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樵子《残阳侠影泪西风》

第三十三章 泪常伴向西风流

作者:武陵樵子  来源:武陵樵子全集 
  
  四人一行走在皖境巢湖滨郊一个小镇集街口上,不期遇上铁竿矮叟陈耕农。
  穷神钟离牧高声道:“矮老儿别来无恙乎?”
  陈耕农不禁一呆,凝目相望,立时展颜大笑道:“穷老儿!咱们冤魂不散又缠上了!”
  钟离牧哈哈大笑,与陈耕农引见各人,逐一介绍。
  陈耕农双目一瞪,道:“穷老儿!你还欠我一餐,咱们聚上一聚如何?”
  五人同奔进一家客栈,辟一独院密室,命店夥叫唤一席酒宴。
  席上,陈耕农微叹一声道:“三花追魂等群邪再度复出为恶,荼毒江湖,陈某不忍见血腥遍野,武林元气即将断丧,乃仆仆来往于武林各大门派中,陈以利害之说,鼓求团结对抗群邪,怎奈各大门派均持观望之态,如陈某预料不错,数月之后,他们欲求自保而不可得!”
  钟离牧眨眨眼道:“矮老儿有何所见,敢请相告!”
  陈耕农道:“眼前沉寂异常,此是不良的预兆,风闻武林传说百臂上人未死,这种传闻之动机末尝不能稍阻三花追魂野心于一时,但不是一个根本解决办法,三花追魂这人百
  臂上人生前对他异常钦佩,可惜他身入魔道,智计深沉,目前武林之内尚无人可与其相比,他对百臂上人圆寂西归早有所知,我料其此刻必在追查这一传闻出自何人,说不定其亲身出马……”
  穷神钟离牧抚须微笑插口道:“你知百臂上人未死的谣言是何人放出的吗?”
  陈耕农不禁—怔,道:“什么?难道是你们放出的吗?”
  钟离牧微笑道:“只猜对一半,最初散布谣言的,即是三花追魂门下,我等不过是推波助澜而已!”
  陈耕农错愕不解,钟离牧含笑说出护送裘飞鹗去鼎湖的经过,继而笑道:“是以廉星耀嘱我等如遇到你,千万不能泄露百臂上人已死的消息!”
  陈耕农沉吟一刻,微微叹息道:“裘飞鹗这孩子根骨心性无一不好,我当时亦存有收徒之意,只以分不开身而予作罢,想不到因缘偶合,深自庆幸廉星耀得有传人,但西江之水难救涸澈之鱼,一年之期为时太久,可惜的是百臂上人一支龙飞令符在滨阳郊外失落,不知落入何人手中,不然,龙飞令符可联合九大门派尚有可为!”
  云康笑道:“那令符是假的。”
  陈耕农闻言不禁呆住,翻眼道:“云兄为何知道是假的?”
  云康笑道:“最初出手抢龙飞令符的是那昆仑小贼沈应龙,但他未得手而被裘鹗抢在手中,当时裘飞鹗不敢现身之故,已知龙飞令符关系不小,稍一泄露,必遭丧身之祸,所以深藏怀中,那知经廉星耀审视之下,那是一支假的!”
  陈耕农猛拍一下大腿,霍地站了起来,神情激动大声说道:“不好!陈某上了那女娃儿的当了,百臂上人鉴人之术果然如神,临终谆谆遗命陈某,这支龙飞令符切不可遗失,需面交紫衣神尼,不意在滨阳镇郊失去,陈某以为是真,并未向紫衣神尼吐露,陈某仆仆江湖也是为了追查此事,不料珊儿恶性天生,对陈某竟用如此诡诈心术,这女娃儿实在太可怕了,唉……”
  说此,目光黯然长叹了一口气,又道:“陈某立即要赶去四明山幕云洞,只怕事情有变!”
  钟离牧惊诧道:“你是说葛蓓珊会持着龙飞令符驱策各大门派,以遂她私欲吗?”
  陈耕农冷笑道:“事情还不至于如此,陈某目前虽未悉知珊儿心存何意,但有一种不吉的预感,此事较之三花追魂可怕尤甚!”
  说罢,匆匆告辞而去。
  钟离牧一行饭后亦相继而去,一路揣测武林大势,只觉眼前为各自苟安心理,弥漫整个江湖,不禁暗暗忧虑。
  且说铁竿叟陈耕农扑奔四明山而去,他赶到四明山燕游峰下,眺目仰望,只见云封半峰,峭立苍翠,心说:“赶是赶到了,不知珊儿还在吗?”
