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樵子《灞桥风雪飞满天》

第三章 崆峒三剑 梧鼠技穷 太白双逸 陵野凶搏

作者:武陵樵子  来源:武陵樵子全集 
  何飞鹏不想其弟竟死在自己掌力之下不由厉吼了一声,身形倏然而动,暗聚真力於双掌,回环两掌劈出,右掌欺向长孙骥左胸“天府”左掌迳往“气海”穴打去,势如巨浪奔潮,雷霆万钧,掌随身施,部位却拿的十分准。
  长孙骥一声朗笑,腾身而起,拾指暴伸,猝然凌空扑下,指风划空急啸,穿透何飞鹏纯厚的掌劲,电闪当胸抓去。
  何飞鹏心惊胆骇,避已不及,胸前一痛,顿感脏腑皆裂,哼都没哼得一声,便自鲜血喷溅,仰面倒地。
  长孙骥闪身得快,倖免喷血溅及,两鸟一死,先前一股镇静若定功夫,倏然消失,目睹死状如此惨法,不禁四肢发软,颓然叹气。蓦地!路旁树梢发出一声洪亮长笑……
  笑声中,一条身影飞泻而下,落在长孙骥身前不足一丈处。
  长孙骥闻笑心惊,暗自凝神蓄势,只见来人正是“鬼牙掌”姜虚。
  姜虚目光电射打量了长孙骥一眼,微笑道:“你这份胆量,武功,足够老夫钦佩不已,但你为何要冒充“落星堡”门下?”
  长孙骥定一定神,答道:“在下长孙骥奉家师之命,投奔匡堡主,故自视“落星堡”门下。”
  姜虚手捋颔下长鬚,略一沉吟,道:“看你手法,迹近峨眉,又似是而非,令师何人可否见告?莫非你也是峨眉门下么?”
  长孙骥心中一震,暗惊无愧为江湖高手,眼力真箇锐利,灵机一动,已想好答词,微笑道:“老英雄言之差矣,天下武学,道出同源,虽有宗派之称,其实大同小异,总不外乎精、气、神合一而已,若论手法纯厚玄诡,则在乎各人秉赋造诣,是以观察每人武学,以判断宗派,似有谬失之误,至於家师何人,一切都在面陈堡主信中,目前恕在下不便奉告。”
  姜虚大笑道:“你倒伶牙巧齿,老夫只问了几句话,你反教训了一顿老夫不是。”说此一顿,又道:“你要去“落星堡”见堡主,若在平时,经人指点,当可见到,不过现在你这样前去,可有点危险……”
  长孙骥不明他所说用意何在?张着星眼发怔。
  姜虚微微一笑,接着道:““落星堡”名之落星,是堡屋分散零乱,辐度很大,有相差十数里的,外人总以为堡屋是集中一地而名,其实非是;一地传警,不但鞭长莫及,而且淆乱人心,往往劳师动?l,不易收功,目前强乱环伺,谅你也有个耳闻;堡主有见及此,是以,穷究天人之学,将本堡辖境之内,按周天星宿躔度,外则正反五行,中则三才八卦,内以九曲阵式,休说是你,就是当今武林名宿,入得其内,亦会迷乱心智,困不得出,你今迢迢投奔“落星堡”何人遽能轻信,老夫虑你此去,立遇重重袭击,纵有一身不俗武学,也难免戮杀……”
  长孙骥不禁吓出一身冷汗,只听姜虚说道:“老夫现在有事,不能送你,这样吧,老夫与你一见投缘,赠你一枚贵宾星形钢环,悬在襟下,祝你一路顺风。
  ”说着,取出一枚燐光闪闪、拇指大七角星环。
  长孙骥双手接过,道谢了声,音尚未落,姜虚已走出数丈外,突见姜虚止住脚步,回头笑道:“长孙老弟,你若有兴,你愿随老夫去看看崆峒、青城、点苍三派秘密聚会之地,一窥名门武学么?”
  长孙骥微笑道:“有老英雄在旁壮胆,在下何处不敢去?”
