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乘风《剪除中原帮》

第六回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全集 

  练天绝的说话气势汹汹,但他的脚步却并非向前踏出,而是向后退。 
  他退后,背后却突然出现了十个白衣武士,和五个金袍剑客。
  这五个金袍剑客,都是练天绝的弟子。
  练天绝本有八个弟子,但其中三个却给卫空空砍掉了脑袋。
  那已是一年前的事。
  那时候,卫空空专砍坏人的脑袋。
  直到近半年来,卫空空不知何故,从未杀过一个人。
  练天绝厉声一喝,对龙城璧道:“这是五行十绝阵,你有种就试一试!”
  龙城璧倏地大笑:“龙某是有种也好,没种也好,既然已在此地,就不能不试试!”
  就在这几句说话间,他与卫空空已陷入五行十绝阵中。
  练天绝在阵外发号施令,突然大喝:“砍腿!”
  他这两个字一叫出,十个白衣武士手中的武器就排山倒海似的,向龙城璧和卫空空的腿上砍去。
  这十个白衣武士的武器都并不相同,有人用斧,有人用戟,也有人用判官笔,各种不同类型的兵器,一起向龙、卫二人的下盘攻击。
  卫空空仍然坚守原则,绝不杀人。但他这种做法,是相当危险的。
  就算他不杀人,最少也要令到敌人丧失攻击自己的能力,但他连这一点都没有做到。
  这也难怪,卫空空的剑法,不是攻便是守,但他进攻的剑招,最主要是砍脑袋剑法,一旦不能使用这种剑法,于是只好采取守势了。
  但龙城璧却并不如此。
  敌人咄咄相逼,唯一可冲破重围的办法,就是放手一搏。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这本是江湖中人不该忘记,也不能忘记的八个字。
  这八个字也许太冷酷,太残忍,但在虎狼当道的时候,一切本来都是残酷无情的。
  龙城璧有点火了。
  他光火并不是为了中原帮要对自己不利,而是他们要杀卫空空。
  卫空空为了一个很特殊的理由不能杀人,这本是一个很大的秘密,但,谢凤坪等人显然已经知道。
  可以说,他们是在乘人之危。
  卫空空剑下留情,龙城璧可不客气。
  倘若他也客客气气的不肯施展杀着,那么,他们二人势非乖乖躺下去不可。
  十个白衣武士向龙、卫二人的下盘进攻,但真正致命的袭击,却是来自练天绝五个弟子。
  五个金袍剑客初时按兵不动,等到龙、卫二人和白衣武士杀得难分难解的时候,他们突然发难。
  五剑齐出。
  五剑都是来得很突然,几乎同时指向龙城璧的喉结穴。
  龙城璧大喝挥刀。
  他在第一时间的刹那间,劈出了令人吃惊的一刀。
  这一刀凶狠绝伦,风雪之刀的威力也被发挥得淋漓尽至。
  五个金袍剑客的剑竟然同时被震飞脱手。
  龙城璧继续挥刀,瞬即把其中两个毙于刀下。
  某余三个睹状,脸色大变,同时发出毒镖,以求自保。
  十几枚毒镙飞射龙城璧,但全部被雪刀击落。
  三个金袍剑客急退,但雪刀杀机毕露,绝未肯放松他们。
  龙城璧一刀紧接一刀,三刀之后,三个金袍剑客无一幸免。
  五行十绝阵立刻崩溃。
  其他白衣武士不但衣衫白色,连脸色都发白了。
  他们的锐气已消失,战意也化为一把又一把的冷汗。
  练天绝神情惨变,频呼:“饭桶!饭桶!统统都是饭桶!”
  谢凤坪的脸色也极是难看,他突然道:“练爷,咱们走!”
  他说走就走,而且第一个走。
  练天绝吸了口气,也亡命飞奔而去。
  仇警霖、花镜空面面相觑,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龙城璧冷冷笑道:“你们不想走?”
  仇警霖咬牙道:“我不走!”
  花镜空也道:“俺也不走。”
  龙城璧哼声道:“你们不走,是想杀我?”
