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樵子《残阳侠影泪西风》

第十二章 风尘神偷

作者:武陵樵子  来源:武陵樵子全集 
  裘飞鹗不禁惊得半天说不出话,脸上泛出一层赤红,目中蕴有怒意。
  老者忙摇手道:“裘老弟且慢动怒,老朽还有话说,于洪泉身怀之物,事关老朽一知友之生死,乃逼不得已而为之,何况于洪泉失物也是窃得乃师之物,一手易一手,又何不可,于洪泉一身武功,久久不敢向老朽出手,也是做贼心虚之故!”
  裘飞鹗怒意渐渐抑压下去,他将心比心,自己又何尝不是劫得葛蓓珊的龙飞令符,但猜不透这老者为何将心中之隐密向自己透露。
  老者又道:“裘老弟你可是怀疑老朽为何对你透露隐密?”
  裘飞鹗胸中猛震,暗惊老者好锐利的眼力,不禁点点头。
  老者又道:“老弟!你可知老朽是何许人?云康就是老朽,你有个耳闻没有?”
  裘飞鹗惊得几乎跳了起来,叫道:“是神偷押衙!”
  他意起冷面四杰误认莫怀远就是神偷押衙云康之事。
  眼中射出一线慑人寒芒,凛凛有神。
  裘飞鹗摇头苦笑道:“老丈真是非常人也,装龙装虎,无不逼真,究竟那厮失物被老丈藏在何处,难道……”
  他想问真是藏在裤档里吗?无奈碍难出口,也太不恭敬,底下的话说不下去,不禁两颊发热。
  云康雪白的浓眉剔了两剔,现出诡秘的笑容道:“这失物吗?就在裘老弟怀中,那是五枚玉钱,用一根蚊筋串着!”
  裘飞鹗不由吓了一跳,右手飞快地向怀中一揣,触手果然有异,取出赫然一串玉钱呈现眼前。
  他不禁目瞪口呆,只觉得这云康宛如鬼魅,放在自己怀中了无所觉,想至此,为自己耳目如此不济,一阵悲哀的感觉泛袭心头,那执着一串玉钱的右臂,久久不能放下。
  云康知道这少年心中难受,笑语相慰道:“裘老弟不必难过,老朽这空空手法举世可称一绝,不但老弟难以发觉,就是当今武林高人也要为老朽所愚异,方才老朽一声大喝且慢,使人心神一震,就在这当儿那串玉钱即已放在老弟怀内!”
  裘飞鹗微叹道:“老丈真乃乎神技,老丈来此就为着讨回这串玉钱?”
  说着,将玉钱向前一送。
  云康并不伸手来接,苦笑一声道:“老朽此来别有所求,意欲借重老弟这身卓绝武功,助老朽一友人出困,只因老朽身受重伤,不得妄用真力,方才那声大喝,便已气血翻逆,走回房内行功调息才算恢复!”
  裘飞鹗沉吟片刻,才道:“在下这点微末技艺,何济于事,只要老丈不嫌弃,如需效劳之处,无不应命!”
  云康朗声大笑道:“只得老弟这一句话,便已感激多矣!”
  说着,伸手接过那串玉钱,望了两眼,放入怀里,长叹—声,道:“为此玉钱,奔波千里,身受重伤,侥幸到手,如不得老弟相助,也是枉费心机!”
  裘飞鹗灵机一动,暗暗忖道:“恩师常彤五年来对马疾人伤之医术,曾谆谆教诲,热记于心,固然天风马场马群众多,目睹常彤治马医术,自己耳满目染,已可得心应手,但人躯伤症未曾一见,然而自己在丹阳镇上救治诸葛豪一事,可证明恩师常彤医术精明,大约可治愈云康的内伤也说不定,若然如此,云康可凭玉钱救回友人,自己也好赶至余杭,岂非两全其美!”
  想罢,遂微笑道:“在下略擅医理,不知老丈伤势如何,且容在下瞧瞧,或可一治!”
  云康一怔,道:“你能治吗?”
  继而神色黠然,摇了摇头道:“老朽这掌伤普天之下,只有两人能治,除了发掌之人,另外一人已在江湖上杳无信息,谅魂归墟墓了,计算岁月,老朽只能活上半年,唉,要办的事太多了,可惜天不假年,徒呼奈何!”
  言时,双眼微红,老泪欲滴。
  裘飞鹗不禁恻然,道:“云老丈侠昭日月,义薄云天,定能化凶为吉,但不知所指久未在江湖露面者为谁?”
  云康叹息一声,道:“裘老弟未必能信,其人是神州九邪内的催命判官桑丹三,医追华陀,手到成春,但桑丹三生具怪僻,喜怒无常,纵然活着在世,也不见得肯治我掌伤!”
  裘飞鹗先就心有所备,二次听到桑丹三之名,益发肯定了就是常彤,闻言爽笑一声道:“老丈就以为世上没有第三  人吗?”
  神偷押衙云康先是一怔,继而大笑道:“江山代代有奇人,老朽怎可小看老弟,掌伤就在气海穴上,不是老朽功力深厚,这条命早已不在人世了!”
  忽然,门外响起一声阴侧侧的冷笑道:“云老贼!滚出来!”
  云康面色一变,望着裘飞鹗悄声道:“老朽不能妄用真力,老弟如不厌弃请代出手如何?”
  裘飞鹗迟疑了一下,概然应允,身形疾闪,掠出室外,只见两个面目阴森背剑道人与鼠眼闪烁的于洪泉在檐下,衫袖飘飘,凝视着自己。
  裘飞鹗道:“两位道长来此有何赐教?”
  右侧道人冷冷道:“贫道微山湖老君观妙悟,妙静,需会晤云康老贼!”
  裘飞鹗尚未答话,云康已迈步走了出来,朗声大笑道:“两个牛鼻子,老夫与你们素无怨隙,找老夫何来?”
  妙悟道人阴阴一笑,回头问于洪泉道:“就是他吗?”
  于洪泉点头道:“正是他,一点不错。”
  妙悟又起了一声阴恻恻的怪笑,道:“于老师!贫道猜得不错,正是鼠偷云康!”
  语声一顿,又狞喝道:“云老贼!赶快将于老师失物送上,贫道体念上天好生之德,或可饶你一命!”
  云康不怒反笑,缓缓道:“我云康虽具有神偷之名,例有三不出手,首为忠臣孝子乐善好施的人,就是有奇珍异宝,老夫不但不偷还要保全,其次是黄白世俗之物,老夫不屑一顾;三为寺庙道观之供品例不出手。敢问牛鼻子,姓于的可说出何物失窃吗?若它的来路不正,无主之物,老夫偷来有何不可?”
  于洪泉不由面色一变,大喝道:“师门信物,怎可说是来路不正,无主之物?”
  云康微微一笑道:“那么老夫面交令师,瞧瞧他有何话说?”
  于洪泉双目怒焰暴射,欺身扑上,右臂一扬,已将背上一支寒角短戟拔出。
  一招“飞星掩月”,划起一道寒芒迳向云康腹结穴刺去,雷厉闪电,巧快无比。
  裘飞鹗知道云康身负重伤,不能拼搏应敌,早有准备,见于洪泉戟招一出,便双足一错,移宫换位横在云康身前,视前招于无睹,右手竟出一招“阴阳颠倒”手法“幻云百态”,飞晃而前朝丁洪泉“天府穴”戳去。
  于洪泉大吃一惊,暗道:“那有如此不顾性命的人,存心两败俱伤。”
  当然,于洪泉保命要紧,身形一仰,寒铁短戟飞撤,改向戳来手臂削去。
  那知一撤之下,右臂猛震,只见寒铁短戟已被裘飞鹗抓住,不由胆颤魂飞。
  裘飞鹗一把抓住戟身,右腿飞踢而出,只听一声凄厉惨嗥,于洪泉身躯被蹋出丈外,砰地坠地,已然昏死过去。
  两道人见状暗暗惊心,裘飞鹗出掌、夺戟、飞腿,动作纵有前后,但迅快如电,简直是一气呵成,猛地双双拔剑,飘身退出三尺,平剑当胸,妙悟道:“施主武功不凡,贫道二人想领教几招!”
