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樵子《残阳侠影泪西风》

第六章 相知故人情

作者:武陵樵子  来源:武陵樵子全集 
  淡月银辉下,只见陈耕农矮小身形在林中闪掠而没。
  裘飞鹑暗暗惊异陈耕农轻功快速无伦,不愧武林异人。
  此刻,赛鬼谷郭彬见铁竿矮叟陈耕农离去,才向郝元辉身旁的两大汉沉声道:“你们快去渡头,调秦舵主立即到来,他倘问何事,你们只推说不知。”
  郝元辉早就满腹气愤,此时实在憋不住了,忙道:“郭叔,您老人家这样做,咱们飞花谷有点威名扫地了。”
  赛鬼谷郭彬眉头一皱,也不答话,只挥手示意命两黑衣大汉离去。
  两大汉目含忧惧地望了郝元辉一眼,一顿足,窜上屋面,拔足驰去。
  他们点上屋面,距裘飞鹗存身之处不足半尺,裘飞鹗惊得一头冷汗,心差不多跳出口腔来。
  寒鬼谷郭彬含有责备的眼光,望了郝元辉一眼,冷冷说道:“少谷主,你真少不更事,老朽真个会示弱于陈耕农吗?须知陈耕农来此原因,就是为了秦舵主在他车后印子暗记,事先他未察觉,未免丢脸太甚,这才寻来找回颜面。”
  说后,继又悄声道:“玄玄经,事关武林至大,谁要将玄玄经全部得手,谁就武林称尊,君临江湖,即使一篇,学成也可称霸一方,如今武林中莫不瞩目于此,陈耕农虽然手狠心辣一点,但平生孤高自许,从不肯与世俗浮沉逐流,何苦招惹于他。再说,能令他充任骡车驾御,那少女必非常人,方才就是老朽出手,纵不落败,也未必取胜,他为此一怒伸手,只怕我们大事将全部落空,成大事者不计小节,牺牲两三个人又算得什么?将来,还怕不连带利找回来吗?”
  夺魂三掌郝元辉默无语。
  裘飞鹗暗惊郭彬心计恶绝沉稳,遇事详密周虑,一点不紊脚步,忖道:“江湖道上太可怕了,不知不觉就会丧失性命,这种杀人不见血的手段,令人难防难避,日后自己遇上这些外貌仁义,内心险诈的人,必须敬而远之才好。”
  忖念至此,忽见赛鬼谷郭彬又道:“少谷主深知谷主令出如山,执法无私,年来谷主屡屡下令,命谷中弟子不得无故结怨,招事生非,犯者必杀,就凭此点,秦舵主理应处死,老朽在铁竿矮叟陈耕农未来之先,还有意保全,经此一来,老朽身兼刑堂,责无旁货,少谷主意欲袒护秦舵主,风声传入谷主耳中,只怕少谷主也免不了刖手之刑吧!”
  夺魂三掌郝元辉听得冷汗进出,面如死灰。
  赛鬼谷郭彬见状,知说话似嫌过重,微微一笑道:“铁竿矮叟陈耕农武功堪称武林一绝,其手法式与一般迥异不同,少谷主若要出气并不难,如和他搏则无异以卵击石。”
  郝元辉陡然面露喜容,惊哦了一声道:“郭叔父,您已想出了除他之法吗?”
  郭彬点点头道:“想是想到了,只是未到时机而已,也许他还需听命于我,终生为飞花谷驱策咧!”
  郝元辉为之惊愕不解,茫然望着郭彬。
  郭彬眼珠一转,笑道:“陈耕农生平对两人最是恭顺,此两人俱已仙去,其中一人于陈耕农有过救命大恩,此人死后,留下一支令符,陈耕农见符如见人,无不唯命是遵,现在只要找到这种令符而已。”
  郝元辉道:“这支令符现在何处……据小侄想来,用不着这么费事,集飞花谷高手并约请江湖同道,不择手段围袭他,陈耕农纵有三头六臂,也难逃一死厄运。”
  郭彬摇头说道:“这一来是掀起武林大变,要知陈耕农人虽孤高自许,不与世俗浮沉,但在武林中人望夙隆,当年独闯五谷,事后也无人编排他不是,由此可见他在武林中人心目中的地位,老朽只要能得到这支令符,不但他须俯首听命,还得命他广邀武林能手供我驱策,否则,也要他一一为我铲除。”
  郝元辉鼓掌大笑道:“妙绝人寰,郭叔父不愧为赛鬼谷。”
  郭彬淡淡一笑,目望着天井中尸体,轻叹了口,道:“少谷主,我们去屋外救醒椿卡弟兄,问问他们有人见到暗擒鲁舵主之人形像否?”