  姜虚也不再说,当先驰去,长孙骥看出姜虚身法极快,生恐姜虚看弱了他,足下一动,如影随形紧紧跟去。茫茫月夜,只见两人在陵野上纵跃如飞。
  约莫半刻工夫,姜虚向一处树木浓翳处闪入,长孙骥随着窜进,林中一片漆黑,姜虚原是轻车熟路,晃动甚快,长孙骥因地形不熟,身形逐渐坠后,转眼,姜虚人影已杳不可见。
  林树愈进愈密,长孙骥几乎是摸索而行,蓦闻姜虚断喝之声隐隐传来,便知他遇上强敌,便朝着出声方向而走,但喝声愈来愈微,其后寂然无声。
  长孙骥几经摸索,终於看出月华透入林迳,心中大喜,身形加快,掠出林外,举目一瞧,不禁大吃一惊,又退了一步,卷在树后。
  原来林外是一处高塚,宽敞墓道上,只见三个年岁甚大的老者,举剑半伸,分三面而立,中间却立着白衣少女燕玲,三柄剑尖均差着半尺距离,便刺着燕玲前后胸,剑身寒光闪闪,一见却知那是三柄吹毛可断的宝剑。
  只见燕玲姑娘傲然不惧,两目露出愤恨的神光,凝视在三个老者脸上。
  长孙骥心内十分惊异为何双方都在僵持着,只要剑尖移前五寸,燕玲定必血溅罗衣,横屍周后,看情形三个老者定是心有所虑,投鼠忌器。
  此刻,其中有一额广鬚丰老者,剑光颠动了一下,冷笑道:“姑娘,你无须如此执拗,假使你能知道老夫是何许人?你也许后悔早不该吐实了。”燕姑娘脆笑了两声,道:“姑娘早知道你们三个老鬼是谁?休要倚仗你们自己一套规矩,报出姓名必死?姑娘偏不怕。”说着指着广额丰鬚老者道:“你就是崆峒甚么三剑之首?“无情剑客”曹玉渊。
  ”经指着一猴面老者笑道:“这位大慨是“戮魂剑客”辛雷。”说着又是妩媚一笑,指着鱼眼凸出、凶光逼人的瘦长老者道:“这位是昔年败於“金剑尊者”手下的“追风剑客”樊奇。”
  樊奇见燕姑娘当面揭穿其短,鬚发怒眼,大喝一声道:“这是你自速其死,休怨老夫狠毒。”剑身一抖,只见震起三点银花,飞向燕玲胸前三处重穴,去势电疾,五寸距离,转眼即至,眼看燕玲就要丧生在樊奇剑下,长孙骥不禁骇得手心沁汗。
  燕玲在说话之时,早知道“追风剑客”有此一举,已蓄势待发,剑尖堪近胸前两寸之处,右手迅如电光石火地疾探而出,五指抓住剑尖“当啷啷”几声脆响,登时剑身似是受一种巨大力道往右荡开。
  樊奇马步不稳,微微撤出一步,目中顿现惊疑神光长孙骥见燕玲使出此一绝着,不由暗暗讚佩此女不但沉着若定,而且胆智过人,出手之巧、快、玄、诡,更是自己望尘莫及的。
  要知“空手抓白刃”在一个身具上乘武功的人自非难事,而难就难在眼力、手法、时间须拿得十分准确,稍有差误,一击不中,便遭反噬,自速其死;所以武学高深之辈,非至生死关头,轻不一用。
  燕姑娘一露绝招,非仅长孙骥钦佩心折,连“崆峒三剑”也为之大感凛骇!