  陈耕农两肩一振,“潜龙升天”而起,拔起四丈高下,一个倒翻,扑上登峰小径,随即猿揉鹤纵,攀上幕云洞口。
  他不停留一劲往内掠去,只见紫衣神尼盘坐于石榻上,两目垂帘一动不动,他犹豫了一下,便出声道:“神尼!老朽陈耕农拜见!”
  紫衣神尼却如不闻,端坐于榻上丝毫未变,陈耕农不禁心疑,凝目之下,脑中忽闪起—个不祥之感觉,心说:“莫
  非神尼已遭了暗算?”
  方一动念,忽闻后洞通道起了轻微坠落沙石声响,不禁怒喝道:“是什么人?”
  身形电射,穿入后洞。
  片刻,后洞忽闪出一蒙面少女身形,疾逾飘风伸出右手在紫衣神尼胸前“神藏”穴上点了一指,凌虚鬼魅般又掠出洞外杳然不见。
  陈耕农扑入洞道,蓦感头顶微风掠过,心知有异,塌身扬掌一拂,身躯电转,又疾扑出得前洞,只有紫衣神尼静静端坐石榻上,其他并无异状。
  他不由怔住,心说:“明明有人从头顶掠过,自己一拂之力何等疾诡,尽管对方是一等好手,在此情况之下也未能避过,这人身法这等卓绝,功力超过自己不言而知,但又为何不现身!”
  鼻中哼得一声,知道追出去也是枉然,遂转向紫衣神尼身前走近,伸手一探神尼胸前,只觉心脏起伏甚是徐缓,再一翻腕抚向手臂,不禁呆住。
  但感触手冰凉,肌肉冻硬,他乃武林高手,见识丰富,略一沉忖,便知神尼遭人暗算,且是受了一种奇奥点穴手法,出其不意被制,使神尼周身血脉缓缓冰凝而死,乍看之下,任谁也认为神尼肉身坐化,不似为人暗算。
  他目中进出愤怒神光,暗骂道:“幸亏及时发现,否则再过数月,便成武林一宗千古未有之疑谜了,但紫衣神尼自惜羽毛,与人无冤,那会有人暗算,莫非是珊儿这孩子为恶性作祟,做下弑师逆天罪行吗?……她那有如此功力?不是的!”
  陈耕农心知神尼遭人暗算必然有故,又心悬珊儿遭遇不测,急急往后洞跃去。
  前后洞共有七间石室,葛蓓珊已是鸿飞燕杳,自然不会留下可疑痕迹,但一踏入贮放山果粮食石室,突发现钱塘渔隐韦飘萍僵卧其中。
  伸手反覆一瞧,与紫衣神尼无独有偶,同遭奇异手法点穴暗算,不禁机伶伶打了一个寒颤,暗道:“一定是因龙飞令符为害,这人察知在滨阳镇郊获得的乃是膺品,才追踪至幕云洞,珊儿也遇害了吗?她尸首为何不见?不然,就是被掳而去……”
  陈耕农不禁咬牙节齿,决心非侦出何人所为不可,但非得先解救此衣神尼及僵卧在此的人,或可从他们口中得知一一。
  他目光略向室内扫视一眼,突涌一阵骇然困惑之色,原来他目睹山果蔬粮有食过痕迹,分明是韦飘萍食用过,这显然而知韦飘萍被囚禁此处。
  困惑之下,不禁沉思推敲,钟离牧说及与韦飘萍同时离开鼎湖之后,韦飘萍便赶来四明山,如依时间计算,那韦飘萍当已到达这幕云洞内至少也有三个月之久。
  那么三个月之前,紫衣神尼便已受人暗算,韦飘萍入洞时被那人发觉,而被那人制住,可疑的是,那人为何不置韦飘萍死命,放在此石室苟延残喘,使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眼前韦飘萍情状,必是自己入洞出声呼唤神尼时惊动那人,那人猝点韦飘萍重穴后才飞掠出洞。
  如推测无错,那人已逗留在这幕云洞内有三月之久,他是谁?为了什么?
  以陈耕农此等老江湖也为之茫然不解,只觉一团迷雾,越是深入思索越是无从捉摸,反而更感茫然。
  陈耕农不禁长叹了一声,有心离开幕云洞找出这可疑之人,但茫茫天涯,何处可追出那人,他不明了那人动机何在,如说是为了龙飞令符,但得手后大可一走了之,逗留在此洞内逾三月为了何故?
