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乘风《英雄枪下美人血》

第五章 飞星九绝剑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全集 

  (一)

  虽然外面的光线已很黯淡,但郎如铁一眼就认出站在左首第二个僧人,就是吃人大师。吃人大师的法号也许很可怕,但他法相庄严,一点也不可怕。站在吃人大师身旁的还有一个年纪比他更老的和尚。高喧佛号的,就是这个老和尚。
  郎如铁缓缓走出店铺外,淡笑道:“这位想必是大吃四方寺的方丈大师了?”
  老和尚合十道:“老衲正是吃苦。”
  郎如铁道:“大师虽然不能算是德高望重,但在下对大师行事的爽朗作风,早已心仪甚久。”
  吃苦大师微笑道:“郎檀樾在江湖上的英雄事迹,老衲亦时有所闻,今日相逢。果然英雄出少年,唯一美中不足者,就是杀气太重了一点。”
  郎如铁笑道:“在下身满罪孽,自然杀气腾腾,但大师身上的杀气,恐怕亦与在下不相伯仲之间。”
  吃苦大师突然大笑。
  “说得好!老衲虽然只是个出家人,但若说到身上的杀气,比起你来说,恐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郎如铁淡淡道:“大师快人快语,虽然是个杀气冲天的和尚,但大吃四方寺所吃所杀的,都是该吃该杀的人,象这种杀气冲天的和尚,江湖上最少应该再增加七八万个,可惜现在还是太少太少了。”
  吃苦大师又是哈哈一笑:“可惜的是,老衲在十年前就已戒了酒,否则单凭这一番说话,就值得老衲与你共饮三杯!”
  郎如铁忽然眉头一皱,道:“大师大概已知道丑脸八郎的事?”
  吃苦大师叹息一声,道:“丁不倒与老衲曾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老朋友,他的事情老衲就算所知不太多,也绝不会比郎檀樾为少。”
  郎如铁叹道:“碧玉马和那幅画像,绝不能落入秦大官人的手中,否则将来江湖上还有谁能把他制服?”
  吃苦大师闻言点了点头,道:“不错,眼下唯一的办法就是把碧玉马和那幅画像送到毒山圣君府!”
  吃人大师插口道:“但丑脸八郎愿意吗?”
  丑脸八郎立时说:“义父早已嘱咐,若有机会的时候,就要把碧玉马送到圣君府。”
  郎如铁道:“你为什么一直都不到圣君府?”
  丑脸八郎呐呐道:“我根本就不知道圣君府在什么地方,而且带着这种宝物远赴泰山,我着实没有半点把握。”
  郎如铁点头,道:“这一点你做对了,但现在你已有机会,可以完成自己的任务。”
  丑脸八郎打量着大吃四方寺的僧侣:“莫非他们愿意护送碧玉马到泰山?”
  郎如铁道:“不错,他们是你唯一可以信赖的人。”
  丑脸八郎沉吟片刻,终于毅然道:“好!就照这么办,反正碧玉马留在我的身上,也是等于废物一样。”
  郎如铁道:“你可知道碧玉马和那幅画像有什么用处?”
  丑脸八郎摇摇头。
  郎如铁接道:“碧玉马固然是稀世之宝,但更重要的还是那幅画像。”
  丑脸八郎道:“义父曾对我说,那是关系着一种极深奥的武功。”
  郎如铁道:“不错,昔年白发圣君轩辕梁为了要得到这种武功,不惜散尽家财,还历尽艰险,才把这种武功的秘笈弄到手,但他还没有练成秘笈上的武功,就已给仇家暗算,而那本秘笈也在争持之中,被轩辕梁抛进洪炉之中,化为灰烬。”
  众人闻言,皆是心中一凛。
  郎如铁又接着说道:“轩辕梁负伤逃走,中途不支倒地,全凭丁不倒在途中相救,否则他已死在仇家的手下。”
  丑脸八郎道:“难道那匹碧玉马及画像,都是白发圣君送给我义父的?”
  “不错。”
  郎如铁道:“虽然那本武功秘笈已化为灰烬,但轩辕梁脑中已把秘笈中的文字记得滚瓜烂熟,遂把这套武功,记载在自己的一幅画像背后,并把它藏在碧玉马中。”
  丑脸八郎道:“后来又怎样?”
  郎如铁道:“轩辕梁虽然一度伤愈,但仇家暗算他所用的武器淬有奇毒,伤势时愈时发,终于在半年之后毒发身亡。”
  丑脸八郎道:“于是碧玉马和那幅画像就落在义父的手中?”
  郎如铁点点头,道:“事情大概就是如此。”
  丑脸八郎大奇:“你怎会对这件事知道得这么清楚?”
  郎如铁淡淡道:“知道这件事最清楚的人并不是我,而是老尉迟。”
  “老尉迟?”
  郎如铁道:“老尉迟就是你义父的同门师兄,换而言之,也就是你的师伯。”
  丑脸八郎吸了口气,道:“难怪你知道得如此详细。”
  郎如铁道:“画像里的武功,丁不倒并没有企图指染,他是个老实人,他一心只想把这些武功交回泰山圣君府,由轩辕梁门下的弟子加以练习。”
  吃苦大师目光一闪,扬眉道:“圣君府本是轩辕梁一手创下的基业,自从他死后,圣君府已陷入风雨飘摇之中,倘若不再加以振奋,极可能就此消沉下去。”
  丑脸八郎道:“把画像上记载的武功送回圣君府,是义父生前的志愿,我一定要完成义父的心愿。”
  吃苦大师道:“既然如此,敝寺上下愿全力护送檀樾到泰山圣君府。”
  丑脸八郎道:“如此有劳大师了。”
  大吃四方寺在江湖上的声誉虽然并不怎样好,但郎如铁居然对它相当信任。
  丑脸八郎终于在吃苦大师及其余四太高僧的陪同之下,带着碧玉马和那幅画像,南下泰山圣君府。
  海飘目送着他们远去。
  直到他们的影子完全消失后,八腿猫才问郎如铁:“你很信任这个和尚?”
