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乘风《英雄枪下美人血》

第二十章 血狐的面目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全集 

  (一)

  白圣山原名白坤雄,是铁鲸门总门主,又是二十年前威镇武林的中原第一名侠,也是白盈盈的父亲。
  白圣山病逝,已是江湖中人所共知的事。
  但有谁亲眼看见白圣已死亡?
  又有谁见过白圣山的尸体?
  答案是:“没有!”
  没有人能证实白圣山已死,但既然铁鲸门已风流云散,而白圣山这个人也没在江湖出现,所以病逝之说,仍然被绝大多数的武林人昕接受。
  若不是近年来江湖上又出现一个白盈盈,许多人甚至已渐渐淡忘了白圣山这位中原第—名侠。
  杀血狐,冒充血狐匿藏在海星堡已将十年的神秘人,是否就是白圣山。
  这无异是一件令人触目,而且足以震动整个武林的大事。
  这件事之所以足以震动江湖,最少有两点因素。
  第一:白圣山没有死,他仍然活着。
  第二:白圣山冒充血狐,显然是要暗中对付海星堡主。
  血狐的装束,十余年如一日,从来都没有半点改变过。
  他身穿红袍,头上戴着一顶草笠,而这,而这一顶草笠也是红色的。
  红得就像是鲜血。
  这顶草笠,几乎已连他的脖子都遮盖住,所以绝对没人能看见他的脸。
  就连海三爷都不能。
  海三爷只能从他的声音,和他走路的姿势来辩认血狐。
  上天下地,倘若只有一个人能冒充血狐,那么这人毫无疑问必然就是白圣山。
  颜色如血的草笠终于除下,露出了一张没有疤痕的脸。
  海三爷的心向下沉。
  他曾见过血狐的本来面目。
  血狐的脸上有疤痕。
  不是一条疤痕,而是纵横交错,总共七道疤痕。
  这七道疤痕,是中原第一名侠在他脸上留下来的。
  ……二十年前,血狐刺杀白圣山,欲取其位而代之,成为铁鲸门的总门主。
  ……但结果,血狐失败,给白圣山在脸上划了七剑。
  这七剑之仇,血狐永远不会忘记。
  于是,他投在海星堡主门下,伺机复仇,但他和海三爷却没有料到,白圣山竟然在十年前,秘密潜入海星堡,杀血狐而冒充之,一直陪伴着海三爷。除了白圣山,又有谁能瞒得住海三爷几十年之久?草笠下的脸没有疤痕。
  因为这人并不是血狐。
  血狐早已死了,白圣山的脸当然没有那七道丑陋的疤痕。
  气氛刹那间变得更肃杀。
  海三爷脸上的神态变得平静,平静得令人出奇。
  他脸上没有半点诧异,愤怒,悲哀的神色。
  他只是说出了两句话:“果然是你,白圣山!”
  白圣山虽然已经老了,但他脸庞的轮廓,还是和年轻。
  时一般清秀脱俗,气宇不凡。
  江湖上人人都知道白圣山在年青时候,是个不可多见的美男子。
  “南北二山,高耸入云。”
  魔刀老祖彭隐山若还活着,他已差不多有一百岁,白圣山虽然比他年轻得多,但现在也年逾花甲。彭隐山还没有和秦大官人决战之前,就曾经对白圣山说过,“你的前景比我远大,老夫毕竟老了。”当时他已九十一岁。
  当年白圣山始终没有跟魔刀老祖动手,就是因为彭隐山已老。
  就算白圣山不动手对付他,魔刀老祖已时日无多。
  但他们若真正的拚起来,白圣山能否占到丝毫的便宜,也是大有疑问的事。
  所以,尽管当时武林中盛传“南北二山”迟早难免一战,但这一战到底还是没有发生,倒是秦大官人约战魔刀老祖,结果在雁回峰下把他连刺七刀,结束了魔刀老祖充满传奇性的一生。
  自圣山病逝之说,现在已被证实是谣传。
  散发出这谣传的人,也就是白圣山自己。
  郎如铁一阵黯然。
  他是白盈盈的父亲,白盈盈当然也知道自己的父亲其实没有死。
  但她却在瞒骗着每一个人,包括郎如铁在内。
  海三爷精明老练,但依然看漏了—个“血狐”。
  直到现在,他总算知道这个血狐是白圣山冒充的,但是否为时已晚呢?