  只见“无情剑客”曹玉渊忙对樊奇说道:“老三此时千万不可鹵莽,事情必须讲清楚来,谅这女娃儿纵然武功通天,也难逃我们三绝剑阵之下。”
  忽然燕玲趁着他们说话疏神之际,一闪娇躯,双掌飞快回环击出,分击曹玉渊、樊奇两人“肩胛”穴,骤然出手,奇快绝伦。
  但“崆峒三绝剑”成名非是倖至,立在一旁的“戮魂剑客”辛雷早经蓄势戒备,燕玲猝然出手,就在她娇躯微动时,手出一剑“星河倒挂”震起匹练如虹,拖着九点金星,飞袭燕玲周身重穴。
  燕玲几乎以“拂花鬼指”点中曹玉渊、樊奇两人“肩胛穴”蓦觉剑风袭体,后胸一寒,再也顾不得伤敌,全身往右斜卧至地,一双罗袖往后一甩,身躯突然跃起,凌空飞扑三招,将辛雷逼退三步。
  曹玉渊、樊奇若不是辛雷施出“星河倒挂”绝招,几乎着了燕玲的道儿,一世英名倖免扫地,不由心头暗气,在姑娘跃起时,同起一剑,刹那间,漫天金星向姑娘身前攻去,辛雷虽被迫退三步,但剑势又起,三剑移形换位,等待燕玲落足於地时,三剑数势倏然止住,仍如前状,三柄剑尖抵着燕玲身前不足两寸处,这正是间不容发之势。
  长孙骥暗暗心骇三剑配合得妙到毫巅,正奇合运,虚实互生,而且凌厉绝伦,如非是“崆峒三剑”心有顾忌,姑娘早就魂飞九幽,长孙骥屡欲出手抢救燕玲逃出三剑之下,但想不出一个善策;万一“崆峒三剑”见有人出面,陡出一剑,这不是反而害了她吗?左思右想,总想不出一妥当之法,甚感踌躇。
  这时,曹玉渊微微冷笑道:“小小年岁,出手这么狠毒,老夫念在你是“余仙子”门下,一再容忍,你只说出图卷是否在你身上?或被别人取去,老夫必饶你不死。”
  燕玲知“崆峒三剑”心意绝毒,不在其师“余仙子”之下,自己若说出图卷在身上,则难逃剑下之危。眼珠一转,冷冷笑道:“老鬼,你们明知不在姑娘身上,前已说过,不然,为何不杀死姑娘,在身上取图,岂不方便得多?”
  曹玉渊勃然大怒道:“老夫就是为着你知道图卷落在何人手中?才这样便宜你,你几曾闻得有谁逃出三绝剑下?”
  姑娘一声娇笑道:“告诉你们也容易,图卷早为“铁笔生死判”取去,那就要你们有无本领去取回,尽管你们三绝剑偌大名望,也不敢踏进“落星堡”一步,就是知道,你们还不是望洋兴叹。
  ”
  “无情剑客”曹玉渊气得鬚发戟立,大喝道:“你敢小觑我们?”
  话声未落“追风剑客”樊奇大叫道:“图卷一定在她的身上,何用徒费口舌,一剑杀死岂不了当快捷?”
  燕玲闻言暗暗心惊!“追风剑客”狠毒之名早就遍传武林,生恐曹玉渊轻信其言,对自己妄下毒手,忙冷笑道:“你们如不想得回图卷,就杀死我吧?”
  曹玉渊闻言怔得一怔“哼”了一声,慢慢说道:“莫非你有甚么方法,可以取回此图么?若有,我们还有个商量。”
  燕玲冷笑道:“亏你说得出口,以你们望重武林的“崆峒三剑”三剑合手欺侮女流之辈,传出江湖,岂不会令人齿冷?莫说是我,任凭是谁?均不会在你们威胁之下,献策此图。
  ”
  一向沉默寡言的辛雷大怒道:“谁说我们欺侮了你?”
  燕玲还未做答,只听得有人朗声道:“眼前事不就摆明了么?在下还可以做证。 ”
  “崆峒三剑”及燕玲闻声心惊,齐别面而视,只见林外立着一条英俊身影,月光映在他的面上,目寒似水,话声一落,缓步走出来。辛雷大喝道:“你是谁?再走前一步,只怕你事愿都相违了……”
  说着,陡伸剑尖,抵及燕玲罗衣之上,倘再进一分,姑娘便得血溅屍横。
  此举果然收效,那人登时止住脚步,微微冷笑道:“可见那位姑娘说得不错“崆峒三剑”已不足以与时下武林高手相提并论,武学衰退不说,人品亦逐趋下流,三剑联手,用来对付在江湖中籍籍无名的弱女,实在无耻已极。
  ”
  燕玲已看出来人是谁,亦喜亦惊,喜的是“崆峒三剑”一向傲狂无比,不论任何事只要有人架梁子,这笔账就要算在架梁生事人身上,不了不休,自知这条命算是捡回来了。
