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樵子《灞桥风雪飞满天》

第三十四章 武家林内 有心传艺 汉水河畔 无意结仇

作者:武陵樵子  来源:武陵樵子全集 
  女人!这就是女人!
  长孙骥怔了!
  这是怎么回事?
  他何曾见过这种场面,尤其是女人三大法宝之一!
  他真不知如何是好,这比要他用真力拚上一百招更难处理。
  憋了一盏茶时光,武卿云仍未停止哭泣,长孙骥忖道:“此时若被局外人撞见,不知会误会自己甚么不是?”
  忙闪身到武卿云身畔,低声道:“姑娘……”
  武卿云香肩一动,转过身子背向长孙骥:“不要理我!”
  长孙骥见武卿云不理自己,又轻声下气地道:“姑娘何必如此,如被外人窃见,岂不误会在下不是?”
  武卿云冷冷道:“谁不是?是你,是我?”
  长孙骥闻言哭笑不得,只好讲道:“算我不是,在下向姑娘赔礼!”
  武卿云顿时停止哭泣道:“谁稀罕!”
  长孙骥摊着双手道:“那叫在下如何是好?”
  武卿云转过香脸,见长孙骥那副神情,不由暗笑,道:“你站着不动让我打一拳才行!”
  长孙骥见武卿云眼角含泪,嘴角已泛起笑意,遂一敲自己脑袋道:“如此姑娘请动手!”
  武卿云琼鼻一趋道:“不!”
  长孙骥睁大了双眼道:“为甚么又不?”
  武卿云螓首一歪,天真地道:“别人会说我欺负你!”
  长孙骥见她宜笑宜嗔的样子,真不知如何对付这局面,盯着武卿云道:“要怎样才好?”
  武卿云凝思了一阵道:“你把刚才如何躲避的身法告诉我就好。”
  长孙骥笑道:“如姑娘看得起薄技,在下当效绵力。”
  长孙骥见武卿云闹了半天,原来想学自己的“六爻掠云步”法,暗暗骂道:“好刁诈!”随即说道:“姑娘留神!”
  只见他脚踩乾坤,左三右四前五后六,晃左实右,欲进还退,虚实并用,倾刻之间,地上现出六个半寸深的足印。
  武卿云心性何等聪慧玲珑,又有武学根底,一看已经有了印象,再加上长孙骥从旁一一指点,六爻掠云步乃寓妙奥於平淡中,虽只六步,但,变化却无穷尽。
  尚好武卿云天资聪明,一点即透,举一反三,不消一顿饭时光,已将“六爻掠云步”法基本法则,练得熟透。
  长孙骥见她能在短时间内,将这神奇步法学会,忖道:“今夜鸡公山之约,以她目前功力而言,对付一般高手似无困难,若遇上成名在江湖的魔头,定败无疑,何不借此机会,将左扇右剑最后三招术一并传她。”随即将心意告诉武卿云。
  武卿云心知这定是旷世绝学,自然是万般同意。
  长孙骥摘下一枝柳枝代剑道:“留神!”说着,左手剑诀一领,把自己在壑下学到的“三绝剑”“春雷乍起”“风云密聚”“雷电交加”演练一遍。
  长孙骥使来虽是缓慢,却是招术奇诡,变幻无穷,比起“追风剑法”深奥何止万倍,所幸武卿云自幼学剑,又是聪明过人,看两遍已是谨记在心,待武卿云把架式练会之后,长孙骥便又传她口诀;虽然武卿云已记住招式并领口诀,仍一直练至日正中空,才将招式练熟,其中奥妙幻变之处,仍无法称心应手。
  长孙骥见天色已到正午时刻,遂道:“时间不早,休息一会下午再练不迟!”
  武卿云半日之间学得峨嵋绝学“六爻掠云步”法,及淮扬“三绝剑”心中自是欢喜,对长孙骥也改变了另一种看法,不再无理取闹,同时,心中另外又起了一种感觉,这是任何少年男女到了某种年龄,均会发生的,但,她不能决定这感觉是甚么而已。
  下午!
  “追风剑客”“老侠乞”“痲疯道长”及“神偷”正在饮酒奕棋,好像对今夜之会早已忘记,又像是成竹在胸,一个个都不像昨夜般愁眉苦脸。
  他们难道请到了好帮手?要不他们只是内心苦闷而不显形於色!
