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樵子《灞桥风雪飞满天》

第十三章 玉女怀春 君子难逑 意乱情迷 有口难言

作者:武陵樵子  来源:武陵樵子全集 
  长孙骥心头思绪犹如春潮狂涌,恰似茫茫东游大江,滔滔不绝,自思萍飘江湖,并肩难重,见景生情,忍不住酸从中来,目内噙着一片泪水。
  眼内却见远山含烟,近林郁翠,匹练东游游这清水,桅轴连云,渐渐一片模糊。
  耳中忽听着一声:“老弟。”一只强而有力的手举向自己的肩上按下!
  长孙骥蓦然一惊,掉面而视,只见是陈宽仁含笑目露疑容望着自己;自知有点失常,随即赧然一笑,悄声问道:“他们都走了么?”
  陈宽仁摇摇头。
  长孙骥双眼就向屏隙内往外张望,只见十数座桌面挤满了人,酒席宴前虽然谈笑风生,但壁垒分明。
  陈宽仁拉着长孙骥回至座前,笑道:“老弟,我们且谈风月,勿论恩仇,有甚么大不了的事,暂且放下,一屏之隔,我们自有天地,管它乌烟瘴气则甚?”
  长孙骥望了陈宽仁一眼,微笑道:“小弟不过触景生情,萍飘浮梗,见江湖风险万状,不知日后身何所属?是以自悲,方才於舟中见陈兄面有重忧,不知可否见告?”
  陈宽仁连道:“到时就知,到时就知。”说时,执壶斟满了两杯酒,举杯相敬。
  长孙骥知他不说,也不好勉强,微微一笑,举杯一饮而尽。
  两人正在推杯把盏时,忽觉屏风之外人影一闪,只见是“天星帮”
  帮主“笑面罗刹”阎凤娇含笑走来;那笑容却是一点不露淫邪之色,更显得华贵端庄。
  两人情不自禁立起身来,陈宽仁抱掌道:“阎帮主莅临,恕在下等不知,未曾出迎,望帮主海涵是幸。”
  “笑面罗刹”阎凤娇颔首为礼道:“两位请少礼。”说时自向一方坐下,又道:“我有一事不明,请问释疑?”
  两人胸头一震,不知所以?陈宽仁忙道:“阎帮主有话只管相问,在下只力之所及,无有不详细呈明。”
  阎凤娇微笑道:“阁下太客气了,我那手下王伟无知冒犯,折断一腿,固然咎由自取,但不知何由而起?”
  陈宽仁当即将客店之情景说出,王伟蓦然伸腿,长孙骥猝不及料,又出店太急,致将王伟一腿撞折。
  阎凤娇点点头,目露疑容凝视了长孙骥一眼,缓缓启齿道:“王伟平日无风生浪,生事寻故,屡加告诫还是不听,我因他无多大的恶迹,稍予宽容,不想他毫不知歛迹,自寻孽受,怨得哪个?但是……”说在此处,语声倏然一顿,杏目之中,陡露冷电寒霜,又道:“王伟绝不会无故伸腿,谅这位长孙少侠定有令他不忿之念,才致如此,我这说话虽然不中听,但也是持平而论,请长孙少侠不要见怪,将详情告知,我一回帮,若然王伟理亏,必重重责罚。”
  长孙骥虽是谦和之人,但也按捺不了,冷笑道:“帮主方才已责罚过王伟,莫不是”天星帮“规是否有一罪两罚之条例?”
  因为“笑面罗刹”语气虽然委婉,但句里字间,很明显暗责长孙骥不该莽撞予王伟重伤,长孙骥在阎凤娇与陈宽仁对话时,默然不响,但心中一种莫名的愤怒逐渐高涨,积蕴在胸,及至“笑面罗刹”问他,胸中怒火一触迸发。
  陈宽仁暗中焦急不已,当下“笑面罗刹”闻言反而脸色转趋无比详和,暗中讚佩长孙骥好胆气,及惊异他的资质秉赋奇佳,颔首微笑道:“少侠责之甚是,不过,我忝为一帮之主,执法不宜偏颇,若我返得总坛后,王伟直诉并无冒犯之处,那时我这帮主何以自处?少侠英俊有为,他日不可限量,倘我眼力不差,日后必是一派宗主,如撞上我今日这局面,请问少侠将做何处置?”