  云康接口道:“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两个牛鼻子不怕有惊世骇俗吗?依老夫之见,今晚三更时分在九里山黄沙岗印证如何?”
  妙悟冷冷地瞧了云康一眼,道:“贫道岂能轻信于你这缓兵之计,待贫道一走,你就鸿飞冥冥……”
  云康大喝道:“老夫向不轻诺,言必有信,眼前老夫不出手,你们也未必能胜得我这老弟!”
  两道人同哼了声,转身抓起于洪泉,双双跃上屋面,穿空掠去,眨眼无踪。
  云康望着裘飞鹗,目露惊诧之色,喷喷称赏道:“老弟方才这一手诡奇称绝,我这老哥活了一大把年岁,竟没瞧出你如何抓住于洪泉的短戟?”
  裘飞鹗谦虚笑道:“在下末学晚辈,还请老丈指点!”
  云康呵呵笑道:“不言其他,我这老不死的一条命总是老弟救回来的!”
  说至此,忽颜容一正道:“老弟口口声声称我老丈,莫非瞧不起我这鼠窃老哥哥吗?”
  裘飞鹗只好改口称呼。
  月涌中天,寒星明灭,九里山黄沙岗上如披上一件轻纱,往常有种幽美的恬静的意境,但此际已值晚秋,西风卷起衰草黄尘,逐天飞舞,树涛如海,呼啸之声不绝于耳,枝叶摇晃,宛如千重魅影,清冷月色映照下,令人有说不出阴森恐怖之感。
  两条矫捷如电的身影,窜上黄沙岗,略一停顿,便向一株虬枝苍松上双双拔起,一闪而隐入浓郁密叶中。
  稍停,郁叶内忽传出神偷押衙云康低沉的语声:“裘老弟,微山湖老君观剑学独步江湖,与昆仑大周天乾坤三十六剑术有异曲同工之妙,双剑合璧威力奇大,老弟如要与两个牛鼻子动手,一定要施展全力猛攻,切不可让他们有缓手机会!”
  月色透入松针中,隐隐只见云康及裘飞鹗两人共坐一根虬枝上,目中神光如寒电利芒。
  裘飞鹗点点头道:“小弟曾随家师习剑,只觉剑学难在驳气,不能收发由心,是以屡学屡缀,意欲废弃,但家师劝说练剑不在速成,宜多参悟观摩,日夕揣摩,始克有成,小弟总认为今生无法练得登峰造极,不如藏拙为妙,依云兄所言,微山湖剑学这等玄奥,定非虚假,小弟今夕得大展眼界藉资劝摩!”
  云康望了裘飞鹗一眼,道:“老弟你是否徒手拼搏支利剑吗?”
  裘飞鹗道:“于洪泉那支寒铁短戟尚可应用!”
  云康点头不语,锐利双眼不时环顾四外远处。
  冷月迷朦,寒风拂林,涛音如潮,黄尘穿林涌出,漫漫无际,此刻黄沙岗景象,充满了肃杀凄凉。
  突然,随风飘来数声锐啸,山谷回应,放曳云际,在这月夜荒巅中,使人不寒而栗。
  只见黄沙岗尽头处现出五条人影,来势电疾,眨眼就到了云康裘飞鹗两人存身处不远。
  四个背剑道人一排而立,于洪泉手持一柄雁翎刀,闪烁鼠眼频频察看四周。
  一个阴阴之声腾起:“三鼓已到,云老贼及那小贼尚未见其来,不要是中了老贼缓兵之计!”
  只听妙悟道:“未必,云老贼素重信诺,怎可轻于失信,何况当时小弟与妙静师弟两人势孤,只好应允,妙空师兄倘使你在当场,也与小弟同感!”
  妙空道人鼻中哼了一声,冷冷道:“这串玉钱与我们关系甚大,何况我们微山湖老君观弟子从未有不战而退的人,妙悟师弟!你是开此例之第一人!”
  其声阴森恐怖。
  显然妙悟道人被责斥得不敢出声,岗上再度呈现寂然。
  忽见四道人身后掠起一条人影,一鹤冲天,疾逾鬼魅,微晃即逝,杳然无踪。
  妙空道人猛觉得身后一轻,反手一掠,原来背后长剑已不翼而飞,不禁神色大变,忙道:“好老贼!”
  其他三道人闻言一怔,同时别面注视妙空道人脸上。
  只见妙空道人脸上显得无比之惨白,目中神光暴射,缓缓移转身躯,突然双手猛出,推出一片劲涌狂飚,排空巨潮,凌厉无比,直击而去。
  但听得连声“卡擦”折木之声响,径寸的杉干被强猛的掌力带起半空,夹着漫天黄沙,声势真是骇人。
  尘沙弥漫中腾起两条人影,哈哈大笑,半空中身形转侧,疾泻而落在四道人身前。
  裘飞鹗身形一沾地,突然斜刺刺地射出,宛如离开弦之弩,电疾无伦,朝于洪泉身前一落。
  于洪泉只觉得眼前一花,心知不妙,抡刀猛力劈出,手腕才抬起一半,蓦感虎口欲裂,雁翎刀脱手飞出,胸前又中了一指,顿时天晕地旋,翻身倒地。
  四道人见状大惊,尚未叱喝出口,裘飞鹗又自疾如鬼魅般落在身前,与云康并肩而立,宛若无事般,微微含笑。
  云康托着一柄长剑,大笑道:“云某正愁无合意兵刃,向妙空道长暂借一用,不知可否?”
  妙空神情阴森得怕人,其他三道人才知妙空道人背上长剑为云康窃去,不由大为震骇。
  忽见妙空道人阴恻恻发出一声怒笑,右手五指迅如电光石火般往长剑抓去,左掌一沉,托腕疾撞云康“气海穴”。
  裘飞鹗见状大惊,知云康气海穴上五毒掌伤尚未痊愈,只仗自己封住数处穴道,如若被妙空击中,纵然华陀再世,也无法苟全云康性命,于是大喝一声,身形纵起,一招“金刚降龙九掌”
  之“天雷下击”猛攻而出。
  云康呵呵大笑,疾跃而退,妙空道人两掌击空,不由一怔,忽觉得一股刚猛无比潜力逼来,双掌猛撤,退出一步,并手合击一招“力挽狂澜”。
  两股掌力一接,两人身形倏地一分,均是面目深沉。
  云康哈哈大笑道:“想不到,牛鼻子这等吝啬,一支烂铁能值几何,云某需它不着,拿去!”
  “去”字出口,一支长剑脱手向妙空面前飞去。
  妙空道长一掌抓着,亮剑出鞘,青芒闪电眩目生辉,端的是神物,难怪妙空失剑情急欲狂。
  云康冷冷地望了四道人一眼,道:“我这老弟久闻老君观剑学独步江湖,意欲瞻仰瞻仰!”
  裘飞鹗道:“什么独步江湖,连背上长剑被窃而不自知,由此看来,未必有如何高明之处,云兄似乎有点夸张!”
  妙空一脸胀红,怒视着裘飞鹗。
  妙悟道人大怒道:“施主怎敢蔑视微山湖剑法,贫道今  晚让你开开眼界!”
  说罢,掣出长剑。
  裘飞鹗为保全云康,不得已出此狂言,但内心不敢丝毫疏忽,反手一揽,将夺自于洪泉那柄寒铁短戟执在手中,迎风一晃,以戟当剑,那粗有径寸的短戟微微颤动,口中笑道:“道长即欲指教,在下敢不奉陪?只是这串玉钱本不是老君观之物,道长何必多事结怨?”