  武卿云饭后又去练她新学的武功去了!
  长孙骥看了一回棋,无甚精彩之处,独坐更是无聊,忖道:“据“神偷”何六所说,武林高手均纷纷聚集老河口,时光尚早,不如进城走走,或能遇到“落星堡”人物,亦未可知!”
  心意一决,随手取了一些碎银,轻摇翠骨纨扇,步出武家林,径向镇甸而去。长孙骥别师而来,明是东奔西走,行侠仗义,暗中却在四处寻访他哥哥仇人。
  出得庄门,沿着汉水北岸而行,只见浊水滚滚,黄浪滔天,两岸全无屋舍,不胜荒凉,皆因这条河时常改道,每达泛期,两岸庐舍为墟,人畜俱作波臣,千百年来,河官束手无策,耗费钱粮无数,依然得不到半点效果,曷胜浩叹!
  这正是初春的季节,沿途柳绿花红,河中舟帆片片。
  这时行人稀少,只有数拨雄纠纠,气昂昂的武士,似有急务在身,飞骑从他身旁驰过,在远处留下一阵尘烟;官道上快马来往驰骋,黄尘漫天,马上人一望而知俱是武林健者,行色匆匆地赶往老河口。
  长孙骥心中暗笑,这一班自命英雄豪傑,竟为了一张藏珍图齐集老河口,勾心斗角,把生命当作儿戏,今夜不知又有多少人拚得你死我活,他正想得入神,却闻鸾铃之声在身旁擦过,突然停止,不禁抬头望去;原来是一匹白马驹,驼着一位白衣少年武士;只见那少年武士,身穿白色紧身袄,脚踏白色快靴,头戴白色武士巾,骑在白龙驹上,更是一尘不染之概。
  长孙骥与那少年一照面,不禁暗暗喝声彩道:“好俊!”
  原来那少年,面如冠玉,眉如黛染,目如寒星,两眼开合之间,似有两道电光,向自己直射,不由忖道:“此人年纪与自己差不了多少,竟练到“一篓油”的地步,真是难得,可惜美中不足,有点脂粉气!”
  自古道:英雄惜英雄,好汉惜好汉,长孙骥见那白衣少年对自己微笑,亦报以微笑!
  谁知他笑容刚现,白衣少年竟沉下脸来,一挥手中鞭:“嗦!”的一声,那骏马四蹄连翻,如飞而去。
  长孙骥不禁怒道:“神气甚么,又不是我找你!”这声音虽不高,骑上的白衣少年却听得明明白白,一带马韁,又回到长孙骥面前,叱道:“你说甚么?”
  长孙骥立还颜色道:“你管?”那少年双眉一皱,叱道:“再说一遍!”
  “你管?”长孙骥心中有气,忖道:“这人好没道理?”
  “看本……”本甚么,没说出口,却道:“看本少爷管你!”说话之中,只见他一挥手中鞭,三尺多长的一根软皮鞭,立即笔直,犹如灵蛇般向长孙骥缠来。
  这一鞭来势十分强猛,若被缠住,不甩得晕头转向才怪?
  长孙骥口中发出一声冷笑,鞭梢迎面缠到,身形一丝不动,仍然伫立如恆,神态从容,不闪不避,对这根长鞭好像视若无睹;长孙骥这种神态,真是大胆至极,不但大胆,而且欺人,换句话说,根本就没将对方武功看在眼里。
  那少年见状,心中不禁更为忿怒,嘿的一声冷笑,冷笑声中,暗运真力贯透鞭梢,又增加了二成劲力,他是存心要一鞭将长孙骥甩个鼻青眼肿。
  长孙骥武学何等渊博,若非身负绝学,无有克敌制胜之道,焉敢如此大意?
  眼看鞭梢只距离长孙骥面门不及三寸左右,双足未动,上身微晃,马鞭只差釐毫,从头顶擦过;这招“风吹荷花”真使得恰到好处,那少年见长孙骥躲过,不由叱道:“看不出有点功夫,再接我一鞭试试。”
  语声中,右手一晃,马鞭被抖得笔直,一招“玉女投梭”直向长孙骥胸前点到。
  长孙骥此时被对方逼得怒火上攻,虽然先时对白衣少年略有好感,但此时对方无理取闹,不免怒上心头,忖道:“不给你点苦头吃,真不知天多高、地多厚?”