  郎如铁毫不考虑就回答:“我信任这几个和尚远比信任自己更多。”
  海飘冷冷一笑:“如此说来,你这个人倒是毫无自信。”
  郎如铁笑道:“那也不见得。”
  海飘冷冷道:“何以不见得?”
  郎如铁又笑了笑,道:“我若对自己没有自信,就绝不会把你从海星堡中偷出来。”
  八腿猫道:“你把她偷出来?”
  郎如铁笑道:“也许是抢出来。”
  海飘瞪了他一眼:“无论是偷出来也好。抢出来也好,你这个人是个贼。”
  郎如铁并不否认。
  “也许是个贼,而且是个贼中贼!”
  八腿猫一捋额下的假胡子,微笑着对海飘道:“你初出江湖,跟随着这个贼中贼,保证不会吃亏。”
  海飘没有反驳。
  虽然她是个千金小姐,但也并非完全刁蛮任性,她也知道若非郎如铁相助,她现在也许已死在荆连天的掌下。
  八腿猫看了看海飘,又看了看郎如铁,忽然问道:“现在咱们应该干些什么事?”
  郎如铁笑了笑,道:“你喜欢去偷东西,还是去赌博?”
  八腿猫一怔。
  他实在不明白郎如铁的意思。
  但他想了一想之后,终于回答道:“偷东西偷得太多,也会为之厌倦,与其如此,不如到赌场赌个痛快,还更过瘾。”
  海飘双眉一皱。
  对于赌博,她非但全无兴趣,而且也完全不懂。
  海王爷不喜欢赌博。
  不喜欢赌博的父亲,自然不会教导女儿赌博。
  在海星堡长大的海飘,她简直从来都没有见过赌博的场面。
  郎如铁轻轻的问海飘:“你懂不懂赌骰子?”
  海飘摇头呢。
  “牌九?”
  她又摇头。
  “你究竟懂些什么?”
  她第三次摇头。
  “凡是赌博,我都不懂。”
  郎如铁长长的吐了口气,半晌才道:“想不到你原来竟是个土包子!”
  海飘心中有气。突然一个耳光就打在郎如铁的脸上。
  她知道郎如铁的武功远在自己之上,她更知道这一个耳光无论如何是绝对无法打中郎如铁的。
  但奇怪得很,她这一记耳光竟然结结实实的打在郎如铁的脸上。
  郎如铁根本就没闪避,他仿佛已变成了一具木头人!

  (二)

  郎如铁还是郎如铁,他并不是个木头人。
  但海飘这一记耳光,的确打在他的脸上。
  “啪”的一声。这一记耳光打的清脆玲珑,声音份外响亮。
  八腿猫也是一怔。
  他也和海飘一样,不明白郎如铁何以竟然会“中招”的。
  郎如铁虽然站在那里挨了一记耳光,但他居然好像若无其事似的。
  他只是淡淡一笑,对海飘道:“我带你去一个充满刺激,充满冒险的地方,你是否有胆量跟随着我?”
  他的说话很富于挑战性。
  海飘虽然是个女孩子,但她却比许多男孩子更喜欢冒险。
  她撇了撇嘴,冷笑道:“只要是你敢去的地方,本小姐就绝对不怕。”
  八腿猫戟指道:“好!真帅!真有种!”
  海飘脸上露出了骄傲的神色。
  她早想在江湖上闯荡一番,就算是闯向龙潭虎穴,她也绝不皱眉。
  八腿猫武功虽然不及郎如铁,但他本来就惯于出生入死的生活。
  他当然也不惧怕。
  而且,他已知道郎如铁将会到什么地方去赌博。
  这一座赌场,就在荆家镇东南十里外一个小市集之内。
  市集虽然细小,而且居民也并不多,但是这间赌场却是经常赌客满堂,非常热闹。
  这也难怪,在此地百里之内,这是唯一的赌场。
  为什么其他地方没有赌场呢?
  原来这座赌场名为“百里赌坊”,老板本是一个绿林大盗。
  提起了风云大盗谭人岛,光是这个名号就已够吓人。
  谭人岛现在已不再打家劫舍,杀人放火,他把二十年来劫掠所得的财富,创办了一座赌场。
  他把赌场命名为百里赌场,意思就是在百里之内,这是唯一的赌场。
  强如荆家五绝,也不敢在荆家镇开设赌场,就是避免与谭人岛发生磨擦。
  因为谭人岛早已有言在先,任何人在百里赌场百里之内设立赌场,就是存心与他作对。
  百里赌场设立之后,在这方圆百里之内,是否没有人开设赌场?
  那又不然。
  在三年前,双英镖局总镖头结束了镖局的生意,把所有的财富开设了一座赌场,地点就在百里赌场西南七十里外的一个市镇内。
  双英镖局的总镖头邵正,人称关东第一刀,七七四十九式飞狼刀法,在三十年保镖生涯中,从未吃过一次败仗,他所保的镖货,也从来没有出过任何岔子。
  象他这种人,为什么居然会放弃镖局,改而转业经营赌场呢?