  惊的是担心长孙骥武功不济,难挡“崆峒三剑”之下……
  辛雷剑光已抵住左胸,感觉一股寒气透肌入骨,声噤不能出声,只瞪上两只星眼,替长孙骥乾着急。
  果如燕姑娘所料,辛雷一声冷笑,倏地将剑撤回五寸,道:““崆峒三剑”向不饶人,你既敢生事架梁,一定武学不俗,暂时放过这丫头一时,等老夫伸量你武学后做决定。”
  长孙骥朗声大笑道:“这话未免言之过早,你们如胜了区区在下,一切均由你们处置,不然……”五指倏然一张,身形猛出,一招“斜弹琵琶”猛袭过去。
  这种陡起发难的快袭,疾如电光石火,尽管“追风剑客”武学惊人,也不及防,辛雷只见迅快无比的一条身影欺近身前,蓦感手腕奇痛欲裂,一支长剑登时脱手飞去。
  长孙骥一招得手,身如电闪,右手一探,将燕玲拉在自己身后,左掌同时打出一掌,绝伦的劲力将曹玉渊、樊奇两只剑荡了开去,几乎震出手外。
  曹玉渊、樊奇两人不禁骇然变色,目睹这等上乘奇奥的手法,实乃平生仅见,此固长孙骥手法奇诡,而事实上亦仗着攻其不备奏功。
  “戮魂剑客”辛雷长剑一飞出,身如追风蹑剑而跃,右腕一晃,一把捞在手中,凌空陡起一剑“斗换星移”只见漫天金星犹自怒瀑飞泻,涌向长孙骥遍身重穴。
  这是三绝剑三大绝招之一,狠毒无比,此招一出,令对方莫所测度剑从何方而来,只觉自身全都笼罩剑势之下,无所适从;三大绝招每一招不但威力无匹,而且暗含九个变化,虚实不测,正反合运“崆峒三剑”倚仗此套崇高绝伦的剑学,不知折服了多少武林高手,能够化解三绝剑的人,仅只寥寥数人。长孙骥目睹千万寒星逼体凌压,剑未到已自寒气砭人,他是个毫无搏斗经验之人,几曾见过此种威势?不由一阵发怵,无从出手招架,但此刻真是千钧一发,由不得他犹疑,情急智生,右掌一旋,突起一招三藏绝学“天竺旃檀十八掌”中一记“莲云西来”
  ,“戮魂剑客”辛雷眼看就要得手,心说:“老夫剑势一出,在这三丈方圆之内,从无一人得在剑底逃出去,哼……哼!叫你知道老夫厉害。”
  正在得意之际,不料一股强烈无伦的劲力,竟突破自己漫天剑气而来;陡感胸前窒息得血涌气翻,不禁暗中大惊!
  疾收剑招,双足半空一弓一弹“嗖——”地倒翻出去两丈开外,运气调息。
  假如长孙骥更出一掌,辛雷至少也得当场筋断骨裂,但长孙骥自觉大出意料之外本意拚着负伤,逃出剑招之下,如今得反凶为吉,不禁倏然收招,怔得一怔……心疑方才是梦境?
  曹玉渊、樊奇两人真是不相信方才所见无论如何也不想到对方竟具有此绝乘功力?两人都是时下武林中有数高手,适才长孙骥一掌旋起漫天掌影,突破诡厉难解之“斗换星移”剑气之内,委实生平仅见,但又瞧不出是何来历家数?两人惊骇得再望了一眼!
  当下长孙骥负手冷笑道:“在下虽是初出江湖,阅历未深,但知江湖上有一不成文的法典,绝不能以兵器对付赤手空拳的人,你们均是成名高人,谅不可诿称不知,如若传出,看你们有何颜再立足於武林?”
  “崆峒三剑”被说得脸红耳热……
  “戮魂剑客”辛雷迈步上前,凝视了长孙骥一会,微叹了一口气,说道:“想不到我们行将就木之年,得遇阁下,观阁下器宇不凡,自非有意为难,谅阁下有所误会,想我们偌大年岁,不是事关重大,有关一生荣辱,何致於三剑制住“余仙子”门下,我们如要伤害她,易如吹灰,阁下思忖其中道理,就不难明白。”
  长孙骥听后,暗想:“他说得委实有道理,自己突然出手,不过是不忍见燕姑娘为他们挟胁,想那张地图事关崆峒兴衰,岂料误了他们的大事。”不由泛起无限歉意,呐然半晌,才想出一个主意,拱手微笑道:“在下方才孟浪出手,竟误了三位大事,歉疚万分,但在下可保证三位所需的地图,不在燕姑娘身上。”
  曹玉渊笑笑道:“阁下怎可相信她?请你回面望望,这女娃儿还在吗?”长孙骥倏地转面一瞧,哪有半个燕姑娘身影?仅只月华似水,破空松啸而已。
  樊奇亦笑得一声道:“阁下现在总可相信了吧?”