  他不闪不避,凝立不动,未见作势,右手陡闪,伸食、中、拇三指,捷如电光石火,疾向长鞭鞭梢拑去,名家出手果然不同凡响,那份快逾飘风,疾如电闪,端的迅捷无比,不但迅捷,而且又准又稳。
  那少年心头不禁一震,轻“噫”一声,暗道:“好小子,你也太小瞧你家姑奶奶了,我这条长鞭虽祗是一根普通的长马鞭,但经我运起真力贯注鞭身,何异是一支百炼精钢的兵刃,我倒要试试你这小子究竟有多大功力,胆敢这样欺人,一出手就抓人兵刃!”那少年心中刚在这样想,鞭梢已被长孙骥三指拑住,别看只三个指头,却比一把钢钳尤为坚硬厉害!
  在那少年来说,实望长孙骥能拑住长鞭,给他一个大苦头吃,废掉对方三只指头,藉消心头怒火,那少年的想法,不无理由,以他幼得母亲所授的武功,已非一般江湖道可以比拟,自然而然把自己估得太高,可是,他没想到对方若无绝学奇技,焉敢一出手就抓对方手中的兵刃?
  长孙骥三指刚拑住鞭梢,那少年立即吐气扬声,将功力加到五成,右手向后一带,暴喝道:“撤手!”继即一抖一震,这一抖一震,论力量不下千斤,在白衣少年心中满以为长孙骥三只指头必应声而废!
  谁知事出意外,这一抖一震的力量,长孙骥仅上身微晃,随即稳若泰山般立住,那白衣少年不禁忖道:“看不出对面这年方若冠的文士,自己使了五成力量,竟不能挣脱对方手中轻握的鞭梢,难道他功力竟比自己更高?”
  写来虽慢,当时却快,他暗将功力增至八成,谁知仍是蜻蜓撼柱,纹风未动,不禁大惧,这是甚么功夫?
  长孙骥虽然身子一晃,即速使个千斤坠,将身形定住,此时外表虽然从容,内心却也暗忖道:“料不到对方年龄与自己差不上下,内家真力竟不下自己,看来尚有余力,可讲是年轻一辈中之劲敌,若不将对方击败,今夜怎能力歼群魔?”
  故以气纳丹田,劲聚三指,一送一带,松开三指,喝道:“内力亦不过如此,尚有甚么绝招尽量使出来吧!”那白衣少年似料不到长孙骥会突然撤手,险些翻身下马,尚幸他亦非弱者,忙用御字诀将自己力道御去一大半,才免当场出丑。
  不由心中大怒,手中长鞭一震一探之时,现出一片如幻鞭影挟狂F坐孜捸A喝道:“接招!”声落“嗦!嗦!嗦!”三招连环使出,疾如游龙,快若闪电,攻取长孙骥上中下三路;这是甚么鞭法?怎么一出手招式,就是这般威力?
  长孙骥与对方试过真力,在半斤八两之间,此时亦不敢大意,脚踩“六爻掠云步”并指如剑,刹那间破去那凌厉的攻势,喝道:“你也接在下三招!”
  讲话之间人已腾空而起,半空中略使腰劲,头下脚上,直扑那白衣少年!
  白衣少年见这下扑的身法,不禁骇然,手中虽有长鞭,但无法看清对方招式,怎敢随便抛鞭招架?如今劲风已压顶而下,两腿忙用力一挟,白龙驹疾向前冲,一线之差躲过这招凌厉扑击!
  长孙骥见白衣少年,能利用白龙驹躲过自己这招“乌云盖顶”可见他骑术高明,不禁暗暗佩服!但他见一扑未中,左足微点右足,人已升高五尺,原势不变,又向那白衣少年扑到!
  白衣少年刚一回头,长孙骥攻势已到,他忙一带马头,白龙驹已斜跨两步,长孙骥见两招俱被对方躲过,长啸一声,左手剑诀一指,右手翠骨纨扇疾点白衣少年“期门”穴。
  白衣少年见躲无可躲,挥动长鞭,贯注真力,一招“笑指天南”指向长孙骥!