  妙悟见裘飞鹗剑式一引,就知面前这个少年人并非易与之辈,他在老君观中人较随和,闻言冷冷道:“这串玉钱与本观关系不小,施主如心怯,不妨命云老偷儿献出玉钱,免得彼此有伤和气!”
  迄至眼前,这串玉钱的来历与珍异之处,裘飞鹗尚是茫然无知,云康不说,他也不便多问。
  裘飞鹗望了妙悟一眼,道:“要知这串玉钱与云老师关系不小,道长你只执片面之词,不顾武林道义……”
  妙空道人忽大喝道:“师弟!你与他唠叨做什么,还不动手出招!”
  妙悟道人脸色一凛,说声:“得罪!”
  一剑平平飞出,洒出一抹银星,似缓实速,指向裘飞鹗胸坎重穴。
  裘飞鹗见对方剑势一出,潜劲已自逼体,暗道:“微山湖剑学果然不凡!”
  手中也不怠慢,短戟穿胸缓缓掠起,一招“指日捧天”划起一道银虹,将妙悟道人洒出之银星悉数封架了开去,而且将对方身形逼得退出了两步。
  妙悟面上变色,眼中露出惊诧神光,其他三道人也为之怔住,神偷押衙云康出声微“咦”了一声。
  裘飞鹗瞥见众人面色有异,不知其故,深感茫然。
  妙悟道人忽道:“施主是否昆仑门下?”
  裘飞鹗想不出他为何指自己是昆仑门下,忖道:“敢情这一‘指天捧日’剑式是昆仑独门剑招,自己随常彤练剑,只是依样画葫芦而已,常彤常说传习自己武学,均是天下各派精华,此必是由昆仑抄袭而来,因此他们才如此误认……?
  犹豫了片刻,摇了摇头道:“在下并非昆仑门下!”
  妙悟道人惊愕地注视了裘飞鹗一眼,冷笑道:“施主执意不肯说出,贫道一试就知!”
  说罢,剑尖斜出,飞云闪电,风快的攻出五剑。
  只见剑芒惊天,寒月失色,劲风呼呼,凌厉迅捷之极。
  裘飞鹗微微一笑,戟身一飘,推出半月形银浪,身如行云流水,移宫换位走了三步。
  妙悟道人只觉得对方剑式比自己更要诡谲不凡,自己攻出五剑,悉数无功而退,不由面色大变。
  妙悟道人大喝道:“这厮不是昆仑门下是谁,此式是昆仑护身三招‘巧月银弧’,功力尚浅,师弟还不拾夺下来!”
  妙悟道人突然断喝一声,手中长剑绵绵出手,展出了老君观独步江湖“璇玑”剑法,迅快辛辣异常。
  裘飞鹗面色凝重,手中短戟不疾不徐推了过去,无一招不是气沉如山,逼得妙悟道人连连后退。
  一剑一戟幻出满天光华,月夜之间,只见龙蛇飞舞,绚丽之极。
  云康越瞧越讶异,瞧出裘飞鹗步法虽缓缓移动,但走出  九步必重回原处,丝毫不爽,所出剑式各门各派的精华奇招无不包罗在内,尚有几式自己平生罕见,看似平易无异,却在裘飞鹗手中使出竟威力绝伦,卸接得天衣无缝,宛如一套完整绝伦的剑法,暗暗心惊道:“找这裘老弟,不知是何来,老偷儿见多识广,居然瞧了半天还是徒然!”
  他那里知道裘飞鹗授艺老人常彤堪称江湖异士,武林奇人,一身所学无不博奥精深,超绝异常,他将天下武林奇学,去芜存精,窜改授与裘飞鹗,是以瞧不出来历。
  妙悟道人渐渐心中急躁,出手章法微乱,频频遇险。
  忽然,一碧眼青髯道人朗声说道:“师弟怎么了?急躁能让人以乘隙!”
  妙悟虽知急躁于事无补,但为裘飞鹗不疾不徐的剑招,逼得自己出招尚未达满,就被弹了回来,先机已失。欲想挽回逆局,势不可能。
  妙空道人见状不对,与两道人暗示一眼,嗖嗖欺入圈中,“刷刷”攻出数剑,光华大盛,将裘飞鹗圈在当中,两道人分立东西南北方位。
  这一来,裘飞鹗无异成为腹背两侧均暴露四剑之下。
  云康深知四剑合攻威力奇大,恐怕裘飞鹗难以抵敌,不由大惊失,便大喝道:“四个牛鼻子居然厚颜无耻,联手围攻一无名之辈,传扬出去,不怕有失老君观的威名?”
  微山湖四道人充耳不闻,先后出剑,犹若干百道寒光,刺向裘飞鹗浑身重穴。
  这时,裘飞鹗脸色不但不见惊惧,反更凝重肃穆,寒戟招式仍然不疾不徐推了出去,戟身潜劲重如山岳,四支长剑招到中途齐被弹震外引。
  四道人心中一凛,凌厉出剑,疾如骤风狂雨。
  裘飞鹗胸中默默思忖常彤授他剑诀心法:“沉凝若鼎不疾不徐、以正克邪、以拙敌诡、时止则止、时行则行、即卦如山、动静不头其时、搏必搏绝、擒必擒弱……”
  猛触灵机、恍然大悟剑学宏诣,在天风马场时每每思学不透,不能妙悟玄奥,这一想透,精神大振,大喝一声,戟式由徐缓突转迅快,捷如飞星电舞。
  一串金铁交交鸣声音腾起,只见手中寒铁短戟变式震成一圈银星,迳向碧眼青髯道人攻去,快如电光石火。
  碧眼青髯道人只见眼中欲眩,疾往后退,但已不及,肩头被戟光点中,闷哼一声,踉跄退出数步。
  裘飞鹗动作迅快无伦,短戟刺向碧眼青髯道人之际,巳自身形左挪,左掌一式“捕风捉影”
  向妙空道人手中长剑抓去,跟着右腿踢向妙静道人“期门”穴。
  三式虽有前后,但动作极快,让人看来无异同时出招遽攻而去。
  妙静登时被踢中,狂嗥了一声,身形飞起半空,妙空只觉得手腕一震,长剑已被裘飞鹗夺去。
  剩下妙悟道人张着两眼发怔,但觉得生平未有此景,不禁废然长叹一声,手中长剑缓缓垂下。
  蓦然,山谷间又起了十数声长啸,森厉刺耳,长风送曳,使人不寒而栗。
  神偷押衙云康神色大变,飞窜在裘飞鹗身前,微微一撞裘飞鹗,道:“不好!微山湖老君观精英尽出,这串玉钱暂存你处,万一失散,贤弟可先去西天日山百丈峰救一邝君强之人!”
  裘飞鹗一怔,忙道:“我们不如在他们未到之前,趁早  离去岂不更妥!”
  当下下由分说,一拉云康左臂,穿空斜窜而去。
  方窜出数十丈外,已临近一突出山崖,只闻得身后长啸  之声迫近,往前一望,只见是一深可数十丈断崖,不由登时  发怔。
  云康苦笑一声道:“贤弟你一人离去吧!何必落得个两  败俱伤,他们谅不能把老偷儿怎么样!
  裘飞鹗尚水答话,只听得长啸声已寂然而止,急闻身后  一苍老语声响起:“贫道久不开杀戒,自然不能把云施主怎  么样,只求暂借玉钱一用,两位可安然无恙离去。
  裘飞鹗大吃一惊,别面旋身一望,只见身前不足七尺之  处立着一个白发银须,高颧狮鼻老道,再放眼过去,密密麻  麻不下二三十道人已摆出剑阵,环立在五六丈远处。
  袭飞鹗心想:“这串玉钱有何珍异之处,值得微山湖老  君观如此劳师动众!”
