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樵子《灞桥风雪飞满天》

第一一一章 百花谷

作者:武陵樵子  来源:武陵樵子全集 
  长孙骥向朱翠微悄声问:“是你么?”
  朱翠微摇摇头。 长孙骥大奇,这会又是谁呢?
  来人显然是与自己一路,他估计脚程,后面的人恐怕没有那么快,他忽然想起了“死光会”讲话的人。
  此人始终未现身,但听语气,并非恶意,这人是谁?
  他正想着。
  朱翠微道:“骥哥哥,我累啦!”
  长孙骥道:“累了我们就休息吧!”
  随与她向客房走去。
  暗中有人低声道:“能与此女娃消魂一夜,虽死也甘心!”
  语声一了,也接着哇哇大叫起来,原来这人也同样来个满口鲜血,门牙掉了四、五颗。朱翠微噗哧一笑,与长孙骥走入客房。
  店夥燃上灯,便退了出去。
  长孙骥皱眉苦道:“微妹!你猜这会是谁?”
  朱翠微道:“反正是自己人吧!”
  此际外面有人一笑道:“你们要见见么?”
  长孙骥道:“恭请前辈现身!”
  窗门无风自开,从外面闪进一人。
  朱翠微叫了一声:“师父!”
  已扑了过去。
  原来来人正是长孙骥在五陵墓道中所见的黑鬚老人计全一,也正是朱翠微的恩师,传授鸳鸯双栖剑法的人。
  长孙骥喜道:“前辈何时出来?”
  计全一呵呵一笑道:“我也出来不久,刚出五陵之时,曾探了一趟匡家堡。”
  长孙骥关心的道:“堡中还好么?”
  计全一笑道:“如今堡中可热闹啦!你的十位如夫人组织个伐魔卫道大会,由你当正会主,我这宝贝徒弟当副会主,你的十位如夫人自任了十个堂主,你的嫂夫人总理内务,你的侯二叔总理外务,就等你一回堡,便散帖子,昭告武林。”
  长孙骥道:“这不是胡闹么?”
  计全一道:“胡闹甚么,老实说,这个会老朽倒也十分赞成!”
  长孙骥道:“却是为何?”
  计全一道:“如今武林也闹得太不成话了,八大门派自甘堕落,如今虽有峨嵋与淮阳两派,重振旗鼓,但一时尚难恢复元气,如果没有这么个力量强大的帮会出现,镇压武林,将不成话了。”
  长孙骥道:“可是他们的武功并不高啊!”
  计全一笑道:“那也不见得,第一你是“双剑门”的传人“双剑门”
  唯有的两个遗老,也就是老朽的师叔,如今由海外进入中原,匡扶正业。
  其次如武林三老,没有一人不跟你兼亲搭故,据老朽所知“长白医隐”郑天生,与“雪谷鹰叟”已连袂赶赴苗疆“北极老人”已到了匡家堡,不日赴“百花门”相助锄凶。”
  长孙骥道:“如此说来“拆骨会”将可指日而灭了。”
  计全一道:“不过对方实力,也不可小视,据我所知“北海飞仙岛”
  岛主秦通,及门下四仙君,八金童,已投靠“拆骨会”另有崆峒派的“蓬水道人”点苍五老“五阴教”的“关中五雄”“鹤嘴镖”周非一,这些人已完全投靠了“拆骨会”再加上如今拆骨、死光两会,误会冰释,势力更不可轻视了!”
  长孙骥听得一阵默然。
  此际外面有人一声豪笑道:“是谁深更半夜,仍在这里饶舌。”
  语声刚了,从外面进来一个鬚眉皆白的老者,正是“北极老人” 。长孙骥赶紧起来叫了一声:“前辈!”
  “北极老人”一笑道:“老弟,家中人正等着你回去当会主呢。”
  长孙骥面色一红道:“尚望前辈多予栽培。”
  “哈哈……那还用说么,我这老人既然出了山,哪能不管?”
  长孙骥道:“谢谢前辈。”
  “北极老人”又是一笑道:“你先不用谢我,谢谢你的十位如夫人吧。”
  “如果没有你那十位如夫人,你怎能当得了会主。”
  这时已三更左右。
  “北极老人”一拍计全一笑道:“老不死的,你久隐五陵,想是闻够了腐屍之臭,又出来走走啦?”
  计全一笑道:“你久藏西凉山腹,还不是和我一样么?”
  两人同声一笑,又道:“走吧!三更半夜,我们不睡觉,人家还要睡呢!”
  两个武林隐怪,手拉手走出房门。 计全一回头道:“今晚少卿卿我我一点,记着,明日一早,就得赶赴苗疆!”