  长孙骥此时虽能点到白衣少年,但自己亦将伤在对方手下,双方既无深仇,何必弄得两败俱伤!
  长孙骥就在千钧一发之际,突然撤招收势,斜刺里飘身着地,白衣少年见自己险中取胜的招术逼退对方,忙一带马头叱道:“阳关大道白日不便比试,是英雄明夜三更到此一决胜负!”
  长孙骥笑道:“何不现在找个地方?”
  那白衣少年冷笑道:“别以为本……怕你,只因师命在身急事待办,不便久留!”长孙骥一看天色道:“不来就算不得好汉!”
  那少年嘴角一翘道:“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长孙骥冷冷地道:“好!”
  白衣少年手中鞭一挥,那匹白龙驹拨开四蹄,如飞而去,瞬眼间只剩下一团黑点!
  长孙骥进得镇甸,只见街坊中的行人,三三五五,几乎全部紧身佩带兵器人物,一看就知武林人物,其中更有不少的和尚、道士、叫化。
  他在城内徘徊了一阵,隐约听到的全是有关藏珍图之事,但有两个鬚发斑白的全真却边走边道:“你在川中可知近来出了一位白衣女侠,武学渊博,无人知她出身!”
  左边的一位说道:“师兄敢是说那大闹“八卦门”的鄂逸兰?”
  先前说话的全真答道:“正是此人!”
  左边一人接着问道:“师兄提起此人作甚?”
  先前说话的全真摇头道:“日前她竟夜探嵩山少林寺,一掌震伤藏经阁主持百定禅师,如此看来,不日定会上武当山闹事,师弟回山之时可禀知掌门师兄知道!”
  左边一人肃容道:“红云遵命!”
  长孙骥听那两道士交谈,似是鄂逸兰侠踪已在嵩山出现,以那两道士之意,她可能上武当山。
  他实在想不透鄂逸兰今与九大门派结怨的道理。
  莫非另有其人?
  他仍想再听点资料,可是两道士已转了话锋。
  他见日已西沉,忆起孔二先生等仍在客店中等候自己的消息。
  他一进客栈,那些小二哥们忙不迭地弯腰作揖,嘴里谄笑道:“爷,回来了,敝东与众英雄正在西厢,快往里请!”
  远处,一声娇呼道:“长孙少侠,怎此时才回来?”
  长孙骥上前一步道:“在下为了那件事,在武家林商洽对付强敌之策,有劳秦姑娘关怀!”
  “无影女”秦素娥见长孙骥与自己一向是那样地疏疏淡淡的,内心可有点恼,但,她幼得乃祖耳提面授,文武两途俱有相当成就,所以她虽然内心有点恼对方不知柔情蜜意,仍旧不显於色。
  只叹自己竟变成“落花有意,顺水无情!”随即转身入内。
  长孙骥进入里厢一看,真可说是人才济济!
  大大小小挤满一桌,众人见长孙骥回来,个个均现喜容。
  孔二先生笑道:“佳音传来,你能在一招破去”正反五行阵“我等俱为喜,尤其那……”
  刚说到此“无影女”秦素娥脸涌红霞娇嗔道:“师叔,你……”
  孔二先生哈哈一笑:“师叔说错甚么?”
  “无影女”秦素娥一跺足,道:“师叔,你再多言,看你再能尝到“状元红”否?”
  孔二先生闻说再也尝不到“状元红”忙咽了口水,笑道:“好!好!师叔不说,师叔不说。“
  说着回身面向长孙骥道:“一夜已过,你责任已了,是否即往寻找“地灵星”查询令兄仇踪?”
  长孙骥道:“此事尚未告一段落!虽心急如焚,恨不得身生两翼前往,但,今明两夜均有约会。”
  “无影女”自见长孙骥之后,一缕芳心,早已交与斯郎身上,对他一言一行,均表关切,闻言忙道:“对头是谁?”
  长孙骥灵机一动,道:“今夜之会,暂且不提,明夜,秦姑娘可否随在下前往,相助一臂之力?”
  “仙枴姥姥”从旁说道:“长孙少侠如有用我婆婆之处,老身定效棉力!”