  这一谜团无从测破,即使有心奔驰江湖追寻也是枉然,何况紫衣神尼、韦飘萍两人尚有一线生机,见死不救未免内疚,终身难安,但以本身真力打开此奇奥封闭穴道,非短短时日能做到。
  两难相并,衡量之下,还是将两人救治,说不定他们知道那人是谁。
  于是,他收起一腔混乱的心绪,先着手于紫衣神尼,再救治韦飘萍。
  口口    口口    口口
  时光如白驹过隙,又是金风送爽,云压雁声,万枫呈丹,淡烟疏柳,一丝残照,天凉好个秋。
  但武林情势大变,九大门派均被投上一封柬贴,共署朝云公主三花追魂之名,命九大门派掌门人亲身赴衡山祝融峰共商武林大计,以及当年在鼎湖山下拾获之玄玄经一并送去,限期半月,其口气就如是武林盟主。
  九大门派当然置之不理,却心中惶急不可言喻,当限期过于半月,青城首遭其劫。
  一晚,桂魄斜钩,上清宫后竹丛中突发现青城十二护法弟子,尸身高悬在竹梢上,宫内并留有一函说如敢故违,五华之事就是前车之鉴。
  峨嵋、点苍、昆仑、少林,惨案接连发生,这一来武林人人自危,不禁大为慌乱,聚相为谋,计议之下,还是联手共拒,宁为玉碎,不欲瓦全。
  经此一来,仲秋月明之夜,点苍掌门丹阳羽士无故失踪,显然为三花追魂掳去。
  这一消息立时散布开去,为慌乱之武林无异是受当头棒击,不禁张惶失措。
  太华峭壁层崖,兀出云表,骨脱异俗,奇诡之处,不可言宣。
  希夷峡深藏万荫森森,古木蟠根之中,峡外万仞峭壁,飞瀑注泉,喷薄其上,相传陈希夷潜修在此,地极罕秘。
  这日,朝阳正上,峡谷氲氤,若有若无,希夷峡内忽走出卢氏昆仲两人,驻立在一块朵云如簟巨石上,互相谈论。
  只听卢昆道:“我等自撤离横云小筑后,等待武林变生,果不其然,青城首当罹劫,但不知朝云公主是何许人,有生之年从未听过!”
  卢潇面色沉凝,答道:“与三花追魂共署,必非凡俗之辈可想而知,小弟有心去祝融峰探果,大哥一再阻止,不知大哥为何变得畏首畏尾起来了!”
  卢昆失笑道:“横云小筑一役,三花追魂派出之人无一幸免,他将我等恨之入骨,你这一去不是白送虎口!”
  卢潇冷笑道:“大哥,你太小看小弟!”
  卢昆正色道:“你自认比各大门派掌门人如何?眼前只有静观其变,万全而动,依我预料,我们必不可置身事外,三花追魂数月以前也几乎无日不在查访我等下落,总有一日,干戈互见,你急什么?”
  卢昆忽指着对崖道:“刚冯万里返转来了,看他行色匆匆,定有异闻带来!”
  只见一条身形宛若鹰隼,疾泻下崖,直朝卢氏昆仲存身之处奔来。
  冯万里电疾星飞穿空跃下奇石,卢昆含笑道:“冯贤弟!辛苦了!”
  只见冯万里抱拳微一施礼后,即道:“点苍掌门丹阳羽士为三花追魂掳去了!”
  卢氏昆仲闻言不由大惊失色,卢潇冷笑道:“这一来,其余各派掌门人就将不约而同赶往祝融峰救援丹阳羽士了,三花追魂撤出恶毒绝招,逼使天下武林就范,大哥!我们万不能独善其身了!”
  卢昆默然久之,望了冯万里一眼,转身其弟微笑道:“稍安勿燥,事情发展到此恶劣地步,虽欲置身事外也不可能,何况我们也志在主持武林正义,冯贤弟犹未说尽,请赶紧说出!”
  冯万里道:“归途曾登少林晤访旧友,不料掌门人虚无禅师殷殷垂询贤昆仲二位潜隐何处,欲求贤昆仲相助,以武林道义见责,冯某无可奈何说出,请二位勿见罪是幸,临行之际,虚无禅师说在最短期间内登门造访贤昆仲,共商大计!”
  卢昆叹息一声道:“冯贤弟既然说出愚兄弟下落,那也是无可奈何之事,岂会见责贤弟,只是希夷峡已不再是隐秘之地矣!”
  冯万里惊诧道:“卢大先生此说必有缘故,但望相告!”
  卢昆目光扫视了四外一眼,微笑道:“三花追魂眼线遍及天下,各大门派中均置有党羽,贤弟这一说出希夷峡,必已传入三花追魂耳中,我敢料定,贤弟之后必有迫蹑之人,此刻,就在不远处偷听我等说话!”