  这一点,江湖中人都不甚了解。
  唯一最了解真相的,只有两人,那就是邵正自己和他的妻子。
  原来这邵正天不怕地不怕,却最是惧内。
  他终年在外保镖,闯千山,涉万水,而他的妻子却在家中享福。
  那还罢了,这个妻子居然还经常怂恿丈夫别再干保镖这种生意,不如转业开设赌场。
  她以自己的兄长为例,她的哥哥本是个小商人,但是自从经营赌业之后,五年之内就成为了巨富。
  邵正初时不肯,但到最后还是拗不过妻子,于是只好把镖局散了,在金玉城开设赌场。
  金玉城是一个小市镇,但却是三条官道的交汇点,地方虽然不大,但却也热闹非凡。
  邵正认为在金玉城开设赌场,是个极想理的地方。
  可是,他却没有料到,谭人岛早已蓄势待发,当赌场第一天开始启业的时候,谭人岛就带着八个快刀手去砸场子。
  邵正虽然武功高强,而且也有一批身手不错的打手,但一经接战之下,谭人岛势如破竹,把邵正的打手杀个片甲不留。
  最后,邵正苦战谭人岛,双方激战三百余回合,终于还是谭人岛击败对手,把邵正的脑袋砍开两截。
  至于邵正的妻子,也是自食恶果,死在快刀手的刀下。
  自从经过那一件事之后,谁也不敢再在百里赌场百里之内开设赌场。
  邵正并非寻常之辈,连他也落得如此悲惨收场,又还有谁敢在这地方上分一杯羹?
  连荆家五绝也不敢开设赌场,可见谭人岛实在相当厉害。
  从来都只有谭人鸟去砸别人家的赌场,至于百里赌场,是谁也不敢在这里生事的。
  但这一天,居然有人存心来找麻烦,而且找麻烦的人,一个是白发苍苍的老翁,而另外一个却是只有十七八岁的长发少女。
  他们也许活腻了。
  大地一片冰冷,放眼屋外,全是冰雪的世界。
  但在这间屋子里,却是热烘烘的,就像是一个庞大的熔炉。
  这间屋子虽然不算太华丽,但却地方宽敞,干净。
  八腿猫在这间屋子里赌了半个时辰,他的银夹子也变得很干净。
  他输光了。
  这一天,他的赌运的确不行,无论押什么,第一口总是必赢,但第二口夹叠下注的时候,却是“例输”!
  “他妈的,怎么这么邪气?呸!老夫就不信这个邪!”
  他一面喃喃自语,一面把银夹子抛到骰宝桌上,同时嚷道:“老夫押大!”
  他现在还是白发老人的装扮,在这赌场里,他看来已够资格倚老卖老。
  荷官看了他一眼,随手打开他的银夹子。
  但银夹子就是银夹子,里面连半点财物也没有,的确干干净净,四大皆空。
  荷官的脸色一沉。
  “老丈,这算什么?”
  八腿猫的脸色也是一沉:“这是押注,难道你敢说这个银夹子不值钱?”
  荷官冷冷一笑:“你认为它值多少钱?”
  八腿猫淡淡道:“这银夹子当然值不了许多钱,但一万两大概还可以罢?”
  他最后一句话才出口,银夹子就已几乎抛到了他的脸上。
  荷官嘿嘿一笑:“你若输昏了,最好就带着这个臭夹子回家睡觉,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众赌客有人在哄笑,也有人在摇头叹息。
  赌场已有两个穿着短衣,腰悬短刀的汉子走到八腿猫的身旁,要送他出去。
  他们两人一左一右,一前一后的挟着八腿猫,脸上神态凶巴巴的,显然含有极大的威吓意味。
  八腿猫却不肯离开。
  “这算是什么规矩?老夫输了八十多两,难道这里不准输钱的人翻本?”
  两个汉子不理会八腿猫在嚷些什么,索性把他揪了起
  来。
  赌客纷纷退避,当中让出了一条路。
  但这两个汉子只是揪着八腿猫走了三步,他们的去路就已给别人拦住,
  拦住他们去路的,居然是个十七八岁的长发女郎。
  揪着八腿猫的两个汉子,左边的是苗快,右边的是丘彬。
  这两人跟随着谭人岛已超过十年,一向却是谭人岛最信任的两名打手。
  虽然他们在赌坊里的地位并不怎样高,但无论是谁都得要给他俩几分面子,常言有道:“打狗也要看着主人脸”
  也。
  拦住他们去路的长发少女,当然就是海飘。
  虽然她“闯荡江胡”只有短短大半天,但她的胆子却连许多老江湖都及不上。
  老江湖的胆子未必就一定很大,也许越是老江湖,他们的胆子就反而会变得更小。
  唯一可以形容海飘的字句,似乎就只有“初生之犊”这四个字。
  当然,她不象“犊”,而是一个人见人爱,挺讨人欢喜的少女。
  倘若拦住苗快和丘彬的并不是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子,丘彬的刀子可能立刻就会送进对方的小腹。
  丘彬的刀法比苗快略逊。
  但他的火气却比苗快最少大一倍。
  虽然他还未舍得一出手就把海飘刺杀,但为了自己的面子,他仍然要装作很凶恶的样子。
  他的第一个步骤就是一声大喝:“滚开!”
  然后,第二个步骤就是把腰间的短刀亮出。
  可是,当他伸手向腰间一摸的时候,他的脸色变了。
  腰间的短刀竟然不翼而飞,只留下豹皮制造的刀鞘!
