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樵子《灞桥风雪飞满天》

第五十二章 谷底春秋

作者:武陵樵子  来源:武陵樵子全集 
  且说武建德夫妇,一见长孙骥,突然松了口气,倒在地面。
  长孙骥大吃一惊!一伸手间,想扶他们坐起来。
  神医“痲疯道长”道:“老弟别动,这是疲劳过度,气虚所致,让贫道为他们治疗。”
  他边讲之间,已从怀中掏出一只药瓶,倾出两粒红色药丸,命长孙骥取了山泉沖入两人腹中,然后又道:“贫道此丸,虽不是甚么仙丹妙药,倒真可起死回生,但武氏夫妇受伤过重,元气耗损太多,需各位助他一点真力。”
  长孙骥道:“如何助法?”
  “痲疯道长”道:“本来此事一人即可,但目前情形不同,大敌当前,不得不防,如一人之真力,损耗太多,对敌之际,多有不便,以贫道之见,请几位前辈,及功力较深之人,轮流治疗,这样既不伤身,又可收事半功倍之效。”
  长孙骥回顾一眼。
  “仙枴姥姥”叫道:“武夫人是个女流之辈,各位治疗,诸多不便,还是让我老婆子来吧!”
  讲话盘膝坐地,双掌平舒,已有一股暖流,贯注入梁月华体之内。
  “灵鸷生”也跟着一声清笑道:“些许小事,何必劳师动众?武大侠的伤势,老夫一人承担!”
  讲完如法治疗。
  孔二先生笑道:“老魔头,这防护之责,可该咱们啦?”
  “千毒人魔”徐引笑道:“当然!当然,老夫随孔二先生指示!”
  孔二先生大笑道:“数年不见,你如今也学会客套之术了?”
  两人身形微飘之间,已向东西两面散去!
  接着鄂逸云道:“妹妹,我们也别闲着!”与“驼龙”伏雄三人,向南方跃出。
  他们这一走,跟着“侠乞”何三“神偷”何六、匡家堡四位堂主,同时向北方寻去。
  他们本旨是在寻找这谷底有无隐藏的敌人。
  场中祇剩下长孙骥与“痲疯道长”坐镇当地。
  此际天色已逐渐暗了下来,天空微微闪灿着许多繁星……
  武氏夫妇皆感到腑脏之内,有一股热流,往返荡漾,犹如阳春之月,和气祥云,充满了五腑六脏,神志也渐渐清醒起来。
  他们缓缓睁开双目,看清了眼前情形,但情知此刻绝不能开口讲话,祇是默默会意。
  长孙骥眼光一转,将这山谷大略视察一番,见这谷底约有数千丈方圆,却无出口之处,心中大是疑虑?
  自已虽是初历江湖,但也曾走过许多名山大川,从未见过像今日这样的山谷,难道这山谷是经过人工修饰不成?
  他疑心一起,竟缓缓走去。
  “痲疯道长”叫道:“少侠意欲何往?”
  长孙骥道:“我看看这谷底有无藏身之所,万一连霄风雨,也可暂避!”
  他本是一句随口话,哪知道语声刚了,天空突然一阵阴暗?
  真的落下丝丝微雨。
  他脚下一紧,沿着谷底,行了一周,并无藏身避雨之所,不由眉头一皱,抬头向一处削壁上看去,见半腰间,隐隐露着一座洞口,约有丈余方圆。
  他估计一下那洞口离自己立身处,大约有三十丈左右,如以自己的轻功,不难於上下,只是岳父岳母身受重伤,能否上去?
  但他既已发觉,就不愿再放弃,身形一纵,已如一鹤升天,向上直窜!
  长孙骥这一式,是参合了好几家身法,再加上自己武功根底,眨眼之间,已冲达洞口。
  他反手一攀,已抓住洞口的一根山藤,正欲探身而入,突见眼前一片光芒乍闪,他大吃一惊,身形就着上升之际,式空逆转,一声清啸,临空兜了一圈,又向洞口落去!
  他这时已看得清楚,原来那洞口边,正立着个体态轻盈的少女,一手倒提长剑,全神在注视着他。
  长孙骥不觉精神一振说:“你是娥姊姊么?”
  少女一声欢呼说:“我想是谁有这种身手,原来是骥弟弟!”
  长孙骥一手搭着葛藤,这才又翻身而入,道:“大家都在关心你,想不到你却躲在这里。”
  “无影女”秦素娥道:“我哪里是躲在这里?是被别人追得无法,临时在此避一避!”
  “谁!”
  “还不是那“八卦门”的崽子?”
  长孙骥一阵感慨的道:“为了愚弟之事,却惹得姊姊身入险境,实是於心不安!”
  秦素娥道:“这有甚么不安的,祇要是以后别将我忘记就得了。”
  长孙骥叹道:“小弟的情形,姊姊是知道的。”
  秦素娥听得一阵黯然,半晌破涕一笑道:“骥弟弟,咱们别这么闷着,我被敌人追击之事,你可别说出去。”
  长孙骥一愕道:“为甚么?”