  两人急步走出。
  裘飞鹗在屋上立起,暗念道:“郭彬此人委实好阴毒,若将那支令符到手,武林之中遍无噍类矣!”
  继而转念道:“我何不通知陈耕农,嘱他免坠入术中就是。”
  仰面一望,钩月已隐入中天云层之内,大地一片苍茫,秋风萧索,寒虫悲鸣,林木飕飕,漫空黄叶漩飞,有说不出凄凉,肃杀的感觉。
  他四顾一眼,心中奇怪何筱亮从始至终就未见他现身,萍水一面,了无感情,身形窜起,往四五丈远处一株大树上,落下,为防赛鬼谷郭彬,追魂三掌郝元辉发觉,尽量避免弄出音响。
  他滑下树干,蛇行鹭伏,穿出林外,向镇上奔去。
  “笃!笃!笃!笃”跟着“铛……”的声响,划破如水沉寂的一条青石砌成的长街,天已交四鼓了。
  夜深入静,灯火齐无,只有水银泻地的月色中,裘飞鹗拖着一长条人影,向街心走去。
  一点灯光呈现远处,即是陈耕农所投宿的客栈,门首孤悬着一盏油纸红字的灯笼,随风摆动着,那昏黄的灯光闪烁不定。
  那辆车仍然停在门前,裘飞鹗走近了,车后的玫瑰暗记巳拭得干干净净。
  门首板凳上坐着一个店伙在打瞌睡,裘飞鹗在他肩上轻轻一拍。
  店伙惊得跳了起来,睁着一对迷糊睡眼,“呃!呃!”出声,及至瞧清楚了,忙哈腰转笑道:“客官,您住店啦!”
  裘飞鹗点点头说道:“有上房没有?”
  “有!有!有!”
  店伙口不绝声的嚷着,一面领着裘飞鹗走进一座小花园。
  花园两厢均是两正两套的房间,店伙引进一间正房,燃上了灯,店伙笑道:“客官,这好不好?”
  裘飞鹗只觉得窗明几净,陈设幽致,连声道好。
  店伙道:“小的去泡一壶热茶,客官有没有别的事要吩
  咐?”  
  裘飞鹗摇了摇手,店伙出门离去。
  忽闻对厢房门“哑”的一响,声音虽轻,在夜阑人静时,清澈入耳。
  裘飞鹗只道旅客出外小解,也不注意,解开包袱,换了一件长衫。
  等他换好,店伙已进入送上茶水。
  裘飞鹗眼望着店伙,心中一个念头闪过,忽微笑问道:“喂,店家,门外停着一辆双辔骡车,搭客成不成?明儿早你与我问问价钱,我要去无锡。”
  店伙头摇得博浪鼓似的说道:“不成,车上坐的两位女客,要去杭州,怎么可以搭一个男人,喏!”
  嘴唇一呶窗外,道:“她们就住在对面,还有一个驾车的老儿。”
  裘飞鹗佯哦了一声,道:“既然如此,也就算了。”
  店伙问明无事,立即退出。
  袭飞鹗由镂花的窗格中望着对厢痴痴出神,月白风清,晚菊放出一缕缕淡香,袭入鼻中。
  他心中只盘算如何与铁竿矮叟陈耕农说话。
  忽闻园中响起一声冷笑,道:“年岁轻轻,什么事不好学,偏要学撒谎,真是没有出息。”
  裘飞鹗大惊,听出那是铁竿矮叟陈耕农的语声,自己对店伙所说的话,俱被他听见,不由脸上一阵燥热,遂硬着头皮走出门外。
  只见陈耕农立在淡月菊影下,目光炯炯望着自己。
  裘飞鹗急趋两步,躬身揖道:“老前辈,好!”
  陈阱农翻眼道:“好,你在上面,我在底下,有什么不好!”
  裘飞鹗不禁一怔,一霎那间,会意过来是说他藏在檐下的事,便笑了一笑,道:“在下末学之辈,难逃老前辈神目如电,方才目睹老前辈惊人武学,不禁使晚辈五体投地。”
  陈耕农面无笑容,道:“你别在老夫面前说好听话,老夫只问你向店伙撒谎是何用意?”
  裘飞鹗心想:“糟了,他别误会自己存有歹意,那就弄巧成拙咧!”
  急忙说道:“无非是想晋见老前辈。”
  陈耕农深深打量了裘飞鹗两眼,冷冷说道:“你想见老夫,为的是什么?”