  丘彬向来自负拔刀速度极快,这本是他一直都引以为傲的事。
  但现在他竟然摸了个空,当然难免大吃一惊。
  不但他如此。苗快也遭遇到相同的情况。
  他们一直都悬在腹间的短刀在什么地方?难道不小心丢在地上吗?
  但就算是丢在地上,也不可能两个人同时都这样不小心。
  唯一的可能,就是他们的刀已被人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盗走了。
  他们的刀子究竟是给谁盗走?
  八腿猫一直都被他们揪着,但忽然间,他们终于发现了一件令他们难以置信的事。
  他们的刀子,原来竟已落在八腿猫的手上。
  丘彬大怒,一拳就向八腿猫的胸膛狠狠打去。
  但八腿猫早已料到对方有此一着,丘彬的拳头刚抡起,他就已先发制人,一脚向丘彬的小腹踢去。
  八腿猫的武功虽然不算太高明,但用来对付丘彬却仍然绰绰有余。
  “唷!”
  丘彬突然只觉得小腹一阵剧痛,他的拳头还未打在八腿猫的胸膛上,自己便反而先挨了对方一脚。
  苗快脸色一变,反手一掌疾切八腿猫颈际大脉。
  八腿猫乍闻背后掌风逼至,急急向前俯冲两尺,避开苗快这一掌。
  苗快再度出手,连环式十二掌急攻八腿猫。
  他不但在刀法上的成就胜过丘彬,掌法居然也练的头头是道。
  但是,八腿猫毕竟是凭着轻功身法在江湖上闯出名堂的,苗快连番快掌进袭,仍然给他从容闪过。
  一时间,赌场秩序大乱。
  突听一人喝道:“统统给我住手!”
  喝声响亮如雷。人群又再闪身让开了一条小路。
  只见一个两鬓微白,眉粗目大的中年汉子,在八个锦衣刀手拥簇之下,走到大堂形式最混乱的中央。
  中年汉子身材魁伟,腰悬大刀,正是百里赌坊的老板谭人岛!

  (三)

  赌场内灯火辉煌。照在潭人岛双手上的八枚金戒指上,那种光芒更是璀灿夺目已极。
  当他以前还是绿林大盗的时候,他已很喜欢穿戴戒指。
  但能令他看得上的戒指并不多。
  十年前,他的手上只有三枚戒指,每一枚的重量和价值都相当惊人。
  到了十年之后,他手上的戒指又再增添了五枚。
  以前那三枚戒指,全是杀人抢掠得回来的。但现在增添的五枚戒指,却不必动手去杀人抢掠,而是赌客在赌桌上押给赌场,而最后又没有能力赎还的。
  在谭人岛的秘库里,至少拥有数百枚价值不菲的戒指。
  现在,单是他手上八枚戒指的价值,便足以让别人舒舒服服的过八辈子!
  谭老板的命令,在他的地方上永远都是绝对有效。
  倘若呼喝住手的并不是潭人岛,就算苗快肯暂时罢手,丘彬也绝对不肯。
  他的火气奇大,动起手来不分出胜负死活,绝对不肯罢休。
  但谭老板的说话刚传到他的耳朵,他就立刻乖乖的住手。
  直到苗快丘彬都住手了,八腿猫却又突然以闪电般的速度,狠狠在丘彬的脚背上踏了一脚!
  他这一脚踏得很快,丘彬简直连看都没有看见,脚背上就感到一阵剧痛。
  丘彬大怒。
  但谭老板的目光却盯在他的脸上,示意他暂时切勿轻举妄动。
  八腿猫嘻嘻一笑,双手一扬,道:“这两把刀子还给你们了。”
  他一面笑说着,两把刀子突然同时如闪电般向苗快和丘彬的咽喉上射去。
  他这一手飞刀功夫居然也似模似样,并非班门弄斧之流可比。
  苗快悚然一惊。
  但他到底功夫不弱,反手一招,就把刀子平平稳稳的接在手里。
  但丘彬却是不敢托大,他不敢伸手接刀,只能像支受惊的兔子般,仓惶闪避。
  亏他闪避得快,刀子恰巧在他的头顶上飞掠而过。
  饶是如此,他已给八腿猫弄得异常狼狈。
  那把刀子也没有落在地上,而是给另一个人伸手接住。
  胆敢伸手接刀的人当然就是谭人岛。
  原本嘈吵喧闹的百里赌场,忽然变得鸦雀无声。
  谭人岛瞪了苗快和丘彬一眼,突然冷喝一声道:“都滚出去,别再给我丢人现眼!”
  苗快,丘彬不敢再逗留,立刻退下。
  谭人岛目光转移到八腿猫和海飘的身上,半晌才道:“两位大驾光临,未知有何赐教?”
  八腿猫冷冷一笑:“你是谭老板?”
  谭人岛缓缓道:“区区正是谭某。”
  八腿猫冷冷笑道:“你可知道自己像个什么东西?”
  谭人岛“哦”一声,道:“老丈认为谭某像个什么东西呢?”
  八腿猫慢慢的说道:“你什么都不像,只像个老混蛋!”
  谭人岛脸色一沉:“老丈,你的说话未免太过份了。”
  八腿猫哈哈一笑:“你若不是个老混蛋,怎会有这许多混蛋手下?”
  谭人岛瞧着他,突然冷喝道:“把他的脑袋,四肢全都砍了下来!”
  这是他的命令。
  他的命令当然是对自己手下发出的。
  八个锦衣刀手,已有一半亮出了他们的刀。
  刀锋并不太光亮夺目,但无论是谁都可以看出,他们
  的刀远比一般精炼的钢刀更为锋利。
  白发老人虽然也是个有点武功的人,但他能敌得这四把锋利的刀吗?
