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樵子《灞桥风雪飞满天》

第二十二章 壑下奇缘 三日传灯 湖上风光 双逸遭困

作者:武陵樵子  来源:武陵樵子全集 
  且说长孙骥一步之差,双足踏空,又被霍天奎遥遥劈了一掌,身子像断了线的风筝般,迅速下降,心中大惊暗暗忖道:“我命休矣!”
  眼看万丈深壑,触目心寒,耳边只听得山风呼呼生啸,在压得两耳发痛,虽欲猛提真气,缓缓下降,但力不由心,脑中混混沌沌,泛起无尽的幻影。
  恩师的教导,慈母的深情,燕玲的挚爱,小凤的刁诈,兄长的惨死……
  师恩未报,兄仇难复,慈母倚闾,这一切的一切均如电闪般在他脑中泛过,心中不由喊道:“我不能死,我不能死……”
  但那急骤落下之身形,并无半点停留,仍旧飞速坠降,他定睛一瞧,只见危崖下一峭壁,并无一丝可供立足之处。
  突然一条手臂似的树枝横伸眼前,长孙骥一见转忧为喜,只要有点借力之处,渐缓下降之势,慢慢总可设法解此危厄。
  他强提真气,抓住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左足疾点右足足面,捷如猿狸,伸手抓住眼前横枝。
  怎奈他下降之势过速,虽是提气稳住,但横枝给他抓住,竟然“喀嚓”的一声,随手折断。
  长孙骥一切的希望都寄託在横枝之上,如今横枝已断,万念俱灰,虽耳闻有人呼喊“长孙少侠”之声,但气早竭,已无力回答。
  不知又过多少时光,长孙骥发觉已跌在软棉棉的物体之上,暗暗庆幸不止,忖道:“莫非梦中不成?”
  遂一施巧劲,人已翻身立起,回头定睛一瞧,身后竟端然坐着一位鬚发欺霜垂掩全身的老者,盘坐地上。
  长孙骥心知自己一命乃是眼前这苍发老者所救,忙插好月魄剑上前一躬到地道:“大恩不敢言谢,但望他日能报犬马之劳。”
  白发老者,陡然睁开眼睛,两道精湛的神光,由垂脸的白发中射出,那眼神令人见之心生寒意,右手微抬,一段无形气墙,阻住长孙骥下拜身形道:“不必多礼,坐下说话。”
  长孙骥心知山林隐者,江湖怪傑,多不拘俗礼,遂席地坐下。
  白发老者凝视长孙骥一阵道:“细观小哥儿太阳穴高高鼓起,武功自是不弱,何故坠入深崖?”
  长孙骥毫无相瞒地,将经过述了一遍,最后说道:“敢问老前辈如何称呼?”
  白发老者突然仰脸哈哈大笑起来,笑声入耳惊心,听得人毛发直竖。
  长孙骥定力不差,但也觉得耳鸣心跳,不由忖道:“此老内功好深,怕不登堂入室,何以笑声中竟搀着悲愤?”
  白发老者笑毕,深深地叹口气道:“老朽垂死之人,提那当年匪号做甚?小哥儿可否将师门见告?”
  长孙骥见那老者慈眉善目,不似邪恶之辈,又是自己恩人,遂不相瞒地道:“恩师上天下悟,峨嵋二十三代长老。”
  白发老者闻言非常激动地道:“原来是那小沙弥的弟子,令师天悟可好?”
  长孙骥闻言,不禁暗暗伸一伸舌头,想不到目前此老,竟称恩师为小沙弥,那岂不是与师祖同辈,照此推算他的年龄怕不有一百五十岁以上?忙又伏身下拜道:“恩师身体粗安。”
  白发老者阻住长孙骥下拜身形道:“老朽与静修相交匪浅,受你一拜原无不可,奈山野已久,不惯俗礼,坐下说话。”
  说着又凝视长孙骥良久,接道:“天悟为峨嵋二十三代傑出之人,你随师多久?”
  长孙骥答道:“前后八载。”
  白发老者微微一笑问道:“八年已是不短,你可得到真传?”
  长孙骥第一次见到白发老者真正笑容,目光下仔细看去,不禁惊异,原来那白发老者的脸色,竟是十分红润,并无半点垂暮之态,遂道:“恩师虽已尽力相传,奈晚辈愚钝,八载相随,未得师门绝艺十之二、三,尤其轻功一道,每每无法运用如心。”
  白发老者执住长孙骥右手,在他身上摸了一遍,长眉微皱,双眸射出两道慑人光芒,道:“你年轻轻地,然何破了色戒?”