  两人同时摇头。
  龙城璧冷冷道:“难道你们还念念不忘要杀偷脑袋大侠卫空空?”
  仇警霖大声回答道:“他杀了我的师父!”
  龙城璧冷笑道:“你师父又是谁?”
  仇警霖道:“九幽上人!”
  “九幽上人?”
  “正是!”
  龙城璧叹了口气,问卫空空:“你为什么要杀九幽上人?”
  卫空空冷冷道:“我喜欢。”
  龙城璧道:“你杀九幽上人,就是为了‘我喜欢’这三个字?”
  卫空空道:“不错,这就是我要杀九幽上人的理由。”
  龙城璧点点头。
  “很好。”
  仇警霖勃然道:“什么很好?”
  龙城璧微笑道:“很好意思就是很好,他杀了你师父九幽上人,的确很好。”
  仇警霖大怒,叱道:“难道就只凭‘我喜欢’这三个字,就有足够的理由可以杀人?”
  龙城璧道:“别人当然不能,但他却不同。”
  仇警霖道:“他有什么不同?”
  龙城璧缓缓道:“他喜欢杀的人,就一定杀之不枉,因为他从来都没有杀好人的习惯,但每逢遇见了非杀不可的坏人,就算有八百条毒蛇咬着的他的鼻子,他也不肯放过那人的。”
  仇警霖冷冷一笑:“你们果然很讲道理。”
  龙城璧道:“你可以说我们蛮不讲理,但无论有理也好,无理也好,反正九幽上人已变成九幽死人,而且他是给卫空空杀死的,那么,他就必然是个罪恶贯盈的大奸贼,这样,当然是杀之不枉,杀之不枉了!”
  仇警霖大喝道:“荒谬!” 
  龙城璧悠悠一笑:“你以为在下真的不知道九幽上人是个什么东西?他杀人如麻,专向老弱妇孺下手,有一次,居然向一个六十岁的老妇施暴,这种老畜生、老浑蛋,就算卫空空不砍他的脑袋,我也要把他的心脏一刀挖了出来!”
  花镜空怒喝道:“俺也省得与你胡扯,吃俺一拳!”
  他说打就打,果然一拳向龙城璧打过去。
  但仇警霖比他更快一步,首先一刀剌向龙城璧。
  龙城璧用的是风雪之刀。
  仇警霖也有刀。
  他的刀很细小,但已有不知多少绿林豪杰,或成名英雄,死在这一把细小的刀下,
  卫空空飘然退开。
  也相信以龙城璧一人的力量,已足够对付仇警霖和花镜空有余。
  仇警霖暴喝出招!
  他用的是锁喉刀!
  锁喉刀虽然细小,但他的招式却变化多端,而且诡计层出不穷。
  寒芒骤闪,每一刀都向龙城璧的咽喉进攻。
  龙城璧以刀还刀,封住锁喉刀的进攻方位。
  仇警霖怪啸一声,身如怪鸟掠起,在半空中施展出连环锁喉刀的绝技。
  这一套刀法,本是九幽上人年轻时纵横江湖的绝艺。
  只见寒芒点点,一招十三式,分别从十三个部位,由上而下,罩向龙城璧的死穴。
  这十三式并非全都攻向龙城璧的咽喉,但每一式都可以随时在龙城璧的咽喉上剌穿一个窟窿。
  他的刀法极快。
  但龙城璧的刀更快。
  就在仇警霖刺出第十三刀的时候,龙城璧的刀尖已几乎刺进他的胸膛。
  仇警霖凌空再度翻身,勉强闪避过这一刀。
  但龙城璧的左拳却比他自己的雪刀更快。
  仇警霖能闪得过雪刀,却避不开龙城璧的拳头。
  他突然觉得眼前一花,又觉得眼前一黑,金星乱坠。他又听到一种很清脆,但却难听之极的声音。
  仇警霖一向都很喜欢听这种清脆而难听的声音。
  这一次例外。
  因为那是鼻子给人打碎的声音,而这一次被人打碎鼻子的不是别人,却是他自己。
  虽然他的鼻子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拳,但他的手仍然紧握着锁喉刀。
  刷!
