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樵子《残阳侠影泪西风》

第三十一章 幕云洞惊变

作者:武陵樵子  来源:武陵樵子全集 
  琅环鬼使廉星耀忽觉体内一阵撼震,知是真气将要重新打通奇经八脉,任督二穴生死玄关,赶紧闭目守定行神。
  片刻,只觉脑中生出一声雷击,真气窜行十二重楼,不禁大笑站起道:“天地实为万物之逆旅,光阴无非百代过客,人生百年与其与草木同腐,不如生前做下一番隆隆烈烈事业,愚兄枯骨重生,一切恭聆所命!”
  说罢,转身相谢裘飞鹗。
  他目睹裘飞鹗根骨清奇,目中神光一丝都不带邪异之色,不禁惊奇万分。
  韦飘萍大笑道:“朱判官传授裘少侠武学时,均以内功正宗、武林绝学循序相授,造就这一代武林奇葩,实含有深意,廉兄先前疑虑未免多余!”
  廉星耀大喜形于颜色。
  韦飘萍又与廉星耀一一引见穷神钟离牧、神偷押衙云康二人,廉星耀连声久仰幸会不已。
  一阵寒喧过后,廉星耀转目移注在裘飞鹗脸上,问道:“令师现在何处?”
  裘飞鹗不禁目中泛出泪光。
  廉星耀见裘飞鹗悲苦神色,不禁眉峰一皱,急道:“难道我那朱贤弟已经死了吗?”
  裘飞鹗遂说出天风马场被毁之事,不知恩师生死存亡。
  廉星耀沉吟良久,才道:“看来朱贤弟还活在世上,天风马场被毁,武林中只知被毁而不知究竟,定另有原因,朱贤弟机智卓绝,料事如神,较廉某还高出一筹,将来定可见面!”
  接着,又再问起近来武林动态,从四人口中得知三花追魂再次复出与群邪互争称尊武林,不禁长叹一声道:“武林之内又将是一片血腥矣!各大门派自扫门前,互相观望,终必遭三花追魂蚕食,百臂上人若在,还可联合起来扑灭!”
  裘飞鹗不禁心中一动,忙道:“晚辈得手一只百臂上人当年号令武林之龙飞令符,不知有用否?”
  廉星耀闻言不禁一怔,面现喜容道:“你怎么得到手的?”
  裘飞鹗将滨阳镇上巧遇陈耕农、葛蓓珊之前后经过详细说出,又取出龙飞令还交廉星耀手中。
  廉星耀接过龙飞令,反覆审视,双肩一耸,放声大笑遭:“你上当了,这是假的,那姓葛的女姓儿手段真正高明之极,藉此脱身事外,可潜心习艺,另外其人极可能藏有深心!”
  裘飞鹗不禁怅然若失,目光顿黯然失色。
  廉星耀微微一笑道:“四位返回廉某山居再作商谈吧!”
  五人一行往后山疾掠而去。
  洞内,裘飞鹗已行过拜师大礼,廉星耀含笑道:“三花追魂武功玄诡莫测,足可霸主武林,只是心忌百臂上人生死
  未明,不敢过于明目张胆,凶威所指均为黑道群邪,对正振门中丝毫未加侵犯,用意即是若百臂上人还活着,可推称自己改邪归正,为维护武林正义,百臂上人自无话可说……
  说到此顿了一顿,望了钟离牧、韦飘萍及云唐一眼,又道:“三位离此以后,尽量放出风声,说百臂上人潜修在鼎湖绝峰,廉某已成残废,剃度在百臂上人门下,从今以后不问江湖是非,虽是如此,但闻听百臂上人之言,一年之后尚须离开鼎湖一次巡视武林后证果西归,三花追魂定不敢放手为恶!”
  韦飘萍错愕道:“何必仅说一年之期,多说两二年岂非更好?”
  廉星耀不禁哈哈大笑道:“韦兄有所不知,廉某自信可将玄玄经与五星玉钱内密奥武学,在一年内使裘飞鹗融汇贯通,那时,三花追魂必认为百臂上人已死去,放手无忌,如此才师出有名,藉以歼灭!”
  韦飘萍及钟离牧不禁点头暗许。
  紧接着廉星耀又道:“最重要的就是三位尽量诡秘行踪,不可暴露身形,韦兄赶去四明山看着葛姓女娃儿还在否,尽量设法使她一年之内不能下山!”