  云康也觉得眼前情势对自己两人大为不利,暗中盘算应  付之策,对老道之言,视若罔闻。
  老道人冷冷一笑,道:“云施主对贫道之言似乎是不屑  一答吗?贫道只好动手了!”
  裘飞鹗突大喝一声道:“你是什么人?答与不答,听人  自便……”
  话犹未了,老道面色一沉,目中寒电射出,云康忙道:  “贤弟不可无礼,此是老君观主白鹤真人!”
  白鹤真人仔细打量了裘飞鹗一眼,淡淡一笑道:“武林  之中尚无一人敢当面对贫道如此无礼,你是何人?闻观中弟  子说,你展出划法大半为昆仑剑法,是否为鼎云子门下?”
  裘飞鹗听出面前老道竟是一派掌门,言语之间,不怒而  威,不禁暗暗一凛,忙躬身道:“晚辈裘飞鹗,并非昆仑门  人,老前辈此来就是为赐教晚辈吗?”
  白鹤真人目光一怔,心中大为惊异,迟疑了一下,冷冷  道:“年岁轻轻,应该居心诚正才是,微山湖虽然与昆仑小  有不和,贫道也不屑与后生晚辈动手!”
  裘飞鹗微微躬身道:“既然老前辈如此宽容,晚辈这里  致谢!”
  说罢,回面低声道:“云兄!我们走!”
  身形动处,蓦感一阵阴柔潜力逼来,胸头气血一阵翻  荡,赶紧止步调息,只闻白鹤真人冷冷道:“且慢!你还未  说出师门来历,最好劝云康交出那串玉钱来,贫道也不追究  打伤门下之罪!”
  裘飞鹗不禁剑后一剔,沉声答道:“晚辈出身来历,碍  难奉告,至于玉钱之事,并非老前辈之物,如此拦阻勒索,  岂不有失老前辈一派尊长风范。”
  白鹤真人不禁哑口无言,星月寒辉映射之下,面色突变  阴沉,目中透出慑人神光。
  忽地,妙悟道人飞步掠来,趋在白鹤真人身前,悄语了  数句。
  白鹤宾人忽大喝道:“裘飞鹗!贫道问你,听妙悟说,  你施展招术中有两招是璇玑剑法中‘天河飞渡’、‘星斗宫  移’,此两招是本门镇观不传之秘,你究竟是从何人处偷学  得来?”
  裘飞鹗微笑道:“老前辈之言差矣,天下武学,万源汇  宗,何可言一门派独占独有,请问老前辈贵派开山始祖传之何人?”
  白鹤真人见裘飞鹗言语犀利,字字讥讽,不禁怒不可遏,须发飞扬,神态威猛之极,目露威棱,冷笑道:“好!好!今晚少不得贫道要开杀戒了!”
  说罢,右掌微微抬起。
  云康急道:“贤弟你跳崖逃命去吧!”
  裘飞鹗充耳不闻,两凝注着白鹤真人面上,他自小孤独忧郁,逐渐养成倔强个性,宁折不弯。
  他微微颤抖着,眼中露出无比忧郁之色,不自禁地双掌亦随着白鹤真人升起的右掌抬起。
  夜风劲啸,冷月凄迷,两人凝蓄真力出掌,气氛充满了阴森、凄凉。
  两股掌力一接——
  “砰”地一声大震,尘沙飞涌中,白鹤真人被震得撤出半步,一脸惊愕之色。
  裘飞鹗被弹起半空,升起五六丈高下,曲腰一弓,宛如长空星泻,飘落在白鹤真人三丈开外,只觉得眼中一黑,气血翻腾,四肢冰冷,麻痹兼有。
  他在发出掌力触及白鹤真人掌劲,猛感身躯猛震,登时双掌往外一引,“潜龙升天”急中一踹而起,借白鹤真人掌劲翻起半空,改为“紫燕飞坠”电泻落地,如非见机得快,势必震伤内腑不可。
  白鹤真人固然心惊裘飞鹗功力纯厚,小小年纪有此造诣,难得之极,但裘飞鹗所用掌式令他猛然意起一人,不禁为之震惊,两眼逼视裘飞鹗,默然忖思着当前的少年,是否心中推测那人的门下,如判断无差,则今晚无异招来微山湖老君观无边灾难。
  这时,妙悟与云康已避得远远的,凝目旁观,云康见裘飞鹗对掌无恙,心中喜忧交集,暗叹道:“少年人自恃血气之勇,本无可厚非,但小不思则乱大谋,误了老朽大事如何是好!”
  焦急不止,有心以身诱敌,让裘飞鹗平安逸去,但无路可奔,妙悟道人又在旁虎视,不禁心乱如麻。
  白鹤真人凝视裘飞鹗片刻,缓缓道:“裘施主与百臂上人是什么称呼?”
  显然他为裘飞鹗所惊,口气亦随之缓和了不少。
  裘飞鹗这两日来,似乎为这未有的经历,有点迷惘淆惑,首先被人误认为是夏侯长春门下,继又被认为是昆仑弟子,再又说他抄袭老观独门剑学,如今又被白鹤真人疑与百臂上人有关。
  难道恩师常彤所投的武学,真个全部是各门各派之最吗?他为什么要如此做?若常彤真是神州九邪催命判官桑丹三之化名,其本身武功卓绝无伦,加上各门各派之长,不啻于武林第一高手,又为何改姓埋名在天风马场内……
  这些问题令他思索不透,他疑惑在夜风瑟瑟中,眼中透出迷茫的光芒,身外之情景似杳不存在,他不禁陷入沉思中。
  白鹤真人见他久久不答,不由面色一沉,道:“少施主!莫非对贫道之言不屑置答吗?”
  裘飞鹗蓦然惊觉,略略犹豫,才微笑道:“百臂上人十年前巳涅磐坐化,西返极乐,晚辈无缘一见,至今犹感遗  憾!”
  白鹤真人不由一怔,道:“这百臂上人坐化之事,你从何人口中得知,如说少施主与百臂上人毫无渊源,令人难以置信!”
  裘飞鹗道:“老前辈认为晚辈与百臂上人有渊源由何而指?”
  白鹤真人霜眉一扬,沉声问道:“少施主方才所施掌招是否‘金刚降龙’九掌?”
  裘飞鹗尚未答话,猛听一声宏亮的大笑,声震山谷,撼越云霄,令人神摇魄飞。
  笑声未落,五条庞大身形,疾如鹰隼,星泻而落,为首一个高大老人身形一站地,即迅如电光石火般出手,飞向神偷押衙云康脉穴扣去。
  那老人动作快疾无伦,云康猝不及防,登时被扣了个正着,一拉一甩,将云康身躯甩向同来四人面前,大喝道:“将老偷儿擒住,搜搜他的怀中!”
  这突如其来,迅雷不及掩耳,场中之人均为之震住。
  高大老人缓缓转过身来,面向着白鹤真人凝视了一眼,嘿嘿干笑两声道:“牛鼻子!你把微山湖观中徒子徒孙均带了来,陡然枉费心机,老夫此来似乎出你意料之外吧!”
  白鹤真人冷冷道:“北斗星君!贫道此次率领观中弟子来此,也是本着苍生为念,玉钱千万不能落在你手中!”
  北斗星君仰天发出一声长笑,道:“怎奈天不从人愿,如何?”
  白鹤真人心中异常激动,极力平抑怒气,望了北斗星君一眼,面上泛出淡淡之笑容道:“你真是认为玉钱在老偷儿怀中吗?”
  北斗星君不禁一怔,别面喝问同来四人道:“搜着了没有?”
  一黑衣人答道:“浑身上下都搜过,老偷身上杳无一物?”