  “无影女”秦素娥又是一笑说:“堂堂武林三老之女,被人家追击,讲出不丢人么?”
  长孙骥恍然一笑,说:“你到这里有多久了。”
  “我也是刚刚来。”
  “他们大夥都在谷底,我看看这洞有多大,能否住得下?”
  讲完从怀中掏出“骊珠”一片光映在石壁之上,原来这是一条很长的隧道,两壁修得异常整齐。
  长孙骥当先行去,才走了数十步,忽听外面哗啦啦的雨声大作,显然是雨下得大了。
  他猛的一惊道:“你守在这里,我下去叫他们大夥儿上来。”语声一了,人已穿洞而出。
  长孙骥冒雨出洞,在谷底寻了一遍,不独不见了武氏夫妇等人,连在四周守卫的人,都未看见?
  他想:“这就奇了,自己才离开片刻工夫,他们哪能走得如此之快?
  或者到甚么地方去避雨了?只是这山谷除去自己觅得山穴而外,别无可以避雨之处,难道又是遇到了敌人么?”
  他不觉大是焦虑,仔细听去,除风雨之声而外,并无喊杀兵刃之声!
  他惊疑参半的又回到洞里,将上情说了一遍。
  秦素娥道:“以师叔与孔二先生及家母之功力,到不愁出甚么意外,何况尚有“千毒人魔”徐引在侧,匡家堡四位堂主,与“驼龙”伏雄,鄂氏兄妹等人,无一不是顶尖高手,此事倒不必焦心。”
  长孙骥一想也是,忙道:“你是怎的与他们分开的?”
  “无影女”一笑道:“我原与娘在一起,后来给他们甚么鬼阵一迷糊,竟落了单,四个婢女也失散了,被他们迫入此谷,要不是发现此洞暂避,哼!今生恐怕再见不着啦!”
  她语声淒楚,虽是在黑暗之中,长孙骥也听得出她的心声,不由起了阵怜惜之感!
  一阵风雨扫入,带来一片幽香,似兰如麝。
  长孙骥心神一荡,拉着她手道:“姊姊,你恨我么?”
  “无影女”轻轻一叹道:“人各有命,我怎敢恨你,祇要你不将我忘怀,已很够了。”
  长孙骥听得一阵默然……
  实则他此际有无穷的心思,不独自身情孽牵绕,连兄仇尚未能报,自己练武是为了甚么?
  何况尚有振兴峨嵋;恢复淮杨,更要为“灵鸷生”留下一脉;这些重大的责任,一直在他脑海中回旋。
  外面的雨下得更大了,他双目怔怔的看着洞口,半个时辰,未发一言。
  “无影女”秦素娥受不住这种沉默,忙道:“骥弟弟,你在想甚么?”
  长孙骥不愿对方为自己 + 心,撒谎道:“我在想着儿时情况。 ”
  “那一定很有趣啊!可否说出来让我听听?”
  长孙骥闻言一惊,他本是一句无心之词,哪有什么话可说,忙道:“孩提傻事,不说也罢!”
  “不,我一定要你说!”
  长孙骥苦笑一下道:“每一个孩子都有他一段天真灿烂的岁月,我小的时候,最喜欢鬼故事,常常迫着我娘讲给我听。”
  秦素娥拍掌笑道:“嗯!我也是,尤其是在夜晚。”
  长孙骥笑道:“是啊!有时听久了,连方便一下,也不敢出去。”
  “可不是?我也是这样。”
  她一句出口,方想起方便之语,知自己失言,要不是在黑暗之中,定可见她脸上一阵发烧。
  长孙骥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秦素娥叫道:“不来啦!骥弟弟,你坏……”
  此际忽听石洞深处,有一阵乒乓之声,她大吃一惊,挨着长孙骥的身边道:“弟弟,鬼!鬼!”
  长孙骥也是一惊!他倒是不怕鬼,而是怕“八卦门”又在弄甚么玄虚?忙道:“我们向里探探去!”
  一手执珠,藉着珠光,两人并肩而入,行了十数丈左右,那石洞突向左手弯去,那乒乓之声,就是从拐角处的石壁间发出!
  他用手一敲石壁,发出一阵咚咚的声音,忙道:“这里面是空的?”
  秦素娥道:“你的剑不可以削石么?”
  长孙骥被她一语提醒,右手一挽,已将“月魄剑”挽在手中,一转手间“唰!唰!”就是两剑……
  那石壁应手而开,已被划出碗大的圆孔。
  “无影女”低头向孔里看去,叫道:“这里面有灯光。”
  长孙骥又是一惊!难道其中真的有人么?
  不由随之看去,见里面也是一条条石道,那灯光是从另一个转角处发出,却未见着人影!
  忙道:“我们不要讲话,且听动静。 ”
  随手将“骊珠”之光隐去,放入怀中,一会儿隔壁的灯光更盛,一个青年女子道:“春桃姊,前面仍有路可通?”
  另一个女子道:“夏荷妹妹,小心着,别着了别人的道儿?”
  长孙骥听这声甚熟?
  低头从洞孔中看去,见转角处一连走出四个少女,各执长剑火摺子,在缓缓而行!