  冯万里与卢潇闻言,不禁面色一变。
  忽闻不远处,一块奇巨之后飘来阴恻恻笑声道:“料事不差,无怪我们教主恨若芒刺在背,除之后快!”
  卢潇大喝一声道:“与我滚出来!”
  喝音中,凌空翻起,全身扑向那块奇石而去,一掌劈出,强飚迭生,排空驳云。
  只听得一声“轰”的大震,石溅横空,那块奇石立时四分五裂。
  尘埃狂涌中,但见三条人影冲霄而起,哈哈带出长笑,但听一人道:“限期半月,自行向祝融峰下报到,不然希夷峡定遭血洗!”
  话声一落,三条身影落在十数丈外,点足掠起。
  卢大先生不待那人话落,即腾身凌空,神龙出岫猛扑而去,身法奇快绝伦,极为罕见。
  那三人已点空拔起,卢昆疾伸右臂,两指虚空点去,只听其中一人微微发出一哼,身形疾坠,其余两人亦跟着落下,反身并肩怒视着卢昆。
  卢昆身形飘落地面,冯万里与卢潇亦接踵而至。
  凝目望去,只见三个身着黄黑白三色长衫怪人,瘦长如竹,尖颏削腮,乱发如猬,一线浓眉之下六道蓝光闪闪的眼神,慑人心悸。
  但见黄衣怪人冷森森说道:“‘娲皇指’也不过如此,我等不过是传命而来,不想拼搏,但欲将我等留下,也是梦
  想!”
  卢潇冷笑道:“原来就是在鼎湖被百臂上人出声驱退的三个妖魔孽障,居然也敢大言不惭!”
  三个怪人面目原是阴沉,闻言突又浓重了几分,黑衣怪人冷冷问道;“这事你们怎么知道的!”
  卢潇大笑道:“尽人皆知其事,何独卢某无闻,三花追魂倒行逆施,百臂上人一出,虽欲以身免也不可能,你等终有遭报之日!”
  黄衣怪人忽发出一声冷削道:“百臂贼秃已死,假若活着我们教主亦未必惧他!”
  卢氏昆仲与冯万里闻言均不禁—震.卢昆淡淡一笑道:“既然三位认为百臂上人已死,但为何在鼎湖时闻声拔足逃走?”
  三个怪人面目疾变,沉喝道:“身有要事,自然不战而退!”
  卢昆点点头道:“这也是理由,卢某要请问一点,可否赐告?”
  黄衣怪人冷冷说道:“要听听问的是什么?”
  卢昆面上现出一丝笑容道:  “你们教主梦想称尊武林,雄踞天下,不作第二人之想,为何又署名朝云公主于左,不言而知,你们教主受制于妇人之手,朝云公主是何人?”
  三个怪人目光炯炯而动,竟对此问题避而不答。
  只听黄衣怪人冷冷说道:“贤昆仲到了祝融峰自然明白,何必多问,我等传命已了,衡山再见!”
  卢潇大喝道:“那里走!”
  双掌猛推而出。
  三个怪人冷笑一声,同时伸出瘦如枯骨鸡爪,旋转一弧一挥,卢潇只觉被一片阴寒劲力相撞得退了两步,三个怪人已腾空掠去,去势如电,转瞬便落入山石之后,形影顿杳。
  卢昆目送三个怪人久之,慨叹一声道:“我料九大门派掌门人在一二日内便会赶来希夷峡,衡山我等必往,但力有不济,唯希望琅环鬼使廉星耀及裘飞鹗能赶来!”
  卢潇心惊三个怪人之功力当真不可小视,一腔盛气渐敛,当下沉忖片刻,说道:“何不请诸葛豪父女及钟离牧、云康等四位兼程赶往鼎湖一趟,请廉星耀与裘飞鹗在半月内赶至衡山!”
  卢昆颔首道:“事到如今,也只好如此,廉星耀约期一年尚有数月,但愿裘飞鹗提早练成玄玄经上盖世武功!”
  沉沉一声叹息,与二人疾掠入希夷峡而去。
  拾日之后,卢氏昆仲等人相伴各大门派掌门人及武林群雄一行来到湘江之滨。
  群雄下榻于长沙对岸岳麓山下,名武师余独奇聚英阁上,布设古雅,窗几萧然,万里江流,横过窗下。
  湘江源出广西,盘旋曲折,北流入湘至衡阳,西纳蒸水,南会丰水,江流至此,已是浩瀚之势,两岸山铺朱底,草散茵毯,碧水中流,风帆上下,景色极为优美。
  此刻,已是红霞远散,夕残日暮,鸟雀寒之,余独奇设下宴席在聚英阁上与群雄接风。
  正是聚论纷纭之时,突然一声“嗖”响从窗外射进来一支小箭,直落在少林掌门虚无禅师席前,“笃”地插嵌入木,颤巍巍一阵晃动,群雄不由大惊失色。
  只见尾端上系着一张纸条,虚无大师不禁喧了一声佛
  号,取下展开朗声道:“恭候诸位早日驾临祝融峰,朝云公主三花追魂谨拜!”