  言下大有责怪长孙骥不该如此年轻就接近女色之意。
  长孙骥忙将其母心意禀知白发老者。
  白发老者长叹一声道:“孝亲不违,老朽错怪与你了,但今后如无旷世机缘,你绝难进入领导大乘武林。”
  长孙骥恭肃地道:“晚辈仅求亲报兄仇,不敢有所奢望。”
  白发老者说道:“今日相逢总算有缘,老朽传你三招绝艺,你可否答应为老朽了一心愿?”
  长孙骥道:“老前辈对晚辈有再造之恩,即使是赴汤蹈火,亦当从命。”
  白发老者仰视长空,长鬚无风自动,头顶之上热气蒸蒸上腾,心中似有无限恨事在追忆,又像是用心在索求一件极大的难题。
  良久,良久……
  夜凉如水,月明如昼,长孙骥静静地坐在一旁,不知白发老者在想些甚么难题,但直觉告诉他,这沉默的气氛与他有极大的关系。
  是好是坏,虽未分晓,但可能影响到他的一生,但他目前尚有其他的事搁在心里,心中暗暗地道:“快点交代下来吧,我还得赶往蓼心洲去救阎小凤呢。”
  他心中虽然焦急,但他却不敢开口,生怕打断了这位与师祖同辈的白发老者的思潮。
  久久,忽听白发老者一声悠长的歎息,激动之情逐渐平复,缓缓地低下头自语道:“除非如此,绝难办到!”
  接着望了长孙骥一眼,淒凉一笑道:“你可答应老朽,为本门清理门户?”
  长孙骥不假思索地道:“晚辈有生之年,当尽力为之。”
  白发老者冷电般双目注视着长孙骥道:“你可要发下重誓。”
  长孙骥可真有点为难,他并非出尔反尔,言过其实之人,但没想到白发老者竟要他立下重誓,自尊心受了打击,不禁怔在当场。
  白发老者见长孙骥不言不语,冷冷地道:“后悔么?”
  长孙骥道:“晚辈岂有半点后悔之心,惟未知真相如何,不便立下毒誓,不过大丈夫一言九鼎,既答应老前辈,与立誓又有何异?”
  白发老者点点头道:“老朽只望你能将叛徒除去,既是你想知真相,你不妨看来。”
  说毕,撩起黑袍下摆……
  长孙骥虽也是个见过世面之人,一见白发老者大腿以下情形,亦不由触目惊心!
  原来那白发老者大腿以下寸肉无存,只剩下两支光秃秃的白骨。
  白发老者道:“如此逆徒,你认为该杀么?”
  长孙骥此时义愤填膺,道:“晚辈誓杀此人以报老前辈今夜再造之恩,如有三心两意,定遭刀剑之下。”
  白发老者道:“你自信能胜过那孽徒么?”
  长孙骥一怔,道:“虽不知……他武功如何,但晚辈可凭胸中正义之气,手中长剑与他周旋到底。”
  白发老者笑道:“豪气可嘉,但亦是匹夫之勇。”
  长孙骥闻言,汗流浃背,默默无言,白发老者接道:“不过老朽自有妙法,令你代清门户,你既使剑,不妨先演一遍,待老朽看看你的功力。”
  长孙骥缓缓起身,平心静虑,拔剑在手,将“天竺旃檀十八掌”换剑的剑法从头至尾演了一遍。
  只见他静如处子,捷如脱兔,每招每式均是大开大合,光明正大,却威力无伦,变化万端,十丈之内剑气生寒。
  长孙骥演毕“佛光普照”抱剑在怀,竟是面不红,气不喘。
  白发老者不由点头称善,道:“以你此时功力,剑学而言,江湖上已无敌手,若比起老魔头等自保有余,取胜仍难,如今,我传你左手三招扇招,辅你右手剑,威力定然增加。”
  说着从怀中取出一柄乌金摺扇,道:“留心!”