  一般赌客都不敢对他看好。
  八腿猫看见四个锦衣刀手向自己走过来,而且来势汹汹的,心中也着实有点发毛。
  他自己有多少斤两,就算别人不知道,总是瞒不过自
  己的。
  当然,若是单凭他自己的本领,就算他有八颗脑袋六十四条腿,也绝不敢孤身犯险。
  当四个锦衣刀手开始向他采取行动之际,他连忙对海飘发出救呼声:“这几个兔崽子凶得很老夫怕怕!”
  众人都以为他在说笑,其实他的确心中发毛,这一阵他是万万不敢硬拼的。
  海飘暗暗失笑。
  虽然她认识八腿猫的时间还很短暂,而且八腿猫还一直没有用本来面目示人,但她觉得这人实在很有趣。
  在海星堡,她不但没有见过这么有趣的人,而且连做梦也没有想到,世间上竟会有这么有趣的人存在。
  可是,在别人的眼中看来,海飘这一位千金小姐又何尝不是很有趣?”
  四个锦衣刀手突然同时一声狂吼,把锋利的刀同时疾刺向八腿猫。
  这四刀真有崩天裂地,翻江倒海的威势。
  但八腿猫早就敲响了退堂鼓。
  他知道凭自己的武功,绝非这四刀手之敌,这一个烫山芋还是交给别人好了。
  幸好海飘不怕刀。
  虽然这四刀来势汹涌,相当吓人,但她早就有了心理上的准备,而且她在海星堡苦练的飞星九绝剑,也绝非白练的。
  锦衣刀手四刀齐发,每一刀都是狠绝毒辣,等闲之辈恐怕连一刀都难以抵挡得住。
  八腿猫“功成身退”,代替他接下四把尖刀的海飘,她第一个动作就是保护八腿猫。
  八腿猫暗叫一声惭愧。
  堂堂男子汉,居然要由女人来“保护”,奈何!奈何!
  一阵刀光乱闪,海飘仿佛已陷入了天罗地网之中。
  但四把刀突然同时向后倒退。
  一道森冷的剑影,幻出千点寒芒,就像天上的繁星一起涌进赌场之内。
  这就是飞星九绝剑的第四剑:“星河降世!”
  他这一剑击出,连谭人岛的脸色都有点变了。
  谭人岛武功极高,但是从来没有见识过飞星九绝的剑法,当然也不知道这人长发少女赫然竟是海王爷的独生女儿。
  他只觉得她的剑法很特别,与中原各派剑法迥然大异而已。
  四个锦衣刀手虽被海飘一招震退,但他们绝不服气。
  他们的刀狠,人更凶悍,敏捷。
  他们很快又再组织另一股攻势。
  “刷刷刷刷”的破空声响,四人同时全力再向海飘进攻。
  海飘冷笑。
  她没有退避,手中飞星剑似灵蛇般,与四名刀手展开激战。
  八腿猫在旁观战,不禁暗暗替海飘担心。
  捣乱百里赌场,本是郎如铁的主意,但现在郎如铁却还没有出现。
  八腿猫叹息一声,喃喃说道:“他若还不现身替咱们解
  围,这可他妈的倒霉极了。”
  他口虽然这么说,但心底处仍然相当信任郎如铁,他
  知道郎如铁绝不是那种贪生怕死,临阵退缩的懦夫!
  刀光更盛,杀气更浓。
  谭人岛氅下的八大刀卫,绝非不学无术之辈。
  正围攻海飘的四名大刀,各据一方,分别从四个不同
  的角度,出招袭击海飘,专门攻向她的死穴。
  他们绝无怜香惜玉之心。
  他们最主要的任务,就是把捣乱赌场的人,逐一置诸死地!
  对于海飘来说,她认为这一天实在是她一生中最大的转折点。
  这一天实在是多姿多采,而且极具意义。
  四把尖刀在她身边不停飞舞,每一刀都可以随时要了她的性命。
  但海飘的剑也不甘示弱。
  东方一人,长刀突削海飘左足!
  他这一刀去势极快,而且还选择了最有利的时候才出手。
  因为就在一刹那间,海飘的头,胸及小腹同时遭遇到三把长刀的威胁,看来她连这三刀都无法闪避,就算她能避开这三刀,东方削足的一刀,她是万万躲避不了的。
  但是,那只是东方锦衣刀手想当然的想法。
  海飘虽然看来已是险象,但她的身手仍然极为灵活,就在她四面受敌威胁,情况最为恶劣的时候,她的剑势突变。
  她不但剑势突变,整个的身子也象只倒悬在半空的蝙蝠变得头在下,脚在上。
  这姿势本来并不好看,但海飘是美丽动人的少女,却是令人看得相当悦目。
  四刀手虽然已看准了才骤施杀着,可是他们还是没有料到,海飘的身手竟然如此了得,不由俱是一阵错愕。
  四把刀原本攻向的目标,突然全都落空,变成无的放失。
  “哧!哧!哧!哧!”
  一阵剑芒闪动,四个刀手仿佛看见万点寒星,在自己的眼前突然涌现。
  这正是飞星九绝剑法中最厉害招数之一:“星飞云化九绝杀”!