  北斗星君移转目光,逼视在白鹤真人脸上,宛如寒电。
  
  袭飞鹗不禁惊得半天说不出话,脸上泛出一层赤红,目中蕴有怒意。
  老者忙摇手道:“裘老弟且慢动怒,老朽还有话说,于洪泉身怀之物,事关老朽一知友之生死,乃逼不得已而为之,何况于洪泉失物也是窃得乃师之物,一手易一手,又何不可,于洪泉一身武功,久久不敢向老朽出手,也是做贼心虚之故!”
  裘飞鹗怒意渐渐抑压下去,他将心比心,自己又何尝不是劫得葛蓓珊的龙飞令符,但猜不透这老者为何将心中之隐密向自己透露。
  老者又道:“裘老弟你可是怀疑老朽为何对你透露隐密?”
  裘飞鹗胸中猛震,暗惊老者好锐利的眼力,不禁点点头。
  老者又道:“老弟!你可知老朽是何许人?云康就是老朽,你有个耳闻没有?”
  裘飞鹗惊得几乎跳了起来,叫道:“是神偷押衙!”
  他意起冷面四杰误认莫怀远就是神偷押衙云康之事。
  眼中射出一线慑人寒芒,凛凛有神。
  裘飞鹗摇头苦笑道:“老丈真是非常人也,装龙装虎,无不逼真,究竟那厮失物被老丈藏在何处,难道……”
  他想问真是藏在裤档里吗?无奈碍难出口,也太不恭敬,底下的话说不下去,不禁两颊发热。
  云康雪白的浓眉剔了两剔,现出诡秘的笑容道:“这失物吗?就在裘老弟怀中,那是五枚玉钱,用一根蚊筋串着!”
  裘飞鹗不由吓了一跳,右手飞快地向怀中一揣,触手果然有异,取出赫然一串玉钱呈现眼前。
  他不禁目瞪口呆,只觉得这云康宛如鬼魅,放在自己怀中了无所觉,想至此,为自己耳目如此不济,一阵悲哀的感觉泛袭心头,那执着一串玉钱的右臂,久久不能放下。
  云康知道这少年心中难受,笑语相慰道:“裘老弟不必难过,老朽这空空手法举世可称一绝,不但老弟难以发觉,就是当今武林高人也要为老朽所愚异,方才老朽一声大喝且慢,使人心神一震,就在这当儿那串玉钱即已放在老弟怀内!”
  裘飞鹗微叹道:“老丈真乃乎神技,老丈来此就为着讨回这串玉钱?”
  说着,将玉钱向前一送。
  云康并不伸手来接,苦笑一声道:“老朽此来别有所求,意欲借重老弟这身卓绝武功,助老朽一友人出困,只因老朽身受重伤,不得妄用真力,方才那声大喝,便已气血翻逆,走回房内行功调息才算恢复!”
  裘飞鹗沉吟片刻,才道:“在下这点微末技艺,何济于事,只要老丈不嫌弃,如需效劳之处,无不应命!”
  云康朗声大笑道:“只得老弟这一句话,便已感激多矣!”
  说着,伸手接过那串玉钱,望了两眼,放入怀里,长叹—声,道:“为此玉钱,奔波千里,身受重伤,侥幸到手,如不得老弟相助,也是枉费心机!”
  裘飞鹗灵机一动,暗暗忖道:“恩师常彤五年来对马疾人伤之医术,曾谆谆教诲,热记于心,固然天风马场马群众多,目睹常彤治马医术,自己耳满目染,已可得心应手,但人躯伤症未曾一见,然而自己在丹阳镇上救治诸葛豪一事,可证明恩师常彤医术精明,大约可治愈云康的内伤也说不定,若然如此,云康可凭玉钱救回友人,自己也好赶至余杭,岂非两全其美!”
  想罢,遂微笑道:“在下略擅医理,不知老丈伤势如何,且容在下瞧瞧,或可一治!”
  云康一怔,道:“你能治吗?”
  继而神色黠然,摇了摇头道:“老朽这掌伤普天之下,只有两人能治,除了发掌之人,另外一人已在江湖上杳无信息,谅魂归墟墓了,计算岁月,老朽只能活上半年,唉,要办的事太多了,可惜天不假年,徒呼奈何!”
  言时,双眼微红,老泪欲滴。
  裘飞鹗不禁恻然,道:“云老丈侠昭日月,义薄云天,定能化凶为吉,但不知所指久未在江湖露面者为谁?”
  云康叹息一声,道:“裘老弟未必能信,其人是神州九邪内的催命判官桑丹三,医追华陀,手到成春,但桑丹三生具怪僻,喜怒无常,纵然活着在世,也不见得肯治我掌伤!”
  裘飞鹗先就心有所备,二次听到桑丹三之名,益发肯定了就是常彤,闻言爽笑一声道:“老丈就以为世上没有第三
  人吗?”
  神偷押衙云康先是一怔,继而大笑道:“江山代代有奇人,老朽怎可小看老弟,掌伤就在气海穴上,不是老朽功力深厚,这条命早已不在人世了!”
  忽然,门外响起一声阴侧侧的冷笑道:“云老贼!滚出来!”
  云康面色一变,望着裘飞鹗悄声道:“老朽不能妄用真力,老弟如不厌弃请代出手如何?”
  裘飞鹗迟疑了一下,概然应允,身形疾闪,掠出室外,只见两个面目阴森背剑道人与鼠眼闪烁的于洪泉在檐下,衫袖飘飘,凝视着自己。
  裘飞鹗道:“两位道长来此有何赐教?”
  右侧道人冷冷道:“贫道微山湖老君观妙悟,妙静,需会晤云康老贼!”
  裘飞鹗尚未答话,云康已迈步走了出来,朗声大笑道:“两个牛鼻子,老夫与你们素无怨隙,找老夫何来?”
  妙悟道人阴阴一笑,回头问于洪泉道:“就是他吗?”
  于洪泉点头道:“正是他,一点不错。”
  妙悟又起了一声阴恻恻的怪笑,道:“于老师!贫道猜得不错,正是鼠偷云康!”
  语声一顿,又狞喝道:“云老贼!赶快将于老师失物送上,贫道体念上天好生之德,或可饶你一命!”
  云康不怒反笑,缓缓道:“我云康虽具有神偷之名,例有三不出手,首为忠臣孝子乐善好施的人,就是有奇珍异宝,老夫不但不偷还要保全,其次是黄白世俗之物,老夫不屑一顾;三为寺庙道观之供品例不出手。敢问牛鼻子,姓于的可说出何物失窃吗?若它的来路不正,无主之物,老夫偷来有何不可?”
  于洪泉不由面色一变,大喝道:“师门信物,怎可说是来路不正,无主之物?”
  云康微微一笑道:“那么老夫面交令师,瞧瞧他有何话说?”
  于洪泉双目怒焰暴射,欺身扑上,右臂一扬,已将背上一支寒角短戟拔出。
  一招“飞星掩月”,划起一道寒芒迳向云康腹结穴刺去,雷厉闪电,巧快无比。
  裘飞鹗知道云康身负重伤,不能拼搏应敌,早有准备,见于洪泉戟招一出,便双足一错,移宫换位横在云康身前,视前招于无睹,右手竟出一招“阴阳颠倒”手法“幻云百态”,飞晃而前朝丁洪泉“天府穴”戳去。
  于洪泉大吃一惊,暗道:“那有如此不顾性命的人,存心两败俱伤。”
  当然,于洪泉保命要紧,身形一仰,寒铁短戟飞撤,改向戳来手臂削去。
  那知一撤之下,右臂猛震,只见寒铁短戟已被裘飞鹗抓住,不由胆颤魂飞。
  裘飞鹗一把抓住戟身,右腿飞踢而出,只听一声凄厉惨嗥,于洪泉身躯被蹋出丈外,砰地坠地,已然昏死过去。
  两道人见状暗暗惊心,裘飞鹗出掌、夺戟、飞腿,动作纵有前后,但迅快如电,简直是一气呵成,猛地双双拔剑,飘身退出三尺,平剑当胸,妙悟道:“施主武功不凡,贫道二人想领教几招!”