  随即又向钟离牧道:“钟老师及云老师你等遇上陈耕农,请他勿将百臂上人涅盘讯息传出去”!
  钟离牧、韦飘萍、云康三人知道廉星耀位居神州九邪之首,老谋胜算自较卓迈高绝,钦佩之下连声应诺,三人在鼎湖后山秘洞盘恒一天离别而去。
  钟离牧等三人一下得鼎湖山后,为利于诡秘行踪,散播百臂上人仍活在世上之事,即分道各自而去。
  韦飘萍进入浙境,在满天飞雪凛冽寒风中扑奔嵊县而去,四明山主峰离曹娥江上游嵊县才不过数十里,他在幕雪飘飞际到达嵊县,投宿在一家大降客栈。
  这家大降客栈经常有武林人物来往,韦飘萍在用食之大厅上,耳中便闻得江湖人物在高声谈论武圣百臂上人尚在人世,是以群邪近日以来由明战火拼一变为偃旗息鼓,又说三花追魂已坐镇于杭城上天竺处,十月前西冷桥畔发现十数具尸体,均是飞花谷一流好手,不言而知是三花追魂所为,若是别人,谁敢在凶焰久著、手狠心辣之飞花谷谷主郝尘头上动土。
  这班江湖人物三杯酒下肚,酒寒心热,口沫横飞,绘声绘影,宛如亲眼目睹一般。
  韦飘萍知道散布瑶言之计已收效,江湖传闻快逾疾风,脸上不禁升起一丝得意的微笑。
  第二日一大早,韦飘萍离开大降客栈,出得东门向四明山区扑去。
  这日气候寒冷异常,滴水成冰,风狂雪涌,漫天玉龙翔斗,往昔雄伟峰峦,尽都覆在大雪之下,粉装银琢,寰宇皆白。
  紫衣老尼所居之燕游峰绝顶幕云洞,高出云层,劲风猛烈,雪狂电激,韦飘萍虽是一身上乘武功,有几次差点滑下冰崖峭壁。
  由辰到暮,韦飘萍已是精疲力倦,侥幸攀登至幕云洞口,他不敢随便进入,因紫衣神尼虽常在江湖走动,但武林辈份极高,其“散花八剑”禅门绝学,降魔卫道,威力奇大,久已卓著盛誉,威震宇内。
  只见韦飘萍面色肃穆诚敬,高声唤道:“神尼在吗?武林末学韦飘萍求见!”
  韦飘萍肃立有顷,久久未闻回声,心说:“莫非江湖妖气纷起,这不管闲事的老尼姑为武林苍生起见,竟仗剑重入江湖不成?”
  想想只觉不对,忖道:“这老尼姑是有名的清身自好,只要不侵犯她,虽天塌下来均视若无睹,她那会下山!”
  想罢,不禁又唤了一声。
  这次,音调宠亮,震得洞内嗡然生响,依然不得回音。
  要知小心谨慎本君子防患之道,殊不知违飘萍这一个不小心,遂种下了困囚洞穴,几乎丧身之祸。
  韦飘萍怔得一怔,鼻中哼了一声,迈步走进洞穴,洞内温暖生春,隐约瞧见有一老尼盘膝端坐于石榻之上,作垂目入定状,自己走来步履音沉重,竟听而无闻。
  他屹立在紫衣老尼身前端详一眼,不禁心疑,他乃江湖隐杰,目光锐利,只觉紫衣老尼不似入定模样,不由伸手向紫衣老尼面门摸去。
  忽闻身后响起一个娇媚语声道:“紫衣神尼在入定,你是怎么啦?”
  韦飘萍不禁一震,怎么人家已来自己身后,自己竟不曾发觉疾撒手臂,向四面望去。那知就在他转面之际,一缕劲寒疾风已由“精促穴”透入,猛然一个寒颤,全身乏力萎顿于地。
  韦飘萍心知已受了人家暗算,而暗算他的人必也是武林中绝高身手,心惊之下,傍着洞壁跌坐于地,目光已瞥见暗算自己的人,竟是黑纱蒙面的少女,隐隐透射出两道寒光,逼视着自己。
  只见少女说道:“朔风凛冽,天寒地冻,你闯入幕云洞府做什么?”
  韦飘萍道:“老朽与紫衣神尼当年有数面之缘,偶经此地。特来拜谒,姑娘!你无故出手暗算老朽,难道姑娘心疑老朽有暗算紫衣神尼之嫌吗?”
