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樵子《灞桥风雪飞满天》

第一〇八章 生死姻缘

作者:武陵樵子  来源:武陵樵子全集 
  长孙骥一路扑奔匡家堡,江湖上传出三件轰动的消息。
  一是“五阴教”下的“百步神拳”褚不明“阴阳扇”吴亮,及“百毒门”的李鹏飞“三阴秀才”霍天奎“判官笔”吴岧“驼山双怪”“八荒尊者”冯霸“西凉童叟”周无非等人,一夜之间,被人尽毙於咸阳古道之旁。
  第二是罗刹岛“黑鬚怪叟”冉追云师徒,初入中原,却被人同样击毙,是谁有这样高的武功?
  第三是“拆骨会”与“死光会”已闹得不可开交,并约好十一月中旬,在君山论理谈兵,理既谈不成,便兵刃相见。
  这三件消息,有两件是他自己所为,不足为奇,但江湖上却轰动了。
  另一件也是他引的导火线,拆骨、死光两会的翻脸,这原是意料中的事;他就在人声纷纷之中,赶回了匡家堡,将此行详情,向众人报告一番,这才回到后堂去见他母亲;十位如夫人,也随之出来相见,问长问短!
  小和尚慧性,突然一抡脑袋,跑到后面笑道:“阿弥陀佛!看到你老兄的盛况,我小和尚想还俗啦!”这一句话,引得众人大笑。
  老太太笑道:“小师父,你讲这话,不怕入拔舌地狱么?”
  小和尚慧性笑道:“阿弥陀佛,你老人家是慈悲的!”
  长孙骥笑道:“小师父如真的想还俗,我倒可以负责给你介绍你几位如夫人!”
  小和尚双手摸头大笑道:“果真如此,少林寺岂不要将我和尚用铁棒打出山门了!”此语一出,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老弟!外面有一个中年女人,叫甚么朱丹枫,要见你呢?”
  长孙骥闻言一愕,心想:“她真的来请罪了?”忙与白云飞走了出去。
  果见朱丹枫一身缟素,一见长孙骥便说:“我来请罪了,你娘在么?”
  长孙骥道:“我娘正想着你!”
  “好!请你带我去见她老人家!”长孙骥前面引路,朱丹枫跟在后面,两人拐弯抹角,不一会工夫,已到了后堂。
  长孙骥道:“你等一下,我先去禀告!”他讲着大步而入,走到他娘面前,讲着长安古道扫墓做梦一事,详细禀告,并告诉朱丹枫已来请罪。
  老太太说:“骥儿!我也有这个意思。”
  长孙骥道:“也许哥哥怕我不信,故又来託梦给你老人家!”
  老太太一叹道:“也许是,你叫她进来吧!”
  长孙骥走了出去,见朱丹枫正在抹泪,忙道:“我娘叫你呢!”
  朱丹枫缓缓而入,走到老太太面前,双膝一跪,哀哀痛痛哭起来说:“难女朱丹枫前来请罪!”
  老太太流泪道:“孩子,你抬起头来。”
  朱丹枫将头抬起,虽是容颜半老,风韵不减当年。
  老太太道:“你既能来请罪,想其中必另有别情,你可老实的说出来?”
  朱丹枫哭道:“许多事不便明言,但求一死。”
  老太太道:“我们并不是没有礼法的人家,凡事也得讲个礼字。”
  朱丹枫道:“请老太太摒退左右,容难女面呈。”
  老太太叫道:“你们下去。”
  长孙骥与十位如夫人一齐退了出去。
  长孙骥担心母亲安危,一直守在门边,只听她们说话的声音很细,不甚了了,半晌之后,老太太叫道:“骥儿进来。”
  长孙骥走入道:“娘,孩儿在这里!”
  “你哥哥的梦中之言很对,此事不怪她!”
  “孩儿听娘的安排!”
  “遵照你哥哥梦中的嘱咐去做!”
  “是!”
  “去选个好日子!”
  火眼猴子侯广已笑着进来道:“这也又是一件喜事,明天就是大好日子!”
  老太太笑道:“这件事就烦侯二叔跟匡堡主商量商量张罗一下吧!”
  侯广笑着去了。
  此际外面一条白影,直飞入内堂,竟是那朱翠微到了,一见朱丹枫眼睛一红说:“姊姊!”
  朱丹枫流泪道:“妹妹,你一向可好?”
  朱翠微大概说了一遍!