  长孙骥缓缓掉过面来,摇摇头道:“在下日落之前,才到达五陵内,不料适逢其会,竟目睹一幅地图劫杀之争,先是此图在“归云庄”门下手中,后为峨眉手下戮杀取去,才不过一瞬眼工夫,半空飞落一条娇小身影,身着黑色罗衣,一个照面之下,峨眉那人便死在她的手中,地图亦随之鸿飞冥冥。”他这样说,明知是假,仍情不自禁地为她说词。
  辛雷诧异道:“闻阁下所说当非虚词,定是“余仙子”得手,怎么那女娃儿坚说为“落星堡”的“铁笔生死判”匡超得去?莫非意图嫁祸?”
  长孙骥还未做答,曹玉渊突瞥见长孙骥衣襟下悬有一只星形钢环,大叫道:“辛老二不得轻信这人所言,这廝也是“落星堡”门下。”
  长孙骥大怒道:““落星堡”内就无一个值得信任的人么?三位既如此说,容在下告退。”说着即转身大踏步走过去。
  “崆峒三剑”木然而立,转眼,长孙骥身影杳入松林之内。这时“戮魂剑客”辛雷才高声叫道:“阁下请慢走,老朽还有话说……”可是久无动静。
  辛雷瞪了曹玉渊、樊奇两眼。
  曹玉渊长叹道:“辛老二不必动怒,他们说话,究竟谁真谁假?谁也不知道,看起来我们命中注定多灾多难,瞎驴拉车,只有慢慢的挨吧。”
  “戮魂剑客”辛雷也不做声,只见他双足一顿,直拔起两丈高下,突变“苍鹰三旋”穿空斜飞向长孙骥逝去方向林外追去……
  曹玉渊、樊奇也不怠慢,随着跃起,刹那间,三条身影电疾般隐入月夜苍茫之中。
  且说长孙骥一踏入林中,便驻住脚步,耳旁隐隐听见辛雷高叫,但他充耳不闻,一心默想出神,几个问题盘旋他的脑中百思不得其解。
  为甚么“归云庄”手中地图,引起如此江湖劫杀?又为何与崆峒有关?燕玲夺图之事,只有自己亲眼目睹“崆峒三剑”为何知她知情?
  莫非这五陵之中藏有重大秘密,与地图有关么?这些在脑中只是一团乱麻,分他不清?
  燕玲的倩影又掠过他的心头,这是一个善良无邪的女孩子,她为甚么这样做?劫图、杀人、叛师、欺骗“崆峒三剑”嫁祸“落星堡”?在别人眼光中认做是大逆不道的,但在长孙骥的想法不同,世上的事往往不是一理可定,不管她的做法怎样,只问动机是否出於纯正,自己日后处境何尝不是这样?想到此处,他再不敢往下想去,人生旅途冗长不可逆料,杞人忧天,这又何必,遂叹了一口气,步出林外。
  只见“崆峒三剑”已走得没了影,姜虚依然未见,不知吉凶如何?
  长孙骥甚感“鬼牙掌”姜虚赠他星形钢环之德,心想助姜虚一臂之力,但此刻空有此心,也是徒然,茫茫不知所从,略为打量了方向,往西北疾掠去。
  漫长无际的黄色土道,只见长孙骥似一具幽灵般,提足飞奔。
  遥闻土道尽头起了一阵“得得”蹄声,月色之下,分外清澈,尘土高扬中,只见三骑快马疾驰而来,不一刻便自到得身前不远。
  长孙骥看出骑上人是两男一女,那女的正是在咸阳太白酒楼上所遇的那位姑娘,心中一惊!觑定路旁一株大树,正待闪身跃向树后,那姑娘眼快,叫道:“喂!你在此做甚么?为何还未到“落星堡”?”