  讲完大笑而去。
  长孙骥与朱翠微苦笑一下,脱衣就寝,准备第二天一早,就扑奔苗疆。
  再等他们到达苗疆之际,那百花谷四周,已围满了人“栖霞老人”
  与“雪谷鹰叟”“灵鸷生”“长白医隐”郑天生“大同一怪”湛无尘“千手如来”唐千瑞“铁笔生死判”匡超“驼龙”伏雄等八人,每人率领数十个武林豪傑,各带拆骨、死光两会的解药,及防蛊药物,各守一方。
  “死光会”此时亦已与“拆骨会”汇合,百花谷充满了杀气。
  他们这批人一到,实力顿时大增“百推掌”齐以山“妙手回春”
  梅柏样、神医安正刚“洱海渔隐”贾识“酒中仙”公孙策“无极道人”
  李文玄“阴阳女”“申埠商隐”周桐,各率领一批人,分八批,协守四周,这下百花谷的四周,变成了十六批人员。
  其次“大同一怪”湛无尘的金眼鵰,与“雪谷鹰叟”的巨鹰,这两只巨鸟,经常在百花谷上空盘旋。
  “千毒人魔”徐引,与“赛仲连”孔二先生“仙枴姥姥”鄂逸云等人,在百花谷四周,往来接应。
  其次如“乌骨针”梁寿“追风剑客”武建德夫妇“小孟尝”皇甫端、徒弟施恩、乞帮老帮主“酒侠”萧鹿“侠乞”何三“神偷”何六、武当派的吕文、西门奇“地灵星”花龙、少林寺的慧性小和尚、陈宽仁、白云飞等,在总处候命。
  “双剑门”的两位遗老,奉“栖霞老人”之命,亦坐镇总处。
  长孙骥与朱翠微闲着没事,便在百花谷四周回旋。
  这百花谷被围得铁栏相似,任何人也难越雷池一步。
  长孙骥此时将五陵所得的“玉虚秘笈”自己收起,三粒“九转金丹”已早给他母亲一粒,自己吃了一粒,给朱翠微一粒服下,两人功力,因此大进。
  他又将“翻天印”与杏黄旗二宝,派人送回峨嵋作镇山之宝,自己穿起了柏姬遗物,赤仙蛇皮衣,鲜红夺目。
  这百花谷此时已成了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长孙骥将淮阳派的易容术,归还了“百推掌”齐以山,将奇门精义,还给“栖霞老人”将竹牌信符,还给了湛无尘,只等此战一结束,他便要身负起两大任务。
  第一件是振兴峨嵋。
  第二是扩展伐魔卫道会。
  天色昏暗了。
  风云变色了。
  这刹那间,便将有一场腥风血雨,武林罕见的打斗。 此时百花谷中,人影翩翩,竟也分成了十六批,向谷内急攻。
  “大同一怪”湛无尘的一面,竟首当其冲,一个黄衣花带的“死光会”堂主率领二十个红带兄弟,杀将上来。
  湛无尘也率领数十个武林健者,杀了上去。
  “大同一怪”双掌一分之际,已凌厉无匹的打出两掌。
  花带人一声冷笑,也跟着拍出两掌,四股掌风,凌空一击,发出砰的一声闷响,沙石齐飞,两人同时退后一步。
  “大同一怪”是武林中出类拔萃的人物,这人既能与他打成平手,功力可想而知;两人旋分即合,又打在一起。
  此际“无极道人”李文玄,已与一个“拆骨会”的堂主对上了手,双方争持不下。
  “千手如来”唐千瑞,双掌倏分,无数件暗器向攻来之人打去。
  “灵鸷生”展开佛道两心法,左手真空妙有,右手玄天罡气,犹如两道气墙,硬生生的将攻上来的人阻住。
  “洱海渔隐”贾识,十指连戳,每戳一次,必有一人丧生。
  “雪谷鹰叟”自出关之后,功力大增,大袖一拂,便有数十人被打入谷底,跌得粉身碎骨毙命。
  “栖霞老人”双掌一分一合,分合之间,便有许多人破腹而亡。
  “百推掌”齐以山的百推掌力,威力无穷,任是敌人上百人,只是轻轻一推,便齐跌入谷底。
  云台山“妙手回春”梅柏样混元烈火功,掌风中人如炎,厉害之极“拆骨会”数十兄弟,连攻而上,来了个堂主,与他混斗不休。
  计全一力敌“死光会”三家堂主,毫无惧色。
  “酒中仙”公孙策,酒雨飞舞,打得敌人登不上谷顶。
  “申埠商隐”周桐,力敌“拆骨会”的一个堂主,舍死忘生,拚力抵敌。
  “驼龙”伏雄以雄浑的掌力,连毙了十数个“死光会”众。
  “千毒人魔”徐引,掌风不断打出,每一阵掌风,必夹着一阵毒粉,拆骨、死光两会的人,死亡累累。
  孔二先生掌力深厚,力敌“死光会”两家堂主,毫无惧色。
  “仙枴姥姥”的一支铁枴,如狂风暴风,打个不停。
  鄂逸云四周巡回,遇有功力不敌的,立即上前相助,此际他正见“申埠商隐”周桐,有乏力之感,随双掌一挥,加入阵中。
  “长白医隐”郑天生,力敌三家堂主,仍是挥洒自如。
  “铁笔生死判”匡超,一支铁笔,倒打正挑,斜点,侧击手法灵活之极。 神医安正刚,与十个“拆骨会”兄弟周旋不已。
  “阴阳女”一块迷魂帕,左右挥动,凡是闯上谷顶的人,闻到手帕的香气立即倒了下去。
  下面拆骨、死光二会,及“百花门”众女,纷纷上闯。 总处里的“乌骨针”梁寿“追风剑客”武建德、梁月华“小孟尝”
  皇甫端、施恩、白云飞等,立时出援。
  两方这一接手,立时天翻地覆,惨嚎之声连起。
  “死光会”霎时放出了百灵燐光散,只是每人身上皆配有解药,一霎时,虽绿气迷天,但众人仍然无恙。
  “拆骨会”的化骨散,如雪片飞舞“百花门”蛊毒四散,这些众人皆有解药,加之有“妙手回春”梅柏样“长白医隐”郑天生及神医安正刚的坐镇,这些鬼魅伎俩,竟无可奈何!