  长孙骥哑然无语,心头追悔不该一时冲动,玉面通红,尴尬异常。
  陈宽仁接口道:“事诚属误会,王伟不该心存敌视,致遭罪戾。”
  遂将渡江之时险遭乌蓬快船相撞经过详情一一告知,乘客於客栈中信口雌黄,大肆渲染,练武之人未免互相嫉忌,王伟便暗中伸腿绊跌长孙老弟,然而……
  语尚未了,阎凤娇忽挥手制止,面有忧容问道:“阁下可见船中被害的人是何情状?”
  陈宽仁当即说俱是阴毒暗器所杀,死者脸像做何服色,亦形容详尽。
  阎凤娇面色如罩寒霜,沉吟须臾,微笑道:“谢谢二位了。”微一裣衽,掉面向屏风外翩然走去。
  陈宽仁忽悄声对长孙骥说道:“那只空船中屍体,必有“天星帮”手下在内,不然她为何这样神色?江南道上,腥风血雨又将燃起了。“
  说后微微叹息一声……
  忽听得屏外一条云遮月嗓子说道:“孟老镖头命在下通知各位,他因有急事需赶返中原一趟,现已束装就道,各位老师远程卒临祝寿,实在不敢当,深致歉意。“
  群雄中起了数声惊喟,一片脚步声腾起,由上而下,两人凑眼屏隙一视,见群雄俱已下楼,陈宽仁急道:“这孟振飞声言赶赴中原,显然虚假,陈某有急事而来,意欲单独探庄一行,老弟只在客店中等我就是。”
  长孙骥正待说话,只见陈宽仁双足一踹,嗖地窜出窗外,向茫茫大江之滨落去,他不知陈宽仁何故要寻那孟振飞,但猜出势必不同寻常,竟欲跟着而去,却由屏风之外走进店夥,见长孙骥单独一人在此,不由惊讶道:“客官你那同伴呢?”
  长孙骥答道:“他因有事先离去了。”说着取出一锭纹银算是酒菜合资,快步下得楼去;经此一耽搁,陈宽仁早没了踪影,长孙骥无可奈何,询问路人孟振飞庄院何处后,行云流水般走去。
  步出镇街外,四顾无人,身法加疾向青翠欲滴的林中奔去,奔行之间,长孙骥眼中瞥见前面林内立着三个大汉,怒目瞪着自己,心中微惊,步伐放缓下来,突闻其中一大汉高喝道:“站住!”
  长孙骥虽然步伐放缓,但仍向前走去,口中微笑道:“尊驾此言敢是对我而发么?”
  那大汉浓眉一竖,狞声道:“不是对你,还有谁?”
  长孙骥剑眉微剔,显然对这大汉说话无礼激怒,冷笑一声道:“我与尊驾素昧平生,这种咄咄逼人的态度似非所宜。”
  那大汉哈哈狂笑道:“俺与你虽不相识,但俺那拜弟王伟却认识你这小子。”
  长孙骥不由恍然大悟,他们是“天星帮”手下,见自己向人问路,先在林中等候,登时心中大怒,目寒似水,望了大汉一眼,冷冷说道:“那么说来,尊驾敢是为报王伟断腿之仇而来?”