  (二)

  海三爷也和秦大官人一样,是个不世枭雄。
  秦大官人已死。
  海三爷这个雄霸武林的大枭雄,也已面临末路。
  这里本是海星堡,这里本是武林人难越雷池半步的禁地。
  但现在海三爷就在这里被困.他忽然发觉自己已众叛亲离,孤立无援。
  就在这个时候,他又看见了两个人在海星堡里出现。
  那是白盈盈和老山猫。
  风更冷,冷入海三爷的骨髓中。
  他不但众叛亲离,而且四面楚歌。
  包围在他身边的,每个人都是武功绝顶的高手。
  白圣山,白天义,郎如铁,这三人没有一个容易对付。
  海三爷他这一战已注定失败。
  郎如铁没有说错。
  海三爷一直都在利用别人替他卖命,但却没有想到别人也同样在利用他。
  白圣山没有死,而且一直暗中挑拨海星堡与强秦帮,让这两个势力宏大的组织,结下不可化解的仇恨。
  白天义与白圣山分立左右,就像是一支钳子般把海三爷钳在中间。
  白圣山是中原第一名侠,武功极高自是不在话下。
  白天义又何尝不是武林中极历害的脚色。
  海三爷虽然已把大悲九重劲练到第八层境界,但是他能否冲破这两大高手的钳形进攻。
  而且除了这一支“钳子”之外,钳外还有一个郎如铁。
  郎如铁的英雄枪也许不会乘人之危,但海三爷不敢保证。
  他还没有完全了解郎如铁。
  他了解的人只有白天义和白圣山。
  他们处心积虑,就是等待这个日子。
  强秦帮大势已去,在毁掉海星堡,天下间又还有谁能抗拒飞龙帮?
  飞龙帮也就是铁鲸门的化身,将来飞龙帮的帮主必然不会是郎如铁,甚至飞龙帮又会在变成铁鲸门,白圣山又再成为铁鲸门的总门主。
  海三爷突然冷笑,目光如箭般盯着郎如铁。
  “郎如铁,你简直是个大傻爪。”
  郎如铁没有反驳。
  海三爷道:“你以为自己真的是什么飞龙帮的帮主?哼,错了,你只不过是一个傀儡,自始更终,你彻头彻尾都在被人利用。”
  郎如铁仍然一言不发。
  海三爷又道:“强秦帮和海星堡一旦被毁灭。飞龙帮也不会在武林中存在,到那时候,又将会是铁鲸门的天下。”
  郎如铁叹了口气,终于道:“这我知道。”
  海三爷冷笑了一声。
  接着他道:“你既然知道,就不该再做别人的傀儡与本座联手宰掉这两个老奸巨滑的狐狸,你将来还是前途无限的。”
  郎如铁道:“我若与你联手,岂非也成为你的傀儡,被你利用?”
  海三爷回答道:“本座可以保证你将来仍然是飞龙帮的帮主,本座如果有动你脑筋的歪主意就……”
  “不必了”,郎如铁摇手。
  随后,又道:“海堡主不必许下任何诺言,飞龙帮主这个宝座,在下本就不稀罕,而且还厌恶得很。”
  海三爷一呆。
  “既然厌恶,那你又何必背着这个包袱?”
  郎如铁一听,不由凄然一笑,道:“我背着的包袱本来就已经不少,多一个少一个又有什么相干?”
  海三爷默然半晌,忽然道:“有一件事,本座一定要对你说。”
  郎如铁道:“你说。”
  海三爷盯着他瞧了好一会,才道:“本座没有杀柳平彦。”
  郎如铁一怔,目光大亮。
  “你是说柳平彦仍然活着。”
  海三爷道:“他是否仍然活着,本座不知道,但三年前我并没有下令杀他。”
  郎如铁道:“你岂非已把他五马分尸了吗?”
  海三爷摇头。
  “被五马分尸的并不是柳平彦,而是本堡的一个奸细”
  郎如铁道:“他的人呢?”
  海三爷接道:“已被本座逐出海星堡了。”
  郎如铁瞳孔忽然收缩,神情冰冷冷的,道:“你会不杀柳平彦?哼!这种事情实在很难令人相信。”
  海三爷沉默了半晌,缓缓道:“你把本座看成是个怎样的人,难道你以为我会在后辈的面前捏造事实?”
  郎如铁道:“你为什么要放了他?”
  海三爷冷冷道:“对他这种人来说,放了他比杀了他更好。”
  郎如铁心头一震。
  “你……把他怎样子?”
  海三爷嘿嘿一笑。
  他的笑是残酷的。
  那笑容就像是一支刚吃掉了几支猴子的黑豹。
  海三爷冰冷冷地道:“本座用血蛆毒液毁了他的容貌,就算是他自己,恐怕也无法从镜中认出自己了。”
  郎如铁胸膛起伏,一双眼睛已布满血丝。
  “他的人呢?”
  海三爷冷冷地回答道:“本座赶跑柳平彦的时候,他还是活着的。后来情况如何,却是不得而知。”
  他的话令郎如铁又惊又怒。
  但更震惊的人,却是海飘。
  当她听见海三爷用“血蛆毒液”对付柳平彦的时候,她立刻就已想到了“地狱”里的那个彩衣怪人。
  那彩衣怪人全身血肉模糊,显然曾经身受严重创伤,但海飘一直都没有想到与“血蛆毒液”有关。
  现在,她已明白。
  她忽然间一切都已明白,那个彩衣怪人,一直都在维护自己,并竭力阻止自己进入“地狱”,甚至不惜牺牲性命。
  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个彩衣怪人就是柳平彦。