  长孙骥道:“区区之辈,竟劳前辈动手。”
  孔二先生笑道:“姥姥,这年代是年轻人的天下了,你我搀杂其中,反而碍手碍脚地!”
  “仙枴姥姥”神秘地一笑,长孙骥心中了了,倒不觉得。
  “无影女”秦素娥可就不同了,只因青春男女对这类语言最为敏感,尤其亲历爱河之男女。
  尽管“无影女”秦素娥一向豪爽大方,出众过人,此时,亦不免脸红耳赤!
  正在此时,店小二入内禀道:“禀掌柜的,日前中毒的两位客官在账房求见您老。”
  皇甫端一摆手道:“请他暂候,我随后即到。”
  皇甫端别过众人踱到账房,见正是日前在店中饮酒中毒之二人。
  那二人见皇甫端走来,忙上前打了一揖道:“我等兄弟二人,蒙大侠救命,大恩不敢言谢,只是敝堡主问知此事,甚为感谢,待命我兄弟二人,先送来明珠一对,翠玉一合,以报成全之德,并禀告一声,敝堡主不日亲来拜候。”
  皇甫端问道:“贵堡主何人?”
  胡姓大汉恭身道:“敝堡主匡超,人称“铁笔生死判”。”
  皇甫端闻说乃“铁笔生死判”匡超,不由暗暗一绉眉头,只因“落星堡”近年来恶名远播,倒行逆施,挟武林败类以自重,已成千夫所指之势。
  但“小孟尝”皇甫端何等样人?明知与此人若结识,难免遭人物议,惟有敬神鬼而远之,遂道:“区区何许人,胆敢有劳贵堡主玉趾下降,望求二位转达,区区当就往拜候。”
  胡姓大汉道:“大侠何须客套,自古道:四海之内皆兄弟,敝堡主爱才如渴,既知大侠在此,岂肯错过。”
  说罢,别过皇甫端扬长而去。
  皇甫端目送二人离去。且说“落星堡”二人别过皇甫端,穿过北大街,竟向末端一木屋走去。
  二人进入屋内,其中横七纵八地坐着不少彪形大汉,个个愁眉苦脸地,二人进内,胡姓大汉向全室瞧了一遍道:“各位可有消息?”
  其中一人起身说道:“并无半点消息。”
  正在此时,门帘一扬,一背剑少年伫立门中,在座诸人,被这突如其来之人,弄得一怔,胡姓大汉见来人俊逸非常,遂起身抱拳道:“少侠可是找错所在?”
  那俊逸少年抱拳道:“在下并未找错所在。”
  胡姓大汉又是一怔道:“少侠找谁?”
  那俊逸少年笑道:“在下找“落星堡”老河口分舵!”
  胡姓大汉一使眼色,诸人都长身戒备,如临大敌,这也难怪他们,近日来“落星堡”遭“逆”事,怎不使他们紧张万分。
  那俊逸少年见景,不由暗暗发笑,神色如常,胡姓大汉见对方气定神闲,遂道:“请亮万儿!”
  那俊逸少年笑道:“长孙骥。”
  众人闻言,俱现惊喜之状,显於神色,胡姓大汉忙上前一步,单膝一跪,道:“老河口分舵主,胡大炮率帮众叩见护法。”
  长孙骥一挥手,立有一股阴柔之力,将胡大炮托起,并道:“胡舵主免礼。”
  胡大炮恭身道:“谢护法恩典。”
  长孙骥在中间座位上一坐,早有帮众献上香茗,个个争先恐后,一睹近来名震黑白两道的“神剑手”有何惊人之处?
  长孙骥待诸人叩见毕,遂道:“胡舵主,四处寻找本护法所谓何事?”
