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樵子《灞桥风雪飞满天》

第八十九章 一探百花门

作者:武陵樵子  来源:武陵樵子全集 
  且说长孙骥与归梅君,正在后洞闲说,忽听谷边传来一声长啸,啸声清逸,回旋於山谷之间,缕缕不绝,由此可见来人功力,异常深厚。
  归梅君娇躯一动说:“这会是谁?”
  长孙骥道:“归伯伯的友人当中,可有这么号人物?”
  归梅君柳眉一皱,摇了摇头。 那啸声已临洞外。
  归梅君道:“长孙哥哥,我们出去看看去!”
  两人身形一晃,已向洞口窜出。
  此际归海鹤已出外,尚未归洞,洞外人影一晃,已现出个宽袍大袖的僧人,朗念了声阿弥陀佛道:“少施主可是长孙骥!”
  长孙骥微微一愣,说:“大师何以得知?”
  那和尚振声一笑道:“贫僧熟知六爻之术,今晨曾为小施主摇了一卦。”
  “不知落在何卦?”
  “山泽损,变卦地雷复,故算定你隐於南方山区,且有摇动之象。”
  长孙骥又是一笑道:“大师的卦,不愧高明,只是此行有何目的?”
  和尚朗念了声阿弥陀佛道:“贫僧受人之託,为小施主传一讯息。”
  “大师是受谁之託?”
  “峨嵋五老。”
  “传甚么讯息?”
  “五老答应重整门户,请少施主回去掌理门户。”
  “甚么时候?”
  “中秋月圆之夜,在峨嵋金顶相见!”
  “大师与敝派有何渊源?”
  “少施主别问得太多!”
  和尚边讲之间,足下微飘,已如行云流水一般,向山谷外飞去。
  归梅君悄声道:“长孙哥哥,这人功力不弱!”
  长孙骥沉思半晌,一声长叹道:“如今许多事一天一天紧迫下来,我真不知如何应付!”
  归梅君道:“要是你不嫌的话,我会帮助你!”
  “姑娘对在下一番情意,在下无任感激,只是今生今世,在下恐怕无法报答姑娘了!”
  归梅君双眉一皱道:“你这是甚么话,难道我帮助你,一定要有目的么!”
  长孙骥摇摇头道:“姑娘!我们进去谈吧!”
  两人同时一转身,又向内洞走去。
  一阵沉默,归梅君终於开口道:“长孙哥哥,我一直将你当作亲哥哥一样看待,你知道,我没有兄弟姊妹,我爹只有我这么个女儿!”
  长孙骥道:“姑娘果真如此,我也会将姑娘当作同胞妹妹一样看待!”
  归梅君突然幽幽一叹道:“得君如此,夫复何憾。”
  长孙骥听得微微一怔,此际忽听门外有人叫道:“梅儿!梅儿!”
  这是归海鹤的声音。
  归梅君与长孙骥忙迎了出去。
  归海鹤已扛了一个药草回来,交给归梅君道:“你将此草,用百慧灵泉之水,蒸炼半个时辰,然后给长孙少侠洗澡。”
  归梅君一笑接过,好像为长孙骥做的事情,是她特别乐意。
  归海鹤这才转首向长孙骥道:“明日我传着小女梅君,陪同少侠,一探“百花门”!”
  长孙骥应了一声,说:“谢谢前辈关怀!”
  归海鹤一声长叹道:“目今不是你一人之事,而是整个武林大事,我身为武林中人,岂能袖手不管?”
  长孙骥道:“如今的武林,也实在闹得太不像话了,不加整顿一番,将来愈加不堪收拾。”
  归海鹤道:“你的见解一点不错,因此老夫也要下山去略效微劳。”
  两人正谈间,归梅君已将药草水炼好。
  归海鹤又是一笑道:“少侠!此草名去污,能去全身一切污垢之病,再加百慧灵泉之水,不独可以防制百毒入侵,更可助元阳灵气之成长,你且去灌洗一番,然后再探“百花门”就不怕他施蛊放毒了。”
  长孙骥道谢一声,忙随着归梅君向后走去。
  来到一间精室之内,此室原是自己梳洗之处,一只大木盆中,已装满了百慧灵泉於药草制成的水,热气纷蒸。
  归梅君一笑道:“长孙哥哥,你在这儿洗,待会儿我再来看你!”
