都转面过来,个个丑如无盐,闻言同声格格娇笑不止。
  灰衣老者暗道:“我的妈呀,怎么长得这么丑。”眼珠疾转,微微一笑道,“老朽并无冒犯之处,姑娘请自便吧。”
  那少女双眉一扬,道:“姑娘不打算走了。”
  灰衣老者闻言呆得一呆,道:“脚长在姑娘身上,走与不走与老朽何干,不过,老朽得走了。”
 
  “站住!”少女脸色一变,叱道,“你走不了!”
  其余四女倏地撤出长剑,寒飙流闪,布成五行方位。
  灰衣老者心神一凛,却镇定如恒,淡然一笑道:“姑娘,这又是为了什么?”
  “不为什么。”少女冷笑道,“你所追踪的必是无忧谷主爱女柏月霞,找她欲有何求。”
  灰衣老者道:“姑娘何必明知故问。”
  那少女凤目中泛出一抹森厉杀机,寒声道:“找死!”刷的一剑刺向灰衫老者眉心要穴。
  剑势迅如电奔,诡幻绝伦。
  灰衫老者双足一滑,移形换位飘了开去。
  其余四女亦同时出剑指向灰衫老者。
  但见寒飙过处,幻起剑光如潮,带出一片悸耳锐啸。
  只见灰衫老者神色一变,冷笑道:“姑娘等未免欺人太甚了。”右臂飞撤出一柄银光灿烂多棱钢轮;腕臂疾推,迅猛急攻出九招。
  招招刚猛无俦,力逾千斤,强风狂吼,宛如排山倒海。
  远处丛树中隐着天魔宫主及苗凯两人。
  天魔宫主似瞧出五女剑路,双眉微皱,低声道:“苗堂主,这五女并非柏月霞等易容,他们是碧灵师太门下五凤。”
  “碧灵师太!”苗凯似不知碧灵师太来历,目露迷惑之色。
  天魔宫主道:“难怪你不知,这比丘尼极少露面江湖,她门下亦不轻于涉身是非中,灰衫老者身法及招式似极像北邙门下。”
  蓦地——
  突闻身着绿色小花袄裤少女发出银铃悦耳娇笑,手中一抹银虹暴射,灰衫老者踉跄倒退一步,左臂上被划了一道寸许口子,鲜血如注涌出。
  那少女道:“姑娘与你无深仇大恨,点到为止。”五女疾住手不放。
  老者狂笑一声道:“姑娘倚多为胜老朽败得不服。”
  “不管你服也不服,山高水长,日后自有相见之期,姑娘眼前有话问你。”
  灰衫老者面目森冷如冰,道:“无须要问,老朽自动说出,风闻柏月霞与中条秀士约晤,中条秀士得手白虹剑,欲以剑换一块玉佩。”
  “这块玉佩有如此重要么?”    
  “老朽还是一句老话。”灰衫老者道,“姑娘是明知故问,老朽奉命差遗,所知尚比姑娘为少。”
  话声略略一顿,又道:“姑娘来历姓名可否见告。”  
  “姑娘名唤金凤。”那少女忽妩媚一笑,丑如无盐面庞上似泛上一片春意。
  灰衫老者双眉一挑,道:“原来是碧灵师太门下五凤。”
  金凤冷冷一笑道:“阁下丧门轮法已报明来历了。”
  灰移老者道:“姑娘知道就好。”
  金凤面凝寒霜,道:“但姑娘不惧。”右掌一翻。
  灰衫老者不禁大惊失色。  
  金凤忽又转颜一笑,右手疾撤,道:“姑娘相信阁下说话是实,阁下所知或比我等为少,不过暂时不能放你走……”
 
  “这为什么?”
  “阁下有不测之祸!”  
  十数丈外忽腾起一声清澈长啸,啸声播送灵空,随风远荡。
  长草丛中忽现出卓天奇,缓步走出,噙着一丝耐人寻味的笑容,道:“五位姑娘不要太难为这位吊客郎烈了,可否看在卓某薄面放他走!”