  云康接口道:“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两个牛鼻子不怕有惊世骇俗吗?依老夫之见,今晚三更时分在九里山黄沙岗印证如何?”
  妙悟冷冷地瞧了云康一眼,道:“贫道岂能轻信于你这缓兵之计,待贫道一走,你就鸿飞冥冥……”
  云康大喝道:“老夫向不轻诺,言必有信,眼前老夫不出手,你们也未必能胜得我这老弟!”
  两道人同哼了声,转身抓起于洪泉,双双跃上屋面,穿空掠去,眨眼无踪。
  云康望着裘飞鹗,目露惊诧之色,喷喷称赏道:“老弟方才这一手诡奇称绝,我这老哥活了一大把年岁,竟没瞧出你如何抓住于洪泉的短戟?”
  裘飞鹗谦虚笑道:“在下末学晚辈,还请老丈指点!”
  云康呵呵笑道:“不言其他,我这老不死的一条命总是老弟救回来的!”
  说至此,忽颜容一正道:“老弟口口声声称我老丈,莫非瞧不起我这鼠窃老哥哥吗?”
  裘飞鹗只好改口称呼。
  月涌中天,寒星明灭,九里山黄沙岗上如披上一件轻纱,往常有种幽美的恬静的意境,但此际已值晚秋,西风卷起衰草黄尘,逐天飞舞,树涛如海,呼啸之声不绝于耳,枝叶摇晃,宛如千重魅影,清冷月色映照下,令人有说不出阴森恐怖之感。
  两条矫捷如电的身影,窜上黄沙岗,略一停顿,便向一株虬枝苍松上双双拔起,一闪而隐入浓郁密叶中。
  稍停,郁叶内忽传出神偷押衙云康低沉的语声:“裘老弟,微山湖老君观剑学独步江湖,与昆仑大周天乾坤三十六剑术有异曲同工之妙,双剑合璧威力奇大,老弟如要与两个牛鼻子动手,一定要施展全力猛攻,切不可让他们有缓手机会!”
  月色透入松针中,隐隐只见云康及裘飞鹗两人共坐一根虬枝上,目中神光如寒电利芒。
  裘飞鹗点点头道:“小弟曾随家师习剑,只觉剑学难在驳气,不能收发由心,是以屡学屡缀,意欲废弃,但家师劝说练剑不在速成,宜多参悟观摩,日夕揣摩,始克有成,小弟总认为今生无法练得登峰造极,不如藏拙为妙,依云兄所言,微山湖剑学这等玄奥,定非虚假,小弟今夕得大展眼界藉资劝摩!”
  云康望了裘飞鹗一眼,道:“老弟你是否徒手拼搏支利剑吗?”
  裘飞鹗道:“于洪泉那支寒铁短戟尚可应用!”
  云康点头不语,锐利双眼不时环顾四外远处。
  冷月迷朦,寒风拂林,涛音如潮,黄尘穿林涌出,漫漫无际,此刻黄沙岗景象,充满了肃杀凄凉。
  突然,随风飘来数声锐啸,山谷回应,放曳云际,在这月夜荒巅中,使人不寒而栗。
  只见黄沙岗尽头处现出五条人影,来势电疾,眨眼就到了云康裘飞鹗两人存身处不远。
  四个背剑道人一排而立,于洪泉手持一柄雁翎刀,闪烁鼠眼频频察看四周。
  一个阴阴之声腾起:“三鼓已到,云老贼及那小贼尚未见其来,不要是中了老贼缓兵之计!”
  只听妙悟道:“未必,云老贼素重信诺,怎可轻于失信,何况当时小弟与妙静师弟两人势孤,只好应允,妙空师兄倘使你在当场,也与小弟同感!”
  妙空道人鼻中哼了一声,冷冷道:“这串玉钱与我们关系甚大,何况我们微山湖老君观弟子从未有不战而退的人,妙悟师弟!你是开此例之第一人!”
  其声阴森恐怖。
  显然妙悟道人被责斥得不敢出声,岗上再度呈现寂然。
  忽见四道人身后掠起一条人影,一鹤冲天,疾逾鬼魅,微晃即逝,杳然无踪。
  妙空道人猛觉得身后一轻,反手一掠,原来背后长剑已不翼而飞,不禁神色大变,忙道:“好老贼!”
  其他三道人闻言一怔,同时别面注视妙空道人脸上。
  只见妙空道人脸上显得无比之惨白,目中神光暴射,缓缓移转身躯,突然双手猛出,推出一片劲涌狂飚,排空巨潮,凌厉无比,直击而去。
  但听得连声“卡擦”折木之声响,径寸的杉干被强猛的掌力带起半空,夹着漫天黄沙,声势真是骇人。
  尘沙弥漫中腾起两条人影,哈哈大笑,半空中身形转侧,疾泻而落在四道人身前。
  裘飞鹗身形一沾地,突然斜刺刺地射出,宛如离开弦之弩,电疾无伦,朝于洪泉身前一落。
  于洪泉只觉得眼前一花,心知不妙,抡刀猛力劈出,手腕才抬起一半,蓦感虎口欲裂,雁翎刀脱手飞出,胸前又中了一指,顿时天晕地旋,翻身倒地。
  四道人见状大惊,尚未叱喝出口,裘飞鹗又自疾如鬼魅般落在身前,与云康并肩而立,宛若无事般,微微含笑。
  云康托着一柄长剑,大笑道:“云某正愁无合意兵刃,向妙空道长暂借一用,不知可否?”
  妙空神情阴森得怕人,其他三道人才知妙空道人背上长剑为云康窃去,不由大为震骇。
  忽见妙空道人阴恻恻发出一声怒笑,右手五指迅如电光石火般往长剑抓去,左掌一沉,托腕疾撞云康“气海穴”。
  裘飞鹗见状大惊,知云康气海穴上五毒掌伤尚未痊愈,只仗自己封住数处穴道,如若被妙空击中,纵然华陀再世,也无法苟全云康性命,于是大喝一声,身形纵起,一招“金刚降龙九掌”之“天雷下击”猛攻而出。
  云康呵呵大笑,疾跃而退,妙空道人两掌击空,不由一怔,忽觉得一股刚猛无比潜力逼来,双掌猛撤,退出一步,并手合击一招“力挽狂澜”。
  两股掌力一接,两人身形倏地一分,均是面目深沉。
  云康哈哈大笑道:“想不到,牛鼻子这等吝啬,一支烂铁能值几何,云某需它不着,拿去!”
  “去”字出口,一支长剑脱手向妙空面前飞去。
  妙空道长一掌抓着,亮剑出鞘,青芒闪电眩目生辉,端的是神物,难怪妙空失剑情急欲狂。
  云康冷冷地望了四道人一眼,道:“我这老弟久闻老君观剑学独步江湖,意欲瞻仰瞻仰!”
  裘飞鹗道:“什么独步江湖,连背上长剑被窃而不自知,由此看来,未必有如何高明之处,云兄似乎有点夸张!”
  妙空一脸胀红,怒视着裘飞鹗。
  妙悟道人大怒道:“施主怎敢蔑视微山湖剑法,贫道今
  晚让你开开眼界!”
  说罢,掣出长剑。
  裘飞鹗为保全云康,不得已出此狂言,但内心不敢丝毫疏忽,反手一揽,将夺自于洪泉那柄寒铁短戟执在手中,迎风一晃,以戟当剑,那粗有径寸的短戟微微颤动,口中笑道:“道长即欲指教,在下敢不奉陪?只是这串玉钱本不是老君观之物,道长何必多事结怨?”
