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樵子《残阳侠影泪西风》

第十六章 密室睹怪人

作者:武陵樵子  来源:武陵樵子全集 
  时近二鼓,风冷彻骨,苍穹浮云片片,无复日间彤云笼罩,露出一轮皎洁明月,高悬空际,寒星点点,映在这湖畔庭野园中,倍觉清冷迷朦。
  蓦地——
  湖滨别墅外有十数条黑影,疾如鬼魅向这别墅扑来。
  当这十数条魅影已将扑近之时,突闻一声低喝:“站住!”
  其声阴冷冰峭,似万丈冰谷中旋起寒风,入耳令人不毛骨悚然。
  十数条黑影闻声一惊,只见一人立在树下,两目吐出慑人寒芒,沉声道:“你们欲夜闯入宅,非奸即盗,依我所劝不如退回为妙,妄逞异心,入墙必死无疑。”
  来人中一人冷笑道:“未必!”
  左掌甩出一片凌厉潜力推向树下之人,身形已平窜而起,掠向墙头。
  可是这人猛地狂嗥一声,身形倒飞而出,“叭嗒”坠地面上,已是气绝身死。
  那树下立身之人正是裘飞鹗,见来人死状,不由一怔,心中已忖料得七分必又是那惊鸿一瞥之少女所为。
   匪徒嗥叫之声高荡入云,播送四外,尤其是在这夜静如水的深夜,分外清澈凄厉。
  裘飞鹗深恐惊动各武师会纷纷赶出,自己会武只有董元炯知道,于是趁着匪徒惊愕之际,右掌一式“金刚降龙九掌”劈出,左手两指骈戟,施展魁星指法“分宿点斗”,迅如欺风闪电分点而出。
  他那金刚降龙九掌本是禅门绝学,力道威猛无伦,当之无不披靡,加以指法绝快,指影如飞。
  闷嗥声中,片刻之意,匪徒已有七八人倒下,口喷鲜血而亡,其余五六人齐一声呼啸,纷向四外逸去。
  只听墙内传出一声轻“咦”,裘飞鹗急双肩一晃,跃到墙头,只见月光之下,林木迎风折晃之外,空荡蔼地并无人影,心中暗惊那少女身法诡疾。
  裘飞鹗茫然立在墙头,忽见内宅窜出两条人影,由园中扑奔而来,知是董元炯巡视内宅,闻得嗥叫声,奔出两人前来察视。
  他为免被发现,将身躯跃下,绕墙而西,翻在书斋之后,穿窗而入。
  裘飞鹗躺在榻上,想着那神秘的少女,越想越觉心烦,有心想前往小楼探视究竟,但碍于礼节,踌躇难定。
  一种矛盾的心绪在胸中煎迫,令他十分苦恼,辗转难安,索兴撇开这纷乱的思绪,又穿窗外出,在这湖滨别墅四周巡视。
  直至黎明时分,并无匪徒来犯,裘飞鹗才又回到书斋躺下,因一夜未寐,所以不到片刻即入梦境。
  蓦然——
  一阵急促敲门声,将裘飞鹗由梦中惊醒。
  裘飞鹗忙启开栓,只见董元炯飞快冲进,望着他笑道:“老弟昨晚好惊人的身手,董某代敝东致谢!”
  继又说道:“欧阳仲景已率着五人前来,其中有一花信年华的少妇,正在大厅候晤敝东,老弟快伴董某前去,瞧瞧他们有何诡谋!”
  裘飞鹗与董元炯双双走进大厅,只见欧阳仲景坐在右苜最上一把太师椅上,吸着旱烟,吞云吐雾,弥漫腾腾。
  左首一列太师椅上,端坐五人,老少不一,两眼神光炯射,一望而知均是武功高绝之辈,其中一花信少妇,桃腮娇面,云鬓低垂,晶澈双眸,秋波四射,艳光照人,窄窄罗衣,柳腰盈摆,妩媚动人。
  裘飞鹗匆匆瞥了五人一眼,飞步趋前,望着欧阳仲景抱拳一揖到地,面色诚敬道:“欧阳先生,在下裘飞鹗问安!”
  欧阳仲景呵呵笑道:“裘小哥儿不要折坏老朽,请坐,请坐!”
  说着立起,向率来五人笑道:“五位请来见过韩府护院总领董老师及裘小哥儿,日后彼此可互相关护!”