  群雄均面面相觑,余独奇身为主人,匪邪侵入竟若无知,不由面上无光,忿然大喝一声,电射掠出窗外。
  青城掌门太清真人出声叹息道:“余施主追出也是枉然,早已远去子,我等一举一动都落在他们眼中,我等恐难逃这一劫了!”
  虚无禅师道:“自古邪不胜正,青城掌门无须忧虑,老衲略擅星卜之术,行前曾卜一卦,武林正气尚可维系不坠,此去当可逢凶化吉!”
  余独奇飘然闪入,一脸悻然之色,苦笑了一声不语,坐下执杯劝饮。
  群雄亦暂时撇开愁怀,相互举杯。
  衡山古称南岳,绵亘盘绕八百里,有七十二峰,由山麓南岳庙远眺,群峰罗列,层层深绿野,弥望皆是。
  然衡山一脉,周围四百里以回雁峰为首,岳麓山为其足,群雄不由岳麓取道山径至祝融峰,反溯湘江而行,乘舟驶向衡山,此是卢昆缓兵之计,期使廉星耀与裘飞鹗如期赶到,当然未便向三花追魂言明,只含糊其言使三花追魂摸不着他们心意。
  他们到达衡山城外,已是昏暮,登岸而上,江滨有朱阁临其上,余独奇率先翻入阁内,群雄相率而入。
  卢昆略一回顾阁中景物,只见当中奉义勇武安王关圣大帝。
  横额曰:“云潭拂空。”
  柱联曰:“楼外山川,知是何年图画;槛前烟雨,须看此日天工。”
  不禁诧道:“余老师!此是何处”
  余独奇答道:“此乃康王祠内水月林,三花追魂料不到我们会在俗杂之处存身!”
  音未了,阁外忽起了一声冷笑道:“未必见得!”
  掠出门外,只见一老人长须飘飘,意态潇洒静立在疏竹林中,余独奇冷笑一声,右掌一式“五星联辉”疾抓那老人左肩而去,迅如电光,诡奥不测。
  那老人含笑凝立,眼见余独奇手式奇快而来,竟垂手不动,待到指风逼近扣住脉门,不禁心魂皆悸。
  这时,群雄亦掠出阁外,目睹情状不禁一怔,只见那老人淡淡一笑道:“老朽不过出言示警,尊驾为何猝施煞手?”
  说时,放松了扣在余独奇腕脉上的左手,慢步向群雄走去。
  群雄中,卢潇当先奔出,朗声道:“莫兄!别来无恙!”
  这老人正是逍遥先生莫怀远,含笑道:“卢二兄久违了,你们诸位岂不知三花追魂有一网打尽之意吗?祠外就有三花追魂手下暗暗监视着,岂能说他们不知!”
  群雄中有不少人与莫怀远有旧交,不禁大喜,纷纷问道:“莫兄为何知情?来此南岳是否为助我等一臂之力?”
  莫怀远微笑道:“此非诸位栖息之所,请随莫某来!”
  逍遥先生莫怀远领着群雄鱼贯出得康王祠,飞步前行,群雄相随身后,心中疑诧莫怀远为何这样不避形迹。
  月色清朗,秋风萧瑟,约莫半个时辰,群雄到达九仙观内南斗注生殿内。
  卢大先生目中蕴含疑虑,望着莫怀远道:“莫兄!小弟
  有点疑心莫兄为何知道小弟的形踪!”
  莫怀远笑道:“卢大先生是否认为莫某是受三花追魂所派遣来的?难怪卢大先生见疑,莫某到此南岳业已两月,对他们之事多少知道一点,诸位一动一静,三花追魂无法了如指掌,莫某追蹑三个匪徒,一路紧随不舍,发现三个匪徒沿江上溯,跟定诸位夜舟,所以知道诸位行踪,那三个匪徒已被莫某戳毙!”
  说此一顿,又道:“诸位何必诡秘行藏,既然他们知道,反不如大大方方进入祝融峰!”
  虚无禅师道:“莫檀樾!朝云公主是何人?”
  莫怀远不禁苦笑道:“不知来历,莫某差点丧命在她那护身四婢之手,玄衣蒙面亦不知其面目!”