  胡大炮叹口气道:“一言难尽……”
  原来,自从匡秀华与白云飞等返回“落星堡”之时,匡秀华只道长孙骥不日即可返堡,谁知左等右等仍旧不见长孙骥赶来。
  当时虽然“八卦门”不知何故突然离去,但,长孙骥身负“落星堡”兵亡之重担,万一有甚三长两短,匡超不但愧对死去之老友“落星堡”只恐不日瓦解。
  匡超这日在密室中,传“鬼牙掌”进见。
  二人在密室中交谈了一个时辰“鬼牙掌”匆匆离去,只剩下匡超翘望长空。
  片刻之后“落星堡”突然飞起无数信鸽,向四面八方,飞翘而去。
  从此,江湖上传言“铁笔生死判”爱女匡秀华元宵佳节之日嫁与天南奇人“洱海渔隐”传人“飞龙剑客”白云飞。
  另一方面“落星堡”各处分舵,均接到一份十等大急命令,分头寻长孙护法,限日回返“落星堡”议事。
  可是三个月来,长孙骥犹如石沉大海,令匡超日夜挂怀,三申五令,责令徒众查询长孙骥下落。
  “落星堡”自从宣佈匡秀华不日完婚之消息后,上上下下忙成一片,其中却有三男一女最为轻松。
  白云飞、小慧性、陈宽仁及匡秀华。
  他们终日游山玩水,骑马舞剑,其乐无穷。虽然,他们终日嬉戏,内心仍挂怀着长孙骥蓼心洲之行结果如何。
  这日正当他们游罢归来,江南已传来消息:“长孙护法一夜之间挑了蓼心洲,掌伤“阴阳怪叟”。”
  接着又得着飞报道:“长孙护法已动身北上……”
  众人闻报,心中滋味虽然不同,但精神俱为之一振,其中“铁笔生死判”与陈宽仁最甚。
  “铁笔生死判”正欲派人中途迎接,消息又来道:“长孙护法在中途与“八卦门”
  相遇后,突然失踪。”
  “铁笔生死判”闻报一怔,继又泰然。
  但,其中仍有一男一女苦闷在心。
  男的正是陈宽仁,女的却是匡秀华。
  陈宽仁为报师仇,好不容易找到好帮手,如今突然失踪,怎不令他暗暗焦急?
  此时,小和尚慧性见二人俱是愁眉苦脸,圆脸一歪,扮了个鬼脸道:“你们急些甚么劲?长孙兄天庭饱满,并非夭寿之相,此时,不知正躲在哪处脂粉阵中呢!”
  白云飞瞪了小慧性一眼道:“慧性,你不怕进入拔舌地狱么?”
  慧性忙合十当胸,道:“阿弥陀佛,我佛保佑!”
  陈宽仁见小和尚亦尊亦说的脸相,不由笑道:“看来佛祖可由你来保佑了!”
  慧性又念声佛号,道:“罪过!罪过!”
  匡秀华一指小慧性道:“你是和尚,还是和样?”
  匡秀华掩嘴笑道:“看你身穿僧衣,自然是个和尚,若以你言行来看,只怕你是个道道地地的和样。”
  众人闻言俱是大笑,小和尚直笑得弯了腰,道:“有理,有理,明日起,贫僧当和样去,也可以大啖狗肉!”
  陈宽仁骂道:“这不罪过?”
  小和尚突然正容道:“酒肉穿肠过,佛自在心头,何罪之有?”
  匡秀华笑道:“真是天性!”
  众人闲谈一会,匡秀华别过众人回转后楼。
  这一夜,她辗转反侧,无法入眠。
  如今,她虽然名份已定,但,她对暗恋情人,仍旧不能忘怀,自从消息传来,得悉长孙骥突然失踪消息之后,成日脑海里充满着那英俊的影子。
  她一直想不通,长孙骥突然失踪之谜!
  若照他武功而言,江湖一班高手在他手下极难讨好,可是,这次“八卦门”倾全派菁英,来到咸阳,志在一举消灭“落星堡”霸佔五陵墓地。
  他们中途既与长孙骥相遇,以一人之功相持全派之力,怎能逃此厄运?
  何况胡中铭亦在其中,此人奸诈异常,诡计多端,党羽又多,长孙骥虽功力过人,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以他全无江湖经验之人,怎不落入敌手?
  其实,匡秀华怎知长孙骥此时已非昔日阿蒙呢?
  匡秀华心神不宁,无法入睡,掀起棉被翻身下榻,推窗探首一望,只见——
  月华似水,银光直泻,正好映射在小楼之下。
  初春季节,花江树绿,茵草已生,晚梅未谢,阵阵春风吹来幽香,沁人心脾。
  远处山头隐约,白云朵朵,自有一番诗情画意,却也勾起了她满怀愁绪。
  匡秀华见景伤情,不由低吟道:云鬓乱,晚妆残,带恨眉儿远岫攒,斜托香腮春笋嫩,为谁和泪倚栏杆?