  金凤目睹卓天奇现身,心中一惊忖思:“他怎么也来了。”笑道:“卓老前辈莫非为他讲情,其实还不是卓老前辈一句话,但……”
  卓天奇忙道:“姑娘是说郎老师有性命之危么?有卓某在谅也无妨。”右臂向东一扬。
  东面长草丛中忽纷纷冒出十数武林高手,缓缓散开,又聚拢过来。
  藏在隐处的天魔宫主诧道:“这是何故?”
  苗凯雨道浓眉深皱,道:“那位北邙门下吊客郎烈似身蕴极为重大隐秘,五凤不知,但卓天奇已了然于胸,郎烈深知身陷危境,必奋力图逃!”
  果然不出苗凯所料,吊客郎烈忽面色一变,双手疾扬,打出一蓬钉形暗器,身形暴腾拔起。
  那钉形暗器却是打向四面聚拢过来的江湖高手。
  五凤面色一变,金凤身如电起,右掌虚空打出一股黑烟,袭向郎烈后胸。
  只听郎烈一声闷噑,身形宛如断线之鸢般轮转堕下,“砰”的一声巨震落地。
  卓天奇疾如脱弦之弩般掠至郎烈身前,五指迅如电光石火抓下。
  指端堪欲触及郎烈体上,卓天奇忽如触电般猛缩回收,面色一变,双目别面望去喝道:
  “是何朋友速请现身!”
  目中两道神光落在一株浓荫密集的大树上。
  蓦闻浓枝内传出一声阴恻恻冷笑道:“卓兄武功已臻化境,小弟钦佩得很。”
  一条身影疾如鹰隼泻落,半空中忽弹身而起,轮转疾翻堕在卓天奇身前。
  卓天奇看真那人后,不由愕然惊诧道:“尊驾莫非是辛人猛兄么?”
  来人正是辛人猛,扬眉大笑道:“卓兄你料不到吧!”
  卓天奇颔首一笑道:“委实出卓某意料之外,因风闻辛兄已归道山了。”
  辛人猛道:“常言道得好,要死活不了,要活死不了,阎王老子不收,辛某亦无可奈何。”说着,一步闪到郎烈身前,五指倏如电光石火疾将郎烈右手腕脉要穴扣住。
  郎烈只觉浑身酥麻,行血攻心,不由面色惨变。
  卓天奋道:“辛兄这是何意?”
  辛人猛笑道:“郎烈奉何人之命卓兄知道否?”
  卓天奇道:“难道辛兄知道。”
  辛人猛淡淡一笑道:“倘不出辛某所料,郎烈身后指使之人,乃受柏春彦重托……”
  言尚未了,面色猛变,五指疾松,身形急飘开去。
  一气度不凡年约四旬开外,三绺短须,面色白皙中年长衫人,神态寒肃,背插钢刀疾如飘风般从郎烈身后闪了出来,道:“尊驾委实料事如神,可惜你枉费心机。”
  声虽不大,却字字句句清晰无比,沉劲有力,铿锵入耳。
  辛人猛眼中精芒电射,道:“阁下来历可否见告。”
  那人微微一笑道:“敝姓天。”两指朝苍穹一指。
  辛人猛不禁呆住,猛然张口发出一声长笑。
  笑声猛烈,震得周近落叶簌簌如雨,离枝飞落。
  辛人猛良久笑定,面色一变道:“世无姓天之人。”
  那人面笼寒霜,冷笑道:“不错,武林中亦无辛人猛其人,尊驾是谁只有尊驾心中明白。”
   ·
  辛人猛心神大震,五指暗中疾弹出数缕暗劲。
  他快,那人更快,寒光疾闪,一片刀罡应手而出,势如怒涛狂奔,威力万钧。
  辛人猛鼻中微哼一声,身形退出半步。
  卓天奇大笑道:“辛兄遇上了对手啦!”
  辛人猛目注卓天奇冷笑道:“卓兄认识此人?”