  大汉沉声说道:“不错,正是如此。”
  倏地抽出一柄阔背厚刃,寒光夺目的雁翎钢刀来,此刻,林中右侧忽起嗖嗖窜步之声,来势绝快,转瞬,林树郁密中忽窜出一个9谦w满面黑衣大汉,见双方情状一怔,深深地瞪了长孙骥一眼,别面向三汉子道:“孟振飞宅院已空无一人,显然已迁入西梁,帮主说本帮外六舵舵主丛被对头以阴毒暗器毙命,置入空船中,帮主查出非”八卦门“
  所为,系另一对头所为,现匆匆向安徽边界赶去,命我传令,今后如遇上腰系红白丝条之人,就是对头门下,一律格杀勿违。“说完,身形一晃,又自窜进林中,身法快疾。
  长孙骥听得一怔,忖道:“既然孟振飞宅中查无一人,陈宽仁想必扑空,自己再去亦是徒劳跋涉。”
  却听那大汉喝道:“你还不亮出兵刃来,我”金钱豹“张天民向不轻易饶人性命。”
  长孙骥不由朗声大笑道:“我这兵刃一出,也是倒无全命之辈,徒手与你相搏,你还有点不配。”
  张天民暴怒如雷,大喝道:“小子你太猖狂,俺也不要你性命,只断上一腿就是。”
  说着一刀飞出,刀光霍霍,寻向长孙骥胸前三处重穴,去势电疾,凌厉之至。
  长孙骥微惊这张天民貌像粗鲁,武功刀法着实不俗,名家所授,当下足下挫出一步,待刀芒堪近胸前之际,右手迅如电光石火般疾探而出,一式“分光取物”五指向刀光抓去。
  张天民看得真切,心中大惊,刀势飞快地往后一撤,只见长孙骥五指一张,由指变掌向自身一推;登时只感脑前如受重击,气血狂涌,踉跄倒退数步,惊得面无人色。
  这时,张天民同伴二人亦抽出兵刃,吆喝一声,电光耀目涌来。
  长孙骥冷笑声中,手势未撤,突迅捷地往外一引,一声闷哼声起,长孙骥手中只见多出一柄钢刀。
  这大汉已是飞仆在地,长孙骥身形向左一抓,左手五指着飞出,无独有偶,另一人亦是手中钢刀被夺出手外,人亦扑跌在地。
  在这闪电的一刹那,长孙骥已展出震惊武林绝奇手法“空手抓白刃”功夫,抓、震、翻、跌四诀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内形成,动作之快,毕生罕睹。
  “金钱豹”张天民愈发惊悸,手持着雁翎刀楞在那儿,不知何从忽由林内传出一串银铃的笑声,道:“凭你们三个怪物,焉能是人家对手?没得与我娘丢脸现丑?”
  话音方落,林内捷如飞鸿掠出一条娇小身形,长孙骥眼中一亮,只见来人是一年可十七、八娇艳如花少女,眸若秋水,盈盈含笑,穿着一身白色罗衣,更显得亭亭玉立,面上稚气嫣然。
  张天民与两大汉垂手躬身施礼,问道:“小姐,为何不随着帮主去?”
  那少女双眼凝望着长孙骥,一瞬不瞬,口中不经意地做答道:“我娘已折返,赶向栖霞而去,姑娘遇着传令的余舵主,说你们这三个蠢物在此招事生非,所以姑娘赶来。“
  长孙骥被这少女看得满脸发热,怦怦心跳,暗中诧道:“怎么此女也长得十分可人,娇媚比之燕玲、鄂逸兰并未逊色。”
  只见这少女嫣然微笑道:“你可是娘看中属意的长孙少侠么?我娘眼光不错,你确是英俊不凡。”
  长孙骥不料这少女说话这样露骨,不由一张脸红到脖子上,尴尬万分笑道:“在下长孙骥,蒙姑娘片言解围,殊深感激,在下还有要事,容图后会。”
  说罢一揖,转身即待走去,忽见眼前人影一闪,那少女已落在身前,螓首一抬,娇笑道:“我求你一事好么?”
  长孙骥心头一怔,问道:“姑娘所求的事,在下只要力量所及,无不遵命。”
  少女一掠鬓额乱发,露出娇媚无比笑容道:“真的吗?当然你力之能及,不然我娘也不会叫我来找你了。”
  长孙骥大吃一惊,张口结舌道:“是帮主叫姑娘来的?”
  少女又是一笑,道:“你知道,我娘只有我这么一个爱女,珍逾性命,但从不轻易放我外出,娘说如今世人心术阴险邪淫,我若孤身外出,必会受诱坠落,不然,要找一个良伴才放心,我娘从不推许与人,这次看上你必然不差,我意欲跟你结伴而行,好么?”