  “无影女”大喜叫道:“春桃,我在这里。 ”
  原来这四个少女,正是秦素娥的四女婢,四人闻声,一齐纵跃近前,但却为眼前的石壁所阻。
  长孙骥长剑连挥,已将石壁挖通,六人聚在一起,这第一批受困的人,皆已见面。
  长孙骥忧心大减的道:“娥姊姊,我们回到洞口去吧,这儿闷得很。”
  秦素娥正欲答言,壁间的乒乓之声又起,奇道:“难道又有人来了么?”
  长孙骥细听这声音的来源,竟是从洞底的另一条叉道发出,他想:“看来这石洞之中,包藏着许多神秘之机。 ”
  但他不知是敌是友?轻嘘一声,让各人噤声……
  静静听去,一阵複杂的脚步声,有人哈哈大笑道:“老偷儿,兄弟今日可真的佩服你,这谷底果然有些名堂?”
  耳闻“神偷”何六笑道:“做我这项勾当的,讲的是闻风辨色,任何一种地方,放眼之下,绝走不了手!”
  长孙骥这时才将心放下,心想:“难怪刚才找不着他们?原来全钻进地窟中来了!”
  随手一掏“骊珠”发出一片彩色光华叫道:“各位从这儿来!”
  珠光烛处,见“仙枴姥姥”等一干人,已由地道深处走出。
  秦素娥娇叫一声:“娘!”人已扑了过去。
  “仙枴姥姥”惊喜交集的道:“孩子!你没事么?”
  “无影女”将前后情形说了一遍。
  四婢女亦上前见过主人。
  孔二先生道:“此处洞小人多,我们倒不如回到石室存身,两头洞口,派人轮流守望“八卦门”虽称灵,一时恐也难以发觉到我们藏身之所。”
  “灵鸷生”道:“如果此处,原来别人秘穴,那就很难说了?”
  “千毒人魔”徐引笑道:“那倒不见得,你不见此洞蛛网尘封,至少有百年以上,未有人进来过,那“八卦门”崛起才有几时?”
  老偷儿何六笑道:“徐大侠说得是,这地方百年以上,是没有问题的,得便之时,我们尚得搜他一搜,或可发现些甚么?”
  “痲疯道长”笑道:“这倒是真的应了“贼无空退”这句话了。”
  他们一阵说笑,已返身向回走去,行了数十丈左右,果见有一座巨大的石室,约有七、八方丈圆,四壁凸凹不平,从石室之顶,透下两道光线,隐隐可以看见石室中轮廓。
  徐引笑道:“长孙老弟!你那“骊珠”可真的用上了。”
  长孙骥将“骊珠”放於石壁上的凹进之处,顿时明亮起来!
  长孙骥道:“现在两头入口处,烦请四位堂主,轮流值守。”
  “鬼牙掌”姜虚应了一声。
  “老侠乞”叫道:“这又不成,如今我们大家是同仇敌忾,谁也不能闲着,我老叫化也算上一份。”
  他此语一出,众人皆要加入。
  经过一番议论,决定除去“仙枴姥姥”“灵鸷生”“千毒人魔”徐引、孔二先生四人不加入守卫之外,其他众人,一律按时轮值。
  长孙骥因以护法身份,统负总责!
  这第一、二批人员一聚集,各人心情一松,就研究如何着手破除这“八卦门”基地。
  长孙骥因想起了武卿云及小和尚等众,不觉为三、四批人 + 心……
  因此除去派人轮值而外,想尽方法,想与铁笔“铁笔生死判”匡超等三、四批人,取得连络,但一连三天过去,尤如石沉大海!
  所幸这山谷中颇多果树,他们二十余人,皆以果实维持生命。
  好在众人皆是练武的人,精力充沛,对於些许挫折,并不再在意!
  孔二先生心机较密,他整日间计算如何下手破除“八卦门”却无良策。
  “神偷”何六,整天在壁间敲敲打打,希望能发现些甚么?
  但一连三天过去,毫无发现……
  他并不因此灰心,相反的更加起劲,他认为这条秘道,必不是等闲之地,如无特殊事,何必费去这大的人工?
  “痲疯道长”却在採炼山中野草,拿来用火烘乾,制成碎粉;因用草木之液,搓成丸药,通体添黑,其味怪异?
  鄂逸兰屡次询问,皆笑而不答!
  “千毒人魔”则更怪,他每日飞窜於山谷边缘,往返不息,有时竟哈哈大笑起来。
  “仙枴姥姥”性如烈火,在石穴中困得她大发雷霆,猛的一枴,打出石壁之中,顿的石屑纷飞,凌厉之极!
  “灵鸷生”就却含养功深,默然一笑,闭目运功打坐,练那玄门正气……
  长孙骥冷静旁观,使他对人生又了解不少了……
  鄂逸兰与“无影女”两人,对他痴念难泯,各怀心思;
  “老侠乞”何三却关心少帮主王六子的安危,因一连几日来,皆未发现三、四批人员的出现。 这谷中看是沉静,但却满含着恐怖的气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