  谭人岛的右手紧紧按着刀柄,他的脸已变了另一种颜色。
  那是猪肝之色。
  这间赌场从来都没有遭遇过这种事,竟然会有人有心来捣乱,甚至看来是存心砸场子。
  他一向都很倚重的锦衣八刀卫,现在已损折了一半。
  虽然他以前从来都没见过这一招“星飞云化九绝杀的”的剑法,但他却几乎可以马上肯定,洪强楠,司徒德,廖伯安和唐文鹦四人,绝对无法招挡这一剑。
  洪,司徒,廖,唐四人,就是那四个快刀手。
  他们的刀法并不弱,反应更是快速无比。
  但海飘这一剑,他们四人竟然没有一人能避得开。
  换而言之,海飘这一剑出手,竟然就把他们四人全都击伤!

  (四)

  一剑九式,四刀手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内中剑的。
  洪强楠头部中剑。
  司徒德胸膛被剑裂开一道尺许长的口子。
  廖伯安小腹一凉,血如泉涌。
  唐文鹦欲削海飘的小腿,结果小腿被砍伤的不是海飘,而是唐文鹦。
  四人虽然中剑,但却没有人发出任何呼叫之声。
  他们甚至仍然咬牙挥刀,继续作战。
  海飘冷冷一笑。
  面对着这四个已身负重伤的刀手,她当然更加不会惧怕。
  同时,她也知道自己刚才那一剑虽然精彩,但却不够狠。
  否则这四个刀手现在必然已全部变成死人!
  没有谭人岛的命令,这四个刀手绝不会轻易动刀杀人。
  没有谭人岛的命令,他们也绝不会因为自己受伤而停
  止作战。
  他们骠悍,勇敢。
  可惜他们跟随着谭人岛,这却是无可补救的大错。
  虽然他们都已身负重伤,再打下去也是全然没有把握,但谭人岛仍然没有下令他们停止,仿佛即使他们死在海飘剑下,也是与他们绝不相干一样。
  由此可见,谭人岛是多么的狠,多么的残酷,他简直是一只豺狼!
  谭人岛虽然脸色大变,可是他的手仍然相当稳定,他相信只要自己一出手,这个捣乱赌场的长发少女也就得变成一具艳尸。
  但他还是没有立刻动手。
  他还要再看一看海飘的剑法!
  突听有一人冷冷笑道:“想不到昔年的绿林大盗,如今竟变成了一个连女人都不敢去对付的懦夫!”
  谭人岛脸色又变了。
  他看见了一个令他皱眉的人,一杆令他心跳加速的枪。
  人是郎如铁。
  枪是英雄枪!
  郎如铁不知从什么时候,已来到了这一座百里赌场。
  谭人岛沉着脸冷冷道:“你终于还是来了。”
  郎如铁冷笑一声,缓缓道:“就算我不找上门,你们迟早也会找我算帐的,既然如此,郎某又何必逃避?”
  谭人岛道:“你的确不必逃避。”
  他又道:“因为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最后还是逃不了的。”
  郎如铁道:“自从你不再做绿林大盗的时候,江湖中就有人怀疑你这老板是怎样当得起来的。”
  谭人岛冷笑:“难道谭某没有资格成为赌场的老板?”
  郎如铁也不时发出一声冷笑:“你身为大盗的时候,虽然‘赚’了不少家当。但是,十年前,在长安之家赌场之内,你至少已输掉三十万两银子。一夜之间,你债台高筑……”
  谭人岛顿时发出一阵长笑:“哈哈,想不到谭某在老弟眼中竟会连三十万两银子都输不起?债台高筑,真是笑话。”
  谭人岛又冷冷道:“我不知道你从那儿听来这些消息,纯属无稽之谈。”
  郎如铁缓缓冷笑道:“你这个绿林大盗若想找几千两银子可能是不难的事,若要在几天之内一下子找几十万两银子,恐怕就不那么容易了吧?”
  谭人岛不由得脸色变了变。
  郎如铁又进一步逼道:‘你在输得一文不剩,债台高筑之时,而且还有能力成为百里赌场的大老板,显然幕后还另有其人。”
  这一次,谭某不再否认了。
  他冷冷道:“即使如此,又与老弟有什么关系?”
  郎如铁冷冷道:“当然大有关系,因为幕后操纵大档的,就是强秦帮!”
  谭人岛这一次真的不再说话了。
  因为他已根本不必说话。
  在这个时候,还有什么话好说,对方已是摆出明显的态度,目的就是找强秦帮的麻烦。
  海飘本不愿用自己的剑,去对付四个原本已身受重伤的刀手。
  但这四个刀手却凶悍无比,虽然身受重伤,浑身上下变成了血人,但使他们仍然是那么拼命的是谭人岛没有叫他们停止。
  海飘看不杀他们,反而可能被他们所杀。
  她迫于无奈,只好再度施展这一剑九式的“星飞云化九绝杀”。
  四刀手最后一击,势如疯虎。
  他们绝不会相信这个长发少女会逃过四刀合围。
  海飘不要他们相信。因为他们能相信的时候已不能相信,这次决不会还有人在海星剑下拼命。
  一阵剑芒闪动,刀剑相击。万点寒星过后一片寂静。刚才还凶悍无比,势如疯虎的四刀卫,一下子都安静了。
  死人会不安静么。
  谭人岛看着已成了四具死人的四刀卫,脸色变得更是难看。
  海飘的手上依然还紧握着寒芒晶莹的海星剑。
  谭人岛阴冷的目光从尸体上转到了海飘身上。
  白衣胜雪,长发披肩。那一把瞬间宰杀他锦衣八刀已一半的海星剑已经不在多中。
  剑已回鞘。
  海飘盯着这四个凶悍的刀手,心中也不禁有点发毛。
  她毕竟还是初次出道江湖,对于杀人这种事完全没有经验。
  幸好这四个刀手虽然凶悍,但武功最少比海飘逊上一两等,否则海飘便难免会为之更加手忙脚乱。
  高手过招,武功高低因然是争胜的主要条件之一,但经验却也几乎同样重要。
  八腿猫哈哈一笑,鼓掌道:“果然不愧是郎如铁的……”
  “的”到这里,八腿猫搔了搔自己的耳背,接不下去。
  她算是郎如铁的什么人呢?