  锁喉刀又在龙城璧的胸前划过。
  但他这一刀已软弱无力,未能真正威胁龙城璧。
  花镜空却同时双掌推出,疾拍龙城璧左腰。
  他练的是飞砂掌,双掌拍出的时候,果然带着一蓬毒砂,罩向龙城璧。
  龙城璧冷笑:“好歹毒的武功,
  花镜空怪叫道:“不歹毒的武功,怎能杀死你这种无耻之徒!”
  龙城璧哈哈一笑:“想不到我竟然是个无耻之徒,好极,好极!”
  花镜空怒道:“什么好极?”
  龙城璧道:“我既是无耻之徒,杀人当然不必具有名正言顺的道理,我现在就要杀了你!”
  花镜空冷笑道:“只怕你没有这个本事……”
  但他只是说到这里,他的头颅已被齐中劈开。
  “吔!”
  花镜空一声惨呼,人已仆下。
  卫空空叹息一声:“你少了一只脚趾有什么关系,现在连性命都要丢掉了。”
  龙城璧轻描淡写的就解决了花镜空,令到仇警霖为之心神大震。
  他己无心恋战。
  但龙城璧的雪刀,却像是一条银色的蟒蛇般,紧缠着他不放。
  仇警霖咬牙切齿的叫道:“姓龙的,你莫逼人太甚!”
  龙城璧冷冷一笑道:“仇警霖,你在江湖上的行事手段若不太毒辣,在下也许可以放你一条生路,但今天我若不杀你,将来还不知又有多少无辜的人,死在你的刀下。”
  仇警霖面色惨变。
  雪刀浪子的刀法,他现在总算领教过了。
  这是第一次领教。也是最后一次。
  龙城璧的雪刀,突然就穿过了仇警霖的心脏。
  仇警霖神色惨变。
  “好厉害的刀法……”他最后居然还能挤出一丝笑容。
  但当他说完这几个字之后,笑容已僵硬,人也直挺挺的倒下去。

×       ×       ×

  又是黎明。
  这一天是个好天气,没有下雨,阳光普照,而且还有一罐又香又大的酒陪着唐竹权。
  这本是唐竹权最高兴的时候。
  一醉解千愁,酒罐在手,乐尔忘忧。
  但现在唐竹权却板起了脸孔,连这一罐好酒都未能令他感到愉快。
  “他奶奶个熊,他是不是去了找阎王喝酒?”
  咕嘟!咕嘟!
  他自己猛喝。
  喝完两大口酒,又骂道:“这是个怎样的世界?王八羔子越砍越多,好人却他妈的越来越少!”
  忽然背后一人淡淡道:“我算不算是个好人?”
  唐竹权目光倏地大亮。
  “司马血?”
  背后那人淡笑道:“你若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那才是王八羔子。”
  唐竹权“哼”了一声,问道:“你喝不喝酒?”
  司马血走到他的面前,笑道:“唐大少爷,你好像除了喝酒之外,对什么事情都没有兴趣。”
  唐竹权瞪眼道:“谁说的?”
  司马血道:“我!”
  唐竹权忽然叹了口气,道:“你怎么会到这里来?”
  司马血道:“你呢?”
  唐竹权道:“老子是为了要保护一个保护别人的人。”
  他说着这句说话的时候,声音压得很低,而且还加上几分“神秘色彩”。
  他知道司马血肯定听不懂的。
  谁知道司马血却道:“我知道。”
  唐竹权一愣。
  “你知道什么?”
  “我知道你是为了要保护一个保护别人的人。”
  唐竹权搔了搔鼻子,道:“那人是谁?他要保护的又是谁?”
  司马血不假思索,立刻道:“他就是卫空空,他要保护的是宝刀镖局!”
  唐竹权笑了笑:“老弟,你真行,果然人材出众,消息灵通。”
  司马血道:“程鹏刀恐怕自己已保的镖出岔子,于是找卫空空押阵,卫空空答应了,但现在他却不能杀人!对吗?”