  语声甜脆好听,宛如黄莺啭鸣。长孙骥心内暗暗叫苦,慌不迭地摇头道:“在下实是有急事在身,有负帮主与姑娘雅爱,只有另图他日了。”
  蓦然——
  一声冰冷澈骨的轻笑从树林翳密处传出,只听一人冷冷说道:“姑娘,人家不要你,何必勉强?你就跟着贫道,包管一身享用不尽。”
  语声中,只见一头戴七梁冠,身着八卦锦衣的黑鬚老道缓步走了出来,五官甚是方正,可是眼光透出一派邪淫之色。
  少女一见这道人,呸了一声道:“牛鼻子老道,你满嘴胡言乱语,恼得姑娘性起,叫你剑下亡魂。”
  老道竟听若无闻,捋鬚含笑道:“你就是阎凤娇之女阎小凤么?果然天姿国色,我见犹怜,你那娘被对头困在离此不远的山谷古寺中,贫道不欲多事,现在只要你答应相随贫道,贫道当救你娘出困。”
  阎小凤一听,花容失色,急道:“你所说是真吗?”
  道人笑道:“出家人怎好打诳语,来,贫道同你去。”说着飞手向阎小凤皓腕抓去,出势若电。
  “金钱豹”张天民等三人大喝一声,刀出如风,往道人手臂劈去。
  道人冷笑一声,手掌疾翻,向外打出一掌,一股强猛无比的劲气狂涌而起,只见张天民三人仅哼得一声,身形被震起半空,余势所及,径寸大树哗啦断成一片,枝叶残飞如雨,声威煞是骇人。
  但见张天民三人身形堪堪坠地,一动不动,显然半死不活。
  道人一掌翻出之后,又自迅如闪电地向阎小凤手腕抓去,蓦感身侧劲风锐利,心中一惊,手臂急撤,晃身疾退丈外,只见一条身形如影随形跟到。
  抬目一瞧,却是长孙骥英飒鸢立在身前冷笑道:“果然传言不讹,西梁”八卦门“中俱是不守清规,令人不齿的败类,偌大年纪欺侮一个弱女,还有颜面立足於人世,真正无耻已极。”
  道人被说得一脸发赤,目蕴凶光沉喝道:“小辈,你敢在”黄沙道长“面前卖狂,你是自取其死。”
  口中虽是这么说,却瞧出这英俊少年,精华内歛,分明是一武功上乘能手,手指微屈如钩,当胸而立。
  声落,突发出一声锐啸,那啸音似乎令人听得有点头皮发炸,啸音一出“黄沙道长”身形直拔而起,拔至五齐丈高下,突弯腰一屈,身形突化“苍鹰展翅”二掌攻下强猛劲风,身形也电扑而下。
  那扑下之势,却不往长孙骥脸头罩落,却向阎小凤立处电泻扑去,只听得阎小凤尖叫一声,长孙骥已如风出手,一招“天竺旃檀十八掌”之“佛祖离座”迎着“黄沙道长”扑下的身形打去。
  “黄沙道长”避重就轻的打法,是他一贯长技,他心想只要阎小凤被擒在手下,对这少年要挟,谅这少年也无可奈何,而他这“苍鹰展翅”身法是他成名绝技,一经施出,五丈方圆内无人得能倖全。
  他心意打得满好,可是——
  哪知长孙骥秉赋至厚,又服用“灵鸷生”精制“紫府玉液丹”后,功力何止凭添一倍以上,这一招“佛祖离座”本是天竺禅门绝学,只见狂飚乍涌,劲风巨啸,威势无俦。
  “黄沙道长”正在称心快意之际,蓦地,一片强烈无伦的劲力往胸前一撞,震得血涌气翻,身不由主地被劲力卷飞了出去。
  身才落下,长孙骥欺风追电而至,电光石火般迅出两指向“黄沙道长”胸后“命门”穴一弹,只听得“黄沙道长”闷哼了一声,长孙骥弹指后,又疾如电旋旳一翻右掌,迅快无比地五指飞扣在“黄沙道长”腕脉穴上。
  但见黄沙道人两眼圆睁如铃,露出愤怒惊悸的目光,面色苍白如死灰,长孙骥冷笑道:“”天星帮“帮主现在何处?快说!”