  语声中,右手骈指如剑,左手摺扇幻起无数扇影,白发老者一面比划,一面口中不停解释要诀。
  别看白发老者两腿俱废,身法之快,不亚於长孙骥,只见他上下翻飞,招招诡异,式式辛辣。
  长孙骥先以为只三招不消半盏茶即可学会,谁知三招之中竟是招中套招,式中套式,三三互换,不下八十一招之多。
  他虽然聪明过人,武学有着极深的根底,也看得眼花耳热,一直到了东方发白,才算是勉勉强强使得应手,但其中奥妙之外,仍旧不能发挥尽透。
  白发老者见长孙骥能在两三个时辰之内,将自己毕生精力所创三绝招学得头头是道,却连好不止。
  二人略为休息,长孙骥取出乾粮分与白发老者,老者道:“老朽已二十年不食烟火之物,你可自用。”
  说毕,闭目不语。
  长孙骥刚食完乾粮,白发老者已伸手握住长孙骥右臂道:“乘此宝贵时间,你可尽力左扇右剑向老辈过招。”
  长孙骥迟疑地掣出长剑道:““月魄剑”乃千古奇兵,老前辈拟空手相博么?”白发老者闻言,双目精光陡闪,激动地道:““月魄剑”失踪八十载,你……”
  长孙骥遂将经过情形说了一遍。
  当提到李翔用阴手点穴手法对付霍天奎、邓旭之时,白发老者双睛一张即合,眼中闪过一丝杀机。
  白发老者从长孙骥手中接过长剑,凝视良久,叹道:“你可知此剑来历?”
  长孙骥摇摇头道:“晚辈不知。”
  白发老者似是沉入往事中,道:“此剑本为淮阳派镇山之宝,一百年前传与掌门之时……“
  原来一百年前之淮阳派左扇右剑名震武林,廿一代掌门为淮阳派开山而来最有为,最年轻的一位。
  他因年轻气豪,五上少林,三上武当,以剑扇绝学,力创当代两派高手三十人之多。
  第二年又上峨嵋找静修禅师印证。
  静修已七十高龄,乃有道高僧,焉肯与后生之辈过手,胜之不武,不胜为笑。
  因此,任是淮阳掌门如何出言不逊,均一笑置之,绝不动手。
  淮阳掌门千里而来,岂肯就此退走,何况他雄心勃勃,大有独霸武林,领袖群雄之慨,三番两次出言相逼,见静修均无所动,只好退其次,道:“静修,你既不敢动手过招,我们不妨改为用口述如何?”
  静修被淮阳掌门缠得无法可施,遂道:“既是檀樾成心要老衲献丑,老衲只好勉力一番了。”
  淮阳掌门以为静修答应与他过手,自是喜上眉梢,不待静修有所行动,已飘身落在天井之中,同时,扇剑亦掣在手中。
  谁知静修气定神闲地走到庭院簷口,道:“檀樾勿须烦躁,老衲有一雕虫小技,聊博一笑,如檀樾看后,仍旧认为必须动刀动枪,老衲只好被迫舍命相陪了。”
  说毕,随命小沙弥天悟、天愚取过一张白纸,一口百炼精钢长剑,将白纸放在长剑之前三寸处,静修则站在七步之内,未见做势,遥空伸右手,圈中、拇两指连弹三次,只闻:“铮!铮!铮!”
  三声脆响,定睛一瞧,只见白纸完好如故,纸后之百炼精钢长剑已被穿了三个黄豆般小洞。
  这种隔物弹指神功,如无出神入化的内家修练,焉能弹穿钢剑?
  照说,淮阳掌门早该见机引退才是,谁知他性情宁折不弯,认为静修只不过盖有所专,对合手过招,并不一定能胜过自己扇剑绝学,心中一动,道:“弹指神功果不同凡响,在下心佩不止,但不能亲领绝学,在下亦无颜下得峨嵋。”
  静修虽是有道高僧,闻言亦不禁双眉微皱,道:“天悟!你可与檀樾印证一番,但须留心左扇绝学。”
  小沙弥天悟恭身合十道:“小徒遵命。”
  此时可把淮阳派掌门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不由咬牙切齿道:“静修欺人太甚,可别怪在下心狠心辣。”
  静修微微一笑道:“动手过招,死伤难免,此事本由檀樾而起,如能放手,老衲愿与檀樾结为方外之交,未知意下如何?”
  淮阳掌门年轻得志,又连败武当少林,更欲领袖各派,岂肯听凭静修之言,遂道:“静修雅意心钦,结交之事,待在下与天悟禅师分下高低再说不迟。”
  接着向着天悟道:“小禅师请。”
  天悟恭恭敬敬地剑演“金童拜佛”道:“掌门请赐招。”
  淮阳掌门道声:“留心了!”
