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樵子《灞桥风雪飞满天》

第三十九章 绝处逢源

作者:武陵樵子  来源:武陵樵子全集 
  “老侠乞”语声刚了,身后现出一排人来。
  其中包括“崆峒三剑”点苍五老、华山派的“六指仙姥”全是江湖上一等的高手,不由大吃一惊!
  此际场中猛然一声巨响“西凉童叟”与“大同一怪”已互拚了一掌。
  两人因久持不下,加之四面高手骤现,如果有人乘机向他们下手,必无救着。
  故此两人眉目传意,各运内功迸出,才将胶着的掌力劈开。
  “大同一怪”湛无尘的身形急飘丈余,方始站稳。
  “西凉童叟”周无非就地连旋三次,才立定身形,由此可见两人搏斗情形之猛烈!
  “大同一怪”湛无尘一声朗笑道:“过瘾!过瘾!要不要再打一场?”
  “西凉童叟”冷冷一哼道:“目前宵小横行,咱们未分胜负,改日再结,老夫得先了自己的事。”
  讲完缓缓向“老侠乞”逼去。
  “西凉童叟”左一声老夫,右一声老夫,四周之人,皆感嗟异。
  因他们从未听说过“西凉童叟”之名,见这小孩充其量也不过十二、三岁,但他身形一动,少林、武当与“天星帮”众人,齐跟着缓缓向“老侠乞”迫去。
  “老侠乞”何三虽不惧生死,但那半张秘图,却关系着乞帮命运。
  “大同一怪”湛无尘武功虽高,但只一个“西凉童叟”已够与之匹敌,其他尚有峨嵋、少林“天星帮”帮众,再加上“崆峒三剑”点苍五老及华山派的“六指仙姥”
  。己方虽有“追风剑客”武建德与“神偷”何六与“痲疯道长”但亦众不敌,奈何!奈何!
  “老侠乞”正自焦虑间,忽听“神偷”何六朗声一笑道:“老化子,咱们虽是生死之交,但今日情形不同,为了那半张烂图,为何去拚命?犯不着,我老偷儿又得先走一步了,假如能闯得过这一关,可暂住武家林,咱们后会有期。“
  语音刚了,人已与“老侠乞”擦身而过,向圈外飞去。
  场中人巴不得走一个少一个,纷纷向两面让开。
  “神偷”何六诡异的一笑道:“各位如能不为己甚,手下留情,对老叫化子多加照顾,我老偷儿定有所报。”
  说完身形如飞而去。
  “老侠乞”想不到“神偷”何六有此一举,猛的一怔,继也朗声一笑道:“为了老化子的事,也犯不着老朋友陪上一条命,你请吧!”
  “追风剑客”对“神偷”的行为,大感不耻,到底是偷偷摸摸小路货,不登大雅之堂。
  但“痲疯道长”却不以为然,他对何六有深切的瞭解,其人虽游戏风尘,玩世不恭,但颇有江湖道义,绝不致临场拆台,此举定有深意。
  “西凉童叟”冷冷一哼道:“老化子,假如能将秘图双手献出,老夫保你能全身而退,并且答应以后为你办三件大事。”
  “老侠乞”何三哈哈一笑道:“你自己是否能全身而退,尚在两可之间,岂能担保别人?”
  “西凉童叟”又是冷冷一哼道:“有哪个不开眼的,敢向老夫挑战?”
  人群中发出一声轻笑,走出一人,却是“百毒门”掌门人李翔。
  他冷冷地道:“中原武林道上,尚未听说过阁下的万儿与尊容,何敢口出狂言?在下倒要请教,请教!”
  “西凉童叟”一声冷哼,未及答话,已发出一掌。
  这一掌强风凛然,侵入肤骨,李翔又是一声冷哼,单掌一立,从掌心飘出一股淡淡的白气,与“西凉童叟”的掌风一接触,顿时向四方散开,一阵腥臭之味,窜入各人鼻端。
  “西凉童叟”顿感一阵目眩,情知上当,怒哼一声道:“今日暂且揭过,以后何处碰上何处算!”
  微一运力,将毒气迫向左臂,人已划空而去。
  耳际闻得一阵咚咚之声,场中百多名武林豪傑齐被毒气薰倒。
  “痲疯道长”医道精微,就在李翔发掌之际,已从怀中掏出数粒丹丸,抛给“老侠乞”与武建德二人,告诉他们含入口中,因此未为所乘。
  李翔见计得手,哈哈一笑,转头看去,不由一怔!
  “老侠乞”哈哈一笑道:“你这欺师灭祖的叛徒,鬼蜮伎俩,又能奈我何?”
  原来长孙骥曾将李翔的来龙去脉对他讲过。
  李翔一怔之间,随又冷冷一笑道:“你既知道我的底细,便留你不得!”