  裘飞鹗见他神色始终冷傲,心中未免有气,剑眉一剔,扬声道:“晚辈与世无争,并无所求,只不过方才老前辈离去后,听见赛鬼谷郭彬一些诡谋,因事关武林劫运,与老前辈立身行事至大,所以欲转告老前辈提防一二,既然老前辈竟认晚辈另有企图,还是不想多事为妙,明哲保身,古之明训,语从此别。”
  说罢长施一揖,转身缓缓走去。
  陈耕农面色一愕,突转过身躯。
  只见陈耕农面容微笑道:“好骨气,老夫错看了你,赛鬼谷郭彬有什么诡谋,请你说出,老夫处身事小,武林劫运至大。”
  裘飞鹗遂将赛鬼谷诡谋说出。
  陈耕农目光电射,不可逼视,突大笑了数声。
  笑声中满含一腔悲愤,无处发泄,裘飞鹗惊愕不解。
  “陈叔叔,你在与谁说话?”
  跟着屋内燃起一盏灯亮,窗外宣纸上现出一个亭亭玉立的黑影。
  陈耕农大声道:“老朽遇上了故人,天距黎明尚早,小姐,你请睡吧!”
  屋内“嗯”了一声,并无他语。
  陈耕农悄声道:“小友,夜露浸寒,我们还是去屋内谈吧!”
  两人走进裘飞鹗居室,坐下倾谈。
  陈耕农微笑一声,道:“赛鬼谷郭彬真是腹笥渊博,老夫往事只寥寥数人知道,他不知从何处得来消息,此人不除,江湖上永无安宁之日,只可惜他心思白用了,那面令符就在她手中。”
  说时,目光投向对屋一眼。
  裘飞鹗恍然暗道:“怪不得他以望重江湖之尊,竟甘心充任骡车驾御,原来如此。”
  只听陈耕农又道:“那面令符是昔年武圣,一代高僧百臂上人的信物,老朽身受百臂上人两次救命大恩,无可答报,自誓见符如见人,凡是持符者如有所命,必受差遣,就是违心之举,也在所莫计,老夫所以出此誓言,实万不得已,谚云:
 ‘受人点水之恩,定当涌泉以报’武林中,最重恩怨,老夫何独例外,想百臂上人尊称武圣,与世无争,何求于我,故作此誓。”
  说罢又是长叹一口气。
  裘飞鹗心说:“那么车中少女又是什么人呢?”
  目光望了窗外一眼。
  陈耕农见状,微笑道:“你可是想问车内少女是什么人吗?听老夫慢慢道出。”
  他起身倾了一盏茶后,复又坐下道:“百臂上人见老夫说了此话,这面令符就长置上人怀内,永不出现。九年后,老夫又拜谒百臂上人,只见上人闭目端坐,怀中抱着一个八九岁女孩,不禁大为惊异。上人听见老夫足声,睁开双目,微笑道:“你来得正好,老衲也好解脱了,此女孩是老衲胞侄之女,胞侄全家为川东五煞杀死,老衲只因不能自破伤生之戒,故令川东五煞遁去,现在付托与你,十年后你可亲送到四明山紫衣老尼处,习她‘散花八剑’方可报得此仇,十年之内,你可随意传授。”说罢遽尔圆寂。
  老夫不禁手足无措,只因老夫平生游侠天下,孤云野鹤,不受羁拘,那小女孩聪颖无比,看出老夫心意,竟从身旁取出那支令符。老夫自然俯首听命,去山下找了一个小女孩与她作伴,自此以后,江湖中就不再有老夫此人了。”
  裘飞鹗忽道:“百臂上人为何要老前辈十年后再送至四明山紫衣老尼处,其故安在?”
  陈耕农笑道:“迄至目前为止,老夫还是满腹疑云,屡次试探这女孩的口气,嘿嘿,你说她怎样,她就出令符说:‘免开尊口!’十年来,老夫憋足了气,这女孩日后恐又是江湖煞星。”
  话音一落,忽由门外传进曼妙语声:“陈叔叔,你可是说我吗?”