  右手剑虚虚地在空中划了一道弧,算是出手,天悟亦知对方自恃身份,不肯真正出招,遂不再虚应,招化“青龙入洞”踩中宫,踏洪门,手中斜斜向对方“笑腰穴”刺到。
  淮阳掌门对长剑攻来,似是不觉,待至迎身不及一寸,左足略退半步,扇演“孔雀开屏”疾扫天悟“脉门穴”。静修禅师既敢命天悟下场,天悟自然有点实学,怎能被摺扇扫到,只见他手腕陡沉,招化“云断中嶽”改刺为劈,疾击下三路。
  淮阳掌门估不到对方小小年岁,功力如此高深,剑未到,一股空森森剑气已迫近腿际,忙不迭右足倏点,双肩微晃,身已凌空一丈有余。
  半空中,一弓身形,头下足上,剑演“楚云出轴”扇化“玄乌划沙”一道白虹从如幻的扇影中疾攻天悟“眉心”重穴。
  天悟见来势力挟千钧,不敢硬接,滑步,转身,出剑,一气呵成,竟与淮阳掌门错身而过。
  转眼之间,天悟藉反身错步之际连攻出十招,淮阳掌门疾退五步,突然吐气扬声,在天悟攻势略缓之间,立回颜色,攻出五剑七扇。
  天悟小禅师不敢与“月魄剑”相拚,只好左闪右避,连退十二步。
  天悟忖道:“如不使绝学,若此下去,自己早晚必败无疑。”
  心意一决,剑演峨嵋绝学“白猿剑法”中“白猿献果”“朝三暮四”“巫峡猿啼”左手改诀为圈,扣中、拇两指,疾取中宫。
  淮阳掌门左扇右剑虽封住“白猿剑法”中三招绝学,但无法躲过对方左手的攻势,只觉得那左手之势竟罩住胸前五大要穴,心中大骇,想不到对方小小年纪,竟有如此绝学,那静修禅师的武功,不想可知了。
  但他也是经过风浪的人,临危不乱,一个倒窜,疾退一丈有余,只觉“期门”穴有一股热流直向里闯,心知定是被对方弹指所伤,忙闭住穴道,道:“峨嵋绝学果然不凡,在下心服。”
  语声中,身如鹰隼,疾向山下逸去,瞬眼间失去踪影,淮阳掌门一阵奔驰,觉得真气四窜,无法骛驳,谁知席地运功自疗之际,又被宵小所乘,盗去“月魄剑”。淮阳掌门虽习上乘心法,却无能解得穴道伤势反因行功过猛使伤势转剧,自是无法与盗剑之人合手,任其逸去,这是他出道而来最惨的一次,首先惨败,继即失去镇山之宝“月魄剑”不由急怒攻心,引动伤势,喉头发甜,喷出一口紫血,人就晕倒过去。
  不知过了多少时光,他只觉得满嘴芬芳,一股热流从脉穴缓缓输入,张眼一看,目前坐着一位老和尚,竟是静修禅师。
  淮阳掌门心知一条命是峨嵋掌门救回的,不由羞愧交加,尚未开口,静修却说道:“檀樾伤势未癒,不可开口,安心静养,有事可吩咐天悟,老衲明日再来。”
  说毕,身已出了禅房。
  从此,淮阳、峨嵋两派掌门竟成了忘年之交,每隔三年,淮阳掌门必上峨嵋盘桓三日,互证武功,其余时光,淮阳掌门奔走江湖寻找师门镇山之宝“月魄剑”
  。事过四十年“月魄剑”仍无着落,峨嵋静修却身登极乐,天悟与天愚因小小误会不欢而散,江湖之中竟失去天悟踪影。
  淮阳掌门骤失良师益友,悲痛之情无以复加,一心只望能找个资质较佳之人,传之衣钵。
  二十年后,路过咸阳见一李姓孤儿骨格颇佳,遂将其带返皖东,淮阳掌门本拟将全身武功传与李鹏飞,合该有事,有一日李鹏飞下山採办粮食,竟敢行凶伤人。
  事被淮阳掌门得悉,将李鹏飞痛责一顿,谁知李鹏飞虽一言不发,但目中闪烁着愤怒之神色。
  这神色虽略显即逝,但岂能瞒得过老江湖?