  老朋友?
  红颜知己?
  亲戚?
  泛泛之交?
  八腿猫想不出。
  既然想不出,当然也就没有说话能接得下去了。
  海飘横了他一眼:“你这人就是喜欢胡说八道!”
  八腿猫敲了敲自己的脑袋,笑道:“你是郎如铁的什么人,我想不出该怎么说,但我却是郎如铁的老朋友,红颜知已,亲戚,泛泛之交……”
  他好象有点神经病。
  但这种神经病也岂非很有趣吗?
  倘若人人都太正常的话,这个世界也许就会变得更加枯噪无味了。

  (五)

  在百里赌坊不远处,有一个卖面的小摊子。
  这一个面摊子早在十年前就已存在。
  卖面的是一个肥肥胖胖的妇人。
  在这个市集里,她的人缘并不好,经常都无缘无故的就跟人吵架,甚至往往大打出手。她是个如假包换的泼妇。
  据说她的丈夫是个亦偷亦盗,亦捏亦骗的光棍。
  这两夫妇在市集上都极不受人欢迎。
  这个妇人叫雷婆,因为她的丈夫是姓雷的,雷婆的人缘虽然很差,但她煮的面却非常甘香,爽滑,美味。
  吃过的人,都赞不绝口。
  所以,虽然不少人讨厌她,但当肚子饿了,而又想吃一碗热腾腾的面的时候,还是要来到她的面摊子光顾光顾。
  所以,人缘欠佳的雷婆,她在面摊上的生意也不算差。
  平时,在这个时候,她的面摊档上最少也有十来个顾客。
  但现在,整个面摊档上,就只有一个老头儿在吃面,生意居然清淡的很。
  为什么呢?
  原来雷婆的面卖光了,只剩下最后一碗而已。
  老头儿吃得很慢。
  他慢慢的把面挟进嘴里,然后又慢慢的啃嚼,好象生怕会咽死似的。
  雷婆也在收拾面摊,准备结束这一天的营业。
  老头儿的面吃了一半,突然轻轻的叹了口气,道:“这小妮子也未免太任性,居然跟随着那个混蛋到处闯祸。”
  雷婆嘿嘿一笑,沉声道:“这个祸恐怕她闯得太大,连咱们都无法收拾。”
  老头儿“哼”一声,嘴里的面差点吐了出来:“海星堡高手如去,难道连谭人岛也对付不了?老夫绝不相信。”
  雷婆道:“谭人岛算得什么?倘若雷老鬼回来,单是他一人便足够对付这厮有余。”
  老头儿道:“既然如此。你还有什么好顾虑的?难道除了谭人岛之外,还有更厉害的角儿在背后给他撑腰不成?”
  雷婆仅是叹了口气,说道:“正是如此。”
  老头儿拍了拍胸膛:“就算谭人岛的背后还有一座大火山撑腰,老夫也不怕,大不了拼个天崩地裂,翻江倒海,难道老夫还会怕了不成?”
  雷婆道:“常言有道,孤掌难鸣,独木难支,谭人岛背后的靠山,绝不是省油的灯,否则雷老鬼早就把这个赌场一手砸掉,也省得整天对着它碍手碍脚还更碍眼啦!”
  老头儿想了想,忽然道:“老夫答应了三爷,一定要把他的宝贝女儿找回来,现在人已找到,本该把她送回老巢便一了百了,但三爷的脾气也是太顽固,把女儿象是犯人般整天到晚囚禁在海星堡中,也难怪小姐子大大不满了。”
  雷婆哼一声:“你懂个屁!”
  老头儿一呆:“你怎么突然又老病发作,又要骂人了?”
  雷婆道:“三爷虽然名震江湖,但他仍然有所忌惮。”
  老头儿道:“他还会忌惮谁?难道他居然还会忌惮老夫不成?”
  雷婆冷冷一笑:“你越来越湖涂,也越来越混蛋,海王爷就算怕老鼠也绝不会怕你。”
  老头儿差点没有气得七窍生烟,他指着自己的鼻子,道:“老夫可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说到这里,雷婆已忍不住笑骂道:“老王八越来越混蛋了,不错,你并不是省油的灯!”
  老头儿—呆,方知自己忙中出错,当下不由板起了脸孔,不再说话,又要再俯首吃面。
  他的面只剩下一半。
  这一半面他吃得很快。
  最少,比他自己想象中还要快得多。
  顷刻之间,碗子已空空如也,居然连汤带汁都吃个干干净净。
  但就在碗座朝天的一刹那,老头儿发觉有点不对劲。
  不对劲的并不是他自己,也不是那碗面,而是雷婆!
  这个老头儿,正是江湖怪杰,人称雪中的杜冰鸿。
  杜冰鸿绝非“省灯的油”,也不是“省油的灯”,他是江湖上的第一流高手。
  但第一流高手有时候也会变成了第八流的庸手。
  ……在稍有疏忽的时候,往往就会发生许多不可想象的事。
  假若他这种面不是吃得这么凶狠,险些连碗子也要吞掉下肚的话,他一定可以发现有人已以飞快的速度,举斧砍向雷婆的背心!