  妙悟见裘飞鹗剑式一引,就知面前这个少年人并非易与之辈,他在老君观中人较随和,闻言冷冷道:“这串玉钱与本观关系不小,施主如心怯,不妨命云老偷儿献出玉钱,免得彼此有伤和气!”
  迄至眼前,这串玉钱的来历与珍异之处,裘飞鹗尚是茫然无知,云康不说,他也不便多问。
  裘飞鹗望了妙悟一眼,道:“要知这串玉钱与云老师关系不小,道长你只执片面之词,不顾武林道义……”
  妙空道人忽大喝道:“师弟!你与他唠叨做什么,还不动手出招!”
  妙悟道人脸色一凛,说声:“得罪!”
  一剑平平飞出,洒出一抹银星,似缓实速,指向裘飞鹗胸坎重穴。
  裘飞鹗见对方剑势一出,潜劲已自逼体,暗道:“微山湖剑学果然不凡!”
  手中也不怠慢,短戟穿胸缓缓掠起,一招“指日捧天”划起一道银虹,将妙悟道人洒出之银星悉数封架了开去,而且将对方身形逼得退出了两步。
  妙悟面上变色,眼中露出惊诧神光,其他三道人也为之怔住,神偷押衙云康出声微“咦”了一声。
  裘飞鹗瞥见众人面色有异,不知其故,深感茫然。
  妙悟道人忽道:“施主是否昆仑门下?”
  裘飞鹗想不出他为何指自己是昆仑门下,忖道:“敢情这一‘指天捧日’剑式是昆仑独门剑招,自己随常彤练剑,只是依样画葫芦而已,常彤常说传习自己武学,均是天下各派精华,此必是由昆仑抄袭而来,因此他们才如此误认……?
  犹豫了片刻,摇了摇头道:“在下并非昆仑门下!”
  妙悟道人惊愕地注视了裘飞鹗一眼,冷笑道:“施主执意不肯说出,贫道一试就知!”
  说罢,剑尖斜出,飞云闪电,风快的攻出五剑。
  只见剑芒惊天,寒月失色,劲风呼呼,凌厉迅捷之极。
  裘飞鹗微微一笑,戟身一飘,推出半月形银浪,身如行云流水,移宫换位走了三步。
  妙悟道人只觉得对方剑式比自己更要诡谲不凡,自己攻出五剑,悉数无功而退,不由面色大变。
  妙悟道人大喝道:“这厮不是昆仑门下是谁,此式是昆仑护身三招‘巧月银弧’,功力尚浅,师弟还不拾夺下来!”
  妙悟道人突然断喝一声,手中长剑绵绵出手,展出了老君观独步江湖“璇玑”剑法,迅快辛辣异常。
  裘飞鹗面色凝重,手中短戟不疾不徐推了过去,无一招不是气沉如山,逼得妙悟道人连连后退。
  一剑一戟幻出满天光华,月夜之间,只见龙蛇飞舞,绚丽之极。
  云康越瞧越讶异,瞧出裘飞鹗步法虽缓缓移动,但走出
  九步必重回原处,丝毫不爽,所出剑式各门各派的精华奇招无不包罗在内,尚有几式自己平生罕见,看似平易无异,却在裘飞鹗手中使出竟威力绝伦,卸接得天衣无缝,宛如一套完整绝伦的剑法,暗暗心惊道:“找这裘老弟,不知是何来,老偷儿见多识广,居然瞧了半天还是徒然!”
  他那里知道裘飞鹗授艺老人常彤堪称江湖异士,武林奇人,一身所学无不博奥精深,超绝异常,他将天下武林奇学,去芜存精,窜改授与裘飞鹗,是以瞧不出来历。
  妙悟道人渐渐心中急躁,出手章法微乱,频频遇险。
  忽然,一碧眼青髯道人朗声说道:“师弟怎么了?急躁能让人以乘隙!”
  妙悟虽知急躁于事无补,但为裘飞鹗不疾不徐的剑招,逼得自己出招尚未达满,就被弹了回来,先机已失。欲想挽回逆局,势不可能。
  妙空道人见状不对,与两道人暗示一眼,嗖嗖欺入圈中,“刷刷”攻出数剑,光华大盛,将裘飞鹗圈在当中,两道人分立东西南北方位。
  这一来,裘飞鹗无异成为腹背两侧均暴露四剑之下。
  云康深知四剑合攻威力奇大,恐怕裘飞鹗难以抵敌,不由大惊失,便大喝道:“四个牛鼻子居然厚颜无耻,联手围攻一无名之辈,传扬出去,不怕有失老君观的威名?”
  微山湖四道人充耳不闻,先后出剑,犹若干百道寒光,刺向裘飞鹗浑身重穴。
  这时,裘飞鹗脸色不但不见惊惧,反更凝重肃穆,寒戟招式仍然不疾不徐推了出去,戟身潜劲重如山岳,四支长剑招到中途齐被弹震外引。
  四道人心中一凛,凌厉出剑,疾如骤风狂雨。
  裘飞鹗胸中默默思忖常彤授他剑诀心法:“沉凝若鼎不疾不徐、以正克邪、以拙敌诡、时止则止、时行则行、即卦如山、动静不头其时、搏必搏绝、擒必擒弱……”
  猛触灵机、恍然大悟剑学宏诣,在天风马场时每每思学不透,不能妙悟玄奥,这一想透,精神大振,大喝一声,戟式由徐缓突转迅快,捷如飞星电舞。
  一串金铁交交鸣声音腾起,只见手中寒铁短戟变式震成一圈银星,迳向碧眼青髯道人攻去,快如电光石火。
  碧眼青髯道人只见眼中欲眩,疾往后退,但已不及,肩头被戟光点中,闷哼一声,踉跄退出数步。
  裘飞鹗动作迅快无伦,短戟刺向碧眼青髯道人之际,巳自身形左挪,左掌一式“捕风捉影”向妙空道人手中长剑抓去,跟着右腿踢向妙静道人“期门”穴。
  三式虽有前后,但动作极快,让人看来无异同时出招遽攻而去。
  妙静登时被踢中,狂嗥了一声,身形飞起半空,妙空只觉得手腕一震,长剑已被裘飞鹗夺去。
  剩下妙悟道人张着两眼发怔,但觉得生平未有此景,不禁废然长叹一声,手中长剑缓缓垂下。
  蓦然,山谷间又起了十数声长啸,森厉刺耳,长风送曳,使人不寒而栗。
  神偷押衙云康神色大变,飞窜在裘飞鹗身前,微微一撞裘飞鹗,道:“不好!微山湖老君观精英尽出,这串玉钱暂存你处,万一失散,贤弟可先去西天日山百丈峰救一邝君强之人!”
  裘飞鹗一怔,忙道:“我们不如在他们未到之前,趁早
  离去岂不更妥!”
  当下下由分说,一拉云康左臂,穿空斜窜而去。
  方窜出数十丈外,已临近一突出山崖,只闻得身后长啸
  之声迫近,往前一望,只见是一深可数十丈断崖,不由登时
  发怔。
  云康苦笑一声道;“贤弟你一人离去吧!何必落得个两
  败俱伤,他们谅不能把老偷儿怎么样!
  裘飞鹗尚水答话,只听得长啸声已寂然而止,急闻身后
  一苍老语声响起:“贫道久不开杀戒,自然不能把云施主怎
  么样,只求暂借玉钱一用,两位可安然无恙离去。
  裘飞鹗大吃一惊,别面旋身一望,只见身前不足七尺之
  处立着一个白发银须,高颧狮鼻老道,再放眼过去,密密麻
  麻不下二三十道人已摆出剑阵,环立在五六丈远处。
  袭飞鹗心想:“这串玉钱有何珍异之处,值得微山湖老
  君观如此劳师动众!”