  手腕急施之下,已向对方抓去。
  李翔武功卓绝,一转瞬间,老化子已无法闪避,整整被他扣个正着。
  “痲疯道长”拂尘一转,一招金丝缠腕,向李翔手上绕去。
  同时武建德追风剑亦向对方右胁下刺去。
  李翔又是一声朗笑,原式不变,左手硬生生的劈出一掌,又发出一阵淡淡白气,夹着一股劲力,向两人打去。
  “痲疯道长”拂尘一卷,又让了开去。
  武建德追风剑已换了一式紫燕穿帘之势,仍向李翔笑腰穴刺去。
  追风剑法果然不同凡响。
  李翔急切间,急扣“老侠乞”的腕脉,脚下微荡,已飘身闪了开去。
  冷冷地道:“两位如再相逼,我就向老叫化施辣手!”
  拿指之间,已点住了他的天灵穴。
  武建德与“痲疯道长”齐是一怔。
  目前就是长孙骥在此,恐怕亦无法替老叫化解危,不由怔怔地站在一旁。
  李翔转首向“老侠乞”喝道:“如能将图献出,李翔可念你成名不易,放你去路。”
  “老侠乞”冷冷一哼,却不答话,李翔怒道:“你如不献出,难道我就搜不出么?”
  舒指间已向“老侠乞”身上搜去。
  武建德与“痲疯道长”却不敢出手相救,眼睁睁地看着李翔在老叫化身上搜了一遍,却现出失望之容!
  “老侠乞”自己亦已感到,原来他怀中那半张秘图,竟不知何时丢了!
  李翔手腕一运力,冷冷地道:“老叫化,你将秘图藏到何处去了?”
  “老侠乞”面上现出嗟异之色!
  “这个,哼!我老叫化也不知道!”
  “哼!鬼才相信!”
  手一运力,老叫化痛叫出声,额上汗珠如黄豆般地滚落而下。
  “老侠乞”冷哼一声道:“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告诉你了么?”
  “哼!让我慢慢来收拾你!”
  闪手间已点了他昏穴,转身向地上的众人扫了一眼。
  但见少林众僧、武当众道及“天星帮”众俱昏沉倒地,就连享誉江湖已久的“崆峒三剑”点苍五老与华山掌门人“六指仙姥”亦不能例外。
  不禁自赏毒掌之威力,但却奇怪老化子与“痲疯道长”武建德三人,如何不受其害。
  不由冷冷地道:“老夫手下从没有漏网之人。”
  “痲疯道长”已解他的用意,冷冷一笑道:“就凭你小小毒掌,焉能奈我何?”
  “老夫尚未听说过阁下的万儿!”
  “神医“痲疯道长”!”
  “嘿!嘿!原来你就是名传武林的安正刚,老夫如不将你除去,毒掌岂能横行天下?”
  单掌一翻,已运足十成功力,向安正刚劈去。
  “痲疯道长”拂尘一卷,闪身让开,同时反手点向他的肩井双穴。
  同时武建德追风剑法,已攻向他的身后。
  李翔冷哼一声,力敌二人。
  数十招过去,武、安二人手脚已有些散乱。
  李翔冷冷一笑,猛将功力增到十二成,举手投足之间,皆凌厉无比!
  百招一过“痲疯道长”已是汗流浃背。
  武建德更是气喘如牛,这是他生平所遇的第一个强敌!
  两人正是千钧一发之间。
  忽有人发出嘿嘿两声怪笑,已闪入场中,叫道:“正是人生何处不相逢,李翔,咱们又遇着了!”
  李翔不由变色,原来来人正是“千毒人魔”徐引。
  他低声道:“徐引,火烧“百毒门”总堂这过节我已放弃不究,你又何必苦苦相逼?”
  “哼……哼!老夫正是为此事来找你,当日若不是长孙少侠的“月魄剑”我们又岂能逃出你的毒谋?”
  武建德目光一转,大叫道:“长孙少侠已为小女救伤,暂离此地,他正惦念着前辈。”
  “原来你们是一路的?”
  “正是!长孙少侠少息便回!”
  徐引一声冷笑道:“李翔,咱们的账愈结愈深了!”
  弹指间,已打出一掌。
  刹那间,掌风凛然,骇人之极。
  逼得李翔不得不放过两人,闪身让过,怒哼一声:“咱们前途再见!”
  挥指一弹,发出一阵烟幕,人已在烟幕中隐去。
  “痲疯道长”安正刚与“追风剑客”武建德,这才过来见过“千毒人魔”徐引。
  “千毒人魔”徐引一扫四周倒在地上的人道:“这是怎么回事?”
  “痲疯道长”遂将前情说了一遍。
  徐引一阵感触,这半部毒经,不知使他害了多少人,继道:“有多少时间了?”
  武建德道:“已快两个时辰了!”
  徐引随手解了“老侠乞”何三的穴道,即说一声:“救人要紧!”