  说时,三骑顿时刹住,一对星眼盯在长孙骥脸上。
  长孙骥闪已不及,只有硬起头皮,笑道:“在下在咸阳留恋过久,至五陵时已二更天了,现在赶赴“落星堡”呢。”
  跟着姑娘奔马而来的,其中之一正是酒楼所见的黄胜,闻言大喝道:“姑娘休听这人鬼话,去“落星堡”是这条道路么?分明是心怀叵测,待小的去擒来。”说着,人已离鞍飞扑而下,双掌直望长孙骥前胸打去……
  长孙骥暗暗生气黄胜恃势凌人,话出早是聚神凝掌,待得黄胜的双掌堪抵胸前,身形往左一闪,右手疾如星火地一探,五指蓦然扣住黄胜右肘“曲池”穴,顺着黄胜急扑的势子一带,只闻得黄胜一声大叫,登时被撩出七、八丈外“扑通!”摔得地下,昏死过去。
  姑娘星目中露出惊异的光芒,此刻另一骑上的魁梧大汉,已疾如鹰隼地掠在长孙骥面前,目光凌视。
  长孙骥一手扣飞黄胜后,心中已是追悔不该出手太绝,自己尚要投奔“落星堡”结怨太深,甚难立足,脑际泛起一丝凛意,瞥见大汉飞掠在身前,自动退后两步,冷冷说道:“兄台有何指教?”
  那大汉狞笑道:“俺要你跪在地下求饶。”
  长孙骥眼角瞧见姑娘脸上无愠意,胆气微微一壮,朗声大笑道:“你不要狗仗人势,赶快闭紧嘴,免得少爷性起,照样摔你个半死不活,滚开,少爷要给姑娘说话。”
  大汉凶睛瞪得滚圆,闻言“呸”了一声,喝道:“小子,你也配与姑娘说话?”
  长孙骥哈哈一笑,手出如飞,由左飞出,指到中途蓦地一沉,五指一张,已点在那大汉“腹结”“气海”两穴上……只听大汉闷哼一声,身如软蛇般瘫在地下一动不动。
  这一手在行家眼中,实在是诡妙已极,不但迅捷无伦,纵使那大汉事前有备,也无法挡击,而且两指认穴奇准,姑娘坐在骑上看得花容失色,心想:“假使他向我出手怎么办?看这人武学已至出神入化的地步,谅自己也非对手。”不由芳心涌上一阵寒意,目觑在长孙骥的脸上,一张俏脸在月色之下分外显得苍白。
  事实上姑娘武功已臻上乘,平时眼高於顶,只因长孙骥先声夺人,露出这一手震古铄今的绝学。
  “落星堡”近年来高人纷至沓来,名家手法,姑娘莫不熟视能详,就没有长孙骥如此奇诡的手法,现在长孙骥英俊潇洒的风度,深深地印在她的芳心上,只觉“落星堡”有她以来,即未见过这倜傥的人品,此刻,与其是说她惧於出手,毋宁是说不忍,这是女性最大的弱点。
  长孙骥目睹姑娘这种神色,猜不出她存何心意?遂怀着歉意地笑道:“姑娘,莫非是怨在下狠毒?其实事出无奈,逼不得已,请姑娘见谅。”
  姑娘默然半晌,才轻摇螓首,露齿笑道:“不是的,我是在想方才你施出的是甚么手法?”
  说至此处,粉面一热,忽地星眼斜睨,笑道:“喂,你方才不是说过要与我说话吗?你怎么不说?”
  长孙骥不由“哦”了一声,方才无非是虚词搪塞,现在根本不知从何说起?但他究竟是一个聪明人,灵机一动,不觉冲口而出:“方才在下见过燕姑娘,她命在下向姑娘致候,她说本来要逃回“落星堡”
  去见姑娘,无奈其师“余仙子”嫁祸於她,深恐堡主误会,她只有亡命天涯了。”
  姑娘柳眉一挑,低声道:“是玲妹妹吗?哎,她也真可怜,这事我刚刚才知道,你要说“余仙子”嫁祸,这也未必“余仙子”虽是淫凶无比,但说话是一不二、诚实可欺,尤其是对家父。”
  长孙骥微笑道:“姑娘,你岂不知大诈若诚这句话?姑娘不可轻信“余仙子”之言。”
  姑娘眉头一展,笑道:“这事我做不了主,你去见家父再说吧,玲妹妹与我情同手足,遇机我必向家父为她解释就是。”口中虽是这么说,心内泛起浓厚的醋意,疑惑长孙骥与燕玲必有一段旖旎的感情?
  遂暗中起下除却燕玲之意。
  长孙骥尚懵然不知,只当姑娘是好意,连声致谢。 姑娘又笑道:“你现在是要去“落星堡”吗?”