  卓天奇摇首答道:“毫不相识,不过卓某但觉与他一见即生投机之感。”
  辛人猛目中暴泛杀机,喋喋怪笑道:“看来,卓兄欲与辛某为敌了。”
  卓天奇淡淡一笑道:“为友为敌全凭辛兄了!卓某不过适逢其会,究竟为了何事,迄至眼前,卓某仍在鼓中。”
  “辛某不信!”
  正说之间,一条魅样身影疾若惊鸿般不知何时欺了入来,抓起郎烈穿空斜飞而起,身法迅快绝伦,一起一落即杳。
  辛人猛大暍道:“那里走!”
  却被五凤追在头里,辛人猛竟迟了一步,卓天奇与那自称天姓老者等江湖高手纷纷追出。
  天魔宫主与苗凯倏地现身,只听天魔宫主诧道:“碧云师太也敢参与是非,委实不可思议。”
  苗凯道:“五凤剑法已臻上乘,有其徒必有其师,碧云师太武功并非等闲。”
  天魔宫主道:“我并非谓碧云师太武功不足称道,而是指这比丘尼习性孤僻,结庵大凉山绝顶,清灯古佛,梵唱自乐,仅五凤作伴,怎会涉身此一是非漩涡中。”
  苗凯道:“其中必有蹊跷,君上可否容属下查明。”
  天魔宫主略一沉吟道:“好,早回魔宫为是。”身形一晃,疾逾流星远去。
  …………………………  
  山谷中绿意森浓,却隐现一处红墙绿瓦,山风过处,展现出一寺院。
  高墙外参天古柏中,忽疾如鹰隼泻落一条修长人影,堕向浓密杏林内,现出卓天奇。
  卓天奇身形落定,林中人影浮动纷纷趋前。
  只见一黑衣老者躬身施礼道:“门主发现了什么吗?”
  卓天奇双眉微皱,摇首苦笑道:“此寺规模似极其宏伟,殿宇房舍不下于数百间,擒走吊客郎烈之人跃入寺内后,大凉五凤跟踪追入,只见寺内升起一层薄雾,将房舍掩蔽得似有若无,此分明系一种恶毒奇门。”
  黑衣老者道:“不言而知大凉五凤与此人系一丘之貉了。”
  卓天奇道:“这也未必见得,五凤恃强追入恐凶多吉少。”
  黑衣老者道:“用霹雳雷珠摧毁此寺,可免无穷后患。”
  卓天奇面色一沉,道:“那么我等劳师动众为了何来?”
  黑衣老者悚然语塞,接着又道;“属下愿率领三人冒险入内探查。”
  卓天奇道:“你要小心了!”
  他明知寺内奇阵,此举无异驱使门下送死,却毫不思考立即应允,令黑衣老者大感意料之外,不禁呆得一呆,说出之话不能反悔,低声应道:“属下自会小心。”率着三人掠上高墙,翻落在一条碎石小径中。
  果然,远近花丛地面均冉冉升起片片飞絮薄雾,却无碍于视觉,四外景物清晰无比。
  但,黑农老者却不敢丝毫大意,屏住呼吸,示意三人小心翼翼慢步走前。
  这寺院内寂静如水,人踪全无,跨过一月洞门,只见照壁之前造塑着三尊神祇,中立者为韦护正神,全身甲胄,面如淡金,右执降魔杵擎天下击,左手五指紧抓月牙钢圈,两目怒张,神光*射,栩栩如生。
  韦护左右系两尊青面獠牙,环眼似铃神祗,各执刀叉并分持“料察善恶”、“巡视山林”两面铜牌。
  黑衣老者不禁机伶伶打一寒噤,只觉一片寒气*袭拂体,侵肤如割,旋身后顾,相随三人一样神情有异,暗道:“怪事!”
  迈步转过照壁之际,蓦闻身后腾起惨噑凄厉之声,猛然一怔,别面望去,不由面色大变。
  原来相随三人头颅离肩飞起,断处却未喷出一点鲜血,尸体屹立不倒,三颗头颅骨碌碌滚出两三丈远。
  黑衣老者本是江湖杀星,杀人从不眨限,此刻也由不住胆骇魂惊,眼前仅三尊神祇,并无他人,可见……
  
  他两道眼神*注在降魔韦护脸上,忽闻随风传来一个极细微语声道:“尊驾速退出屋外,不然死无葬身之地!”