  朱丹枫又将请罪之事说了一遍!
  朱翠微向长孙骥道:“你记得我练剑之前三个条件么?”
  长孙骥道:“记得!”
  朱翠微道:“那第二、第三两个条件,都可取消,这第一个条件,我为姊姊求一件事,你必得答应,这朱丹枫就是我的亲姊姊。”
  长孙骥道:“姑娘莫不是要我不计兄仇,饶她一死!”
  “正是!”
  长孙骥一笑道:“你不必再求啦,她明天便成了我的大嫂!”
  接着便将上情说了一遍,并为她介绍了十位如夫人。
  老太太主张两件喜事一起办,第二天便为长孙骥完姻,匡家堡一番鼎盛。
  淮阳派掌门人“百推掌”齐以山,新收了几个门徒,每日教他们练各种基本功夫,及左剑右扇之术。
  “灵鸷生”也收了两个弟子,由长孙骥担任教导。
  峨嵋天悟上人,经一番整顿之后,峨嵋慢慢又振兴起来,在江湖中渐露头角。
  匡家堡的人,齐在等着十一月中旬,拆骨、死光两会,论理谈兵的结果,然后再计划行事,以了伐魔卫道之功。
  十一月中旬,晃眼便至,那君山之上,会聚了两派所有的菁英。
  “拆骨会”以“南提道人”为首。
  “死光会”以“东莱道人”为先。
  东莱、南提、北极,这原是师兄弟三人,同时受业於裴异风门下。
  出师之后。
  南提接掌“拆骨会”!
  东莱组织“死光会”!
  北极却掌了“八卦门” 。但“北极老人”心术较正,不愿与邪恶为伍,遂交其徒“黄叶散人”执掌,自己退居事外,隐秘潜修。
  “黄叶散人”后来幻游海岛,又将“八卦门”交由“无极道人”李文玄接掌门之职。
  后来李文玄姘上了“阴阳女”生了两个女儿,后突心生不轨,害死了“黄叶散人”废了“无极道人”一条腿,自己便稳坐太上皇,任心愿为。
  “百花门”的“百花婆婆”原是裴异风晚年的弟子,学了几手功夫,由裴异风支持她成立了“百花门”因此算起来,这江湖四大帮会,原是一丘之貉。
  如今却不同了,自“拆骨会”与“死光会”发生冲突之后,弄得同室操戈。
  “八卦门”的“阴阳女”与“南提道人”姘上了头,合而为一任意妄为。
  “百花婆婆”虽然年华已老,但因为有驻颜之术,仍是风骚动人,竟与“东莱道人”做了对野鸳鸯,也将两个合而为一,如今江湖上只有两大帮会,那就是“拆骨会”与“死光会”。
  这两大帮会在洞庭君山之上的理论谈兵之事,早已轰动江湖。
  君山之上,齐集一时之选,两会的争论,也各不相让,君山四周,密佈着两会的人物。
  这个会议,一直开了三日,仍是毫无结局。
  匡家堡乞帮老帮主“酒侠”萧鹿,早已趁此机会,请长孙骥出面,统了南北之争,由小帮主王六子接掌门之位。
  “侠乞”何三升任副帮主,并派了很多兄弟,在洞庭四周打探消息。
  洞庭君山之上,是只听楼板响,不见人下楼,两会各有顾忌,迟迟不肯下手匡家堡的人,等得异常焦急,这一天却来了位贵客,这贵客不是别人,就是裴异风的得意门人“北极老人”那日离开西凉山腹之后,他一直在布置着,准备给予“拆骨会”一个致命的打击。
  “北极老人”与长孙骥商谈之下,仍是准备制造双方的矛盾,商量结果,由长孙骥“北极老人”朱翠微“洱海渔隐”“妙手回春”“通齐道人”等六个出类拔群的高手,携带“拆骨会”与“死光会”的两种毒药,隐秘潜在洞庭湖边,凡是“拆骨会”的人便用“死光会”的毒药“死光会”的人,便用“拆骨会”的毒药,这样一来,两会的人,死亡暗增,前账未落,后账又起,终於大打出手。
  这一仗死亡各半,又回到老巢整兵待动。
  匡家堡这次才发动大批人员,分成两路,各携解药,一路向长江“死光会”一路向滇南“拆骨会” 。因“拆骨会”此时已与“百花门”合并,退入苗疆。
  匡家堡这一出动,立时轰动整个江湖,立时有许多武林正道之士,自动投效。
  第一批是“千手如来”唐千瑞“洱海渔隐”贾识“灵鸷生”及后来的“栖霞老人”“大同一怪”湛无尘,由“北极老人”率领直捣苗疆。
  第二批是“妙手回春”梅柏样“无极道人”李文玄“百推掌”“通齐道人”齐以山、南海“痲疯道长”长孙骥、朱翠微,及许多武功较弱的人,直扑往长江“死光会”老巢。
  他十位如夫人,及匡家堡八位堂主,由“笑面罗刹”阎凤娇率领守堡。
  这一分配得确到好处,每一批人,皆有百余之多,浩浩荡荡,分头进行。
  此际“拆骨会”与“死光会”将各地香堂分舵,尽皆撤回老巢,以图自保。
  “驼龙”伏雄与鄂逸云加入了第一批,因鄂逸云的父母是“拆骨会”所害,此出去报仇,半途上又遇上了乃师“雪谷鹰叟”他闭关三年,已成了极高的功力,准备为鄂氏兄妹,报父母之仇。
  鄂逸云将乃妹嫁於长孙骥之事,说了一遍。
  “雪谷鹰叟”笑道:“长孙骥此人,我早已听说,恨无缘一见,逸兰得夫如此,尚有何憾!”