  董元炯满面春风,表现得无限热诚,握手正在道久仰,幸会不止。
  裘飞鹗暗赞姜果然老的辣,董元炯明知那五人采到湖滨别墅不怀好意,但仍表现出竭诚的欢迎之意。
  此刻,韩文愈满面重忧走了出来,欧阳仲景站起说道:“闻得昨日飞花谷匪徒到此骚扰,小弟放心不下,今特来探问,顺便伴同五位侠士前来防护贵府!”
  韩文愈泛出一丝笑容道:“有劳欧阳先生屡次慰询,愚
  弟实在过意不去。”
  欧阳仲景呵呵大笑道:“你我又非泛泛之交,譬如孪体之疾,息息相关,自应同心御侮才是!”
  说罢,将五人一一介绍,引见花信少妇时,郑重说道:“此位是夏佩莲女侠,出身青城佚名神尼门下,小弟心想如要防护尊夫人与令嫒,诸位武师恐有不便,是以邀夏女侠来此,其尚有一好处,即令嫒还可多一闺中良伴!”
  韩文愈面有难色,吞吞吐吐道:“这个……这个……”
  裘飞鹗心中疑云顿生,韩文愈此种神色定有难言的苦衷,究竟是为了什么?莫非他女儿身怀武功,唯恐夏佩莲瞧出来历。
  欧阳仲景疑讶道:“韩兄是否有什么困难吗?”
  韩文愈面红耳赤嗫嚅说道:“正是!因内贱与小女长年礼佛,养成冷漠之性,深恐夏女侠忍受不住如此枯寂的日子!”
  夏佩莲闻言,响起一阵银铃般笑声,神态不胜妩媚。
  韩文愈更是手足无措,忽然,厅后传出曼妙语声道:“爹!欧阳叔叔的好意关怀,岂可拒人于千里之外,娘想见见夏女侠哩!”
  韩文愈同言神色稍宽,笑道:“如此,我陪仲景兄与夏女侠去内宅,董老师你领四位武师去安置,并吩咐厨下安排盛宴一席!”
  裘飞鹗悄然走出,回到书斋凝神思索,只觉贼徒强行到帏府纳聘,表面是平淡无奇,但暗中幻奥莫测,尤其是韩文愈难言的神色,十分可疑。
  正思忖中,董元炯匆匆推门而入,面色庄重说道:“愚兄虽多年未履江湖,但武林之中知名之士大都有个耳闻,欧阳仲景所结交之人均是名不见经传之辈,尤其夏佩莲说是出身青城实不可信赖,这等鬼蜮之行,令愚兄不胜忧虑!”
  裘飞鹗微叹一声道:“为今之计,只有小心提防,别无他策,积善之家苍天庇佑,未必遭受横逆,董老师!你多多留意吧!”
  忽闻园中步履声传入,两人面色一愕,只见老仆人陈得禄走进请两人入席。
  裘飞鹗推称感受风寒,饮食不下,请董元炯代为面致韩文愈。
  董元炯望了他一眼,心知他必有用意,笑笑应了声,与陈得禄双双走去。
  园中景物一派肃杀气象,林木萧条,狂风肆虐,尘沙逐舞翻涌,阳光虽然轻洒,一丝暖意均无。
  裘飞鹗漫步轻摇走在那幢小楼之下,环绕蹑步巡视,不带出丝毫声响。
  这幢小楼与内宅之尾端相连,小楼之上有座木桥与内宅相卸,府中女眷仆妇进出小楼,门窗紧闭,绿苔滋生,黑黝黝地阴暗异常。
  裘飞鹗暖近此处,才发现此屋,不禁暗暗疑讶,忖道,“这屋孤零零地筑在其中,必有蹊跷!”