  微风飒然,翩然先后闪入两条婀娜身影。
  身形落处,只见一个面蒙白色轻纱,身材苗条的少女,皓腕胜雪,那薄如蝉翼的白纱内,隐隐可见眸若秋水,面庞
  俏丽,身穿一袭淡淡罗衣,微微飘动,愈显得她风华绝世。
  这少女的身后立着一个十四五岁青衣丫环,两只水汪汪大眼珠,上下打量裘飞鹗个不停。
  陈耕农面露尴尬之色,笑道:“老朽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说小姐。”
  说着,又向裘飞鹗道:“裘老弟,老朽跟你引见,这位百臂上人侄孙女葛蓓珊小姐。”
  裘飞鹗颊上一热,施礼,道:“在下裘飞鹗有幸得见小姐芳颜……”
  一言未了,立在一旁的青衣丫环,抿嘴吃吃发出笑声。
  裘飞鹗发觉失言,葛蓓珊面罩白纱,怎么可以说得见芳颜,不由面红耳赤,窘在那里,做声不得。
  陈耕农低喝道:“小梅,不得无礼!”
  小梅翘起一张小嘴,眼内尚含有笑意。
  葛蓓珊才缓缓说道:“陈叔叔不必耽忧那面令符,叔公曾留下遗言,这令符只能用在陈叔叔身上一次,命侄女到了四明山后,将那面令符交与叔叔手上,或毁或留均可。”
  陈耕农摇摇头,道:“那面令符毁了实在可惜,武林各大门派对这面令符均奉命唯谨,日后必有用处,然而留在老朽处,只怕老朽来日厄难未已,丧命在其中也未可知。”
  葛蓓珊响起一声银铃娇笑,道:“此乃是百臂叔公遗命,令符或毁或留任凭叔叔处置,侄女想赴明晚松林之约,叔叔可要带我们去哟!”
  陈耕农叫道:“你们比老朽还要手狠心辣,这怎么行……”
  继而想到令符还在她的身上,不由话声顿住,微呼了一口气。
  裘飞鹗插口不得,只不时偷偷望着葛蓓珊那种绝代风华,一缕缕幽香袭入鼻中,令人心醉。
  他暗道:“假使面幕能揭开的话,真不知道有多么美呢!”
  此时,葛蓓珊接着拉了小梅一把,道:“我们走!”
  罗衣轻飘,香风过处,两女已掠出门外,袅袅婷婷在淡月菊影中走向对厢。
  陈耕农忽向裘飞鹗道:“你可知她们来此何用意?”
  裘飞鹗茫然地摇播头。
  陈耕农笑道:“途中老朽见老弟形迹可疑,老弟不是摆起百臂上人那禅门绝学‘金刚降龙九掌’架式吗?这套绝学普天之下,仅百臂上人一人知得,试想百臂上人未曾有传人,怎么老弟竟能施展,以致令老朽心疑,因为老朽曾说过,‘金刚降龙九掌’威力至大,精妙绝伦,女娃儿的器量小,说不定她有意与你比划比划,不过,老朽请问老弟艺出何人,可否见告?”
  裘飞鹗万分作难,迟疑久了,才喃喃道:“传艺那人严令不得泄露,还望老前辈恕谅。”
  陈耕农点点头道:“你既不说,老朽又何能强人所难。”
  说时,忽面色一变,大喝道:“大胆鼠辈……”
  身形如同弦之弩,飞射而出。
  裘飞鹗不禁一楞,原以为陈耕农是骂他,及见他电窜而出。知必是发现强敌,亦跟着跃出。
  眼见一条黑影在葛蓓珊窗前迅速无比地飞上屋顶,陈耕农如闪电的追踪而上,喝道:“朋友,你走不了,与我留
  下!”
  那条黑影猛然回面,狞笑道:“凭你这老儿身手,还奈何不了荀大爷,念你无知,荀雄向不与无名之辈出手,又看在大爷相中那女娃面上,暂饶汝一命。”
  这时,裘飞鹗也窜上屋面,不待陈耕农答话,即冷一声道;“姓荀的,你别不长眼了,铁竿矮叟陈耕农是无名之辈,你又是什么东西?”
  荀雄在月色之下,瘦削的马脸十分阴森,闻言心中大惊,暗道:“怎么会遇上这个煞星。”
  目光一转,霍地在胁间抽出一对铁笔,银光闪闪,倏地猛震双腕,亮起十数点寒星,电涌飞速点向陈耕农“玄玑”、“腹结”、“阴谷”诸大穴。
  笔法奇诡无比,嘶嘶破空锐啸。
  陈耕农身形一矮,点足腾上半空,哈哈大笑,道:“原来是勾魂双笔阙老怪的门下,怪道如此猖狂。”
  说时,已疾如闪电般落在荀雄身后,五指飞出,向他肩上抓去。
  裘飞鹗暗道:“怎么还不见葛姑娘出来,难道她遭了荀雄的毒手?”