  黄沙道人本待不说,无奈腕脉穴被扣,气血返攻宛如万蛇钻心,比死都要难过,有气无力地说道:“只朝西南方向寻去,一道飞瀑流泉之上,有座荒废古庙就是。”
  长孙骥忆起山中受“八卦门”“离宫真人”等三道人联手,飞坠山谷险遭丧生,遂将“八卦门”长恨心底,左掌飞起欲待往下击时,忖道:“这黄沙道人看来是”八卦门“中无名小卒,冤有头,债有主,饶他一条性命吧。”改掌为指,飞点了“哑穴”一指,松手飘开五尺,一转身只见阎小凤躺卧在地,星眸紧闭,玉容惨淡,显示受惊过度所致。
  他不禁剑眉一蹙,心说:““天星帮”帮主功力震惊武林,怎么她女儿似未习过半点武功,不然,怎经不起虚惊?”
  他为之踌躇不前久之,终於微叹一声道:“嫂溺援之以手,我何能避此男女之嫌?”
  走近阎小凤身侧,唤道:“姑娘!”
  阎小凤仍然如故,一动不动,长孙骥由不得心生急躁,又连唤了数声,只见阎小凤玉容更趋惨淡,酥胸频频起伏。
  长孙骥忍不住伸手扶了扶阎小凤脉搏,但感阎小凤脉象微弱,不规则跃动,不禁缩手忧心无主。
  他没经过这种尴尬局面,犹豫半晌,自言自语道:“到此时也顾不得这许多了。”
  一掌接在姑娘“命门”穴上,用本身真气贯输,突然,长孙骥两道剑眉紧蹙在一处,目中流露出惊讶之色。
  原来只觉姑娘体内气血呆滞在穴道上,把将输入真气抵住,杆格难行,暗道:“这是怎么搞的,难道黄沙道人掌力竟有这么阴毒,把气血呆凝在穴道上。”於是匆匆做了一个决定,不管姑娘是死是活,定要将她交与“天星帮”帮主。
  双手托起姑娘娇躯,直向西南方奔去。雨后林间清新若洗,枫叶艳红了半边天,松柏清翠若滴,白云蓝天,数阵雁行飞鸣,嘎送云霄,江南晚秋萧索中带有绚丽清艳。
  长孙骥只托着姑娘娇躯在山径中奔驰,如兰似麝幽香,一缕缕直袭入鼻,他虽然是过来人,但并非鲁男子柳下惠,轻玉温香在抱,安可不引起绮念遐思,阎小凤那一袭白色罗衣,如投雾壳,山风疾吹,掀动飘忽,露出凝霜雪脂圆肤小腿,更是撩人,长孙骥犹如小鹿乱撞,怦怦心跳。
  约奔出十数里,皆因山陵起伏,长孙骥虽是功力精深,也为之气喘频频,不由把脚步放缓,只觉阎小凤仍是胸口跳跃,显然尚未气绝,但一路之中猜忖不出甚么缘故,阎小凤为何如此。
  蓦然,忽闻得破空急啸声,辽透云空,长孙骥不禁停步张皇四顾,只因林树郁密,遮住视线,然料出此啸声清越,必是一武功上乘能手。
  片刻,只见一条黑影由树梢飞泻落下,捷如鹰隼,停身在长孙骥身外三丈远处,来人正是燕玲之师“余仙子”手执着那乌光闪烁的沉重鸠杖,星目中神光炯炯射在阎小凤身上。
  只听得“余仙子”阴恻恻地冷笑了声,说道:“鬼丫头,原来你跑到人家怀中去了。”
  说着,手提鸠杖“怒劈华山”旋风似的凌空扫落,锐啸划空。
  长孙骥心知她误会阎小凤是燕玲,正要出声置辩,不料“余仙子”出手得这么快,急一晃身,电旋星飘地闪出三丈开外。
  “余仙子”似为长孙骥捷奇的身法所惊,星目中吐出诧异神光,长孙骥剑眉一耸,沉声说道:“老前辈,不问情由就胡乱出手,难道老前辈认得这位姑娘么?”