  少女轻笑一声道:“谁知道你的用心,如今江湖妖魅猖狂横行,暗算毒害无所不用其极,怎知你不是同路人物?”
  韦飘萍在她说话时,心中大为困惑,怀疑这少女就是裘飞鹗口中所说的葛蓓珊,但这少女口中并未称紫衣神尼为其师,这情理一时莫得其解,闻言答道:“姑娘加以莫须有之罪于老朽,虽老朽力加辩白也是枉然,只有相待神尼入定醒转,即可证明老朽说话虚实!”
  少女冷笑道:“紫衣神尼入定少说也须半月,你要守候就在此守候好了!”
  韦飘萍怔得一怔,张着双眼问道:“姑娘!你与紫衣神尼是什么关系?”
  那少女寒声答道:“这与你何干?”
  韦飘萍道:“老朽如猜得不错,姑娘定是……”
  话犹未了,少女厉叱道:“定是谁?”
  寒意森森,目蕴杀机。
  韦飘萍不知怎的,心中有一种不祥的预兆,听得少女话音不善,将欲说出之话又咽了回去,闭目不语。
  那少女冷笑了声,道:“你心中要说的话,纵然你不说我也知道了,我本想宽赦你一死,如今又当别论!”
  韦飘萍只觉身躯被少女一把夹胸提起,晃晃荡荡不知提
  向何处,心中突生寒意,以为她提出洞外,会扔向千仞绝壁之下,不禁急睁双目。
  但见少女竟提着自己往后洞走去,洞径深遂,走了一阵,竟将自己扔在贮放黄精山果石穴中。
  只听少女冰冷语声道:“老实告诉你,我与老尼本是良友,目前为着一事争执,是我气忿不过趁老尼入定时点破老尼的气穴,刚才你所见的紫衣神尼实是一具尸体而巳!”
  韦飘萍不禁大惊失色,说道:“良友争执之下,不过是各有所见而已,又非深仇大怨,怎可置良友于死,姑娘居然狠得下心!”
  少女冷笑道:“你已是将死之身,怎的还操这等心事?”
  韦飘萍道:“老朽想在临死之前,听听姑娘为首何事面与紫衣神尼发生争执,且暗算神尼?”
  少女凝望了他一眼,不禁笑道:“你倒干脆得很,如今妖魅鬼怪横行江湖,我向紫衣神尼说要武林平静,非有一人以盖世武功将那班妖邪降伏,自居武林盟主,置黑白两道均臣服手下,则武林太平矣!
  然紫衣神尼竟说,焉得有此人选,物物相克,道不长,魔不生,且责我妄生此念已入魔道!
  是我一时忿愤,扬称自己便可完成此愿,老尼竟大声叱责,以后的事,不要我说,谅你也猜得到!”
  韦飘萍道:“事情就如此简单吗?”
  少女猛然怔得一怔,道:“事情当然是如此简单!”
  韦飘萍冷冷说道:“姑娘既然发此大愿,就该仗剑下山扫荡妖魔,为何尚逗留在此幕云洞中?”
  少女道:“目前还未其时!”
  韦飘萍道:“那么何时姑娘认为时机成熟了?”
  少女怒叱道:“你问得太多了!”
  韦飘萍哈哈大笑道:“老朽说的虽是废话,但姑娘也是大言不惭,三花追魂与神州九邪岂是姑娘你能臣服得了的?”
  这一言,少女似大为震怒,娇躯一阵撼震,冷笑道:“你不信,我就让你亲眼目睹!”
  韦飘萍笑了一笑,说道:“老朽死期在眼前,但愿在九泉之下可相遇姑娘!”
  少女道:“你死不了啦!”
  疾出双指迅如电光石火般向韦飘萍“太乙”、“天府”两穴点了两指,又道:“姑娘独门点穴手法,任谁也解不了,你四肢巳略能动弹,穴中满是山果黄精,包你饿不死,待姑娘练成一项绝艺之后,再携你下山,非令你亲眼目睹不可!”
  说时,已缓缓走向前洞而去,声落人杳。
  韦飘萍暗暗叹息一声,胸中已确定十之八九此女定是裘飞鄂口中念念不忘的葛蓓珊,就拿她以龙飞令符将伪作真来说,就可证明此女心机之险,紫衣神尼死在她手中,必不像她口中所说的那么简单,但又猜测不出其理。
  自知脱身逃出幕云洞无望,只得赖山果查黄精苟延,每日只得沉沉地叹息,充满了无限悲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