  淮阳掌门心中一动,即命李鹏飞下山行道,自己却暗暗相随。
  三年暗察,已知此子心术不正,但十年相处,不无护犊之情。
  只现身向李鹏飞道:“以你三年来所做所为,本当追回武功,驱出门墙,念你尚无大恶,暂恕与你,若再为非做歹,别怪为师不念往昔之情。”
  李鹏飞忽见恩师出现身旁,初认为是偶然相遇,迨闻要追回武功吓得脸如灰白,霍地叩首,如同捣蒜,才知自己一切行为均难瞒过师门,遂含悲道:“弟子一时不慎,错交匪人,今日蒙恩师恕罪,自愿回转面壁三年,以悔前非。”
  淮阳掌门见李鹏飞如此说法,以为门徒实有悔改之心,甚为喜悦,师徒不计前情返回皖东。
  谁知他一念之慈,弄得终生残废,每日痛受阴火焚心之苦。
  原来李鹏飞三年行道,偶得半本“毒经”平时暗究颇有心得,只因武功非淮阳掌门之敌,不敢萌生叛意,惟有暗中下手。
  此次自愿面壁三年,即为其欲时时与恩师接近,以遂其志。
  可怜淮阳掌门以为李鹏飞良知未泯,心中甚喜,迨至被点阴穴之时,才知早已被自己亲手所传的爱徒弄了手脚。
  照说,淮阳掌门功参造化,不致於平白地让小人得志,但李鹏飞城府何等深沉,每日将毒药搀在饮食之中,轻得无法察觉,年深日久,迨淮阳掌门晓得身中剧毒之时,已无能为力亲自清理门户,尚幸他功力已至登堂入室,功周全身,将剧毒逼入大腿之下,但在行功逼毒之时,又被李鹏飞点了三阴七阳重穴,使他无法再动用真力。
  白发老者追述往事,长孙骥知是此老者显身说法,听得汗流浃背。
  最后老者道:“想不到老朽临终之年,竟能亲见师门重宝落入天悟传人之手,死亦无憾矣!如今,你可将剑扇合壁招,独自演练一遍。”
  长孙骥恭身道:“晚辈遵命!”
  一道银虹过处,长孙骥已在三丈方圆空地内,练起剑扇合壁的绝学,只见他剑如长虹,扇如翩蝶,两手发出不同招式,却能配合得天衣无缝。
  白发老者见长孙骥能在短短时间体会其剑扇合壁的奥妙,不禁捋鬚微笑。
  一顿饭时光,长孙骥已将三招摺扇绝学,各种妙招演完,脸不红,气不喘的伫立在白发老者身前,道:“老前辈……”
  原来,白发老者此时已是喜极落泪,泣不成声,他乃定力极强之人,闻长孙骥之声,立即压住激动之情,笑道:“老朽一时不禁,令小哥儿见笑。”
  说着,伸手执住长孙骥右臂道:“起!”
  长孙骥只觉整个身子如在云雾中。
  当长孙骥离开不久,一驼背老者飘入崖中,四周细察了一遍,叹了口气,又自原路而返。
  且说长孙骥身不由己地被白发老者携带走了一盏茶时光,霍听潺潺清流之声,睁开星目一瞧,原来已到一山泉之旁。
  巨松之下,一弯流水,环绕大石半周,直冲而下,形成一瀑布。
  拐过大石,景物豁然开朗,一块亩许大小的草地上,种满着各种花树,虽在深秋,仍是花红叶绿,使人有世外桃源之感。
  白发老者喝道:“留心!”
  长孙骥尚未体会其意之时,白发老者已带着他进入那一片花树。
  只见那白发老者并不直行前进,却左三右四,忽前忽后而行,初看似是杂乱无章,留心一瞧内中却大有文章。
  长孙骥忖道:“这花树定是一种奇门术算的阵式,不知“栖霞老人”所借那本书中可有记载?”