  “余仙子”自知在“落星堡”无法探出五陵蕴秘,闻说又遗失“铁笔生死判”匡超处处对她设话,一气离去,耑返巢湖蓼心洲。
  但返回蓼心洲后,坐立不安,愈想愈气,她忖念如非是燕玲生心内叛,秘图岂能不得,是以密遣手下探听燕玲踪迹,只探出燕玲已离开中原,随一少年来在江南。
  是以她一见着长孙骥手托着阎小凤,就认定必是他们二人,燕玲又是一袭白色罗衣,怀怒积怨不容分说就下得毒手,及至长孙骥一问,不禁呆了一呆,倏又玉颜泛青,怒道:“老身孽徒焉有认不出来的?”
  长孙骥冷冷说道:“只怕老前辈两目昏花,错把冯京当马凉了。”
  说着,将阎小凤娇躯转向外侧,虽然面目在“余仙子”眼前“余仙子”一见阎小凤面庞,顿时玉颜绯红,情知认错,但以她的名望身份,又不便自认理屈,冷冷笑道:“虽不是我那叛徒,但你为何挟着少女在山间飞驰,虽是一下五门淫贼,老身自要过问。”
  长孙骥不禁星目陡射逼人神光,朗笑道:“老前辈你别欺人太甚,难道晚辈妻室身负重伤,容不得晚辈抱持了?不问情由是非,有失一派宗师身份,令晚辈实在齿冷。”
  他只有说阎小凤是自己的妻室,不然经不起“余仙子”诬诣淫贼言辞。“余仙子”闻言更是羞忿,怒叱一声道:“就真是你的妻室,也不能对老身这么无礼,你知道老身是甚么人?”
  长孙骥竟以鄙视无比的目光望了“余仙子”一眼,轻笑一声道:“以鸠杖判断,一眼就知是巢湖蓼心洲余丽裳之物,你可是余丽裳么?”
  “余仙子”一听这少年人直呼己名,侮辱莫此已极,暴怒的目光更浓,森森逼人,怒喝道:“无名小辈,你竟敢目无尊长,老身岂能容你猖狂,且让你知老身鸠杖厉害。”
  说着鸠杖迎风一晃,长孙骥将阎小凤放落树荫软草中,长身一跃,哈哈大笑道:““余仙子”你别以为你那“拂花鬼指”及三十九手追风杖法,就是震惊武林之学,在我眼中看来不堪一击。”
  “余仙子”蕴怒无比,也不再徒劳之言,鸠杖一顿,身形突凌空拔起,急抡寒铁鸠杖“狂风落叶”急扫而下,一招飞出,左手五指迅快一弧,电闪抓下,身法变得之巧奇,出手之诡速,迅捷无伦。
  长孙骥奉“灵鸷生”严命,非遇生死一发时,不得撤出肩头之“月魄剑”知“余仙子”杖重力沉,不敢空手硬接,只见杖风激啸中挟着嘶嘶阴寒劲风,扑面而至,忙左足一纵,一招天竺旃檀十八掌使出,只用上五成力道,人已如激矢般往上嗖地涌起。
  “余仙子”早瞧出长孙骥功力非同寻常,一点均不生轻视,杖指飞出半途之际,已将三十九手追风鸠杖,及二十八招“拂花鬼指”悉数施展开来。
  却不料长孙骥身形拔起避招,又为长孙骥掌力震得身形晃了两晃,不禁大吃一惊,杖指扑空,突一挫身,手中鸠杖仰扫飞出,一招“长风逼云”只见满空乌光闪闪,带起狂风怒啸,硬击长孙骥扑出的身形。
  长孙骥掉首下扑时,已料出“余仙子”必出这招,乘着这鸠杖欲出之时,胸微微一仰,电泻而下,人已擦向“余仙子”胸后,两指一圈,迅如电光石火般往“余仙子”后“心俞”重穴弹出。
  劲风一缕“余仙子”已感觉不妙?在这电闪的一刹那,只有旱地拔葱身法才能闪避重招,两足一点,激矢拔起。
  哪知长孙骥手法端的飞快之极“余仙子”虽然躲过“心俞”死穴一击,打在肿膝弯上被弹了一指,只觉如中蛇蠍噬咬了一口,痛彻心脾,狂吼一声,身形仍未坠下,直射出五丈以下,衣袖一拂,电芒星射般逸落树丛中,跟着扬出狠狠狂声道:“小辈,我”余仙子“不报此仇,难消心头之恨。”
  长孙骥冷笑了声,别过头来一望阎小凤,不禁为之目瞪口呆,原来阎小凤竟立了起来,斜倚树身,美目盼兮,嘴角盈盈含笑,风鬟雾縠,美绝天人。
  长孙骥张着大眼,不胜惊奇,结舌道:“姑娘,你……你怎么啦?”