  一入耳中,无异晴天霹雳,黑衣老者忙仰身回窜,疾如离弦之弩射出月洞门,右手拔刀出鞘,落在碎石小径上,倏又弹身拔起。
  忽闻一声冷笑道:“下去!”
  劲风压体,势逾山岳,身形猛又往下沉,只觉双腿被人抓住,一撩一抖,被抛起半空望墙外落去。
  黑衣老者劲力全无,被摔得发昏第十一,眼冒金星,久久爬不起来。
  但闻耳边生起卓天奇森沉语声道:“洪国泰,你这是怎么了。”
 
  黑衣老者心神猛震,奋力立起,颤声道:“属下遇见了邪门!”
  “什么邪门!”
  黑衣老者结结巴巴叙出详情。
  这时辛人猛及那天姓老者等江湖高手相继赶来。
  卓天奇双眉紧蹙,只觉寺内定有蹊跷。
  突闻辛人猛冷笑道:“卓兄,倘辛某是你,必施展霹雳雷珠将此寺摧为平地,永绝后患。”
  卓天奇闻言冷冷一笑道:“不明敌我,卓某还不至于如此小题大做。”
  辛人猛沉声道:“明是卓兄不敢。”
  “难道辛兄你敢。”
  “卓兄用不着激将,罹难的是卓兄你门下,与辛某毫不相干。”
  “那就无须辛兄哓舌!”卓天奇言毕,目光示意天姓老者,双双虚空腾起,飘闪入寺。
  野人山王辛人猛面如凝霜,目泛森厉杀机,冷冷一笑,道:“自找死路怨得了谁?”
  忽闻耳际传来一阴寒澈骨语声道:“看来阁下必知此屋中隐藏之人是哪个厉害的杀星魔头了?”不禁心神一惊,别面望去,见是一身着蓝衫,肩带长剑的面目冷漠如冰的少年,约莫三旬左右年岁,两道冷峻眼神*视在自己面上。
  不知怎地,辛人猛只觉一股寒意袭上身来,不由双眉猛剔,冷笑道:“年轻人,你还不配向老朽问话。”
  那蓝衫少年鼻中冷哼一声道:“好大的口气,倚老卖老,稍时阁下不要后悔就是。”话落人起,半空中疾晃了晃,便已无踪。
  辛人猛目睹蓝衫少年似掠落寺中,但人在半空却形影已杳,身法之快无与伦比,不由骇然。
 
  卓天奇与天姓老者一落入寺内,果然洪国泰言语不假,跨过月洞门,即见照壁之前栩栩如生三尊神祇,森煞气氛*袭上身。
  天姓老者忽向卓天奇道:“小弟只觉此寺有种阴煞之气,不知为何身上总觉有点不自在,卓兄,我们还是出去吧。”转身之际,刀光暴涨,眩目电奔,望三尊神祇卷劈过去。
  蓦地——   
  眼前景物大变,非但神祇不见影踪,照壁亦已不见,四外烟云幻转,鬼魅浮空,张牙舞爪,生起一片凄厉低啸,入耳心神欲飞。
  天姓老者一刀劈空,骇然猛凛,道:“卓门主,此非小弟刀法可以奏功,速展霹雳雷珠。”
  卓天奋迅快掷出一枚雷珠。
  阴霾四起,郁勃弥涌如潮,天色顿时暗了下来。
  远处紫芒一闪,隆隆雷声闷哑,迅即为郁云掩没,突闻一生硬语声传来道:“卓施主,你我无怨无仇,妄闯老衲荒寺则甚。”
  卓天奇高声道:“卓某只想找郎烈,并不愿冒犯贵寺,可否将郎烈交出。”
  那生冷语声又起,道:“郎烈本是老衲要得之人,又非施主门下,施主未免强词夺理。”
  卓天奇哈哈大笑道:“那么五凤亦是大师要得之人么?大师上下是如何称呼。”
  “五凤之师碧云师太乃老衲同门师妹,老衲名唤无为。”  
  卓天奇不禁骇然望了天姓老者一眼。
  天姓老者厉声道:“大师欲从郎烈身上寻出什么?”