  (三)

  往事本已如烟逝去,但忽然间又仿佛历历在目。
  海飘虽然是个千金小姐,淘气姑娘,但却绝非无情,更非无义。
  柳平彦对她好,对她一往情深,她是知道的。
  唯一可惜的就是当时海飘的年纪实在太细小,她觉得当时并不适宜谈爱。
  但无论她是否喜欢柳平彦,都已是另一个问题。
  最要命的,就是海三爷是个暴君。
  他不容许任何人擅闯海星堡,更不容许任何男人擅自亲近海飘。
  柳平彦就在这种情况之下,无幸遭遇到悲惨的命运。
  海飘虽然没有真正的爱上柳平彦,但很喜欢这个讨人喜欢的年青人。
  柳平彦的样貌绝不难看,而且说起笑的时候,很少人能不被他逗得发笑。
  柳平彦本是个很爽快的人,就象是郎如铁一样,而且比郎如铁还更风趣可爱。
  但当海飘在“地狱”里看见那个彩衣怪人的时候,却已无法认出这个血肉模糊的人,原来就是柳平彦。
  这种事实在太令人心酸。
  这种事实在太令人心季。
  柳平彦死了,他并不是被五马分尸,而是死在那神秘的“地狱”内。
  无论柳平彦是死是活,都已无法改变目前海星堡内的形势。
  白圣山和白天义一直都站在海三爷的左边,任由他和郎如铁说个够。
  直到郎如铁不再说半个字,而海三爷也没有什么话可说时,白天义才冷冷的说道:“海堡主还有什么事情要交待?”
  海三爷苦笑。
  “本座似乎已经成为两位眼中的死囚了。”
  白圣山淡淡道:“难道海堡主还以为自己能有突围而出的机会?”
  海三爷摇摇头,叹了口气,道:
  “没有。”
  白圣山道:“所以这一天已是你的最后一天。”
  海三爷道:“不错。”
  白圣山道:“你若有什么要求,只要我能办得到,一定答应。”
  海三爷想了一想道:
  “你可知道本座的大悲九重劲已练到第几层境界?”
  白圣山立刻回答:“第八层。”
  海三爷点点头,道:“你对本座的事,果然都已了如指掌。”
  白圣山道:“就算不是了如指掌,最少也是知之甚详。”
  海三爷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难怪你从来都没有尝试过失败的滋味。”
  白圣山沉默了很久,忽然长长叹息了一声:“我已失败过。”
  海三爷道:“江湖上没有人说过你曾经失败,只是说你已经病死。”
  白圣山道:“海星堡,强秦帮势力日渐庞大,对铁鲸门的影响实在不小。”
  海三爷道:“这也算是失败?”
  白圣山道:“铁鲸门虽然是由我一手领导的门派,但它的实力却是外强中干,除了我和白天义之外。各分堂,分舵的主管,俱是下驷之材,凭他们的份量,又岂能与贵堡及强秦帮争一日之长短呢?”