  阎小凤斜睨了长孙骥一白眼,格格娇笑道:“我自好好地,你胡自慌乱一气干嘛?我长得这么大,还没有被陌生男子抱过,你好不识羞。”
  长孙骥不由心中暗暗叫苦,他本聪颖的人,哪有猜不出姑娘存何心意?有道是男想女隔重山,女想男隔重单,知坠入姑娘计算内,不由面红过耳,呐呐不能出言。
  阎小凤见长孙骥如此情状,不由暗暗得意,心说:“我娘教我这套牢笼之计,果然生效。”
  眼见长孙骥长得玉树临风,倜傥不群,杏目中流露爱极之意,但这一尴尬局面,长孙骥非打开僵局不可,须知情海波澜,稍一不慎,必致灭顶,何况他又是已婚之人,当下面红嗫嚅道:“姑娘,令堂身陷危境,须速去援救才是。”
  阎小凤哼了一声道:“那牛鼻子故做危言耸听,我娘武功盖世,哪会如此容易被困?我起先还以为真,后来那牛鼻子竟要挟我同行,便知道他是虚词谎言。”
  长孙骥摇首道:“未必是假,姑娘还宜速去为是。”
  阎小凤张大着两只清澈如水的杏眼,痴痴问道:“难道你不去吗?”
  长孙骥道:“在下还有要事,恕不能奉陪姑娘了。”
  阎小凤娇呼道:“不行。”
  说时娇躯急飞而起,奔向长孙骥而去,像飞燕投怀般,一把将长孙骥抱得紧紧地,只见姑娘仰着粉脸,星目泛红道:“我娘常说天下男子均薄倖,想不到你也这么无情,始乱终弃。”
  长孙骥听得玉颜惨白,忙道:“姑娘,在下并未失礼,怎可说是始乱终弃?”
  阎小凤小嘴披了一披,道:“你还说,抱也被你抱过了,摸也摸过了,又与余丽裳老妖婆说姑娘是你妻室。”
  长孙骥心想:“是呀,为何自己一时糊涂如此,事先未察觉姑娘伪装受伤,事后又谎称姑娘是自己妻室,固然是一时搪塞之词,但污人清白,传诸人耳,叫姑娘日后有何面目见人?”