  “与二位一般!”无为老师道,“施主速出,不然奇门一合,必遭不幸。”
  天姓老者冷冷道:“这未必见得!”
  两人只觉身躯一转,眼前倏亮,原来两人已存身在一假山穴中,穴外是一片十丈方圆绿草如茵草坪,但十丈之外仍是烟云郁迷,不禁一怔。
 
  忽地——
  那草坪上如同飞鸟般堕下野人山王辛人猛,神态狰狞,目光如电,狞笑道:“原来是大九合奇门,此一遁甲之学最是奇奥,武林中罕有其人擅此,辛某可算是开了眼界。”
  “瞧施主不出,竟能认出大九合奇门,足见高明,老衲甚为钦佩。”
  辛人猛目光四巡,道:“请问卓天奇两人何在?”
  只听无为大师生硬语声又起,道:“他们二人知难而退,已然离去了。”
  这话卓天奇两人听得极为清楚,不禁大感气愤,立即宏声答道:“我等两人仍在,怎说是知难而退?”
  但——
  语声传不出穴外,辛人猛似若无闻。
  卓天奇神色一变,双掌猛向穴外一推。
  一击之力可推山撼岳,却宛如泥牛入海,只觉被一种无形潜劲把他推出真劲卸了开去,卓天奇这一惊非同小可,面色大变。
  蓦闻一极低微蚁声传入耳中:“卓大侠稍安勿燥,容在下探出此阵生门,即引二位出险!”
  语音陌生,不知何人,但知是友非敌,只见辛人猛不知为了何故,身形打了一个踉跄,
  面目疾变,张嘴发出一声厉啸,神龙入云冲天拔起,穿空曳射而杳。
  只闻无为大师长叹一声道:“辛人猛竟能识破老衲大九合奇门,从容逃去,可见他胸罗武学渊深,放他一条生路也好。”
 
  语声略略一顿,又道:“两位施主可愿皈依我佛。”
  卓天奇望了天姓老者一眼,默不则声。
  无为大师叹息一声道:“既然两位如此痴迷,老衲亦不愿再言。”说罢无声。
  假山穴内人影一闪,倏地现出一蓝衫背剑,面目森冷少年。
  少年不待卓天奇出声,忙道:“这贼秃驴骄妄已极,自恃两位无法识破大九合奇门奥秘,如不降顺,必无法生离此寺,两位急朝穴内石壁冲去。”
  天姓老者诧道:“尊驾之话忒离奇怪异,不朝外而朝内。”
  蓝衫少年冷笑道:“岂不闻实即是虚,虚即是实,阁下如不置信,不如留在此穴为是。”说罢身影倏杳。
  卓天奇与天姓老者相视了一眼,转身向假山洞穴深处大步迈去。
  果然——
  迎面一空,如撞着一团软絮,身形踉跄跌出数步,四外混蒙,裹着无数鬼影,张牙舞爪扑向两人,一片奇寒*袭过来。
  天姓老者目中神光*射,跨出一步,手腕疾振,寒芒如电劈出。
  只听一声低哑噑声,一条鬼影中分两半,却不见尸体倒了下来。
  天姓老者大喝频频冲出,钢刀横七竖八劈了出去,看不出是何章法,却迅厉无此,每出一刀,必有一条鬼影发出噑声倒下。
  突然左臂疾伸如电,拉着卓天奇腾空而起,翻出墙外飘身落了下地。
  身形一定,即见江湖豪雄数十道目光注视在自己两人面上,那野人山主辛人猛亦立在三丈开外泛出迷惘神色。
 
  卓天奇微微一笑道:“辛兄,你亦知难而退。”
  辛人猛面色一变,道:“两位瞧见了么?”
  天姓老者道:“都瞧见了,阁下认出大九合奇门阵式,足见高明,但无为禅师阁下可知他的来历么?”