  于是,他掩蔽着身形,闪到屋侧探视。
  只见窗外蛛网密结,墙壁,地面苔厚盈寸,看来此屋无人居住,荒废已久,但想不出韩文愈任由此屋荒废之故。
  突然,他目光一怔,发现门外绿苔之上显出一个个足印,行走方向系由门内而出,长可盈尺。
  他暗哼一声,断定屋中必住有人,由足迹深浅可断定此人身具卓绝的武功。
  为求证明心中所想不虚,他蹲下身穷极目力,欲找出第二个脚印,因此处树干蔽空,光线异常昏暗,如非他目力锐利,甚难觅出。
  在距离五尺之处,第二脚印隐隐现出,但不是同一方向,纤纤莲步,是女儿家之足印。
  裘飞鹗似乎有点混淆了,不禁驻立凝神思索,片刻之后,他大胆的假设必是韩文愈爱女身怀武功不露,且是此屋中人所授,此人定然胸怀隐密,但此人又是谁呢?不是武林奇士,就是江湖怪杰。
  第一个足迹显然是屋中人外出时留下,但既负绝世武功,理该身轻似叶,不应留下痕迹,虽只浅浅一层,练武人眼中却不是如此想法。
  那弓鞋足印无疑是韩文愈爱女所留,裘飞鹗有心窥查屋中人是谁,忽然,一颗小石子飞投在他身前,不禁大吃一惊,身形急晃,电射穿出,由白石小径内走去。
  他料知必是有人发觉自己在屋外逗留,投石示警,然而,却不知投石之人是谁?示警何意?
  他踌躇园中,佯装观赏园内肃杀初冬景物,时而负手伫立,时而留神隐蔽之处是否藏得有人。
  蓦感身后微风飒然,一股兰麝幽香随风袭入鼻中,裘飞鹗佯装不知身后有人,仍是负手凝立,口中吟哦出声。
  突然,一阵银钤笑声响起耳侧,跟着曼妙无比的语声说道:“裘先生!你好雅兴,园中花木凋零,不胜凄凉,有何景物可赏!”
  裘飞鸦以为是韩文愈爱女,缓缓转身一望,眼前盈盈俏立的却是夏佩莲,瓠犀微露,浅笑嫣然,一双妙目遣视着自己,于是淡淡一笑道:“在下每日习惯漫步园中,藉以排遣胸中抑郁,夏女侠未免少见多怪!”
  夏佩莲嫣然一笑道:“裘先生年岁正轻,来日方长,何来抑郁,可否见告一二?”
  裘飞鹗见她咄咄逼人,不禁眉头微皱,冷冷说道:“举目无亲,天涯飘泊,心中自然常怀郁郁,夏女侠,男女有别,你我对立易招人闲言,请自重为是!”
  他转头走出不过两步,只觉得面前人影一闪,夏佩莲婀娜身形又现在身前。
  夏佩莲格格一声娇笑道:“不为什么?姑娘还要问裘先生两句话,你……”
  裘飞鹗愤然怒道:“夏女侠!你来湖滨别墅才不过两个时辰,喧宾夺主,无理已极,你凭什么向在下问话?”
  夏佩莲闻言粉面突罩浓霜,却在闪电的一刹那收敛下来,现出极妩媚已极的笑容,道:“你说我不配吗?那就试试看!”
  缓缓抬起右臂,伸出纤纤玉手欲待向裘飞鹗抓去。
  突然,小楼之上传出一声尖叫:“夏女侠!快来!”
  叫声似受了一种极其恐怖的惊吓,听来使人战怵。
  夏佩莲猛然一怔,霍地撤臂,娇躯微晃,燕子三剪水,掠到小楼之前,一鹤冲天而起,一翻一射,隐入小楼中不见。
  裘飞鹗目送着夏佩莲逝去的身形,冷笑不已。
  只听小楼之内传出两女格格娇笑之声,他微有所悟,一
  定是韩小姐在楼上瞥见自己身困窘境,出声解围,不禁为之心仪。
  他一直心悬着这孤零零的屋中人是谁?两眼不时凝向那方,他未探出究竟,心里颇为快快。
  忽然,瞥见墙角树后两条人影一闪,翻越墙头而去,裘飞鹗心中一惊,迅快回身向乔林走入,两臂疾振,冲霄拔起五六丈高下,点足在一株参天古树上。
  他拔起半空之时,已瞥见那两人立在昨夜自己歼灭群匪之处谈话。
  裘飞鹗低哼了声,身形展处,疾似轻烟踏枝而行,临近二人不远处停身隐住身形。
  注目下视,却发现正是欧阳仲景带来之两名武师,一猴面猬须名叫罗全,一长得狮鼻虎眼,身材魁梧名唤卜少英。
  只听卜少英冷笑道:“小弟却不相信,白马山五龙均是目下江湖极具盛名之辈,身手着实不凡,怎能在董元炯手下被杀,方才小弟已试出董元炯内力,与小弟等量相齐,我看董元炯说话有点不尽实处!”