  群雄大惊失色,卢潇摇手急道:  “以莫兄之卓绝功力,反输给侍婢之手,这样看来,朝云公主定更厉害!”
  忧心仲忡,群雄一时之间张惶失措。
  莫怀远叹息道;“祸福无常,唯人自召,未始不是各位养疽成患之故,现在临渴掘井似已嫌迟!”
  各大掌门人均面现郝然之色。
  忽闻殿外传来一个曼妙声音道:“诸位不必聚论纷纭,公主召诸侠即赴祝融峰下一见!”
  青城掌门太清真人闻声闪出,亮剑出鞘,一道寒虹“回虹断云”疾挥出去。
  一声银钤长笑,只见一条娇俏身影冲霄而起,掠在九仙坛上落下,一袭薄纱轻笼,月华透射罗纱,仿佛甚美。
  太清真人一剑劈空,如影如形跟踪而至,又是一“剖甲别筋”,寒芒如电,散出漫天金星,向那少女卷至。
  那少女冷笑一声,道:“三清教下哪来这么狠法!”
  柳腰一侧,已闪了开去,两指玄奥无比一扫。
  “当”的一声脆音响起,太清真人一柄长剑应声震出手外,曳着一条芒尾,落向十丈开外,太清真人亦闷哼一声,身不由主地退出三步,差点跌下九仙坛。
  群雄早出得注生殿外,目睹情状不由心神猛震。
  那蒙面少女冷笑道:“祝融峰下,自有你的罪受!”
  说时,身形凌空而起,宛如踏虚而飞,去势电疾,眨眼,身形已出得九仙观外,点足飞起,杳入一片苍茫中。
  群雄扑上九仙坛,只见太清真人面色苍白,目光黯淡,显已受伤不轻。
  莫怀远叹息一声道:“这少女还是朝云公主护身四婢中功力最弱的一个,她那指力是武林失传的绝学‘九阴玄指’!”
  卢昆不禁心神一震,道:“九阴玄指是百年失传之绝学,究竟如何奥绝,卢某不知,但可以说,卢某娲皇指力已遭到克星了!”
  太清真人已调息行功恢复过来,黯然无语。
  虚无禅师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既是注定之劫,老衲之意不如此刻就起程吧!”
  卢昆发出一声激动无比的长笑,率先走出,群雄默默无言相随。
  南岳规模宏阔,过于岱宗,无论嵩华,群峰罗列,层层浮出,各极奇秀。而雄浑博大,绝无刻削状,有如雷尊象顶,丹碧烁然。
  且说群雄扑近祝融峰,即瞥见蹬道上屹立着三人,月色
  清朗,须眉毕现。
  那三人突地一鹤冲天拔起,疾逾闪电泻落在群雄之前,只见为首一人长脸双颊,三绺长须拖曳脸前,目光如炬,向群雄望了一眼,吐出宏亮语声道:“老朽史翥未及远迎诸位,望乞海涵!”
  少林掌门虚无禅师跨前一步,双手合十道:“不敢!有烦史檀樾通报,就说老衲等求见朝云公主三花追魂两位!”,
  史翥脸上现出一丝笑容,说道:“老朽就是三花追魂!”
  群雄不禁楞住,面面相觑了一阵,少林虚禅师道:“不知史檀樾相召老衲等为了何事?”
  史翥扫视了群雄一眼,答道:“朝云公主与老朽分执黑白两道盟主,特请诸位加盟!”
  卢昆发出一声大笑道:“是谁推选你们的?假如我等不允加盟又待如何?”
  史翥望了卢昆一眼,答道:“诸位到得祝融峰上福严寺内,自然心服应允,倘或不允加盟,朝云公主即另派人接掌各派掌门之位!”
  随即向卢昆冷冷一笑道:“阁下就卢昆吗?”
  卢昆见他眼中露出怨毒之色,知他心记横云小筑前戮杀他门下之仇,傲然朗笑道:“不错!就是卢某!”
  史翥冷冷一笑,扫目四顾,道:“奉劝诸位,慎勿自取覆亡之机,老朽言尽于此,诸位请吧!”
  话犹未落,青城三大护法个个挺剑跃出,疾逾星飞地挥剑劈向史翥,宛如洒下一天剑雨,芒星朵朵,涌袭史翥环身穴。
  只见史翥身形一旋,也未见他如何出手,青城三大护法猛发出一声凄厉怪嗥,剑光尽敛,身躯抛起半空,“叭哒”坠下,已然气绝毙命。
  三具尸体胸前各嵌入三朵白色金钟花形暗器,鲜血泪泪淌出。
  三花追魂史翥面容突变冷森,沉声说道:“老朽以礼相迎,并未失言,何能以兵刃加袭,老朽且说明老朽是执掌黑道盟主,诸位之事请向朝云公主解决,再若如此,莫怪老朽心辣手狠了!”