  倒是“千毒人魔”徐引,大发威风。 他那毒药,数千种以上,使人防不胜防。
  拆骨、死光两会,及“百花门”手下,已有数百人遭了毒手。
  其次就是“千手如来”唐千瑞的暗器,猛若飞蝗,急如骤雨,也伤了百多名拆骨、死光两会的兄弟。
  此际忽听得齐以山一声大喝,双掌猛力一推,数十个“百花门”
  的女弟子,齐跌下谷去。
  “酒中仙”公孙策一声豪笑道:“牛鼻子,你太不怜香惜玉了。”
  齐以山笑道:“我要是怜香惜玉,老命岂不要丢掉了?”
  “大同一怪”湛无尘一掌将敌人劈退了一步,大笑道:“齐道长,岂不闻宁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
  齐以山道:“修道人讲的是积精累气,不贪女色的!”
  “洱海渔隐”打出一掌叫道:“齐道长你错了!”
  齐以山双掌一挥,还了敌人一招道:“我怎的错了?”
  贾识笑道:“你们道家南派,可是专讲男女功夫的啊!”
  此际忽有人一声娇笑道:“谁要练南派功夫,老娘陪着他!”
  孔二先生看去,见上来的人,竟是“百花门”的掌门人“百花婆婆”仇媚娘,不由大笑道:“老婆婆这么大的年纪,难道还淫心不死?”
  仇媚娘一声媚笑道:“哟!谁说我老,年轻小夥子,三个五个,我尚不在乎。”
  此语一出,顿引起四周一阵豪笑。
  他们这哪儿是在打仗,简直是在开玩笑嘛!
  “阴阳女”叫道:“老婆子,我来陪陪你,看看究竟谁行谁不行!”
  仇媚娘又是一笑道:“母货对母货,毫无用处!”
  四周的人又发出一阵笑声!
  笑声!
  杀声!
  惨叫声!
  将百花谷弄得乌烟瘴气。
  此际谷底人影连晃,一连上来两个人,这两人一个黄衣黑带,黑带上绣着金红闪烁的花朵。
  另一个是黑衣黄带,黄带上也绣着红白相间的花纹。 这两人一上谷顶,并不理场中的打斗,直向总处闯去。
  总处中除去“双剑门”的两个遗老而外,并无别人,两人一近身之时,便是冷冷一哼:“谁是此次事件的主持人?”
  “双剑门”两个遗老,原是同胞兄弟,双传“栖霞老人”原名叫施全阳、施玉阳,江湖上一辈的人,无人不知。
  二人同声一笑道:“就是在下兄弟。”
  “嘿!嘿!尚未请教万名!”
  “双剑双遗!”
  两人同时吃了一惊:“你们是“双剑门”的两个遗老?”
  “不错!阁下不妨也报出名来。”
  “嘿……嘿!拆骨、死光两会的会主,南提、东齐,来拜候阁下。”
  “拜候不敢当,有话直说。 ”
  “想在你们两位手下,讨教几手高招。”
  双遗一阵豪笑道:“要得!要得!如何比法!”
  “各凭功力,狠斗一场!”
  “上啊!”
  四人顿时打在一起,这四人皆是武林中仅有的几个前辈,功力自是惊人,霎时间掌风乱舞,任何人也站不了边。
  双方功力高的对高的,低的对低的,杀得不亦乐乎。
  只是拆骨、死光两会徒众太多,杀了一层又有一层,守谷顶的人,齐皆是武林一时之选,但终因寡不敌众,微微有些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