  牡丹虽好,还需绿叶扶持,这种简单的道理是人人都懂的。
  白圣山又叹了口气,缓缓道:“与其被人消灭倒不如让我死掉,使铁鲸门来一个风流云散。”
  海三爷冷冷一笑。
  “这一死一散,高明极了。”
  白天义忽然插口道:“这是忍辱负重,铁鲸门虽然解散了,但总会有东山再起的日子。”
  海三爷道:“现在已是铁鲸门死灰复燃的时候。”
  白圣山道:“不错。”
  海三爷忽然站直了身子,冷笑道:“本座的大悲九重劲若是已经冲破第九层境界呢?”
  白圣山沉重的叹了口气,道:“倘真如此,白某两人今夕将死无葬身之地。”
  海三爷忽然大笑。
  “好!今夕本座就要你们两人死无葬身之地!”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已把全身内力都从口中逼出来,其威力之巨大,竟与佛门绝世奇功狮子吼不相上下。
  八腿猫虽然站得很远,但已把持不住,登时脸色惨变,呕出了一口鲜血。
  倘若海三爷再多说两句,八腿猫这条性命就大有危险。
  但海三爷没有再说话,他的大悲九重劲已在刹那间发挥了惊人的威力。
  他的大悲九重劲,是否已冲破了第九层境界?
  令人惊心动魄的一刹那,一闪即逝。
  这一幕三大绝顶高手的殊死战,并不长久。
  蓬!
  一声巨响,白天义像一块石头般,突然凌空抛起,然后又重重坠下。
  海三爷的左掌还未击实。他就已栽倒过去。
  但,白天义的掌力,又岂是可以小觑的?海三爷虽然击倒他.但他的掌力也已把海三爷震退三尺。
  一声闷响紧接而来,海三爷与白圣山也互拼了一掌。
  一掌已分胜负。
  海三爷脸如紫金,全身肌肉仿佛突然同时萎缩。
  白圣山脸色也是苍白得可怕,但嘴角间却已露出了胜利者的微笑。
  他呛咳两声,身子也在不断摇晃.
  “大悲九重劲,不愧是独步……武林的绝学……咳!咳!”
  白圣山咳出了血。
  但他一点也不在乎,他知道自己虽然已受了伤,而且伤势还可能不轻,但却绝对没有丧失性命之虞。
  海三爷的大悲九重劲,毕竟还没有冲破第九层的境界。
  六年前中秋之日,曾经成为秦大官人与魔刀老祖决战公证人的白天义,已躺在地上动也不动。
  白盈盈脸色青白,缓缓的走了过去。
  白天义呼吸微弱,他已垂死。
  “小姐……你要保……重……”
  说到这里,他的呼吸已突然中绝。
  白盈盈没有哭。
  她脸上的表情忽然变得很冷,比冰雪还冷。
  她的目光像是尖锐的钢针,直盯在海三爷的脸上。