  辛人猛闻言,知他们两人均已目击,摇首答道:“辛某不知!”
  卓天奇道:“据无为禅师说他乃碧云师太同门师兄,大概是不假了。”
  “碧云师太同门师兄!”辛人猛诧道,“辛某从未耳闻碧云师太有同门师兄其事。”
  卓天奇道:“辛兄似对碧云师太知之甚深。”
  辛人猛暗暗一呆,知他失言,武林中知碧云师太之人甚少,因碧云师太从未曾露面江湖,不禁赧然一笑道:“辛某也是风闻而已。”继又道,“只不知擒去郎烈为了何故,如不出辛某所料,眼前即将发生剧变,如不亟谋联合,恐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了。”
  卓天奇面色一变,道:“为什么?”
  辛人猛忽大喝道:“快走!”声出人出,迅逾奔电。
  卓天奇与天姓老者等江湖豪雄不知怎的,茫然随着辛人猛掠去。
  江湖豪雄落在最后的有三人发出凄厉惨噑倒地不起。
  前奔逃之人亡魂丧胆,那里顾得察视,身法更自加紧。
  一口气奔出七八里外,辛人猛身形放缓停住,长叹一声道:“算是逃出险地了。”
  卓天奇在江湖中卓著声名,茫然随遁,只觉面上无光,沉声道:“辛兄请说得明白一点”
  辛人猛摇首道:“无须再说明白,辛某及时警觉,不知诸位……”
  言尚未了,纷纷赶来的江湖豪雄又有五六人无声无息的倒了下来。
  卓天奇大感惊骇,一跃掠在倒下之处扶起察视,却不见任何伤痕,又不是奇毒或迷香所致,更未死去,浑身绵软,宛如熟睡,诧道:“这是何邪法?”
  突随风传来一劲朗笑声道:“此并非邪法,而是一种秘奥旷奇的武功。”话声中蓝衫背剑少年忽飘然走来,嘴角含笑,目凝辛人猛一眼。
  辛人猛道:“是何武功?”
  蓝衫少年笑道:“在下倘或知道,也不会空手而回了,但在下采出一丝端倪,不过……”
  卓天奇道:“不过什么?”
  蓝衫少年道:“在下奉劝诸位不要淌此浑水,寺内之人乃白衣邪君强敌,诸位倘联手为敌,无异助纣为虐,但此人亦非正派人物。”
  天姓老者冷笑道:“此人是谁?”
  蓝衫少年双目一瞪,道:“一定要告诉尊驾么?莫说在下不知,倘在下知情也未必能相告。”
  天姓老者怒喝道:“孺子无礼!”
  蓝衫少年冷笑道:“别倚老卖老,尊驾如能让这些人恢复如常,在下即甘拜下风,终身听命。”
辛人猛沉声道:“你也太狂了。”说着走了过去,遂一寻视,忖量如何解开禁制,却束手无策,不禁一呆。
  “如何?”蓝衫少年笑道,“无为大师并非首脑,亦听命于此人。”
  辛人孟厉声道:“此人是谁?”   
  蓝衫少年似不胜惊诧噫了一声道:“尊驾又非白衣邪君党羽,为何如此情急?”继又朗声大笑道,“此人亦是不世奇才,武功高深不测,心性为人却介乎邪正之间,而且此人有收伏诸位雄心,诸位若与他为敌,无异自投罗网。”
 
  天姓老者大喝道:“你也太放肆了,我等是何样的人!”  
  卓天奇相继冷笑道:“你怎知这般清楚?”
  蓝衫少年傲然一笑道:“在下虽不知此人来历,却败在此人手下。”目中神光慑人,注视天姓老者一眼,接道,“你等是何样之人,在下无须知道,大九合奇门尚无能破解,遑论其他!”
 
  天姓老者闻言不禁面红耳热,目中怒光*闪。
  蓝衫少年冷冷一笑道:“阁下并不姓天!”