  声落,已热泪双流!
  正在此时,陡然一条黑影穿空而过。
  匡秀华何等样人,虽然沉醉在过去的欢乐中,仍旧未失去练武之人的敏觉。
  妙目微抬,早已瞧出一条身影落在太湖石之后,她不由忖道:“夜半入堡,非奸则盗,待姑奶奶慢慢收拾你!”
  遂自言自语道:“天色不早,也该睡了!”
  说着,掩上朱漆镂花窗櫺,迅如狸猫,取下长剑,已由后窗翻上屋顶,春风仍带寒意,月明如昼,照得周围如盖一片银白。
  此时,那黑影似是轻车熟路,鹭行鹤步,逼近小楼,双足一提,肩不动,人已纵起,可见其轻功特佳。
  匡秀华早已看得清清切切,探裹取出银弹,一扬手娇叱道:“狂徒,照打!”
  那黑影闻声知警,觉得一缕金风破空而来,身在半空,实无法可避,眼看来人定被银弹所伤,只见他——
  两掌往前一按“嗖”地横移三尺,两臂一旋,一式“雁回平沙”
  人作平飞,银弹一线之差,从他身边擦过,当那黑影刚双足踩地时,金风又到。
  那黑影不愧名家之徒,后起之秀,只见他双足不动,双手陡伸,按住上中两路银弹,一式“铁板桥”已避开下路的一颗银弹。
  匡秀华见对方能躲过自己独门暗器,不由心惊来人武功不弱,叱道:“何方狂徒,胆敢在”落星堡“逞凶撒野,看剑!”
  声落,长剑已幻起朵朵梅花,封住黑影前胸,身法之快,无以复加。
  那黑影见匡秀华手舞长剑挟万钧之势而来,心知,此乃“生死笔”
  蜕变而来,奇诡辛辣,自己一长身,胸前定然开了个大洞。
  他打斗经验何等老到,百忙中使出“金鲤倒穿波”人如箭矢般平飞疾退两丈有余。
  匡秀华定眼一瞧,那黑影竟是个玄巾蒙面,箭袖劲装之蒙面人,由他身材来看似曾相识,只是一时无法忆起是谁。
  匡秀华长剑一指,叱道:“阁下既敢进入“落星堡”何吝真面示人?”
  那蒙面人一声不响凝看匡秀华,匡秀华怒道:“看来阁下是个哑吧!看剑!“
  右腕猛震,踩洪门,入中宫,一招“仙人指路”向对方“心坎”穴刺去,那蒙面人似知此招“仙人指路”乃虚实兼施,不敢硬架。
  果不其然,匡秀华见对方不闪不避,陡地吐气扬声,长剑加速去。
  那蒙面人见对方招已用实,双掌飞快地回环击出,竟是空手入白刃的绝学。
  只见他双手丝毫不差,迨剑锋直入,以取匡秀华命脉穴。
  匡秀华岂是省油之灯,一声冷笑,倏的展开剑势,飞芒闪电般袭取蒙面人周身重穴,月光下,只见一团银浪,与月华争辉。
  那蒙面人见对方使出江湖绝招“生死笔”蜕化而来的剑法,亦丝毫不敢大意,忙守住心神,施展“空手入白刃”手法,搀以小巧之术,穿插在惊虹剑浪中。
  斗得急处,只见两人兔起鹘落於草坪之上,匡秀华见长剑竟无法取胜对方空手,不由怒急交加,娇叱一声,剑法一变“生死三绝招”登时出手。
  骤见满空银浪,熠熠生辉,宛如星河下泻,怒瀑湖涌,招招不离要害,式式快绝无伦。
  蒙面人见对方剑式一变,急如水银泻地,无孔不入,大为凛骇,倏地抢攻两招,一长身,跃上灵巧凉亭,足一点窜上墙头,电涌星飞,遁入五陵翁仲,石兽中。
  匡秀华岂肯就此罢手,一声娇叱:“哪里走?”
  身随声起,疾追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