  长孙骥一笑道:“有劳姑娘,只管请便!”
  归梅君突然面色一变道:“你叫我甚么!哼!你这人没好心眼!”
  长孙骥听得一愣说:“我应叫你甚么啊!”
  “你不是说将我当亲妹妹一样看待吗?”
  “哦!我应该叫你梅妹!”
  归梅君一笑道:“这才像话。”
  娇躯一转,已如飞而去。
  长孙骥轻轻摇头一叹,掩了门,将衣衫脱去精光的钻入水中,突感到皮肤上一阵麻木。
  长孙骥猛然一惊,心想:“难道这水中有甚么毒药不成!”
  他轻轻用手将水拂向上身各处,一会儿工夫,全身肌肤皆已失去知觉!
  他忙将心运气,存神於中,过了片晌,皮肤麻木已退,体内却蕴酿着一种不可磨灭的抗力,逐渐向四肢发展,犹如两道不可抗拒的热流,顷刻佈满了全身。
  长孙骥两臂微一运力,全身筋骨,也跟着劈拍一阵大响,这是气伸百骸的现象,练武的人,到达气沖百骸之时,不管是内功外力,皆已到达登峰造极之候。
  他不由心中一喜,忙又闭目运了会功,足足有两个时辰左右,方始站起来,将身上抹乾,穿起衣衫,此际外面有人叫道:“长孙哥哥,长孙哥哥!”
  这是归梅君的声音。
  长孙骥将门一开,走了出来。
  归梅君正站在门口,冲着他一笑说:“呀!你怎的那么久,害得人家久等,我爹说你不会水功,定在洗澡盆内淹死啦!”
  长孙骥一笑道:“洗澡盆里哪能淹死得人?这是你爹跟你闹着玩的!”
  归梅君小嘴一噘道:“人家可不是这样想,说良心话,我倒真怕你在澡盆中淹死了!”
  长孙骥又是一笑道:“如果真的洗澡盆将我淹死了,我还有甚么用,还能担当未来的武林大事,还能赴“百花门”之约?”
  归梅君一笑道:“人家知道你了不起“神剑手”长孙骥,武林中人,谁个不知,那还用说么!”
  两人边谈之间,已到了前洞。
  归海鹤一笑道:“少侠现在容光焕发,功力已进步二成以上,可喜可贺。 ”
  长孙骥施了一礼道:“全承前辈栽培!”
  归海鹤笑道:“这原是你自己的造化,不过是假我以提前达成而已。”
  他边讲之间又道:“梅君!今夜你陪少侠一探“百花门”!”
  归梅君应了一声,便到后面去烧饭。
  归海鹤与长孙骥谈些武林掌故,天色已渐渐暗了下来。
  吃过晚饭,两人便出了山谷,一直向“百花门”行去。
  这“百花门”离开他们居处不远,长孙骥身若飘风,恍息之间,已下去数十丈左右。
  归梅君娇躯急追,但总是差他三丈左右,忙叫道:“长孙哥哥,等一等!”
  长孙骥足下一慢,她已跟了上来,两人一阵急走,已看见一处山岭中,现出一片屋宇,看势派,约有千间左右。
  归梅君道:“这里面就是“百花门”了!”
  长孙骥仔细看去,见那山谷约有数千亩大小,屋宇分成八卦形状,整齐而立,看它的方位,好像有着某种神秘的布置。
  他转头道:“梅妹!我们应该从哪一边进去。”
  归梅君道:“你看呢?”
  长孙骥道:“我看他这“百花门”的屋宇,横竖成行,倒有些八卦形状,其中布置,定有着秘密的安排,我们应小心为上。”
  “长孙哥哥,你学过奇门遁甲吗?”
  ““栖霞老人”曾经赠我奇门精义一册,大略看过,因此暗暗懂得。”
  归梅君喜道:“成啦!那“百花门”的秘密布置,全是按着奇门遁甲。”
  长孙骥道:“你怎么知道?”
  归梅君道:“我听爷爷说的!”
  “今天是甚么日子啦!”
  “庚子!”
  长孙骥屈指一算道:“我们应该从西南角而入!”