  长孙骥略一沉吟道:“在下方才与姜堂主伴行,密林之内姜堂主遇上强敌,追赶因致散离,现姜堂主不知如何?在下找了有好些时候了,只是不见踪迹。 ”
  匡姑娘闻言呆了一阵,秀眉一皱道:“这半月五陵内,不少高人异士及江湖巨擘纷纷光临,测不出他们来意,想必姜叔父遇上了强敌。”
  长孙骥诧问道:“五陵与“落星堡”近在密迩,卧榻之旁,岂容别人鼾睡?堡主怎么坐视不管,任令他们生事惹非?”
  匡姑娘不禁格格娇笑道:“五陵是周代帝王陵寝,供人瞻仰凭弔,士民庶子,贩夫走卒都可前来,只要他们不毁坏墓物,我们“落星堡”
  又非官府,怎可干涉?所以敝堡只有暗中严密侦视,慎防他们有不利於本堡的企图。 ”
  长孙骥摇头笑道:“在下在此目睹许多怪事,拿“余仙子”打比,她与姜堂主拚搏了一阵,又说她与堡主是莫逆之交,而又为甚么向贵堡手下暗下毒手,真是猜他不透。”
  匡姑娘忽目含深意望了长孙骥一眼,道:“你到此时,还要为燕玲说话。”
  长孙骥一面正容,答道:“哪里是为她说话?在下躲在石翁仲之后亲眼目睹,怎么不真?”
  匡姑娘不由一怔,继笑道:“得……得……我不耐烦与你发生争执,我等会儿向爹说去,现在你把他们救醒,放在一骑马上,我们各乘一骑去寻姜叔父吧。”
  长孙骥颔首道好,把魁梧大汉扶起一掌震开穴道,又飞步上前扶起黄胜,只见他已昏死过去,心想:“让你多吃一些时候苦头,看你下次还会目中无人么?”遂不予救治,大踏步走回,放在一骑鞍上。
  那大汉经长孙骥解穴后,凶睛几乎冒出火来,似是心怀不忿……
  姑娘低喝道:“丘龙,你与黄胜先回堡去。”
  丘龙闻言目中凶光一歛,垂手恭敬地道了一个:“是!”跃身上骑,策马如飞驰去,却不是来路,而是朝右边小径。
  这时,长孙骥亦上得骑去与姑娘并肩缓辔而走,因为姑娘起势不急,长孙骥也不便越先抢去。松风摇拂,月色之下,倩影双双,直似一对情侣。
  一棵参天古柏之上,立着一个娇小玲珑白衣少女,星目中蕴着一眶泪珠,晶莹欲滴。此女正是燕玲,她自长孙骥将她从“崆峒三剑”救出之后,趁他们不注意时,拔上树梢,一直就未离开长孙骥,目睹长孙骥惊世骇俗的武功与一意维护自己的情意,不由芳心窃喜,无奈她也是身怀怨痛,心愿未了,不然,必会飞燕投怀,怜我怜卿一番,但此刻瞧见他们俪影双双,并肩骑马而去,芳心禁不住涌上一阵辛酸,泫然欲滴,良久,才怅然若失的离去,不知所从……
  且说长孙骥与匡姑娘并肩策马,此时月已西斜,照着陵野上有一种清新超尘之感,长孙骥情绪也有不同的感觉,他只感到不再孤独,只因匡姑娘笑语频频,煦和亲切,一反太白酒楼上柳眉带煞神情。
  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走了多远,坐骑忽快忽慢,忽然去路上传出一声声怒啸,随风入耳。
  姑娘忙道:“不好!果然姜叔父遇上了强敌,我们快去。”
  一紧辔头,泼剌剌当先驰去,长孙骥也自随后跟着,马头一拐弯,月色之下果然见得两人正在舍死忘生地搏斗,一策近,两人面像辨得极为清晰,姜虚一桿“鬼牙掌”使得呼呼风响,雷霆万钧,长孙骥见得另外一人,立刻胸头猛震。
  原来此人正是“太白双逸”中吕翊,只见吕翊手中一桿龙头软棒,实有鬼神不测之机,招式兼有棒、棍、枪、剑四种打法,招到中途往往自动变招,快绝得无与伦比。
  两人打到此刻,虽然表面上互无轩轾,但却看出姜虚面上汗珠淌出如雨,额角青筋怒凸,微闻喘气之声,显然内力虚耗届绝,吕翊每出一招,姜虚非得连起三招,才逼开攻势。
  匡姑娘一到得场外,反手一把,呛啷啷一声清吟,寒光乍现,剑出人出,姑娘在鞍上激射而出,一缕青光凌空削下。
  只闻得一声大喝:“丫头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