  罗全微微一笑道:“不管董元炯言语真假,昨晚十三人探庄,九人命丧此地绝对是真的,我们此来奉谷主之命志在一篇‘玄玄经’,只要在韩小姐身上找出,夏姑娘武功绝伦,她应允三日之内必侦出下落,我等万万要容忍,千万不可露出痕迹,我们返回吧!”
  裘飞鹗一听“玄玄经”三字,不由胸头猛震,暗道:“若你们在湖滨别墅得逞,岂非天道无凭!”
  身形一动,电扑而下。
  罗全、卜少英身形欲展时,忽觉一阵重逾山岳气劲凌头罩下,不禁吓得亡魂皆冒,身形一伏,“懒驴打滚”滚出了两三丈开外,长身立起。
  两人只觉得胁下一麻,闷哼了声,昏死了过去。
  原来裘飞鹗身形扑下时,两手迅如电光石火般戟指分点而出,罗全、卜少英两人武功本不俗,却在惊魂之中猝被所制。
  裘飞鹗扶起两人向宝应湖畔飞驰而去,到达湖畔将两人拍醒,
  罗全、卜少英两人睁目一瞧,只见身前立着一个英俊轩昂的青衣少年,神光逼人,不由心头发毛,正是那欧阳仲景疑心其身怀卓绝武功,来历不明之裘飞鹗。
  两人跃身立起,同时冷笑一声,正要开口说话,裘飞鹗已自冷说道:“两位投身韩府,暗施鬼蜮伎俩,却为裘某识破,两位何以自圆其说!”
  罗全乱眉一轩,狞笑道:“裘朋友!你不也是投身韩府,佯装文士,暗有图谋吗?”
  语音一落,“叭”地一声脆响,罗全右颊登显出五只赤红指印,牙齿被打落,张口和血喷出。
  罗全猝不及防,只被打得眼冒金星,脚下踉跄数步,颊上火辣辣的灼痛,肿起老高,人尚心神未定。
  卜少英见裘飞鹗出手迅疾如电,大感凛骇,肩头三尖两刃刀猛撤而出。
  出鞘之音未绝,一抹寒电如风卷去,凌厉无比。
  袭飞鹗冷笑一声,身形疾挪外旋,右手阴阳颠倒手法“幻云百态”疾出,五指正扣在罗全“腕脉穴”之上,身形一施之势,罗全不由自主地撞向卜少英刃芒而去。
  卜少英这一骇非同小可,足跟猛踹疾飘出丈外。
  他虽然退身得快,罗全一件长衫下摆不但削飞,而且腿上被刃锋削个正着,鲜血汨汨冒出,罗全不禁又昏了过去。
  裘飞鹗冷笑道:“卜朋友!招子放亮些,此时此地不是你能放肆之处,我且问你,夏佩莲来历如何?请速明白道出,不然,这宝应湖中就是你们葬身之处!”
  卜少英闻盲气得脸色发青,望了罗全一眼,干笑两声道:“裘朋友!你如此欺人太甚,只怕得意之时不会太久,徐老前辈明晨即可赶到,朋友!你等着瞧吧!夏姑娘已留意到你,袭朋友你细细忖量吧!”
  裘飞鹗突然朗声大笑,五指一紧,将罗全身躯甩出去丈外,人已凌空飞起,电闪扑下,狂飚汹涌中,卜少英只感胸前如受重压,狂嗥一声,挫身窜出。
  可是袭飞鹗下扑之势极为凌厉诡疾,右掌一翻,飞撞而出,卜少英被绝伦金刚降龙掌力带起,在空中滚翻,狂嗥一声,鲜血喷洒如雨,身形往宝应湖中坠去。
  “咚”的一声,水花飞溅,只见卜少英的身形在水面上冒了两冒,沉没水中不见。
  裘飞鹗疾纵到罗全身前,戳了两处死穴,撩向湖中。
  他眼中忧郁之色又重现而出,目凝浩荡无际,一碧万顷之宝应湖久之。
  半晌,才从连天衰草中转回湖滨别墅而去……
  裘飞鹗回至书斋,躺在榻上,不觉又陷入困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