  唐竹权道:“你都知道了?”
  司马血道:“早就知道了。”
  唐竹权叹了口气:“但老子却在见到卫空空之后,才发觉他不能杀人,看来你的消息,比老子还要灵通得多。”
  司马血道:“卫空空呢?”
  唐竹权道:“不见了。”
  司马血一怔,道:“你不是一直都在保护着他?”
  唐竹权道:“本来是的,但现在不见了。”
  司马血眉头一皱:“既然如此,你还不去找?”
  唐竹权怪眼一翻:“老子已找了整整一个晚上,都找不着。”
  司马血道:“他去了什么地方呢?”
  唐竹权冷冷道:“若有人能告诉老子卫空空的下落,老子就算跑跛了一双腿也要去找他。”
  司马血淡淡道:“你果然够朋友。”
  唐竹权沉默了很久,忽然道:“你也想找卫空空?”
  司马血道:“不错。”
  “你找他有事?”
  “也不错。”
  “能不能告诉老子是什么事?”
  司马血长长叹了口气:“七层云雾峰珠玑山庄的苏小姐出了事。”
  唐竹权悚然一凛!
  “她出了什么事?”
  司马血缓缓道:“她被一种毒散所伤,已晕迷了整整三天。”
  唐竹权差点没跳了起来。
  “是谁干的?”
  “不知道。”
  “完全没有头绪?”
  “没有。”司马血叹道:“她是在珠玑山庄内被人暗算的,直到现在还没有查出是何方神圣下手。”
  唐竹权紧皱眉头道:“她中的是什么毒?”
  司马血摇摇头,道:“直到现在为止,还是没有看看得出来,刻下珠玑山庄已派人到医谷邀请时九公替她治疗。”
  唐竹权放下了酒罐,叹道:“自古红颜多薄命,幸好老子不是红颜!”
  司马血道:“但现在卫空空还不知道这个消息。”
  唐竹权道:“他生来本是这么一副怪脾气,有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未婚妻,还到处乱闯乱逛,应该经常留在珠玑山庄陪伴着她才是嘛。”
  司马血沉默了半晌,道:“卫空空是否忽然心血来潮,已回到了珠玑山庄?”
  唐竹权眨眨眼,道:“这一点不能说没有可能,但除了他自己之外,又有谁知道他的下落?”
  司马血道:“他迟早总要到珠玑山庄的,不如咱们现在就去那里等他如何?”
  穿竹权嘿嘿一笑。
  “你这个人倒奇怪得可以。”
  司马血道:“我有什么奇怪?”
  唐竹权道:“你巴巴的赶到这里,是要找卫空空,但现在人还未找到,你却又先回去珠玑山庄,岂非白跑一趟?”
  司马血笑道:“要找卫空空,不一定要由我亲自去找。”
  唐竹权一愣:“难道你已找了帮手去找?”
  司马血点头道:“刚才我碰见了两个人。”
  “谁?”
  “林万善、丁黑狗。”
  唐竹权抚掌大笑:“好极!林万善是丐帮八袋长老,丁黑狗又是丐帮消息最灵通的鬼灵精,你把这件事交托给他们去办,倒比自己到处乱碰乱撞还好得多。”
  司马血轻轻叹了口气,道:“看来这一次卫空空将会有很大的麻烦。”
  唐竹权道:“他的仇人本来就不少,现在,他又不能杀人,这个麻烦当然不会小。”

×       ×       ×

  卫空空为什么不能杀人呢?
  原来他快要成亲了。 
  他快要成亲,又与不能杀人有什么关系?
  原来珠玑山庄有一个这样的规矩:
  ——无论男婚女嫁,成亲前一年之内,绝对不能杀人,否则婚约将会无效。
  这是珠玑山庄的老规矩。
  姜越老越辣。
  越老的规矩往往也越是牢不可破。
  卫空空的未婚妻,正是珠玑山庄的三小姐薛惜瑶。
  他既要成亲,就不能杀人。
  无论他想砍掉任何人的脑袋,都得忍耐着,否则他这一辈子休想与薛惜瑶结成夫妇。