  但他不敢大意,处处留心白发老者所经路径。
  穿过花树是一片削壁,长孙骥正不知白发老者带他到此何故,白发老者已伸出右手遥向右壁一指,忽听:“隆隆!”之声不绝,削壁忽然自动分裂成一座门,左右向内缩去。
  里面是宽约一尺的斜坡,长孙骥进入一瞧,眼前又是一道曲折的夹道,夹道很窄,仅可容二人通过,而且黑暗如漆。
  长孙骥神凝双目,贴壁而入,走了一阵,夹道逐渐开朗,白光隐隐,也不像刚入石门时那么黑暗。
  耳际间,响起了一阵轧轧之声,回头望去,那供台制成的石门,重又合在一处。
  又走了一段,景物愈觉奇丽,夹壁两边嵌有明珠,晶莹透明,光辉耀目,反映那石钟之上,宛如置身琉璃世界一般。
  夹壁尽头,迎面白壁间现出一扇石门,白发老者随意一推,石门应手而开,里面是一座三间房子大小的石洞,石洞中间有一块大青石,四壁空空洞洞并无半点陈设。
  长孙骥刚踏入洞中,石门已自动关上,这石洞亦嵌有寸余明珠,光华夺目,白发老者平平地飞坐在大青石上,道:“小哥儿过来,可知老朽带你至此所为何故?”
  长孙骥道:“晚辈痴愚,望老前辈明示。”
  “如果在我行功之时,你被外物所扰,不但将我一片心血付於流水,而你亦落得一生残废,所以我把你带进这山洞。”
  长孙骥尚未明瞭白发老者之意,白发老者在青石上摸了一阵,突然“啪!”的一声弹出一绢册来,白发老者将绢册递与长孙骥道:“此乃易容之术真註,相赠与你,专心细究,妙用无穷。”
  长孙骥恭立不前,双手接过绢册,随手藏在贴身袋内,白发老者接道:“叛徒李鹏飞,已得老朽真传十之二、三,二十年来功力当有跃进,况且为人阴险,更有半本毒经之助,以你正常修为,今生实无法了此心愿,老朽带你至此乃决将真元用开顶之法,灌注与你,以报小哥儿代清门户之情。”
  长孙骥闻言一怔,忖道:“传闻武学之中有一开顶之法,对受法之人即时可增加自身至行法人相等功力,但行法之人,不出一个时辰,将因真元枯竭而死,同时如有一方心神不定,极易导致走火入魔,轻则全身残废,重则当场致命,故武林中人无人有胆尝试,此老……”
  白发老者接道:“老朽自饮下逆徒在食水中暗放无味之毒后,人事晕迷中,又被点了三阴七阳重穴,虽是已将剧毒逼入双足,但已不能动用真力,先前为你之故,用力过度,三日内定将七孔流血而亡,与其带入土中,不如相赠与你,但望他日行走江湖勿坠下流,老朽即含笑九泉矣!”
  长孙骥双膝下跪,星目含泪道:“为晚辈贱命,致令前辈阳寿顿减……”
  此时他已语不成声,泪如雨下……
  白发老者含笑道:“人生自古谁无死?老朽在世三甲子,死不为夭,你未来任重道远,岂可做此儿女之态?令人齿冷。”
  长孙骥含悲恭立,默默无语,白发老者接着又道:“来,别愁眉苦脸的,按你行功心法坐好,绝不能分心他用,否则,一切都成泡影,我在九泉之下,也难瞑目。”
  一语甫毕,低喝一声,右掌按在长孙骥“天灵穴”上,长孙骥只觉一股热流,灌入体内,从“华盖”“期门”循经“丹田”周而复始。
  他知道白发老者已将他三甲子功力、内力,揉合真元之气,透过自己“天灵穴”冲破生死玄开,十二重楼,注入奇经八脉。
  他不敢有一丝杂念,按峨嵋无上心法,片刻间,已进入忘我之境……
  长孙骥不知何时觉得,从“天灵穴”输入的热流已经停止。
  陡睁双目,只见目前白发老者寿眉低垂,宝相尊严,不禁伸手到对方鼻孔之下,已无半点气息,再俯耳他胸前一听,心脏亦已停止,知是仙去多时,遂倒身大拜八拜,暗暗祝告道:“老前辈之恩,晚辈此生不忘,此次出山除搭救拙荆之外,首先寻找李鹏飞,代清门户,以慰在天之灵。”
  拜毕,取起身旁乌金摺扇,离开石洞,到了削壁之下,随手关紧石门,并运力指书:淮阳廿一代掌门圣体在此,不得入内,违者定遭惨报。