  云康也觉得眼前情势对自己两人大为不利,暗中盘算应
  付之策,对老道之言,视若罔闻。
  老道人冷冷一笑,道:“云施主对贫道之言似乎是不屑
  一答吗?贫道只好动手了!”
  裘飞鹗突大喝一声道:“你是什么人?答与不答,听人
  自便……”
  话犹未了,老道面色一沉,目中寒电射出,云康忙道:
  “贤弟不可无礼,此是老君观主白鹤真人!”
  白鹤真人仔细打量了裘飞鹗一眼,淡淡一笑道:“武林
  之中尚无一人敢当面对贫道如此无礼,你是何人?闻观中弟
  子说,你展出划法大半为昆仑剑法,是否为鼎云子门下?”
  裘飞鹗听出面前老道竟是一派掌门,言语之间,不怒而
  威,不禁暗暗一凛,忙躬身道:“晚辈裘飞鹗,并非昆仑门
  人,老前辈此来就是为赐教晚辈吗?”
  白鹤真人目光一怔,心中大为惊异,迟疑了一下,冷冷
  道:“年岁轻轻,应该居心诚正才是,微山湖虽然与昆仑小
  有不和,贫道也不屑与后生晚辈动手!”
  裘飞鹗微微躬身道:“既然老前辈如此宽容,晚辈这里
  致谢!”
  说罢,回面低声道:“云兄!我们走!”
  身形动处,蓦感一阵阴柔潜力逼来,胸头气血一阵翻
  荡,赶紧止步调息,只闻白鹤真人冷冷道:“且慢!你还未
  说出师门来历,最好劝云康交出那串玉钱来,贫道也不追究
  打伤门下之罪!”
  裘飞鹗不禁剑后一剔,沉声答道:“晚辈出身来历,碍
  难奉告,至于玉钱之事,并非老前辈之物,如此拦阻勒索,
  岂不有失老前辈一派尊长风范。”
  白鹤真人不禁哑口无言,星月寒辉映射之下,面色突变
  阴沉,目中透出慑人神光。
  忽地,妙悟道人飞步掠来,趋在白鹤真人身前,悄语了
  数句。
  白鹤宾人忽大喝道:“裘飞鹗!贫道问你,听妙悟说,
  你施展招术中有两招是璇玑剑法中‘天河飞渡’、‘星斗宫
  移’,此两招是本门镇观不传之秘,你究竟是从何人处偷学
  得来?”
  裘飞鹗微笑道;“老前辈之言差矣,天下武学,万源汇
  宗,何可言一门派独占独有,请问老前辈贵派开山始祖传之何人?”
  白鹤真人见裘飞鹗言语犀利,字字讥讽,不禁怒不可遏,须发飞扬,神态威猛之极,目露威棱,冷笑道:“好!好!今晚少不得贫道要开杀戒了!”
  说罢,右掌微微抬起。
  云康急道:“贤弟你跳崖逃命去吧!”
  裘飞鹗充耳不闻,两凝注着白鹤真人面上,他自小孤独忧郁,逐渐养成倔强个性,宁折不弯。
  他微微颤抖着,眼中露出无比忧郁之色,不自禁地双掌亦随着白鹤真人升起的右掌抬起。
  夜风劲啸,冷月凄迷,两人凝蓄真力出掌,气氛充满了阴森、凄凉。
  两股掌力一接——
  “砰”地一声大震,尘沙飞涌中,白鹤真人被震得撤出半步,一脸惊愕之色。
  裘飞鹗被弹起半空,升起五六丈高下,曲腰一弓,宛如长空星泻,飘落在白鹤真人三丈开外,只觉得眼中一黑,气血翻腾,四肢冰冷,麻痹兼有。
  他在发出掌力触及白鹤真人掌劲,猛感身躯猛震,登时双掌往外一引,“潜龙升天”急中一踹而起,借白鹤真人掌劲翻起半空,改为“紫燕飞坠”电泻落地,如非见机得快,势必震伤内腑不可。
  白鹤真人固然心惊裘飞鹗功力纯厚,小小年纪有此造诣,难得之极,但裘飞鹗所用掌式令他猛然意起一人,不禁为之震惊,两眼逼视裘飞鹗,默然忖思着当前的少年,是否心中推测那人的门下,如判断无差,则今晚无异招来微山湖老君观无边灾难。
  这时,妙悟与云康已避得远远的,凝目旁观,云康见裘飞鹗对掌无恙,心中喜忧交集,暗叹道:“少年人自恃血气之勇,本无可厚非,但小不思则乱大谋,误了老朽大事如何是好!”
  焦急不止,有心以身诱敌,让裘飞鹗平安逸去,但无路可奔,妙悟道人又在旁虎视,不禁心乱如麻。
  白鹤真人凝视裘飞鹗片刻,缓缓道:“裘施主与百臂上人是什么称呼?”
  显然他为裘飞鹗所惊,口气亦随之缓和了不少。
  裘飞鹗这两日来,似乎为这未有的经历,有点迷惘淆惑,首先被人误认为是夏侯长春门下,继又被认为是昆仑弟子,再又说他抄袭老观独门剑学,如今又被白鹤真人疑与百臂上人有关。
  难道恩师常彤所投的武学,真个全部是各门各派之最吗?他为什么要如此做?若常彤真是神州九邪催命判官桑丹三之化名,其本身武功卓绝无伦,加上各门各派之长,不啻于武林第一高手,又为何改姓埋名在天风马场内……
  这些问题令他思索不透,他疑惑在夜风瑟瑟中,眼中透出迷茫的光芒,身外之情景似杳不存在,他不禁陷入沉思中。
  白鹤真人见他久久不答,不由面色一沉,道:“少施主!莫非对贫道之言不屑置答吗?”
  裘飞鹗蓦然惊觉,略略犹豫,才微笑道:“百臂上人十年前巳涅磐坐化,西返极乐,晚辈无缘一见,至今犹感遗
  憾!”
  白鹤真人不由一怔,道:“这百臂上人坐化之事,你从何人口中得知,如说少施主与百臂上人毫无渊源,令人难以置信!”
  裘飞鹗道:“老前辈认为晚辈与百臂上人有渊源由何而指?”
  白鹤真人霜眉一扬,沉声问道:“少施主方才所施掌招是否‘金刚降龙’九掌?”
  裘飞鹗尚未答话,猛听一声宏亮的大笑,声震山谷,撼越云霄,令人神摇魄飞。
  笑声未落,五条庞大身形,疾如鹰隼,星泻而落,为首一个高大老人身形一站地,即迅如电光石火般出手,飞向神偷押衙云康脉穴扣去。
  那老人动作快疾无伦,云康猝不及防,登时被扣了个正着,一拉一甩,将云康身躯甩向同来四人面前,大喝道:“将老偷儿擒住,搜搜他的怀中!”
  这突如其来,迅雷不及掩耳,场中之人均为之震住。
  高大老人缓缓转过身来,面向着白鹤真人凝视了一眼,嘿嘿干笑两声道:“牛鼻子!你把微山湖观中徒子徒孙均带了来,陡然枉费心机,老夫此来似乎出你意料之外吧!”
  白鹤真人冷冷道:“北斗星君!贫道此次率领观中弟子来此,也是本着苍生为念,玉钱千万不能落在你手中!”
  北斗星君仰天发出一声长笑,道:“怎奈天不从人愿,如何?”
  白鹤真人心中异常激动,极力平抑怒气,望了北斗星君一眼,面上泛出淡淡之笑容道:“你真是认为玉钱在老偷儿怀中吗?”
  北斗星君不禁一怔,别面喝问同来四人道:“搜着了没有?”
  一黑衣人答道:“浑身上下都搜过,老偷身上杳无一物?”
  北斗星君移转目光,逼视在白鹤真人脸上,宛如寒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