  他现在也并非没有发觉,而且毕竟反应慢了一点点。
  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怪声响起,雷婆的背心已给一柄沉重的利斧狠狠劈中。
  杜冰鸿又惊又怒,一声大喝,双掌陡翻,运起无比沉猛的掌力,“呼”地一声向一个黄袍人身上劈去。
  这一掌并没有替对方留下半点活路。
  他对于这种背后伤人,而且出手如此狠辣之徒,一向都不会有慈悲之念。
  对于豺狼当然要用对付豺狼的手段。
  “叭!”
  暗算雷婆的黄袍人,竟然不惧杜冰鸿沉厚的掌力,也用左掌与他对抗。
  两人相拼一掌,各自被震得后退了三尺!
  杜冰鸿脸色一寒,目注对方。
  “你是谁?”
  “程奔!”
  杜冰鸿打量对方一番,笑道:“难道你就是号称‘杀人宰相’的程奔?”
  “正是!”
  “好!”
  “好在什么地方?”
  “好武功!”杜冰鸿母指一竖,但又随即冷冷一笑:“可惜也是好卑鄙,好不要脸!”
  凭他这种身手,居然也会用暗杀的手段对付雷婆,的确好卑鄙!好不要脸!
  雷婆倒卧在血泊中,她已气若游丝,但仍然迸尽最后一口气大声呼叫道:“老杜,你要不杀了这个畜牲,我做鬼也决不饶你!”
  她本已性命危在旦夕,迸出的这几句话后,再也支持不住,瞪着眼睛就此死去。
  杜冰鸿长叹一声,说道:“你做鬼也不饶我,倘若老夫也变成鬼呢,岂非鬼打鬼了?……”
  程奔冷冷一笑,道:“这机会恐怕大得很。”
  杜冰鸿吸了口气,道:“老夫年事已高,就算你杀不了我,老夫也命不久矣,看来最多还只可以活四五十年……
  但阁下,咳!咳!看你这副死相,恐怕还没有活够四十罢?”
  他在这个时候,还能把话说得如此滑稽,杜冰鸿不愧是杜冰鸿,就算他真的变成一个鬼,恐怕也是个有趣的鬼,不会令人有可怕之感。
  但无论他为人怎样有趣,他的武功可不太有趣呢。
  杀人的武功,又怎会有趣呢?
  所以,杜冰鸿是个有趣的人。但他的武功是可怕的武功!
  尽管世间上可怕的人并不少,但有趣的人也很多。
  除了杜冰鸿之外,八腿猫也岂不是个很有趣的怪物?
  他在百里赌场之内,听见外面一阵喧闹之声,忍不住
  匆匆走出来,瞧个究竟。
  他不出来还好,一走出赌场门外,他的腿居然有点发
  软了。
  只见赌场门外,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出现了几十个灰衣
  武士。
  他也看见了杜冰鸿正在和一个手持巨斧的黄袍汉子在
  动手。
  “妈啊!这还了得?”
  他匆匆走回赌场里,大声叫道:“外面出现几十个刽子
  手,这里快将变成刑场啦!”
  他这一阵大嚷大叫,至少有七八个胆小的赌客给他吓
  得裤裆湿了一大片。
  海飘瞪了他一眼:“你这算是什么?像个闯江湖的人
  吗?”
  八腿猫苦着脸,道:“闯江湖倒不像,躺棺木倒是大有
  可能!”
  海飘哼一声:“想不到竟然这么没出息。”
  八腿猫陡地把身子站得笔直:“你敢说我没出息?好,
  待我冲出去,杀十个八个免崽子给你瞧瞧,也好莫教你瞧扁了天下间的男子汉!”
  这一次,他可不是在开玩笑。
  他真的在地上拣起两把刀,就向赌场门外大步冲了出去。
  地上为什么会有刀呢?
  原来都是躺在地上锦衣卫的刀,他们已栽在海飘的剑下,他们的刀也就成为了八腿猫的武器。
  小小的市镇,忽然就发生了这么可怕的大厮杀。这一点,是所有人在事前都想象不到的。
  谭人岛的脸色此时已开始变得有点红润。
  他恢复了昔年干绿林大盗时候的那种霸气,虽然他早已知道郎如铁绝不容易对付,但他也知道自己的靠山援兵已到,凭强秦帮的力量,应该足够对付郎如铁有余了。
  虽然八大刀卫已损折一半,但谭人岛对余下来的四人还是充满了信心。
  “姓郎的,这次你可是自讨苦吃!”
  郎如铁淡淡道:“只要谭老板有本领,郎某的项上首级,随时都可以给你挂在赌场门外,让你显显威风,将来就算有人想砸你的赌场,也得要看看‘郎如铁的脸色’了。”
  谭人岛大笑。
  “说得好!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说到这里,他的大刀已亮出,而且几乎在刹那之间就已砍在郎如铁的胸膛上!
  昔年曾是山西八股流匪总瓢把子的谭人岛,他在刀法上的造脂当然绝非麾下八大刀卫所能够比拟。
  他这一刀砍出,整个大堂就充满了骇人的杀气。
  郎如铁一声长笑,使出轻快的身法,把谭人岛这一刀避开。
  刀如猛虎,再向郎如铁扑击。
  谭人爷果然是高手,郎如铁的英雄枪好象已被逼得全无出手的余地。
  谭人岛嘿嘿冷笑两声,他的刀势更加凌厉。
  郎如铁短短十招之内,竟然出现了三次险死还生的险状。
  谭人岛开始有点得意了。
  “英雄枪名震天下,想不到竟然不外尔尔,哈哈!哈哈……”
  他的笑声很响亮。
  他的笑声传到很远,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