  忽闻崖上飘来一个少女语声道:“史教主!他们是不吃敬酒吃罚酒,何苦待之以礼,他们以掌门之尊及望重武林身份自居,未免趾高气扬,不给他们吃吃苦头,那能服贴,史教主!你来吧!祝融峰上宛如刀山地狱,他们来必敢来!”
  史翥闻言,身形一晃,疾如流星冲霄拔上崖顶,扬起哈哈狂笑,随风飘溢。
  这笑声充满讥讽意味,群雄入耳心中难堪可想而知。
  卢昆须发怒张,目中充满怒火,大喝道:“任凭刀山地狱,卢某也要见识一下!”
  身形猛冲而上。
  少林掌门虚无大师一向持重,此时此刻也身不由主,微叹了一声,接着跟上,群雄愤怒填膺,纷纷扑去。
  群雄登上祝融峰,福严寺庙在威,规模宏伟、粉墙丹柱,光彩映人,只见庙前空荡荡寂无人影,个个心中疑讶不已。
  忽听寺内少女传出娇媚语声道:“公主请各位绕到庙后桂林中相见!”
  卢昆鼻中浓哼得一声,大踏步绕向庙墙而去,群雄此时正是义无反顾之理,明知这少女出言相引有险,也要放胆一行。
  群雄绕过庙侧,鼻中即嗅得一阵浓郁香味扑鼻而来,到得福严寺垢,只见万株金桂繁植在斜山坡上,高矮不一,有的高耸入云,少说也在百年左右,矮的才仅三尺高下,朦朦月色映照下,宛如金栗簇锦,团绣染柯。
  此刻,群雄不禁在桂林之前互相望丁一眼,似为踌躇,桂林中又飘来方才少女语声道:“诸位莫非有点心怯吗?公主在桂林中恭候诸位,莫使公主待得心焦!”
  卢昆发出一声长笑,疾掠而入,群雄紧跟着窜入,直入桂林百余丈,眼前突呈开朗,但见数十丈方圆草地,绵绿如茵。
  抬目望去,只见五个少女一列屹立于草地中,中间立着白纱蒙面,一袭白色罗衣少女,虽不能见着面目,但有一种绝世高华隐约其外,另四女一色黑绫劲装,仍面部覆有玄纱,看去甚美。
  不言而知是朝云公主及其随身四婢。
  少林掌门虚无大师深恐卢昆激动,乃疾跃当先合十道:“女檀樾想必是朝云公主!”
  那白衣少女出声珠圆玉润,曼妙无比道:“不错!方才史教主说,诸位有不允之意是吗?”
  卢昆立时大喝道:“不允又将如何?”
  白衣少女喉中发出一声银钤似的娇笑,对卢昆之言不答。
  那四侍婢中一女婢突冷笑道:“你们想不想活着走出南岳,意气之言慎作三思而出!”
  群雄不禁大怒,白衣少女却轻抬右腕,盈盈笑道:“今晚月色甚好,金桂盛放,诸位且请嗅嗅看,这香味与别处有不同否?”
  说话之时,玉掌微微一挥。
  群雄不禁一怔,不知朝云公主说此话是何意,只觉得一阵柔风扑面,浓郁香味更甚,不禁脑中起了一阵晕眩。
  太清真人一声大喝道: “不好! 中了这贱婢诡计,诸位速退,贫道断后!”
  挺剑跃出,一招“回风舞柳”,青虹匹练卷向朝云公主。
  那知人到中途,突然下坠”叭”地仆地不起。
  群雄见状不由胆栗,卢昆忙对群雄悄声道:“我等同时发动出掌猛攻,或可逃离此地!”
  只听白衣少女盈盈笑道:“诸位已受制,妄提真力者必死!”
  卢昆愤极厉喝道:“未必!”
  电疾风飘冲出,骈起两指猛戮而去。
  白衣少女格格一笑,疾伸右臂,两指一挥。
  指力相接之下,卢昆大叫一声,翻回原处,口角溢出腥红鲜血。
  群雄这时已同时猛攻了出去,四黑衣女婢电疾相,玉掌翻飞,身形游走如穿花蛱蝶,掌式玄奥无论,柔若飘絮,转眼之间,群雄就有半数倒地。
  白衣少女仍立原处,玉掌互击了一下,四黑衣女婢闻声电疾跃回。
  只听白衣少女冷冷说道:“诸位如再逞意气,今宵别想活着离开这片桂林!”