  言还未了,一道寒虹电奔劈至。
  但不知为何,刀势却差了分毫,自蓝衫少年身侧滑削成空。
  一连三刀,疾如电闪,均为蓝衫少年奇奥身法避开,但双足却不曾移动分毫,刀势更急连续不断攻去。
  卓天奇与辛人猛大感骇异。
  只听蓝衫少年大喝道:“在下要还击了!”
  剑光暴射,但闻一片金铁交击之声,火光迸冒,倏地两条身影疾分。
  天姓老者面色激怒,衫袖为剑芒划开多处,幸未伤及肌肤,心知遇上劲敌。
  蓝衫少年目光移注在辛人猛面上,冷笑道:“鬼蜮暗算,有失英雄行径,令人齿冷。”
 
  辛人猛面色一变,喝道:“你究竟是何来历?”
  蓝衫少年冷笑道:“与你一般,真要在下揭破你隐秘么?”
  辛人猛突潜龙开天拔起,去如流星曳空,瞬眼无踪。
  卓天奇等人均不知辛人猛为何匆忙遁去,不由一呆。
  只见蓝衫少年右掌一舒,疾伸在天姓老者面前,道:“阁下认识此人么?”
  蓝衫少年右掌上显露出一“柏”字,舒展为时甚暂,疾急收了回去。
  天姓老者暗中心神大震,厉声道:“老朽不识!”
  卓天奇双疾肩晃跃起之际,突闻蓝衫少年大喝道:“回去!”左掌疾拂而出。
  一股潮涌潜劲撞得卓天奇身形倒退出两步,只听蓝衫少年冷笑道:“你倘妄自施展雷珠,无异自找死路。”
  但见蓝衫少年右手两指揑着一粒龙眼大小,紫芒流转的雷珠。
  卓天奇一见心头骇然猛震,原来他欲待将手中雷珠打出,此刻立即回收,诧道:“少侠手中雷珠是从何处得来的?”
  蓝衫少年道:“在下雷珠系窃自白衣邪君。”
  “白衣邪君!”卓天奇诧道,“他现在何处?”
  蓝衫少年朗声大笑道:“在下不如说破,辛人猛就是白衣邪君化身。”笑声虽高,语声却低,仅送入两人耳中。
  卓天奇简直不相信自己耳朵,正待追问之际,蓝衫少年身影已杳,诧道:“你瞧见他是如何走法,卓某不信谁能在眼前无缘无故失去踪影。”
  天姓老者知蓝衫少年已然察破自己是无忧谷主柏春彦,所幸并无敌意,不然当场揭破,辛人猛“白衣邪君”必向自己猛下杀手。
  他正心神不属之际,当然无法察觉蓝衫少年何往,苦笑一声道:“此人走得太快了,兄弟无法察觉。”
  卓天奇遂向站在远处的江湖豪雄询问,答覆的却是摇首茫然。
  无忧谷主忽瞥见地面上留有一束纸卷,迅忙捡起,与卓天奇双双展阅,同时面色大变。
  卓天奇大喝了一声:“咱们走!”
  只见一片人影飞腾,迅即杳失无踪。  
  如茵芳草上,突现出蓝衫少年身影,嘴角含笑,四巡了一眼,重望那神秘寺院中奔去。
  寺院外屹立着两个面目狞恶,身材修长的灰衣僧人,手中各握着一把雪亮钢刀,相对低声谈话。
  右首一僧,头顶剃得光溜溜的,呈显两行鲜明戒疤,鹞眼鹰鼻,笑时更显得狞恶。
  只听得他说道:“卓天奇名震江湖也不过尔尔,损兵折将,亡魂丧胆,恐不敢来了。”
  另一僧冷笑道:“卓天奇不会不来,师父奉了方殿主之命,布设大九合奇门,诱使他们前来一网成擒俾供驱策,最好擒住了白衣邪君,便可永绝后患。”
  蓝衫少年便隐在二僧身侧,闻言不禁一怔,忖道:“方殿主是何人?”
  但闻鹞睛鹰鼻僧人道:“风闻王爷今晚三更时分来寺……”
  “不要胡说。”
  一条淡淡人影飘闪掠入寺中。
Wavelet扫描 一剑小天下OCR 旧雨楼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