  心下甚是追悔不已,做声不得。轻玉送怀,吐气如兰,直袭入鼻,高耸菽乳,紧贴着长孙骥胸脯,长孙骥纵是铁石人儿,也要动心,不禁心神荡漾,意乱情迷起来。
  长孙骥尽力抑压住自己绮念邪思,良久才迸出一句话来,喃喃说道:“姑娘,在下只是权宜之计,不是有意污得姑娘的清白,否则,余丽裳必说我是一淫贼邪恶之辈。”
  姑娘目含幽怨道:“你只为自己做想,就不想我日后有何面目见人。”
  言犹未了,竟嘤嘤啜泣,双肩耸动,宛如一枝梨花春节雨般,凄楚可怜,长孙骥心中暗暗长叹了一口气,他此时此刻不知如何是好,那入得鼻中少女特有的淡淡幽香似乎愈来愈浓了,从姑娘埋在自己的螓首粉头犹脐中阵阵透出,由不住神魂一荡,情不自禁地抬手抚摸姑娘满头的云发。
  他双眼凝向长空,白云逸飞,雁群嘎鸣,心头只感有种交杂困扰的情绪,冲动、内疚、惆怅、落寞,兼而有之,似一块铅重的石块,梗郁於胸。
  忽然在林中深处,传来一声沉沉的慨叹,两人不禁一惊,倏地分了开来,同时投目发声之处。长孙骥朗喝一声道:“林中是甚么人?”
  只见林内飘然走出一貌相清癯,五官端正,胸前银鬚飘拂的道人,这道人身穿一袭灰白道袍,背负长剑,显然不是“八卦门”中,长孙骥拱手道:“道长何人,请示名讳。”
  那道人抚鬚微笑道:“山野之人,久已忘去姓名,贫道偶经此处,见两位一双两好,璧人一对,不胜欣羨,愿施主不可辜负这位女施主的爱意,须知爱极生妒,定然惹火焚身,贫道虽是孤云野鹤,但也是过来人,不要为得一念之差,日后致恨海难填,情天难补了。”
  道人朗朗语声,听在长孙骥耳内,只觉字字犹如金石,铿锵韶扬,长孙骥心说:“你哪知我腹中别有难言苦衷……”当下默不做声,阎小凤芳心甚为感激,只觉这道人一字一语的深深抚慰自己心头深处。
  道人微微望了屍横远处的“黄沙道长”目中似有惊容,但只瞬眼即已隐歛,长孙骥瞧见道人双目神光,心中蓦然一惊,只觉这眼神似在何处见过,彷彿甚熟,但一时想他不起,脑中把所见过之人一一掠出。
  正在思忖之间,道人见长孙骥俊目中露出迷惘惶惑神色,知他已生疑念,心中微微一惊,忙笑道:“少施主青年英俊,想必是一代高人手下,瞧少施主肩头蓝布长囊,一定是甚么干将莫邪之属,贫道别无所嗜,不过对剑学一道,浸淫有年,虽未说有心得,然自信与中原各大门派精奇剑学毫无逊色,意欲与少施主印招十招,以示观摩如何?“
  长孙骥笑道:“道长有命自不敢辞,不过在下还有要事,须陪姑娘剋时赶去,容待日后相见时再说吧。”
  那道人一听,颔首道:“虽然少施主有事,那也不勉强,不知少施主容贫道见识一眼名剑么?”
  长孙骥不由心中做难,他知只要这柄“月魄剑”一现,必掀起武林轩然大波,不知如何答覆才好,双眼发怔着,暗暗说道:“他为甚么要观这把剑呢?是否江南道上均是在找这柄剑,嗯……这道长一定是为此。”
  那道人见长孙骥不答,微笑道:“少施主尚未够胸襟旷达,何吝出视一剑,只此一点,少施主他日成就必侷促一隅,未可冠冕群英了。”
  这时,阎小凤娇笑道:“你就给道长瞧瞧嘛,这道长又不像坏人,我们还要赶路呢。”姑娘为感道人言语相助之德,故说此话。
  长孙骥转眼向姑娘望去,见姑娘一脸冀求之色,不由心软,暗道:“自己捧在手中当是无妨,切不可假诸道人之手。”
  想定,两手一反,解开背结,将蓝布长囊执在手中,正要解除蓝布剑囊时,长孙骥忽见那道人目光闪烁流转,似是抑制心内激动的情绪,不禁犯疑,但仍缓缓褪除,在要露出剑柄之际,忽闻林内传出两声大喝,只听得一人喝道:“长孙贤弟,切不可露剑,这道人不是甚么好人。”
  声止,两条人影急如星泻飞掠而至,道人目光威稜暴射,一声激越长笑声起,诡然出手,五指如若鬼魅抓向长孙骥手中长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