  (四)

  叱咤风云,不可一世的海星堡主,现在已变得比头狗还更不如。
  他还没有死,但却已距离死神的怀抱不远。
  白盈盈拨出了她的剑。
  剑锋直指着海三爷的咽喉,只要一刺下去,海三爷就会立刻死。
  她心中有仇。
  她心中有恨。
  她痛恨这个可恶的海三爷,杀掉了柳平彦。
  她的目光是怨毒的,和她平时那种随和善良的脸孔完全两样。
  她仿佛已变成了另一个人。
  郎如铁看着她,脸上一片茫然之色。
  他绝对没有忘记,当日白盈盈曾经劝他不要太过份,叫,他不要伤害无辜。
  她表面上看来,是那么纯洁,那么善良。
  但郎如铁并不是个呆子,他已渐渐发觉,白盈盈心机深沉,每做一件事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绝不会贸然行动的。
  飞龙帮的建立,完全是在利用郎如铁而已。
  她利用郎如铁去牵制强秦帮以及海星堡。
  她利用郎如铁去扰乱秦大官人和海三爷的视线。
  她甚至还利用郎如铁去跟秦大官人拼命。
  自始至终,郎如铁都被她利用,她的一切一切,都是有计划,有预谋的。
  郎如铁何尝不知道?
  但他仍然甘于被她利用,她要自己去干什么,他都肯干。
  他也许是个呆子。
  一个被感情所奴役的呆子。
  但有一件事我们是绝不能忽略的:
  白盈盈虽然一直都在利用郎如铁,但郎如铁却从未杀一错过任何一个好人。
  这也许是郎如铁唯一足以安慰,甚至足以自豪的地方。
  他毕竟是英雄枪的主人,他若枉杀无辜,那就不是英雄枪,而是变成魔鬼枪。
  海三爷的脸色变得比死人还难看。
  白圣山忽然长长的吐出口气,道:“海堡主,你的一切都已完了。”
  海三爷咬牙冷笑,道:“若不是白天义承受了本座一半的掌力,你我胜负之数,尚未……尚未可知……”
  他的说话全是事实,就连白圣山也不能不承认。
  白圣山瞧着他,道:“你若把大悲九重劲练到最后一层境界,此刻我和白天义都已同时变成死人。”
  海三爷叹息一声。
  他这一辈子,已再没有机会把大悲九重劲练到第九层境界。
  白盈盈的剑仍然指着海三爷。
  海三爷已是强弩之未,白盈盈要杀他,只不过是举手之劳的事。
  海三爷忽然瞪着她。
  “你为什么还不动手?”
  白盈盈冷冷一笑。
  “我一定会杀你,但还要等一等。”
  “等什么?”
  “等你女儿的尸体!”
  海三爷咬紧牙关,沉声道:“我没有女儿。”
  白盈盈冷笑道:“海飘虽然不是你亲生,但你一直都把她当是自己的女儿,所以,她就是你心中唯一的女儿。”
  海三爷怒道:“啊!你为什么要伤害她?”
  白盈盈面罩寒霜,冷笑道:“我恨你,无论任何人和你有半点关系,我都要把他碎尸万段。”
  郎如铁怔住了,他只觉得自己的心在绞痛。
  他虽然一直甘愿被白盈盈所利用,但他却没有想到白盈盈不但在利用他,而且心肠之恶毒,简直已达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就在这个时候,他看见海飘的身子,突然软软的垂了下来。
  郎如铁惊然一惊。
  显然,她已被暗算,而且暗算她的人,就是一直都陪伴着她的孔香香。
  海飘的心情很紊乱。
  她知道海三爷不是自己的父亲,她知道霍十三刀在蜡丸里写的都是事实。
  这一切一切都是那么真实,又是那么令人难以接受。
  她相信孔大妈,也相信孔香香。
  她怎样也料不到,孔香香竟然会用迷魂针来对付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