  长孙骥指书他先时尚未觉得,随后一看,竟自吓了一跳,想不到自己功力已增进如此。
  原来他手指所过,坚硬的花岗石纷纷落下,每句每划竟深入一寸,平滑犹如刀刻,忖道:“这指法已比李翔的掌刃切木,高到不知多少。”
  心中大喜,不由放声大笑。
  此时日正中天,秋风飒飒。
  长孙骥方欲举步,已记不起花阵出入步法,伸手入怀摸出一本绢册,竟是易容真注,好奇之心顿起,翻开内页一瞧,但觉该书字字珠玑,不禁看得入神……
  待至看完全册,日已西坠,腹中雷鸣,忙摘了一大堆不知名山果充饥。
  长孙骥心悬阎小凤安危,急欲出阵前往蓼心洲,所以,食过山果即席地究读“栖霞老人”所借之奇门术算一书。
  且说“余仙子”自途中遇到姜虚一行,自知非对方敌手,率随行四护法弃下阎小凤,匆匆赶回蓼心洲。
  她既恨“鬼牙掌”之架梁,又怕长孙骥前来复仇,遂下令明暗两桩,如遇不明人物出现速即传书飞报,不得有误。
  “余仙子”终日坐镇“合欢宫”如临大敌。
  这日“余仙子”闷得发慌,正与面首数人在“合欢宫”展开无遮大会之际……
  突然巡洲头目进内禀报道:“现有”太白双逸“已至湖边,似有入洲之意。”
  “余仙子”一摆手,命头目退下,不到半盏茶,先前头目又进内禀道:“”太白双逸“已僱舟往蓼心洲进发。”
  “余仙子”命头目退下后,忖道:“何以长孙骥不来?”
  “余仙子”在徐州曾败在长孙骥手下,后来带了四护法到云台山下,何以不与长孙骥正面合手,反而将阎小凤携去?
  难道她真有先见之明,晓得燕玲已与长孙骥结为夫妇不成?非也,既是不知,又何苦三番两次向长孙骥挑拨?约战蓼心洲?
  原来“余仙子”第一次见到长孙骥时,被他俊美的英姿,翩翩风度,及百年来难得的练武资质所吸引,就想收入门下,将来如能取得五陵墓隧之“玉虚秘笈”传与此子,不难发扬蓼心洲武学,独霸武林。
  同时她面首万千,哪有一个能与长孙骥潘安之貌,争一日之长,因此,又想将他收为面首。
  但是,在徐州合手后,晓得此子武功之高,比起自己只有过之而无不及,心生一计,意欲将阎小凤掳回蓼心洲为质,迫长孙骥就范,即使动武,亦可借人和、地利,发动“迷阳阵”将他擒住,再加上两颗“合欢丹”怕不乖乖地俯首称臣,拜倒石榴裙下?
  此事是否能如“余仙子”心愿?只有待长孙骥来证实了。
  此时,探目双手捧着一张大红拜帖进来。
  “余仙子”一瞧,上写“太白双逸”吕翊、韩瑞,冷冷地一笑道:“可有一位少年同行?”
  探目禀道:“只“太白双逸”并无从行。”
  “余仙子”一挥手道:“请!”
  不久,探目已领着“太白双逸”来到“合欢宫”。“余仙子”依礼含笑降阶迎接道:“蓼心洲得接高人,蓬荜生辉,请入内侍茶。”
  吕翊冷冷地道:““余仙子”何须客套?吕某到此只为阎帮主爱女而来,如能看在薄面上,盼即释放,免伤和气,不然亦请划下道来,吕某兄弟接住就是。”
  “余仙子”闻言,自己掳来的竟是“笑面罗刹”之女?忖道:“阎凤娇虽与”生死笔“夫妻反目,但她继承”活无常“阎永统领七星帮,独霸江湖,无人敢惹,自己怎不察明真相,如今惹下这魔头,蓼心洲将无安静之日。”
  但她城府深沉,不动声色,笑脸更浓,道:“吕大侠真是快人快语,当从命照办,但远来是客,总不能一杯不饮,将来传到江湖,晓得的人定说小妹不知礼数,太白到此不远千里,连杯茶也舍不得,叫小妹如何担得起?”
  韩瑞闻言,笑道:“既是“余仙子”如此看重过节,韩某兄弟只好从命了。”
  韩瑞与吕翊进入“合欢宫”时,抬头一瞧,只见此宫建筑得华丽堂皇,四壁雕龙塑凤,八盏宫灯分挂左右,当中一香妃榻,榻后一高与人齐铜鼎,清烟缕缕,冉冉而上,香气四散,闻之欲醉。
  韩瑞与吕翊虽见多识广,亦不知此香系何物所制?