   群雄这中只有少林掌门虚无禅师及逍遥先生莫怀远两人较持重,紧傍着卢昆不动,闻言不禁浓皱眉峰。
  尚有一半未倒地群雄只感一阵头晕,气血逆流,心知这金桂香味作祟,大有举步维艰,力不从心之感。
  卢昆已受重伤,闻言大喝道:“武林人物,宁死不辱,你以为今宵之行为就可震慑武林,那你错了!须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终有遭报之日!”
  白衣少女似听而不闻,却向虚无禅师和莫怀远道:“少林掌门!莫老师!意下如何?”
  虚无禅师淡淡一笑道:“女檀樾不必多问,老衲心境一片空明,未入魔障!”
  白衣少女曼妙叹息一声,道:“本公主只有成全你们几位之意了!”
  忽而反面娇喝道:“速割取首级!”    :
  四侍婢应命疾闪而出,翻腕各亮出一柄闪亮的短剑,向未倒地的群雄中四人颈项抹去。
  可怜群雄已失去抵抗能力,眼见银虹疾晃而来。
  虚无禅师与莫怀远也在暗中行功驱毒,分身不得,正是间不容发之势。
  蓦然——
  半空中一声清喝,只见一条人影凌空扑泻,挟着一片潮涌劲风劈向四个黑衣女婢。
  这突如其来变生天外,四女婢被掌风一撞,尖叫了一声,震飞出去两丈开外。
  白衣少女见一条玄诡凌厉身形扑向四个女婢,白影疾晃,错掌劈向那来人胸后。
  那知来人虚空变换身形,挥掌迎击,掌力相接之下,“轰”地一声大震,白衣少女登时震出了七尺,紧靠在一株合抱桂树巨干之上。
  那人身形一落下,即闻白衣少女惊叫道:“是你……”
  “你”字还未落音,娇躯缓缓颓下。
  来人正是裘飞鹗,闻得声音甚熟,不禁一怔,疾掠而前,伸手揭开面纱。
  只见呈面出一张风华绝代的葛蓓珊面庞,裘飞鹗心神一阵大震,万万也想不到是葛蓓珊,而竟是在自己掌下香消玉殒。
  四个黑衣女婢也是气绝毙命,裘飞鹗一揭开面纱,只觉脑中一阵天旋地转。
  原来这四个黑衣少女却是韩玉芙,满小青,夏佩莲,另外一个不认识,不由泪流盈眶。
  这时,林中忽掠出三人,正是陈耕农、韦飘萍,还有一个老尼。
  裘飞鹗一见陈耕农,不禁趋前哽咽说道:“陈老前辈!这怎么是好!”
  只听那老尼叹息道:“想不到孽由自作,遗恨终身!”
  陈耕农也是目中红赤,大叹道:“珊儿愚不可及,妄想称尊武林,裘老弟!错不在你,只怪老朽与紫衣神尼一步之差,致铸大错!”
  话犹未了,林中人影疾晃而出,只见云康、钟离牧、诸葛豪祖孙,及琅环鬼使廉星耀同着一位怪老者。
  裘飞鹗一见怪老者,即泪如雨下扑前伏地不起,道:“恩师!您想死弟子了!”
  那怪老者正是催命判官朱同,含笑扶起裘飞鹗道:“孩子!不必悲痛,这是无可挽回之事!”目光一掠群雄又道:“他们中毒已深,待老朽一一施救,刻不容缓!”
  说着,大踏而前。
  廉星耀凝视着裘飞鹗慈祥笑道:“此地善后诸事有为师等料理,为免你触景生情,无法自抑,你还是与诸葛姑娘先到岳阳楼相待吧!”
  裘飞鹗不敢违命,诸葛荷珠面泛赤霞走出,手拉着裘飞鹗手腕,低声说道:“鹗弟!我们走吧!”不由分说,拉着裘飞鹗疾闪掠去。
  第二日薄暮,岳阳楼上立着裘飞鹗与诸葛荷珠,裘飞鹗凝望着若有若无的衡山,不由泪珠如雨淌下。
  诸葛荷珠劝慰道:“徒然自悲何用,廉老前辈等最迟明日就要赶到,昨晚我目睹你两恩师施展震古烁今绝学,在福严寺外将三花追魂及武林群邪一一制住,不禁瞠目结舌!”
  裘飞鹗胸中一阵哽塞,怅触无端,眼前只是模糊一片,徐徐发出一声叹息。
  西风残照,流霞渐敛,天地一片苍茫,两人身形亦若在有无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