  两人身形一晃,便向西南角里去,此际突见前面走过两个人影。
  长孙骥虚了一声,随与归梅君伏在暗处,来人已临近身边!
  其中一人道:“门主说今晚有强敌侵境,这事在我看来,未免有些大惊小怪,谁那么不开眼,敢在“百花门”头上动脑筋?”
  另一人道:“老二,话也不能说得太满,最近江湖上出了个甚么长孙骥,已将武林中闹得天翻地覆,据说中元佳节,就要赴我们“百花门”之约。 ”
  “江湖上说风是雨,老大也别太过相信,那长孙骥充其量也不过是十八、九岁,功夫能好到哪去?如果真的来了,我第一个不放过他!”
  归梅君在暗处听得大怒,娇躯微晃,便想跃出,便被长孙骥一把按住,不让她动,两人已匆匆走过,向别处去了。
  长孙骥悄声道:“我们此来是暗中探访,千万不可泄露身形。”
  归梅君冷冷一哼道:“我听不惯他们说你坏话。”
  长孙骥轻轻一叹道:“我知道你对我很关切,只是做事得按情处理。”
  归梅君一笑道:“你别叹气,我听你的就是啦!”
  长孙骥道:“你知道就是了,我们可以走啦!”
  两人身形又起,仍向西南角上飞去,此际已是二更左右“百花门”
  到处佈满了秘哨,两人随时皆有被人发觉的可能。
  长孙骥与归梅君两人,连窜了数十丈左右,已临近那一片屋宇的边沿,突见前面不远处,连续闪出数十条人影,分一字排列。
  其中一人叫道:“香主,门主也未免太过小心了,这声振武林的“百花门”谁人不知,谁个不晓,有谁敢在“百花婆婆”面上动脑筋?”
  另一人道:“你可不能这样说,最近武林道上,出了不少江湖人物,个个武功高不可测,我们不能光朝脚下看?”
  又有一人道:“香主也未免太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百花门”
  设立苗疆,数十年来,无人敢捋虎鬚,难道近来竟有不怕死么?”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百花门”虽以蛊毒闻名於世,但仍有人可以克制,近来武林道上,不少奇人异士出现,听其姓名,则默默无闻,但武功却高得出奇,由於这些人之出现,难保不对“百花门”有所企图。
  ”
  那些人光顾说话,竟未发觉两人的身形。
  长孙骥悄声道:“这是按奇门数术,正反生剋、生丧、景杜等八门而立,这西南是生门,正南是杜门,正西是景门,除去西南而外,这西门皆可入,我们且转向正南。”
  讲着一拉归梅君的手,两人向正南驰去,哪知走未多远,见前面人影闪烁,竟有数十人之多。
  归梅君道:“长孙哥哥,看情形这边也不能进去啦!”
  长孙骥道:“梅妹!我们再转向正西看看!”
  两人一转身已向正西行去,哪知他们走到正西之时,仍有数十人在守着,这奇门八道,生、景、杜、开四道,皆有人把守,其余四道,皆是死路。
  长孙骥眉头一皱,本来以他的功力,何在乎这区区十数个粗汉,只是他们此次前来,原是暗中探访,不便现身。
  归梅君道:“长孙哥哥,我们硬闯进去。”
  长孙骥摇摇头道:“目前我们还是不现身好,走!我们到正东走去看看去。”
  正东是丧门,是奇门中最坏的一门。 归梅君一皱眉头,悄声道:“正东去得么?”
  长孙骥道:“我们且察看!察看!”
  两人又一转身,向正东驰去。
  归梅君的轻功,虽然不及长孙骥,由於长孙骥带着她的一只手腕,身形也快了起来,两人如电光石火一般,向东门转去。
  他们连转了八门,皆有人把守,而且这些把守的人当中,隐有一两位香主之类的人在内,显然“百花门”这几天防范得特别严密。
  长孙骥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道:“梅妹!我们回去吧!明天再来!”
  归梅君道:“明天还不是一样子的!”
  长孙骥道:“这也是无可奈何,我们是绝不能现身的!”
  “为甚么?”
  “因为这样对我们声誉,将大有损失。”
  归梅君无可奈何的点点头。 两人又一齐转回山谷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