  他二人明知蓼心洲机关、暗器、迷药闻名武林,但不甘自弱名头,竟不动声色与“余仙子”分宾主坐定。
  “余仙子”玉掌轻拍,一名宫女装扮的丫鬟,双手捧着一个托盘出来,托盘之上置着三只墨绿玉杯,先敬“太白双逸”余下一杯才献与“余仙子”。“余仙子”抬手笑道:“两位大侠不远千里而来,小妹惟以清茶一杯为敬,望勿菲薄。”说毕已一饮而尽。
  “太白双逸”早在宫女装扮的丫鬟献茶之时,留下心双目凝神,仔细的察看杯中茶色,在杯中的只是淡得近无茶色,茶香沁人,看不出有何暗下手脚之处?如今见“余仙子”一饮而尽,自是不能示弱。
  韩瑞笑道:“即使断肠毒液,韩某兄弟也得一饮。”
  说时与吕翊互一对递眼色,将杯中茶已饮入口中。
  “余仙子”见状笑道:“此茶虽非断肠之毒,却比之更甚,但以两位功力而言,自不致有何影响。”
  “太白双逸”一怔,忖道:““余仙子”此言可实?但她先饮一杯毫无异状,莫被她唬住?将来贻笑武林。”
  於是“太白双逸”不约而同地乾了杯,吕翊道:“区区之毒未必能难得倒吕某,如今礼已过,是友是敌“余仙子”可估量情形施为。”
  “余仙子”微有得色地道:“吕大侠所提一切,本可从命,但两位得留点真才实学才行,不然,江湖上以为蓼心洲徒具虚名,岂不落武林朋友笑柄?”
  吕翊冷冷地道:“既是如此”余仙子“不妨划下道来。”
  “余仙子”笑道:“刀枪无眼,易伤和气,蓼心洲有一“迷阳阵”两位如能通过,小妹当唯命是从。”
  “太白双逸”同时忖道:““余仙子”果然老奸巨猾,明是不动刀枪,其实既敢夸下海口,那“迷阳阵”定是极厉害绝学,既已有言在先,自是不能后悔。”
  吕翊心中一动,遂道:“吕某兄弟愿以内家定力,抗拒“迷阳阵”请即施为,以免延搁。”语声方落“余仙子”一按榻角,登时室内黑暗无光,吕翊、韩瑞俱吃一惊,慌不迭地展开夜眼一瞧,只见身已不在“合欢宫”内。
  细细一看,此室仅一丈见方,不知何时,已有八名绝色佳人按八卦方位将“太白双逸”围在中间!“太白双逸”知是“迷阳阵”即将展开,忙按内家心法坐下。
  二人刚刚盘膝坐好,灯光骤明,隔室已然传来一阵靡靡之音韵,八名绝色佳人,此时业已罗裳尽脱,纤腰以丝条缀成短裙,胸前一抹红色肚巾,此外臂腿全裸,便自随靡靡之音韵起舞。
  这八个妙龄女郎,个个粉粧玉琢,貌美非常,如今载歌载舞,越发显出一身柔肌媚骨,玉映珠辉,星眸流转之间,和以靡荡之音,端的声容并妙,冶荡无伦,确足勾人心魄。
  “太白双逸”俱是功行卓绝,定力极坚,默坐含笑,均是一派宝相庄严,八女一番歌舞,见人家丝毫无动於衷,突然一齐曼声长吟,个个手拈丝条短裙,随抛随接,霎时一室俱是肚巾、丝裙;八人转眼间通体一丝不挂,粉弯雪股,全部呈露,在花雨红粉之中,忽而双手据地,倒立旋转,备诸妙相,忽而反身立起,轻盈曼舞,玉腿齐飞,在花光掩映之中,忽隐忽现,舞到妙处,全身上下,一齐颤动,口中更是曼声艳歌,杂以骚媚入骨如呻吟,淫情荡意,委实撩人情致。
  “太白双逸”虽定力深厚,但丹田之中陡升起一股热流,二人大惊失色,以二人十数年之定力,不知见过多少风涛骇浪,今日何故如此不济?但他们怎知那杯中已被“余仙子”暗中放下烈性、无色、无味的春药?此时又被外界色情诱惑,怎不心猿意马?
  “太白双逸”顿觉喉乾舌燥,一点良知已被欲火掩住,已记不得此行任务,更顾不得数十年英名毁於一旦,陡然各自长身向那八名裸女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