  心正欲泻下屋面探视究竟,忽见荀雄趁着陈耕农落在他身后时,急撤双笔,反腕刺出,身形跃起,欲待逃逸。
  裘飞鹗身子一滑,双掌往荀雄胸前飞撞而去。
  陈耕农五指又向荀雄胸后抓到。
  这一前后夹攻,都是出手凌厉,迅疾若电,眼看荀雄就要丧生。
  荀雄见两股锐利劲风,先后送至,心中大凛,脚下一沉,嗖地“旱地拔葱”穿起,就像一条滑鱼,在两指隙缝中滑出,运用得巧妙之极,也险到间不容发。
  只见荀雄穿上一丈五六高下,猛地拧身,一式“云里翻”仰射落在二丈开外的屋面上。
  刚一站足,陈耕农与裘飞鹗两人,宛如附骨之蛆般闪电而至。
  荀雄已知今晚万难逃回,业将生死置之度外,一挫钢牙,狞喝道:“亏你还是侠名满天下的成名人物,以二对一,令俺荀雄有点齿冷。”
  这话分明是对陈耕农而说,似乎不将裘飞鹗看在眼中。
  陈耕农哈哈在笑道:“好鼠辈,就算你那孽师勾魂双笔阙贤在此,也不敢冒犯老夫,凭你这点无礼,就该戳死!裘老弟,你暂退后,老夫三招之内不令你双笔出手,五招之内掌毙园中,从今往后,就算江湖之内没有铁竿矮叟陈耕农这号人物。”
  裘飞鹗身形后撤两步。
  荀雄鬼眼乱转,喝了一声:“好!”
  两笔一分,一式“指天划地”打来,左笔攻向“眉心”穴,右笔斜点“关元”重穴。
  出笔如风,堪到陈耕农身前,双腕一振,双笔亮起十数点寒星,夺目欲眩,如电打到。
  这一距离近,笔势又凶狠刁辣,普通一般江湖能手,真脱不出他这一式“指天划地”。
  要知勾魂双笔阙贤号称江南四凶之一,武功卓绝,人最凶辣,黑白两道无不畏而远之,他虽然不创立门户,但太湖青螺渚之名,威震遐迩,其门下仗青螺渚之名,横行无忌,
  江湖侧目。
  这荀雄是勾魂双笔阙贤大弟子,好色凶狠,技艺非凡,他这一式“指天划地”是“勾魂卅六笔法”三大夺命绝招,岂料遇上江湖杀星陈耕农,了无用处。
  只见陈耕农嘿嘿两声冷笑中,双腕倏地一晃如风穿出,十指蓦然扣紧双笔,往后一夺。
  那知荀雄奸狡异常,存心诱使陈耕农夺取双笔,陈耕农往后一夺之际,荀雄倏地两手一松,人跟着“飞鹰攫兔”般扑向园中。
  这一着不但陈耕农大出意外,连裘飞鹗也猝不及防。
  只见荀雄翻起离地一丈高下,忽见二道银虹卷飞,划空闪电。
  一声凄厉的长嗥腾起,寒月光辉下喷起漫天红雨,跟着又是一声惨嗥,声澈夜空,那音调使人触耳惊心,不寒而栗。
  铁竿矮叟陈耕农及裘飞鹗不禁一怔,只见葛蓓珊及小梅两人各执着一柄似一泓秋水,晶莹耀目的长剑,婷婷玉立在一丛玉蕊晚菊旁,盈盈含笑。
  荀雄为双剑断成三截,肢体相距甚远,脏腑外溢,鲜血喷洒得满院,惨不忍睹。
  陈裘两人跃下屋面,只见陈耕农微皱了皱眉头。
  葛蓓珊微笑道:“陈叔叔,您老人家心说我们未免心狠手辣一点吗?”
  陈耕农面向着裘飞鹗苦笑一声,道:“裘老弟,请帮老朽清除这具尸体吧!”
  说着,微微摇头叹息。
  葛蓓珊与小梅同声格格一笑,娇态嫣然,尤其葛蓓珊笑时深深凝视了裘飞鹗一眼,真把裘飞鹗魂灵儿飞上九天,瞠目发怔。
  只见两女罗袖微闪,已翩然走进房内,木门碰地闭上,隐隐尚听得二女低笑,像一串银铃摇动,清脆好听。
  裘飞鹗不禁如癫如迷,楞在那儿。
  陈耕农故意沉吟了一声,裘飞鹗如梦方理,不由脸上一敛,忙与陈耕农将荀雄尸体弃掷至荒郊,两人返回后,双双道乏各自就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