  随与他们一路扑向“百花门”老巢,与“拆骨会”算账。 江湖上风云飘摇,瞬息万变,更有许多好事之徒,赶向这两个地方去凑热闹。
  且说长孙骥、朱翠微夫妇“妙手回春”梅柏样“百推掌”齐以山、神医“痲疯道长”“无极道人”李文玄等一干人,并百多个武林人士,直扑长江“死光会”不过几日工夫,便已到达江边,便见江浪翻滚,又是一番景象。
  长孙骥猛然想起一事道:“这“死光会”老巢位於长江之底,我们如何能下去?”
  不由眉头一皱。
  “通齐道人”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看他们怎么来,我们便怎么下去。”
  长孙骥点头道:“也只好如此!”
  他正说间,忽听水面一响,从江底穿上两只小舟,众人同一伏身,仔细看去。
  那两只小船,就在刚出水面之时,便向江边驰来,每一只舟船之上,有三个人。
  长孙骥悄声道:“等他们上岸之时,我们便抢船!”
  众人应了一声!
  他手中暗扣了“拆骨会”的毒药,不过瞬息之间,那小船亦已靠岸。
  六人上得岸来,将小船系在岸边。
  长孙骥运用震脉十三指的功夫,将毒药分六股弹出,六股罡风,直袭六人。
  旋闻得一声惨叫,六人没有还手的余地,皆倒地死去。
  朱翠微叫道:“傻哥哥,抢船!”
  正待动身,忽听水面上又是一连声响,一连上来六艘,仍是每艘三人。
  “洱海渔隐”久经水战,悄声道:“少侠,等一下要留一个活口,否则我们就是到了水底,也摸不着他们老巢所在呀!”
  长孙骥一笑道:“我倒没有想到这一点。 ”
  朱翠微道:“我说你傻么!”
  长孙骥一笑不答,手中又暗扣了毒药,因他们自己,皆备得有解药,对此毒物,并不畏惧!
  恍眼之间,六艘小船靠了岸,一连上来一十八个黄衣人,这都是“死光会”的爪牙。
  长孙骥弹指之间,已有十七股罡风,带着毒药发出,跟着惨叫连起,十七人齐倒地死去。
  另一人返身想走。
  朱翠微一声娇叱:“站住!”
  未见她如何作势,人已立在那人面前,光是这份轻功,已将那人两腿吓软。
  齐以山叹道:“朱姑娘好俊的轻功。”
  “妙手回春”梅柏样笑道:“这就叫英雄出少年了。”
  他们边讲之间,齐向那黄衣人走去。
  长孙骥用月魄一指道:“你如果还要命的话,就带我们到你们的老巢去!”
  黄衣人冷冷一哼,却不讲话。
  长孙骥猛然右掌虚空一接。
  那人突然杀猪也般的怪叫起来说:“我去!我去!……”
  长孙骥一笑道:“你如不去,我也不勉强,只是这气血倒流的滋味,颇不好受。”
  黄衣人缓缓站起,向江边走去。
  长孙骥道:“梅老爷子,这里八条船,每船三人,我们只能廿四个武功较高的人下去,其余守在岸上。”
  “通齐道人”道:“少侠说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