  从怀中掏出十粒丹丸,命“痲疯道长”用山泉化开,与场中百多人分饮。
  不到一刻工夫,众人皆已醒转过来。
  徐引朗声道:“各位方才中了李翔的百毒掌,如超过三个时辰,定然肝肠溃烂而亡,幸徐某人及时赶到,助各位一臂之力,解此毒障,同时更有几句善言相劝。”
  场中一阵骚动。
  “千毒人魔”之名,无人不知,一向行事专横,为所欲为,不知今日如何一反往常,徐引又道:“各位来此目的,想皆是为了“老侠乞”何三的半张地图,本来人各有志,在下不必多言,只是此图关系乞帮存亡,再加我一位小友负责相护,奉劝各位放过此事,咱们交一个朋友。“
  人群中有人冷冷一哼道:“你叫我们放过此事,难道你想独得不成?”
  徐引冷冷一哼道:“江湖上讲的是恩怨分明,徐某人本来也有得秘图之心,要不也不会万里奔走,及知道我小友负保护之责后,我已放弃此想,各位就算不看徐某薄面,也看我对各位的救命之恩。”
  “这是你自己多事,有何承惜之处!”
  徐引怒道:“好哇!我老人家跟你客气说话,你却扳了得紧,你就是有劫夺之心,自问可胜得了我“千毒人魔”徐引与“神剑手”长孙骥。”
  这语一出,场中人齐是一惊。
  一个是后起之秀,一个是前辈隐贤,这两人的威望,可真无人敢捋虎鬚。
  “崆峒三剑”曹玉湖、辛雷、樊奇三人叫道:“为答谢徐大侠的救命之恩“崆峒三剑”放弃秘图之争,即时回山。”
  接着华山掌门“六指仙姥”与点苍五老、少林、武当门下,齐自动放弃,率众离开。
  场中祗剩下数十个腰紮红丝带的大汉。
  徐引双目微飘之间,已射出两道光芒道:“诸位尚有何指示,难道不放弃此行么?”
  当头一个大汉叫道:“我们是奉命而来,岂能空手而返!”
  “阁下是哪一门派?”
  “天星帮!”
  “千毒人魔”徐引冷冷一笑道:“你们既不愿空手而回,这也不难,我让你们带着记号回去!”
  没见他身形晃动,已如长虹般的撞出,瞬息绕众一周。
  一阵惨呼之声,竟有人被掌力削去一耳。
  他这种端奇的手法,不仅“天星帮”贼众丧胆,就是在场的老叫化何三与“追风剑客”武建德,又哪见过这样快的身法,难怪那淮扬叛徒李翔尚且如此惧他。
  武建德上前一步道:“多蒙前辈援手之德,没齿难忘,舍下离此不远,请落舍奉茶。”
  “千毒人魔”徐引微微一笑道:“谢谢武大侠好意,我只是想见见长孙少侠。”
  “老侠乞”呵呵一笑道:“因武大侠令媛受了“西凉童叟”的真空无极掌,长孙少侠已为她疗伤,稍时自回武家林,徐大侠还是不必客气,稍时自可见着长孙少侠。”
  徐引微笑点头,随后跟着,一行四人向武家林进发。
  此际已是正午,虽是三春季节,仍不免带给人暖洋洋的感觉。
  “痲疯道长”突然想起一事问道:“老化子,那半张秘图真的丢了么?”
  “老侠乞”何三道:“老化子正为此事猜谜,按理我保管得甚密,不应失落的!”
  “痲疯道长”突叫一声:“快走!”
  人已向武家林飞去。
  “追风剑客”武建德大吃一惊,但见武家林里,火光炀天,忙与“老侠乞”何三,并步进去。
  “千毒人魔”徐引跟进,本来武术轻功,远超各人之上。
  但因不知武家林情况,为免发生误会,因此缓缓跟进,宁是如此,也不过瞬息之间,已进入林处。
  “痲疯道长”安正刚,第一个进入武家庄。
  见正有百多个“天星帮”众,放火杀人。
  “神偷”何六不知何时回来,正护着乞帮未来帮主,王六子。
  与两个“天星帮”首领,打在一处,已岌岌可危。
  “痲疯道长”精神一振,见“神偷”并未离开,大叫道:“老偷儿不必怕,贫道来助你。”左手拂尘一转,一招天外飞云式,已向二人扫去。
  “神偷”见他们已回,精神一振,哈哈二声大笑,狠命使出二招,皆狠毒老辣,凌厉之极。
  哪知他掌风未至,“千毒人魔”徐引已发出一声厉啸,挥拳踢腿间,已发出八招,跟着数声惨嚎,已有八人倒地。
  “千毒人魔”徐引这一现身,“天星帮”帮众可倒了霉,瞬息之间,惨嚎声起。
  “追风剑客”武建德可红眼,长剑远舒近展,已劈了二人,同时身形急晃,已向内宅跑去;他因耽心老妻安危,穿进内宅之时,见几个弟子正与敌人搏斗。
  妻子梁月华一条柔索鞭,上下翻飞,敌住数个帮众,亦已满身浴血,一见武建德回来,精神一振,素手微挥之间,已打倒二个敌人。
  武建德见妻从容无恙,心胸一畅,长剑舒展之间,已加入战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